转一个非常好的知乎答案——为什么那么多人嫌弃国内各种不好,却不会想去改善它,而老想着移民呢?

作者:刘易杰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019799/answer/6994751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就先假设题主真的是不知道,这个国家曾经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国家刚刚发生了什么,同样,也不知道这个国家每时每刻正在发生什么吧。这个假设成立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可你让我,怎么跟你说呢?
实话实说吧?很快你就看不到了。
我不能提及我想要提的事件来举例,不能提到我想要提的名字来论证,不然就被删了,好像之前我说的许多实话那样。
即便是我一直实名,我愿意为我说的每一句话负法律责任——即便是那些我认为是恶法的法律。然并卵。这个国家境内的每一个网站,都会因为“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删除掉我要说的话。搞笑的事儿是,他们从来不告诉我,我究竟违反了哪条“相关法律法规”。
单就这一份禁言所带来的屈辱和憋气,就足够让一个像我一样对真相和实话有洁癖的人,撕护照移民了。
我之前的一个朋友,一个美国留学的女孩子。参与了一个组织,因为那些你懂的原因,我就不说什么组织了——反正2009年的7月,这个组织已经被取缔了,原因是“偷税漏税”,我估计他们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别的理由了。这个女孩子从锁骨到胸口,有一片很大的烫伤疤痕,猩红一片,盖过了半个乳房(别闹,我没看过,我发誓)。组织被取缔的时候,她被请去喝茶,被一杯开水劈头洒下,留下了这个跟着她一辈子的疤。
还有一个老大哥,在国内作生意,主要是搞农膜,后来有钱了,投资文化产业,搞得也是风生水起的。他们老家那儿,有一批参加过越战的老兵,过得都比较惨淡,他跟我说过其中一个的故事——当年在战场上踩了地雷,炸断了一条腿。回国之后呢,开始是当着英雄对待,那时候宣传的也是狠,有一个年轻姑娘也是一时脑热,嫁给了他。本来是挺好的故事,后来因为生了二胎,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搞得英雄的待遇和指标给吊销了,结果没了经济来源,生活一下跌落了谷底,后来媳妇儿也跑了,当年的英雄,以下子成了落魄户,再后来频繁的上访,又沦为了政府的“维稳”对象。
我的这个老大哥,每年过年的时候,总不忘请乡亲们吃席酒宴。之后也会给这些困难户门,塞个三万五万的。由于他的“资助”,这些老兵不至于断了炊,还能继续的“上访”。直道有一天,收到了“传话”,让他别再给钱了,不然他的企业就会“出问题”。
老大哥在已经移民了,自己拿的是美国护照,比弗利山庄有套院子内有高球场的别墅,老婆孩子是新加坡护照。每次他来新加坡,我们把酒言欢,有一次他跟我说,那些没出过国的中国人老是觉得,自己出了国,会被歧视,当二等公民,多么屈辱,其实出了国之后才发现,哪有什么屈辱和歧视。退一万步,就算人家外国人歧视我一辈子,也比不上我在国内所受的屈辱。
之前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他在想什么》,最开始的时候写在校内网,后来发到了知乎的专栏,因为这篇文章,我在知乎的专栏被关停了。文章里面我提到,我很想认识一下那些,在网上删我文章的人,我很想知道,在删我的文章的时候,他们在想什么……
后来,机缘巧合,我还真的认识了某一个网站负责运营的朋友——姑且称他为朋友吧。当然不是知乎啊。有一次我跟他聊天,他说刘易杰你得理解我们啊,我也觉得你写的有道理,我也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可是有规定啊,有些内容不能碰,我不删也有别人去删啊,我也不能拿我工作叫板老板啊。所以,希望你理解。
我很理解他。虽然我一直觉得“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可在他生活的那个国家,为了他的工作,为了他的衣食温饱,他可以践踏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他并不孤独,在这个国家,太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践踏着正义和公正。
为什么说这个故事,我的一位老师——扣下题,一位移民新加坡近二十年的前辈,二十年前的祖国有什么故事,你们自己回忆——对曾经慷慨歌燕市,不负少年头的我说过一番话:你千万不要对这个国家的人们抱有太高的同情,他们自身所承受的屈辱和苦难,多是他们应得的。
“爱国”情怀仿佛已经由教育和宣传,刻入了我们每个人的骨子里,虚构出来的“国家”的抽象概念,让我们都忘记了,我们本身爱的是什么。你爱国,你想要爱的“国家”,实际上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组成这个国家的十三亿人。你爱他们,想要他们活得更好,更安全,因为“有国才有家”,因为你以为“国家强大了,家人才能更幸福”,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原来因为你做的那些想让这个国家的其他人更幸福更安全更有尊严的事,会让你和你的家庭,最先失去尊严和安全。
这十三亿人本没有什么共同利益,他们的利益甚至是冲突和矛盾的。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来挣扎。就好像开始提到的那个姑娘,和泼她一身热水的人,好像我的那位老大哥,那个一条腿的老兵,和那些威胁“你的公司会出事”的人,和我,和那个为了自己的工作删我贴的人,这些人的利益,不会因为我们同拿一个国家的护照,就统一了的。
知乎之前有一个问题,说韩寒是不是已经丧失了以往的犀利。作为一个十几年的韩粉,我觉得韩寒停止对一些社会性话题发声,是从有女儿开始的。当一个男人升级成父亲之后,他生活的中心就变了。以我对这个社会底线的衡量,让更多人听到实话的爱国,是要以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为代价的。韩寒的犀利,他说的那些引起共鸣的真话,刺痛神经的犀利,对这个国家来说,是你们消费不起的奢侈品。
题主以为所谓的“从自身做起”,“去改善那些不好”,是一件轻而易举的选择,当站在你面前的是一群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毫无底线不择手段的人的时候,他们会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不惜刺穿所有你珍惜的人和事的时候,你究竟会有多坚强,还能坚持下去。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这些移民的人,做出的抉择都是对的。他们知道太多的真相,而这个国家的繁华和稳定确必须建立在一片无知之上。
所以就让他们走吧,让留下的人遗忘过往,好像那些曾经的血都没流过一样。
已邀请:
tony231 80后医生
希望大家明白
一切的高知和经济论坛,最开始都是反共论坛
或者说,只有高知,才能更明白,更清楚,更切身的体会到中共的邪恶
底层因为消息封锁,只能得到被筛选过后的消息,所以反共主要集中在,二胎,强拆等等事情上
用邻避效应来解释虽然俗套,但是也贴切,大家担心的,是自己的利益会被中共违法侵害多少

而高知和经济论坛,起码一开始,聚集的是有社会地位的,有知识的,而且有钱的人
他们可以更深入的理解体制本身的错误,通过学习客观的历史,而不是中共改编的历史,从蛛丝马迹中,来了解中共的恶

而知乎,是很明显的反共论坛,从一开始就是

而论坛的开放化注册,必然伴随着低素质人口的进驻,不能说所有小粉红五毛自干五都是低素质人口,毕竟很多人只是年纪小,不懂中共的恶
但是绝大多数“真心”支持中共的,必然是低素质人口,因为看不懂,没办法改变,或者只有这一个精神寄托的时候,才会真心的支持邪恶

所以知乎后面,开始有五毛,甚至吸引别的五毛注意

直到17-18年的那个时刻,爆破开始,墙内几大论坛相继被网评员入驻,拿到权限,入驻QQ群,请喝茶等等
知乎,再也没有圣光,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这也是为何今年中美贸易战,大家这么关心的原因,体制内不少人是希望美国获胜的,起码能给自己留条后路,希望中共可以自我改革(既得利益者谈不上亡党,但是也希望这一腐朽的体系可以自我修正)
目前看,还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经济不断下滑,墙内反对声音越来越极端,网警们也迎来了最后的疯狂
只是前路依旧漫漫,只能希望外部势力可以不断努力,墙内也有人打好第一枪,迎来真正的人民民主
这个答主没被永禁也是挺稀奇的。知乎现在比三年前,差了十万八千里。
本来知乎算是国内平台里比较开放理性能说话的,但自从17,18年形势急转直下。俺一个接近10万收藏的号,答案很谨慎中庸只碰专业话题,只是评论里跟人扯皮打了些政治擦边球,18年中被政治敏感永久禁言了。

最近国内的网站已经完全疯狂了,以前还只是封禁涉政话题,现在连经济话题,或者社会话题也全都是G点完全碰不得了。相对比较安全的只有娱乐和体育了。另外大部分论坛全面整改,文学连载整改,感觉整个中共正在往死亡的路上疯狂前进。

不过这也正印证了老共的阳寿快尽了,这一波肯定扛不过去,基本就在这两三年了,最长也不可能拖过川普下个任期。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有站出来想改变中国的,然后他们就没有了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爱因斯坦移民美国,才能为原子弹的研发提供理论支持,然后炸烂法西斯,要是留在德国岂不是只能变成一块肥皂。
感谢把这个注定要被消灭的答案备份到品葱。

不禁让人感慨,2015年还能在知乎见到这样的帖子。
“你千万不要对这个国家的人们抱有太高的同情,他们自身所承受的屈辱和苦难,多是他们应得的。”
文中有一个观点我是非常认同的,即“爱国的本质爱的是人,不是一个概念”。回忆我在国内做过的事,都是为了和我一样的同胞,我深感自豪。我是爱国的,正因为我爱国,我才见不得我爱的国人被共产党糟蹋的不人不鬼,我要反抗,为了自己,也为了我爱的国人。
Nihilistra inster quilinis invenitur
请一切仁人志士努力移民,这不是背井离乡,是保存火种。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为什么那么多奴隶嫌弃农庄的各种不好,却不会想去改善它,而老想着逃亡呢?

答案当然是因为改善不了,系统设置不可更改。你敢改它吗?哈,共产党会先把你改了。

美国人可以:读书->创业/工作->积累一些资本->参选->从政->提出政策方针;

强国人可以:
读书->创业->被乌纱帽盯上->没玩好->黄光裕模式;
读书->创业->被乌纱帽盯上->玩好->马云模式;
读书->创业->被乌纱帽盯上->盯上你的乌纱帽玩完了->徐明模式;
小学毕业->当官戴上乌纱帽->盯上上面这三类->富甲天下;

是个人也知道选第四种啊。
lota790509 凡人,翻不了墙就不上网了
在某处看到一句话“如果反对的人都走了,它就赢了”,也可能是对的吧,但我仍然觉得移民是唯一的选择
囍豬頭 吃货,尤喜吃猪头
回复问题:“為什麼面對国内境况,大家宁可移民、逃避,也不愿去改变现状?—— 每当国内有大事发生,有移民意愿的人就会增加,大多想移民的人,多少都对现状不满,既然不满足现状,為什麼大家不去改变它呢”

答:

你必须承认我国五毛的 舆论引导和舆情探测 都是非常成功的。

你必须感叹土共是最充分挖掘和利用了人性弱点来发挥了人作为动物的兽性黑暗面来维护其统治,把整个中国变为了一个大心理场,这个场效应一直起作用并运转良好,国民即便不是全体但也是大多数都在发挥集体主义心理场效应与土共一起“共振”,连同那些反对土共的国民(被戏称为“反贼”) 亦随同土共而一起“心理共振”…… 其中的一个心理迷思就是要革命就必须流血牺牲,要付出惨重生命代价,所以要坚持道义就得去送死、去做“炮灰”,而那些革命家就是在煽动和怂恿大家去作炮灰去送死,人都是怕死的,这是真的,是啊,谁不怕死呢? (正像  seagrass   的回复所言:”变革的付出就是死人,谁愿意牺牲,大多数都是怕死的这个必须要面对。 “)

毛亦曾是怕死,斯诺在延安采访时,他这个土共革命家自述他曾在武汉起义时,他作为一个学生听了革命家演讲后非常激动,革命激情荡漾,与其他同学买了雨靴(因武汉非常潮湿)亲自去到武汉前线,亲自参加了推翻满清的辛亥革命的革命军,亲自站在武汉城里汉口镇的一块高地观战,直到最后看到汉口衙门上飘起了写着“汉”的白旗(表明满清在汉口的统治终结,这场战斗革命的叛军胜利了)...还曾亲自在革命军阀谭延闿麾下战斗,就是说发动共惨革命的毛,与当时楚国热血澎湃的革命进步青年一样,亲自参与了辛亥革命,也曾亲自去做过国民党的革命炮灰,但他并未付出什么牺牲生命的代价啊,否则他就不会后来成为响誉世界的大独裁者了……而且呢毛在少年时亲眼看过1906年长沙发生大饥荒,然后革命暴徒攻进了长沙衙门,砍倒了衙门口的旗杆,驱赶了巡抚,但后来这场造反革命被满清镇压了,参与者纷纷被抓捕,为首者被枭首示众,砍下的脑袋挂在柱子上示众,但毛并未因此就怂了,就被吓怕了,怕死不敢再去革命了,而是后来就去武汉亲自参加了也有一旦革命失败就会掉脑袋的辛亥革命了,因为他作为当时一个革命青年深知,革命失败没啥大不了的,再继续革命就行了,总会有革命成功的时候,所以他作为大独裁者在晚年亦曾号召屁民们“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毛呢在组织和发动革命时,亦曾差点性命不保,险些被杀头,他自个对斯诺讲,他“秋收起义"组织”第一农工军第一师“时,要往来于安源矿工与农民自卫军之间,有次他被亲国民政府的民团给抓住了,民团抓住了赤化份子或疑似赤化份子就都要枪毙杀头的,毛要被押解到民团总部,要在那里杀掉他。他呢,吓怂了但还很理智,就掏出身上的钱去贿赂押解他的士兵,那些丘八们就都收下了钱,可那个押解他的副官也收了钱但不同意放了他,毛呢还是瞅准一个机会就挣脱了撒丫子狂奔逃脱了,大兵们都收过他贿赂的钱,也没咋真追,那个副官命令死追回来,兵们就装模做样去追了追他,他跑得很急连孩子都跑掉了,跑到了田野里去,逃到一块高地,在一个池塘得上边,四周都是很高很长的草,芦苇什么的,他就一直躲在那儿,大气都不敢出…… 民团士兵们还曾组织当地农民去搜他,也没搜出,天黑后,他就又撒丫子光着脚翻山越岭,得一路上遇到的农民相助,才跑回了农民自卫军同志们身边...所以大家看到作为杀人如麻的大独裁者的毛,被写成不希的摸钱,嫌钱脏了手,还一直英勇不怕死,其实他作为革命家时也曾在要被杀头时用钱贿赂过,摸过钱还曾指望用钱换命呢,然后为保命还撒丫子逃跑,狼狈地跑路连鞋子都跑掉了,光着脚趴在泥土上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命,但他并未从此认怂或被吓怂了,而是继续暴动,直到最终成功夺取政权成为举世瞩目的大独裁者... 其实呢,世界上所有事都非能一蹴而就的,往往需要经历多次失败甚至挫折,经历多个被镇压被扫荡,甚至多代人一波波去推动,才能修得一定的成果,譬如大家晓得一提秦朝的灭六国而一统当时中原天下,就常说“奋六世之余烈”,就是说并非只是秦始皇这一代包括丞相李斯的功劳,也有秦始皇的爸爸、爷爷、爷爷的爷爷……统共六世老祖及其治下秦国人民的超过一个世纪的不懈奋斗才修得了灭六国的大一统结果的…… 成吉思汗建立了蒙古大帝国,他的后代铁木真继续征服,直到建立了横跨欧亚的大帝国,不止一代的努力哦,不仅是一蹴而就的哦…… 六四天安门一被镇压,见血了,子弹射穿胸膛,连九岁小娃都被打死,坦克一碾人,连人带自行车都被碾过,顿然自行车成了麻花,人被碾得血肉模糊,有得被碾成血糊糊的肉酱……这些个都是有图有真相的,就这,确实把全体屁民们都吓怂了,人性都怕死而贵生啊,获奥斯卡最佳奖电影《勇敢的心 Braveheart (1995)》里那些个苏格兰革命屁民也曾在阵前就见敌人强大就怂了,就惜命,就想逃跑,大家还记得片中Wallace是如何阵前革命演讲来动员自个同胞不要怕死做怂人,并怎样鼓起勇气和运用智谋来亲自战胜了强大敌军的吧……当然了在该电影里革命最终还是失败了,Wallace也做了林昭,也像林昭一样宁死不屈……他的战友继续战斗,并不怕死不做怂人苟活地都去英勇战死了…… Wallace死了但精神不灭,精神仍压着英格兰统治者呢,令其服气,林昭死了,但亦精神不灭,如今土共也不太敢去判处良心犯们死刑了,就因为他们恐惧于再造就出更多的林昭来,譬如前阵子曾有三亚打工屁民曾在微信发言 “习猪头怎么样了?” 很关心我们伟大领袖的近况嘛,但说到了“猪头”确实是令吾猪头大皇及其拥趸们不爽啊,这事儿啊,要搁在毛猪头时代就是死罪了啊,枪毙了滴干活啊…… 大家晓得,人类历史上曾被喊得最多的一句口号就是“毛主席万岁”,曾在文革中,有个九岁小娃子曾童言无忌啊,就曾戏说这句最厉害的口号,他说“毛主席现在连一百岁都还没活到呢,哪能说是万岁呢”,就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被听到的革命小伙伴给检举告发了,结果被判处了反革命罪,被枪毙了…… 现在就没这等事了,那个三亚关心“习猪头”的网民呢,就没被枪毙,就是被警察传唤到派出所拘留了几天并罚了款,然后就放出来了,这不能不说是林昭等良心犯用生命换来的人权进步…… 有人曾说,林昭死的那会儿,全中国都无人知晓,她的牺牲还有意义么?你看,现在土共都在她被枪毙后这么多年都还怕林昭怕得要命呢,每年都在林昭墓前严防死守不让民众祭奠她,还再不敢随便枪毙政治犯或异议人士了……这都是林昭等良心犯牺牲所换来的进步成果啊…… 是的,革命是有成本的,一想到或一提到革命,被洗脑的愚民们最先就想到了共惨革命家毛贼东那句名言”枪杆子里出政权“,都崇尚土共式暴力血腥革命样板,除此别的模式都谓之不行,都不入键盘革命家们的法眼,~不敢反抗暴政是因为他们统治者有枪,没决心革命也是因为自个没有枪,所以总是假设如果中土也似美国一样放开了枪支管制,那民众拥枪后革命就八成会成功了,都试图一蹴而就地就一夜变天取得革命胜利,然后就会一顺百顺地不再会有挫折了,似乎也是另一个美得大鼻涕泡似的乌托邦革命理想和革命模式呢…… 那,真没拥枪权就真不能革命了,革命就真的必须流血牺牲了,之前林昭刘晓波付出生命代价就不算是牺牲了,只有共产党式或共产党宣讲的自个曾有过的抛头颅洒热血直至不惜千百万人头落地也要把红旗插上天的革命才叫真革命,饿狼驱逐饱狼式“彼可取而代之”的夺权才是真革命,所以很寄希望于中国经济崩溃,赤贫遍地,认为这样才能一点火种就烽火遍地,国民都普遍咸与革命,专制政权一夜倒掉,激进式不择手段革命亦幻想一场大疫情或其他大动乱能使得极权统治一夕倒台,只有这样才叫真革命,是这样么?当然不是了,是被土共洗脑都洗坏了咧!
旅英作家刘晓波先生好友马建曾讲过,他一个老友的女儿到英国留学,学的是传媒,马一想这要今后做媒体事业的人要懂得新闻都要有真实性啊,就在照顾老友女儿同时也闲来给她讲了六四事件的真相,因为她作为六四后出生的世代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个事情啊…… 马建的老友听说这个事情后,就专程打电话,劈头盖脑就把马建一顿臭骂,痛说教育女儿跟党国走有多么得不容易,这番功夫都被说真话的马建给毁了,今后一旦女儿在周遭都是说假话的环境中可怎么生存呢... 如此云云,并跟马建绝交,马建后来在纪念六四周年文章中提及了此事,该事沉痛告知我们洗脑的并非只是我党,也有普通我民呢,就是我们的父母或亲友都充当了积极的洗脑者来不断向我们脑中塞入赝品、不断教育和灌输给我们种种伪念伪道呢……  去年上映的喜剧片《半个喜剧 Almost a Comedy (2019)》里那个快板男在相亲时也对耿直性格的女方说,这社会(指的中国社会)是不讲对错是非的,只讲求“潜规则”滴,领导的意旨要去服从而不要去拂逆,否则领导给你穿小鞋你自个会吃尽了亏…… 所以连京城国企里领导干部的官二代富二代都牛逼得随便靠哄骗去玩女孩,还把自个的老铁同学变为一条忠狗来替他睡女孩打掩护,好处是替他这忠狗安排工作和解决户口…… 所以,不论是非只讲利弊,正是我党和我党五毛们不断灌输和洗脑给我们的理念,这样的话,这片土地大多数民众就纷纷都被收利益导向的思维和心理给收买了,这个不成文的潜在条约就是规定,土共允诺给屁民有发展经济的自留地,鸡地屁高速发展,国家做强做大,房地产做成支柱产业,给以屁民们买商品房住或从银行贷款当房奴来供房住(比照毛时代的住房紧缺的分配住房制度是大进步),你屁民有房了,就置备各种现代化家电家居设施,就享受所谓岁月静好呗,还革啥子命呢,所以有房阶级都被土共收买了,都乖乖放弃自个的应有人权去作土共忠狗,不去招惹和公开反抗土共…… 我土共主子给你经济发展挣钱买房和享有岁静的便利,那你奴民们也要听话和听从我指挥,勿要反抗我的统治和权威哦, 揍是这样。
六四是被血腥镇压了,用杀来镇住屁民,吓住你不再敢反抗,是专制统治者惯用手段,血雨腥风吓住了大多数国民,大家都纷纷被吓怂了,就仅敢做键盘侠开嘴炮去煽动所谓革命,却不敢真革命。真革命者到底有多少呢?就是真名实姓签署零八宪章的人,有多少呢,统共是一万三千多人,现在是十四亿中国人,占到国民总数不到十万分之一,就是这些人敢于公开地、真名实姓地对土共说不,是敢于公开亮出身份对土共暴政说不的人,就像共产党宣言所讲,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欲用暴力去推翻旧制度的观点,这些国人呢也是不屑于隐瞒自个对土共暴政的不爽,推出了一个连土共内部开明人士(包括开明党员和开明五毛)都能接受并兼容了历史的回声土共曾经的民主主张这么个宪章,刘磕巴呢,他是从海外归来亲自参加了六四,血雨腥风被镇压后,他继续革命,不断去推土共的朽墙,零八宪章就是新一轮和平革命的尝试,张祖桦主笔,他俩亲自起草了零八宪章,他亲自骑着破自行车跑遍京城找了头一批三百零三人的签署者(革命行动力可嘉,刘磕巴不但说也身体力行,当年毛贼东作为革命家时在上世纪廿年代亦曾靠乞讨跑遍了湖南全省,为他后来夺权的革命暴动打下了厚实的底子),并随后在家中亲自被捕了,大家也都晓得,他最终亲自死于了这轮革命推动中... 宪章本身并未去求完美,大家晓得所谓的共产主义被称是完美的,但完美的共产主义设计,兼容了人性么?铁的事实像秃子脑门的虱子摆在那儿呢!不完美的并只是架构的怼共零八宪章,亲自赞同并亲自签署者呢就连国民的万分之一都不到…… 其余都是亲自认怂了,只会亲自隐藏身份隐藏IP,就如同比较有名气的网路隐身挨踢人“编程随想”一样,他教会他粉丝的一项神奇功夫是如何在网络隐匿自个的真实身份,如何做个不被发现的怂人,然后偷偷享受这种不被土共追踪到和揭露出真身份的躲猫猫快感…… 大家也知道,当年苏联人也很怂的呢,那么斯大林统治那么残暴,有什么出泄口,就是“苏联笑话”,苏联人呢很怂很怂,不敢公然反抗暴政,就基于真实情况来开发出各种笑话,以编笑话的人不被抓、而偷偷摸摸私底下自慰的意淫快感,因为一旦被发现呢编笑话说笑话的人还真被抓,轻则被坐牢劳改重则被枪毙杀头...如今捏 土共治下网民热衷于编写各种段子,但凡包括应该坚守正义并严肃对待的事,他们都拿来咯吱一下,编成各种段子来偷偷摸摸发布和传播,亦是等同于苏联怂民传播苏联笑话的出泄口作用,就是说怂民们苦中作乐,用笑话或段子来撑过共产暴政的残酷统治,在怯懦又犬儒的怂民们被共惨折腾得疲惫之时来自我麻醉一下,自欺欺人一下,卖弄和显示一下自个有不被政治宣传洗脑所蒙蔽的小聪明,就像“编程随想”卖弄自个的“隐身神技”小聪明一样,就像电影《勇敢的心》那些曾想要逃跑的“小聪明人”们表明自个惜命不想去送死一样… 讲一下笑话或段子,意淫并振奋一下,化解并消解一下在遭共惨强暴时的无力感,如果是与其他网民一起网路开口炮呢取笑习猪头或其他猪头领导人们,大家伙一起抱团取暖以抚慰寂寥,让人感觉不那么孤单,那么这种凡事都被用来编段子说段子呢,其客观效果是往往是有利于共惨政权的管制的,有利于弱化“革命意志”及被鼓动出"革命精神"和“革命风潮”的,人民呢借助段子来排解心中郁结,反倒有助于平复心情,以继续服膺既有政治统治秩序,投入做牛做马的辛勤劳动去为政权服务,为厉害国的超级大国大厦而添砖加瓦,这就如同欧美曾有性学研究者发现,在有色情片可看的地方,强奸犯罪的比率反倒会下降,就是说可能进行性犯罪的人呢,他们因为看了色情录影后疏解了自个强烈要去进行性犯罪的念头和冲动,他们的意愿呢在观看色情片中得到了疏解,那么色情片就是潜在性犯罪者的一个泄洪口了,同样,笑话或段子也是共惨怂民的一个出泄口,… 这就是为啥网路上段子是那么流行广传的缘由,段子手们也总能拿出各种基于真实热点的笑料来释放民众的压抑情绪,大家一起抱团怂怂地开口炮臭骂土共一顿,然后键盘侠们就在意淫快感中都亲自洗洗睡去了,静待下一波热点时再来坐小板凳来亲自围观或亲自演绎精彩新戏(新笑话或新段子)…… 武汉肺炎亦会被高明的段子手们亲自编出各种基于魔幻现实真事的各种笑话或段子…… 这也是五毛们为啥屡屡在海外开设打着自由民主旗号网站来疏解国内翻墙的不满网民情绪的原因,像曾经的自由中国、墙外楼这样五毛码农所开设网站也曾是很不赖的出泄口,有助于缓解和弱化反抗暴政的意志,让这些不满情绪有个出口,在暗中引导一下舆论,普罗大众也就不那么洪水滔天了,起到了有效的分流作用,泄洪也就有成果了…… 同样,鼓动”移民“去海外亦同样是个不错的出泄口,有利于疏散、瓦解留在国内死磕政权的力量,引用五毛们惯用的说法,太平洋又没加盖,有种游过去嘛,所以土共一向是欣喜于异议人士移民到海外去的,并暗中怂恿和鼓励大家去移民”遭洋罪“的,免得留在中土给极权统治添乱……
作为统治者,或作为维护统治的忠狗,怎样去缓解和弱化民间反抗力,并有效洗脑呢,老子曾提出”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的愚民理念和建议给统治者们参考,这是很对的。就跟如今土共采用的各种物质实利主义收买 及 五毛忠狗们混淆是非的搅混 还有打着自由民主旗号而行维护专制之实,都是这个策略的成功实践呢。林昭、刘晓波都是人,是人就没完美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那为防止屁民们都效林昭、刘晓波去反抗,怎么办才好呢,就是抓住他们曾有过的各种不完美进行放大,那一向不识好歹的屁民是没能力判断谁好谁孬的,所以林昭和刘晓波虽然反抗土共最坚定最坚决骨头最硬还最终都奉献了生命,但被泼污水也最多,遭非议也最多,不受待见也最多…… 他们生前所提出的最正确的反抗路径和非暴力渐进方式也最不受待见…… 不识好歹的国民是大多数,总是试图并急功近利地要见红出血,要激进并一步到位地完美革命,而渐进式和平革命他们觉得太慢了,太艰苦了,没耐性等着呢,还不如口炮式陶醉意淫革命来得快亦来得爽呢,所以才有所谓”加速主义“呢,所以才把我们敬爱的凡事喜欢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猪头帝封为”总加速师“呢。意淫一下,发泄一下,辱包一下,挺爽吧,泄了之后,仍旧是疲软啊,岁静直到混到寿终正寝于床箦…… 海外那个五十多岁的所谓学生领袖王某仍还会眼巴巴盼着国内革命成功后他好凭他六四时的所谓革命资历能冻蒜为民主中国的总统,挨踢隐形大师仍还会继续借用隐身教导他的粉丝注意”安全“,直到上帝都安全把大家接到天堂去……
人人都贵生怕死惜命,都贪图享受不愿受苦,这是人性不假,但总会有真不怕死的英雄甘愿去反抗而不愿苟且偷生,譬如林昭,譬如刘晓波,普通人呢,不必都像他们那样有着非常难能可贵的道德勇气和毅力,只消能够做到有那种普通成年人应有正义感即可,当勇敢的带头大哥刘磕巴敢于起而反抗时,那普通人只消去跟随他就可以了,土共至今不敢去动零八宪章其他实名签署人,当年刘磕巴被捕后,京城首批签署人都公开表示愿意与他同罪,但土共只想治罪刘一个人,不想扩大打击面,因为打击面越大它就越危险,试想,如果现在突然一下子就全国超过十亿人都实名签署了零八宪章,那土共的统治还不摇摇欲坠?土共的监狱都装满了也装不下这么多人呢,十亿人 vs. 九千万共匪,一人一口吐沫都足以淹死共匪了吧?再特殊材料制成也会被吓尿吧,共匪还能亲自效力猪头都去作好男儿么?所以,不要在心理场被五毛牵着走,被心理迷障一叶障目了,被所谓”启蒙“者给忽悠了,当代中国不差启蒙呢,连五毛都是揣着明白故意在装糊涂或故意装傻呢(都是精明会算计的精致利己者呢,这武汉肺炎当口正都抓紧着发国难财呢),当代中国最差就是道义勇气了,勇气是一个民族非常宝贵的资源和财富,所以林昭、刘晓波一样的勇气最可贵也最缺乏,普通人哪怕拥有了万分之一的林昭、刘晓波式勇气,那土共的统治就很难维持了,十多亿人一口一个吐沫都是滔天洪水,都能淹死匪共政权呢…… 当央视的大姐拿腔拿调煽情时,对此假尤,你要敢冻,当你的同胞勇敢泼墨猪头勇敢担起道义时,你要感动,真感动,并为之加油…… 当你的权利或其他同胞权利受损时,无论是消费者权益受损还是房屋被强拆还是财产被强取豪夺甚或亲友健康或性命被侵夺,你要起而抗争,为魏则西们去呐喊,向无耻度娘们去吐口水呸他们,并宁舍得一身剐也把度娘拉下马来,要勇敢为其他同胞仗义执言抱打不平,就如同当年林昭在北大为自个的同学抱打不平一样…… 勿要一副置身世外的态度,就像当年我们街头去推零八宪章时曾有民众对我们高叫”谁跟你们扯那机八蛋,那玩意又不能当饭吃“,杰斐逊曾言,这世界上一个人不自由,就是人类的不自由,一个人的权益受损,即是人类的人权受损,这道理也正如John Donne的英诗《For Whom the Bell Tolls》中所言:”没有人能自全,没有人是孤岛,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都要为本土应卯。那便是一块土地,那便是一方海角,那便是一座庄园,不论是你的还是朋友的,一旦海水冲走,陆地就要变小。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减少,做为人类的一员,我与生灵共老。丧钟在为谁而鸣,我本茫然不晓,不为幽明永隔,它正为你哀悼。” 你看零八宪章虽然不能直接当饭吃,但它能直接惠及民众利益,如果其原则能被践行,当民众受到类似武汉肺炎威胁时,民众亲自的知情权就会有效对抗官僚瞒报,那早知情就早做准备,就不会毫无防范戒备深信官方所谓的不会人传人了,如今倒毙在武汉街头的几个大汉或许就不会染病,就不会现在死掉连吃饭都不香了……谁说宪章跟吃饭没关系呢,跟性命攸关都挂钩呢,您说是不?

每个人能量和能力各个不同,可以不必总是从宏大之处着手。

你知道,拿美国独立革命来说,那是先有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丝润才绽开了思想之花,最后思想春风吹遍了十三州原野,才结出了革命果实的。波士顿茶党登船倾茶、红虾兵杀黑人万人前来送葬、莱克星顿枪声……你看这些大事件似乎都激荡人心,但其实日常中的小反抗也不可小觑,正是思想精神上的韧劲,那种铁杵磨针的韧劲所产生的革命效应同样不可忽视!
所以,美国国父之一的先贤这样评价美国革命:
“Revolution was effected before the war commenced. The Revolution was in the minds and hearts of the people… This radical change in the principles, opinions, sentiments, and affections of the people was the real American Revolution.”–John Adams
「革命早在开战前就已生效。是的,革命早就在人民的思想和心灵深处扎根了…… 这些人民内心的立场、意见、情绪和情感等等风气一新的彻底变革,才是真正的美国革命!」——约翰·亚当斯

邓矬子曾言:改革也是一种革命,这个说法是很正确的。就拿对岸中华民国台湾来说,并不都是街头场面宏大的运动,并不都是去拼命、并拿命和血去跟国民党人渣的机关枪去硬拼,文化战在线的战斗,法治战在线的战斗……从来没有止步过,好在这些人最终广被大众所支持,是地,陈水扁这些当年美丽岛维权律师群体广受人民大众的支持,不像中国的维权律师那样,被抓就抓了,百姓都漠不关心他们,好心眼的人被抓,其他人要去助力啊!这才是真正革命风气!比如刘晓波曾被抓,谁最为他去抗议呢?香港居民。而大陆居民都默不作声。你默不作声,党国就越欺负你。习猪头亲自发令要逮捕社运和维权律师人士,许志永、文东海现在仍在祖国疫情土地上逃亡,谁为他们仗义执言呢,几乎都没多少人(中国大陆人)是吧?你都对正义沉默不吱声,那权利或权益就会越来越被暴政给鲸吞蚕食掉。美国华人为什么地位没有黑人高?因为当黑人一个人被白人统治者欺负时,其他人就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都到街头去抗议,让白人统治者知道黑人不是好惹的。天底下所有统治者都是一个样,你越怂他就越欺负你,黑人不好惹。华人当街被杀,没有几个出来去抗议,这正是华人在美国地位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所在。没有香港时代革命者们这种公民抗命的精神,你还谈什么革命呢?那你会说了,抗议他们就抓,就抓进去酷刑折磨,怎么办?那就一茬接一茬去抗议,去让他们把你们都抓进去,他们有那么多牢房来关你们吗?再以台湾抗争为例,刚开始时国民党也是抓人,抓进孤岛关押,比如绿岛,你去K歌房不是也喜欢点唱绿岛小夜曲么,那是政治犯的歌。后来,当陈水扁这些革命者越来越多后,国民党抓不过来了,不得不取消戡乱戒严,这就是革命啊。不必非得是毛猪媳所言为有牺牲多壮志那种流血牺牲的献身革命才是革命呢。海外民运的曹渣渣靠耍嘴皮子挣钱,爱上台湾电视台论道,在台湾报章也发表评论,动辄要革国民党的命,动辄要革共产党的命,但他所宣称的革命也多多少少都带有毛共革命色彩,我就在他博客看过他写的鼓动中国人革命的文章,但他题图所用照片都是中共纪念碑上的共产革命的红军吹响赤色号角的照片,可见他眼中的中国革命还是红军式的暴力革命,革命带头人就是中共连队的党支部先锋,先要带著革命肩章和革命圆帽的革命战士吹响革命集结号,然后带领群众进行流血式革命,毛共式激进暴力革命呢即便革了权贵的命也难免不伤及自身…… 你看王渣、曹渣渣,他们是受党国教育长大的,但不愿意脱掉党国那层兽皮,曹渣渣推崇文化革命的胡适,也推崇文化革命的鲁迅,当然了胡适和鲁迅作为文化革命家有值得尊崇的地方,但他们也有很多值得质疑的地方,这两个人还都是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文化革命先锋,文字改革运动的积极倡导者,就是说胡适和鲁迅也是简化字的积极推动者,这两个人在这方面是毁坏中华文化的推手,被曹渣渣奉为“打不倒的巨人”的鲁迅更是受到毛贼东极力推崇的左派文化干将,被奉为共产党最值得信任的同志,当年方志敏被杀头前托人把遗稿转交鲁迅,鲁迅都忠实地再转交给土共,鲁迅临终前也一直热切关注并期待土共红军最终能共惨成功打倒国民政府。王渣、曹渣渣都曾在台湾谋生,但他们都使用简化字,其实他们这些文化人,只要稍微下点功夫,就能轻易掌握正体字,但他们就是眼高手低,从来是目光远大望着未来远方,却不肯做举手之劳就能有成就的小事去反抗党国的文化流毒。他们找出的不肯学写简化字理由正是党国理由,因为自己从小就受这种简化教育,所以改不掉了,也不愿意去改。连写字你都不肯改,你自己不正是那种你自己所称的那种毛共式的“死不认错的中国人”么?

中国人要学那些人类历史早都证明为成熟的反抗经验,尤其尽可能减少流血牺牲的那种革命经验,日拱一卒地渐进前行,要从一点一滴着手去推动进步,要有精卫填海的精神,要水滴石穿地去磨掉顽石,更要努力磨去自身的低贱鄙俗颟顸顽劣,去向高贵看齐。当你身边有人遭遇不公,你要像当年北大女生林昭在反右阳谋时那样勇敢挺身而起为正义鸣不平。当刘晓波、天安门母亲、维权律师、结实宝宝家长被抓进去后,你们要去声援或帮助他们,任何党国统治者都会害怕民众这样子去捐助弱势受害者。当零八宪章一直挂在网上,你们要去访问零八宪章的官方网站,并在上边实名签署以表明你们反抗暴政的心志。每人不必流大血,每人只消拿出一滴水,就让当局感受到洪水压来。这不是也是一种革命么?革命首先是勇敢吧,如果你怕被抓,总有勇敢者不怕抓,他们是职业革命家啊,中国仍会有像刘晓波一样的良心犯,这些人不会被灭绝了,那当这些人被土共抓了,你们要街头举牌抗议啊,要不停地抗议啊,就像一波又一波的浪潮一样去推动啊,什么?怕也被抓,不是说了么,今天他抓了个带头大哥,明天又出个带头大姐去救带头大哥,大姐被抓,那小妹接着去抗议去救援,小妹再被抓,小弟接着去……直到全国都被抓进去,他们敢把你们合法抗议者在牢里都杀死,连法西斯都不敢这么做!即便没有带头大哥也不怕,像香港时代革命这样的扁平式反抗,是没有清晰的“反贼首领”的,不照样也有效么?请不要一抗议就打砸抢烧、就拿车锁砸平民的脑袋,要和平抗议,让统治者去习惯于你们的和平抗议的公民抗命,这是推动革命的不二之法。不可期待国家、社会越烂才越好,什么越烂才越“加速”,才不是那么回事呢,你应尽力去承做建设性的力量,不要像毛那样想不破不立地去毁坏一切然后全都推倒重来,烂下去是万劫不复对谁都不好,最终也会使得自己没有了后路可退而被毁得一塌糊涂,要但凡发现身边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就尽己力去抗争,去改善那个不好,是的,林昭曾借林肯从泥潭拉猪的故事,早都说明了共匪不见棺材不掉泪地死硬顽固,但她自个还是用基督徒的良善要把顽猪拉出泥潭来,用自个的个人力量来推动了人权进步,用牺牲换来了自个同胞们不再随便就被吃“花生米”的成就。Partout où vie plante vous, fleurir avec grâce. 这句法国谚语意思是,不论根植何处,都要优雅绽放。林昭正是这样一朵自由之花。~她也是光芒火花,照亮了共惨专制最黑暗的角落,照亮了人们的心灵。当然,不必每个人都如林昭、刘晓波这样牺牲了生命才换来了一些成果;也不必非像国民党共产党宣传的那样为党国革命牺牲了性命,才夺得了来之不易的所谓政权,然后这个政权为了自身稳定,又杀掉了更多人…… 其实国民党党国宣传的革命家牺牲,有真烈士,也有伪造的假货,比如所谓国父孙文,其实这个坏蛋别人革命时他在美国喝茶呢,武昌新军流血牺牲时他在海外泡马子呢,还不如亲自指挥了革命的黄兴,以及亲自参加了革命的革命青年毛润之呢,然后革命成功了他从海外归来去摘桃子,就这样的所谓革命先行者…… 蒋光头、毛猪头都是日本投降了,才去下山摘桃子,各个都认了洋爹,蒋认了美国洋爹,毛认了苏联洋爹,然后各自的洋爹给枪炮去抢胜利果实,拼爹啊,这种拼爹过程牺牲的是百姓,徐蚌会战牺牲了那么多双方的将士,血染国土啊,国共都还记得祭奠他们吗?毛猪头他家里很多亲人曾牺牲了,可他自个活得好好的,在斗虫中最终成了蛊王,为了巩固他的皇位,他杀人如麻,用他亲笔批示镇反的话讲,杀人“比下一场透雨还痛快”,那些被他所杀的人,不都是真正烈士么?所以,如今要进行的革命,不必非得流血拼命,可从身边的小处着手去一点一滴坚持和维护正义,把自己的道德建设好,把自己的文化建设好,人生识字忧患始,你不必目光太远地去忧国患民,先忧患你怎么就写不出一手美丽的正体字,把曹渣渣、王渣这些眼高手低的口炮党都赢过了呢?把自己的正体字写好,用文字向党国宣誓说不,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啊!为这深重苦难土地上的目之所见的每个遭受不公的同胞鸣不平,捐献点滴,做好你本职工作,做诚实的中国人,不昧着良心出卖自己良知,也不出卖亲友,受酷刑也不出卖。一切都凭良知办事,不去自觉做党国奴才,也不被任何胁迫威逼所屈服,真正做到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做精神的贵族,善待自己,善待家人,善待邻居,善待同事,善待同胞,善待人类,善待动植物和大自然。这不正是革命的真谛吗?

润物细无声式春雨般渐进革命就是坚守道义良知,不断从小事上从点滴入手来完善自我,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为德为贤 己心不愧 此生不枉
修习正体字,哪怕一日写一字,三年亦可写遍常用正体字,就会:回归真中国,回归正义和人性,回归高贵和真理。
如果你连会写自己祖先的字,认同自己祖先文化这种精细的小事都做不到,
那还奢谈什么革命大义和革命大行啊?
所以,不认怂,治好中国特色怂病,让五毛的舆论引导和误导不再有效而失灵,就要从”我“做起,从身边小事做起,请勿要总是”习惯性好评“,因为其他同胞要参看你的评语呢,勿要自个权利受损就做缩头乌龟,要勇敢抗争,即便再没有勇敢带头大哥,每个人都从生活中自觉并勇敢与暴政抗争,都明是非、识好歹,都建设力量多于毁坏力量,刘晓波式”我没有敌人“理性抗争胜于毛泽东绞肉机式无情斗争的血腥暴力,那我们国家就有希望成为台湾明居正先生所言的另一个美国式的西方新大陆,而不是陷入到曾经”革命“的利比亚的现在这种生灵涂炭并外国列强介入的内战混乱状态……

没有枪没有炮也照样能革掉共惨的命,不流血不杀人也照样可修成革命正果,
不去移民照样能靠中国人自个的勇毅成就一个崭新的全盘西化并充满生机的新大陆,并使得作为西方一员的中国能为新西方作出自个应有的贡献,让中国成为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都愿意来移民并真心佩服和艳羡的西方国家,
相信中国人一旦找回了林昭、刘晓波式勇气和精神,这个心愿经不懈努力后就能变现!共勉!
看过个纪录片里记得柴玲在64期间接受外国记者采访说了一句“有时候我觉得我为什么要为中国人民奋斗,你们不值得我们奋斗”。
虽然不怎么喜欢柴玲,也忘记这句话的上下文了,但现在所见所闻的感受就像这句话:很多人是真的为了这个国家要变好,有理想有热情想要唤醒13亿人但99%的人却被蒙蔽并骂你反贼公知的时候,真的不如移民。
用google看了下刘易杰这个人的所有发文 ,我发现他叙述上非常有逻辑条理

例如中国对学生教育公民权力上的阉割缺失導致大众对恶的轻易妥协都一针见血

不知道这人在墙内还活着没有?感叹中国内这种明白人越来越来少了
想移民的至少是有脑子的,能移民的是又有脑子又有能力的,所以,有脑子又有能力谁会想着带一群猪队友飞?
坂田英机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
在国内希望改变这个国家而不移民的人不是被杀了就是在监狱里,要么就被软禁,然后还要连累家人(共匪可以没有底线到去折磨你的老婆孩子)。看看华涌的遭遇。

我反正已经不对推翻共匪,哪怕是放松言论监管抱有希望了。于是肉身翻墙去试一试,至少让后代能脱支。
原文的视角也太精英了,怪政府怪庸众,自己尽力了,人民没救了……还不要对苦难抱有同情,请问文中所述越战老兵们、网友提到的刘晓波们不值得同情(其实更应该是尊重和歉疚)吗?

我当然爱这个国家里每一个活生生的人,同时我也爱“抽象”的国家——抽象不代表不实在——因为它凝结着无数人为一个better world做出过和正在做出的努力。
何方刁民状告本官 最开始,五毛被打倒了。接着,温和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然后,资深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最后,所有人都被当成五毛打倒了。这一切似曾相识,不是吗?开始,不爱党爱国的被打倒了,然后,不说话的被打倒了,最后,连爱党爱国爱得不用力的也被打倒了。
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把这个问题与当前反送中运动联系起来,就会发现:

国内很多人觉得不好,但是又无力改变,就干脆移民,可为什么香港人觉得现在香港不好,就会起来抗争,甚至有少部分人宁可丢掉性命也不畏惧?

上面有人说国内曾经也有人抗争,后来他们都消失了死掉了,于是剩下的人都失去了抗争的勇气,可为什么香港同样有人入狱,有人丢掉性命,但后来的人并没有完全失去勇气?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能香港或者香港人有跟大陆人不一样的特点。
这个问题最好的答复就是借用小粉红的话:太平洋又没有盖盖子,觉得中国不好可以游到美国去呀。
因为就是不会啊。

给你们一个开挂的视角:体制内的同学跟我说,绝大多数人都不懂国家机器如何运转,只会傻逼似的在微博对骂,一点意义也没有,没有任何一个机构会看微博。
在这个国家的那些善良的有底线的可爱的人,就像这个邪恶政权免死金牌一样,等到这样的人都被他们赶尽杀绝逼死了,那么惩罚就来了。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写的太好了,但是我看完心情好沉重,哎,真想像香港人那样起码还能推开窗户大喊一声,而我现在除了用这个键盘发泄满腔的愤懑外几乎无计可施。
我们应该抗争!!!

参考有机会出国但是甘愿留在国内抗争的民运人士张林、许志永,人权律师莫少平等、学术大咖许章润、编程理想

参考美国网友怼特朗普:
http://tva1.sinaimg.cn/large/0060lm7Tly1g52kppwh1uj30be0zktb6.jpg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有能力移民的人,凭什么吃力不讨好想要改善中国?移民就是为了躲开那些惹不起的家伙们,还帮他们?人能活几辈子?

有这时间宁可花在告诉美国人中国的真相上。
adt 其實這不是熬到頭的縮寫
移民就是在有效改變中國環境。每一個移民出來的中國人都是通過家庭,親屬,朋友,以及在過往的工作學習生活中認識的關係將中國和外部世界連接起來的橋梁。

這些橋梁是通過與生俱來的人性和伴隨人多年的習慣來維繫的,所以一般來説比官媒外宣、洗腦教育、政工宣導更牢靠更細水長流。

這些橋梁不一定都激烈反共,也不會帶來暴風驟雨般的革命,但這些橋梁直接摧毀了共產暴君所賴以生存的唯一性,可持續性,和不可替代性。

當普通人有了身居海外的親屬,就會隨時關心國内和國外家人朋友的生活,會在某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想到向海外轉移存款和托付未來的生活。這些希冀打破了中央核心是唯一的那種幻象,也就有效改變了暴君存在的合理性。

當共產黨暴君和貪官污吏對未來失去信心,將自己的親屬送出去移民,其在國内實施的暴政會變得更加純粹,更加沒有底綫,更加不考慮可持續性,自然也會加速其瓦解。

總而言之,不論是普通人的移民,還是共產黨暴君裸官的移民,都會改變中國環境的。也許我考慮的過於樂觀,歡迎指教。
你看看林昭、劉曉波,看看王全璋,看看黃琦等等為改變這個吃人的制度而挺身吶喊的戰士們,他們光輝高大、剛正不阿、青史留名的背後是日日夜夜的鐵窗、肉體上的病痛和精神上的苦楚,還有他們的家人的痛苦煎熬,實在是讓人不忍為之。

殉道者有殉道者的豐碑,避難者有避難者的信念。
宁做小国居民,不做大国公民。
希望你们把好的支乎回答尽快备份到其他网站,目前支乎文字狱越来越严重了
Catwindin 人不選擇,就是被選擇。
路過台灣人。

剛來這幾天在品蔥,不能說自己看的夠多了,
只是集合幾天的印象,
這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主題討論、情勢分析、現況拆解、問題撻伐,還有歷史現代主義舉例各式旁徵博引,夾雜多種情緒。大多數如此,最後總結在哀憤或悲嘆+互相理解+很難+悲觀的迴圈,然後,然後就沒有了。

不知道目前沒有放棄跡象的香港黃雨傘革命年青人怎麼想。
kelsey 星岳
已删除
搬家总比愚公移山容易吧
圣锹游侠 人终有一死,而五毛则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
我曾经也想过为什么人总要适应环境而不是去改变。因为改变才是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的根本。
不过那是中学时的想法了,一个成年人应该明白在中国没有人类,只有牲口。这里的人信奉社会达尔文,老虎天生是王,低等动物心甘情愿吃草产奶割肉。在这种社会里,这就是天理。
为什么呢 自恋性偏执是可以被治疗的,关键在于患者有没有自我觉知
下次再有人问,你瞎逼逼,嫌弃国内不好,咋不知道移民呢!我就用诡辩术按照他的逻辑返回去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讲~你是说全家都移民了的伟大领袖的亲友们,是因为嫌弃国内不好,无处瞎逼逼,才移民的吗!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子~我要手动艾特网警惹~”
现在不是移不移民的问题,是怎么移民的问题。有本事的早走了,留下来的,能有几个可以移民的?
简单啦,我自己的房子,我觉得哪里装修旧了破了坏了,我自然第一个想到的是换装修而不是换房子。

但我要实质上只是个租客,觉得房子装修老旧差,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宽裕点就换房子,而不是给房东重新装修啊。
xjp 00hou
国内太黑了,你要敢站出来就是被抓捕迫害致死的命,大家都有家有口,很难慷慨就义。
还是移民吧 在国内真的感无希望
體制對於國家就像土壤對於植物。
民主體制就是一塊良好的土壤。即使出現腐敗,也只需要調節好水土便能使植物更好的生長 。
但是共產體制本身就是一塊有毒的土壤,無論再怎麼調節也無法調節出有利植物生長的環境。
发帖说他不好,就是在努力改变你国。删贴骂人的五毛就是你国烂的根源。
已删除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改个毛线,人家说了,用几代人作为代价,有可能可以改善中国的民主状况。

几代人作为代价
几代人作为
几代人

当这是玩游戏呢?死了复活,投币续命?
命是爹娘给的,钱是自己挣的,我们没有义务爱国。所以,我们不能道德绑架他们回国,他们没有义务回来改变中国,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他们自己好好过就行了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移民只是在另一个地方生活,而这个地方和大陆实际上也是存在着联系的,那么移民之事就只是暂时的逃避罢了。如果大陆与世界各国的联系紧密起来,实际上就还是会面临大家都要做选择题的事情(就像NBA)。

支持移民就是在承认另一种生活方式的正义,实际上内外一样……你怎么生存这个问题,最终都要解决。
百分之99的人都不觉得难受,并且还享受着的情况下你用什么来改变?除了走,别无他法。借温相一句話,這片鹽鹼地,誰想拯救誰找死。

我的一位老师——扣下题,一位移民新加坡近二十年的前辈,二十年前的祖国有什么故事,你们自己回忆——对曾经慷慨歌燕市,不负少年头的我说过一番话:你千万不要对这个国家的人们抱有太高的同情,他们自身所承受的屈辱和苦难,多是他们应得的。


话糙理不糙,说的真好。
想改善的不是被坦克碾了
移民比消失划算,想反的人在墙外能反,在墙内就是送人头
共产党以武力推翻合法的民国政府,统治大陆七十多年来最大的成就就是将十四亿人彻底洗脑并牢牢握住枪杆子,普通屁民如何反抗?说句真话都要被活着割喉,然后枪决,老百姓也就只能苟活了。除了赵家自己人可以随意移民发达国家之外,现在稍有财力的中产阶级也只能远走高飞了。
我實在是不理解一些中國大陸人的做法,從上到下都是,包括博主所說的那位知乎管理員。黑白不分!!!
典型的“吃地溝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说的太对了,爱国的本质是爱人。
改善它?試圖改變它、改善它的人都不明不白的死了。最初很多人都是理想主義者,後來都選擇了逃離。
大陆人自己是不知道什么是自由的,甚至开始贬低自由,怎么能指望这样的一群人构建自由社会,能移民的人就像火种散播出去,这样中华民族还有翻盘希望
因为活着才有输出,至于在哪里输出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不要把世界看成一个个孤立的地区,移民可以是逃避,但不必然意味着放弃斗争,既然在国内没有办法发展起反对的力量,那就去国外发展力量,即便是逃避也算是保存火种。船小好调头,就应该扬长避短打游击战打运动战而不是阵地战死磕。“如果反对的人都走了,它就赢了”这句话并不完全对,要我说的话应该是“如果反对的人都死了,它才真的赢了”。比如法轮功,中共彻底赢了吗?实际上并没有。
我在微信群里谈物价会被嘲笑是穷B,也只有去市场买鸡蛋饼的时候才敢跟摊主聊聊,找点认同感。
个人非常喜欢这个答主,他的很多回答都相当有深度。
改善中国,就是背叛诸夏母国的卖国贼。
法海無邊8964 长期混迹于水区,在暴政面前,只有肖申克才是救贖。
既然改變不了,那就毀滅吧,或許灰燼過後可以迎來涅槃
Tseyu telegram可以联系
这种逻辑恰好说明了,如果不想移民,又不想做中国的奴隶,就只能搞民族独立,把中国专制殖民统治赶走。不然作为中国人,总是不可避免的要和国家绑定在一起的。
不容解释,把嘴塞住,真的太累了,爱不动了呀,我的国。
新青年 大国的责任和担当
任何想改变现状的人,看到国民的愚昧,都会选择放弃。移民不能救国,但至少能救自己。
36计,走为上。古人诚不欺我啊,啊哈哈哈哈哈哈。。。。。。你说呢。。
提出这种问题的人一定没经历过12年以前中国的变革派最辉煌的时代,那时哪有什么五毛登的上台面,那时变革的声音远超过反共的声音,变革派心灰意冷选择离开的原因我就不用多说了
北京大学民主力量 唯民主力行,疯癫之人與民主無緣。
我們永遠追求思想的變革;平泛之輩樂於逃避,無可厚非;但而非如逐腥痴腐之蠅,唾民主之思,嘲民主之行,只顧其個人得利,葬自由之種,移前被國人所噁,移後被洋人所厭,本論壇者泛泛爾。
改善它?你可以自己不想活,你的生命你有权利去牺牲,但你总不能拉着你的父母老婆子女一起赴死吧。
臭虫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良知永存,正义不朽。天涯,公众号,新浪,Facebook难民。。
我怕改成劳改犯,我怕改成港独,改成废青,改到家破人亡
粉红围城 死城里出来透口气
1,尚无力独善其身,又何来兼济天下?
2,东郭与蛇的故事,谁没读过?
3,唤醒猪群,属于mission impossible, 现实中几人有阿汤兄的本领?
我想改變這個國家
但國家不想我改變
我愛國家
但國家不愛我
這個知乎的回答者真的高深莫測
他定必了解了中國許多問題
只不過。。。
在中國人的眼中
他就是反賊
倒是說中國沒毛病的人
反被顛倒為愛國份子
如果移民不需要成本,中国差不多就剩一个党支部了,中共设置的只读权限怎么改变?
不過n2不改名 所謂的自由,不是你可以做任何事,而是你可以不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
一生很短暫,無意改變這個國家,當然只有跑路移民才能讓自己有尊嚴的活著
何方刁民状告本官 最开始,五毛被打倒了。接着,温和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然后,资深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最后,所有人都被当成五毛打倒了。这一切似曾相识,不是吗?开始,不爱党爱国的被打倒了,然后,不说话的被打倒了,最后,连爱党爱国爱得不用力的也被打倒了。
收益跟风险不对等。
如果动一下小指头就能改变,那么所有人都会选择改变。
如果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改变,那么一百万人里面也许有一个人会选择改变,而其他人会选择逃避。

因此,一个理性人会先分析当前形势,判断成功率,然后才会决定是改变还是逃避。要知道,清末的时候,想推翻清政府的人面临的结局一样是诛九族,为什么当时就会有那么多革命党呢?显然当时改变成功的几率比现在高多了。
我回答过那个问题,被删了,然后我截图说“这就是原因”放上去,又被删了。
新加坡跟中國有什麼分別
molecular Thinker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留学工作移民。除了本专业,还自修CS,数学,德语,以备不时之需。
民主尚未成功,公民仍需努力。
民主不仅是一种权利,更是一种义务。
亡共进行时 反一切中共党内改良主义,受够你们煞笔般的表演了,就问一句,能不能关闭防火墙再说改良?
包子当了皇帝,你能怎么去改??
已删除
作為一個新品蔥,我想看看,你們說的,老品蔥。聽說很給力。謝謝大家。沒法啊,移民成本太高了,各種艱難啊,父母老了,我們走了,咋辦啊。只能當鍵盤懦弱的人
奇怪的是...
移民出去的腦子都有點不正常
不是移民出去的脑子都不正常,而是因为脑子正常的没有人拿上来说
很多人有能力移民,只是还在观望。或者有放不下的东西。
不会游的鱼 观察 马列邪教残害人民,人民应该用脚投票。远离独裁邪教奴役,勇敢为下一代追求美好生活。
赵家的国改变不了了,人民唯一能做的只有想办法移民。
在香港,facebook和whatapps的封號也跟牆內很像耶。。。也是即停不需要理由,,,,即使能找到聯絡方式也是不會說,自雨傘起就一直有河蟹
写一大堆 到底想说什么?
能不能直白点?
已删除
FreedomToHK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大家都不傻,只要作个对比就知道如何选择。改变?不存在的。更何况现在的教育缺乏逻辑思考独立分析及各种洗脑的人能有几人同意你的主张?就算找到同道之人,提出改革,在当今中国能有几个好下场?

非不愿为之,实不能也。既然如此,还是速离,保全身家性命。起码外国保护人权还是说到做到。
维尼万碎 疯狂宇宙掀翻中南臭水坑
就是腊肉再生他也只能再挂一次 何况我们这些小民思想的韭菜呢
我這幾年下來遇到有幾種中國人,留學生佔大多數(大學碩士博士都有),開中餐館,申請難民打黑工。

大部分留學生忠黨愛國, 微信朋友圈裡節慶各種轉發厲害我的國,各種轉發吹牛逼微信公眾號文章,再來就是說被歧視了討拍。留學生A他父母早年來當廚師所以他在這從中學一直到研究所畢業在這工作,每次出差回中國回來後就跟我吹哇賽中國每年變得很多進步很快,建設都是咻一下就完成,連他外國老闆都說中國官員效率超高。我們吵過兩次架,一次他說你看看沒納粹屠殺猶太人現在以色列哪能建國。另一次他說64共產黨殺得好,那些學生就是天真怎麼可能民主化後就沒貪污了,你看那些民主國家還不是一樣貪汙,如果給那些學生成功了肯定向前蘇聯那樣,你看看蘇聯解體後死亡率開始飆升。我聽了激動到開始全身激動發抖說你從小在西方民主自由社會下受教育怎麼還有這種洗腦言論?他說你看看你這麼激動是要打人嗎罵人洗腦是人身攻擊。留學生B父母是外交官派駐所以也是從小在這長大受教育到碩士,他說我們也能去看youtube沒有被洗腦,不過也是說64共產黨幹得好。留學生C讀碩士和博士:64共產黨幹得好,沒這麼幹沒現在的中國。留學生D讀大學和碩士,兄長是解放軍:武統台灣。在圖書館坐在背後的女留學生E,F: 居然在維基百科上看得到中華民國,真是氣死人。留學生G讀博士拿黨獎學金,告訴我跟我在一起很危險,每次吃飯談到政治他必需看周圍有沒有中國人移動自己的手機然後壓低聲量,吵過幾次,一次是中國人定義,你說中文所以你是中國人,我回:澳洲人美國人說英文為什麼他們不是英國人,他回:你為什麼要用西方的觀點呢,我回:你為什麼要用共產黨的觀點呢?辯到最後他回:好了他也不管我到底要不要稱自己是中國人。他是那種遇到不如意的事都跟我抱怨被歧視,可是我聽根本就沒到歧視的地步,就是溝通問題。留學生H拿黨獎學金:想法中性會批評黨。留學生I,J大學生:沒有黨沒有現在的中國。我回沒共產黨現在中國會更好。訪問學者K大學任職,黨員:教育很重要要從娃娃抓起,國外真先進就是好,只有我們能批評共產黨,外國人跟台灣人都沒資格批評共產黨。訪問學者L: 在實驗室覺得常常被歧視,法輪功是邪教。決大部分留學生愛黨愛國但絕不回中國工作,貿易戰時朋友圈轉發一堆鴻蒙系統厲害我的國5G超越全世界,全是西方見不得中國好拼命打壓,我在朋友圈轉發各種貿易戰原因非簡體字新聞,之後路上看到我,個個都裝不認識我。

去中餐館吃飯老闆對其他中國學生說將來武統台灣,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blablabla,我坐在旁邊直接跟他對幹說這種洗腦的話就別提啦我也是blablabla...中國學生a:你們台灣不是很喜歡日本嗎?中國學生b:全世界誰不喜歡日本,中國學生c吃完飯經過老闆回他雖遠必誅誰去誅?你嗎?老闆說哎呀沒有拉就開開玩笑。其他中國學生默默扒自己眼前的飯。

最後一個群體的部份人只跟我提家鄉的城市貪污腐敗的官員太多所以想辦法出來,黑也要黑下去,堅持下去就是你的。

以我親身接觸在國外中國人,來留學的大部分忠黨愛國西方民主不適合中國,不能忍受西方批評中國並認為西方只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沒去過也一點都不了解中國,但絕不回去中國找工作生活。當然也有少部分留學生利用中國企業聯合來這招聘的機會回去,或因為覺得在國外幸福感太低所以回去。
zybsbzbw 哈耶克谬论:永远不要认为掌控政府的少部分精英能做出比社会成千上万的个人更加明智的决策 一个没有了政府就无法自己思考、自己组织、自己协作的民族试图与一个能够不被威权所束缚、放开双手去自由创新的民族竞争,实在是天大的笑话
因为这个政府让我成了一个无神论者,我还是倾向于把自己生命放在第一位,不愿意为了一群粉红白白牺牲,要是让我捐钱推动民主和革命,我还是一定会慷慨解囊的
刘叔的这个回答里说的那个组织应该是公盟,好早就成立了,然后就被无理由的取缔,失望的很
百分之十啊 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不会”,但我们仍要不停地追问。
三十年前那群国内最精英的大学生试图改善它,结果怎么样不用我多说了吧
变革的付出就是死人,谁愿意牺牲,大多数都是怕死的这个必须要面对。
未定义字符串 ๑乛◡乛๑
以雙黃連為例,要是當個中成藥銷售代表,你的工作可能就是去醫院選妃,然後賓館邊抽插邊等日人民報抽插人民。
反手你衝塔直接暴斃,或者參見李文足
就這麼個環境,努力靠自己肉翻的簡直是性情高潔,孔老二都要甘拜下風了
現在是去醫院選妃的其實也是肉翻人士,外面別墅瑞士銀行存款一個不落
懂嗎?
不做張獻忠就是人間大愛,對自己好一點就是不要等遍地張獻忠再悔恨怎麼沒早跑
六四一群学生想改变,被坦克碾压了;佳士工人维权,变成了境外势力,领导者不知所终;粪坑先生启动全面审查,中国调查记者绝种;2015年300名维权律师被抓捕清洗;2018年末,八位医生在社交媒体上小范围警告别人瘟疫出现,立被警察抓捕。
不是不想改变,没有绿巨人手撕坦克的本事你就没法改变,任何无害的改变都会被共匪视为敌对。
qqaaff 观察
早看出来国内很糟,没想到出国后发现哪里是糟简直是不可救药!
不是不想改变,而是根本没有能改变的土壤,非要逆风而行那下场相当惨又何必死磕,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一本间接导致香港之乱的书
2015年10到12月在香港被封杀并导致铜锣湾书店关门书商被绑架的《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一书,近日在美国洛杉矶由“西点出版社”出版。

“西点出版社”负责人郑存柱发给媒体的新闻稿称:今年4月份有一位香港周女士联系“西点出版社”,周女士表示她得到《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的书稿,在香港联系了数家印刷商和出版商,没有一家敢出版此书。2015年香港铜锣湾书店打算出版此书,结果书店老板和店员全部被中国政府绑架到中国,瑞典籍书商桂明海在东南亚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老板林荣基近期流亡到台湾,不敢回香港居住。

周女士于2019年4月与“西点出版社”签订了出版合约,使得该书能够面世。目前在洛杉矶的书店以及网上销售。

郑存柱接受媒体访问表示,这本书是根据中国民间广泛流传的习近平的风流韵事编撰而成。

郑存柱表示,《习近平与他的情人们》在港人“反送中”背景下出版别具意义。如果《逃犯条例》通过,当年打算出版这本书的书商们,就可以‘合法’的送到中国去,共产党不需要采取绑架的手段了。所以这本书的出版提醒港人要站出来捍卫香港的自由、民主、司法独立和“一国两制”。

阅读地址是:《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PDF扫描版

网友表示

当然,习近平肯定有不少情人,私生子之类的也完全可能,甚至来个海航的乾坤大挪移跑到外籍子孙身上

但是这整体内容也太搞笑了点吧。。我没全看完,但是因为这玩意就去抓人,甚至变相引发出了中共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全面失败——香港事件,也算是因果报应


https://youtu.be/PFmkIcEMKiY

油管狗哥讲过这本书 这类书大部分内容可以说是杜撰的 本来就是供大家猎奇的 结果中共乱抓人反而把这本书身价抬高了

进入内部改良,江时代你倒可以这么做, 习时代已经不可能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