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姨学作诗一首

大地和天空之间 为什么会是分开的呢

我想要跨越海洋 却只能站在原地远眺

偶尔会有漂流瓶 从不知名的远方送来

满怀欣喜打开来 却找不到欢迎的字语

纸条说的都没错 那是一群被圈养的猪

不论再怎么努力 也没有被拯救的必要

如果我是好孩子 你也会对我笑开怀吗

如果我不是他们 我会是你们的一员吗

只要不再是它们    哪怕全部都打破重来

这个残破土地上 再也没什么值得珍惜

请不要再期盼了 猪们是不会成为人的

哪怕把他们驱逐    哪怕只剩我最后一人

哪怕要毁灭重来 只要这片土地被蒙骗

我将一个不留地    把它们全部毁灭驱逐

谁敢跳出来阻止 那它也就是我的敌人

我已经下定决心    我的家乡巴蜀利亚啊

你那么美丽富饶    丑恶的猪从未善待你

我记得你的容貌    让我从历史中寻找你

你那本来的妆容    让我解开束缚的枷锁

那是错误的起点    让我们再重来一次吧

让我挥舞起画笔    再重新描绘美丽的你

重回诸夏再联邦    兴民主自由拥抱世界

根据鹿姨启发写的@@
10
分享 2019-08-19

24 个评论

姨学宣传有时候太过暴力了,动不动八个大大屠杀桂枝,大洪水核平费拉@@,普通人看了根本木有好感呢
姨学的含金量在于它解构和建构的部分 耸人听闻的那一堆恰恰是离根茎最远的
我认为阿姨绝不是极端主义者 只是在对绝症患者下猛药而已
右的立场是针对环境的选择
但是我觉得宣传得不太好呢,宣传的意义就是让大家对他感兴趣,以及为什么这么做
阿姨说过自己只是个播种者 并没有一定要实现xxx 创造地上天国等等之类的终极愿景
这种自然演化助推手的定位 再加之其保守主义立场 小众化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姨学不侧重宣传/统战 因为这与它本身的性质就相悖
或者说对其有亲和力的群体 与其说他们被姨学改造啦感召啦 不如说只是把他们一直抱持的东西语言化 显性化了
请不要搞错,不是姨学暴力,是你匪暴力。将来将要发生在你国人身上的一切,只有你匪要为此负责。
这些东西我感觉也不算是什么宣传,或者说阿姨本人我感觉也没怎么想过宣传。
阿姨有些东西其实也是他个人感情的宣泄,毕竟就桂枝这德行,实在让人恨不得全部毁灭。
請問,阿姨本人是以隱喻方式出現在「美麗的你」附近的詩句嗎?
等等,哪个阿姨@@,太多了,美丽的你其实是指代巴蜀利亚@@
原來如此,害我嚇一跳跳,還以為劉什麼時候好美麗了.....
@@其实可以理解为拟人化啦,他想建立的国家的拟人化
姨学是什么意思?
刘仲敬思想。
我觉得你姨对于匪匪和墙国社会,人际关系的分析,在我见过的现代华语世界公众人物中无出其右。把匪匪分析地这么清楚的说华语的人太少太少了。
如果这是历史的必然呢?
对头,没有建构哪里来的解构呢?屠杀、饥荒、大灭绝和难民潮在姨学里明明是警示,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把这些当成了姨学的意图。可能确实是因为你姨确实口嗨太多了吧。
实际上中国各朝各代都是这么做的
毀滅,毀滅……
伴隨着一聲狂野的嘶吼,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

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着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
『下來陪窝老人家吧,同志!』……
写的真好。按这个文采,每百字的稿酬不会低于一千元。
现在的姨学到底主张核平桂枝还是解放桂枝?桂枝居民到底是费拉不堪的菜人还是勇敢的巴蜀利亚革命者?
>> 现在的姨学到底主张核平桂枝还是解放桂枝?桂枝居民到底是费拉不堪的菜人还是勇敢的巴蜀利亚革命者?...

姨粉号称献忠宗基督徒
>> 现在的姨学到底主张核平桂枝还是解放桂枝?桂枝居民到底是费拉不堪的菜人还是勇敢的巴蜀利亚革命者?...


姨说核平是最仁慈的手段,因为没什么痛苦
试想落到张献忠手里变成两脚羊的感觉: “胸脯的肉最嫩了” “活杀了才好吃”
你选哪种呢
当然如果美帝不够狠心,我感觉100%不会核平,剩下的就看菜人自己造化了,被吃了的哀嚎声大概都不会有人听见
在这个废墟的基础上,也许有幸存的诸夏人,会凭着自己组织的小共同体带领众人重建
>> 现在的姨学到底主张核平桂枝还是解放桂枝?桂枝居民到底是费拉不堪的菜人还是勇敢的巴蜀利亚革命者?...


薛定谔桂枝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