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想問一下,牆裡反共的人有多少?

youtube,weibo,facebook裡都只有5毛
有時我都以為牆裡是100% 愛國小粉紅
直到在連登看到品蔥才知牆裡有正常人
但想確實知道
牆裡有個人意志的人佔多少?
網上的小粉紅是真5毛收錢發表言論多
還是真愛國愛共的人多?
你們身邊的親朋戚友對共產黨怎想?
謝謝
已邀请:
国内的反共者可能数量比出柜同性恋还少
正如楼上所说,反共者和粉红在国内都是少数人,至少我在现实中,粉红没见过几个
国内大部分人都是无法独立思考的跟风者墙头草,没有明确立场的,基本上就是看到什么就支持什么,比较信仰权威那套玩意,受环境制约影响比较大,如果国内因为某些因素反共者占上风,那么他们也会开始反共
 本人东部某三线城市高中生,也谈谈自己的看到的。多少也具有一点代表性?
我选了一门理,但我们是个文科班,每个人都学政治(我是真的不愿意称它为政治——只能称之为思政)。
班里四十多个女生,十多个男生。男生们平时思想比较反动,天天坦克人反送中,但是没几个人会翻墙。他们的信息来源主要还是道听途说。而且他们谈论敏感话题的语气还是以戏谑为主,从来不严肃。
女生思想就“好”多了,她们从来不关心这些问题,也不想去了解。她们当中的某些人还曾经找我咨询如何翻墙,不是为了维基百科或Google,而是为了上Ins看她们的爱豆。

6月4号早上学习委员在黑板上抄格言。惯例性的东西写完之后,又在左边补上一句:
“为了记念的忘却 1989.6.4~2019.6.4”
女生们问:什么意思?
我花了一个早读写了一张两页纸的六四简史,给旁边几个女生看。
沉默。
然后继续是嘻嘻哈哈的日常。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没有人喜欢政治这门学科。哲学生活例外,很多人以为自己真的学到了唯一正确的哲学。
政治老师和历史老师(都是年轻的女老师)会明确告诉我们,答题要沿着伟光正的思路走,历史要为政治服务,改革开放没有负面影响。在这种教育环境下,估计也没有多少人会对当前政策的神圣性有多少信仰。
相比之下,那些意识形态色彩更淡的内容更容易获得年轻人的认同。比如说,华为。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伟光正的舆论宣传比思政教育更成功,不知不觉之间绝大多数人就拿过了伟光正特地设计好的的思想工具,还以为自己和伟光正保持着多少距离。

好像扯远了……
说回伟光正本身。
其实大多数时候大家都不会谈到它,谈到中国的次数要比谈到伟光正多的多的多。为数不多的提到党有关内容的机会应该就是开会。开会你懂得,言不由衷。
上政治课或者历史课的时候也会谈到伟光正,除了照本宣科就是阴阳怪气的讽刺。
实际上可能真的没有几个人愿意为伟光正说话。你所看到的网上那些粉红言论,很多时候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在为国家说话——也仅仅是他们才那么认为。

说的直白点儿,其实大多数人不愿意关心政治。
不好统计,因为大陆人直接面对别人询问政治立场问题时候多半不会说实话。

我猜测明确反共,要求共产党下台滚蛋的应该是低于1%的极少数,但是希望共产党进行改革,更加民主化自由化的,在大城市和中低级党政干部里可能实际上占大多数。
Arcadia 年青人都是红色法拉利
1.你地所睇到嘅衹係機器人/引導員/輿論審查嘅結果。

舉例:如果暫停使用新浪微博,官方會自動用你嘅賬號轉發或點贊各類宣傳廣告,造成賬號有真人運作嘅錯覺。

2.實際上,就我個人接觸而言,雖除去主流外各種意見之間有很大分歧,但異議者絕對數量上相信係有很多嘅:

左翼有毛左(毛澤東主義者,堅持一共價值觀,反對二共修正主義路線,團结第三世界,打爆美帝國主義狗頭,你地認知裡面多半喺呢種,下崗工人及退休長者居多)/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狭义“红左”,傾向於馬克思主義原教旨理論,關注庫爾德人保軍,重視工人、婦女及其他弱勢群體權益,反對CCP新帝國主義對外侵略對內壓迫,牽涉佳士、廣工事件,其他問題的回答中將港府及現政權視為右派可歸呢類,公益人士、大學生、年輕族群居多,有革命倾向,認為前者本質上是一種變種民族主義与封建君主專制的混合物)/親蘇联者(黃俄孝子,基本只在網路上活動)/其他左派(西方馬克思主義者及受布迪厄、居伊德波情景主义国际、法兰克福学派影响较大,广泛分布于学界、影视界、传媒界、艺术界、建筑界、LGBTQ相关及其他公益组织,城市中產居多,絕對數量大但分散隱匿,可類比為西歐國家中的左翼)。

右翼你地相对了解嘅自由派,08宪章、新公民运动、“最大公約數”、傳知行等等,意识形态较淡实用主义强,老右派等,多見長者、小生產者、中小民營企業家,粵語區及包郵區。

此外仲有漢民族主義者,主張現政權的合法性係外來嘅馬克思主義与繼承滿清帝國版圖及對漢人壓迫政策嘅中華民族概念,多見長者。網上有所謂“歷史虛無主義者”,被稱為“皇漢”。

另外所謂“精日分子”的確是存在的,受種族主義和反殖思想影響,支持“大東亞共榮圈”,抵制英美鬼畜殖民侵略,解放黃種人,ACG愛好者較多。

極右有“遠古邪惡”/“阿姨學”(劉仲敬等)/李碩等,主張肢解“支那”、恢復“諸夏”等,網路上一口一句支的多半是這種。網路上資料較全。

馬前卒等工業黨、甘陽等新左翼及少部分按派默認視為主流觀點,不納入異議者範圍。

實際上,我相信絕大多數人並不抵制馬克思主義本身。作為一種意圖消滅一切不平等、實現人類解放的思想,在歷史上有其應有嘅地位与價值(雙休日、八小時工作制度等);但係如同光一樣,光越強,影越黑——共產主義,一個睇落去可以喺功利主義層面上實現全人類至善嘅神話,佢嘅光芒亦都掩蓋同縱容咗人性裡不能忽視之惡。祇有保護每一個人嘅基本權利同私有財產不受侵犯,至可能保障全體利益同社會公義。共產主義本質上係康德及黑格爾試圖調和歐陸理性主義及英國經驗主義嘅產物喺社會思想上面嘅體現,過分相信理性喺無限時間內嘅全知以期規劃一切。而物質嘅概念,就一開始而言已經體現咗認知上嘅邏輯缺陷廣受攻擊,而列寧對物質嘅定義,反而令馬克思主義滑入佢孫批判嘅辯證唯心主義範疇。當你諗到呢點嘅時候,就會明白我地真正反對嘅並非共產主義/共產黨本身(例如社民化嘅法共),而係任何一個以任何名義——不論係民族,抑或者係全人類嘅理想為名義以任何形式實行獨裁、專政、暴力、反人權嘅政權,不論你係皇帝、權貴、共產主義者、軍閥、民族英雄。

即使係所謂“體制內”,亦並非不瞭解現時局勢。幾年前曾在CYLCC旗下一個組織工作過,我地班同事都可以講係“兩面人”,衹係會按照佢地嘅玩法去做自己覺得應該做嘅事。講真真係好複杂,cylcc係第三梯隊嘅後繼同中聯辦(內部用途上)嘅前身,旗下幾個唔同政治傾向嘅組織會相互鬥爭,不過唔會直接攤牌表態咯。有興趣可以瞭解下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 https://zh.m.wikipedia.org/zh-tw/汉娜·阿伦特),“祇有在承認人的多樣性的前提下,強調公共利益才不至於成為威權政治的藉口。”佢唔係自由主義者,亦非集體主義者,不過佢支持直接民主,我覺得你地都會有興趣。即使係宜家,雖然禁令會通過OA傳達,不過有權使用OA嘅朋友都有自己嘅ig,衹係唔發聲而矣。
我不知大數據如何,也希望從別的蔥油那裡看到。

就我個人較熟悉的家庭成員來說:

1.有兩支可被認為是當地社會中上層。經商的一支因為生意需要,與北京官員有交集,眼界開明也識時務,不說不聽,偶爾透露出的消息基本都是中恭負面。另一支公務員,全家黨員已退休移民,同樣不說不聽,但也不會在社交場合透露自己的不滿。

他們的共同點是: 我們不說也不希望你說,說多了對大家都不好。

2.有三支可被認為是當地社會中層。以知識分子居多,言談比較隨意,但基本都是從牆內獲取資訊,因而眼界有限。當中有一支是黨員家庭,熱衷於為黨國辯論,從家長到孩子洗腦都比較嚴重,是地道的粉紅家族。

他們的分歧比較大,完全受限於個人知識儲備和眼界高低。要強說共同點的話: 你說你的,我說我的,反正說與不說,黨國就在那裡,誰也不理。

3.另有兩支可被認為是當地社會中下層。基本對政治無感,無興趣無知識,也從不參與討論,但偶爾會看見他們轉發一些中恭輿論宣傳的低端文章,也有可能是社會負面新聞。

他們的共同點是:我過我的日子,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希望這些消息對你理解大陸人的政治觀點有幫助。香港加油!
妙禅师傅 感恩seafood!赞叹seafood!
我觉得国内粉红是少数
大部分人都是墙头草或者恰烂钱的
嘴上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没现实或潜在的对自身的好处不可能粉红的

你别看那些人在墙外平台各种洗版,只要给同样的钱,他们照样可以反共
心里都知道昧良心,但是为了钱嘛······
国内人的道德观缺失造就了巨量的“有奶就是娘”的短视的利己主义者

真正的爱党者是极端少数,表面粉红人数比不愿恰烂钱的人多也是事实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事实
某文贵的狗腿们简直就是小粉红的一体两面
共匪不仅用教育和宣传给大陆人洗脑,也会用五毛给大陆之外的港台人洗脑,当然不是让你们觉得共产党好,而是用五毛这种下三滥的生物假冒成大陆人给外人营造出大陆人无可救药,不值得帮助大陆人反共的印象。就墙外五毛这种脏话不断的水平,我认为墙外五毛的主要作用就是如此,毕竟会翻墙,去过西方的大陆人不会相信这种五毛。

香港人或台湾人可以尝试在大陆新闻网站下写写评论,看一看什么样的评论会被先审核,看看什么词会发不出去,自然也就能明白共匪对墙内舆论的限制。
再看看网易非敏感新闻的评论区,看看踩赞比,就能明白大多数大陆人还是追求个人自由,追求政府开放,追求人人平等,追求法治的。
luxiangsheng 90后 反独裁
会翻墙的有200w人,大部分都反共,极少小粉红;能翻墙的五毛1000w以上(体制内的和得益者也算五毛)。
不会翻墙的人,就算是维权人士(1000w以上)也只是反贪官,不知道幕后黑手是共匪,大部分不反共;
不会翻墙的大部分是小粉红(10亿);小部分64事件知情者,天安门母亲,应该坚持反共。
公众人物(100w)都是既得利益者,不会悍跳反共的啦。
最后,香港朋友研究在大陆推广翻墙是围赵救港的最好方法,像这次就算给你们双普选能维持多久,大陆这个大炸弹不拆除,你们也难有安稳觉。
这么说吧,我接触到的公务员没有一个是粉红,网上那些个人认为要么是水军要么是不明真相(感觉用这个词会上瘾)的热血愤青

即使不反感,也绝对说不上喜欢中共,更不存在什么共产主义信仰。无非是多年洗脑宣传的成果让很多人觉得中共不能倒,倒了中国就会乱,诸如此类而已
誰都知道共產黨不好,但誰都不敢反共,這就是現實。高官權貴心裡最清楚共產黨的本質,要不家庭子女全移民幹嘛?目前反共大家都知道這個時勢不能飛蛾撲火,這是刀架在脖子上的民心,過一天算一天吧,歷史都說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共倒台只是個時間問題…
黑杰克 共产主义起初是一种伪科学,之后演变成伪宗教,最终具体化为一套僵化的政治体制
一个简单的事实:
“对共匪有着清晰的认识,矢志不渝反共的人”
少于
“对共匪极度反感,强烈反共的人”
少于
“对共匪中度反感,总体偏向于反共的人”
少于
“对共匪轻度反感,曾经有过反共念头的人”
少于
“对共匪总体不反感,未曾有过反共念头并视之为大逆不道的人”

大陆受共匪荼毒颇深,但很可惜并不是每一个受害者都有反抗的念头。
你想统计一个比例是不可能的,中共的舆论部门也不可能掌握精确的具体数字。只能从每个人的孤例领会大概的趋势。

首先你要明白墙的强大。
购买翻墙软件或者自己架设梯子是非常麻烦的事情,这种难度不是你这种香港人能体会的。这道墙让大部分出来的都是奉旨翻墙的舆论部队,还有很多国宝警察之类,让你有一种大陆出来的声音全都是粉红的感觉。

而普通能翻墙的人受到的迫害是很恐怖的,以本人为例,我翻墙出来的推特号也就区区500follower不到,透明人而已,偶尔发些反共挺郭言论,这都被国宝定位到找到我的手机,然后警察就找上我了。好在情节不严重,本人父母也都是体制内也算有些地位,算是没怎么为难我。
我在大陆的社交账号比较大的是知乎,有个接近10万收藏的号,评论里说了几句指桑骂槐的,然后就被政治敏感永封了。

说这些是想你明白。大陆人在网络上说任何话,都是有现实代价的,严重点是要进监狱的。所以不要把网络上展现出来的言论形势当作是大陆人心里的所思所想。在没有大变故之前,大部分凡人,比如我,都只会把怒火积攒起来,等待一个合适的爆发点。我相信大部分走出校园并且没有进入公务员体系的,反共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粉红居多,但大部分人都比较麻木不仁了对政治基本不关心,都想着多挣点钱多操些B。正常人有钱的就计划肉身翻墙,没钱的就私下讨论讨论骂一骂然后该干嘛干嘛了。
iceberg5802 When dictatorship is a fact, revolution becomes a duty.
https://scontent-den4-1.xx.fbcdn.net/v/t1.0-9/67313178_2179697838794849_937079636838318080_n.jpg?_nc_cat=103&_nc_eui2=AeG5yUIWbwttJhRPp92avzI70ebWkqbV-zddIgflVDFPgT2sOA09Qre_gPwGwPok3h2RgBmkoZDBmKVOOb-d-SBQQVdl8Ko9iemJ4BkDn-n_SA&_nc_oc=AQkqFJ2XmNn_NYw7Fk02WwUH2MW7NUx-oauqj8SYR9Ax7k0cCumJCRwkDuQAKQTFHmc&_nc_ht=scontent-den4-1.xx&oh=ffa6277a52c130059be49b44ac8bfe47&oe=5DE2D3D3

徐緣的這個帖子https://www.facebook.com/tsuiyuenmarketing/photos/a.347979951966656/2179699248794708/?type=3&permPage=1 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反映大陸的情況,但中國大陸幾乎沒有像香港黃絲那樣的什麼民主派,即使有也是犬儒的如驚弓之鳥般的改良的溫和左派。

感覺年輕人中被徹底洗腦的小粉紅數量是極多的,但亦有極少數覺醒的年輕人。但今後踏入社會,嘗嘗社會主義鐵拳的滋味,也說不定會有所改變,雖然可能性很小,墻外有時候真的會遇到非五毛非網評員的有很好工作的粉紅蛆。

幾十年前,經歷過改開的一批老人(可能是毛左),對中共是很有意見的,比如像我小時候,經常看到樓下坐著馬扎罵共黨的老人,不過現在基本都死絕了吧。

但現在的老人卻享受到了極好的養老制度,比如到各地撒錢的唱紅歌的中國大媽,也成為擁護中共的忠實力量,她們可能會抱怨養老金漲幅太少。在香港的遊行中,亦有中國大媽大爺們拿錢參與撐警隊的集會。

九千萬黨員中,亦有大量切實擁護中共,甚至認為是中共在給自己發工資的不在少數,但亦有極少數在體制內覺醒的人。

大陸網絡被控制的也幾乎看不到不同的聲音,甚至有時候各路名人還不得不發聲去支持政府的觀點,比如“中國一點都不能少”。


實際上無法統計說大陸反共的到底有多少人, 占多少比例,只能說,在大陸的確有反共的,也有支持香港遊行的人的。


哪怕是納粹德國,依然也是有不支持希特勒的人的。但,在墻外,尤其是臉書 油管 推特上充斥有大量的 五毛 自干五 小粉紅蛆 和 網評員,肆意的混淆視聽,這可能真的會讓香港人、台灣人認為,大陸人都是像這些五毛 小粉紅這個樣子吧。

一般來說,身處象牙塔的年輕人應該更理想主義,更有改革的願望和動力,但大陸洗腦到如此徹底,以至於,絕大多數年輕人心甘情願的加入到維護穩定的小粉紅中,實在是令人費解。也可能高考消耗掉了大量年輕人的精力,以至於他們已經沒有精力去追求什麼真相,什麼“理想主義”,學習之餘的時間,可能連玩的時間都不夠。
口头上屠城的大陆人多得很,但是让他们去香港镇压,是不会去的。也不会抵制香港,买手表还是相信香港。要是为了镇压香港收起了港税,那肯定是会骂人的。有条件的还会抗税。


 看看新疆就知道,出了问题汉人都一窝蜂的往内地跑,谁愿意去卖命啊。新疆汉人不去内地的,都是没本事走。所以这一盘散沙的14亿费拉,真比不上上街的香港两百万市民。你们真正的威胁,是几百万军队和武警。

但是军队听领导的,领导把钱放在香港,一旦屠城钱就蒸发了,所以领导很难下达屠城的命令。军队你们不用太担心,除非有杀光你们,香港照样发财的办法。香港还是占了自由港,发财港的便宜。不然换作新疆,大不了火炮炸一遍,然后封锁消息,西方当作啥也没发生,只会口头谴责。毕竟新疆也没办法制裁,没钱的地方制裁没用。
在生活中我就没有遇到反共的,大部分都是在网络上一些意见一致反共的人一起聊聊。按照这个计算,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中反共的是极少的。
从香港爆发游行以来,我没有在现实中说过一句支持,说了会被千夫所指的,也是很无奈,作为一个大陆年轻人希望你们香港加油↖(^ω^)↗。
CCDR12 是学生
您好,我是一个内地人,在我看来,本次香港反送中和五四 六四事件一样  是一次要被载入史册的民主化运动,我内心支持,但迫于生活压力,共匪监控,毕竟我还有家人,不能不顾一切去香港现场支持,只能在这种小社区发帖支持,甚至在相对开明的知乎,都被瞬间封号,我做不了什么,只能说 ,香港加油,反送中加油,就算被恶党镇压,也请不要气馁,香港是中国最后的自由堡垒自由民主之光总有一天会照进黑暗的大陆。请选择希望。
在网上看能看出什么来?facebook基本上相当于实名网站,只要自己或近亲在墙内谁敢发表明确的反共言论?

youtube明显是有反共留言的,看上去人数比例少是一是因为youtube是官方五毛重点关注的网站,二是因为youtube并没有品葱这样的踩赞机制

至于国内的新闻客户端、微信朋友圈、微博知乎什么的,根本不是敢不敢反共的问题,而是这类言论技术上根本就发不出去。当然即时通讯软件也一样。这种情况墙内的舆论看起来当然是100%小粉红,但实际如何我估计共产党自己都不知道,呵呵
有个名词叫“幸存者偏差”,国内网络控制不是一般的严厉,尤其近几年,发任何言论,都会经过审查;负面信息几乎没有机会发的出来,所以你能看到的全是一些粉红言论。
试试放开言论,粉红言论会被洪水一样淹没的毛都不留,

另外一个名词叫“沉默的大多数”,在大陆,绝大多人不会把自己政治观点公诸于众;即使对中共很大意见,也不会主动跟别人说;正所谓“表面笑眯眯,心里mmp”。

还有就是,很多人会以为体制内的人肯定铁杆拥护中共。其实这些人对中共官场看得更透,他们不会像体制外不明群众,对共党还有一丝敬畏,而是戏虐的态度、嘲讽起来更是一针见血(仅限于私下熟人场合);
墙内反共的比例非常高,但是绝大部分是不会在嘴上说的。在墙外反共动动嘴没什么损失,墙内可是直接影响前途命运的。看看热门帖子几万个删成几百个就知道墙内人是什么态度咯!最近几年中共加大管制力度,大家更加不会随便表态了,你让人家用前途命运换一时嘴快,你给人家补一个?你觉得别人愚昧软弱,人家拿生命在冒险,你又做了什么?民运之所以失败,就在于此。真要反共,你们设计个路线党派,输入资金,弄好退路啊!指望别人流血,自己动动嘴在国外享福,还自以为高贵冷艳,流别人的血革自己的命,呵呵,当年中共好歹还流自己的血呢!
时代革命 In diversity there is beauty and there is strength. 退葱,江湖再见。
我个人感觉,墙内年轻的国人可能粉红居多。
但感觉可能不准,有bias。
因为现在想找到会开口的自由派应该很难,尤其是年轻人。
鸡鸡 暗中观察
100%是小粉红说的有点过了。
应该是99%(认真)
有个人意志的比例不算大,毕竟反洗脑是从60年代生人开始的,而且教育水平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并在90年代开始有反复,总的来说,不对水平做过高要求的话,一半左右吧,

不过反共的可能比你想象的多很多,别看很多人没什么意识,但什么是腐败还是很清楚的,估计除了洗脑洗傻的智障,同样不做过高要求的话,14亿人绝大多数都是反的,

不过心里反不代表真敢说出来,更别提真敢站出来了,毕竟活着和钱比较重要,民运的教训大家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大家流血自己先溜远程反共等着下山摘桃这招实在是太损了,所以大家都是一团散沙精致利己,谁也别做梦别人先上当炮灰!
应该不多,99%都是贪生怕死之辈
对共党有怨气的不少,但你要叫他们上街维权示威就缩卵了,反动的话只敢私下里说说。
本质是一群墙头的韭菜,全国上下靠体制吃饭的人那么多,很多人的家人亲戚都在体制内工作,不敢既吃饭又砸锅。
其墙内大部分人的特点,其实编程随想君已经总结过了:
1.双重思想,多年的矛盾宣传,使一个人既可以调侃共产党,又可以在别人骂共产党的时候给他一巴掌。
2.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我党虐我千百遍,我却爱党如初恋。
3.圣君情节,对于高层,有赌徒心态,觉得一旦有个明君,中国就厉害了,却不知道如果民选,可以不靠天吃饭。
katja 90后IT女
周围的朋友都因为我知道一些共党的事,但是他们表现的更多是无奈,“又能怎么样呢”“活得太清醒会很痛苦”。
因为大陆没有反抗的途径了,一方面是消息封锁,以前学校所在的市发生过暴乱,但是市外面的人什么也不知道,甚至暴乱的人被怎么样了市里的人也不知道。
还有就是武力镇压,我一想到国庆节的军演是给国民看的,“你们小老百姓老实点,我手里的军队,大炮飞机不是闹着玩的”。
就算有人想英勇就义,引起公愤,也是一点水花溅不起来。
另外,说起来,我就是出柜的gay哈哈哈哈哈
枫桥夜雪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墙里都爱国,否则就喝茶.一朝不爱国,十年挂南墙.

平常有网络警察看着,发言有网评员带着,家里儿子还有共青团这条狗教着.


只有翻墙了,思想才会逐渐的明智起来.大多数人都是被舆论引导的浑浑噩噩的,见风就是雨.

我看墙内是奉行愚民政策啊.


但是国家禁止传播翻墙的手段,

自己翻墙,不看涉黄涉政,没有什么事情.

自己翻墙,看涉黄涉政,嘴巴严点也没事.

自己卖梯子,几率喝茶.

自己卖梯子,涉黄涉政,还给韭菜普及那些尘封而不能提及的历史,妥妥的死
我发现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重大问题:

五毛都可以自发的转为’反贼’

但‘反贼’很难转换成五毛(除非有强大的外力作用下)

更不用说沉默的大多数人了

只要有这个规律,星星之火,终将燎原

各位加油。
实际上反共的人不少,只是很多旗号上还是打着拥共的,有那么一点像昭和皇道派
《讓子彈飛》:明白了,誰贏,他們幫誰。
大大小小有不满的不少,坚定认为必须要下台的就十分十分稀有了,愿意付出实际行动的大概可以统计准确数字了
参见当初清朝入关的时候,为什么才几万的八旗满族,能吊打几千万汉族,然后大兴文字狱,剃头令等等?说白了就是因为中国几千年以来孔子那一套,什么忠君爱国的狗屁,宣传的跪舔当权者的心态。大多数人都太怂,只想自己过好日子,没人敢当那个出头鸟。即使有一两个出头的,被官打了以后也有一堆失败主义者在旁边看笑话。鲁迅先生看得挺清楚,这些其实就是中国人几千年来的劣根性。
1.有个人意志的起码一半。女人除外,中国的女性,只关心吃喝玩乐(个人看法)

2.连大多数共产党员都不一定爱共,只是为了有个好的工作。你说爱共的有多少

3.五毛一天要操作十几二十多个号的。至少我身边承认做个五毛就一个。

4.希望共产党完蛋的绝对占大都数,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墙内因政治教育缺失和我共长期的言论统治,导致绝大多数的人缺少基本的政治素养和对当前香港情况的了解 。经过个人多年观察,主要有以下几种。
1、无脑拥共,所占比例20%。也就是所谓的小粉红、自干五,属于典型的把自身命运和党和国家紧密捆绑的人,信奉集体主义和丛林法则。这些人生存环境稳定而贫穷、信息获取手段匮乏,以低教育水平、收入稳定、小环境封闭的国企职工以及23岁以下学生为主。
2、合作主义,所占比例60%。这些人属于沉默的大多数,是我共统治下的既得利益者。他们默认了与我共的潜规则协议——你给我衣食不愁的好日子,我放弃一定的公民权力。这些人具有一定的自我思考能力和花边新闻式的信息获取途径,拥有朴素的法治意识和私产神圣观念。主要以公务员系统以及中高收入家庭为主。
3、坚定支持者,所占比例10%。真正姓赵的阶层以及附属阶层,屁股决定脑袋,是我共的坚定支持者。
4、无脑反共。所占比例10%。这一部分比较复杂,有利益被侵害的赤贫阶层,也有革命杀全家的机会主义者。
electron8964 香港加油!
大部分人都算粉红吧。 但是中共的统治本质是警察治国+封锁外来信息,不然就只要有人开始上街而中共无法镇压,那结局就是中共倒台。
路人 义已逝 吾亦死
墙内大多数都是不知情的人,按年龄,中年(40左右)很多都是有家庭的景静好派,在多年洗脑和言论管控下,会“习惯性”的不关心政治。而年轻一代(20、30代)不少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会有太过于鲜明的立场,就算有也不会自己公开(毕竟墙内只允许存在一种声音),所谓粉红和反党都是极其稀有的存在,尤其是“反党”,只要是有点脑子都不会公开墙内反党,毕竟这个时代这么做完全就是白给。
喝過茶的人 祖國的首都是南京
到底有多少,其實特別好數出來,參考東歐各國脫離赤匪統治以後的開放檔案的做法,凡是反赤匪的都被監聽被訊問被關押被寫保證書,這些材料有紙質的還有影像,所以解放了之後就能看到了,就我所知周圍的反赤匪人士不少,只是沒有那麽激進而已
看反共怎么定义了。党员不算的话,墙内反共百分之百,反毛泽东百分之30,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百分之10。共产党有个狗屁民心,肥头大脑贪污腐败,大部分人支持的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飞天大圣释永信 50后大和尚,擅长开光、营销、吃喝嫖赌
和尚我不敢说。
当下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社会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暗森林:你不知道身边是不是一个监督员,转手就把你的言行汇报。大和尚我听说,我在的佛教大学里,就有尼姑为了保研名额,举报同庵小尼姑的微博。
当你不敢对新认识的人有丝毫信任,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自由派和自由派在这个丛林社会当中,连相认都不敢。
来自大陆,挺香港,加油💪💪💪
香港人太感谢了!
你们的抗争鼓舞了很多大陆人。
你们是大陆人的榜样。
将来的大陆一定效仿香港。
谢谢你们!
你们配得自由!
不会太少,只是有些人不敢说出来,
小粉红,自干五感觉可能很多,
部分是GCD用纳税人的钱养的……

访问pincong建议使用代理+tor,即使身在hk。
也可以去看看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 ,最好也用代理+tor,反GCD的人很多
怎么讲。。。 反正是一谈到政治话题 突然就沉默了 时政还好点
但是现在都敏感了
因為害怕,所以不敢說,說了就有各種辦法讓你閉嘴,恐怖的很。在這裡發言我都擔心背後有沒有眼睛盯著我。
更本没有办法统计出来,首先咱墙内人都自己分不出身边哪些人的立场是反共的,基于二八定律,人数肯定不是很多,沉默的大多数的可以忽略掉,因为不关心政治,只关心娱乐这方面.youtube,facebook,twitter等朝廷肯定会派五毛去的,weibo就更别提了属于墙内的网络平台和服务,都会有五毛的,不要以为墙内的所有人都是五毛粉红之类的,那是犯了幸存者偏见,只是不同声音会被打压,你看不到而已.
我是老党员 80末理工男
反共恐怕比例很低,一来受制于长年累月的洗脑宣传,哪怕是现实中确实不如意,但是也不会把矛头直接指向共产党的统治,而是会局限于有关部门。二来很多人觉得国家真的有进步,因为没有横向和纵向的比较,不具有思辨的能力,因此会觉得说,党还是有能力的,三是觉得不太相信还有一个党可以稳稳控制住一个如此大的国家。四是党的威权部门造成的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导致很多人敢怒不敢言,表面还是要说党的好话。信息的缺乏以及党媒的洗脑,功不可没。
Tlaloc 90後-内地人
我牆內。老老實實,十分十分少,當然支持也不是很多,大多數都是冷感,無所謂,只要你不去砸了他們飯碗,殺了人家父母,他們是不會有所憎恨的。

我就是一個十分反的人,但是這裡一時半刻沒辦法說。不好意思。
一个政权如果真正得人心的话,为何要维护他的稳定呢?就像一只铁球和一只碗,铁球放在碗里,不用维护他也是稳定的,但是当你把碗扣过来,铁放在碗顶,只要不维护,马上铁球就会掉下来。
中国人就要爱党 中共的奴隶
你这个问题挺好的,我作为一个墙内人,也观察过这件事,得出的结论是,大部分人都讨厌共产党,但是真正想反他,和他叫板的很少,知道他黑暗邪恶,知道他腐败虚假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是中共还是可以把这些人当工具人用
其实数量很大的,十多年前有很多网站和媒体都有各种抨击社会现状的言论

但现在言论管制已经越来越严,墙内网络上发声即不安全,而且即使说了也会被为了保命的网站管理员删除过滤


希望香港葱油能保住你们的言论环境,有的东西失去了才知道可贵
ft1999 95后医学生
我和我自己的一个好朋友吧,都说以后争取有能力移民。要推翻是不可能的,党的教育太成功了,而且那些既得利益者怎么可能让你翻盘推倒他们的利益,不管这些利益公不公平正不正当,总是诱人的。
其他人或许不一定满意这个党,但也没几个人敢说出来,没几个人真的关心一些历史和政治上的东西,全部都觉得老老实实有口饭吃,稳定地过一辈子就好了……
zb8964 封禁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花那么多钱修墙肯定会发生作用的,反共的算少数,大部分都是安于现状的
守法刁民 只要台湾属于中国,台湾是否愿意实现两岸统一,由台湾人民自决。
墙内不是没有敢说真话的人,而是我们根本不能够发声,不是捱屏蔽就是捱删帖,严重的全部捉走,不过你也不用太悲观,现在网络上有相当一部分五毛是网信办的工作人员或者在监服刑人员,他们都是受利益驱使或政治任务而说话,只是一台舆论机器,并非出于自己的个人态度和立场。

如果大多数民众真的是在了解真相以后仍然反对反送中那么内地为什么要封锁消息而且不给支持派发声呢?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给我们发声,他就无法再通过谎言来愚弄大众,大众就会站到香港民众这一边,因此内地是否有敢说真话的民众不能看封闭禁言下的环境,这不是他们了解真相后的真实想法。
玩到十点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这个100%指的是14亿人吗?太印象流了。中国互联网的主力军都在30岁以下,其中大部分人不关心政治,就像很多英国民众都不知道欧盟到底是啥,都投了脱欧票才发现自己给自己挖坑了。这部分人也是洗脑教育最成功的那部分人;少部分人,可能只有千万左右,通过各类渠道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会有一部分人转变为反共,我觉得不会超过一半。

40岁以上的人大部分是农民,他们是共产党的基本盘,低学历,贫穷是他们的符号。他们连小粉红是啥意思都不知道,他们可能会聊一些政治黑话,骂一骂这群领导人的垃圾决策,但对他们来说谁当皇帝都一样,只要我的一亩三分地不受损就好,对这样一群人不能要求过多。值得一说的是,由于城镇化所带来的农民生存问题,共产党正在失去这部分基本盘
罗马相册 圖盧茲
惡魔人想問一下,這樣的釣魚貼還有多少?
估计跟gay的比例是一个量级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金灿荣自己都认为:中国至少有1~2亿人是属于自由派的。

我认为真实数字可能更多。
我为自己曾经维护过它而感到恶心
大部分都提墙提网络,其实作用没那么大,不爱思考的依然不爱思考,不关心真相的依然不会关心。大家真的启蒙从来不是靠这个,而是独立思考和独立搜索真相的能力,网上洗版比现实还难分辨(共产党这一套已经很娴熟了。)80年代的学生没这些,家国情怀都甩我们这代人几条街,大学生都主动选举人大代表。但要知道谎言终究是谎言,总有破绽总有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关键是定性,这个人是好人坏人骗子君子,就可以对他的话和行为折价或者溢价,依此判断就八九不离十。比如香港林政月娥的人品和做派已经摆在那里,不管如何花言巧语,香港人亲身经历,应该都难逃港人法眼。大陆普通人大部分不关心政治,另外都很自私,所以让他们反共是不可能,但是共产党绝对也发起不了任何政治运动。网上除了粉红们的自嗨,大部分也是键盘侠,动动嘴而已。
共匪本来就是得权不正的
政权是否稳定。要看当权者会不会犯错。如今,局势多变,且多不稳定事件。证明,内部不断地在犯错。犯错多了,支持者会减少。严重一点,就是反了。
我没有做过调查没有资格提供大数据,但从我身边的留学生嘴里问过,大部分就忙着自己的生活不参与不关注这些事情,偶尔吐槽一下恶臭事件,之前和慈善机构去过大凉山,那边到处都是共扶贫广告,那边人更没有反的,好多连山都没出过。国内这边只有一个香港朋友表现出厌恶的态度
讨厌CCP的很多,想推翻CCP统治的不多。大部分是希望CCP可以自己改良。实现轮流执政。为什么不想推翻CCP?原因很简单啊,现在如果CCP倒了,谁来领导,或者说有哪个组织可以接手这么大一个国家?没有怎么办,看着国家一盘散沙四分五裂吗?万一再回到以前的军阀混战怎么办?
已删除
chocoholic 没有立场就是我的立场,除了利己主义不接受任何标签。
并不是收钱,靠钱收买的人心那才是岌岌可危了。但是现状就是我们即使骂骂咧咧也不会得到好处,我们生活的地方我深知它的差劲,刚出国听到有人对我喊chingchong,还爆发了我内心深处的民族自卑感。但是谁让我生在这呢,知道它表面光鲜内部已经一团糟,在国外还是带着他的标签,不管好与坏,所以我只好用爱国的外衣包裹自己,让同伴认可我,好融入这个小社会。实际上呢?我还真爱国,希望它能好吧,但不认同的事情也非常多!一下子也说不完。希望香港的朋友也不要对他们抱有太大的敌意,有时候生在其中身不由己,毕竟不是一个文化背景出来的两个地区。
ccpisnotchina 80后中国人
觉得和年龄层次有关

中国曾经有一段短暂的时期,互联网尚未受到大规模审查

那段时间的网民或多或少能接触到墙外的资讯
清醒无用啊,发咩删咩
很少。
我周圍屬於老師、白領、和生意人蠻多的,算是比較有思考力的群體了,也是一片粉紅。
原因簡單來說就是反共=辱華,具體展開我在另一個提問里有解釋。 
爱国所以反共
看着祖国被共产党草揉成这样心里难受
en010272 美帝大妈
牆裡反共的多了去了
反向推理:
牆裡没人反共的话上万亿维稳费用就可以省下来了,不如吃喝贪了。
TG不傻,不维稳一天都维持不了。
pincong001 求交友
大多数人,我接触中的,都以为自己是奴隶主。或许他们的日子还过得不错,所以么。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已删除
低于 5%, 95%的大陆人信奉的是钱和谁的拳头硬,至于民主自由能当饭吃么?当然,这95%的人也是绝对的墙头草,只要有一天发现土共大势已去,那么他们马上就会举双手双脚支持新政府。
总之就是安全的时候最勇敢,免费的时候最慷慨。
起码20%以上。

网络上受到严格管控,但凡有一点反面的言论,马上被删帖封号,所以各大网站的留言、评论没有参考意义;线下私下讨论,看互相之间的关系,如果不是很熟,谁会、谁敢讲真话呢?就普通的同学、同事、一面之交的朋友,你突然问我对党怎么看,我当然说支持了,我得担心你转头把我卖了啊。

据我在一个讨论时政的群里观察,一共有接近2000人的群,经常发言的接近20个人,就这20个人,我就发现至少4个人是反共的,明里暗里地“带节奏”,还有几个有时也会发一些牢骚、质疑政府。我相信真实的比例必然是高于20%的,这一点从一些没被控评员照顾到的帖子的评论区可以得到验证。
Bruce122 60后苦逼男
百分之一,越年轻越粉红
在墙内一个以公务员体制内人士为主的论坛观察、统计,纯五毛纯粉红占比出人意料的少,大约只占不到10%左右,但是这10%基本上依靠管理权限垄断了70%以上的发言讨论,给人一种感觉是论坛里面五毛粉红满天飞的现象。
里面居然有40%以上的反贼,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他们都很小心。
看你怎麼定義了。是心裡反?嘴上反?還是行動反?心裡反的,我估計有五億?嘴上反的,我估計有五千萬?行動反的,五萬有沒有?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墙里的小粉红绝大部分是利用这个体制获利的既得利益者的在读学生子女,他们拿着父母非法获利的钱过上了幸福生活在加上几十年爱国主义教育自然而然肯定是小粉红。加拿大国外跑车爱国就是这些人。

墙里的共产党员和体制内的人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洗脑者和被洗脑者都知道互相在演戏。只是各取所需,赚够了几辈子的钱能移民海外。

跟公权力资源扯不上任何关系的靠自己才华和努力过上中产乃至于富裕一点生活的精英和小老百姓不会去反共,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上层生活,他们还有希望。尽管他们明白是掌权者故意留点资源控制他们,这帮人非常理智,肯定会选择风险小的路,尽管内心知道所有问题。

最后是占大比例的普通工农公司小职员老百姓,这帮人每天为了生存生活,小孩子教育医疗住房问题忙碌,不会去也没有时间思考,他们认为吃住最重要,公民权利啥的就是伊拉克,大一统集权小家思想基本深入基因。总之商鞅的驭民五术被历代掌权者玩的炉火纯青。

墙内网络基本上是体制内演员利用公权力生产资源控制精英为其服务打压封杀社会底层抱怨者威慑社会普通人不敢发言。如今的墙内的网络舆论环境新闻基本都是垃圾。

总之如今这个制度造就的是一帮精致的极端利己主者,社会各行各业愈来愈成为互害型社会。
根據我的觀察,越是小地方的人越是真心無腦支持共慘黨,有受到體制好處的人都支持(公務員體系內的人,官N代,紅N代,多數富N代),享受過腐敗的人等等。但隨著資訊越來越發達,加上不公義的事曝光的越來越多,受到迫害的人越來越多(譬如P2P難民,為了民生出去抗議被消失或鎮壓的人,假疫苗毒奶粉受害人,人權律師,還有法輪拱那些,新疆西藏等地的受害者,還有自己覺醒的人等等等等,加起來的人也不少),反共的人存在,只是在國內他們都掩飾得很好,為了生存,不敢表露。一旦共慘黨要出事,出來撕咬他們的人絕對不會少。
生活中我能感受到对共产党不满意的人还是挺多的,尤其胡温时代最多,不过那个时代相对来说正在向政治透明化过度,人们也开始有了法制和公民权利的观念,但这两年没人讨论这些了,总之根据我的生活经验看,讨厌共产党的人还是很多的,但算不上反共。
其实很多人粉红,只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的各种基础建设,运动会上的各种荣誉,等等。如果某一天他们发现这些成就和ccp完全没有关系,都是人民劳动的果实,但是这些劳动者又不能得到权益的维护的时候……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是的,牆内,或者曰支那,或者曰紅朝,或者曰強國,或者曰厲害國,或者曰中國大陸,或者曰中華人民共和國,確實係百分百都是五毛,我同意你的看法。爲什麽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都是巨嬰、小粉紅、五毛呢?簡單說,教育使然,即洗腦教育使然。我之較詳細點看法請參見如下兩個帖文中我的論述或回復: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6020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693

如果您想知道這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即五毛國中,還有幾個敢實名對共產主義說不者,請參看如下開放實名簽署網址:
http://www.2008xianzhang.info
截至目前共39批簽署人,共1萬3千人,佔紅朝人口總數13億的十萬分之一。我自己也是實名簽署人之一。當然了我印象中好像看到過某些極個別簽名疑似用的是網名,而非實名 (這是十多年前剛簽名時老早的舊記憶了,也不知後來審核人員剔除沒有嚴重疑似網名的簽署人...)。就是這個比例了,都開放十一年了 (如果曉波沒仙去也該是「出獄」了,即出了小監獄,跟我們同在紅朝大監獄),不會再多到哪去了,張祖樺起草的,其中第1批303人多爲京城知識精英簽署人的簽名,大多是劉曉波先生騎著一輛破自行車跑下來的。他隨後也因這個入獄,並死在這個所謂「罪名」上。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