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爲什麼重要

之前在《大陸派來的武警在香港又敗露了》中,我指出視頻中被認爲是普通話的「左邊左邊」很大可能是誤會,因爲戴了豬咀聲音不清晰不大容易分辨。我同時說明知道很多人都想找出武警或解放軍加入警隊的證據,但目前爲止拍攝到的前線警員講所謂普通話最後都證明是誤會。反而這條片大家應該注意的是在沒有示威者的情形下警方向傳媒和路過的市民發射催淚彈。 

在這條評論發佈後,我就被人稱爲「高級五毛」。我不知道這位稱我爲「高級五毛」者的邏輯和他判斷的理據,或者他只是扣帽子,完全無需邏輯和理據。

我一向認爲結論要來源於確鑿的事實,越是在目前這種時候釐清事實、尋求真相就越重要。目前掌握的事實並無法證明香港警隊中混入了武警或中國軍人,猜測是一回事,建立一個完整的事實——結論的邏輯鏈條則是另外一回事。如我在評論中所說,那條視頻的重點應該是警察將催淚彈直接扔向記者和路人,雖然香港警察幾個月來無底線的行爲已經令大家對這樣的畫面有點習以爲常,但我們永遠不應該習慣於這樣的濫暴。

在這三個月的抗爭中,連登曾有過多次討論,藍絲和官媒大量製造fake news,政府、警方以黑當白、指鹿爲馬,爲什麼只有我們要fact check,要堅持真相。在我看來,對方之所以製造fake news就是爲了達至「各有各說」的目的,既然「各有各說」那就沒有真相。而我們一路在做的則是告訴世界是有真相的:尖沙咀的女生是被警察的布袋彈擊中而非示威者彈珠,在校門口的中學生是被警察撲倒而不是自己摔倒,警方的確是從高處發射催淚彈而非拍攝角度,警黑勾結是事實,警方無差別攻擊市民亦是事實......所有的這些絕不是「你有你觀點,我有我看法」,是確鑿的事實和真相。

這樣的一場大型抗爭,要在每日紛雜的訊息中釐清事實是困難的,而這又是極重要的。因爲我們的判斷倚賴於我們對這些訊息的辨識,而行動又倚賴判斷。製造fake news或傳播各種未經真正fact check的訊息從來不是好的策略,最終傷害的是我們自己。
26
分享 2019-09-09

16 个评论

在我個人強烈的立場驅使下,我也傾向於中國公安正cosplay著香港警察。

但我也必須承認我說這些並沒有實打實的證據。

在這種情況下,我個人的任何有關發言,我都會注意加上幾乎,極度懷疑之類的修辭。

但我覺得樓主講得對,這種猜測性的言論會模糊了焦點,警察這件事還好說,但此風蔓延到其他地方是會造成殺傷力的,比如831後大家都熱衷在冷氣房裡替前線捉鬼,如若一旦被反證,就會被沈默看事情的人認為兩方皆不可信。這對示威者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想起那部“天安门”中的话,真相难得还不够有力量吗?为什么要用谎言。
个人非常赞同@ratdotlight 。事实应该和情绪,立场,以及评论分开。或者说把opinion Journalism 从 objective news reports分开。行动和判断应该基于report,而不是opinion。

我关注反送中比较晚,但是也常常读到关于“大陆武警”已经混入警队的传言。但是每当我义愤填膺地去读相关的报道和证据时,只能发现相关证据是含糊而简短的图片和语音,以及再此之上的猜测和怀疑(这些对我来说不是report,而是opinion)。当我看到几十篇“报道”和“讨论”都promote在这种猜测和怀疑,那么我反而会怀疑这些报道的合理性和objectivity,更进一步甚至会对promote这些猜测和怀疑的reporters的其他相关报告产生怀疑,怀疑他们不是在report而是在express opinion。

就比如“环球时报”来说,它在我看来就是一个fake news(不单指它不能区分report和opinion,而且还是指它在报道假消息),在这个论坛上大家都把它当成笑话看。它在我心中是没有任何的credibility的,所以如果我扫到它的文章,我根本不会看下去,直接就关掉好了。但是如果是Reuters或者WSJ,那么就算他们的reports再如何匪夷所思,我也会继续读下去,因为他们没有作假的历史(或者很少作假),是值得信赖的。

我个人认为“反送中”活动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不需要用fake news来引导情绪推动进程。直接陈述事实更为有力。如果大家都唾弃“环球时报”这种Fake news,那么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做同样的事把自己拉低到它的程度。

***********************************************************************************************************
另外,有没有可能在品葱上对实事报道加上不同的标签?比如fact based objective report "事实报道",fact based opinion“见解”, unconfirmed rumor“传闻”。 这样,大家会比较能知道实事报道的可信程度。
@admin @小二8964
真相的唯一意义就是真相
我也認爲中聯辦讓一些懂廣東話的大陸武警加入香港警隊不是沒可能的,但是目前並未有完善的調查可以支持這一點。大家提出懷疑沒問題,但不該把這件事講成是已經確認的事實,亦不該捕風捉影般用一些不可靠的、甚至是虛假的證據來佐證。其實我們已經有無數事實可以表明所謂「一國兩制」已不存在、「西環治港」早已是事實,連路透放出的林鄭錄音都可以證明,實在沒必要拿一件未被確認的事來損害自己的credibility.
非常讚同樓主的說法。
蔥油purplemango說的很好了。我個人認為亦如是。風險太大,容易反噬。
信用難建而立易崩塌。opinion倘若被證明為真,我們也不過是僥倖勝利;但若是錯的,就會毀掉積累下來的信任。之後的發布的信息都會被懷疑可信度,進而使得宣傳受到極大阻礙。勢單力薄的我們顯然很難與有國家力量加持的五毛BOT們對抗,我們一旦走錯一步,敵人就會對此大書特書,拼命抹黑我們。

而且沒必要用未Check過的信息來做宣傳。
對家本身就提供了機會,站在了民主,自由和公正的反面,真相就是我們最好的武器。


稍稍說下扣帽子事件。

我認為之前五毛的策略奏效了。五毛利用品蔥的匿名性質,讓蔥油們互相猜忌和懷疑。

但五毛的話術萬變不離其宗,還請蔥油們詳細閱讀品蔥講述五毛特點的相關帖子,認真考慮過後再下定論。

不要正中五毛下懷,自己人鬥自己人。

相信大家都是因為渴望一個有深度且氛圍良好的平台才來到品蔥,所以請千萬保持理性思考。
是的,香港政府和警察每天在做的事就足以令任何有良知、有思考力的人憤怒,比如昨天的警員獲發警棍可於休班時執法、警方設10條「反暴力」熱線,其實就是應對抗爭者靈活、變通的特質,鼓勵警員和藍絲在任何情況下使用武力傷害抗爭者,是非常卑鄙的手段。
必须反制共党的抹黑,因为这样的流氓手段实他们玩的最好的,只有有效的反制他们耍流氓混淆视听,才能真正的把香港的声音传播出去。
是的,對傳媒來說一條假新聞就足以毀掉之前用了很大努力建立起的讀者信任,在social media中個人過往發佈訊息的真實度也是followers判斷其言論是否可靠的重要標準。當大家鄙視藍絲群組傳播各種無腦的fake news,當我們爲每天下午4時警察公然講大話憤怒,就更是要謹慎對待自己傳播的訊息,否則不僅損害自己的credibility,也正正進入極權試圖營造的「沒有真相」的圈套。
極權用盡手段就是爲了讓公衆遠離真相,對真相的追尋就是對極權的反抗
可惜在連登一談這樣的話題就會有不少人先扣「左膠」的帽子,即便只是談策略,根本沒涉及道德倫理的層面。
是的,非常卑鄙,不对中共,港共有任何期待,咱们只能更冷静的抗争,用真相反击流氓政权。
完全同意「對家本身就提供了機會,站在了民主,自由和公正的反面,真相就是我們最好的武器」,現在每日發生的新聞都太多可以用來證明CCP、政府、警隊的無底線,證實「一國兩制」的名存實亡,完全沒有必要用那些未經真正fact check的訊息。另一方面,其實我們的憤怒很大一部分來自對方的謊言,看每日下午4時警方記者會如何將向示威者頭部射擊、無差別將市民打至頭破血流說成「最低武力」,看一班建制如何僞造聳人聽聞的虛假新聞,看林鄭如何無恥地說現行的監警機制行之有效,我想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會爆粗口。我們都清楚知道謊言的卑鄙,所以在傳播訊息時就更要謹慎。

至於「扣帽子」,我一向覺得要對抗極權首先需要具備的就是獨立思考能力,而所謂獨立思考自然包含在讀到一段文字、一篇文章時,要有能力去分析作者的論述是否有道理,無論作者的觀點是否與自己相同。「扣帽子」是簡單的,因爲一旦認定對方是「五毛」就無需理會他說的一切,但這種不經思考的方式也是極危險的。
建立在真相之上的任何言论和立场都是值得被尊重的。
真相可看清事物的本質 外包裝在華麗典雅 裡面不一定有用 越甜也會發生蛀牙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