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紀錄:白恐時期,台灣人出國留學和移居海外狀況

本文為與潤至北美之原中國籍好友討論紀錄之一則
在此與蔥油們分享


第一,白恐時期,台灣人出國留學和移居海外是怎樣的?受到怎樣的管制?還是出國不限,回國受限?


1.白恐時期的台灣人出入境

在 1972年前為特務機關警備總部負責,1972年後改為警察機關的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負責
註:"警備總部"簡稱"警總",為白恐時期最主要的特務機關

在1978年前,護照分為外交、公務、普通3種。但當時普通護照出國事由僅限於商務或留學,無法以觀光等事由出國
1978年 公告「國民申請出國觀光規則」,除了16歲到30歲之間的男性以外,都能以觀光名義申請出國,但每年以兩次為限,每年出國觀光的時間不得超過3個月


2.情治特務機構的禁止入境與禁止出境名單

台灣境內特務與線民規模

統計全臺正式納入組織的特務,包括警察、軍特(警總、政工、憲兵)、
黨特(國民黨中央及地方黨部、各地區民眾服務站、青年救國團及其各地派駐人員)、
安全人員(各機關安全人員、各大廠商及非營業性之人民團體中之制服保安及便衣密探)、
安全單位(安全局、司調局、保密局、學校的教官組及課外活動組)等,
總計在 50 萬人到60 萬人之間
其他,尚有受雇於特務的線民及負有社會調查任務的國民黨員,總數在 230 萬人左右,
全部合計達 300 萬人。-節錄自國史館館刊第十二期 " 戰後臺灣白色恐怖論析 侯坤宏"
https://www.drnh.gov.tw/var/file/3/1003/img/10/35560766.pdf

以1970年代台灣人口約1450萬人
約合今中國百分之一人口
所以當年國民黨在台的維穩力度
約為現在中國有5000-6000萬人職業特務,特務掌控之監控網路約三億人



台灣境外特務與線民規模

依據
1981.8.10 Time Spies Among Us
http://content.time.com/time/subscriber/article/0,33009,954888,00.html
1982.5.17 Newsweek "Spies in the Classroom"
https://www.taiwandc.org/twcom/07-08-toc.htm
這兩篇美國媒體報導
當年在美國共約有五十萬台灣人
國民黨政府有多達五個政府機關會在美國收集情資
利比亞、菲律賓、以及南韓政權也會監視在美學生,但國民黨是其中經費與規模投入最大的

根據一份卡內基美隆大學流出來的樣本報告,線民會被要求提供「敵我情勢分析」以及各種「敵人」的資訊。每份報告可填入五個名字。
當國民黨得到一份學生的負面報告,它通常會提出警告。若是再犯,警察就會拜訪學生的家庭。最後,「異議份子」的護照會被收走,甚至被監禁。

基本上跟中國共產黨近年被報出的海外派出所差不多的模式


禁止入境名單

對於海外台灣人入境管制名單(即俗稱黑名單),
被列於黑名單上人士不准隨意進入臺灣境內,
其中又分成三級:
第一級是根本就不考慮讓其入境的,如張燦鍙、陳南天、郭倍宏、李應元、陳婉真等台獨組織幹部。
第二級要經國內情治單位審核,能否入境視當時狀況而定。
第三級雖可以入境,一旦入境,駐外單位即通知情治機關,注意加強監控。
列管名單時有增減,並非一成不變。
其產生方式,是由情治機關國外布建人員(職業學生或特務)去蒐證後,回報國內情治單位,
再由情治單位視其情節輕重,分級列管。



禁止出境名單

即「管考分子」名單,在 1970 年左右,被列管的,估計有 15,000多人。
原則上只有申請出境被以"安全理由"禁止,才知道被列管考份子
但依目前研究,可確認不准出境之管考名單有幾個原則:
對於隨蔣來台之中國族群之控管遠較對台灣本島人為嚴格。
政治犯及政治犯之親屬、後代會被列管。

舉例如 楊克煌&謝雪紅之女楊斐華
於國民黨對台大哲學系之清洗中解聘
系主任解聘說明書寫道:「蓋楊女士經治安當局『列管』有案,不准出境,其父原係二二八事件時『台獨』主腦份子之一,迄今猶在綠島管訓中,個中特殊微妙心理背景關係,足堪為某方政治運用之資。」(實則楊克煌當時在中國)


政治犯之入獄、出獄、及監管

一般平民所涉及的政治案件,移送軍法審判,實屬違憲;軍法審 判採秘密方式,不對外公開,有戕害人權之事實;軍法審判結果,常是量刑 過重;軍法審判採一審定案,政治犯者無上訴機會,更無司法救濟管道。 

對於刑期已滿出獄者,訂有非常繁瑣而苛酷的離監手續和居住地管理 規定。出獄前要找保證人兩名填寫保單,寫明負責看管出獄者,如有再犯 情事,願受連帶處分等。回籍後,也被列入特別管理名單,生活中必須遵  守各項規定,如每個月到當地警察機關報到,短期旅行超過 10 天者應事先 報准,派出所或調查局機關召應時,應即時報到。上述機關亦可隨時派人 到住所或就業處所查看。在就業方面,也有嚴格的規定,如醫師、律師、 會計師等職業公會組織,均有排除曾經犯有叛亂罪者參與的規定,有些入 獄前具有會員資格者,也因受到有罪判決而喪失會員身分,出獄後不能繼 續執業。至於公教方面,更無就職機會。

即使出獄,身分證、戶口謄本上仍然登載「叛亂」紀錄,終身受到情治單位的監視,家屬與子女也會以"匪屬"列管監視。這部分人士幾乎不可能出境。

基本上就是國民黨版黑五類吧~



3.白恐時期留學與移居海外狀況

所以當年能留學或移民(以美國為主)的台灣人
以"身家清白"台灣本島人與隨國民黨來台外省族群中被國民黨審查"忠黨愛國"為主
在認同上呈現極端兩極化


不過一致性在於,有錢或有能力的以逃出台灣為優先,最低也會拿到身分資格轉移資產
在我兒時1980年代,
"小孩子有耳無嘴,專心唸書在外不要亂說話,長大去美國留學"幾乎是成長過程中集體記憶了


依據這篇文章的紀錄

來去美國:從大量高技術移民到穩定地多樣化交流
發佈日期: 2019/04/23 作者: 巷仔口社會學陳柏甫/
NORTH HENNEPIN COMMUNITY COLLEGE, MINNESOTA, USA
https://twstreetcorner.org/2019/04/23/pofuchen/

https://telegra.ph/file/c9fd5268d80e3c67d75cf.png

https://telegra.ph/file/9fc4d06a7913bbbd6e91e.png
https://telegra.ph/file/431992c1b5bd64fb883b1.png

台灣移民的高社經背景反映在其教育和收入上。以教育程度來說,超過七成的台灣移民有學士以上的學歷,超過全美平均的兩倍。與教育程度偏高的亞洲移民相比,只有印度移民具可媲美台灣移民的教育程度;來自南韓、中國跟日本的移民大概只有五成的比例具有學士學歷(Krogstad& Radford 2018)。而按 2000 年美國人口普查的結果,台灣移民的教育水準僅次於來自奈及利亞、印度以及伊朗的移民(Portes & Rumbaut 2006)。在收入上,美國台灣裔(包含非移民)的家戶收入位居前幾位。2017 年的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顯示美國台灣裔人口的家戶收入中位數為 $99,257,高於印度裔之外的所有族裔。全美家戶收入的中位數僅為 $60,336。





台灣留學與移民美國,在1980-1990年代達到高峰
明顯可見隨著台灣民主化進程趨緩,或說正常化
20
分享 2022-11-14

36 个评论

正常国家收入达到一定水平留学归国比例会明显下降

伊朗和中国这种不正常国家不在此列
>>正常国家收入达到一定水平留学归国比例会明显下降伊朗和中国这种不正常国家不在此列


是的,逃難與學習是兩種不同需求
所以,

现在大陆人出国学习和移居海外情况,是和台湾白恐时期一样的,

对吗???
>>所以,现在大陆人出国学习和移居海外情况,是和台湾白恐时期一样的,对吗???



還真有點類似

在看蔥油討論潤的時候
總是有滿滿的即視感
>>還真有點類似在看蔥油討論潤的時候總是有滿滿的即視感


其实我想说,比照台湾,是不是再过10年中国就可以民主了,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你的数据分享,
_ _ 專制獨裁就是驅逐賢良. 國民黨大體能逃過審判, 一是台灣人抗爭有力, 二是國民黨在沒太晚時有就坡下驢的智慧吧, 外部條件亦有不可忽略的影響. 在我看來台灣人真的幸運, 志氣亦配得上這份幸運.

_ _ 我在對岸眼巴巴的望著自由台灣, 希望我大陸人也能有這份志氣和幸運吧. 多謝整理史料, 在大陸潤學退潮前讓我們能有個對比, 走出的人有多幸運、共匪鎖邊手段有多狠辣, 也好讓人有個對比和參照. 不承認人應有私產就是一窩土匪、山賊或響馬, 垃圾透頂啊.
>>_ _ 專制獨裁就是驅逐賢良. 國民黨大體能逃過審判, 一是台灣人抗爭有力, 二是國民黨在沒太晚時有...

台灣人太過鄉愿

如中國有民主的一天

真心建議如同德國處理納粹般
宣布共產黨在中國境內為非法組織,唉
>>台灣人太過鄉愿如中國有民主的一天真心建議如同德國處理納粹般宣布共產黨在中國境內為非法組織,唉

我看难,除非暴力革命,不然你看看 东德 那种样子,最后东德官员还能在联邦德国机构找到适合的岗位,罪大恶极的东德共党匪首均大部分判刑几年就出来了继续宣扬那一套有的甚至没坐几年都保外就医了。东德(德意志)这么高素质,现如今还有不少支持左翼乃至极左翼共产思想(美其名曰 怀念共同伟大岁月过去。。。。有够那什么的),所以试想 若是中共和平交接权力(虽然我知道这种可能性是百分之0.0005)会有多少人“感恩戴德”接着又开始犯贱缅怀过去共产时代如何如何了,除非        暴力革命。至于说到暴力革命,那台湾的例子就不适用于中国了,因为至少台湾的流血抗争也伴随着国民党的“就坡下驴”,所以 现在台湾的类似波兰去除共产主义的“除垢法案”的  (转型正义)一刀下去 国民党和其信众们“反弹”特别大。        若是中国最终暴力革命推翻中共,那么相关禁止法例反而可能更极端,是真正的身体和精神消灭共产党痕迹的极端手段开启的可能,  可悲剧的是,这种情况无法避免,因为共匪如我刚才所说 放权 的几率微乎其微,基本不可能,所以 说习畜生是一条路走到黑,完全毁灭性的后果也不为过。

总之例子对比 不一定一样。不过日后法律方面相关 重建 可以大部分借鉴 中华民国宪法 倒是可行概率高一点,不过这一切都是“后话”了。谢谢。
說實話,看了這麼多你給出台灣戒嚴時期的資料,我只有一個感想:

李登輝到底是有多妖魔鬼怪啊!!!!!!

居然可以讓完全是專制政權的台灣平安的轉成民主政體,然後政權交替過程還沒有流血!?也TM的太扯了吧!
>>我看难,除非暴力革命,不然你看看 东德 那种样子,最后东德官员还能在联邦德国机构找到适合的岗位,罪大...



所以试想 若是中共和平交接权力(虽然我知道这种可能性是百分之0.0005)会有多少人“感恩戴德”接着又开始犯贱缅怀过去共产时代如何如何了


這位兄弟是明白人啊...

是的,這就是李登輝前總統在我們老台獨份子心中複雜情感的來源
也是李登輝弟子蔡英文偶被急獨老人攻擊的原因之一

寧靜革命當然是對的,
人命無價,死的人少當然是正義

但國民黨就這樣延命,至今禍禍台灣民主制度
我們老台獨又多少有點心有不甘

但我個人是不會怪李登輝,人命無價
是我們台灣人整體而言太過鄉愿的結果
>>說實話,看了這麼多你給出台灣戒嚴時期的資料,我只有一個感想:李登輝到底是有多妖魔鬼怪啊!!!!!!居...


李登輝是近幾十年來亞洲政治鬥爭權術的天花板

更難得的是,還能抗拒權力魔戒,
鬥爭完國民黨舊有勢力李煥郝柏村後,
不嘗試成為取而代之的下一個獨裁者
>>這位兄弟是明白人啊...是的,這就是李登輝前總統在我們老台獨份子心中複雜情感的來源也是李登輝弟子蔡英...

台湾的“乡愿”其实说白了就是(另一种小(國)的小民之心态的朴实 和 真实 的写照),农耕民族都是如此,日本也有“乡愿”但是至少在大是大非面前还能站对(或者说 跟着美国老大哥走 也能得到老大哥 的 信用 和 誓约),台湾应该尽早确立同日本和美国的 强有力盟友坚固如磐石般的 誓约,要不然容易继续被别有用心之人挑拨其和美国&日本的关系,到最后左右摇摆,反而让盟友觉得“心悸”和不确定感。记住,谁是真正的敌人(中国),谁又是朋友(日本,美国),说完,谢谢。
真的是沦陷区的现状,看你们分享戒严时代的资料,也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历史的轮回
台湾戒严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只是为了防共产党的间谍,用不着做得这么夸张吧。还限制百姓出入境,限制留学等等。
>>台湾戒严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只是为了防共产党的间谍,用不着做得这么夸张吧。还限制百姓出入境,限制留学...

打擊台獨,國民黨防台獨比防共產黨還誇張,原因提過很多次了,ROC沒拿到台灣主權,怕美國想起來這件事,也怕台灣人想起這件事,再加上外省族群人數占台灣只有13%,又有228陰影,被趕出聯合國、又被美國斷交,國民黨說自己是正統中國,有統治台灣的合法性,有誰會相信?

打從國民黨第一天來台灣就知道這件事了
https://i.imgur.com/3IfcrAE.png
>>台湾戒严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只是为了防共产党的间谍,用不着做得这么夸张吧。还限制百姓出入境,限制留学...


國民黨在台灣戒嚴的目的名為反共

實則跟共產黨在中國所為的目的一樣

就是長久的,
同一群趙家人一黨專政的統治


舉個例子
以下節錄自台灣歷史教授 薛化元老師的文章

64年前 那本雜誌「祝壽」蔣介石竟惹來全面圍剿
薛化元
2020年12月14日 07:00

https://tw.news.yahoo.com/64%E5%B9%B4%E5%89%8D-%E9%82%A3%E6%9C%AC%E9%9B%9C%E8%AA%8C-%E7%A5%9D%E5%A3%BD-%E8%94%A3%E4%BB%8B%E7%9F%B3%E7%AB%9F%E6%83%B9%E4%BE%86%E5%85%A8%E9%9D%A2%E5%9C%8D%E5%89%BF-230000338.html

1956年自由中國雜誌第十五卷第九期
內容如下
社論,〈壽總統蔣公〉
毛子水,〈試談文化的建設和反共的理論以壽蔣總統〉
王師曾,〈政治建設的根本問題〉
胡適,〈述艾森豪總統的兩個故事給蔣總統祝壽〉
徐復觀,〈我所了解的蔣總統的一面〉
徐道鄰,〈民主、法治與制度〉
夏道平,〈請從今天起有效地保障言論自由〉
翁之鏞,〈現行經濟機構怎可不再改革?〉
張士棻,〈祝望造成一個現代化的民主憲政國家〉
陳啓天,〈改革政治、團結人心〉
陶百川,〈貫徹法治壽世慰親〉
雷震,〈謹獻對於國防制度之意見〉
劉博崑,〈清議與干戈〉
蔣勻田,〈忠誠的反應〉
魏正明,〈民主政治的基本精神──合法的反對〉
羅大年,〈建立自由教育必須剔除的兩大弊害〉



國民黨的回應是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中國國民黨的軍中特種黨部(化名「周國光」)發出一份標註「極機密」的「特種指示」(特字第九九號),標題為「向毒素思想總攻擊」,要「策動全體黨員有計劃的展開行動」。全文開宗明義即說:

有一種叫作《自由中國》的刊物,最近企圖不良,別有用心,假借民主自由的招牌,發出反對主義、反對政府、反對本黨的歪曲濫調,以達到顛倒是非、淆亂聽聞,遂行其某種政治野心的不正當目的。

一九五七年一月,這本原本是軍中特種黨部文件的《向毒素思想總攻擊》小冊子,擴大發行對象,廣發國民黨各級黨部、情治、軍事機關和部隊、各地民眾服務站等,文長二萬三千多字,分發達十萬冊之多。全文即是針對《自由中國》的「祝壽專號」各篇文章逐一分析,並加以批判,教導針對此類言論如何進行「防禦」與「攻擊」。

《向毒素思想總攻擊》指出,《自由中國》打著自由民主的招牌,直接或間接受到「匪諜」的唆使,到處散播「毒素思想」,瓦解民心士氣,附和十多年前「共匪的老調」,是配合共匪對台的「政治攻勢」,造成「國際的幻想與錯覺」,以遂行其「蠶食」台灣的陰謀。《自由中國》所散播的「個人自由主義思想」,目的在於使九百萬軍民反共抗俄的信心動搖,思想混亂,便利匪諜造謠中傷進行活動,呼籲所有國人對於這些毒素思想,「必須一舉予以廓清,絕不能再讓其危害反共抗俄大業」,透過這本小冊子,先瞭解敵人思想的來龍去脈及其陰謀後,以種種方法予以思想攻擊與戰鬥,以思想動員的方式來「撲滅這個毒素思想」

《向毒素思想總攻擊》稱:「毒素思想最近竟乘著為 領袖祝壽,響應六項求言號召而大發其荒謬的言論」,與先前「公然叛國」的吳國楨「散播的思想毒素是一脈相承」,「名為自由主義,實際卻是共匪的幫兇」,並且將《自由中國》的「祝壽專號」言論「荒謬絕倫」之處,歸納為以下幾類:

一、主張「言論自由」:夏道平的〈請從今天起有效地保障言論自由〉稱「我們沒有『不虞恐懼的自由』」。《向毒素思想總攻擊》則反擊:「只要你站在反共或非共的立場,不論發表任何言論,政府向不加干涉」,因此這句話是不對的。

二、主張「軍隊國家化」:社論〈壽總統蔣公〉、雷震的〈謹獻對於國防制度之意見〉、蔣勻田的〈忠誠的反應〉等文章,要求取消軍隊中的國民黨黨部,取消效忠領袖的宣誓,並廢除相關標語。這些訴求遭指為「抗戰勝利時共匪的言論」,《向毒素思想總攻擊》強調軍隊宣誓效忠領袖及三民主義是天經地義、神聖不容推翻。

三、主張建立「自由教育」:羅大年的〈建立自由教育必須剔除的兩大弊害〉呼籲取消青年反共救國團,廢除研讀總理遺教、總統訓詞、總裁言論、三民主義。《向毒素思想總攻擊》則宣稱,反共救國團切合青年興趣,各校支隊由大多數同學自動要求成立;研讀國父遺教暨總統訓詞也是天經地義,符合憲法規定及國家需要,「如果有反對研讀 國父遺教暨 總統訓詞的,亦就是中華民國大逆不道的叛民,人人得鳴鼓而攻之,把他當做國民的公敵!」

四、批評總統個人:胡適〈述艾森豪總統的兩個故事給蔣總統祝壽〉要總統做一個「無智、無能、無為」的元首;徐復觀〈我所了解的蔣總統的一面〉「譏諷總裁常要求客觀的東西從屬於自己」。《向毒素思想總攻擊》強調反共抗俄的大業必須由「有所作為」、「聰明智慧高」、「全國軍民信仰服從」的總裁領導革命,嚴正指責胡適等人之言論「攻擊革命 領袖,分化群眾的力量」,「其幕後是否有匪諜指使亦難揣測」。




是的,宣揚言論自由、自由教育、民主制度、法治精神、軍隊國家化、批評國家領導人,在國民黨口中叫做毒素思想,叫做共匪的主張(笑)

不讀習近平思想,啊,不對,不讀總統訓詞總裁言論就是中華民國大逆不道的叛民,國民的公敵,人人得鳴鼓而攻之(大笑)

後來這些學者,除了受美國支持背景較硬的胡適之外,自雷震以下,許多當時在自由中國撰稿的學者,被逮捕關押

這在台灣叫自由中國案,又叫雷震案
>>說實話,看了這麼多你給出台灣戒嚴時期的資料,我只有一個感想:

李登輝到底是有多妖魔鬼怪啊!!!!!!

居然可以讓完全是專制政權的台灣平安的轉成民主政體,然後政權交替過程還沒有流血!?也TM的太扯了吧!


這就是秩序輸入的強大力量。這也是「三百年殖民地」的劉曉波,作為先知,洞察力遠遠超過普通民主小清新的證據。

台灣能和平轉型民主,當然是因為有美國在台協會(AIT)的大佬們看得緊緊的、當然是因為美國將軍府就建在台北市郊的陽明山上。試想,假如台灣不是美國的緊密盟國,而是蘇聯老大哥的衛星國;蘇聯把克格勃分部就放在台灣總統府,政府上下每週要去克格勃「匯報工作」,那麼台灣將會變成什麼樣的國家。
>>還真有點類似在看蔥油討論潤的時候總是有滿滿的即視感


请问下楼主,有报告说”外省人“相比本省人实际上赴美更多,是真实的吗?但我观察法拉盛和monterey park的早期移民似乎以本省人居多?
>>请问下楼主,有报告说”外省人“相比本省人实际上赴美更多,是真实的吗?但我观察法拉盛和monterey...



好問題....

我沒留意過台灣外省族群移民美國的數量與比例問題

也不知道哪裡找這個資料

我能查到移民美國的台灣人數量,但其中的外省族群比例我找不到統計,應該也很難做這個統計@@

抱歉,這問題我能力有限,難以答覆@@
>>這就是秩序輸入的強大力量。這也是「三百年殖民地」的劉曉波,作為先知,洞察力遠遠超過普通民主小清新的證...


但是作為受到秩序輸入的一方,即國民黨,怎麼會想一直背叛提供他資源的人呢?

如創黨之時是日本的輸入資源,多名抗清領袖也是日本留學的,如閻錫山、蔡顎以及同盟會的成員,到了北洋政府成立後,孫大砲一干人等又背叛了日本的資源,轉而接收蘇聯的資源,反攻倒算的攻打北祥正統政府,爾後蔣介石又背叛蘇聯,發動清黨,一直到打輸老毛退到臺灣後,又接受美國資源在台灣站穩腳跟,現如今卻又背叛美國,跟中共交好...

姨學有提過上帝的公正,會讓忘恩負義的人得到該有的下場,但現如今國民黨依然還是維持了百年,並掌控台灣地方多數資源,使其有本錢能夠與中共媾和,為何這樣一直背叛幕後的資援者,卻依然過的挺好的,請問大大,這其中有什麼緣由嗎?
>>但是作為受到秩序輸入的一方,即國民黨,怎麼會想一直背叛提供他資源的人呢?如創黨之時是日本的輸入資源,...


劉仲敬說過:

求戰者安,求安者亡。國民黨為一碗紅豆湯賣掉了繼承權,辜負了為她盡節死義的孤臣孽子,換來了紅顏未老恩先斷的暮年。世界上還有誰能比統戰專家更殘酷、勢利、涼薄呢?上帝創造莎士比亞,大概就是為了讓他通過沃爾西紅衣主教之口告訴我們:如果我老用侍候君侯的一片苦心侍奉上帝,何至於在垂暮之年落入敵人之手。

沒有人能逃避自己給自己下達的判決,犧牲者仍然不會明白自己為什麼犧牲。人類依靠意義生活,甚於依靠眼睛和麵包。在意義世界中,沒有比傳統的建立和延續更重要的事情。

Those who prepare for war are rewarded with peace. Those who prepare for peace perish. The Kuomintang sold out her rich inheritance for but a bowl of red bean soup, and betrayed the forsaken heroes who fought for her till the last gasp. The Party now lives in her twilight years like a disgraced young wife. In this world, who can be more cruel, snobbish, and cold-hearted than the experts of the United Front? God might have created William Shakespeare so that he can tell us the last words of Cardinal Wolsey: "Had I but served my God with half the zeal I served my king, He would not in mine age have left me naked to mine enemies."

No one can escape the sentence that he has handed down to himself. Even martyrs might not understand why they are martyred. Humans are survived by calling, even more so than by eyes and breads. In the world of calling, nothing is more important than founding and continuing a tradition.


為國民黨「盡節死義的孤臣孽子」給中華民國換來了偏安台灣、民主轉型的慈悲結局。相反,國民黨高層那些偷偷在暗室裡收取中共統戰經費的幹部,則將在中共轟然覆滅之時,帶著愚忠的藍營殭屍,為中共陪葬。
@black
但是作為受到秩序輸入的一方,即國民黨,怎麼會想一直背叛提供他資源的人呢?

因為這是生態位決定的啊。
或者更深入一點,這是費拉的本質-在所有選擇之中,他們永遠會做出最糟糕的的那一個選項。

如創黨之時是日本的輸入資源...
孫大砲一干人等又背叛了日本的資源,轉而接收蘇聯的資源...
爾後蔣介石又背叛蘇聯,發動清黨,一直到打輸老毛退到臺灣後,又接受美國資源...
現如今卻又背叛美國,跟中共交好...

因為中國國民黨的生態位是「反國際秩序」的。
這從他們主張的是大中華而非小中國就能看出來了,收回所謂的「中國領土」,也就是不僅要挑戰當時和現在的的秩序輸出者(大英帝國和美國),還要顛覆強大的各大帝國(現代的各大國),那對他們來說,無論是日本也好,美國也罷,所有國家都是敵人
既然是敵我關係,那背叛也就理所當然。

或者簡單點比喻,你把他們當成現在的中國共產黨就行了,基本上就是在自殺,不過暫時有用處,所以大家姑且容忍而已。

姨學有提過上帝的公正,會讓忘恩負義的人得到該有的下場

當然,即便再怎麼質疑姨學,唯獨這點不需要懷疑。

但現如今國民黨依然還是維持了百年,並掌控台灣地方多數資源,使其有本錢能夠與中共媾和,為何這樣一直背叛幕後的資援者,卻依然過的挺好的

不是真的,你只看到表象。
即便只以阿輝伯執政之後來看,中國國民黨也早就衰退到不到其全盛期的一半了,尤其是現在,連一個地方上的黑道家族都敢跟國民黨黨主席對著幹,就能知道他們已經破落到什麼程度。
而依照現今的台灣政治走向,國民黨只會繼續衰落,直到徹底湮滅在歷史中。

上帝的公正一直都存在,只是沒有我等凡人以為的那般迅速。
祂乃永在常在,百年的時間也不過一瞬而已。
>>@black因為這是決定的啊。或者更深入一點,這是-在所有選擇之中,他們永遠會做出最糟糕的的那一個選...


但目前糟糕的是,國民黨倒下之後,紅統派卻可以寄生進去取而代之,如這次柯文哲,可以讓一些藍營小雞跳槽進去加入例如羅庭瑋、廖偉翔、林家興、黃建豪這些人,甚至連 邱毅這種人也能去割國民黨的肉。

《小雞炸鍋了!「這群人」全台串連挺馬英九全民調方案 聲明全文曝光》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31110003102-260407?chdtv

而國民黨高層自己也樂見其成,希望中共統派的資金能一直打進戶頭,跟朱立倫、馬小九裡應外合,根本就是想要讓國民黨變成中共共產黨台灣分部,為的就是國民黨能夠一直繼續吃香喝辣的...

且在國防外交及內政層面上,一直在打壓台灣本土的防衛策略,如高雄的李眉蓁反對魚叉飛彈設防左營軍港,雲林的張麗善反對軍方設立飛彈基地,且張麗善背後的張家,據說就是弄臭蛋,搞掉農業部長的幕後黑手。

從撤退來台時的特權階級,從政黨輪替改革失去特權後,現在依然想靠中共過回那種人上人的日子,至今依然協助中共牽制台灣發展,不太清楚我們是否有機會看到他們滅黨...
@black
但目前糟糕的是,國民黨倒下之後,紅統派卻可以寄生進去取而代之,如這次柯文哲,可以讓一些藍營小雞跳槽進去加入例如羅庭瑋、廖偉翔、林家興、黃建豪這些人,甚至連 邱毅這種人也能去割國民黨的肉。

哈哈哈,沒有糟糕啊,這不就只是沈船前的老鼠嗎?
老鼠是生存能力非常驚人的動物,某些自然災害前,能看到牠們舉家逃離的樣子;而一艘船要沉沒之前,最先跳船逃生的不是人類,而是躲在船艙內的老鼠喔。
現在只不過是盡可能吃飽一點,動物本能罷了。

好吧,比喻可能有點難懂,具體分析就是:
柯文哲想要國民黨的票源,所以他在接納某些願意和他合作、甚至是跳槽的國民黨黨員,而那些人想要的是靠柯文哲維持地位。
先不論民眾黨能不能給他們想要的,起碼國民黨不是加速衰落中嗎?

而國民黨高層自己也樂見其成,希望中共統派的資金能一直打進戶頭,跟朱立倫、馬小九裡應外合,根本就是想要讓國民黨變成中共共產黨台灣分部,為的就是國民黨能夠一直繼續吃香喝辣的...

沒有喔,這是兩回事。
誰都知道中國這兩個字在臺灣政治是票房毒藥,跟中國扯上關係就會變得很難選,就算國民黨高層真的想把國民黨賣掉,那也得找個好方式,不然就會淪為下一個新黨,而且中國共產黨的手段也沒有這麼拙劣(註)。

且在國防外交及內政層面上,一直在打壓台灣本土的防衛策略,如高雄的李眉蓁反對魚叉飛彈設防左營軍港,雲林的張麗善反對軍方設立飛彈基地,且張麗善背後的張家,據說就是弄臭蛋,搞掉農業部長的幕後黑手。

這是小把戲而已。
講難聽點,真的要放在那裡,有的是方法。臺灣畢竟不是聯邦制國家,這兩個也不是州長,權力並沒有大到足以阻擋中央政府的所有行政和建設,而且重點是並非一定要放在那裡

從撤退來台時的特權階級,從政黨輪替改革失去特權後,現在依然想靠中共過回那種人上人的日子,至今依然協助中共牽制台灣發展,不太清楚我們是否有機會看到他們滅黨...

放心吧,已經快了,別忘記這是個萬物加速的時代。
每次想到這裡,我總是萬分感謝中國的總加速師,等臺灣獨立之後,我真想送一塊「臺灣之友」的匾額給他。


註:這不包括慶豐大帝
實際上中國滲透民主國家時,非常擅長放長線佈大局,可以用十年、二十年來從容安排,佈局能力強悍到讓人害怕。可是自從慶豐大帝搞掉一堆人,自己接手權力後,白區黨就變得非常廢物。

比如這一次的徐春鶯,柯文哲咬死也要硬挺她到底就非常反常。
考慮到他那個人心性涼薄、無情無義,這一次連民調和輿論開始雪崩都還是支持徐春鶯,甚至還為了護航徐春鶯,辱罵他自己的票源之一(大學生),然後事後又出來東拉西扯說他沒有罵大學生。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他受到了某方非常大的政治壓力,不得不這麼做

可是這種做法以中國的角度來說,根本不合理。
畢竟把柯文哲捧上總統大位才更符合中國的利益,一個徐春鶯就算真給她混進立法院又如何?了不起增加一個馬文君/吳斯懷而已,她能做到的事情馬文君/吳斯懷都能辦到,為何中國還硬是要捧一個沒有根基的中國人進立法院?
原因只能是慶豐大帝

我們親愛的大帝佈局能力接近零、耐心也差不多
他大概無法理解為何前幾任皇帝都要用十年為單位在臺灣佈局,還能容忍那些白區黨時不時抨擊中國和自己。於是權力到了他手上後,就開始玩迅速出擊和表忠心遊戲,一方面要拿錢的白區黨做出行動,另一方面為了表示忠心就不能抨擊中國或是他本人。
於是我們就看到原本靈活慎密的中共地下黨,變得非常僵硬且錯漏百出,國民黨經過前幾年已經快被他玩死了,然後現在換成柯文哲也快被他玩死了。

就憑慶豐大帝這個貢獻,稱讚他一句「臺灣之友」名副其實。
>>@black哈哈哈,沒有糟糕啊,這不就只是嗎?老鼠是生存能力非常驚人的動物,某些自然災害前,能看到牠...


因为它无知且自私到极点,说“我将无我”的人,心中只有自己,说“功成不必在我”的人,想的明明就是“成功之时我必在”
>>其实我想说,比照台湾,是不是再过10年中国就可以民主了,哈哈哈哈哈哈感谢你的数据分享,

洗洗睡吧,朋友
真是,

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華夏兒女炎黃子孫龍的傳人,中華五千年!

就是這個味!
>>@black哈哈哈,沒有糟糕啊,這不就只是嗎?老鼠是生存能力非常驚人的動物,某些自然災害前,能看到牠...


目前的局勢,是紅統派代表韓國瑜、馬英九,以及受到煽動的其他地區立委,聯合向國民黨中央逼宮換下侯友宜,似乎就是習維尼正在統合紅統派的力量,想要拉下執政黨跟立院席次。

若是這樣子的話,可能柯文哲大概率會選上總統,以及立院紅統派會佔大多數...
>>劉仲敬說過:為國民黨「盡節死義的孤臣孽子」給中華民國換來了偏安台灣、民主轉型的慈悲結局。相反,國民黨那些偷偷在暗室裡收取中共統戰經費的幹部,則將在中共轟然覆滅之時,帶著愚忠的藍營殭屍,為中共陪葬。


我不太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台灣民主轉型是歸功於美國的秩序輸入,以及本土(本省)派地區勢力嗎? 如阿輝伯一生的自我認同就是日本人,以及台灣龍頭的台積電,歸根究柢也是美國的資源。

而台灣所謂經濟奇蹟發展的歷史,遽聞大體上跟當地秩序有關,如以下這個粉絲專欄的分析
https://www.facebook.com/tsiankok 《戰國福摩薩》

【20世紀台灣經濟奇蹟的基礎,是因為中小企業的興盛。中小企業的基礎,源於日本時代的金融和交通建設整合了台灣各地區與族群。日本時代金融和交通建設基礎,是台灣各地豪族地主投資銀行與實業,建設鄉里。19世紀後半豪族地主的基礎,源於19世紀前半與18世紀各地大墾戶與小佃戶拓墾米穀與經濟作物。各種商品能外銷,源於各大小商港的成熟。18世紀商港建設的基礎,源於17世紀各地贌社和贌港的傳統。17世紀贌社和贌港的基礎,源於更早之前平埔諸社在海岸線與日本人和唐人海商交易的歷史】

至今依然如此,台灣很多當地中小企業在選舉、公益、活動贊助時,類似日本戰國的封地武士,或是西方莊園主的身分,只要地區大名(縣市長)要辦活動、造勢選舉,一定都少不了他們出錢出力,所有得罪當地中小企業的縣市長,絕對做不穩...

又譬如小蔣受制於美國秩序(如您提到的陽明山美國將軍府)以及本土派封建勢力,才被迫開放黨報禁、任用本土人才;而繼任的阿輝伯,又是自我認同為日本人的皇民,為日本殘存封建秩序的影響...

如此一來我想請問您的是,以上重要的台灣發展歷史,跟國民黨「盡節死義的孤臣孽子」有什麼重大關聯呢? 請問這其中上帝的公正體現在哪裡呢?
对匪区民国余孽来说 这才是他们应得的民国

今天的台湾共和国不属于支那
@black
目前的局勢,是紅統派代表韓國瑜、馬英九,以及受到煽動的其他地區立委,聯合向國民黨中央逼宮換下侯友宜

又得幫國民黨講話,這實在令我反感。
實際上國民黨的紅統派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多,或者說絕大多數都不敢表現得那麼明顯,除了已經失去重新掌握權力機會的老人,你也很難找到敢真的開口明確支持中國統一臺灣的。
(比如馬文君和吳斯懷,這兩個叛徒從不敢開口,他們只會說是監督預算。)
(當然後者最近就不一定了,我聽說這一次國民黨的不分區名單好像沒有他。)

似乎就是習維尼正在統合紅統派的力量,想要拉下執政黨跟立院席次。

如果連這種傻瓜操作都能成功,那韓國瑜早就是總統了。
習近平真的是白癡,他到了現在都還沒吸取上一次韓國瑜失敗的教訓,依舊是他那套「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方法來玩政治。
(紅統派再怎麼高估,占比也不超過3%就能說明這個問題。)

這之所以不會成功,是因為臺灣人天然反感中國
舉個例子,這幾天柯文哲支持徐春鶯這件事,哪怕民眾黨養了好幾隻網軍,最近全力操作和控制網路輿論,他們的負面聲量依舊飆升了三倍,柯文哲的民調也下滑了好幾%,這足以顯見臺灣人有多反感中國。

因此,想要讓白區黨取得臺灣執政權的唯一方法,只能是親中代理人模式。
也就是去支持一個不親共但親中,臺灣人能接受、且對中國相對比較友善的候選人,而不是把寶壓在一個不可能當選的紅統派。

以前的馬英九就是這種代理人,這也是為何我甚至稱讚過以前的白區黨,即便是敵人,但他們實在出色,手段高明且靈活變通,也不會好像馬上就要臺灣投降,而是從容的以十年二十年來佈局。
(其實以前的柯文哲也是這種人,然後我們親愛的大帝就搞砸了他前幾任皇帝留下來的一切,不愧是臺灣之友。)
>>洗洗睡吧,朋友


你的中文需要幼儿园回炉重练,
>>這之所以不會成功,是因為臺灣人天然反感中國。


原來如此,另外品蔥這裡我也時常看到一種疑慮,那即是台灣年輕族群由於接觸了大量中共官宣的文化,如抖音、小紅書、榮耀手遊、原神之類的,大致上新的一代很可能對中共政權已然沒什麼厭惡感,我雖然明白娛樂歸娛樂這種想法,但看到現在國高中生在社群媒體大量使用簡體中文、轉發中共黨媒的新聞、或者分享用抖音學到的政治觀點(如中山女大生,有可能就是只看短影片宣傳的政治觀點)

不免讓人覺得品蔥上的疑慮是有其根本的... 大大您認為如何呢?
>>原來如此,另外品蔥這裡我也時常看到一種疑慮,那即是台灣年輕族群由於接觸了大量中共官宣的文化,如抖音、...

這沒辦法,除非能像印度那樣直接封禁中國的APP,不然只能事後補救。
基本上跟治療毒癮一樣,除非能一開始就直接不讓人接觸,不然必定受其影響很長一段時間;可是我也說過,說到底統戰的極限也不過就是分化,而不是同化。
美國人不會因為大量使用短影音和玩遊戲就被洗腦成中國人,臺灣人當然也一樣,畢竟和共產主義那種已經破產的意識形態不同,民族主義和自我認同沒有那麼脆弱。

總結:有疑慮很正常,畢竟接觸久了難免比較親中。
但也不過如此而已,而且有慶豐大帝在,什麼事情都會變得對臺灣有利的,多給他點信心吧,他可是臺灣之友啊。
>>你的中文需要幼儿园回炉重练,


你可能一直没有毕业
>>如此一來我想請問您的是,以上重要的台灣發展歷史,跟國民黨「盡節死義的孤臣孽子」有什麼重大關聯呢? 請問這其中上帝的公正體現在哪裡呢?


上帝的公義就是讓國民黨這個背叛自己之上之下的恩人的叛徒黨落得一個「沉船前的老鼠」的下場。

而台灣所謂經濟奇蹟發展的歷史,遽聞大體上跟當地秩序有關,如以下這個粉絲專欄的分析
https://www.facebook.com/tsiankok 《戰國福摩薩》

【20世紀台灣經濟奇蹟的基礎,是因為中小企業的興盛。中小企業的基礎,源於日本時代的金融和交通建設整合了台灣各地區與族群。日本時代金融和交通建設基礎,是台灣各地豪族地主投資銀行與實業,建設鄉里。19世紀後半豪族地主的基礎,源於19世紀前半與18世紀各地大墾戶與小佃戶拓墾米穀與經濟作物。各種商品能外銷,源於各大小商港的成熟。18世紀商港建設的基礎,源於17世紀各地贌社和贌港的傳統。17世紀贌社和贌港的基礎,源於更早之前平埔諸社在海岸線與日本人和唐人海商交易的歷史】

至今依然如此,台灣很多當地中小企業在選舉、公益、活動贊助時,類似日本戰國的封地武士,或是西方莊園主的身分,只要地區大名(縣市長)要辦活動、造勢選舉,一定都少不了他們出錢出力,所有得罪當地中小企業的縣市長,絕對做不穩...

又譬如小蔣受制於美國秩序(如您提到的陽明山美國將軍府)以及本土派封建勢力,才被迫開放黨報禁、任用本土人才;而繼任的阿輝伯,又是自我認同為日本人的皇民,為日本殘存封建秩序的影響...


自發的本土秩序受保護,孕育出民主與自由,是政治秩序構建良好的結果,不是原因。

一般來說,強大的中央政府,如果不顧公義,總是有能力剷除各個地方的本土秩序。唯有民族國家的分裂而小的政府,無法剷除本土秩序;又或者是像美國這樣被憲政暫時關進了籠子裡的大一統政府,會由於制衡而不得不尊重各州諸侯及其保護的本土秩序。

換句話說,良好的民族發明和憲政能產生良好的政府。良好的政府意味著分裂和缺乏權力。然後,良好的政府不會破壞本土秩序。再然後,本土秩序才能孕育出民主與自由。

日本的封建傳統是相對(英美來講)脆弱和不成熟的。不然就不會有2003年電影《末代武士》中描寫的那種本土封建傳統被中央專制權力取代的情形。上帝讓日本在二戰中戰敗,實際上是保護了日本尚在發育期的本土封建秩序,因為祂藉此削弱了東京的中央專制權力、還有各地無法無天的昭和青年。後兩者都是蠶食、破壞日本本土秩序的兇手。

接受不成熟的日本秩序輸入,肯定比接受解構一切秩序的共產紅色制度輸入好許多倍。然而,世人真正看到未來成熟的日本本土封建秩序開花結果、孕育出一個高科技的封建文明,恐怕還要等到一百五十多年(?)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為何嘴臭粉紅邊強調自己退蔥,邊拼命罵街刷存在感呢? 因為嘴臭粉紅必須一開口就說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11-17
  • 浏览: 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