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知彼—反送中前陆港矛盾的缘由和日后香港人的对策

这是我代发的一位曾经在广东长期生活的反贼网友的观点,送给香港人。里面说的很多话和阐述的事实我相信很多香港人是不爱听的。但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希望香港的抗争者能好好看完,找出一条最有效的抗争之路。以下是转发的内容:

和许多大陆人不一样,我是在反送中开始之后才对香港人开始产生好感的,之前我对香港人的评价其实并不好。在中国还没有防火墙或者防火墙并不严密的时候,许多大陆人就已经对香港人的印象非常的糟糕了。

喜欢歧视别人应该来说是整个华人圈都有的毛病,大陆如此,香港也是如此。整个粤语区有个风气非常的不好,那就是歧视外地人。而是否判断别人是外地人的标准也很奇葩,那就是看他会不会说粤语。这里的会说粤语,不是指会说就行,还要说得准,有那个音和味道。这就好像许多中国人会说英语,外国人也能听得懂,但是一听就知道不是本地人,因为音不到位。粤语区,包括香港也是如此。外地人即使学会说粤语,也会受到本地人的歧视,因为音没办法准到本地人的程度。当然,想要达到那个程度也是有可能的,只不过难度非常的大。粤语里面有个词叫做捞佬,这个词如果用来形容本地人的话,是骂人的词汇。但是粤语区的本地人也很喜欢拿这个词来形容外地人。如果一个人粤语说得不好,当地人就会形容他说他白话说得很捞。因此香港人对大陆排斥仇恨的情绪早就有了。即使共产党垮台,也很难消除。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在还没有防火墙的时候,看了翡翠台的一档选美节目。选美小姐是个大陆人,来到香港后因为说粤语说得不好,受到了当地人的排斥和嘲笑。为此她努力地练习,不停地收听广播,模仿发音,尽量让自己的音往上靠,最终说出了非常标准流利的粤语,以至于我听她的口音都不知道她是从大陆过去的。说完这些,她非常伤心地哭了。这种现象我相信是不太可能在加拿大、美国出现的。既然有人因为终于学准了粤语而在舞台上哭泣,我相信一定有不少大陆人因为学不准粤语被排斥产生怨恨而生气。

所以其实很多大陆人是带着气来看香港人的,看到香港人挨打甚至会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这也就成为了共产党一个相对可以利用的点,给香港人扣上港独、瞧不起大陆人、自恃甚高等等污名。当然对台湾共产党也是这么干的,但是台湾毕竟不归大陆管,这么扣呢还是有个政治上的优势。香港就不一样了,如果香港人和大陆人的关系在反送中之前没达到这种程度的话,就像一个内地的城市和大陆其它城市的人的关系的话,共产党可以做的,那就只能像对待别的城市的游行一样,那就是掩盖。这个时候香港人能够斡旋的余地当然就更多。

这种香港和大陆人交恶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香港人曾经把大陆人叫做蝗虫、一个小孩子在地铁上打喷嚏没有遮住嘴巴被香港人打等等。即使在没有防火墙的过去,在和广东的本地人交谈的时候,本地人会告诉我们香港人把外人分成四等,本地人、粤语区人、会讲粤语的外地人以及不会讲粤语的外地人。说这种话的人,并不是在洗脑之后说出这种话的。他是粤语区的本地人,所以平时主要都是看香港的电视台,那个时候也没有抖音和快手。和这类似的话,不仅仅出自他一个人之口,还出自其他不少去过香港的本地人之口。他们在香港也有自己的亲戚,却也都表示香港人看不起大陆人。反送中开始之前几年的时候,去香港购物过程中我也能感受到香港人对大陆人的不屑。在一个地方问路,一个香港人发现原来我们是在问路,不是想买他的东西的,转头就走。买东西的时候,也能感受到他们对大陆人的不屑。

在香港人和大陆人交恶的过程中,我不认为香港人占有主要的责任。这个责任应该是中共、香港人、大陆人各占三分之一。中共的权贵推高了香港的房价,侵蚀香港的制度。大陆人在香港行为举止不雅,随地吐痰、乱扔垃圾、挤占香港人的资源和整个岭南地区对不会讲白话的人的排斥和香港人的排外共同造成了反送中之前香港人与大陆人的矛盾。

我写这些东西,并不是要指责香港人,而是要把这些东西挑出来,才能让香港人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香港想要真正达到抗争的胜利,需要借助大陆普通民众的力量。但是如果他们不知道大陆普通民众想什么,这样做就很难成功。另外,香港人对大陆人的这种情绪也体现在了反送中运动中,造成了一些负面的影响。比如,我身边一个一开始支持反送中运动的人,因为去香港,上飞机的时候,被香港的抗议青年拦截,却看到上飞机的外国人被香港人礼貌地对待,所以转而对香港人产生恨意,支持中央的行动。

一些人的评论从一个侧面印证我的想法。比如一些支持反送中的人留言说自己之前的印象中,香港人是自私冷漠的,但是这一次我对香港人刮目相看。那也就是说,之前大陆人对香港人的印象就已经非常的差了。这里是有共产党的因素,但是如果在信息比较开放的过去也出现这种情况的话,还真不完全是共产党洗脑的结果。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看不到香港人在中共的后院—大陆进行煽风点火,比如发帖冲塔、打电话、发传单等等,这样做明明更可以让中共感觉到害怕,而香港的抗争者基本上就把抗争运动隔离在大陆之外了。另外,目前很多海外的人对中国内部底层民众的策动,效果其实非常有限,香港人应该吸取这个教训。这是因为整个海外的反共圈,对中国的底层都是极其不了解的。我认为这并不能全部怪罪于大家,因为中国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国家,这就导致了不同的社会阶层的距离非常的大,加上信息的封锁,使得中国人处在一种互相不太了解的状况之下。能上品葱的人,基本上在中国都是中产或者富裕阶层。想上品葱,至少家里得有台电脑吧,有网吧,中国很多人其实家里还是买不起电脑,通不了网的。有了电脑和网后,他还要有一定的知识储备,让他能知道有翻墙这件事情。还要有闲功夫去思考中国的未来、中国的体制等等,至少中国许多能上网的农民工就直接被排除在外了。包括网络上的那些粉红也是如此,他们大部分也属于中国社会的中层。所以通过网络接触到的,其实是一小部分中国的中上阶级而不是中国的全部。争取底层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底层对中共的统治破坏力是最大的。中国每年有多达十万多起的群体性事件,大部分也是底层发动的。中层胆怯懦弱,岁月静好是一种比较好解释的现象,在很多国家都是有所体现的。因为中层还没有那么大的政治实力,只是有一些政治上的想法和诉求,并且他们还算有一些财富和较好的生活,相对而言更加患得患失。上层本身就是既得利益群体,就是体制的受益者,因此海外自媒体圈和品葱的主流宣传,也有不小的效果,但是效果有限,没有让底层的人看到什么直接的好处和实惠。说句玩笑话,品葱要是能找一张习明泽最好看的照片在大陆广泛传播,然后把对大陆底层的宣传改成“杀入北京城,一人一个习明泽”绝对会比“自由民主法治”来得更有效果,毕竟共产党曾经就是这么成功的。

所以宣传上,要让底层能感受到不用拐弯抹角就能得到的好处,比如成功了,就把贪官的钱分了、国企的收入每个人分一部分之类的。而不是在那里喊民主、信仰自由等等。这些东西,上层和中层听了会有用,只不过他们要是愿意放下自己的利益去做的话,中国早就不是今天的样子了。
12
分享 2020-05-14

10 个评论

楼主最后的想法是挺正确的,“得diao丝者得天下”,无论是耄的动员农民阶层,还是现在商业上的主要受众都如此。但难度不一样了,打倒然后直接抢掠对底层能得到多少好处?反贼是极少数,顺民才是主流,顺民的教育成本太高,而且你只能小道消息地玩,人家是大喇叭天天洗脑。而且因为大力宣传的成果,多数内地人都觉得这次只是HK的部分废青在做乱,都很敌视那些人,包括我一些在珠三角工作的同学,很少有人想去了解反送中是什么回事。直接跑内地煽风点火,不用等JC来,民族脑热粉都会直接灭了你。
每年有多达十万多起的群体性事件我没感觉这么多,也许是消息封锁得好吧。感觉以上这些路子走不通,不知有没人反驳下。
”天朝人太能忍,只要有口饭,就算跪着吃也成“,这几乎是民族属性了,要等到民生恶劣到坐不住,要很久很久。emm..扯远了。。


HK对我个人是个特别是存在,小时不懂粤语,后来有了翡翠台懂了,然后童年成长几乎是翡翠台陪伴,HK的地名很熟悉,但其实也陌生,出差几次,整体印象也不错,态度挺好没感受到排斥,一些报道HK某些人敌视内地人也见过,但我是个群体感极弱的人,反感也针对个人,不是一下代表整个群体。
不过珠三角粤语带对外省人的藐视很容易遇到。
不connect内地,香港抗争的威力十分有限;connect内地,北京会像疯狗一样镇压,抓捕,强推23条。港人觉得香港是波罗的海,其实香港是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
黄秋生都跑了。
感觉香港是死路一条
大家都在疯狂跑路
有一点很对
我们要有一套针对底层的文宣
比如共产党倒台后清算腐败官员,每个人能分到多少钱等等
比如,我身邊一個一開始支持反送中運動的人,因為去香港,上飛機的時候,因不被友善對待,所以轉而對香港人產生恨意,支持中央的行動。


這樣容易受情緒影響的人,即使成功拉攏,日後也容易投共,故沒拉攏效益。(姨學化地説:費拉沒有統戰價值,他們常因情緒作出自毁行為)
大陆和香港关系差最重要的一点,楼主漏了
 就是习从2012年主管香港事务之后,大量开始在香港培养自己的直属力量(第三只军队),做的那些事情激怒了香港人

我2005年去香港,那时的港人对大陆人很好,而且很有兴趣的
我记得我们在找一个巴士站找车
一个在等车香港年轻人努力用不太好的普通话跟我们解释
后来发现解释不清楚
带我们去我们该去的巴士站

我去某个大学逛,说我是大陆的学生,想看看他们的图书馆
他们也很礼貌的放我进去

当时觉得香港人真礼貌对大陆人真好
比我在国内所在的城市里本地人对我还好

08年时申奥成功,香港人也很高兴
当时是建立香港人相信香港的制度50年不变的前提下的

蝗虫什么的都是矛盾激化之后的表现
你说的香港人歧视外地人这个是一直在的,不是随着时间变强的
为什么12之后关系每况愈下?
就是因为习的措施
這樣容易受情緒影響的人,即使成功拉攏,日後也容易投共,故沒拉攏效益。(姨學化地説:費拉沒有統戰價值,...

不是情绪化,是香港有的人在抗争过程中的这种差异性的做法本身就有问题。在任何国家,政治上从来就是有一大堆中立派的。中立派很容易摇摆是很正常的现象。中国也是如此。
很簡單,香港人就是跟本不想跟內地人有交集,內地人卻硬要黏過來,然後又怪香港人對你們不好了,從前如此以後也是如此,只有受了祖國教育的人才會覺得自己跟香港人是同胞。然後又去氣憤明明是同胞卻又對自己不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