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

看待问题要分“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

“事实判断”即这件事假如我剥离立场和好恶,客观如何。某个理论假如论证有明显问题,甚至出现事实错误,那么哪怕你再支持他,再认为他正义,都不符合你的“事实判断”。

“价值判断”即你的立场和好恶,即一件事是否正义,是否值得追求。一个理论哪怕你认为事实确实如何如何,也不代表你应该同样认同他的价值判断。


“事实判断”决定了在你的判断下,事实是如何,会如何发生,
“价值判断”决定了在你的判断下,这件事是否值得追求。

一个理论要基本成立,是需要既满足你的“事实判断”,又满足你的“价值判断”的。假如某个理论不能证明此事为真,那么事实就不是如此,也不会如他预料来发展,哪怕你认同他的好恶。假如价值判断和你自身方向不同,譬如他认为劣等人死了活该,你却不认为,那么这项理论的实现就不值得你追求,哪怕他的事实判断准确。

希望有所帮助。
46
分享 2019-02-27

19 个评论

Pepperoni 已停用 ?
曾经也发过类似的,借贵宝地以作补充:

怀疑主义: 规范陈述(价值判断)与事实陈述

人的可贵之处就在于能够认识并承认自身的无知和理性的局限。社会是一个极为复杂的整体,而不论科学如何发达,人的信息和预见能力是如此有限、人的行为是如此多变而难以预料,以至于除了对人性的个别感悟(如“任何不受控制的权力都可能被滥用”)之外,几乎不可能从宏观上总结出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社会规律。

‘绝对正确’的教条主义首先混淆的是分析哲学上规范一事实的基本区分,即事实陈述是有“真值”的,而规范性陈述(价值判断,比如应该,不应该,好,坏)则无所谓“正确”或“错误”。规范性命题不可能基于纯粹的事实性陈述而获得理由。这就是著名的“休谟定理”。

怀疑主义:逻辑与经验
只有逻辑命题才可能是“绝对正确”的,任何经验命题都是可被“证伪”(falsified)的。(事实上,可证伪性是合理经验命题的先决条件,太多太多太多命题/理论甚至都不具备错误的资格)所谓逻辑命题,就是苏格拉底的三段论,包括大前提(“凡人都有一死”)、小前提(“苏格拉底是人”)和结论(“苏格拉底也不免一死”),其中结论是大前提加上小前提后逻辑演绎的必然结果 (然而,复杂系统概括出纯粹逻辑,几乎不可能)。所谓经验命题,就是人们从生活或科学观察中归纳总结出来的规律,例如“地球围绕太阳转“。
好文。这也是我个人需要警醒的地方。
我是RFC-015的提出者,「流氓匪首」的小號。
煽動種族滅絕,是國際法上的一種罪行。
姨學這種主張種族滅絕的思想,竟日漸流行。假若有人學習列寧、毛匪,利用這種極端反人類的思想,成立武裝組織奪取政權,不知道會不會再給中國帶來一次大劫難。
BE4 已停用 ?
我觉得这是一种舆论控制策略啦,明显的扭曲舆论,改变舆论的定锚点。
现实生活中你见过有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有那种观点吗?
BE4 已停用 ? 回复 carsun
我也认为应该采取一些措施去压低他们的声量,还是先考虑在规则以内的策略吧。
事实与价值判断力--鲍鹏山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228316
BE4 已停用 ?
只要老用户有对这种言论踩的共识就好办了
不知樓主安在?
是时候把这个帖子顶出来镇楼了,观点不重要,事实才重要。
天天郭文贵、刘仲敬、民小的吵来吵去,有意思吗?
对那些观点理论没有任何兴趣

我觉得你们最好是像那个时间线的哥们儿一样,多搜集点数据再发表自己的理论。
https://github/
还把法轮功漏了
很好的帖子. 事实真伪影响判断, 正邪需要立场
这就是法律上说的实然与应然,辩论也很喜欢从这两个层面分别立论。
好文,可见当时看的人并不多,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贴被埋了,看来就算只是为了顶一些好帖也要强迫自己往后多翻翻。
这不就是 公平公正中立学术?
维基和伪基都做的不错。就算渗透还有回滚和保护。

争议的内容应该列出供人自己评判。
来源清楚有证有据多好。
言论自由任重道远。
政府不但禁你的言,还有瞎编的自由。
麻辣雞絲 新注册用户
好論點!
有感而發:
小貴子做的正事,大事裡面隨便挑出幾件出來都比品聰上一幫砸郭的一輩子加起來都要多得多。這些人就像沒事便在茅廁附近蹲點的狗仔隊,等了許久後終於等到小桂子入廁,便聲嘶力竭的喊道“原來他也是臟的”! 如同開了滿漢全席般手舞足蹈,沒準還準備上去吃幾口熱的。

病毒學家不找小桂子還去找你啊?你可以不支持他,你砸他幹嘛呢?是嫌土匪的對手太強了?幫土匪減減負擔?無論小桂子出於公義還是私情,砸郭的非蠢即姦,這是跑不掉的實錘,這就是價值判斷。

網絡給予人發表言論的自由,也同時滿足了一部分人“張口便來”的發洩欲(就像沒事便在地上撒泡尿,時常對著欣賞自己的完美),其中之醜,值得深思,如果自由帶來不了反思,反身,這種自由不過是另一種自我奴役的開始,肉身翻了牆也終身無法適應一樣。
>>这不就是 公平公正中立学术?维基和伪基都做的不错。就算渗透还有回滚和保护。争议的内容应该列出供人自己...


1984嘛,昨天的泰晤士报回笼重印
已隐藏
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

事实判断就是習近平穩了,他媽的竊國自專。

价值判断就是他該滾,黨內要有人取而代之。
贊同,但我想補充一點的就是對於價值判斷或應然的問題,我們是沒有辦法先驗地確實得知一個政策、一件事物或一種價值觀是否值得我們追求的。我們只能透過不斷試錯,然後歸納總結出我們想要追求的是什麼。若然沒有經過這個試錯的過程就宣稱我們應該追求一種東西,那麼這項陳述是不可靠的。

舉例:
如果你一輩子從來沒有嘗過咖啡的味道,沒有見過、聞過、品嚐過,那麼你怎麼知道你喜不喜歡咖啡呢?假設有一千個人告訴咖啡好難喝,那就代表你會不喜歡這款你從來沒有經驗過的飲料了嗎?

同理可以推論到各種價值觀及社會制度。在奴隸制未廢除之前,奴隸主或任何人怎麼會知道自由的社會可以發展到今天的高度?要是他們告訴你,現在的制度很好、很完美,不需要改變,那只是謊言,是不可靠的。更好的制度當然存在,只是暫時還未被發現而已。

在我看來,大自然創造出複雜的生態系統也是這樣一個過程。不斷試錯,適者生存,繁衍後代,適合的特徵得以留下來,一代一代複製,經歷數億年的經驗才誕生出今天的我們。

又譬如畫家,要怎麼才畫得出美麗的東西?一個一生中都處在黑房裡的畫家是沒辦法畫得出美麗的東西。他必須不斷觀察,看過星空、森林、沙漠、海洋、城市的壯麗,看過各種好看的臉,才能畫得出。

再想想我們的法律與道德系統。有人可以一下子憑空寫出完美的法律和道德規條嗎?根本不能。我們需要首先有第一個版本,然後發現它的漏洞,再修補漏洞,再發現有沒有創造新的問題,再去解決,……一直重複,才有一個合理的法律制度。當中是沒有捷徑的。版權法當初編寫的時候,大概還在16世紀,當時的人會想到今天會有youtube的出現嗎?

我們必須要保持開放的思想,這雖然是廢話,但很重要。我們要容許無限的可能性,而不是拘束於教條。那些反對性教育、同婚的宗教人士,反對世界改變、科技革新、經濟轉型,反對全球化、移民、外來文化,……你們是覺得世界已經很完美無法進步?還是你們缺乏想像力無法容許別人提出改善的意見?還是你們已經習慣了世界的缺點而不願意改變?

覺得這個世界或者自身很完美、不需要改變是一種毛病。同時,覺得自己已可以指導全世界要按照你的方式改進也是一個毛病,沒有人是全知的。

最後重申,對於自己想要追求什麼,你是可以得知的,但你只能透過自己的經驗得知。也許今天的你追求平凡生活,在小地方拿鐵飯碗結婚生子買房。但世界那麼大,你怎麼知道你不會發現更多更好的,在加州的海岸線滑浪、在意大利品嚐美食、在非洲看動物遷徙、在大學研究自然、社會科學、哲學、藝術、在世界各國旅居、在深山隱居……?多出去走走,多聽取不同人的意見、多交朋友、多嘗試不同的生活方式吧。

在政治方面,我們還需要發展及嘗試更多社會制度改革。我們的民主可以再做得更好,世界可以更加團結合作互助互愛互利。反過來說,如果有人說美國或者北歐就是完美,我們只能說你的認知太有限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