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怎么看待鱿鱼游戏与中共国的极权社会的?

成功秘诀来自 "鱿鱼游戏": "以有趣的方式服务于较低的本能"

《鱿鱼游戏》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 Netflix 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系列。 大约 500 名负债累累的人在六场儿童游戏中为 100 万美元的利润和他们的生命而战。 该系列的残酷性是无可匹敌的——而且它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

“红灯绿灯。”巨女娃娃用童声唱着,缓缓转身面对着朝她走来的近五百名男女。 一静下来,就站着不动。 不停地走路、摔倒或抽搐的人将被“淘汰”——这是韩国“木工花”儿童游戏的规则。 然而在Netflix系列剧《鱿鱼游戏》中,与校园经典有着决定性的不同:被“淘汰”的不仅被淘汰,还被当场处决。

韩国编剧兼导演黄东赫的这些阴郁场景目前不太可能让任何人通过。 《鱿鱼游戏》已在 1.11 亿屏幕上运行,并在 90 个国家/地区的排行榜中排名第一。 该系列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 Netflix 系列,因为该流媒体服务在“推特”上自豪地宣布。 九集约456人,都有一个共同点:没钱,负债累累,因此迷失在韩国社会。 由于系统没有给他们提供出路,他们在由总共六个儿童游戏组成的神秘比赛中相互竞争。 一个相当于 3300 万欧元的银行账户等待着获胜者。 然而,“木工花”游戏的规则却贯穿了所有的回合:谁被淘汰谁死。

黄东赫将他的社会批评带到了荒谬野蛮的地步——并在全球引发了炒作。 该系列暂时瘫痪了韩国的网络,白色滑盖货车(球员鞋)的销量增长了 7,800%,社交媒体上充斥着“鱿鱼游戏”模因。 有许多关于社会制度和资本主义批评的电影和系列。 究竟是什么让致命儿童游戏的故事如此成功?

慕尼黑电影学院连续剧叙事教授 Taç Romey 在接受 ntv.de 采访时表示,关键是将精彩的戏剧与娱乐相结合。 该系列可以与高速公路上的事故进行一些比较:“实际上,我真的不想看到发生了什么,但我看看,”专家说。 强烈的对比尤其引人注目。 第一集中,小女孩形态的“木工花”人偶残忍地射杀了数十人。 大屠杀以古典音乐为基础。 “尽管场景很残酷,但它也具有一定的美感,”专家解释道。 “这个节目以一种有趣的方式满足了我们内心的低级本能。”

“外面的生活更加地狱般”

同样重要的是,比赛是在色彩缤纷的游乐场环境中进行的儿童游戏,墙壁上有云彩。 一方面,它不需要大的解释。 “我们都知道拔河比赛,也知道有弹珠游戏,”罗米说。 另一方面,它使坠落的高度更大,惊喜的元素更强烈。 “没有人认为儿童游戏是致命的。”

然而,正如媒体科学家兼韩国电影回顾展策展人 Sulgi Lie 在接受“Deutschlandfunk”采访时所解释的那样,简单的拔河比赛、切掉糖饼和“红灯、绿灯”对于该系列还有另外的意义。 他们指出韩国还没有如此工业化。 根据 Sulgi Lie 的说法,这是关于在“鱿鱼游戏”中被带入当前社会排斥背景的“对贫困的某些记忆”。 多年来,该国一直在与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对社会少数群体的歧视和极端的表现压力作斗争。 与此同时,私人债务在过去十年几乎翻了一番。

导演兼作家黄东赫表示,他想将“生存游戏描绘成一个隐喻,一个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寓言”。 一方面是可爱的宋基勋,主角因为工作被合理化而失去了工作。 另一方面,一名精英大学毕业生和一名巴基斯坦移民也在努力摆脱财务上的担忧。 他们都参加了一个不祥的团体为一位富有的企业家举办的比赛——并冒着生命危险。 然而对于玩家来说,“外面的生活更地狱”,一位参与者总结了他们的绝望。

“超越”是成功的因素

黄东赫并不认为这个话题触动时代的神经是巧合,因为正如他在《华尔街日报》上所说,他在 2008 年首次提供了他的剧本。 当时,没有一家制作公司想要实现这个故事——人们常说“太不切实际”。 “现在世界已经改变了,”黄说。 当 Covid-19 大流行震撼全球经济时,它加剧了贫富之间的不平等——包括在疫苗分发方面。 作者解释说,导致死亡的阶级斗争“对今天的人们来说比十年前更现实”。

系列专家罗米也认为社会困境的相关性是一个重要的成功因素。 该系列虽然植根于韩国文化,但具有全球认可价值。 “然而,我认为这不是我们关注的主要原因,”来自慕尼黑的教授说。 除了孩子们关于生死的游戏之间形成鲜明对比之外,设计也是至关重要的。 “背景的时尚色彩以及后卫和球员的标志性服装是他们自己的世界,”罗米解释道。 “这一切都太过分了,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认识到它。” 这就是系列世界可以轻松转化为现实的方式:服装适合万圣节,杀戮女孩娃娃已经可以用作闹钟。 “你可以用它来填充整个社交媒体活动,”连续讲故事的教授强调说。 观众不仅作为消费者沉浸在故事中,而且还可以成为故事的一部分。

罗米描述的事情已经在迪拜发生了:在阿布扎比的韩国文化中心,30名男女在拔河或“红灯绿灯”等游戏中相互较量,而身着粉红色西装的警卫则摆弄着用玩具枪。 虽然那里既没有死亡,也没有3300万欧元,但该系列赛的社会批评也消失在体育比赛的紧张背后。

对于 Taç Romey 来说,这也是“鱿鱼游戏”成功秘诀的核心。 根据专家的说法,“谁将获胜并因此生存?”这个简单的问题最终创造了反乌托邦的魅力。 此外,还有考虑一个人可以用这么多钱做什么。 然而,这直到最后才得到答复。 所以第二季的道路很清楚。(转载)
胡耀棒 沉默的大多数
鱿鱼游戏毫无疑问是成功的,用通俗的语言讲,它从不同层面的解读影射不同的体系问题,顺带捧红了一帮人,七十六岁的老头吴永秀以及模特郑好娟,甚至是没有一句台词就被枪毙的方块小哥。

作为韩国电影看了不少的人,说一下方块小哥在《流感》里饰演被流弹打中的感染了病毒的军人。

鱿鱼游戏从韩国角度上来讲就是反应底层社会的问题,即使是民主国家也不例外。顺带一提说有朋友和我一起看了之后反而认为韩国快不行了。“你看看这里面都是韩国的真实写照”。这个结论我放到后面去反驳。

把游戏体系换成中国,自然也是厉害国的真实社会写照,方块是当权者,犯了事照样进秦城,三角形就是打手爪牙,勾结犯事的后果难逃一死,圆形是基层宣传或劳工,受到当权者的监视。游戏参与者则是屁民,要你命不需要理由。

其实结尾如果不把400多亿元给优胜者,我认为更符合墙国社会,不过既然是韩国,人家还有最基本的民主观念。

也有人认为可比作内卷社会的无休止,也是一种不包含政治倾向的解读方式。

对轮子来说,顺便黑一把活摘器官也可以了。

导演真是牛逼。一个电影都弄上去了。

墙内对鱿鱼游戏的批判一直存在,随便翻了翻,有人拿出的是“鱿鱼游戏服装抄袭中国吴京爱国服装”,这使我想起了“抄袭cf”。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cs一定抄袭了德军总部。

韩国真的不行了吗?

前有《熔炉》改变法律条文,后有《鱿鱼游戏》触及全球人心,实乃民主社会定有的纠错机制。墙国能有这个能力吗?或许不缺思想家,但缺土壤孕育环境,毕竟广电摆在那里的。

顺带一提,导演和《熔炉》是一个人。

什么时候墙国电影展现“墙国快不行了”,那墙国或许还真的行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鱿鱼游戏发生在民主制度下。

只要玩游戏的人,有过半数投票选择结束游戏,就不用再继续这场规则简单却残酷无比的游戏了。
然而由于人性的贪婪与狂妄,他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会是那个坚持到最后、拿到456亿韩元的冠军赢家。
于是他们集体成了不合理制度的拥护者,最后也都成了牺牲品。

上层富人提供了一点点奖励,就使得内卷式的恶性竞争,对底层民众非常有吸引力。
李东东 黑名单 李东东
没看过,以强国人寡淡的认知,看了长津湖就要感叹战争的伟大,看了鱿鱼世界就要惊叹等级的固化。

以电影启迪来理解世界,特别有中学生的观后感灵光乍现,其实不适合在现实世界生活。

强国每天都是鱿鱼世界,每个人都是鱿鱼玩家,比电影更精彩。
没看过也不打算看,火的莫名其妙,不就大逃杀嘛,同样莫名其妙的还有拿了金棕榈的《寄生虫》,炒噱头的东西而已,真正的好作品《燃烧》却什么也没得。比较赞同上面某位葱油的观点,真没必要从影视作品中寻找什么启示或者意义,墙国人每天都在玩鱿鱼游戏,你看他们乐此不疲的劲头。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沒看過+1
梗本身是個老梗,看不懂爲什麽那麽多人從中看出什麽反映現實社會的blahblah
「死亡游戲」這設定,日漫裏幾乎已經可以自成一派了,有國王游戲這種靈異派的也有死囚樂園這種體制派的,後者和魷魚游戲應該比較接近。歐美的飢餓游戲也差不多一個意思,根基是一樣的。被逼參加游戲的作品很多,爲了獎金或者被欺騙的也有不少,總之梗本身沒什麽新意
當然哪怕是沒新意的梗,只要描寫得當、角色立體,老梗一樣可以拍得很精彩
但我就看不懂爲什麽那麽多影評家都那麽孤陋寡聞,把之前那麽多類似設定的作品都無視掉
真要説什麽有韓國特色的或者魷魚特色的,那得是角色在關鍵時刻做決策的思路或者分鏡的處理方式,而不是這個大家都玩過的爛梗
你想問「你説這是大家都玩過的爛梗,那爲什麽有的紅了有的沒有」?首先飢餓游戲前幾年也是大暴紅,但現在過氣了,那些趕時髦的三秒記憶腦都忘了而已。然後紅不紅本來就不是看質量的,是看運氣和炒作
H211 🤬不友善用户 不要跟笨蛋辯論
只看魷魚遊戲:

現世即為地獄。
現實生活選錯不會立刻死,只會一步步往下掉。

高中不小心懷孕,沒有墮胎選輟學結婚生小孩,婚姻不幸福離婚,因為沒高學歷出外只能做清潔工作業員。學生時期沒有認真唸書,考不上好大學,出社會只能找低薪工作。

得罪老闆被開除,得罪顧客講錯話被開除,被開除借酒澆愁變酗酒,可以戒毒卻跑去搶錢買毒品被抓,出獄後因為有紀錄找不到工作。

有進修機會卻選擇得過且過,早一點為未來思考存退休金老年能生活無虞,結果決定當月光族老年只能當下流老人或是跑去當搶匪,當搶匪選錯目標被擊斃。

想多一點提前規劃打國際認證疫苗,卻興高采烈跑去當意識形態白老鼠,現在不能出國才發現不對勁。

人生很現實隨時都在篩掉不適合的人,有背景至少還可以彎道超車,沒背景智力測驗又沒過關也沒運氣只能被篩掉。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個人觀點,
第一,主角是普通人:
日本的死亡遊戲主角多是設定在困難的死亡遊戲中,急中生智的天才。
而魷魚遊戲主角是中年離婚的典型中年危機角色,最多是老好人,通關都不是因為有特別才智。
第二,貧富懸殊:
這次背景是現實的韓國,明確將參加者都是貧窮負債的人,社會的邊緣人。舉辦的人是社會的富翁,為的是取樂,所以比較引起人關注,或是共鳴。

所以劇情缺點相當易猜中,魷魚遊戲本身就不是要和先前的作品比,要比鬥智鬥勇,設計出高難度的死亡遊戲,而是比較情感上引起人共鳴。
“鱿鱼游戏”就是体现了有权有势的人,可以拿民众的生命来做游行给他们看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死亡游戏的各种要素确实一点都不时髦,全剧只有民主投票和自愿参加那两部分算是让人眼前一亮。

当然最后一群外国面具男看着场内的韩国人厮杀,那股“三千里江山”的酸臭味都快溢出屏幕了。虽然你日不少作品也时不时这么搞一下,但是味道这么冲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想小粉红一定很爱看。
魷魚遊戲拍了現行的社會現實,應該多揭發社會黑暗的一面,要讓大家警醒,現在的社會還是很亂的,校園生活,小孩子生活的環境已經污濁不堪了
nwo 你们对忠国人还是太宽容了。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忠国人非但自己做不出类似优秀的电视剧,还会篡改引进电视剧的剧情和结局。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_ _ 作爲流行文化電視劇還是不錯的, 因主角群覆蓋韓國各階層碰撞及舞臺效果很不錯. 算是韓國文化發展和輸出的標志性作品, 在十五年前對韓國的各種流行文化作品是忽略的, 因此讓我十分驚艷.

_ _ 除了電視劇載體限制外也有一些不足, 構思生套韓國社會的痕跡還是很明顯的, 若把漢字圈套進去會好得多. 全片很隱晦的傳遞了一些現實, 剩下只是藝術加工. 幾乎可看成經濟下行期面臨大挑戰主角的中年危機.

_ _ 因有大陸人框架和自由信念, 對我來説能收穫雙倍快樂. 主角群中的一些角色人性表現的較爲到位, 這也映出了原作者一些心路歷程.

_ _ 但這部作品和大陸赤裸的奴役并無直接關係, 主角群永遠在游戲開始前有選擇, 這點和大陸人普遍境遇不同. 作品主角群幾近病態的始終選擇繼續下去可以歸爲讓故事繼續下去的藝術加工.
liangjiariver 在最黑暗的时候仰望星空
油管上的政经孙老师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无须赘述
真主至大 黑名单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公众领域施行民主原则 私人领域施行自由原则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70465
比如,我们中国人喜欢过年放鞭炮,那么我们城市是否允许过年期间放鞭炮,这是公众原则,用民主投票决定。
但是是否允许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这是私人领域。任何人都不能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鞭炮。因为我的窗户一定范围内属于私人领域,我有这个领域的安静权。也就是只有我自己才能决定我在这个范围内做什么。

公众领域的事情不能延伸到私人领域。你民主再什么少数服从多数,你也不能投票决定大家可以在我的窗户下面放鞭炮。

所以在真正的民主国家,你的问题根本不成立。因为群己区分是常识。只是我们中国人不懂而已。

民主国家唯一烦恼的是群己权界。也就是哪些属于公众领域,哪些是私人领域。
比如放鞭炮的例子,多少米以内算私人领域。多少米之外才算公众领域。这才是真正的难题。但是虽然如此,民主在协商这些领域时也比专制拍脑门合理得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