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4月4号要 “全民哀悼”,请小心这是新一轮的洗脑运动、一场神不知鬼不觉的软性 “文革”

这本来是我发在别人文章下的评论,想了想还是打算发成独立文章,希望能让更多人看到。

“全民哀悼” 图什么?
“商君之术” 之 “壹民” 而已(即 “统一思想”)。

愚民,不是不让你受教育、不让你有想法,而是只允许你受一种教育、只允许你有一种想法。

这个 “一种” 该由谁说了算?
当然是 “党” 说了算。
你不可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而必须时刻与 “党” 保持高度一致,哪怕只是表面的。
党要你哭就得哭、党要你笑就得笑。
否则你就是 “不给党面子”,党就有一万种理由和手段恶心你。

不肯被 “壹民” 的,统统都会死在这场运动中。

打破正常的社会秩序,剥夺全民 “娱乐” 的权利,其对立面不见得一定得是 “哀悼”。
“娱乐” 本是治愈 “痛苦” 的有效手段、至少也能缓解。
你感冒了,你需要感冒药,吃了就能好;我没感冒,我不需要这个,真吃下去反而不舒服。每个人的体质与具体的身体状况不一样,怎么能用唯一手段去对待所有人呢?
心理问题,跟生理问题是同样的道理。有的人死了亲人,压根不会有娱乐的心情,人家需要的是安慰;而有的人虽没死亲人,但却被变相软禁了几个月,这种人需要的是发泄和问责。如果贸然一刀切,禁止一切娱乐、甚至强迫全民统一地 “哀悼”,这就等于是在剥夺后一种人的 “权利”、等于是在强行把没病的当成病人对待。那么从后一种人身上得到的后果,一定是愤怒。

08年汶川地震,中共也玩过 “全民哀悼” 这一手。
我记得它们当时不仅关闭了一切游戏服务器,甚至还把所有网页都变成了黑白的。
当时就逼得一个东北小屁孩在网上莫名其妙地痛骂四川人害自己玩不了 “劲舞团”。
这个傻屄娘们,其行为虽然极端、不可取,但其诉求是完全合理的——我又没受灾,我虽然帮不了你什么、但至少我也没去害过你,凭什么要因为你的痛苦就来剥夺我享受生活的权利?

当然,“汉族文化” 是楚文化的延伸。作为一个罪大恶极、变态而又反人类的劣等民族,汉族统治者为了实现自己心中不可告人的 “壹民”,像张雅那种小屁孩,一定会被当成典型往死里批斗,以实现杀鸡儆猴的效果——我就是要趁机以 “哀悼” 的名义,强迫全民的言行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谁敢有意见,我就弄死谁。

于是,被剥夺了正常发泄权利的人们,全都一窝蜂把愤怒的焦点集中在了这个倒霉的出头鸟身上。它们纷纷化身为 “君子”,把一个不懂事的小屁孩往死里喷。
那么实际上,这些被剥夺了发泄权利的人们,仍然还是得到了发泄的权利。只不过,这股火,本来应该发泄在制造了满地豆腐渣工程的党中央身上,却被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到了一个不懂事的小屁孩身上。

按照韩非的思路,“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所以如果彻底铲除 “五蠹”,那么能够剩下的就只有 “耕”、“战” 了——人人都成了唯君命是从的奴隶、工具人。
经历了这种破事,大家心里都不爽。但你的不爽是在直接质疑我 “强制全民哀悼” 的命令,这可能会导致其它人来向我问责;而其它笨人根本就还没找到不爽的发泄点。不爽和不爽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那么你只要敢做这个出头鸟,我就会趁机煽动那些心里同样憋了一肚子火、却暂时根本想不到该冲谁发泄的傻子来攻击你。只要干掉你,以及那些潜在的、可能因你而引出的向我问责的声音,就能变相实现 “壹民”,让整个大环境只剩下一种声音、韭菜随风摇曳的声音。

反人类的 “汉族文化”,非但从不引人从善,反而处处逼人作恶。
它们特别热衷于通过这种伎俩,一方面转移仇恨,一方面变相制造出更多 “红卫兵” 式的恶人。

汉民族、以及后来的所谓 “中华民族”,是反人类的楚文化祸害的产物、是前商文化复辟的产物;
中共,也是反人类的楚国人民缔造的。
沐猴而冠的楚国人民,其手法,不会与几千年前有任何两样。
几千年前,它们都敢在外交场合,往城门上刨一狗洞,逼着外国使臣钻,今天也依然还是这样的 “战螂” 外交。
只不过,秦汉以后,楚人借秦人的尸体还了魂、把整个大环境所有人都拉低到了楚人的水平,但名字改成了 “汉族”,你看不出来而已。以至于先秦时代的华夏人歧视楚人 “沐猴而冠”,而到了清朝,一条湖南人民竟公然称这种心态与行为叫 “师夷长技以制夷”,所有人还都误以为这叫 “进步”、叫 “开眼看世界”。
难怪当时一些留洋的良心知识分子,看到所谓的 “英夷” ,纷纷感叹:人家才是真正的 “三代” 盛世;而我泱泱华夏已然成了 “蛮夷”。

周人入侵东亚,为了把齐国改造成文明之邦,尚且花了十几代人的时间。而楚人翻盘后、以及后来被北方游牧民族祸害后,原齐地的居民慢慢都被还原到了周公、姜太公、管子、荀子等大师改造前的 “东夷” 状态。
所谓的 “商鞅变法”,并没有像中共的教科书里说的那样,使暴秦变得富裕。史学家考证,直到后来的汉朝都亡了,关西地区的粮食物资事实上都仍然在靠关东(即原来的齐、晋故地)疯狂输血。
当时的陕西,跟今天的北京差不多。若没别人养它们,那里就是盛产嗜血禽兽的穷山恶水。后来的李自成、张献忠等等妖怪,可都是从这里冒出来的。

永嘉南渡后,文化中心一直在南移。
陕西人虽然还和以前一样野蛮,但战斗力似乎却下去了,取而代之的其实是更加凶悍的广西人。
山东、山西人也不再像原来一样会做生意与搞学术,取而代之的是东南的江浙沪人、以及台湾人。
只有江西、湖南、湖北人,还是以前的楚人。尽管今天的楚人,血缘上早不是先秦楚人了,但只要 “楚文化” 这股瘟疫没有散去,再善良的人移民进去也容易变成人渣。晏子当年骂它们 “生南为橘、生北为枳” 并不是在打嘴炮,这背后是真有深刻哲理的。
当然,有例外。比如毛遮洞那样的,它就极有可能真是先秦楚人后裔。因为它一辈子活了八十三,几乎就长不出胡子,那不男不女的娘炮长相,一看就是印第安人迁徙过程中留在亚洲的孽种。

我不是血统论,而是文化论。
英美人在美洲立足后,虽然当地还残留了很多血缘上的印第安人,但它们毕竟活在英美系文化的影响中,存在被 “文明化” 的空间。而那些死不悔改的,就会变成 “墨西哥人”,被隔在墙的另一边。
欧洲人当年慢慢开始走向文明,虽然普鲁士、斯拉夫文化一贯野蛮而反智,但毕竟现在的德国也慢慢变得 “文明” 了。而那些死不悔改的,就会变成 “毛子” ,它们自己都会立一堵墙来阻挡文明。
我们也应该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江西、湖南、湖北,它们就是我们这边的 “墨西哥”、“罗刹国”。我们数千年来遭遇的所有苦难,都是它们带来的。万恶之源,就是楚文化的精髓,《道德经》。
《道德经》,就是亚洲版的《共产党宣言》。商鞅、韩非、申不害这些极右的法家(法西斯主义者),墨翟这种极左的墨家(射秽主义者),都是《道德经》的产物。而极左与极右,导致的后果是一样的。

汉族文化,根本不是什么儒家文化,恰恰从来就容不下真正的儒家。
它是高举 “仁义道德” 的儒家牌坊,实际行的是 “势术法” 的法家手段,把受众洗成 “赴火蹈刃,死不旋踵” 的墨家脑子,以试图让自己得到 “清净无为” 的道家状态的反人类文化。
归根结底,是在 “物化” 别人,把活人变成自己的 “生产资料”,以试图 “解放自己的生产力”、让自己能够过上 “共产主义” 般的生活。
“共产主义” 并非绝对实现不了,而是在任何一个孤立系统内,只能有一个单一个体能够实现。这个单一个体的名字,叫 “皇帝”——本质就是个大号的奴隶主。
共产主义(披着理想主义外衣的犬儒主义,老庄式的 “伪道家”)是目的,法西斯(商鞅、韩非、申不害等 “法家”)与射秽主义(墨翟式的 “墨家”)是手段。

所以,我一直说:“汉族文化”,本来就是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文化,根本用不着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犹太神棍来祸害。犹太神棍所起到的作用,无非只是让汉民族把一套已经运行了几千年的意识形态,换成了一个听上去仿佛很新鲜的洋词而已。

明末清初的大儒,王夫之,明确说过——
古今之大害有三:老庄也、浮屠也、申韩也。

在这种反人类的酱缸文化里泡着,你一点也不要奇怪你身边为什么到处都是巨婴般的暴君、暴民。



若不信,咱们走着瞧:在中共真的启动 “全民哀悼” 方案的同时,一定又会放出几个 “张雅” 式的傻子,引诱全民去喷。以毁人家一辈子为代价,趁机让中共自己脱身、实现 “清净无为”。
至于这又会制造出多少 “战螂”,中共不在乎、甚至巴不得满地都是 “战螂”——“商君之术” 明确教导它们,要 “以奸制善”。
如果从内部实在找不出 “张雅” 这种傻子,中共则必定会从无辜的第三方(比如 “美国”)身上找,总之一定得把这股祸水引到别人身上。因为它们是深深被 “汉族文化” 毒害过的东西,是没进化好的楚国人民,它们的血脉里就流淌着罪恶。
64
分享 2020-04-04

90 个评论

幫你總結:跟北韓一樣,領導叫你笑就得笑,叫你哭就得哭。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变成了黑白,我也记得,当时看到他们下半旗,还高兴,立刻去到处拍下半旗。

我知道逝者无辜,但看中共低头,还是挺高兴的。当时已经离开过中共国一次,回一趟,所以已经极度憎恨了。
按照秦晖教授的分析,我们几千年来都是“儒皮法骨”,从来不是真正的儒学


秦老师的结论照样不正确、至少不完整。
而且这也不是秦老师自己总结的结论,几千年来都有人说过类似的话。

真正靠谱的,还得是我的总结:
高举儒家牌坊、实际行法家手段、把别人洗成墨家脑子、以试图让自己得到道家状态。

就凭秦老师光骂庄周、却不骂李耳,就能看出秦老师根本没找到问题根源。
只有鲁迅、胡适那种级别的真大师,才能意识到李耳比庄周更害人。
所以鲁迅先生明确说过:中国根柢全在道教——只不过鲁迅先生并没区分道教、道家、伪道家,而只是错误地把老庄这种害人的神棍误当成了道家正统。

而所谓的 “法家”,事实上也被批判得过头了。
但这是因为中共那群江西、湖南、湖北泥腿子有意或无意间造成的,是这群杀千刀的文盲错误地定义了法家的 “法” 字。

按照中共的宣传,法家的法是 “法律” 的法。
这就难免让我这样的人觉得奇怪。仿佛在 “法家” 出现前,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法律似的,不知道以前的人都靠什么维护社会秩序。

实际上,法家的 “法” 根本不是现代意义上的 “法律” 的法。
真正接近这个概念的,其实是儒家的 “礼”。
法家的 “法”,实际是 “王法” 的法——这个 “法” 只是 “王” 用来搞别人的,而集立法、司法、执法于一身的 “王” 却可以完全不受这个 “法” 的限制。

被奉为法家开山鼻祖的李悝,实际走的就是 “法律” 路线、人家真的是在缔造一套完善的法律系统。
看看李悝这个 “法家” 所重用的人:西门豹、吴起。
再看看商鞅这个 “法家” 的用人原则:“以奸制善”。
同样都被划分成了 “法家”,但这特么能是一路人么?

被划分为 “法家” 的那帮人里,真正邪恶的,实际是商鞅、韩非、申不害之流,它们统统都是《道德经》的产物。
即便是被划分为法家 “势派” 代表的慎到,都不见得会比 “术派” 的申不害、“法派” 的商鞅更坏。

按照苏轼的说法,“商鞅” 是跟 “蛆蝇粪秽” 一个级别的,提起这名字都脏嘴、写下来都污染简牍。
商鞅,就是中国的 “希特勒”、甚至连人生经历都很类似。
而同样被划分为 “法家” 的吴起,实际更接近 “拿破仑”。

所以,秦老师的结论,甚至还不如易中天。
易中天明确说过:法家不应该叫 “法家”,而应该叫 “权家”——显然,按照易中天的结论,商鞅、韩非、申不害这种喜欢用权术害人的,是标准的 “权家”。这种人眼里压根没有真正的 “法律” 意识。

批判法家得有正确姿势,否则就只能停留在鲍鹏山之流的水平——别人都已经把法家给批倒批臭了,鲍鹏山又站上来猛踩落水狗。
这种人,就跟反共阵营里的 “逆向小粉红” 是一样的,屁想法也提不出来,但跳得却比谁都高。
因为没本事在道理上提出真知灼见、吸引别人的注意,那就只能从态度上拼命找补、来显得自己对整个阵营有用。
admin 公共账号
希望楼主能够修改标题,避免因为标题含混不清而转水。
真不一定无辜

我知道,但也不能打死所有人,一定有無辜的,對吧,做人還是要人性的,我們又不是共匪。
很多app的图标也变黑白了。
LPL也停赛了。
我觉得影响用户体验不能算哀悼,
如果是谷歌的话最多会置换一下搜索引擎上面的图案。
真正能哀悼的已经每天都在哀悼了
喪事喜辦是你匪傳統藝能
共匪最喜歡多難興邦了
看到意大利降了半旗,有样学样。他绝对不想成为第一个降半旗的,那样就输了。
幫你總結:跟北韓一樣,領導叫你笑就得笑,叫你哭就得哭。


不要乱总结。
我费那么大的劲解读,就是想告诉世人:“汉族文化” 本来就是共产主义文化、且共产主义必定导致法西斯,所以汉民族用不着哪个外国人来祸害,它的问题一直就在里面。
结果经你这一 “帮”,又把问题给我引到外面去了。
汉族人玩这套把戏都几千年了,朝鲜人才玩几天呐?

你的 “帮忙”、你的 “总结”,是可能把楼给我搞歪的。
z这文能转吗
很多app的图标也变黑白了。LPL也停赛了。我觉得影响用户体验不能算哀悼,如果是谷歌的话最多会置换一...


本来,实体产业大面积停工,经济已经受重创了,结果现在连虚拟经济也要停工......
土豪玩家不去游戏里大撒币,游戏从业者就不会有收入。
纯从经济的角度看,我实在找不出比中共更傻的统治者了。
“不是哀悼了吗,谁说我们丧事喜办?“
https://imgur.com/a/SdehN2d
遊戲直接停服24小時,然後擺爛不補償
儲值的月卡、年卡玩家直接蒸發一天權益,明明是涉及交易誠信的問題,遊戲充值也是正式商業契約。
質問客服居然得到「全國哀悼性活動」的回答。
臥槽你全國哀悼就可以合法毀約啦?

可以,這種哀悼,很中國特色ఠ_ఠ
“不是哀悼了吗,谁说我们丧事喜办?“

中共的意思反着理解,你这个高级黑 蛤蛤 我喜欢 这就是春晚加场,习包子又要显眼了,鬼畜新素材即将产生。
可能会变成一次极端的民族主义 前期已经铺垫的差不多了 愤怒也差不多了 就差一个口 如同上一次的反日游行  
同意。建议汉人放弃对楚人的统治权。还楚人自治权。楚人治楚,高度自治。否则楚人将继续输出瘟疫
可能会变成一次极端的民族主义 前期已经铺垫的差不多了 愤怒也差不多了 就差一个口 如同上一次的反日游...


所以没实现肉身翻墙的 “反贼” 得躲好点,免得成为那群疯子 “立功” 的筹码。
同意。建议汉人放弃对楚人的统治权。还楚人自治权。楚人治楚,高度自治。否则楚人将继续输出瘟疫


楚人就是汉人。
反正我既不想当汉人,更不想当楚人。
甚至连一手建立了 “汉朝” 的刘邦本人,照样也很抵触 “汉” 这个称呼。

“汉朝” 是命太长,才搞得 “汉人” 莫名其妙被误当成了一个 “民族”。
当年的所谓 “汉族” 概念,跟今天的所谓 “中华民族” 概念没什么两样,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而只是被抓进了同一个猪圈的猪而已。甚至汉朝政府,真的赤裸裸地在制度上把管理屁民的最高地方官员称作 “牧”、在制度上就没把人当人。
从东北到广西,一条斜线下来,大家长相、语言、生活习俗统统不一样,谁相信这是 “同一个民族” ?

记得石国鹏讲过一个段子,说自己去加拿大还是哪里,与一个香港人聊天。石国鹏听不懂粤语,香港人听不懂普通话。最后,双方尴尬地发现,两个所谓的 “中国人”,竟然不得不用英语来交流。
哀悼是假,洗腦是真!中共這樣的行為完全是貓哭老鼠而已!所以這一天我應該照常過日子甚至去外面吃好喝好!我不想成為中共宣傳的演員!
連台服也一起禁了XD
現在想知道台灣哪些手游是中資很簡單
只要4/4有維修一整天的就是了
有组织的默哀,不过是一种表演。
字数字数字数
最后我们必然走向末日。
专制消亡,死前必然耗尽一切。
法西斯一般的胜利,没有对照组后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奴隶会醒来,奴隶们地位越来越低,当神圣的gc主义实现,他们只会成为报废的工具。
他们还以为经历了光荣的苦难后很,美好的世界就来了,哈哈哈,gc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他们的位置。
来几次计划生育清理掉,留下一点当猴子展示,这些猴子每天还会喊着啊感谢gcd,我太幸福了哈哈哈哈。
我出生,我看见他们跟我一样的皮肤发色,但我却是猴子。
感谢gcd,我今天也很幸福。
所有游戏停服,除了b站的小红旗其他的直播软件全部停播,图片全部用黑白来代替,软件推荐的全是爱国主义视频底下评论里各种秀智商,反智,种族主义满天飞,我快疯了!形式主义那一套🤮
那如今的汉族人,应该是什么族裔呢?


什么族也不是。
我们跟台湾的所谓 “高山族” 是一样的性质。
实际上,所谓的 “高山族” 是好几支不同的民族。人家实在是打不过野蛮的 “汉族人”,被迫躲到了山上,才被山下的 “汉族人” 充满侮辱性地蔑称为 “高山族”。
只不过,高山族是被赶到了山上,而我们是被抓进了猪圈而已。“楚人” 虽然殖民了我们,但它们的进化水平甚至不如后来的蒙古人,“楚人” 并不是一个民族来压迫另一个民族,而是压迫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这作风就跟印第安人是一样的,面对英美的殖民,印第安人并不是团结起来反抗,而是忙着窝里斗、找软柿子捏。所以江西、湖南、湖北人缔造了反人类的 “中华米田共和国”,并不是所有江西、湖南、湖北人都得到了好处,而只有那群红色权贵得到了好处,你看看今天的江西、湖南、湖北穷成啥样?当年的 “八千湘女上天山”,你看得出毛遮洞有拿自己的湖南同胞当人看么?
楚人,连自己人都不当人,会把别人当人么?

而这些被压迫的楚人,也不见得是好东西,它们只会把自己遭遇的苦难,再变本加厉甩给别人。看看北上广深的职场,兴风作浪的都是什么人?江西、湖南、湖北农民,既无技术,又不肯努力,甚至也不肯像老实的四川人那样老老实实去建筑工地,而偏要赖在职场冒充白领。这种人想要出人头地,不就是只剩了害别人么?
真要全民哀悼,就建个纪念馆立个碑,让家属上报因武肺(直接或间接)致死的人的名单,把逝者的名字刻在上面,问题是它们敢吗?
真的超好笑,明明就是中共害死那些人的
要不是一開始中共一直說什麼可防可控,一直打壓消息和疫情,哪會死這麼多人?
先不管那些人是否「該死」,他們被中共害死了
然後中共現在又貓哭老鼠地搞什麼哀悼日
可笑,自己殺完人還叫其他人一起哀悼他
假裝不是自己殺一樣
還不讓人娛樂,遊戲也不能玩
愚蠢自支那人只覺得為死難者默哀是對的
為了哀悼,不能玩遊戲和娛樂是應該的
但他們永遠不會想到是誰害死那些人
我吐了我在屑站改了个签名“形式主义做给谁看”马上就被删掉了呵呵
我读了楼主的很多帖子,一直挺困惑的,想虚心请教一下。楚文化楚民族到底是啥啊?他的一些所谓的中心主旨的文化是啥(以及为啥是楚来背)?代表人物是啥?
强奸民意,所谓哀悼日一贯如此。让民众承担责任,自己脱罪,强行胜利后再丧事喜办就完了。
可悲的是中国人一直以来都意识不到问题,导致中共拿着这一套不放,变本加厉。
名義是哀悼,實際是變相慶祝勝利。
共產黨真的是把喜事當喪事辦 , 把喪事當喜事辦.
早上一起床打開唯信 , 滿滿的好友圈一整排全都是
"感謝英雄 , 哀悼死者"
滿滿的....滿滿地....
可能你还忘记了,4月4日是清明节
所有游戏停服,除了b站的小红旗其他的直播软件全部停播,图片全部用黑白来代替,软件推荐的全是爱国主义视...

我问一下,B站的娱乐视频、番剧和直播还正常吗?我已经退站了,对今天的B站不太了解。
楼主的观点比较有趣,第一次遇上批判楚文化的人
刘卫东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說真的這個 4/04 只能被中共拿去利用了,民眾想發聲——就算是最溫和地給政府提建議——也會被無情封殺。現在只能旁敲側擊,不過效果甚微,美國能出面的話還好一點。
已隐藏
今天網上衝浪發現一些網頁全部黑白色,連圖片都蒙上了一層黑白,搞得我沒法看到紅橙黃綠青藍紫,甚是不爽。

故,對策:大多數網站是用了CSS裡grayscale這一項目。

若此,解法:如Firefox中,Ctrl+shift+i 調出控制台,在 Style Editor頁下各CSS裡搜一下,搜到grayscale的參數改回0

在此拋磚引玉,哪位同仁有空不妨寫一個user script,方便裝有violentmonkey的情況下一鍵還原五顏六色。

拒絕共匪綁架式哀悼
Antier 新注册用户 回复 hs18265547358
超級支持樓,但楚文化一段不很懂
可能你还忘记了,4月4日是清明节

祝习近平总书记清明节快乐,希望明年的今天我们给你丫烧纸 哈哈哈哈哈哈
那如今的汉族人,应该是什么族裔呢?


大和族在大陆的分支 嘻嘻
高丽族在大陆的分支
满洲人的后代你去槟城、怡保、雪兰莪问问当地人,当地人分为马来人、客家人、潮汕人、福建人、印度人,特别是槟城,就是个客家福建人统治的特别行政区。
泰国春武里府好几个县全是潮汕人,三代四代出生在泰国的潮汕人,你说他们是什么族?他们是华人?华人概念是什么?泰语的中国人发音是“昆金”,金人?
华夏在日本
苏联在大陆
民国在台湾
明朝在韩国

有道理。
已隐藏
大和族在大陆的分支 嘻嘻 高丽族在大陆的分支满洲人的后代你去槟城、怡保、雪兰莪问问当地人,当地人分为...

那我不是个没族人?怪不得被人叫费拉呢。
没有种族挺好的,没有种族,就没有种族主义。哈哈
请教楼主,现在的台湾是否彻底拜托了楚文化?宪政民主是否是唯一的解药?
麻煩你趕快去移民吧,肉身移民那種,不然呆久了你會被洗腦了。
全國公祭日都能被你說成作秀,你良心何在?
nmklxxx 新注册用户
当怪事变得不再奇怪才是最可怕的。
維尼死,舉國發喪,閉戶、斷網、全國披麻帶孝,此日可待成真。
您好,请问您为什么认为孽根性会是“楚文化”带来的啊,,,我觉得应该是“秦帝国”带来的文化才对吧,,,...


恕我直言:若不是看你说话客客气气,这种幼稚言论我是真不想搭理。
不要拿自己的 “觉得”、“喜欢” 去挑战别人的历史功底,更不要把别人的历史知识也拉低到 “认为” 的档次。
你能问出这种话,我很是遗憾。因为这不仅暴露了你自身历史功底奇差、你也懒得自己去读书、甚至也听不进别人的说法,而偏要带着看偶像剧的心态去看历史人物。你以为历史人物的形象,会因为你的好恶才决定了是好人或坏人么?

《美国队长1》有句台词(大意):很多人都忘记了,纳粹第一个侵略的,其实是德国。
秦国,既是加害者,同时其实也是受害者。
商鞅,就是个希特勒式的人物。这俩连人生经历都类似。
这种人,一看就是没有进化好的,它们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影响力?

商鞅的想法,实际是间接来自《道德经》。
不是《道德经》塑造了楚文化,而是《道德经》反映了楚文化。
这本害人的妖书,就是亚洲版的《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从没直接替专制体制提出任何指导建议、何况以卡尔马克思的智力它也想不出来,可为什么屎大淋、毛遮洞等等等等红色领袖,清一色都是皇帝?
商鞅、韩非、申不害、墨翟所设计的体制,不是《道德经》直接教的,但这些人却都是被《道德经》塑造的。

先秦时代,华夏人歧视楚国人 “沐猴而冠”;而到了清朝,所有人不知不觉都成为 “楚人” 后,居然不再歧视这种行为,反而都认为 “师夷长技以制夷” 是一种 “进步”、是 “开眼看世界”。
楚人,一直就是这种作风吖。它们无法引领时代,但等你引领了时代,它们就会来先学你、然后打你,永远无法与人和平共处。
周天子是 “王”,楚国的国君也自称 “王”;等到秦人建立了帝制,楚人再从里面借壳翻盘、借尸还魂,继续当 “皇帝”。
就像小屁孩,看见你有什么,它就也想有。你不给,它就会来抢你、毁你。

知不知道秦人 “废封建,立郡县” 之前,楚人早就这么干了?
“县” 这个字的来源,就是 “悬” 的意思。是我不想把地分封出去、所以我就让它一直 “悬” 着。

楚人对华夏文化的破坏,可以说是贯穿了整个周朝。春秋战国的天下大乱,很大程度上就是楚国给害的。
知不知道楚人的侵略性有多强?国君若有个几年不带人出去侵略,死后都休想被后人祭拜的。而且当时只有楚国,有 “将军战败必须自裁谢罪” 的规矩。这个罪恶的劣等民族从来就没把人当人。
就像所谓的二战,并不是什么 “反法西斯战争”,而是欧美资本主义阵营为了对抗红祸,而刻意地对纳粹绥靖后,所导致的局面失控。
即便没有纳粹德国(秦国),二战也一样会因苏联(楚国)而爆发。

当然,没进化好的,也不仅仅是楚,而还有一个宋。它们都是前商余孽。只不过,人家宋国后来学好了,而只有楚国一直是楚国。

项羽能善良到哪儿去?
你真以为司马迁在 “粉项羽、黑刘邦”?
实际上司马迁是 “黑项羽、更黑刘邦”。

项羽,照样是个满脑子中央集权思想的巨婴。
连自己身边的人都容不下,这种人会真心 “分封” 权力给别人?

几十年前,有一条湖南人(楚人),打包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铁木真给踩了一圈,并表示 “数下流人物,还看今朝”。
把它这通罗里八嗦的屁话翻译一遍,不就是项羽看到秦屎黄时的那句 “彼可取而代也” 么?

华夏人 “敬鬼神而远之”,而楚国人 “亲鬼好巫”;
华夏人崇的是土,而楚国人崇的是火;
华夏人理性而现实,而楚国人浪漫而抽风。

你怎么看得出今天还有半点华夏人该有的样子?
整个罪恶的中华米田共和国,就是个大号的楚国。
那恶心的 “中国红” ,就是楚人带进来的。
IRIS 新注册用户 回复 mannerheim
4月4日还是儿童节

中國的兒童節不是6月1日嗎?
请教楼主,现在的台湾是否彻底拜托了楚文化?宪政民主是否是唯一的解药?


你看看台湾的股市的蜡烛图,你会发现台湾跟中国是一样的。
在人类看来,绿色象征生命、红色象征危险,所以绿色是涨、红色是跌;而中国人认为红色是喜庆、绿色是耻辱,所以红色是涨、绿色是跌。

恶心的 “中国红”,就是楚人带进来的,因为楚人崇火。
可是华夏人是个整天在地里抡锄头的农耕民族,文明程度远远高于反人类的楚国人民,怕的就是火灾。
到了近代,代表鲜血的 “中共红”,与传统楚文化的 “中国红” 合二为一了。

你看看马英九为什么这么欠揍?
因为它是一条祖籍江西的湖南人民。

一月份,台湾口罩日产只有两百万左右,自己都不够用,刮民党指责台湾不向外边捐口罩;
现在,台湾的口罩日产已经达到了一千多万,已经能够帮助别人了,刮民党又跳出来指责台湾不应该向外边捐口罩。
显然,这两个 “外边” 不是同一个意思。前一个外边指的是中国,而后一个外边才真的是在指中、台以外的国家。
精神分裂的病情但凡轻一点,我想马英九率领的刮民党也干不出这种事。
这就跟对面中国人的作风是一样的:一边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一边 “呼儿嘿哟,它是人民大救星”。

“汉族文化(楚文化)” 不除,你就休想真正变得文明。
再野蛮的政治,都是有民主潜力的,只是它当前的水平实在太低,让人觉得路途遥远;而万恶的 “汉族文化(楚文化)” 则是反人类的,它把人生修行该有的方向搞反了,是存心在把所有人变成动物。
和这个观点比较接近


我是3号发的文,而这个在我之后。
mannerheim 回复 IRIS 新注册用户
中國的兒童節不是6月1日嗎?
1932-1949是4月4号,1950以后ccp改成6.1……
4月4日还是儿童节

4月4日还是反贼节
bbasile 新注册用户
缅怀是为了反思,要不然再来一次。结局还是一样。
4月4日还是反贼节


不要跑品葱来找不自在。

“儿童节” 的说法,我没记错的话,是31年左右,孔祥熙提出来的,只是中国人为了与国际接轨,而提出的只适用于中国人自己的节日;现在的 “儿童节”,本质则是真正与国际接轨的 “六一国际儿童节”。

“清明节” 的存在,以及那些恶心的传统,本来就扯淡。因为在清明节附近,还有一个为了纪念介子推的 “寒食节”。在这一天,连做饭的火都不能开,为什么在这一天附近,还有 “烧纸” 的习俗?

你想拿 “清明节” 来替中共绑架所有人,就别怕别人欺负你文化功底差、也拿别的东西来绑架你。
那我不是个没族人?怪不得被人叫费拉呢。没有种族挺好的,没有种族,就没有种族主义。哈哈

别自卑,你可以是人族,也可以是兽族,也可以是亡灵族(十五年前的魔兽世界,今天对网游没兴趣了 嘻嘻)
别自卑,你可以是人族,也可以是兽族,也可以是亡灵族(十五年前的魔兽世界,今天对网游没兴趣了 嘻嘻)


“汉民族” 真正的教主,还真就是黑暗泰坦萨格拉斯(《道德经》的作者,李耳)。
而黑暗泰坦下面,又会有污染者阿克蒙德(庄周)、欺诈者基尔加丹(韩非)的分支。
韩非再往下的分支,就是商鞅这个恐惧魔王与巫妖王的混合体(这里强调的只是危害大小,虽然商鞅出现得更早,但韩非才是法家的集大成者)。

所以,汉民族本来就是燃烧军团、天灾亡灵。

而我,只是莫高雷的牛头人……
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你们知道我听到“禁止娱乐”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是侯宝林先生的相声《改行》说的是封建时代皇帝死了,禁止戏子唱戏,于是艺人们只能纷纷改行做小买卖的故事。

现在可能么?就算是一天,估计都难。我才不信昨天24小时有谁是完全没有娱乐活动的呢。
其实并没有什么用。你们知道我听到“禁止娱乐”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是侯宝林先生的相声《改行》说的是封建时...


就你,还是少在网上发表 “高论” 的好。
尤其不要跑到我的地盘来歪我的楼。
你是进了观察名单的用户,你的每一个字,都可能被我怀疑为在带节奏。
不要跑品葱来找不自在。“儿童节” 的说法,我没记错的话,是31年左右,孔祥熙提出来的,只是中国人为了...


别给我扯犊子

想普及历史,就去墙内知乎秀你高贵的智商,想找存在感,就不要来品葱秀你的道德绑架

不知品葱的内涵是什么,就想复辟你的帝王思想,跟我左手搏右手,回家吃奶去吧
百战百胜 新注册用户
一个完完全全的人祸,居然给弄成了一场爱国主义教育,而且是全网都来,这种无脑洗脑都操作真都是太恶心了,干脆一年都默哀吧
别给我扯犊子想普及历史,就去墙内知乎秀你高贵的智商,想找存在感,就不要来品葱秀你的道德绑架不知品葱的...


我没跟你扯犊子。
文章是我写的,这里就是我的地盘,我是在很严肃地警告你。

你看不惯这里的 “反贼” 多,是你自己的问题,我可以忍你一次、两次。
但如果你偏要像台复读机似的,四处复读粉红倾向的言论、骚扰和挑衅其他用户,我就只能把你赶走。
强制性都洗脑真都是非常都恶心,为了让你感动,上面也是非常都费心了,我感动还不行吗
我没跟你扯犊子。文章是我写的,这里就是我的地盘,我是在很严肃地让你走远点。你看不惯这里的 “反贼”,...


要准备复辟帝王? 还是准备杀驴卸磨?

文章你写的,评论只能赞美你?你跟习泰迪有什么区别,

出品葱,还一股子的微博知乎风,你除了复制粘贴“像个复读机似的四处复读粉红倾向的言论”,能不能换个花样,跟我扯
不过是又一轮都爱国教育而已,这个日子过去之后,该吃吃该喝喝,高层那些人才不会管下面都死活呢,只要老百姓听话,怎么不要脸怎么来
要准备复辟帝王? 还是准备杀驴卸磨?文章你写的,评论只能赞美你?你跟习泰迪有什么区别,出品葱,还一股...


不要乱扣帽子,我几乎每篇文章都在嘲讽皇帝和过河拆桥行为。

文章是我写的,我是在强调我有维护评论区秩序的权利。
你第一次留言恶心我,我没理你;你偏要逮着其他用户不放,存心把楼给我搞歪是不是?

我没有只许别人赞美,但我一定不允许有人在这里发疯。

我只是第一次认识你,我都不知道你对我哪来这么强烈的恶意。
并且你还并不是只对我一人有恶意,你是对所有人都有恶意。
就凭你处处把 “哀悼” 与 “清明节” 绑在一起、强行拖着所有人去顺从中共,并且在多个地方重复发表这种言论、以骚扰和挑衅其它用户,我就可以修理你。
不要乱扣帽子,我几乎每篇文章都在嘲讽皇帝和过河拆桥行为。文章是我写的,我是在强调我有维护评论区秩序的...


杠上了是吧??我陪你

你全篇文章,我就评论4次,其中3次是直接回复你的无端引战,你说我带楼?举证给我拿出来,拿不出来,否则投诉帖见

恶意?你是不是已经分不清楚谁是小粉红,谁是反贼? 所有我的评论没有一处把 “哀悼” 与 “清明节” 绑在一起,还是那话, 举证给我拿出来,拿不出来,否则投诉帖见
不哀悼度不行,互联网真的是被大陆掌控了,什么软件、网站大部分都是黑白的,不让娱乐,只能哭,但是从湖北武汉领回来骨灰盒的人却不让哭,有这样的道理吗
不哀悼度不行,互联网真的是被大陆掌控了,什么软件、网站大部分都是黑白的,不让娱乐,只能哭,但是从湖北...


在网上发几个蜡烛、哭泣的表情,起不到 “哀悼” 的效果。
这行径,就像当年戎祥去世后,黄渤在自己的微博里鬼哭狼嚎似的质问苍天为何要带走自己的 “大哥”;又像当年陈羽凡吸毒被曝光,胡海泉在自己的微博里连续问了一堆 “为什么”。
特么真若有什么,不去亲临现场、不去找本人询问,却发到微博上,这是演给谁看呢?

正如我原文所说,这就是一场软性 “文革”、是逼着所有人必须表态与中央一致。
敢发出异样声音,就是死路一条。
那么这无形之中就起到了 “壹民” 的效果。

至于 “只许州官放火、却不许百姓点灯” 的双标行为,就更好理解了——
商鞅为了立威,一次在渭水河边处决了700多人,把水都染红了,商鞅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后来别人用商鞅的 “法” 来搞商鞅本人时,商鞅却要跑、甚至要造反。

皇权思维、女人思维、小人思维、农民思维,都是一回事,都是法家思维、法西斯思维,是没进化好的巨婴思维、动物思维。“双标” 是这种生命的标配。
你对儒家的认识是不准确的,大一统帝国传统的正当性(legitimacy)来源除了道家的宇宙论(天无二日,土无二主)就是儒家的“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和“修齐治平”传统。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玩单机游戏就好了,甚至联机(不是联网)游戏都可以玩
顶多拉拉防空警报, 我在家里还能闯进来把我头按下不成, 至于国内网站早就不看了, 变成灵堂也随他们去, 有本事把对外互联网端口断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2
  • 浏览: 20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