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的8个医生之一的现状:自己和父母都中了病毒肺炎,自己还躺在ICU病房

李文亮,被抓的8个人之一,武汉的一个眼科医生,最早在微信群里发出非典和冠状病毒的信息,结果被抓去喝茶,现在自己和父母都中了病毒肺炎,自己还躺在ICU病房,这就是墙内提出问题,说出真相的代价。但墙内官方媒体认为政府官员决策时多方面考虑并无过错

相关新闻:

武汉 8 个“造谣“者终于有一个现身了!他现在啥情况?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479079379860.htm

https://telegra.ph/file/6b42b43ca79fea7a6a8f7.png
感染医生仍在重症监护室


《受警方训诫的武汉医生》
北青深一度 记者 / 韩谦

去年年底,一张聊天记录截图被大量转发:一位医生在大学同学群内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 7 例 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消息发布 11 天后,这位医生也出现了咳嗽、发烧的症状。
深一度联系到了这位医生,他告诉记者,截图的确存在断章取义的问题,关于确诊为 SARS 的说法不准确,自己此后在群内强调过,“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在群里发布信息的第二天,他被医院监察科要求写一份对于不实信息外传的反思。 1 月 3 日上午,他又去派出所签了一份《训诫书》。
他于 1 月 12 日住院,CT 结果显示双肺多发感染,磨玻璃样病,14 日转至呼吸科隔离病房。此后,他又逐渐出现呼吸困难加重的问题,于 24 日转至重症监护室,至今病情一直未有明显好转。他的医生告诉他,这几天病情就该出现拐点,但肺功能恢复时间会比较久。
截止到深一度发稿时,该医生尚未离开重症监护室,由于他不方便说话,采访使用文字实录的方式进行

https://telegra.ph/file/73690b0f0a46f05dff1b1.png

感染医生签署的训诫书

“网上流传的截图断章取义”
深一度: [b]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受感染医生: 体温一直有反复,昨晚(26 日) 38 度现在降到 37.3 了,现在一直插着呼吸管,进行高流量吸氧治疗,无法下床,大小便都在床上。 基本无法说话交流,只能打字,即使打字交流一段时间后也会头晕。
深一度: 在去年年底的时候,你是怎么知道的医院急诊科有 7 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受感染医生: 同事之间互相交流知道的。 当天晚上也看到了一份武汉市卫健委员会发布的红头文件,紧急通知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
深一度: 医院是什么时候收治他们的? 怎么治疗的?
受感染医生: 具体我不清楚。
深一度: 当时知道这个事情后是否担心过会有传染性? 有没有做防护措施?
受感染医生: 嗯,担心。 那段时间上下班都开车,不敢挤地铁。但也没做防护措施,大意了,觉得和自己科室没什么关系。当时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深一度: 你是在哪里发布的消息?
受感染医生: 12 月 30 日下午 5 点多在大学同学群发布的消息。 我的同学基本都是一线医生,我当时是想提醒同学注意防范。我也知道这属于公共卫生事件,发布这类消息有风险。我在群里反复强调不要外传,但还是被人截图外传了。传播很广,外省很快就有了。
深一度: 当时在群里这个说法准确吗?
受感染医生: 当时在群里一开始说了“确诊 7 例 SARS”,不太准确,后来我又强调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 那个截图也存在断章取义的问题。我强调了不要外传。
深一度: 所以因为截图外传而受到处分了吗?
受感染医生: 12 月 31 日凌晨 1 点半接到电话通知,让我去武汉市卫健委。 当时卫健委连夜开会,应该是应对疫情的会议,我们医院院领导、医务室主任都参加了。我没参加会议,让我在其他房间等着。会议结束,院领导询问了我一些消息来源之类的问题。凌晨 4 点多的时候主任开车送我回的家。12 月 31 日被叫去医院监察科,去了两三次,有时候是监察科同事接待,有时候是纪委书记。反复问我消息来源,以及有没有认识到自己造谣的错误。后来要求我写了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说要院内处分,具体一直没有出来。
1 月 3 日上午,我又接到派出所电话,让我签了一份《训诫书》。
深一度: 后来医院有提醒大家不要再往外传播此类消息吗? 有说发布信息会有什么处罚吗?
受感染医生: 有,要求不要在网络上发布相关信息,都是由科室主任口头传达的。 后来疫情明显扩散,因为我亲自收治了这样的患者,并且她的家属也被感染了,我也被感染了。
所在科室曾收治疑似新型肺炎病人[/b]
*深一度: 你所在科室什么时候收治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受感染医生: 大概是 1 月 7、8 号的时候。 她住院的第二天开始发热。发热后马上做了肺部 CT 和呼吸道病毒、支原体、衣原体检测。肺部 CT 检测出来是肺部磨玻璃样病变,符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表现,但是当时不让做核酸检测确诊。
深一度: 当时医生有要求做核酸检测吗?
受感染医生: 有,当时的确诊病例都是通过核酸确诊的。 如果不做检测,就无法确诊,那感染人数的数字看起来就不大。当时专家组的人说他们无法决定做不做检测。
深一度: 病人诊断出有问题之后有做什么隔离措施吗?
受感染医生: 病人在病区单间隔离,我们医生开始戴 N95 口罩,但是病人在一开始没有发热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戴口罩。
深一度: 当时知道会有人传人的问题吗?
受感染医生: 当时我们也不确定,但很快照顾病人的家属在病人发热当晚就发烧了,后来病人和家属在 1 月 10 号都住到呼吸科隔离病房去了。
深一度: 你是什么时候感觉身体不适的?
受感染医生: 1 月 10 号中午我开始咳嗽,当时没太在意,第二天开始发烧,最高 38.2 度,这才意识到问题大了。 当天做了 CT,显示双肺多发感染,磨玻璃样病变。
深一度: 当天你就住院了吗?
受感染医生: 没有,当天先是自我隔离,因为家里有孕妇和小孩,我就去外面住的酒店。 12 号下午住在我们科室病房,14 号转到呼吸科隔离病房。
深一度: 你有做核酸检测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吗?
受感染医生: *
1 月 24 号才做的核酸检测,结果还没出来,到现在也不能说是确诊。 也问过医生为什么检测结果还没出来,医生说都没出来,不知道原因。

https://telegra.ph/file/066f685a91547c627d445.png
https://telegra.ph/pneumonia-virus-truth-01-30

感染医生的诊断书

病情加重转至 ICU,父母也被传染
*深一度: 你是什么时候感觉自己病情加重了?
受感染医生: 我一开始主要就是发热、恶心,后来高烧慢慢退了,觉得有希望了。 但是 16 号之后呼吸困难加重,完全不能下床,大小便都在床上。24 号转到呼吸内科重症监护室。现在采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类药物和高流量吸氧治疗。
深一度: 从进入重症监护室到现在病情有好转吗?
受感染医生: 变化不大。 医生说这几天就该出现拐点了,但是肺功能的恢复会比较慢。
深一度: 你们科室还有别的同事出现类似的状况吗?
受感染医生: 还有两个同事,有一个在我后面几天感染的,严重程度跟我差不多,还有一个症状比较轻。
深一度: 在病房住院时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做得如何?
受感染医生: 住在我们科室时候的同事就戴 N95 口罩,穿隔离衣。 他们也知道自己的防护措施做得不够,但也还是正常做治疗,担心被感染是人之常情,但这是工作啊,而且病人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转去呼吸科之后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就完善了,穿防护衣,戴 N95 口罩和护目镜。
深一度: 你的用药一直是充足的吗?
受感染医生: 用药是一直充足的,就是现在还没有特效药出现。
深一度: 治疗需要自己花钱吗?
受感染医生: 暂时还没有催费,政府说是会兜底治疗费用。 但是我用了很多免疫球蛋白都是自己托人从外面买的,这个估计只能自费。免疫球蛋白现在 600 元左右一瓶,我每天打 8 瓶,已经打了 11 天了。免疫球蛋白现在也越来越不好买,价格估计还会上涨,之前买的还能用两天,到时候看还需不需要,再找人去买。
深一度: 目前医院有三餐供应正常吗?
受感染医生: 有,食堂免费配送的,营养还可以。 得病之后食欲不振,我的情况是一般只能吃一点小菜,喝一点牛奶,吃不下太多。
深一度: 你家人有出现被传染的情况吗?
受感染医生: 我父母在我之后两天也出现发热、呕吐的症状,检测出来肺部 CT 也呈现磨玻璃样病变。 他们是 1 月 15、16 号的样子住院治疗的,当时就很难住进去,床位已经很紧张了。他们症状比较轻,前天(25 日)和他们通过电话说还好,估计最近就可以出院了。我不敢和他们多说我的情况,怕他们担心我。
深一度: 你可以每天和家人通话吧?
受感染医生: *
可以,我每天和老婆视频聊天,她每天都在鼓励我,让我积极治疗,她和儿子都在等着我。 我目前呼吸困难,说话不太方便,一般都是她说我听。
(根据受访者要求,受感染医生做匿名处理)

墙内官方媒体回应:科学作出判断需要证据,政府官员决策时多方面考虑并无过错

曾光:疫情初期被武汉警方约谈的8名市民是“可敬”的,但科学作出判断需要证据
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9CaKrnKp6PE

来源:人民日报
2020-01-29 19:50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接受《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采访时表示,疫情初期曾因“传谣”被武汉警方约谈的8名表示武汉出现"SARS”的武汉市民是“可敬”的。曾光说,他们是“事前诸葛亮”,可以给他们很高的评价。但曾光也表示,科学讲究的是相信证据,做出判断还是得拿出依据。

http://www.bjd.com. cn/a/202001/29/WS5e319c3ee4b0e6e58393d59b.html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他认为上述8人是“可敬的”,而且政府官员决策时多方面考虑并无过错,只是应更多地采用科学视角。
10
分享 2020-01-31

26 个评论

可怜的工具人。8人身为医生,在学术交流群里向医学同行通告病毒信息还要被警察监控,抓起来拘留。疫情真的爆发了再被派到医院救人,用着低劣的防护设备直到自己也感染,如果死了尸体就地一烧。这就是习近平治下中共国专业人员的下场。
这就是不让人民说话的代价。

这个医生也倒霉,被连累了。
可怜的工具人,身为医生,在医学交流小组里公布信息还要被警察抓起来拘留,疫情真的爆发了再被派到医院救人...

这其实也是国内大部分人的人生写照。
政府不会说自己错了,没看那句“他们可敬,但政府官员决策时多方考虑并无过错!”其实就是告诉你,政府在这个时候抓错或者误抓是人之常情的,你作为小老百姓要理解嘛!搞错了,我私下里面给你道个歉赔偿赔偿就好了,反正让我开发布会说自己错了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其实中共中央本身脑子就有问题,或者说心理有问题,不符合统治阶级的宗教就是邪教,不是政府部门发出的言论就是谣言,有些很搞笑的人还认为谣言会误导群众,殊不知国外言论自由,本来就没有所谓的谣言。
今日笑话:
——如果一个人穿越回2019年12月能阻止这次疫情扩散吗?
——“9名造谣者已被依法查处”
我把这个事情搬到油管上了: https://youtu.be/PrREw9DIz0o

然后我还把另外一个故事,就是武汉牌照司机被歧视6天漂在公路,那个采访搬过去了。
原采访在这里:https://k.sina.com. cn/article_1655444627_62ac149302000zd5f.html

我接下去有打算搬倩倩的故事,但是我个人觉得倩倩的故事写的太煽情了,就是母亲去世爸爸哥哥感染的那个女孩儿,不知道要不要写
其实中共中央本身脑子就有问题,或者说心理有问题,不符合统治阶级的宗教就是邪教,不是政府部门发出的言论...

不要把中共人格化,应该说中国人现在就是这种思维方式,他们根本意识不到了
我把这个事情搬到油管上了: https://youtu.be/PrREw9DIz0o然后我还把另外一...

写下来,你是在做有意义的大好事,英语好或者其他外语好的人此时真的但是强大的力量,把这些东西翻译传出去,投稿(当然如果人在墙内就还是慎重)
抓医生的警察/责任人如果不被司法审判的话,下次依然疫情依然只能事后“诸葛亮”。因为没有司法,所以没有如果,只有下一次的“感谢国家”。
看一下油管上的小粉紅都說這人不存在,可惜油管不能貼圖,一個國家不能講真話真的非常可悲。
有徵狀的時候,不是想辦法處理,而是先處理發現的人,真的厲害了。
已删除
不要把中共人格化,应该说中国人现在就是这种思维方式,他们根本意识不到了

中共已经彻底彻底的没救了。就算你告诉他小行星明天就撞地球了,他们也只会麻木的等死
中国人只会说他们活该 说的太提前 没人会在意他们付出后得到什么后果 从不反思 

这个社会是没救的 医生拿自己和父母的命体会了一把 可怜又可悲

我不觉得这次肺炎死的人可怜 也许是我的问题 但我觉得 这就是天谴 中国人除了互害还是互害  就算出国也是照样 说不定病毒就是被自己的业障吸引到身上的

我只希望老天有眼 反贼和好人不会带走太多 把那帮毫无底线道德和业障重的人带走吧 

未来的世界和国家 也没他们的位置 未来的中国不需要一个互害的社会和一群没灵魂没脑子的尸 中国人的尿性 只有这次肺炎能好好治治

医生提前告知却被国家警告 落得一个全家半死的下场

而那帮死畜生只会说 我们国家发达强大了不好吗

十天建医院哪个国家能比 

相信政府 相信国家

有个朋友 因为自己比别人家境好 父母吸着民众血跟着体制勾搭 年纪轻轻就为这个体制自豪 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说这话的死了都活该 如果知道她得了肺炎 我都不会难过 我只想看着她的脸也冷冷说一句 活该
忍不住想问个问题,武昌分局的训诫警察是不是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心里是不是还是认为那个人违法造谣?

另外,“受感染医生: 没有,当天先是自我隔离,因为家里有孕妇和小孩,我就去外面住的酒店。 12 号下午住在我们科室病房,14 号转到呼吸科隔离病房。”这个酒店的服务和客人都躺枪了么?这是医生职业道德该做的事情么,为了保护家人去感染别人?

我感受到深深的无法自拔的全社会的道德混乱。
忍不住想问个问题,武昌分局的训诫警察是不是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心里是不是还是认为那个人违法造谣?

多么讽刺
在所多玛与蛾摩拉,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愿天火降临
其他的事我都能忍,只有这件事万万不能忍。这八条好汉就和人相食一样,迟早要上历史书。
中共真恶心,这情形越来越和1984相近了
中国人只会说他们活该 说的太提前 没人会在意他们付出后得到什么后果 从不反思 这个社会是没救的 医生...

这就是原罪,或者是劣根性
这就是共党统治下的杯具
在有些社会 说假话会受到惩罚。 在咱们这里,说真话会受到惩罚。
在有些社会 说假话会受到惩罚。 在咱们这里,说真话会受到惩罚。

你党的党徽上,有镰刀和锤子,我小时候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明白过来了,镰刀是要来割韭菜的,锤子是要来捶敢于讲真话的人的。
这位已经去世了么?唉,没想到这么严重。
补个财新网的报道存档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131081220/http://china.caixin.com/2020-01-31/101509761.html

李医生千古!
李醫生好走

希望你的來世已經沒有共產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警察有本事来抓我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06
  • 浏览: 19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