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ra搬运系列(1):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年轻人特别是90后更支持CCP吗?

原文衔接:https://www.quora.com/Do-younger-Chinese-especially-the-well-educated-Chinese-born-after-1990-support-Chinese-government-more/answer/Susanna-Illsley-5

中文翻译:

我本人曾经与很多中国公民以及“华裔”交流过。我的祖母出生于新加坡,在与亚洲人及其传统习俗相处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从童年时代开始我就和她交谈了很多关于这些遥远地方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

尽管如此,我仍然一直怀有巨大的热情,以了解为何(中国的)同龄人会对批判中国政府和CCP的观点感到不满。

我相信教育背景在这里确实起着重要作用。但是,从社会经济的角度来看,正是特权地位,阶级和社会能动性(agency)影响了他们的态度。也就是那些从历史上受益于占统治地位的CCP的威权统治和国家主义经济政策的人。

在谈论可能使他们感到羞耻或得罪的不便之处时,你会注意到他们许多人捍卫国家所做的一切,并试图掩盖或故意转移话题。此外,其中一些人对同质性(homogeneity),一致性(conformity),服从性和严重的结构性不平等的合理化具有奇怪的全国性的痴迷。某些观察家将这种对阶级主义和特权的有害展示称为为“亲CCP”。以我的拙见,这是不准确的,而且肯定是误导的。

CCP的辩护者为自己,和自己背后的力量而不是作为政党的CCP辩护。

他们不是在主张CCP统治,而是在积极地拥护一个可以利用,滥用和troll,来谋取个人利益的制度。由于父权制,家长式统治,权威教育和压迫性等级制度的长期存在。令人尴尬的是,当遭致反对时,他们可能会以愤怒,不适和有时不尊重的态度轻率地做出回应。

我遇到过一些非常无情的人(偶然地)来自中国。任何想要尊重地继续这个话题的人都将需要同理心。他们在采取立场之前,不多听、多思考,不对多样的观点保持开发视野,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在大学期间,我有研究话语分析和批判理论的经验。一回想起来我的话可能听起来很讽刺。

因为他们的优势不是通过努力获得,这些优势十分珍贵,但仅限于某些群体。他们在巴黎购买奢侈品,在冰岛沐浴,在新西兰享受圣诞节,在伦敦学习,在圣弗朗西斯科投资房地产市场,他们当然很rich,但并不wealthy(原作者有意地区分rich和wealthy,值得注意)。他们不是那种热情的体面的富人。他们与中国的下层社会没有良好的联系,他们对中国的富裕,时尚和高度隔离的生活方式的信念是基于弱势的,被剥夺,被出卖和被排斥的(可以参看social exclusion的相关概念)中国工人阶级以及维吾尔族和藏族这样的少数民族。

这里,即使收入也不是决定性因素。众所周知,既有不体面的(indecent,这个词内涵丰富)穷人又有不体面的穷人。然而,他们却故意(对社会现实)不敏感,无知绝不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这些亚洲精英主义者在培养家庭中最有权势的朋友时声称自己是受害者。他们同时要求绝对的隐私和不断的关注。当我们转身离开时,他们指责我们缺乏同情心。当我们转向他们时,他们指责我们破坏了他们习惯的圈子(原文为social habitat,“社会栖息地”,可理解为“圈子”),并强迫他们“接受”令人不快的批评意见。

这绝对是极其恶心的胡说八道。我认为我们不应为此怪罪于作为个体中国人。在贫富和流动性差距,遭受更大范围的不公正待遇的人们的恶劣环境,残酷无情的做法等这些应在几十甚至几个世纪前制止之际,这是一个非常令人伤心,令人沮丧的社会困境。

那么,确切地说,高等教育是如何塑造中国青年的政治风气呢?从我的(当然是有缺陷的)分析得出的一个初步结论是,在形成政治见解的过程中,社会经济地位,特权,教育,跨国流动性,族群和文化在这种情况下相互交织。教育是中国人享有话语权所享有的社会特权,中国的权力话语和社会建构的现实的标志;帮助我们弄清楚中国国家的修辞暴力(rhetorical violence,一种文化霸权理论中的概念)是怎样被贯彻和定位的。

中国人需要团结不同民族,专业和宗教信仰的劳动者,并英勇奋斗以恢复其与生俱来的权利。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们必须推翻家长式集体主义文化,解构仁慈独裁的神话,非殖民化军国主义(原作者可能是指宣传中国家主义的特征而不是中文语境中常见的“军国主义”内涵,也可以参见Militarism and the China Model: The Case of 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一文)的教育领域以及重塑自己的文明。

这个国家需要动员社会变迁(social change)中下层青年最好使国际社会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们需要启蒙以及扩展异议的影响空间。富裕的国际漫游者(wanderer,指那些西方观察家常常注意到的,经常跨国移动和发声的既得利益者)不是真正的代表。他们也无权这样做。

明确地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主要要说的是,我们应该对中国人口的代表人数有限这个事实感到警惕,也就是特权阶层,他们有能力负担比其他人更多的跨国移动(原文为travelling,应指跨国迁移而非一般意义上的“旅行”)。我希望,这种观点可能有助于对当代中国生活的基本要素形成更多认识,这与中国精英长期以来所想象的形成鲜明对比。

注:本人不擅长翻译,工作勉强可看,请多见谅。
41
分享 2020-04-02

32 个评论

lz辛苦了,优质内容在目前的品葱还是很稀缺的。
谢谢分享
徐贲在一本介绍公民教育的书里写过在受到臣民教育或公民教育这两种不同的教育环境下由此而产生的不同的国民性,臣民教育是重视工程等实用技术而刻意忽视理论性的教育,用一种规制好的话语体系形成的评价标准来套用到每一位受教育者身上,他们在这个体系中想攀登高分必须要适应这一套话语体系,而适应的后果往往是更频繁的接受宣传工具的洗脑,抑制受教育者的思考独立性和思考深度,而洗脑的作用也并不是让受教育者信服,而是让受教育者疲于思考主旋律的内涵缘由,以至于潜意识的拒绝对此作出深刻讨论,教育的重头戏——关于尊严、生命、自由等普世价值的缺失也塑造了一批自认为聪明理性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担任各行各业的社会精英
嗯 很认真的看了 但就是没看懂  特权阶层固然可恨 可更值得深思的是他们为什么存在 若不是有一群在酱缸文化中存在了两千年的顺民 那些特权阶层也就不存在了 事实上 中国现在的大部分年轻人觉得理所应当 我曾和某人辩论 他竟然说红二代的父辈打下了江山 他们的后代享福这没什么。不要再去试图去唤醒他们了 永远拉不起跪着的人 他们愿意卑躬屈膝的活着 愿意给那些领导 有钱的当狗当奴才 就不要搭理他们了  不过我们是在为这个民族的下一代二战 为了下一代的未来而战 就像迦南之地只能允许自由之人踏入一样 崭新的中国也必须由我们的下一代来完成 我们只不过是铺路人       “在我们苏联,谎言已经不仅仅是道德问题,谎言是国家支柱”--索尔任尼琴
感謝分享
還有Quora沒辦法對回答評論嗎?
好奇怪的設定

另外這個問題最多人按讚的答案是三小
https://www.quora.com/Do-younger-Chinese-especially-the-well-educated-Chinese-born-after-1990-support-Chinese-government-more/answer/Sam-Hou-10
---
I feel more free in China than in the UK, not gonna lie. Coz in China, you can say whatever you want, including hate words towards the government! They will even reward if your information help them with anti corruption etc.
---
看到這段笑死
如果有人真的跑去牆內anti CCP會發生甚麼事情
我说一个我个人的观察。

厉害国中小学班级里的“政治味儿”与“权力博弈”是十分突出的,以老师为首班干部为辅的“体制性权力”和以调皮捣蛋“坏孩子”为首的“反体制力量”一直处于博弈状态。

这种权力博弈会潜移默化的把班级的孩子划分成站在老师一边的亲体制阵营和站在调皮捣蛋孩子一边的反体制阵营。

在这个过程中,许多成绩较好的同学就更加喜欢并习惯与体制合作,久而久之就成了体制本身的支持者与既得利益者。
很好的回答,是话语分析了。
代表中国在国际上发声的人们看来,中低层中国人民就是他者。
Quora已经完全变成了桂枝的宣传机器,但似乎美国对于推特fb上活动的支那五毛还有所警惕,但在Quora却有如无人之境,似乎有必然让美国对Quora的情况有所警惕啊。
实际上很多90后并没有受过良好教育。
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懂得逻辑思维,懂得批判性思考,懂得理性讨论不情绪化。这些都是舔共的小粉红没有的文化素养。
由於樓主很不好的習慣,搬運文章但不搬運作者簡介,而這個作者說什麼「我本人曾经与很多中国公民以及“华裔”交流过。我的祖母出生于新加坡,在与亚洲人及其传统习俗相处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从童年时代开始我就和她交谈了很多关于这些遥远地方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我好奇這是不是新加坡人,所以我去quora看了。

結果啥?這個quora賬號4月1號才開始發答案???profile看起來有點假?(頭像是美女stock photo?)

我再點進去這個問題看。這個Susanna Illsley的答案只有4upvote 1share,發表於9個小時前?

這樣一個看起來有點假的賬號突然在quora一天內發7個答案,然後其中一條並非特別高贊的,在9個小時之內有蔥油看到了並翻譯成中文發過來???

我對此Susanna Illsley感到特別好奇,所以一鍵Google。

WTF?這個Susanna Illsley還有知乎賬號?
https://www.zhihu.com/people/swervedata/answers

WTF?知乎的答案寫的好像是瑞典文?

可是quora上面的人設像法國人?


喂,樓主,你去quora發就算了,不要再弄過來仿冒是洋人作品,以此糊弄其他人,好不好?不要把自己的觀點包裝成洋人的,這製造了一個假象,就是有洋人了解到某些中國社會問題。事實上沒有,而是你自己的看法而已。
如果全世界都搞言论审查,哪种语言的审查难度最高? - 回复 by @molecular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73900

太难了。我还试过瑞典语,结果答案只幸存了三天,悉数被删。
整篇文我只看了前兩段「我本人曾经与很多中国公民以及“华裔”交流过……以了解为何(中国的)同龄人会对批判中国政府和CCP的观点感到不满」,就急不可耐地想知道作者是什麼人。

因為我對信息來源真確度比較敏感,一旦有任何懷疑,首先要查一查是什麼來源,了解一下來源的背景和立場,所以當我看到這逼真的quora profile,就馬不停蹄去核實了,quora所有答案我也沒有看。

現在回頭看看,這篇文的英文版最後一段開頭是
To be clear, all I mainly want to say on this subject is that we should be warned of the limited representation of Chinese population 

這麼累贅的說法,無論是英語母語者還是法國人瑞典人,都寫不出來。也就品蔥的fact check水平和英文水平能被糊弄,放到香港論壇上面也要被秒殺。

https://i.lih.kg/540/https://i.imgur.com/24SAgje.jpg
徐贲在一本介绍公民教育的书里写过在受到臣民教育或公民教育这两种不同的教育环境下由此而产生的不同的国民...

非常巧,我这几天恰好断断续续看着这本书,徐贲的《统治与教育》,纸本已下架,Amazon的Kindle电子书还有的卖。看了2/3,觉得是我近两年来看到的最好一本书,尤其是比照当下的疫情,顺便再次推荐。
樓主辛苦了,看到個筆誤:
"众所周知,既有不体面的(indecent,这个词内涵丰富)穷人又有不体面的穷人"
應該是
"众所周知,既有不体面的(indecent,这个词内涵丰富)穷人又有不体面的富人"
为什么支持ccp,只不过现在泡沫还没破,表面上经济比较光鲜,这就是经常说的ccp合法性建立在经济发展之上。
等泡沫破灭,房价大跌,很多人失业,看那时候还有多少支持者
我说一个我个人的观察。厉害国中小学班级里的“政治味儿”与“权力博弈”是十分突出的,在这个过程中,许多...

我的特殊体验是:
体制性权力需要成绩突出的孩子强化体制正当性
而我恰恰又是成绩突出且调皮捣蛋的那个人
我自己当时也觉察到了这个阵营对立
所以试图以一种倒逼推翻体制的目标行动(我不是班干部 也不是团员)

结果是这个班级成为了一个精英掌权的“资本主义群体”
也就是跟我一样同时展现出学业水平和个性的人越来越多
而那些班干部逐渐泯然众人
一些开明的老师(或许也是为了他们的优秀学生升学奖金)
开始更接纳和认同我们 给我们更多的话语权
从而掀翻了体制化垄断而死板的课堂和班级

这是我童年记忆中引以为傲的精彩一笔
任何强迫性的灌输,都是对人性的抹杀。其实在孩提时,更多的应该享受时光带来的快乐,而不是成为某种政治的牺牲品。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为何狂热崇拜大一统?

答:打一个很简单的比方,你跟一个旅游团一起去旅游,假如去的是一个陌生而有可能有危险的丛林,而且你也和团里谁都不熟悉,结果你肯定会倾向于大家都要一起走,就算团里很多人你都看他们不爽,就算有很多利益冲突,甚至有过较大的过节,你还是会更倾向于和他们在一起的。

但是假如你和你的一大家子都在团里,你就更有可能愿意脱离旅游团自己一家人一起玩,你有一群好哥们也会更可能和哥们一起,你有一群钓鱼的同好,就很可能你们一群人一起跑去钓鱼。在这些情况下,和所有人在一起就没那么重要了,只有在一起利益更大时才会选择在一起。

另外,假如你们去的是一个大城市,有着便利的公共交通、便民服务,有商店有旅馆有医院有警局,你可能一个人就敢脱团到处去玩,好吧也许没有那么多人敢,但比去丛林更容易和家人、哥们、同好在一起。


中国人为何有大一统情节呢(这里不置褒贬因为问题没有问)?因为中国就是一群人跑去丛林里旅游,而又互不相熟咯。
我说一个我个人的观察。厉害国中小学班级里的“政治味儿”与“权力博弈”是十分突出的,在这个过程中,许多...

有反体制力量还真的不错了,我初中班主任一直用毛泽东延安整风整知识分子那一套整我们,逐个击破,在课堂上用其他学生的嘲笑孤立个人。王八蛋,整个三年他竟然完整得身上没被同几个窟窿确实反应了我们的费拉,要是是一帮维族学生,给他十条命都不够用。
目前硕士在读,身边同龄人很多反贼(当然我们不会这样称呼,会说某某某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大家心里就又数了)。当然入党很多,因为行政保送直博比较吃香。

工作中分管某组织,工作中直观的感受是00后真的是红专,上次有个人还在群里发和所谓废青对线我直接撤回了,理由是我们组织没有政治立场,不要讨论有的没的话题。

以前我以为等我们这代人长大了,我们就可以实现心中的理想国了,现在我觉得我想错了。
这中文难道是用谷歌翻译从英文翻过来的?读着别扭。这么长其实不就一句话"屁股决定脑袋"?
我说一个我个人的观察。厉害国中小学班级里的“政治味儿”与“权力博弈”是十分突出的,在这个过程中,许多...

虽然我作为一个个案没有说服力,但我确实是算从小成绩较好的小孩,但我也从小就厌恶权力体制这套。因为小学时代的教师往往是根据学生家境和出身来决定谁当班干部。小孩不是傻子,对这种势利眼的态度非常敏感,自然也慢慢会懂得权力与权力之间进行交换的道理,可能其他人也会有类似的经历。
CHIDEY 黑名单
先推再看
智商是一个问题,信息是另一个问题。
只要智商足够,信息渠道畅通,鬼才会支持CCP。
CCP从顶级长老到底层炮灰公务员自己都不支持CCP,否则怎么会整天想办法贪污腐败偷CCP的钱?
楼上说的有道理,不过应该不至于是楼主自己的手笔吧,那未免也太无聊了
智商是一个问题,信息是另一个问题。只要智商足够,信息渠道畅通,鬼才会支持CCP。CCP从顶级长老到底...

那叫挖社会主义墙角,嘴上还要说我爱老共,因为老共给了他贪污的机会。
就算在中共国贪污之后(没有被调查),因为后怕又移民美帝的朋友们,从感情上说,给他们富裕的中共,也比赚他们钱收容他们的美帝更亲近。
我认为支那的高学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学历,支那大学现在仍然培养很多高学历人渣,素质低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