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讲跨性别。(欢迎提问!)

半年来潜水品葱有感

和对性少数群体完全没有了解的顺性别直人科普多元性别,就像和岁静中国人讨论政治一样艰难,作为跨性别男性兼左翼反贼,百口莫辩、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可谓是笔者的日常生活。政治上,与小粉红活在两个世界,性身份上,哪怕在一个反抗者聚集的社区内也总是感受到隔阂、亲眼看着各种不理解和谣言满天飞。

如果你是一名对跨性别不甚了解的顺性别者(甚至本身就对自己性别认同尚未确定的探索期跨性别者),欢迎向楼主提出有关跨性别的疑问,会尽量解答的。

tips:请尽量礼貌一些……因为如果一上来就说类似“你们是不是都想进女厕所啊”的话,观感上是和“天安门事件不就是暴徒杀了一堆解放军吗?”差不多的,相必看到这种话还有心情耐心给人解释64到底是什么的反贼几乎不存在。
25
分享 2020-10-18

69 个评论

svetlana 新注册用户
摸摸樓主 我也是人妖
無知者亂問:

1.請問跨性別者的性向應該如何決定?
比方說一個男性身體、女性內心的跨性別者,喜歡上了一位身心女性,你認為這應該算是異性戀(看身體決定)還是同性戀(看心靈決定)?還是另外有一個專有名詞?

2.一般是如何對自己生理性別產生不認同感的?
作為順性別者,我們從小就受到類似於『你有小雞雞,你是男生』『你是女生所以你長大後胸部會變大,是正常現象』這樣的教育,也不會對自己的生理性別產生懷疑(頂多有『要是我是男/女生就好了』的想法,想5分鐘程度也就忘了)
雖然也有的人因為性別刻板印象或歧視而對自己的性別感到不滿(『為什麼男生就不能玩芭比娃娃?』)但往往不到性別認同的程度

3.如果完全不存在性別刻板印象,你認為還會存在跨性別和性別認同這個概念嗎?
比方說,如果從來男生玩芭比娃娃就像男生玩變形金剛一樣天經地義,那這個從小愛玩芭比娃娃的男生會不會就隱藏在人群裡,沒有任何不同的了?還是說就算這樣他還是會對自己的生理性別產生懷疑?
记得很多年前,在学校上课。有一天发现,学校所有的黑板左下角都写了一句话:如果您因为自己的性别转换身份,受到了不公平不公正的对待,请及时联系学校学生事务处。我们绝不允许这种没有罪行(用的是罪行一词),在我们这个自由,民主的国度横行。

从那一刻起,我就坚决的,决绝的下定决心加入了该国藉,告别了支那身份。

跨性别只是人家的一个选择,没有影响到任何人。这也是人权的一部分,我们应该捍卫。我没什么问题,只是看到这样勇敢的贴子,赞一下。如果人人都如此勇敢,TG早就滚下台了。
其实在整体氛围偏保守的品葱发文还是有点怵,但相信经过在共产党统治下的思维蜕变的葱油们,应该都是愿意交流、增进了解的。

先从我的基本情况说起吧。为防人肉出道年龄和其他信息就先隐去了。我是一名跨性别男性,中学时代因为受不了性别认同导致的霸凌和中共洗脑式教育半路退学(和习近平一个学历……),现在算是名自由翻译,日英都会,日语偏好一些,但因为经济因素无法移民。同样因为经济困难目前没有进行任何性别重置手术,激素治疗刚刚提上日程。为保人身安全也没有和父母出柜(出了柜后轻则断绝援助断绝关系,重则直接送进矫正精神病院集中营全国范围追杀)。

目前中国跨性别者赖以生存的资源大部分经由黑市流通,在2017年开始的净网运动下被打击得十分难以寻找,但依靠社群内部的相互联系还算勉勉强强能够维持。如“跨性别”、“trans”、“药娘”等百度贴吧早早就被封禁,知乎从2018年开始也逐渐屏蔽话题和封禁用户,现在你在墙内互联网基本搜索不到什么关于跨性别的积极讨论了。


(待更新)
樓主你好,以你和你身邊人作為例子,請問你們這個群體在牆內生活狀態如何,會不會遇到很多麻煩?謝謝!
shiinaahiso 回复 svetlana 新注册用户
“人妖”这个词含有太多污名化的贬义意味了吧,可以直接使用“跨性别者”,如果你只是性别非常规者的话“酷儿”也是可以的。
1.就像大家一样,根据自己本身的性取向决定。比如,我是一名性别认同为男的跨性别男性,我喜欢女性,那么我就是个直男。长一点的话,就是“跨性别异性恋”。相对的,如果一名跨性别女性,同样欣赏女性这一性别,那她就是一名跨性别女同性恋(transles),在国内因为对跨性别群体的打压,跨女和跨女的恋爱关系其实是非常常见的。

2.跨性别者的情况,大多数是先对自己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感到不认同,然后恰好自己的性别认同(包括性别气质、自己属于哪个群体的归属感、要揽起的责任)与生理相反的那个性别基本相符。如果是对既存的两个性别都感受不到认同的人,会自称“非二元性别”或者性别酷儿,最近欧洲国家有增添的“第三性别”选项就是为他们设立的。

3.我觉得也会是存在的。因为即使没了性别刻板印象,生理性别的差异还是会存在,一定会出现对自己生理性别的某些部分或全部感到不满的人,如果喜欢偏男性生理的自己,生理女性就会去做胸部切除与子宫摘除等手术,这种人也可以算是无刻板印象时代的跨性别者。
生存状态非常严峻。第一大障碍是父母,得知自己孩子是跨性别就把他们扔进矫正集中营的数不胜数。还有学校与职场,绝大多数的跨性别都会遭到校园霸凌,在职场上暴露自己的跨性别身份必然会被开除,投简历会被退还。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购买激素药物,全靠圈内线人与黑市。然后就是网络上对关键词的围剿,具体打压情况可以见我四楼的回复。
>>1.就像大家一样,根据自己本身的性取向决定。比如,我是一名性别认同为男的跨性别男性,我喜欢女性,那么...

謝謝
因為所謂的『性別氣質』『歸屬感』『責任』很大一部分都是社會後天施加給成長過程中的個體的
比方說傳統東方社會認為『男性要陽剛,要勇敢』如果天性比較文靜的男生可能就會產生違和感,但假設說在另一個要求『男性要文靜,要優雅』的平行世界可能這種男生就不會有任何違和感,但他還是他自己
『責任』同理(如『男性應該要賺錢養家,女性應該要負責帶小孩』就是社會文化施加的責任)
『歸屬感』其實也是社會決定的。如果社會風氣認為芭比娃娃是男女都能玩的玩具,那這個愛玩芭比的男生就會從小和男生和女生一起玩芭比,他會不會產生對某個特定性別的歸屬感?還是只是對自己朋友圈的歸屬感?
我不懂的是這種『文化帶來的後天性別特徵』是不是對自己性別認同產生懷疑的唯一動機?還是另外有什麼先天不同?如果是先天不同,那可不可以說是一種病?(不要說我這『是病』言論是歧視:虹膜異色症、白化症等只不過是外觀會有所不同的先天特徵也被稱之為病)
小药娘加油锕,没什么要问的。
变性之后性格有变化么,化学因素对性格有什么影响。
>>如果是先天不同,那可不可以說是一種病?(不要說我這『是病』言論是歧視:虹膜異色症、白化症等只不過是外觀會有所不同的先天特徵也被稱之為病)


我沒有要批評你的意思,只是建議你把這一句改掉,病這個字一直以來都具負面意義,虹膜異色症有可能是疾病導致的,白化症者容易曬傷,這兩個被稱為病是有原因的。
独生子女环境下的压力肯定爆炸 这也是匪的锅。
>>我沒有要批評你的意思,只是建議你把這一句改掉,病這個字一直以來都具負面意義,虹膜異色症有可能是疾病導...


我不會改,這是一個純學術討論
虹膜異色症『有可能』是疾病導致的,但你不也用了『症』這個不怎麼正面的詞?以現狀而言還無法判明所有鴛鴦眼的原因是不是都是疾病造成,但你也用了『症』
我之所以選擇用『病』,也是因為我想問這是不是也是『有可能是疾病導致的』就像虹膜異色症一樣。異色瞳不比跨性別低賤或負面,你可以對異色瞳用『病』『症』這種詞我就應該可以對跨性別用同樣的描述
還有白化症容易曬傷就和白種人比黑種人容易曬傷是一個道理,如果這種程度就該被叫病而病卻有負面意義,那黑人應該覺得白人都有病了
>>


了解,我把你的話理解為跨性別對身心有害,既然你是這個意思就沒事了。
但白化症對比一般人真的很容易曬傷,小學見過白化症的人,他是每天長袖長褲戴帽子和墨鏡,請別用這種程度來形容白化症的狀況,而且白化症不只容易曬傷,還常伴隨視力問題。
如何認識跨性別者?
我是跨性别男性哦。
我还没有进行手术。一般来讲并不是为了得到改变才去“变”,而是本来就是因为先天的化学因素才有了与生理相反的性别认同,才会去做手术让身心一致。激素水平一般不会影响性格,但会影响情绪剥夺,摄入雄激素可能会更加容易感到愤怒或者焦虑,水平差异和女生平时vs经期时差不多的。
并不每一位跨性别者都符合性别刻板印象,就像顺性别也不一定人人都是肌肉大汉、温婉少女一样,我本身就是个不怎么爱运动和打打杀杀的跨性别男性,也遇到过很多不喜欢粉红色、喜欢凌厉风格的跨性别女性,既然性别气质可以很宽广,那么跨性别者能够认同的性别气质其实也就很宽广。文化带来的后天性别特征不是跨性别的唯一动机,其他还有对生理的不满,对群体社交的要求(比如,希望加入兄弟会,希望被叫做先生/小姐)。
>>了解,我把你的話理解為跨性別對身心有害,既然你是這個意思就沒事了。但白化症對比一般人真的很容易曬傷,...

據說鴛鴦眼的白貓容易耳聾(也有聽說過藍眼睛本來就容易耳聾的說法)
但其實也沒幾個人把白貓藍眼當成是獨立的一種病症
白化症容易曬傷是因為黑色素有抗紫外線的作用,人類缺少黑色素的話就比較容易曬傷。但是基本上除了外表特別造成很多副作用以外似乎影響不是很大。很多野生動物的白化都能平安活下來甚至群居的還很合群(說明同類不會排斥白子,比人類好太多……)在飼養環境下也未必有明顯的疾病殘疾或者壽命較短之類的(紅眼白兔就是典型,意外的比較不為人知的是其實是有黑眼白兔的。但除了對光比較敏感以外似乎紅眼白兔也沒特別差)

謝謝理解
我只是在覺得如果像虹膜異色症或白化症這樣『先天性的某種原因造成後天和同類的不同』叫病的話這種情況下也稱之為病比較好一點
但我並沒打算說『因為是病所以得治』,一般人不會不惜做移植手術也要把異色瞳改過來
>>并不每一位跨性别者都符合性别刻板印象,就像顺性别也不一定人人都是肌肉大汉、温婉少女一样,我本身就是个...


雖然我自認為是順性別女,但也會覺得Sir比Madam聽上去帥,想被叫Sir誒(笑)
很好奇妳或者妳身邊的團體對跨性別者使用共用設施有什麼看法。就是類似美國伊利諾州那個跨性別學生要求使用女性更衣室鬧出來的事。比如說,妳是否認爲妳跟那個學生一樣有跟其他人一起使用跟認知性別相同的設施?

女廁一般都是獨立格子,有相當的隱私(男廁標準大概會相對低一點?),我自覺並不反感有來自其他性別的跨性別者使用。但是類似更衣室之類的場所,大多都不會設格子的。如果有異性身體的人和我一起更衣,老實說,我確實會感到尷尬和彆扭,尤其是,如果對方沒有做過手術,還帶着原本生殖器官的話。或者,反過來說,一個身體爲女性的跨性別男,如果使用男廁或者男更衣室,妳是否認爲更可能會導致性侵事件發生?
没什么想问的,但给楼主一点建议:务必要肉翻,无论土共何时倒台,也无论倒台后是否民主

个人是右派,向来对少数群体等“白左类政治正确”的相关问题不是很关注,为什么,因为这些东西相对于我们眼前既存的主要问题来讲显然是过于超前的,你不可能去跟一个民众整体精神状态尚且处在晚清时期的社会去讲什么LGBT,就算当即全盘西化,主流思想的改变也需要经过至少两三代人的时间,何况如今就是西方也还没能在这些方面达到足够成熟

另外支持楼主在这里跟各位葱油交流,毕竟品葱多少也算是对未来的管中窥豹,,,罢
觉得transgender也同样是人

长得漂亮兴趣相投还是会当女朋友来看的,嘿嘿
楼主加油,我认识几位木桶饭朋友,所以对跨性别者的处境比较了解一些。
愿楼主早日srs
楼主是ftm?
那还真是少见呢。
请不要对我使用女性人称。我个人来讲,为了不为女性造成困扰(也为了不在心里把自己当成个变态),当然会选择男厕或是第三卫生间。会尽量规避使用更衣室的情况,当你们觉得可能会不适的时候,其实跨性别者可能是十倍以上的不适,所以很少有人会主动在进行激素治疗与手术前直接在这种私密场所暴露身体,很多跨性别去海边都是要穿得严严实实的。(我是不觉得有人会性侵我这样的猥琐肥宅,倒是进女厕比较容易被暴打)
其实跨性别男性和跨性别女性的人口比例基本是相等的,只不过因为女性本身更容易在互联网上活跃(或者说被瞩目)以及当下社会对女性气质的猎奇式凝视(“女装大佬”之类),显得到处都是跨女
那也很好啊,我第一次知道先生是两性通用人称是因为杨绛,觉得这类称呼也不必限定为文人尊称
最简单的,检索关键词。推特以及reddit上都有很活跃的跨性别社群,可以在交友的时候直接“你好,我是一名顺性别者,想认识了解跨性别的朋友”,大多数人都会礼貌回复的。
Viral 观察
已隐藏
>>那也很好啊,我第一次知道先生是两性通用人称是因为杨绛,觉得这类称呼也不必限定为文人尊称

這個感覺比起sir和mister更加接近中古中文或現代日文的感覺?相當於老師
问个有点无奈的问题,根据楼主个人解释的圈子,跨性别者从事现实或虚拟性交易的比例,你认识的人里大概占多少?包括色情直播,裸聊,只摸不做之类也算在内。
我还没开始激素,现在还在数自己腿上几根零落的腿毛。不过准备今年年底就开始,明年如果有希望没准能直接手术
我对这些其实不太了解,也没认识过实际在做这类交易的人。但就看到的来讲,跨性别群体内性工作者的比例一直都很高,主要原因就是找不到正经的工作,只能被迫靠出卖身体维生。像中文推特圈里很多的福利姬就是跨性别女性,因为她们大多还很年轻,支付不起高昂的药费和生活费,很多人被家长感触家门,甚至得靠金主包养才能有个地方住。
>>我对这些其实不太了解,也没认识过实际在做这类交易的人。但就看到的来讲,跨性别群体内性工作者的比例一直...


多谢回答,这和我的直觉一样,看来问题确实是存在的
我小时候一直认为自己应该是女孩,甚至一度想偷偷吃雌激素。另一方面我又努力想融入男孩子的群体,初中以后我渐渐的接受了身为男孩的设定,虽然还是别人眼中“娘炮”但基本没有跨性别的想法了。
我感觉我小时候如果胆大点没准就也走上跨性别之路了。
啥叫跨性别男性呢,这个称呼好绕口。。
特别讨厌中共的灭人欲的政策,就像一个蛮不讲理无知无脑的大家长一样,什么东西包括你的思维都要被管理起来,把所有生活的乐趣全部封杀,墙内的全面封杀LGBT,就是为了把人变成生育机器,不允许任何其他的生活方式,别看现在墙内好像衣服服饰还是花花绿绿的,中共一个命令下去就立刻全部变成文革的三种颜色你信不信?
作为男性我喜欢扶她我会不会是潜在同性恋呀
如何避免[跨性別對社會某些場合上原有兩性定義的衝擊]?

簡單點來說就是進廁所/更衣室問題.(這個是基於性取向)
另外就是運動比賽問題(這個是基於生理)
我举下手哈,保守派老成员一个,参加过多个国家保守派政党,身边朋友和同事绝大多数保守派,混民运圈时也是圈内保守派,曾经参加过两个国家保守派政党助选活动。

但是我个人赞成很多美国民主党的初衷,包括娱乐大麻,堕胎和多元性鉴别。

我反对的是民主党矫枉过正的苯并二酚铜药物管理,中孕期堕胎,堕胎可无告知家长情况下使用家长医保,强势模式化性鉴别教育在公立学校推广等政策,按照性别意愿随意选择厕所和更衣间, 更反对这些政策背后延伸的刻意打击政敌和宗教传统价值的目的。

很多我认识的保守党派人士,无论他是新教徒还是天主教徒,来自什么派别,如何践行自己的宗教,他们都是for transgender, not against。 

道理很简单,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平权,人本等思想深入人心,上帝以自己为本创造了人,那么如果我有人本的思维,代表上帝也有;如果坚信上帝赋予每个人自主的选择权利,那么跨性别人士也应该有,教会对圣经的解释权利不应该成为新教徒理解这个世界进步的包袱和十字架。

政治上也是一样,所谓保守党并不是原生站在跨性别对立面的,很多对立来自两党不断纠缠产生的互相逼迫。 比如很少有人知道,全美步枪协会创立之初,它的初衷和目的是为了帮助“加强枪支管理”的,后来某些人今天禁了pre 86自动步枪,明天就要禁大弹匣,后天就要禁半自动,慢慢的就是温水煮青蛙把你枪拿走,接下来他就敢计划生育,上你家扒房牵牛了,很多民主党就和步枪协会一样是被一步步逼出来的。

当然我承认反过来说也成立,这种事共和党也不是没干过。

但是我的意思是,不要刻板的认为保守派都是保皇老古董,都是僵化老顽固。保守派不歧视,更不讨厌跨性别者。
其实就是“男性”的全称。因为我是个跨性别者,所以是跨性别男性,你是个顺性别者,要叫的话应该叫“顺性别男性”。就像男女同性恋虽然本来就只是男或者女,但在讨论性取向相关的时候就会加几个字成“男/女同性恋”强调身份一样。我平常也就自称直男。
如果你喜欢的futa还是有女性特征的,那么你可以只是因为其女性特征之上增添了某种刺激性而显得更兴奋,本质上你还是会被女性气质吸引
其实在顺性别者担心这些问题之前,这些本身就是跨性别努力跨越的重要一环了。跨性别者也想“用自己该有的身体和真正的同性别群体一起如厕更衣”。厕所与更衣室的问题,我没有理解为何与性取向有关?难道不是一般用性别气质/性别表现区分吗(男同性恋、女同性恋也可以自由进入自己性别所属的私密空间,与性取向无关啊)。你们怕的是“啊,有个很壮的女装男人要进来了”,跨性别怕的是“干,怎么我还是像个很壮的女装男人”。
运动比赛上跨性别选手的组别分配问题,现在一般是检测选手的激素水平,也就是说需要进行激素治疗很长一段时间乃至身体已达到所在性别组别平均水平(这个时候跨性别者的身体已经和该性别顺性别者差不多了),才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性别参赛。跨性别并不是在一念之间,认识到自己是跨性别者的那一刻,要做的事情就像山一层层叠叠,很多顺性别会有的困扰,其实早就被跨性别自己困扰一百遍了。
给大家解释一下:

ftm=female to male=跨性别男性=出生时性别为女性、自我认同性别为男性

mtf=male to female=跨性别女性=出生时性别为男性、自我认同性别为女性

跨性别跟性取向无关,因此会存在跨性别同性恋和跨性别双性恋。

在学术派别中,不仅仅只有坚持传统价值观的保守主义者反对跨性别者,部分女性主义(如基进女性主义)更主张废除“跨性别”这一说法,不过她/他们的出发点是废除整个传统性别体系。

另外,也有一些女性主义派别认为mtf在变性前仍旧享受父权社会赋予的性别福利,因此排斥跨性别者的存在。而反对此观点的派别也大有人在,如跨性别女性主义者提出mtf在认同性别为女性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告别了男性的性别福利,而与此观点针锋相对。

因为我是个mtf,所以对mtf相关的女权议题有所了解,但对ftm权益所知不多…望见谅。
是不是为了跨性别好,这本身还是得靠跨性别者自己判断。就你提到的就校园跨性别如厕问题民主党提出的法案,我个人来讲肯定是受益方。因为我不想重复中学时代在女厕受到的嘲笑与霸凌,毫无隐私又毫无尊严的嘲弄了。学校厕所系统应该做的事不是逐出可能在相反性别(性别认同的相反)厕所受到伤害的跨性别学生,而是应该加强厕所的隐私建设甚至推广无性别全封闭厕所。反跨厌跨与否,很多时候是先有利益/价值观冲突,然后才有两个群体的相互厌恶,我很多时候对保守派没有好感的原因是,他们提出的政策确确实实会造成我们生活上的不便,他们觉得ok,但被影响到的人实际上不ok。这也是为什么民主党尽管有各种缺陷,弱势女性和LGBT选民还会为他们助选,如果真的关心这类群体,可以实地去了解一些性少数和有堕胎需求的中孕龄女性,听听他们的意见,或许就会明白他们为什么不会投票给自己了。
我好奇,楼主你女跨男,那么你性取向是不是应该为女性?而你现在是雌性身体,意识上觉得自己是雄性,所以择偶为女性是异性恋,而不是女同性恋?🤔
>>其实在顺性别者担心这些问题之前,这些本身就是跨性别努力跨越的重要一环了。跨性别者也想“用自己该有的身...

我覺得這些問題不應該被分成[異性戀的角度]/[LGBT的角度],因為其實雙方都會面對這些問題,而並不是光是一方受害.

如厕更衣這方面當然是和性取向有關,分男女廁的原因是[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的身體被陌生人用性慾的角度窺看.] 我不介意和一個很陰柔的直男更衣,但我很介意有舉止很直男的同性戀一齊更衣.

問題是:如果性取向無法從外表上辨識出來,如何保障(包括異性戀及LGBT人仕)你在更衣室身邊沒有一個對你有性慾的人看著你?
(這個是個問題,不是質問)

另外,就算周圍所有人都對你沒有性慾,不代表你個人就會很自在. 試想像一個男同性戀進入男更衣室,他明知周圍都是直男,但他同樣會感到尷尬.


總之一個異性戀固之然擔心被視姦;一個LGBT人可能同樣會為身處男/女性更衣服而感到不愉快/尷尬.
>>请不要对我使用女性人称。我个人来讲,为了不为女性造成困扰(也为了不在心里把自己当成个变态),当然会选...


Sorry,一時不覺。

不知道你是否看過這一部電影:https://www.imdb.com/title/tt8254556/
一個跨性別女在芭蕾舞學校進修。其中有這麼一個情節。她平時爲了避免麻煩,都是自己去獨間洗澡。然後有小夥伴拉她去公共浴室和其他女孩一起。其他人看起來都很平常心態,沒有過多關注(後面的劇情有反轉,不過我就不劇透了),倒是女主本人比較放不開。

我想瞭解,你們群體是否有一個共識:如果社會可以完全接納你們(就我見到,某些西方人群其實已經很接近這一步),就像電影中那樣,那你們認爲自己應該屬於二元性別的一部分,使用對應性別的設施,還是更願意作爲二元性別以外的第三性別對待,使用第三性別設施(某種意義上其實也是男女共用?)

本人因爲某些原因,在中學有過一段同性戀經歷,雖然很快被發現並拆散。不過我也因此知道LGBT群體中有一個狹義化的呼聲。比如說,一個人必須是認同並接受女性特徵,同時喜歡女性,才能被認同爲女同性戀。也就是說,如果一個女人穿男裝,做男性舉止行爲,但並未到自認爲男性的程度,同時又喜歡女性並自稱是女同,你是否會拒絕承認??
因为我不是一名女性,所以当然不是女同性恋,而是男异性恋。此外,一个人的性别和性取向并没有必然联系,跨性别男性中有男同性恋,跨性别女性中也有女同性恋。
你关于与同性别的同性恋者更衣时可能被凝视的问题我可能无法具体回答,因为我不是同性恋,这方面实际的情况可以去找一位同性恋问问。如果你是一名男性,与一名男同性恋共享更衣室或厕所的话,绝大部分的情况人家连看都不会看你。他可能早就有男朋友了,就像异性恋男人女人不会看一个爱一个,同性恋也是如此,大可不用担心对方突然对你勃起。我个人来讲不介意与任何性取向的人共同私密空间,只要他的性别认同是男就行。再者说,你无法判断一个人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或者双性恋无性恋,除非建成共产党社会信用体系的全民监视社会,否则在注重个人隐私的自由世界是绝无可能进个换衣间还要盘查性取向的。
我只能回答个人的选择与感受,其他人怎么想不太了解(不过大概能代表绝大多数自我认同为二元性别且有手术需求的跨性别者)。在外表和内心都是男性的当下,我必然会选择男厕,第三卫生间只是无奈之举或者一种凑合的选择,就像顺性别者会自然地想要进自己性别的厕所一样,跨性别者也是如此,会选择第三卫生间的大概只有对自己目前外表不够自信或者正在完善认同中的跨性别者。我在手术之前不会选择共用男更衣室,因为不希望被人看到我的体态表现得不够男性化,这段时间只能找单独的密闭空间将就,手术激素后身体各部基本达到顺性别男性的平均水平后才会选择进男更衣室。
非权宜之计进无性别厕所的情况,那就得是当男厕与女厕彻底消失,所有人都无性别封闭式厕所时,我也会像大家一样普通地使用无性别厕所的。只要男厕还存在,我就会进男厕,因为我已经完成了外表的跨越过程,于心与理都是这样比较不会造成困扰。
关于女同性恋,我觉得一个人的性取向和和TA的性别表达无关,只要她认同自己的女性身份,穿男装的女同性恋也还是女同性恋。
感谢补充,我也对跨性别女性的相关议题不甚了解,能够作答也只有自己经历过看到过的部分而已
你如何看待jk羅琳被lgbt多次圍剿?
因为罗琳先进行了伤害跨性别群体的发言,才会被LGBT群体乃至大部分书迷、哈利波特真人影视演员等人群批评。
>>你关于与同性别的同性恋者更衣时可能被凝视的问题我可能无法具体回答,因为我不是同性恋,这方面实际的情况...


我覺得最好的建議是所有要裸體的場合都用獨立可鎖門空間,例如全部用廁格,全部更衣室都獨立可鎖門,取消澡堂等公共裸體空間.
但實施起上來可能成本太高
>>我是跨性别男性哦。


搞错了,不好意思老弟~
>>因为罗琳先进行了伤害跨性别群体的发言,才会被LGBT群体乃至大部分书迷、哈利波特真人影视演员等人群批...

你能具體一點地說明為怎樣感到傷害嗎,在我看來她明顯是偏向理解和同情lgbt的,但只是表達了部分政治不正確的主流觀點就被大肆鞭撻。例如其新作的反角是一名跨性別者即被指控是污名化,你覺得這種批評合理嗎?
请问只考虑生理因素,不考虑心理因素,跨性别手术(包括激素使用)对寿命预期有影响吗?
如果有遮光性好又成本低的轻型材料就好了,这方面还是要看科技进步
性别重置手术与激素治疗对人的寿命没有影响。起码目前为止,没有看到任何统计数据指出手术与激素会导致短命,跨性别者的平均死亡率与寿命偏低高完全是因为社会整体的排斥与各种不便利,与左撇子平均来讲比右撇子短寿差不多。
她发表的文章中充斥着无知的臆测与“我不管你的想法,我说是为你好就是为你好”的自我感动,她说着在乎跨性别者,又与强制矫正机构保持密切的积极互动,她的错误不是所谓政治不正确,而是去擅自指责跨性别女性使用女厕会导致侵害顺性别女性、污蔑跨性别男性是得了ASD的女性,不尊重事实与真实存在的人,才是她的问题。
她新作中的反派角色并不是跨性别女性,而是传统好莱坞污名化刻板印象中的“穿女装的男性杀手”,这方面的表现就像涂黑脸之余黑人一样给跨性别群体带来多大的伤害与偏见简短讲不完,推荐一部Netflix新出的纪录片《跨性别者在好莱坞》,有些长但看了一定能解答你的部分疑惑,甚至能让人明白为什么顺性别演员获得跨性别角色演出机会,会带来跨性别社群内部如此大的愤怒。
个人觉得最有权力发言。

我跨性别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深圳对男性的歧视已经达到了极点。从小学到离开支那,我就感觉到一股对男性的莫名的歧视。三好学生只发给女生,奖只让女生拿,甚至深圳某个学校自主招生也对男生歧视...

于是有了改变的想法,11岁那年开始女装(算早的了),17岁开始有木桶饭想法,给了自己10年转折期。来到澳洲以后才发现问题在中共上,开始对国内的宣传有怀疑,到了19年反送中彻底翻脸。然而这已经改变不了女生衣服穿着好看的事实了(误)所以一直木桶饭至今。事实上澳洲99.5%的厕所都有残疾人厕所,我用那个就不会尴尬了。

以上发言没有泄漏隐私,因为我之前已经说过了。
殘疾人廁所真的非常搶手😔️不管在公共場合還是在公司裏,都經常見到有順性別的人貪方便跑去用,非常苦惱。
>>無知者亂問:1.請問跨性別者的性向應該如何決定?比方說一個男性身體、女性內心的跨性別者,喜歡上了一位...


1.請問跨性別者的性向應該如何決定?

性别和性向是两个维度的东西,顺性别同性恋,顺性别异性恋、跨性别异性恋、跨性别同性恋都是很常见的。

2.一般是如何對自己生理性別產生不認同感的?

每个人都不一样,在第二性征发育期发现的事例比较常见,但是也有更早或是更晚的例子。同时因为社会的压力,很多跨性别直到成年才敢于“出柜”,事实上他(她)们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3.如果完全不存在性別刻板印象,你認為還會存在跨性別和性別認同這個概念嗎?

跨性别当中有对生理性别的不认同和对社会性别的不认同两种,但后者一般不被认为是GID(性别认同障碍)。个人认为即使不存在性別刻板印象,对生理性别的不认同的跨性别者并不会减少。

PS: 各位反贼在回答的时候注意不要暴露个人信息,跨性别标签是比较容易被社工的,请注意个人信息安全。
补充下,其实墙内的各种小鲜肉明星不算是真正的跨性别文化,因为小鲜肉再娘炮,性别定义还是男性,还是只被允许穿着男性服饰的,不能越过穿女装的雷池半步的,而且现在很多男孩子如果要真正实现内心的做女孩子的梦,第一个要跨过的拦路虎不是中共体制,而是自己家人,如果有异性服饰被父母发现肯定会被撕烂然后被扔进各种类似于集中营的杨永信式的强迫矫正教育中心受折磨。
如果一个人连选择自己穿什么样的衣服都不能被允许的话,那这个国家和大集中营也没有区别的,精神上的监狱罢了,所以很多lgbt人士最后忍无可忍只能选择移民,加拿大和澳洲就是相对对待性少数人群宽容的国家,美国一般,不要去保守州就好了。
个人的性别认同完全是个人自由,天赋人权

但是法律上应参考医学

强制其它群体认同是非法且不道德,他人没有必须包容的义务
對於跨性別者,單說男跨女的,如果你通過手術實現了生理上變為女性,那我認同你作為女性在公共領域施展的行為。

左人那套無視生理,只要自我認同是男人或女人,別人就得認同你是的,並且任由你以男兒身進入屬於女性的場所,我是不會買帳的

我同意樓上的說法

「个人的性别认同完全是个人自由,天赋人权
但是法律上应参考医学
强制其它群体认同是非法且不道德,他人没有必须包容的义务」

如果一個人認同自己是男人他就是男人,認同自己是女人他就是女人。

那其他人要怎麼區分他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
不看身體看他自己怎麼想怎麼說嗎?
那其他人難道有讀心術?

樓主一開始就把「你們是不是想進女廁所」摘出來,讓人看了很不舒服。因為至少現在引發對於跨性別者聲討的就是因為「女廁所」。

一個男跨女如果已經做了變性手術,別人怎麼會懷疑她的性別?難不成某個男跨女上廁所碰到了以前認識她的女性,被該女性惡意中傷了?

難道不是因為男跨女沒有改變自己的身體,以男性身體進入女廁嗎?
這本身就是給他人帶來不適,影響別人的行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