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不少人抱怨因为要说服父母转移财产,结果关系闹僵,我有话要说

之前看到不少抱怨父母不听劝告,特别是牵涉到财产问题,从而和父母闹僵的帖子。基本模式就是子女觉得中国现在各方面很危险,想要让父母把财产给换成美金转移出境,结果父母不肯,导致双方闹翻。

我说句难听一点的话,有这种要让父母一定得听自己话的想法,本身也是支性不改。

父母的财产,法理上来说是他们所有,他们乐意怎么支配是他们的自由。他们愿意给你钱让你出国留学,是他们对你的情分。他们不愿意让你打理他们自己的财产,是他们的本分。如果你认同私有财产,认同人格自由独立这些基本的价值观,那又有什么资格去干涉他们的自由呢?说实话,只有他们去世以后,你作为继承人才有权利去处理他们留给你的财产,在这之前你说的这些话,表面上是为了他们着想,实际上还是那一套“我见识比你多是为了你好所以你就得听我的”这种思想糟粕。

同样的问题我自己也碰到过,作为子女能做的就是晓以利害,慢慢尝试说服。如果对方不接受,那也只能慢慢来等他们转变思想。而且,他们既然不这么做,可能现实当中也有难以操作的部分。比如说,假设你要他们换美金,拿什么换?要卖房转移财产出境,现在是否能卖得掉?而且财产放在境外,今后要进来是否会有风险?既然你要参与,那么这些问题你也有责任做规划,向他们说明白,如果出了问题你要负责。如果你不愿意承担这种责任,那么还不如看开一点,这样大家都轻松。
47
分享 2020-08-12

45 个评论

国内人对现实判断有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我年头跟我家人说武肺是历史性地大灾难,中美关系对立会对中国的经济影响,洪灾(没错)都不信,现在都应验了。
我不同意完全自由主义的不去跟家人建议,欧美个人主义是建立在西方普遍信息多样教育,他们前几代和现在的想法总体思路不会差很多,所以并不需要信息充裕的小辈去给大人大脑升级。
其次个人主义不代表家庭财富积累不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不然哪来那么多百年老店老企业),不管是通过教育资源还是社会资源,家族成员有对家庭财产(在可能的情况下)负责的天然动机。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极其深远包括从小到大的教育选择,孩子学到了与时俱进的资讯在平等原则下也可以选择去影响父母,特别是信息不充裕的墙内父母。当然,是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如果父母实在不同意也没法强求。
说夸张一点,现在就是劝家人49年去台湾不要坚守大陆
做事情考虑周到一点为好,有可能到时候钱转出去了,人出不去。毕竟人出不去的概率肯定是大于人民币变废纸。
每次都想回复这些人,经济独立先,管好自己先,自己走出来了才有说服力啊。但是好像比较理想,显得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就算了
说真的,如果是有眼光和能力把子女送出国的父母,在打理钱财方面肯定比只有理论知识缺少实践经验的子女要强多了
说真的,如果是有眼光和能力把子女送出国的父母,在打理钱财方面肯定比只有理论知识缺少实践经验的子女要强...

还真不一定。很多父母只是跟风送孩子出国(身边所有老板官员都送,你不送?)或者是出于模糊的外国生活好的概念送孩子出国,而孩子出国以后有了更好的认识。而且为什么假设孩子就没经验呢,很多都是在国外靠努力站稳脚跟的人。
楼上有位提到信息不对称这个问题的朋友基本上说出了我的看法。

想要补充的一点是,中国人的赌徒心态是非常重的。美国人通常投资前会去进行风险评估和管控。如果财务顾问给出了不乐观的评估,美国人很有可能就放弃这笔投资了。

中国人一般是不会这么想的。(当然在这个被赵家垄断的黑箱市场上,你也没办法以现代的科学理论去理财)中国人通常会觉得,我可以靠自己犀利的眼光,牢靠的关系,甚至齐天的鸿运,避开这个风险来赚笔大的。带着这种心态去理财,再加上人随着年纪增长身体机能的下降,沉船破产基本是躲不过的

中国的父母可能不信科学,但是家庭纽带对他们来讲还是比较重要的。子女的提醒在这个时候很可能正是他们需要的而不自知的。虽然我自认为除了英语以外没什么东西比得过我爹,但至少过去一年我劝他采取了更加保守的投资策略,帮他规避了不少损失
我也有同样的情况,父母觉得自己在国内的小日子很舒服。
多次沟通之后,我发现,他们愿意接受的,可以转移财富出国的理由是:
1、提供比现在居住环境优越很多的生活环境,比如大House。
2、有长期照看孙子女的需求。

多次之后,我放弃了通过告诉他们,中国未来几年会迅速变坏,他们现在的退休生活将很快无法维持现状,来说服他们转移财富。

所以,我自己也调整了一下,我现在已经不再劝说他们转移财富,只是告诉他们有心理准备就行,我会在这边给他们准备好后路。

他们现在只是啊哈哈一笑,觉得是天方夜谭。我也哈哈一笑,反正孩子给你们做好了兜底,不会让你们倒毙在乱世的街头。到时候反正你们不想来,也会哭着喊着来的。

当然房子财富肯定都没了,不过现在就当已经要丢失的财富,反而觉得他们多享受一天也算是赚的。
咦,「支性」不加問號了嗎?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是為了你好,至親能害你嗎?」其實未必啦,尤其是子女害父母的多得是,父母還好些。況且即使至親不想害至親,至親也不是全知全能,不能甚麼都對,無其心而有其實者歷歷在目。因此要善加判斷。不善判斷,怎麼辦?只好自己努力去掘多幾個窟。父母幸而不需要來避難,最好。不幸而需要,也免去覆巢無完卵也。

敬白
我跟一些在海外的一样, 试图跟父母说让他们考虑拿一个这边的身份将来国内可能情况会很差到时候就赶紧出来, 他们都觉得是天方夜谭, 觉得再怎么样以他们现在的level在国内生活不会糟到哪里去, 还觉得继续斗下去说不定将来哪边情况更差, 很无力, 我只能说尊重他们的决定, 如果他们有一天想出来我马上就去办family union, 希望那个时候还可以出来吧, 他们都希望我回国因为担心未来中国跟西方关系越来越差, 那我也只能说对不起基于我自己的认知和判断我是不会回去的, 就当我很自私吧
说真的,如果是有眼光和能力把子女送出国的父母,在打理钱财方面肯定比只有理论知识缺少实践经验的子女要强...


强烈同意。其实把儿女送出去,再汇一定比例的美元存到儿女账下,这已经是避险操作了。至于剩下的钱怎么配置,主要还是看预期回报率。

预期回报率各人判断不同,但是现在选中国也绝不能说一定错。那么多美国企业还在中国,中美贸易量还那么大,难道这些亿万富翁都是傻子么?

在沉船之前能多快把钱汇出去,各人情况也是不同的。绝大部分情况下,有钱的父母比子女要有经验的多。
首先,支持楼主。说句不好听的,很多人劝父母转移资产,也有多给自己留点的私心,还是靠自己吧,别老惦记老人的。

另外还有一点大家忽略了,老人的心理健康也很重要,有时候非要限制老人做什么,老人被迫照做了,心里不舒服,也会造成身体不舒服。所以有的时候家里老人会买一些所谓智商税的东西,如果不特别贵,我都不拦着,只要确定对身体没有损害,老人也不是当药、当治疗仪来买,就行,花钱买个高兴,如果真没效果,他们将来自己也就不提了,咱也不提,老人不丢面子,心里高兴,没疙瘩,那点钱算个屁。
我比较理解那些国外的子女 父母活在他们的时代有经验有能力没错 可是人老了一般就跟不上时代了 大脑的各种功能也会下降尤其是六十岁以后 还有中共的各种垃圾信息各种宣传洗脑 这些因素加起来很容易导致父母做出非常错误的判断 所以海外子女多劝父母做什么事情想让父母多听自己的话没什么问题不是什么错误 当然有的人不会跟父母沟通让父母接受更多自己的意见 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通常被共匪成功洗腦的人才會喪失擔心私有財產被掠奪的危機意識,通常體制外的基層民眾不會準備轉移財產。
阿哦 黑名单
这个问题又得分两头看了。如果在现代西方的道德体系下,毫无疑问,父母的财产在他们在世的时候跟你没啥关系,因为你的财产跟他们也没啥关系。然而在中国还有其他一些儒教国家,作为子女是要负责父母晚年养老的,那他们的财产就跟你有点关系了。当然,如果你父母从小在列宁主义体制下成长工作,我劝你还是别费那个劲了。列宁主义的核心思想就是解散家庭,所以你父母本能的对你是不信任的,没把你举报了大义灭亲就算是很爱你了。因此即便他们对情况完全了解,也不会把大部分钱都给你打理。
我覺得這些人是用錯了方法吧⋯⋯
他們和父母信息不對等,他們的認知在父母眼裡那是不靠譜的,把錢交給自己認為不靠譜的子女處理,這可能嗎?
尤其子女的政治觀念還和他們大相徑庭,就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保住自己面子,也不會把財產交出去變相同意子女的政治立場啊。
想要讓父母轉移財產,一開始就別想著一口氣全部轉移,盯住一部分就好。而且要找別的藉口,比如你想在海外買房子啊,投資啊,希望父母給予一定經濟支持啊。從別的方面入手還更靠譜一些。
最重要一點就是你的人設在父母眼裡就是個比較靠譜的人,你父母比較相信你的能力你的判斷。讓他們願意出資讓你試一試。這可能需要你以前就有做出一些讓他們有面子可以往外吹牛逼的事。
在中國賺錢之後如果不消費不轉移,意味著把財富留給共匪政權。
ccpvirus8964 已停用 观察
如果連經濟都還沒獨立,就別想着左右別人的想法了,先管好自己,做到經濟獨立,通過留學什麼的走出去,站住腳,再想着左右父母的想法吧。
毛左共匪與鄧右共匪都侵犯私有財產,毛左共匪不止是實質上侵犯私有財產,在形式上也消滅了私有財產,比如實行配給制就是在形式上對私有財產的消滅。鄧右共匪雖然形式上保留私有財產,可是實質上並不保護私有財產。在中國賺了錢之後,很快就會面臨共匪的公檢法稅各種部門的敲詐勒索,如果不接受他們的敲詐勒索,他們就會對妳羅織罪名,把妳連根拔起。所以妳要被迫應酬他們,在飯局中把自己的身體搞壞,在精神上忍受著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被侵犯的痛苦。鄧右共匪本質上只是在壹定程度上為中國人民創造討飯空間,當中國人民賺到錢的時候再掠奪他們。在民主國家壹個人如果賺了很多錢,最多是面臨左翼政黨建立的高稅收制度,交完稅促進了社會財富的再分配,提升了整體的社會福利,自己也受益之後私有財產是安全的。如果為富不仁會受到言論自由環境中出現的批判的圍剿,被邊緣化。在中國賺到錢,結果就是面臨共匪的公檢法稅單位的掠奪,這種掠奪不會促進社會財富的再分配提升社會福利水平,最多就是把民間的資本家的財富轉移到官僚資產階級那邊。如果得罪了共匪,即使沒有為富不仁,也會遭受被共匪控制的媒體對妳進行的人格謀殺,因為妳沒有言論自由,妳沒有公共輿論空間可以為自己申辯。在民主國家即使某些地方存在個別官商勾結,可是因為民主國家存在言論自由 司法獨立 新聞自由 在野黨 公民團體,任何壹方都不敢太侵犯另外壹方,於是官商雙方會形成恐怖平衡,官員如果長期敲詐商人不為商人辦事,如果商人很少對官員行賄又總是讓官員為他辦事,因為存在言論自由 司法獨立 新聞自由 在野黨 公民團體,壹方很容易用同歸於盡來威脅另外壹方迫使對方收斂,所以不會出現類似中國那種官員可以把商人隨便連根拔起的情況。中國是壹黨專政的國家,商人即使對索賄的官員行賄也得不到恐怖平衡的保障。在民主國家即使與執政黨關係不好也不至於被迫害的很慘,很多民主國家的商人都是在野黨的支持者。
我也有同样的情况,父母觉得自己在国内的小日子很舒服。多次沟通之后,我发现,他们愿意接受的,可以转移财...

我祝愿这是你人生中最后一次用到中国式的蛰伏和自我牺牲。为了把家人从黑暗里揪出来,值得了。
反共對於中國的富人實際上也是必要的,中國人的消極自由依靠共匪施捨,沒有制度保障,積極自由根本沒有行使的空間,只要是找回獨立人格,精神上正常的人應該不會願意接受這種壓迫。在共匪國再厚黑再低調行事,最多就是在民間人際活動中避免壹些人際衝突。可是避免不了被共匪的掠奪,因為中國人賺錢需要通過共匪,共匪知道他們的虛實,共匪搞市場機制就是為了先讓中國人賺錢,再掠奪他們。而且共匪本身就精通厚黑那壹套,而且共匪是即邪惡又有獨立人格的,妳在共匪面前玩厚黑玩低調也不能讓妳矇混過關。所以再低調,共匪該掠奪妳還是會掠奪,所以很多人選擇移民。鄧右共匪上臺之後所主導的政治迫害,已經與毛左共匪時代的政治迫害不一樣了,毛左共匪時代的政治迫害是真的從階級鬥爭的角度出發,運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劃分階級敵人,鄧右共匪上臺之後的政治迫害,主要是運用社會心理學的原理,在資訊不對稱的情況下,針對被迫害的一方進行斷章取義式的人格謀殺,塑造一種不利於被迫害的一方的社會情境 社會知覺 情緒效應 人際知覺,從而達到損害被迫害的一方的名譽的目的,即使對方並不是大奸大惡的人。對於鄧右共匪準備吹捧的人,鄧右共匪同樣是運用社會心理學的原理,在資訊不對稱的情況下,用粉飾美化的方式針對被吹捧的一方進行造神,塑造一種有利於被吹捧的一方的社會情境 社會知覺 情緒效應 人際知覺,從而達到為被吹捧的一方造神的目的。生活在這種環境下的人,是沒有自由,沒有尊嚴的,是有壓迫感的。只要共匪需要財富揮霍,只要你的人格特質與積累財富的歷史進程不符合共匪官員的個人好惡,即使你是懂得玩厚黑玩低調的人,你還是隨時可能會被共匪官員掠奪。
确实是支性不改
作為香港人,看到這種帖子 (對,不只是這個帖) 都心生反感。

這麼多人就喜歡去接這種支性滿點的支那老人出去佔著外面世界?然後眼看著本來已經不斷被紅蛆侵襲的外國,進一步被這些「是兒子逼我來的,來了還是覺得国內好」的支那老人霸佔。
说的很好,赞一个。
这种也未必全是眼红父母的财产。 只是不愿意父母财产受损心切罢了。父母一旦老来无依,作为儿女的能心狠置之不理吗?还不是儿女得掏钱费力,往往还不落个好。

  美国子女一般不赡养老人,中国可很难做到。 哪怕有法理依据想做的都会成为政府维稳对象。

作为过来人说几句, 至少我是被我父母坑的比较惨的,有钱的时候大概自觉的以后用不上儿女了。不拿儿女当回事,等自己糟践干净钱了,发现没钱了就死命吸血孩子的父母你见过没有?  这种父母我后来走的地方多了,可见的不少。
希望各位葱油在劝说自己父母转移财产的同时,自己也要变得靠谱一点。
就算父母是个反贼,也不一定愿意把所有财产挪到外国去的。一是担心国外的风险,二是根本不够钱。再加上涉及父母面子一类的东西,没有足够的口才、情商、财商的情况之下,直接放弃劝解是比较划算的选项。
不要指望父母,多点指望自己。对父母最大的诱惑力就是你自己能安稳赚到钱,而不是要求父母能安稳赚钱,让最大收益人变成自己的父母而不是自己。
如果实在是粉红得不行的超级习粉毛粉还天天耍弄权威还看不起自己的父母,建议直接割席。面对这种父母没必要勉强自己。
非常同意楼主,这种观点说到底就是还在惦记父母那点财产,那是他们自己的财产,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不留给你留给小保姆都行,都有父母自己的道理,你管得着吗?
我在国外有房有车希望他们赶的上末班车但是没用,他们自认为很幸福,我由得他们去体验社会主义铁拳了。
>>,我年头跟我家人说武肺是历史性地大灾难,中美关系对立会对中国的经济影响,洪灾(没错)都不信,现在都应...


49年去香港比較好
过去几年里我家老头把手里大部分的人民币都换成了美元,而且在政策收紧之前全部汇了出来。我当时是持反对态度的:老头不愿意移民,我也不差他那点钱,他手里应该多留些钱给自己养老才是。现在看来我家老头还是有一定先见之明的:存在外国银行里的美元总比存在国内银行里的人民币可靠多了;即使人不出来,关键时刻美元汇款也是能救命的。
范松忠 黑名单
那就自己轉自己的吧,還想辦法問父母借,盡量緩和一點,畢竟是自己親人。我是自掃門前雪,家人略微顧及。
>>强烈同意。其实把儿女送出去,再汇一定比例的美元存到儿女账下,这已经是避险操作了。至于剩下的钱怎么配置...


中国未来倒退或者崩溃的可能性难道不超过90%,一个东西未来极大概率衰退的情况下还投资肯定说不通。美国企业有的可能是已经被坑了卡住不让出,不给外汇,或者被蓝黄金了。一般的普通人又不能姓赵,没有理由还继续投资中国。
一堆啃老族,沒有能力賺錢就只會伸手要錢,何時能學會長大?
如果资产足够多,多到必须全球化配置才能规避风险跑赢通胀的程度, 那转移部分资产是对的.

否则,转来转去,摩擦成本就够你一壶的,还别说交易成本和汇率的损失.
我已经放弃说服父母把钱汇出去了,反正这些养老金是他们的,既然他们这么相信支共选择站在支共那边,我只好尊重他们,所以以后发生什么事,也都是他们的选择,别怪我,我要说的都已经说了,也不要骂我不孝,对于支性难移的粉红来说,他们需要一个教训
>>我覺得這些人是用錯了方法吧⋯⋯他們和父母信息不對等,他們的認知在父母眼裡那是不靠譜的,把錢交給自己認...
很理性的分析,是因为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很理性的分析,是因为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算是吧,我雖然也會透露一些自己的政治立場,但提到錢這方面是不可能用這個理由勸他們轉移財產的。

中國才是他們的根是一個刻在他們骨血中的觀念,所以財產他們也只會安放在中國。所以一開始就應該只考慮一部分,那部分對於他們來說不是財產的而是消費,就當是花在自己孩子身上就好了,而且我在父母眼裡確實算靠譜的,對於他們來說我要的錢不是用來亂花的。
有些人勸父母轉移財產估計是忘了自己的初衷吧,想讓父母轉移財產只是手段,目的難道不是自己在國外站穩腳跟,變得有能力將來把父母接走(他們願不願意是另一碼事)給家人留條後路嗎?結果卻陷入了和父母政治立場的無用爭論之中,只想贏過父母證明自己是對的。
赞同。

所有以为父母好的名义劝父母转移财产,还要闹矛盾的都是支性不改。父母的财产父母有百分之百的支配权,你可以建议但也要学会尊重。

自由人最起码的人两个道德底线,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和尊重别人的权利。
>> ,我年头跟我家人说武肺是历史性地大灾难,中美关系对立会对中国的经济影响,洪灾(没错)都不信,现...

可以建议但不必要强求。

另外,劝家人49年去台湾和劝家人把钱都换成美金交给自己打理可是两个概念。

后者牵涉到利益问题。试想一下,当你五六十岁快退休的时候,你刚毕业的孩子天天告诉你变卖财产交给他管理,你怎么想?
>> 首先,支持楼主。说句不好听的,很多人劝父母转移资产,也有多给自己留点的私心,还是靠自己吧,别老...

的确,有的人自己天天玩游戏买奢侈品花钱不觉得在交智商税,看见老人买点无关痛痒的保健品就要跳脚。

说难听点,还是心疼钱。
我家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但是我就很现实,毕竟我是唯一独子,正在申请父母过来,

各种能遇到的未来情况都计算在内了

而且我都算最差的,比如十年报税不到的父母出现意外,要回国怎么办,未来收入之类

好的就不提了,父母身体会越来越差



劝父母最简单的就是把事情理清楚,
1父母会逐渐越来越需要子女在身边(附近),哪怕再有钱
2父母的资产必须完成损害最小的国家之间转移,比如减少房产拥有数量,前提是能保证父母回国有房住有饭吃
3父母在美国会遇到前所未见的困难,语言环境的压力,某种意义上不一定能给孩子带来帮助
4一定要理性,托底的方式,来考虑.儿女都是成年人了已经
这个问题 真要分家庭环境看的 
如果父母国内资产千万以上,子女国外中等以上收入,那转移资产,只是家庭生活水平提高/下降的问题

如果父母国内资产小几百万,子女国外中位数以下收入,转移资产对子女意义很大
养老:泰国2W美元/年/2人起,欧美加澳4W美元
时间:父母会外语还好,不会外语的看病住院,对外交涉,房屋水电等等;60岁的父母还好,70+的。。
所以,这种家庭,如果不提前把资产转出来,很难办。

如果父母国内资产小几百万,子女墙内读书/工作,建议先把外语+墙外生存技能练好,父母给钱更像是投资,你靠谱他们不会吝啬钱的;合理计划,自己站住脚跟了,再把父母接出去,急没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