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葱友们是否和我有同样的经历?

有感而发,此文的另一标题为《只认可暴力的人们》

---

我的父亲只认可暴力,

对于他来说,要么我给他跪下,做个“乖儿子”,要么,他给我跪下,做个“愿意牺牲的父亲”。绝无中立,绝无平等。

这种模式丝毫不允许独立人格的存在,任何子女都只是父母的附庸品。对于他来说,儿女要做到绝对的臣服才是孝顺,无时不刻都要向父母跪下才是“好孩子”。

这些封建的传统文化无时不刻不透露着“吃人”二字,从头到尾就没有把子女当人看过。

对于他们来说,要么他们跪向你,要么你跪向他们。绝无平等存在,绝无尊重存在。

每次和我父亲交流都非常恶心,即便是现在只有只言片语的索要金钱,和他对话仍然让我感到无比恶心。

他只认可暴力,这些人只认可暴力。

唯有暴力,可以让他们认同。所以,身为“父亲”,必须无时不刻地对子女颐指气使,对我这个儿子要求着各种各样的变态要求和变态难度,然而却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只顾自己开心。

在儿子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冠冕堂皇地说一堆漂亮话,却从不问受了哪些伤,吃了哪些苦。

对于他们来说,子女就是自己辛苦大半辈子拿来使唤的工具,拿来差遣的奴才。不知是谁发明了“孝道”,竟为自己的奴役行为打着漂亮的旗号。

甚至乎,不达到标准你就不被认可。他对你的任何帮助都是一种施舍,而你为他着想却是义务。这种彻底畸形的关系和极端的不平等是这个社会永远遁入深渊的原因。

“上级的命令就是一切。”跟他说什么,提什么条件,都似乎是铁的命令。必须服从,必须执行,必须成功,不允许失败!

殊不知自己的儿子也是个人,也会犯错,而且不仅会犯错,还会犯很多错。正是在这么磕磕碰碰的路途上,慢慢地长大。受了伤,自己去舔舐,摔了跤,自己爬起来。向他们求救,从未有过回应。而他们,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居高临下感,对你的苦痛不抱任何同情,甚至乎鄙夷你做的不够别人好,歧视自己的儿子为什么“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就这么如履薄冰地,我长大了。

我开始回顾自己的人生,我发现我好痛,总是无时不刻感受着伤痛。我的同情心开始泛滥,我开始想要帮助那些同样处于苦难中的人们。我同情他们的境遇,我想帮助他们脱离困难。

我想这个罪恶的循环可以不再在我身上发生,也可以不再在中国人身上发生,所有崇尚暴力的中国人。我希望我的家庭能够从平等开始,而后有个和睦幸福的关系。

我想打破父母所给予的枷锁,打破原生家庭的折磨。

我想停止使用暴力,停止使用这个我与生俱来的天赋,停止使用这个我几乎使用到天衣无缝的技巧。

我想去一个彼岸,那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10
分享 2020-09-29

13 个评论

前现代的显著特征。在家庭体现为女权主义者所谓“父权”,在国家与社会层面则是以权力为核心的运行模式。权力的背后即为暴力。“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但规则在中共国并不存在,因为规则的背后是所有人共同认可的一套价值体系,正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中共国不认可人类价值,自然也就没有规则。你说党比国大,好,那请问你按党章办事了吗?党员是因为认可党章的价值才努力维护党的运行的吗?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暴力是他们唯一识得的语言,再次强调,这就是霍布斯笔下的丛林社会,everyone is having a war against everyone else。中共国的文明进程比西方落后了上千年都不止。今天中共国最缺乏的就是让人变成人,然而事与愿违,大部分中国人正在逐渐变成连人类都算不上的地球异类,而其背后的罪魁祸首正是中国共产党。
楼主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很好。我建议你找一个家附近的教会,去跟里面的人聊聊。

建议少上品葱。

这里多数人对你的遭遇是不会有共鸣的。他们在考虑是不是要核平西安以东呢。
墙国的父母只是把子女当做附属品,没有独立人格,外加养老工具
我個人也有這樣的經歷 父母的控制欲挺强的。對我自己的父母來説,我倒認爲是新舊觀念的不同,其他有的回復真的挺亂七八糟的。父輩他們就是被打壓著成長起來的,他們也受過這種苦,跟他們的父母相比,可能他們有些進步了,但80、90后的生活和成長的環境和他們的相比太過不同,之間的代溝也是最大,這導致他們相比爺爺輩的進步完全不能適應我們這一代的需要,尤其是心理需要。我自己是一直以來可以理解父母爲什麽會有讓我不能接受的反應,但不代表我要認同他們并且繼續壓抑自己。我個人的經驗是,自己從心理上剝離對父母的依賴和要求(非常難),試著離開父母獨立生活,在離開他們的影響足夠遠的情況下,認識自己,建立自己的身份認同(不代表完全否定父母和以前的一切經歷哈)。非常耗時和痛苦,但這樣你才能真正擺脫父母帶來的負面影響,不會讓不開心的過往繼續影響你的未來日子。祝你好運。
说到底就是支人脑子里只认主奴这唯一一种人际关系的体现,只有我上你下或者反过来
我家老頭子不怎麼唸書,但是知道一個道理那就是美國的玩法世界最強,所以用美式放羊教育教我。

成績對他來說,只要知道有及格就好了,掛科也不在意,成績優良也沒放在心上。

從我們家三個孩子的年薪對比他的薪水

他的教育模式成功了
百恶孝为首。
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跪族诞生,连跪累的人站起来喘气的觉得刺眼。
更何况国外站着反抗的人们,觉得他们是另外一个物种,应该被消灭和统治。
>>前现代的显著特征。在家庭体现为女权主义者所谓“父权”,在国家与社会层面则是以权力为核心的运行模式。权...

土共只是当前的催化剂罢了,你匪建国才七十年,没有桂枝古代王朝的根基它哪来那么大本事,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桂枝数千年如一日的不变环境,使得这片土地上只有费拉顺民可以存续
>>百恶孝为首。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跪族诞生,连跪累的人站起来喘气的觉得刺眼。更何况国外站着反抗的人们,觉...

孝还不大要紧,桂枝讲求孝顺孝顺,关键是后面的顺,要了老命了,从小养他妈的奴才
这种事情在恁国的解决方式只有一个,就是你把自己变成练家子,什么空手道跆拳道柔道散打都无所谓,只要是能实战能打人的,一般来说十七八岁的男性练家子撂倒一个四五十岁的没练过的成年人问题不太大。你狠狠地把你爹打一顿,最好打到他住院,然后我保证,你爹不但不敢说出去,而且再也不敢打你了。
然后你爹要是还敢控制你,你就二话不说直接打。(我对付我爹的方式就是从小跟他对干,十几岁的时候告诉他要敢控制我我把你两条腿卸下来,手里有家伙的,所以我爹至今不敢逼我做事)。
这是制服蛮横费拉的不二法门。你只要把你爹打废了他就会由衷地钦佩你。
>>我個人也有這樣的經歷 父母的控制欲挺强的。對我自己的父母來説,我倒認爲是新舊觀念的不同,其他有的回復...


谢谢你,我觉得还得经济上独立才行。
>>谢谢你,我觉得还得经济上独立才行。

自然,經濟上獨立了才能離開父母生活。
可能因为个人经历的问题,对题主提到的”暴力“这个关键词体验不深
但是题主提到的问题的另一方面,就是很多中国人,尤其是这些年在中共的畸形影响下,对”平等“二字的令人发指的无知或曲解,以及对”平等“这个概念发自内心的蔑视。
我比较赞同反組引力球 ”说到底就是支人脑子里只认主奴这唯一一种人际关系的体现,只有我上你下或者反过来“ 的说法 (不赞成他”支人“的提法,以及我觉得”只认“这个说法未免太绝对了)
我在墙内和别人互动的时候就经常遇到这种状况,朋友和熟人的小圈子里面有时候也有一种暗藏着的等级位阶关系,总有人在圈子里面特别有话语权(地位高),也总有人经常被嘲弄和开玩笑(地位低),而且可能会被使唤甚或做一些杂事。他们可能心里是不舒服的,但是也接受这种做法并且习以为常,或者说把这种被霸凌和支配当作进入这个比自己的位阶略高的人际圈的一个代价。在中国的这种人际关系圈里面,如果你不明所以,经常去开圈子里面地位高的人的玩笑,这个是绝对不行的,要被排挤的。至于这个地位高低是如何决定的呢?由很多因素综合决定,比如工作当中的阶级对比,富有程度,年龄,交际能力,长相等等都可以决定。
不熟悉的人之间的人际关系我觉得更加明显。比如我自己学车的时候,教练在路考之前会让我们几个一起学的人交几百块钱给一个路考考官,上他的考试用车在考场实地练习几次。当时我们上车的时候驾驶位是一个中年人在练习开车,应该是一个蛮有钱的老板,那个考官就是好声好气甚至低声下气地告诉他一些考试小贴士和他需要改进细节,然后还偶尔拍拍他的马屁。下车的时候我看了他给的钱,是和后来我们给的一样的。轮到下一个人练习开车的时候,因为他是和我一起在教练那边训练的,所以我知道他只是个没什么背景的大学生。那个考官一送走那位老板,马上变脸,恶声恶气,其实那大学生开的比之前那位老板还好一些,但是那位考官动不动就骂他没脑子什么的,污言秽语,态度极其恶劣,一个动作有点慢就一顿骂(新手当然不可能很是熟练啦),而且有时候没来由地就骂人,可能因为我长得看起来比较年轻,穿着又不是很考究,这位考官大爷估计是觉得我和那两个大学生是一起的,于是顺带还连我都骂上了(”现在的大学生真的是越来越笨,你看你们一副傻逼样子,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我当时是个小领导,于是打了个电话,故意开免提,向前台交代了下工作(当时我是请假出来考试,有些东西确实为了稳妥起见可以交代一下),然后那位考官大爷在轮到我练习的时候就又变得好声好气和我说话。我心里面是真的有几百头草泥马在狂奔。后来我下车的时候考官大爷给我名片一张。我回头就扔垃圾桶了。
还有,我自己去购买性服务的时候也是感觉如此。中国的很多性工作者在客户前面都没什么尊严可言,都把自己的地位放的很低,尤其是东莞那个产业培训出来的女的。杂耍般的”ISO“服务流程当中,有不少环节其实都是以破坏性工作者的自尊为代价让客户获得一些变态的快感。当然,也有少数一些性工作者是会以一种凌驾于顾客之上的高姿态进行工作的,典型的就是一些快餐提供者,曾经在不少城市都有一些发廊啊站街小区啊,快快地打一炮价格只要100-150,有很多这种快餐女,特别是一些比较漂亮的,是会以俯视的眼光看顾客的,大概主要原因是因为她们觉得只能拿100块打一炮的男的身价很低,配不上她们这种有姿色的高收入人群。我自己印象最深的经历是有一次在深圳向西村看到一个挺漂亮的站街女,150和她打了一炮,从进门开始就是吆五喝六,”鞋子别乱摆!摆到那边鞋架上知道没有!“过程中她极其机车和不耐烦,动不动就说别碰我哪里哪里啊,具体不多说了。然后一年之后我在一个深圳的一个莞式高端桑拿场选了她,当然我如果一开始就认出她的话是不会选她的,我是后来等她衣服脱掉然后近看,发现她身上有一个很有特色的印地语纹身,由那个刺青触发回忆,才认出就是一年之前那个快餐机车女。然后这次整个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哦,真的是把我当皇帝伺候。最主要的原因我觉得就是因为这次我付的是1500,上次的10倍。”档次“不一样了。
说实话我是真的不喜欢这样,我喜欢和人相处的模式,都不是你支配我或者我支配你,只是想和你平等相待。在西方呆久了之后就真心觉得这样是最优化最简单最没有包袱的做法。不平等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踢猫效应,那位刺青女可能在莞式服务中低声下气逆来顺受积累了不少怨气,就会把怨气气发泄到其他人身上,比如花150元找她吃快餐的考官老爷,考官老爷受了气又把气发泄到无权无势的学生身上,然后学生最后一肚子气回家踢一脚猫泄愤。这种情况会导致噬元兽集体暴动消灭人类社会当中充斥一种本来可以避免的戾气,而且这种戾气顺着阶级高低从上至下发泄,而最低阶层的人无处发泄,就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初次之外,这种不平等的普遍存在,海会导致社会当中经常会遇到两个人相遇之后都想自己做那个”老爷“,让对方当那个“奴才”,结果两不相让的结果就是直接导致冲突,这种冲突如果是physical的,西方人往往称之”ego fight”。还有很多很多的社会问题都是这一点造成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Freedom Number 1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30
  • 浏览: 1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