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无信不立

国人还是在三国演义,三十六计这种酱缸文化中长大的。考虑问题几乎只计算眼前利益,根本不为长远打算。这样对一个人的一生而言或许没有多少问题,他或许可以凭着诡诈和赤裸地暴力很爽地过完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但对一个国家而言却必然是灾难。

正好菲利普亲王去世,想到国家信用这个问题。

说国家信用,一般想到的是国债。的确,哈密尔顿才是美国后来壮大的真正原因,他建立的财政系统,努力让美国国债在战后艰难的环境下按时到付维持信用,这才有后来资本人才涌入的可能。但还有更宽泛的国家信用是国家在历史上做出的承诺。

驱逐溥仪那件事。当时明白事理的人没有不骂冯玉祥的。谁都明白这是在毁坏一个共识。给溥仪那点钱能算什么呢,更何况当时还拖欠着。说白了冯玉祥就是恃强凌弱嘛。订约的双方都没有提出修约,冯玉祥有什么权力去修改呢?只有章太炎这种比较疯的人拿张勋复辟作理由忽悠年轻人。实际上不就是为了排满嘛。排满革命这些口号喊起来容易,真杀起来后果根本是不敢想象的。

我们这里看看欧洲人怎么做得。滑铁卢打败拿破仑的威灵顿,因为功劳不仅成了英国的威灵顿公爵,也被当时的荷兰国王封为滑铁卢亲王,被西班牙国王封为罗德里戈公爵,当然其它还有很多头衔。荷兰后来一分为二,比利时继续维持威灵顿公爵的封地。两百多年直到现在威灵顿公爵的后代依然在比利时享受这块封地,还有每年的一笔奖金。前几年有个新闻,比利时的一个民粹派议员质问为什么要世世代代这么供养他们。议长答道:这是我们的国家义务。西班牙那块封地也是同理。二战之后因为两国关系,包括直布罗陀等一系列事件,这块封地没有被继承下来。但在2010年,第十代的威灵顿公爵提出要求,西班牙国王很快让公爵继承了这块公爵领地。

同样的故事,可以参看詹姆斯二世跟约翰丘吉尔姐姐的私生子,菲茨詹姆斯这个家族。菲茨詹姆斯在光荣革命后作了路易十四的元帅,后来帮助腓力五世取得西班牙王位成为利里亚和赫里卡公爵,他的后代甚至又承袭了阿尔巴公爵的爵位。这个家族已经传到了12代,曾经也是世界上拥有头衔最多的贵族。他们家族为西班牙做出了巨大贡献,尤其是17代阿尔巴公爵(10代利里亚和赫里卡),他在西班牙内战中始终忠于国王阿方索十三世,共产党杀了他弟弟后,他成了弗朗哥在英国的代表。他凭尽全力向英国保证,西班牙不会和德国结盟,让西班牙不至于再蒙战火。二战后他和弗朗哥渐行渐远,后来胡安卡洛斯复位,他和他们阿尔巴公爵家族其实比弗朗哥贡献了更大的力量。17代公爵本人也是乔治国王的座上宾,是伊丽莎白与菲利普亲王婚礼的首席客人leading guest. 其实这说来很有意思,因为他们的共同祖先都追到斯图亚特王朝詹姆斯一世。

欧洲的现存贵族绝大多数都失去了封地,有的甚至卖掉了城堡。原因无非是他们失去了特权,必须和普通人一样负担地税。而像城堡的维护费更是高得惊人。但这写都是国会逐渐立法,然后在市场运行下的结果。没有像冯玉祥那样拿枪把人赶出去,直接破坏约定的。国家信用这种东西,想培养起来非常困难,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但要想毁掉,那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子贡问政。

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

曰:“去兵。”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

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20
分享 2021-04-10

24 个评论

義立而王,信立而霸,權謀立而亡。(荀子)
跟酱缸文化没什么关系,国人后期都是和马来人种交配繁殖,一半以上都是O型血,没有任何道德信义,都是见利忘义的实用主义者,心中充满邪恶,拿最小的来说,学校里的那些中学生,永远都有那么一些人,看到落难的人是直接嘲讽的,在树上叫,在下水沟里的网梗就是这么来的,我签条约是伪装,我可以恃强凌弱了那当然撕毁条约把你弄掉,理论为行动利益打掩护,从民国到现在的人都是如此,一个味,这个是教不了的,融入在血液中,除非一半人换种,永远都是如此,你很难用道德信义去约束马来汉人,刀架在脖子上才会听话,法律阻止不了他们的他们就要做

不需要宣传信用,约定的时候永远不要相信别人就行,溥仪被冯玉祥驱逐,被网民围攻,那就是他监护人活该,活到他这一代还在以为中国是欧洲,是日本,答案早已经被确定好了,那就是不要签协议,你签了协议就是自行认怂,让别人管你的命,人为刀俎,至少也要弄个保护措施不让他反悔,让马来汉人露出真面目的代价就是自己成为历史信用样板的祭品
>> 跟酱缸文化没什么关系,国人后期都是和马来人种交配繁殖,一半以上都是O型血,没有任何道德信义,都...


呃~~~不讨论人种
>> 呃~~~不讨论人种


你观察一下你认识的那些O型血就知道了,已经都有结论了,美国人的O型血一样自抽耳光背信弃义的,最近的就是彭佩奥,只是他们A型血也足够多,一出现就会被置顶发现,国人A型血才不到1/4,德国人日本人做事一板一眼只认白纸黑字都是有原因的
最后的吐火罗人 黑名单 回复 holyelf 观察
>> 跟酱缸文化没什么关系,国人后期都是和马来人种交配繁殖,一半以上都是O型血,没有任何道德信义,都...


怎么o型血了?还是在说染色体O系?
中国ABO三分。
血型上说,好像日本人歧视B型
holyelf 观察 回复 最后的吐火罗人 黑名单
>> 怎么o型血了?还是在说染色体O系?中国ABO三分。血型上说,好像日本人歧视B型


O型血和马来人种相生,纯种非洲黑人100%都是O型血,染色体没有真正意义上的O系,大部分是一万年前无意义的上游代码;中国O型血一半,其他占一半,你看的什么资料?墙内网民版?墙内也有这方面专业的大学学术资料啊?血型上没有任何资料说日本人歧视B型,而是歧视O型,中国ABO连日本的三分程度都没有,和东南亚各国最接近
最后的吐火罗人 黑名单 回复 holyelf 观察
>> O型血和马来人种相生,纯种非洲黑人100%都是O型血,染色体没有O系,中国O型血一半,其他占一...


欧美日基本是O或A血型,B少。中国和他们不同的就在于了很多B型。所以日本人歧视B型。
染色体那个我说的O3
这个问题个人认为是皇权至上造成的,同时它也反哺了皇权至上,两者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

春秋战国以后皇帝一家独大,可以说一不二,契约什么的通通不存在。

下面平民百姓也有样学样,各种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从来不会就事论事,只要最后利益到手万事无忧。
holyelf 观察 回复 最后的吐火罗人 黑名单
>> 欧美日基本是O或A血型,B少。中国和他们不同的就在于了很多B型。所以日本人歧视B型。染色体那个...


中国B型血只有1/4不到,哪来的很多?我说的就是O3,你说的日本人歧视B型都是墙内网文里那些O型血放出来的假信息吧?目的就是为了把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B型身上,然后和欧美的A型血捆绑在一起,日本歧视B型那也是歧视他们自己国家的B型,跟中国有什么关系,何况第一,中国根本没有多少B型血,倒是容易成起义的领袖;第二,日本人没有歧视B型,都是在说O型不好,你所说的歧视B型,那不过是日本的A型血针对和他们性格相反的人发牢骚,你是O型血吗?到墙外你就不要回复我这些了,信息和逻辑都不对等,浪费时间和精力
ZetaFC 回复 holyelf 观察
>> 跟酱缸文化没什么关系,国人后期都是和马来人种交配繁殖,一半以上都是O型血,没有任何道德信义,都...

血型论这种民科的东西就不要拿来在品葱坑蒙拐骗了。
holyelf 观察 回复 ZetaFC
>> 血型论这种民科的东西就不要拿来在品葱坑蒙拐骗了。


血型虚无论这种民科论调就不要拿来在品葱激浊扬清了,你肯定也是O型血,其他血型根本不会这样跟人说话
ZetaFC 回复 holyelf 观察
>> 血型虚无论这种民科论调就不要拿来在品葱激浊扬清了,你肯定也是O型血,其他血型根本不会这样跟人说...


来,能给我一章你认可的关于血型论的论文么,我去看看去。
那可不一定,我又要举保守派们普遍很推崇的俾斯麦亲王的事迹了。

俾斯麦是怎么策动普法战争爆发的?当时西班牙人想请霍亨索伦家族的人来出任西班牙国王,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当然不答应,否则法国相当于被普鲁士南北夹击了。于是他派了外交官去柏林要求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拒绝。而威廉一世对西班牙的事情其实也并不感兴趣,于是他很爽快的发了一封电报给拿破仑三世表示自己并无此意。

然后我们的俾斯麦亲王干了什么呢?他把国王的电报押下,篡改其中的词句,把原本温和的同意对方要求的电报变成了一封侮辱性的谩骂信。果然,拿破仑三世被激怒了,愤而对普鲁士宣战。于是俾斯麦顺理成章的挑起了对法国的战争,并随后在战争中取胜,完成了德国的统一。

很显然,在这里,俾斯麦又一次展示了他机会主义的一面(这种机会主义贯穿了他的一生,个人觉得其中最有趣的当属他霸占退了位的汉诺威国王家的财产当作自己的小金库,说好的契约精神呢?)以欺骗性的手段(三次王朝战争均是如此,以荷施泰因诱使奥地利参与普丹战争,以卢森堡的空头支票诱使法国在普奥战争中中立)诱使对方完成自己的目的。但是他的成果却不是“一时的”“暂时性的”,而是永久性的完成了德国的统一,遗泽至今。无论你对他本人的这种卑劣行径如何评论(像我,其实一直都对俾斯麦持批判态度),都不能否认德国的统一确确实实是在他的手上完成的。
没有像冯玉祥那样拿枪把人赶出去,直接破坏约定的


类似的例子在欧洲很多的其实,比如P社玩家公审了几万次的海军上将霍尔蒂就废除了《国事诏书》,取消了哈布斯堡家族对匈牙利的统治权。说起来,人家哈布斯堡家族几百年前就统治了匈牙利,其合法获得匈牙利王冠的历史文件那可是证据确凿。你霍尔蒂凭什么废除?然而说废就废了,匈牙利也没几个人反对。可怜的卡尔一世从此失去了复辟的希望,一病不起死在马德拉岛上。直到今天,虽然霍尔蒂政权早已被打倒(拜万恶的布尔什维克所赐)哈布斯堡家族也未能且在可见的未来都无法复辟了。
>> 那可不一定,我又要举保守派们普遍很推崇的俾斯麦亲王的事迹了。俾斯麦是怎么策动普法战争爆发的?当...


感谢回复。

你这里用词很主观,有添油加醋之嫌。俾斯麦对那封信做了修改,但说篡改就是夸大了。外交电报首相过目修改本就是其职责,也是国王要求俾斯麦做的,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对付媒体。俾斯麦也没有谩骂。他把电报改得短了一些,这样语气上强一点,删去拒绝见大使的理由,不失国格(国王当然不能解释自己为什么不见大使)。原电报威廉国王有点过于口语化。电报本身也很贵,越短越好。这里法国人感到侮辱的关键是 "Adjutant"被法国的Havas社 直译成了‘adjudant’二者意思在各自语境中天差地别。各个报纸都传扬开,法国人再一鼓捣,要面子的拿破仑三世没办法忤逆民意。

这也看得出,国家的外交抉择跟着汹汹而来的民意是个什么结果。后世传说这是俾斯麦的诡计云云,显然是演绎的成分。虽然俾斯麦确实也想打仗,但不至于为个开战借口搞这么一出。

让德国”永久“统一”遗泽至今“这个说法显然不能成立。

对普鲁士人而言,为了替德意志帝国开疆拓土,最后丢了腓特烈坚守一生的西里西亚不说,连普鲁士自身都守不住,今天各自成了波兰人,立陶宛人,俄罗斯人。这对原普鲁士人恐怕算不上恩泽。

一战二战全赖到俾斯麦头上也不合理,但他确实让这个新成立的德意志帝国处在一个战略危险地位。像汉诺威的家族几代与英格兰同婚。如果不是维多利亚是个女的,英国王室在德意志还会有这么一块领地。普鲁士废汉诺威王室说白了就是把七年战争以来紧密的英普同盟划上了句号。在欧陆英国这个海权国家难以阻挡普鲁士,但这其实也意味着你北德意志几百年来移民出去建立的海外殖民地都放弃吧。

而且更重要的是,所谓遗泽和统一完全看你站的立场和角度。俾斯麦做得正确的事是他只搞了小德意志,而不是大德意志。但对于大德意志主义者而言,相当于德国没有统一。包括你之后提到的奥匈独立。大德意志主义并非只有纳粹,奥地利社会民主工人党也支持大德意志。党魁Victor Adler的儿子不惜刺杀了奥地利首相,逼迫哈布斯堡家族退位,为两德合并铺路。这个倒确实符合进步主义的行事方式。只不过,德国如果跟奥地利合并,那引发的地缘政治形势的改变,以及会带来的战争与灾难的威胁。可能就不是进步主义者愿意去考虑的了。
契约精神是人类摆脱矇昧走向文明的重要标志,在此之前人类没有秩序可言,或者说秩序就是建立在暴力基础上的,这跟动物行为没有任何区别,亦即霍布斯描述的无止境战争的原始社会。然而今天的中共国根本没有基本的契约精神,整个社会秩序还是以暴力维持,在国际关系上也是如此。当然不是说信奉以西方文明为代表的真正人类文明的人不存在,而是都被邪恶的共党集团代表了。长此以往整个中共国很快就要被彻底排除出人类文明世界了
>> 血型虚无论这种民科论调就不要拿来在品葱激浊扬清了,你肯定也是O型血,其他血型根本不会这样跟人说...


我AB型,但我相信把紅血球上的糖蛋白的形狀和性格一起講完全是愚蠢的理論。
>> 我AB型,但我相信把紅血球上的糖蛋白的形狀和性格一起講完全是愚蠢的理論。


你们这科学素养和觉悟还没维尼强,维尼管你糖蛋白为什么会和性格有关,人家看到血型和性格有关,直接问有什么样的关联,说维尼小学学历,人家都比你们虚心求教不耻下问
>> 血型虚无论这种民科论调就不要拿来在品葱激浊扬清了,你肯定也是O型血,其他血型根本不会这样跟人说...


谁批评你谁就是O型血是吧?支性十足。
>> 谁批评你谁就是O型血是吧?支性十足。


是他对自己不懂的东西就加以否定,这才是支性,典型中的典型,支人之所以是支人,就是因为O型血比例达到东南亚的50%,马来O型血特征贯穿整个支那,其他血型全部被渗透,无可救药,支性十足,你跟他是一样的,对别人的意图不清楚就扣帽子,你智商还要比他低,别以为学了几个词就能跟风喷人,这种水平别跑到墙外还要丢人,难怪那么多人说品葱里很多都是只会口头反共的喷子,你这样的声望和回复都能那么高,和知乎差不了多少,知乎还不能随便喷人,会被封号,你是O型血,被人点名肯定不爽,但这不影响客观事实,你不要再回我了,屏蔽了
>> 你们这科学素养和觉悟还没维尼强,维尼管你糖蛋白为什么会和性格有关,人家看到血型和性格有关,直接...


因為維尼愚笨。

知道血型是甚麼嗎?血型就是在說紅血球表面某一種糖蛋白的不同類型,所以把這和性格帶上聯系當然是傻(C.I. 99%)啊。
>> 因為維尼愚笨。知道血型是甚麼嗎?血型就是在說紅血球表面某一種糖蛋白的不同類型,所以把這和性格帶...


因为你比维尼还要低劣,维尼不学无术,都没你无知还有攻击性,照你这个脑回路,八字也不用看了,因为天干地支都是虚构的,怎么可能和人的命运产生联系,所以算不出来;你怎么就知道你说的红血球糖蛋白不会在大脑和身体的每一处血管里发生对人大脑和身体感官的作用,维尼自己都是和粉红主体一样的A型血,血型在韩国日本再次也是统计学,不用你这种没经过研究验证的SG搞血型虚无论,不用回了,屏蔽了,恶心到极点,作为一个基督徒去骂维尼拥护民主自由,又极其肯定执着地否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真是畸形
>> 因为你比维尼还要低劣,维尼不学无术,都没你无知还有攻击性,照你这个脑回路,八字也不用看了,因为...


對啊,八字、天干地支按照聖經的確與人的命運無運。就算血型和人格的確有聯系,我不相信它能成為決定一個人的智力和人格的因素。多數研究都顯示一是相關性低到不行,一是單純的自我實現預言。
「Kengo Nawata, a Japanese social psychologist, statistically analyzed three data sets of over 10,000 Japanese and American people in total.[10] However, 65 of the 68 items yielded non-significant differences between blood types and the other three items showed relatively slight relationships. Therefore, the blood type explained only 0.3% of the whole differences of these data sets. This result suggests that blood type explained very little of people's personalities. Nawata concluded that there is no relevance of blood type for personality.」

「The five-factor model tests were carried out in several countries, including Japan, Korea, and Taiwan, after the year 2000. These tests were intended to digitize self-ratings of the "big five" personality traits. It was expected that differences in self-reported personalities (a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would be detected from the subject who believed in blood-typical stereotypes. As a result, researchers found no meaningful statistical difference.」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