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社会如此仇女?

本站建站两年多,随着会员人数增加,尤其是中国的翻墙用户多了,仇女的浓度也就上来了,每当碰到女权话题,总是会有国男气得跳脚。

就算是在这个号称追求人权、反对迫害的网站,似乎一样也避免不了其他简体中文论坛/社区的命运,粗鲁且攻击性强,尊崇男性为主流的观点越来越多。

中国一直是一个男权文化深重的国家,即使是今天,中国社会对女性的歧视、残害仍然无处不在。在所谓的孔孟之乡,还传承着女人不能上桌吃饭的传统习俗。那里甚至还出现了女德学校,主张男尊女卑,强调女性顺从男性是天经地义的。

中国惨绝人寰的计划生育政策致使无数婴儿被扼杀,但女婴被杀的更多,今天中国男性比女性多3000万人。在地球上找不出任何一个比中国更反人类的国家,即便是在共产主义国家里找。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有什么深层的原因?

(祝本站所有的女性用户们,平安快乐。本站声援中国女权人士,中国社会亏欠女性太多,无法偿还。)
昏默 很廢的學院派 · 御宅族 · 中間偏左 · 中國政治宣傳 · 你蔥就是左翼失語啦淦
本來在做功課,看到這個問題,想了想,決定先進來試著回答一下。

不過,我想講的是關於為什麼即使到了這個應該支持自由平等的論壇,還有這麼多人實際上在懷著惡意攻擊女性。

很直觀的原因就是狼奶沒有吐乾淨。很多國人即使在翻墻/肉身脫支之後,沒有(或者是沒有機會)全面、客觀地審視自己到底還遺留著那些迷思、刻板印象。像是前一陣討論台灣的議題時,你蔥有些人還在說中國民主化後就希望可以統一台灣的淦話。如果說是男主外、女主內,或是女生不擅長理工學科這種程度的刻板印象還有那麼一點爭辯的空間,有些人其實心底根本覺得女生就是會無理取鬧,就是會不講邏輯。必須說,這是很嚴重的污名化了。

一點是你蔥(基本也是整個海外華語圈)長期的左翼失語。基本上在你蔥很多人的眼中,左派不是傻就是壞。女性權利也是當今左派支持、右派反對的主要立場之一(主要參見美國的政治環境,有疑問可以去看維基的相關條目)。既然左派不是傻就是壞,那麼女權人士也是這樣。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受到身份政治敵我觀念的局限。很多人在習慣上,只會為了自己的身份/認為人只會為了自己的身份而去參加公民運動。像是支持LGBT運動的一定是少數性傾向者,支持女性權益的一定是女性。你蔥的一些人知道豆瓣/中國的一些支持女權的人攻擊男人,就用某種二元對立的思維,很自然地將自己安放去到反對中國女權的一邊。政治其實不該這樣二元劃分的。當然,中國女權被民粹的、粉紅的、極端甚至是低智的(相較於外國成熟的女權運動而言)所謂豆瓣女權代表了,而少數自由派的女權人士根本受到很嚴厲的打壓,公眾不甚知曉。我是很少在品蔥見過討論李翹楚等等自由派女權人士的帖子......一方面是受到中共的嚴厲打壓,一方面或許是因為一些蔥友自己的一貫立場而不想去了解?

政治需要對抗,但我們未必總需要懷抱對抗的思維。你可以反對粉紅的所謂女權人士,然後說某些類型的女權自己就可以支持。但是你可以捫心自問一下,如果自己果真有機會參與自由派支持女權的社會運動,你會參加嗎(實際上至少近十年是沒什麼可能了,假設而已)?不要讓,說穿了就是,「爭輸贏的一口氣」主導你的思維,應該由自己的信念,和堅實的價值判斷來做這件事。是說如果你認為應該放任女權受打壓來加速,我也不會多說什麼啦......

暫時想到這些,之後可能在加。不過也祝女性蔥友平安。
美国和英国以及其他很多国家的女权主义运动历史证明,女权内部永远有不同阵营,有希望“姿势优雅”地去抗争的温和派女权,也有被污名化为“田园女权”的激进派女权,而最后推动女权运动进步的一定少不了激进派的力量。毕竟当初女性想要穿裤子留短发受教育有投票权都被叫做“激进”呢。古人说:取法乎上,得乎其中。想要开一扇窗,那必须先把屋顶拆了。只要是为了女性的利益,不管是所谓真女权还是田园女权,还是女利主义女尊主义,都是女权。

国男只看到几个利用女性优势占到便宜的例子,看不到大多数女性的苦难,看不到婚姻制度只是保障底层男性也能有自己的奴隶。 我支持韩国女权6B4T,在东亚这些冥顽不化的国家里,只有女性团结起来,不婚不育堕男胎,以女性的一己之力把男女出生比拉下来才是正道。女性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没有祖国。男的最好有骨气一点,独立一点,别老想着结婚生孩子,不结婚哪个女的能占到你彩礼的便宜?
支持大勇猴葱油说的,为什么要在中国社会内问人们为什么照着中国社会的规则走?



根据我的了解,中国女权从1960年代末期至2013-2014整体是有进步的,
现在是一年比一年差,转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是要说找一个节点,可以说是2015年“女权五姐妹”事件。
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072916



先说一说,中国的女权问题相比欧美女权那种刮不刮腋毛,穿不穿裙子,能不能性解放差的远了去。

中国的女权问题,是生存权问题

我先说一个宁夏的例子 励志小伍 应该也有宁夏葱油听过他的故事

https://pic2.zhimg.com/v2-6363c62136df665bcf05887e6e524e5d_r.jpg

他家是近亲结婚,妈妈很年轻已经指腹为姑舅做新娘,所以生下了他们。而且是12年年间生5胎。



汉人尚且这样,西北少数民族童婚,指定婚姻与女性教育问题就更严重。2015年中国股灾后,大量人口失业,关厂,女性没有了工作回到家乡,有很多人就像小五的妈妈,直接被家人指定嫁给什么男人,换取男方的彩礼。女性沦为了生育工具,他们没有发声的管道,成为了性暴力的受害者。特别在人口日渐萎缩的中国农村,这种指定的近亲婚姻以及人口拐卖的婚姻日益增多。这对女性来说是一种事实上的奴隶制,且到现在还是在继续。而人口拐卖通常伴随更严重的性压迫和奴役,女性的自主权进一步被压缩。

https://www.state.gov/reports/2020-trafficking-in-persons-report/china/



此处根据“公交车反性骚扰行动”活动家李婷婷的证言:

Li Maizi said that government-orchestrated rabid nationalism online often takes the form of
misogynistic abuse and singles out Chinese feminists as being “anti-China” traitors. “Feminists are smeared and slandered as ‘foreign forces’ to try to turn the people against us,” said Li. “This kind of nationalism is likely to get even worse in the future, so our situation is critical.” The government has managed to make the term “feminist” so politically sensitive and objectionable that any woman who publicly declares herself to be feminist is making herself vulnerable to a torrent of vicious and sexist online trolling.

目前中国官方将中国女权主义者定义成“反华”叛徒。并将其标签为“外国势力”。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愿景下,我个人认为中共限制女性权益,

将其退化到他们所谓的传统中去也就是古代的三从四德,男尊女卑的社会
我自己作为男性活了这么多年必须承认所拥有的隐性性别红利是建立在压迫女性的男权社会制度上的。我的老妈和女友都是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我老妈农村出身,小学时就被迫辍学因为她家要优先供哥哥弟弟上学;而我的女友,因为从小就要对弟弟做各方面的让步,这种成长经历让她成为了女反贼。我知道像我老妈女友这种被男权压迫的女性有很多,所以从我个人角度出发,仇女的男性由于不愿意承认这种隐性性别红利,把高彩礼高房价等因素怪罪于女性,认为自己才是更受压迫的一方。事实上却从未考虑:只有和女权合作一起反婚反育,才能打击高彩礼高房价,男性此后也不必要面对高彩礼的压力。但如果号召男性反婚,能有多少男性能够放弃传宗接代的观念反婚?我和女友很早就决定不婚不育,今后的人生我们互相扶持,不想生韭菜给土共收割。不过这几十年因为杀女婴的缘故,中国的人口颓势已经无法扭转,厌女打压女权也只会加速这个趋势而已。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用品蔥這種地方會説的語言,就是「互害文化」
不只是仇女,也有仇男
反正就是互相看不順眼
有的人以爲男性結婚以後理所當然一樣要把錢包交給妻子。明明是自己賺的錢卻只能拿老婆給的零用錢,簡直就是奴隸。但如果這麽說,妻子也理所當然一樣要負責所有家務和解決丈夫的性欲,説穿了也是個奴隸
如果是彼此請願的SM Play,你愛怎麽玩就怎麽玩,奴隸角色換著人當或許也很有情趣。但很多人只是因爲觀念覺得「就是應該這樣」,彼此明明都很不喜歡,卻都在扮演奴隸的同時奴役對方,這才是問題所在
病因,只不過是我的推測,我以爲是因爲他們從小習慣了這種奴隸家庭的形式。中國傳統文化認爲子女就是長輩的奴隸,而成人都是由子女長大而來的。兩個從沒當過自由人的小奴隸長大以後結婚在一起,也只能彼此當對方的奴隸
從這個角度,也能解釋爲什麽東亞整體仇女、仇男現象都比較嚴重
歐美就算有反女權的直男癌,也頂多是說「女性就是比較感性、激動、不理性,不適合決策」的程度,吵的内容也不過是女性能不能當上CEO和總理總統的問題。東亞吵的可是「女性的存在意義就是被男人要,然後結婚生小孩,不然就毫無價值」的程度,吵的内容也是女性能不能工作或受教育甚至能不能生存的問題。因爲歐美的性別之爭已經是建立在「工作、受教育、結婚與否都是個人自由和基本人權的範圍,和男女無關」的前提之上,是把人當人,東亞的性別之爭是建立在「工作、受教育都是父母給的福利,而結婚生子是對父母的義務」的前提之上,就是把人當奴隸
同樣的,歐美的仇男女拳也不過是糾結顔文字的性別的程度,吵的内容也不過是上司和女性員工説話是不是涉嫌性騷擾之類的問題。東亞可是真的會上升到覺得男性是强奸和其他諸多犯罪之根本、世界上如果沒有男性都是女女繁殖就天下太平的程度。因爲歐美認識到了女性也可以强奸男性、女性也可能犯罪,而東亞至今認爲女性被强奸叫强奸,男性被强奸叫幸運
因爲東亞有個共同點,就是或多或少沾到了中國傳統的長幼序奴隸制文化。在類似的環境下長大的結果當然是類似的,小奴隸長大要學會如何成爲人、如何把別人當成人是很難的,更何況很多奴隸根本不想學
當然,「爲什麽非當奴隸不可」這只是我的個人猜想。但「爲什麽如此仇女」這個問題,答案我覺得是「因爲不懂得尊重」
knifee 在澳穆斯林
首先表明立场,我作为男性,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男女平权拥护者。接下来,我试图简要探讨一下国内的女权主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论据都非常主观,不存在客观,因为不太想花时间去确认资料,如有错漏欢迎批评指正。

1.女权主义的由来,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随着自由主义而兴起。而国内的女性解放运动,应该是从胡适的大奶奶主义开始的。
在这个阶段,国内的女权更多的是旨在女性的外表解放。但其深层次的内涵可能非常幼稚,只是对于西方思潮拙劣的模仿。女性的确不用裹小脚了,但是那些所谓的进步女性,却又爱上了高跟鞋👠。在我看来,这和裹小脚没有本质区别,那个年代的高跟鞋,严重缺乏人体工学,穿久了同样会造成脚部畸形,比如我奶奶。我奶奶作为民国时期的大家闺秀,生于1923年,受新思潮影响很大,天天穿高跟鞋,大拇指根部关节直接畸形,突出来的那种,具体是啥样的你们上网查一下应该就能明白了。
从我的思想里,女性的外表解放应该是多元化的,也就是说,女性可以穿她们想穿的任何服饰,而不用讨好男人。事实上,目前的潮流也正是如此。

2.中国女权的第二阶段,应该始于毛泽东那句妇女能顶半边天。他的这句话的目的应该是一种动员性质的,动员占社会一半人口的女性从家庭里走出来,从事社会生产,以满足他大跃进的目标。
虽然说毛泽东有诸多不是,但是这句话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揭示了一个逻辑。就是女权的来源是什么?能顶半边天。
权利和义务是一对对等关系,你只有把创造财富的价值义务顶起来,你才有权利要求别人做事。而无论是恋爱还是婚姻,都像是一种契约,只有当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你才有权利指责对方给予太少。

3.那么当下的女权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可以观察到,女权变质其实是随着计划生育和房价上涨同步进行的。在我母亲那个年代,我母亲作为77级的本科生,堪称做题家的佼佼者,她一直都坚信妇女能顶半边天这个说法并身体力行。在家庭中她的收入也并不比我父亲低,我们家是很典型的民主协商家庭,从我记事开始,父母做的所有家庭决策都是互相协商的,而且两个人的财产完全分开,定期向对方汇报财产数额,并彼此互信。我目前和我妻子也是如此。
拉回来看,那么最近几十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让女权变质,开始放弃义务只索取权利?我觉得应该有以下几个因素。

其一,人口比例失调。在我父母那一辈,不存在计划生育,所以虽然社会上还是存在男尊女卑,女婴时有被抛弃的情况,但是整体的性别比是正常的。但是自从计划生育开始,男女性别比开始严重失调,以至于目前为止每年出生的男性仍然比女性多一百万左右,累积下来就是三千到四千万光棍。
这从客观上造成了社会学上的女性卖方市场,女性变得更加待价而沽,而男性为了满足生理需求,不得不跪舔。

其二,房价高企。房价其实是次要因素,起了一种推波助澜的效果。由于社会中仍然存在男尊女卑的客观事实,尤其是在职务晋升中更为明显,导致女性不得不依附于男性以取得更好的居住条件。而房价高企使得这种矛盾更为激化了。

其三,根本上的社会歧视导致女尊的出现。前面反复提及女性在职场中的晋升天花板是事实上存在的,在长期压抑下,女性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种不理性的思维。她们幻想着有一天也能踩在男人头顶上,给男性也设置一个天花板,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个人觉得这种思维会随着女性平权的逐渐落实而渐渐消弭。

最后,说一下为什么要挑起男女性别之争。我的看法其实很简单,转移社会矛盾。借由处于社会弱势群体的女性,给失业男性一个宣泄口,如今的社会已经从毛泽东时代需要妇女顶上生产线,内卷到需要打压妇女才能让广大男性同胞吃饱饭的地步,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以上。
墙国逻辑本质上就是从农业社会早期的兽性压迫开始的,在人类的原始时代和其它智慧哺乳动物一样,女性的生育孩子的抚养是社会的中心,驱动人类去帮助虚弱的产妇,幼小的孩子的当然是爱这个听起来俗套,其实不平凡的词。其实包括人类在内的所以高智慧社群性哺乳动物,抚养幼崽需要的都不仅仅是一个女人或者一个小家庭就行的,而是一个社群,对于人类来说姥姥和姨姨们即女性血亲团体的互助育幼非常重要。

所以女性社会性的本质是人类中的人类,她作为能生人,用血脉沟通起人和人之间亲缘的人,是人类爱的起源和中心。男性爱女性,女性爱孩子,人类社会才能正常运作。西方传统里也提出,女性的目的,她提供人类社会的方向,男性是手段,他去实际操作。就像是立法权和执法权的关系。然而这一切在农业社会以后都被颠倒了。

也就是进击巨人里面的和怪诞虫合体以后。人类密度大大增加,冲突大大上升。之前擅长打猎的男性,只是普通的斗天斗地打肉吃,现在男性的攻击性可以用来谋取利益,于是男人成为了人类社会的压迫阶级,社会开始男权化。男权社会有几个特点,注重男性对女性的占有,不重视孩子,强奸和抢婚增加,女性的性从神圣的亲密关系堕落成了下贱可耻被男人强迫的行为,由此产生的怀孕和孩子当然也是可耻的。男权社会热衷于淫乱而对生育除了占有式的炫耀以外,对其中蕴含的生老病死的苦痛没有体悟。女性血亲联盟被打破,女性以男性为中心,彼此之间勾心斗角,家庭关系变得很差。

男权社会不关心儿童的福利,孩子生下来被认为是弱者,唯一的福利是依赖母亲,于是有良心的母亲就要因为良心牺牲自己成为更加彻底的弱者。如果足够狠心的话社会则给了她虐待控制打压自己孩子的权力。最终产生的是劣币淘汰良币。很多天真善良的少女因为对恶缺乏了解,最终过着悲惨的生活甚至早早死亡。

而女性想活下来就得利用男权社会里男人人性的弱点,加上像男人一样推崇暴力和强权,虽然这样她们会失去推崇爱和牺牲的女性特征,但是可以活下来。虽然会成为鱼眼睛,当然这样的女人不可爱,在男权体系下她们也没有强壮的身躯和势力会沦为底层,中国的女权斗争还没有到恢复推崇女性气质的阶段,而是男性和鱼眼睛女性内部争斗互害能力的阶段,在这个阶段鱼眼睛女性确实是比较被动的。但是看历史其实不是最差的,历史上女性靠自杀,自我虐待,精神歇斯底里,殴打儿子的反抗比这个惨烈很多。

仇女和墙国人处于压迫和互害的一体两面的,墙国人在被迫害以后本能地把恨意和戾气对更加温柔和平,给他们一点自由的女性释放,是恶魔后裔,怪诞虫兽性的本能
linlin222 多少罪恶以国家的名义;多少罪恶以人民的名义
用论坛里用的最多的一句话,
这就是之国的之性
强奸女人的错,猥亵女人的错,结婚率低爱慕虚荣女人的错,离婚率高女人的错,生育率低女权的错,晚婚晚育剩女的错,
这都是之国的之性,
其实说一道万,就是高中政治背太多的错,不承认经济学,不认识经济学,不虚心学习经济学,不懂经济学,不知道最基本的消费者效用与福利,却会奇特的认为自己的经验传统高于经济学。
之国的之性的重要一点,不就是抱着历史,不肯承认200年来的西方科学和数学水平么,不肯承认之国数千年来科学素质低数学素质低么。
再加上之国有点头脑的都去舔共产党魔头变态们的菊花了,舔了菊花就要啥有啥了,剩女的错啥的反正不是共产党的错,
论坛里有一句评论说的好,之国女人的子宫,那不是女人那个人的子宫,那是共产党的子宫,国家的子宫,人民的子宫,社会主义的子宫,原生家庭的子宫,以及哪怕没有性高潮也必然要有的结婚家庭的子宫。
共产党的子宫当然没有被歧视啊,只有(共产党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赛博理想国 致力于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的实现
针对平权而非女性or其他少数群体:
反感原因一(7成):搞cancel culture,恐吓禁言。
反感原因二(2成):搞平均主义,如某某群体录取比例必须大于xx。(这一条可以商榷,就如同税收可以在0到100%之间商量,尽量与真歧视对冲,但封口其中一方不让其商量的行为非常令人厌恶(Norman Wang))
反感原因三(1成):喜欢扫射。btw,滥用支那人、支性我也很反感。

换言之,不符合以上三条的平权主义者/左派我基本不反感或者说很支持。

对于真歧视(因为你属于某某群体所以不录取你)我坚决反对。中国的职场性别歧视也确实非常严重,生活中你说的各种隐性歧视也确实数不胜数。
总之:“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
十字军征支大佐 境外反共势力 福音派的传道人 亨学家
女人有月经要怀孕,是因为上帝给了女人一个子宫。
女人要哺乳,是因为上帝给了女人一对能泌乳的乳房。
男女之间的社会分工不同,是上帝的安排。
虽然社会分工不同,但男人女人都是神的孩子,在灵魂上是平等的。如同总统和清洁工一样,在人格上是平等的。
本大佐并不仇女,但反对把女权置于男权之上。
支那,women right是个伪命题,女权者先帮自己争取到普通男女都应该有的human right再说吧。

顺便插一句,曾经有一个做假庇护的女毛粪和本大佐争论毛畜的功过。该女毛粪称是毛畜解放了妇女,让妇女走出家庭,能够和男人一样赚钱。本大佐回复它:蔡英文已经做到中华民国的总统,林郑月蛾已经做到香港的特首了,她们是被毛畜解放的吗?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女人在家带孩子,男人一个人上班就能养家糊口,而在支那,工薪阶级夫妻两个人上班,祖父母照顾孙辈才能艰难生存,共产党通过廉价劳动报酬这种顶层设计,剥削了男人还不够,还要去剥削女人的劳动,这他妈的这到底是解放了妇女还是奴役了妇女?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歐美的兩性矛盾:

1968紅色思潮以前,歐美曾經有虔誠的基督教社區。婚配這個問題是在基督教社區內部解決的。富男配美女。窮男配胖女。絕大多數人都很滿意。少數夫妻不合的,去墨西哥離婚以後,由教會再介紹其他的異性交往。在那個時代,對兩性社會關係不滿的是個別人。

1968紅色思潮以後,歐美城鎮社會世俗化,婚配回到了黃/青銅器時代的城鎮社會那種,陌生人之間通過殘酷競爭求偶的模式。在這種模式下,祗有社會地位、共同體資源、富裕程度最高的男人才能找到伴侶。剩下的男人都成了屌絲。在他們看來,由於女人沒有喜歡他們的,因此「女人沒有好的」,於是就產生了強烈的情緒。

中共國的兩性矛盾:

遠遠比歐美的矛盾更加根深蒂固。中國歷史上是費拉農業帝國,歷朝歷代不斷地被外族征服。每次征服,征服者就屠殺男人、奴役女人。因此,在中國,每個地方(客家人等蠻族是少數例外)的男人和女人都是兩個不同的、而且是有世讎的民族。殺女嬰、裹女人的腳、不讓女人上桌這些都與此有關。中國女人渴望的是瓦解這個罪惡的社會,滅亡這些殺父弒夫的讎人。中國男人渴望的是用盡這些敵對民族的讎人以後,把她們當作兩腳羊吃掉。

1949中國淪陷以前,中國是儒家宗族社會,類似於今天的日本、韓國、台灣。雖然在兩性社會關係上處理得沒有歐美傳統上那麼好,不過矛盾也不至於有中共國這樣嚴重。

1949中國淪陷以後,中共毀滅了儒家宗族社會,使得儒家以父系威權維持著的脆弱兩性關係破裂。中共國也回到了黃/青銅器時代的城鎮社會那種,陌生人之間通過殘酷競爭求偶的模式。而中共國由於男人和女人是互為世讎敵族的關係,其讎恨和不滿的情緒一旦爆發起來,遠比西方嚴重。

這就如同兩個互為同鄉、歷史上關係和睦的夫妻,出現了矛盾容易化解;而兩個互為讎敵、歷史上充滿新讎舊恨的夫妻,出現了矛盾則容易爆發成激烈的衝突。

流亡的泛分裂派反賊:

沒有什麼特別好的解決辦法。有歷史怨憤的華男、華女之間特別不容易構建出小共同體。祗能將華男、華女分開,讓各自都通過跨族裔婚姻的方式,融入各自的新民族和形成各自的小共同體。祗有這樣,才符合中華民族這個被詛咒的罪惡費拉民族必須滅亡的自然秩序。(唉,攤手https://i.imgur.com/uzDqFVl.gif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 瞧一瞧看一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270(另,不介意孝子贤孙注册小号来点赞)
在我看来 在品葱进行的所谓女权之争
完全是两拨人对两个不同的观点在鬼打墙
就像太平天国和基督教的关系一样
女权运动和支那女拳运动根本不是一回事(供奉江青为女权主义者和供奉洪秀全为天王在我看来是一样一样的)
不能因为看起来都是在争取女性权利都混为一谈


多说几句,所谓支那女拳运动完全是一场在支共一手引导下诞生的怪物
和女权运动八竿子打不着
支共通过舆论引导和舆论造势
把打压歧视女性的加害者的帽子从支那领导层(支共政府)转移到了支那男性
然后支共在这时候跳出来假装支持支那女性,扮演大救星的角色
等到女拳兴起,再覆手为雨,反过来打压女拳,在支男中扮演了大救星的角色
一来一往,支共就高大起来了,不作为胡乱作为贪污腐化的事情都忘了 只留下个大救星形象
反过来,男女之间割裂开来 矛盾越发深刻
我在第一次看到品葱有谈论涉及到支那女拳的时候就说了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599506
现在看法依旧不变,支那的任何有组织的活动,最后都会成为蒯大富


最后,引一段秦晖教授的话
然而,外来的"主义"面对我们的"问题"都需要重新核对切入点。在最基本的人类价值上,"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科学与信仰都是无国界的。但是,不同的科学家与信仰者面对的问题往往非常不同。人文精神在西方前后所追求的那些价值,也是我们所追求的。就此而言,"以人为本"与"敬畏自然"都是有价值的。但是我向来主张"主义可拿来,问题须土产","倡言普世价值,慎言普世问题"。就人文精神的发展而言,在西方它面对的先是宗教与神文背景的压抑,后是理性与"科学异化"的束缚。但是在中国,它过去与现在面对的都是另一些问题。
Magotan2020 观察 Communism is bound to die.
中共什么时候把女性与男性放在一个水平上了?播音员介绍女性官员时,姓名后来个括号(女),还把“女”念出来,生怕人不知道她是女性。谁这不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吗?中共认为女性做到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就差不多了,够给女性面子了,总书记和总理就算了,没门。支那国韭菜重男轻女的思想到现在仍然根深蒂固,尤其是农村,跟吃了他妈海洛因一样戒不掉,你看中国那些欠发达地方,仍然一家两到三个孩子,你真的以为他们相信养儿防老吗?狗屁!他们自己都不信,但还是要儿子,不生儿子不停止。然后每天抽个10块钱的便宜香烟,喝着20块一瓶的破酒,这就是要儿子的下场。随他们,不值得同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咎由自取,难怪杀千刀的中共从来也没把韭菜当人看,他们连做个正常人都不配,让他们相爱相杀去,抱着一起去死。
膜蛤第一名 我一刀就砍下了奶黄包的狗头啊就一刀
反贼反感女权的原因大概就是两种:
第一种是女权这种话题早就被恶臭支共炒作过一轮,毛腊肉那时候都喜欢拿女权说事,所以这里要和支共历史切割,因为反贼们有不少极端反支共的,懒得切割,全部否定掉了。
再者反贼的意识形态恐怕还是偏右而反感白左尤其是魔怔白左的,对西方极端白左借女权环保那些话题炒作是真心厌恶,同样这里有个度的问题,本来反对的是魔怔白左,反着反着就否定全体了

不过你支这边还有更严重的问题,什么正常话题跑过来都弄到魔怔,豆瓣微博贴吧那种地方打拳的魔怔人脑子都不算正常了,模仿的也是韩国魔怔女权(你支就喜欢学坏的),真正西方自由派搞平权的一些精髓没学到
谢谢,自由平等/人权与女权的诉求是一致的,提议开个黑名单功能,好让我拉黑上面这个,简中社交平台只允许侮辱女性不允许侮辱男性的光荣传统上面这位可能脑子不灵光还不知道,建议卸载炸女权组的豆瓣和炸女权号的微博,回到知乎和贴吧和虎扑等一系列除开豆瓣微博的成百上千个中国app,也别来品葱打南拳了,中国的性别平等就是个笑话,看有些翻墙男用户谈女权就像印度男人谈欧美女性是bitch一样作呕可笑。
因为在你国这种互害献忠型社会,费拉单身屌丝得不到满足,也不敢反主子,还能怎么办,不就边撸管边意淫什么毛子越南外国妞,对内仇女呗,毕竟你国交配权在谁手上没数么?
您的正文已經指明了這一原因:

尤其是中国的翻墙用户多了,仇女的浓度也就上来了

我們不仇女,我們提倡男女平等,我們只仇粉紅。不幸的是,粉紅中女性佔據了主導地位,翻墻出來的大多數是男性,因此給您造成一種仇女的假象而已。

我混跡品蔥近一年,並未見品蔥上有諸如墻內的女性應該主內、大齡剩女,外貌歧視等言論。民主自由與男女平等密不可分,女性深受集權統治壓迫,我在墻內一直致力於向女權主義者傳播民主自由觀點。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hashtag/%E5%8F%8D%E4%B8%AD%E5%9B%BD%E6%A2%A6%E6%95%99%E6%9D%90
借用河殇的概念

黄土文明对蓝色海洋文明的排斥
我是蝈蝈男。
我爱女人,无法自拔的爱。
仇女?没有的事儿。不存在的。
我认为在很多方面女性是比男性更优秀的,更先进的。我认为女性的特征都是美的特征,所以有一个很流行的观点是我所不同意的。
这种观点简洁的表达应该是“主流审美是以男性为美而歧视女性的。”
他们说女性如果外表中性,会被认为是美的。但男性外表中性会被认为是“娘炮”和不“阳刚”。
于是他们得出结论,“娘炮”这种说法是歧视女性。
这种说法似是而非。
有人认为“小鲜肉”是近来才流行的,实际上中国古代有名的美男子,大多都是标准的小鲜肉。不但要涂脂抹粉,熏香剃面,还要风姿特秀,杨柳沈腰。由此可见,自古以来,主流都是以女性特征为美。而”娘炮”这种说法,才是小众的声音。就拿我来说,虽然我讨厌蔡徐坤,可是喜欢金城武,你总不能说金城武是糙老爷们儿吧。
而我讨厌蔡徐坤也不是因为他娘炮,而是因为他丑。他让我怀疑流量明星是不是完全没有长相的门槛了。(如果你觉得他帅,一定是我有问题)
而女性中性的形象,我暂且只想到一个李宇春。春哥。这个形象几乎和美这个字没有什么联系。(如果你觉得美,是我有问题)
而且春哥也只是女性特征不够明显,并没有什么男性特征,假如她再长一些胡子,下颌再宽一些,臂膀更健壮一些,我想她的星途也就完结了。
所以我在此呼吁广大女性朋友们不要相信中性美,要相信女性美。
女性的确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我身边就有许多女性被剥夺继承权的例子。
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参与剥夺任何一个女性的继承权。令人悲伤的是,我家里根本没东西让我继承。
别人仇不仇女,我不知道,我也不会替别人下判断。我只能说我不仇女。
如果要我立刻就死,我会说:请让我死在女人的怀抱里。
一次性武德小号 给只想打人而不想被打的人:左转吧。您尚不配右转。
我至今都不能理解何以站方如此孜孜不倦的尝试来宣扬这样的女权主义思想。

我是说,贵站的朋友们已经无疑用行动表明了他们的立场,不是吗?

他们自己选择了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自己选择了一个顺应并拥戴中国多年以来思维与价值观,或者说亚洲人式的立场。

为什么站方还要去尝试改变他们呢?这不但可能在人们眼中显得傲慢,而且还注定全无效果。

贵站许多朋友们曾说教化支人是毫无用处的,不应该对支那人抱有太多的期待,我想站方也或许应该采取与之相似的态度。

谨记,中国人的遭遇往往是自己选的。他们自己要的。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普遍反对的是没有平等精神的女权。国外有极端的女性优越论,跟男性优越论如出一辙。国内有务实派的男方房产写女方名字,这种所谓的中华田园女权才是大家批判的。

主张同工同酬,反婚内冷暴力性暴力,这些女权品葱不会反对的。
QIYANA 新注册用户 QIYANA
抱歉,我仇女,先说清楚。

对于吊着人要红包不挑明关系的渣女,拜金女我绝对唾弃。对,我知道你们消费能力强,对GDP贡献大,你们的节日是不是太多了点,妇女节不要听,女神节就开心了。

对于自称小仙女的反感,你们十层滤镜,做作的样子真的好丑,可以关掉美颜吗?请面对自己的真实容颜好吗,几个破壁口红像个宝似的,没有说你们难看,适度化妆,不要妖魔化自己去恶心别人。

对于高价彩礼漫天要价行为的鄙视。不多说了,伏地魔不在少数,放过那些可怜的男青年以及他们的父母辈吧。

饭圈母人的降智行径真的高笑。政治你们还是算了吧,不要跟风被当作枪使。


但是我可以在与女性和平共处,心平气和讲话,尽量不让性别观念影响我工作生活。别和我说好女孩也有不少的这类话,墙内正常的那部分,数量正在急剧减少。
oHo 海绵宝宝
仇女 仇男。 仇富 仇穷。ccp治理国家的思路就是发动群众斗群众。 反正都是底下人太坏 ccp可太难了 还带领中国这么富强 最后点题只有ccp才能救中国。
乔治奥威尔 我也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那么低,竟然拿1984当说明书。
要不咱先定义仇女,重男轻女,生女孩的就弄死,女性不能上桌,贬低女性价值这种行为我想在品葱无论左右派99%以上都会认为是仇女,但假如不那么极端点,比如承认目前国内对女性压迫严重,极端男权人数远大于女权,也赞同男女同工同酬,但不赞同目前部分女权的行为或者理念,反感女尊主义,对女权运动不置可否(也许动机就是因为享受男性优势哦),就我观察,这在大部分女权眼里,当然也是仇女,至少从我自身接收的反馈和其他部分自由主义者的感受都是如此,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偏见,女权大多不是这样的,我承认上述这些结论可能都是偏见,但没办法,世界上没几个人不带有偏见,不知道你们觉得自己有没有偏见呢,真理是不是就真如你们所想的那样呢?
底层互害,仇男、女、富,杀小孩,斗同学
生活压力太大,看什么都不顺眼
我覺得是這樣啦,其實現代很多習以為常的普世價值,都是在非常近代才產生的,包括女權、民族自決、媒體自由等等

那……這些東西不是人類發展到一個階段會自動解鎖的,實際上都源自於歐洲,更具體點我覺得是法國,而為什麼起源於歐洲的東西,能傳播到全世界呢?理由也很簡單,是因為二次大戰以及冷戰後,由美國建立起的新世界秩序

也就是說,現代社會能有多少普世價值,實際上是看它的西方化程度,比如日本西方化程度就很高,中國文化什麼的,其實不該用來解釋現在女權的處境,它是來源,但不是肇因,最主要還是美國對自由化中國的嘗試失敗了
nulnoil Big memer, two thin coat.
滞纳郭楠绝大多数脑子里面充满了对女性女性的腌臜思想和绝对控制欲,但是滞纳网上和郭楠一个水准的田园女权也不在少数。
保护女性权利的同时也要保护男性权利,仇女要打压仇男也要打压这样才称得上健全。
大勇猴 杜奕謹、田勝傑共林明溱許集。奕謹禁一文勸田云:「奉使君一刪。」田曰:「可吸。」奕謹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草屯旭光惡徒耳,何敢譸張!」田徐撫掌而笑曰:「明溱,奕謹殊不肅省,乃侵陵上國耶?」
您為什麼要在中國社會內問人們為什麼照著中國社會的規則走?
......當然,如果您打算做Ethnomethodology,我得提醒您這玩意其實並不受社會學家歡迎。

所谓“身份政治”,其实是一种倒打一耙的污名化说法。那些被说成是“身份政治”的社会思潮,真正的目的反倒是“反对(隐形的)身份政治”。比如说吧,有些人占着性别的便宜,却让别人不要拿性别说事,这就是一种“隐形的身份政治”。而别人反对你这样做,却被打成“挑动对立”,还有比这更大的栽赃吗?


順帶給朋友們送上這麼句話,來自基督教哲學專業的博士。
不知道,反正看看评论区,很多厌女国成长起来的人表示:责任在女方。
现场表演厌女仇女呢……高赞说的对螂奶没吐干净呗
法克迪尔 新注册用户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ZetaFC

二位哥们、以及其它关注和关心过我的朋友们,大家误会了。
这个问题的提问者,压根就不在乎这个问题的答案。

尽管我是被动退葱,但我也没疯狂习近平那么贱,都号称 “退葱” 了,还整天躲在背后各种玩监视,注册一堆小号、甚至直接开大号在背后搞各种小动作。
新品葱既然这样对我,这就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但毕竟我是在没有任何违规行为的前提下无缘无故被挂上的 “不友善” 标签侮辱、被封禁掉了一切用户权限,我总得弄明白怎么回事,搞清楚到底得罪了谁、谁在搞我、为什么要用这种下三滥搞我,所以这几天我确实也等于是以隐身状态玩了一把 “监视”。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看到了有人替我仗义执言、还闹到投诉区。我谢谢大家。

现在问题弄明白了,因此我只得很不情愿地注册了新品葱的第三个号,来留下我在新品葱的最后一番言论,希望能把事说清楚,顺便也跟各位朋友告个别,同时更重要的是想点醒将军和 ZetaFC 两位哥们、让你们也早做准备和防范。
当然,如果我现在这篇告别帖又被那些做贼心虚的猪狗删了、导致各位朋友没能收到消息,那我应该还会注册第四个、第五个号。
其实我第二个号同样也没违规。在我发现大号被搞、无法发言后,注册这么一小号来试图联系将军。由于该小号没有直接去将军发在对线区之帖子留言的权限,只好顺便答了个题,然后以艾特的形式去找人。结果某贼婆娘看出了是我,不仅当场莫名其妙给了我个踩,还顺手给这个小号也挂上了 “不友善”。仿佛生怕别人看不出我两个号都是它干的。

大家好好想想:新品葱上看似 “极端” 的言论并不少见,为什么偏偏这个话题,值得被人大张旗鼓用公共账号拿出来问,并且问完之后马上就被某女号点赞?
拿着站务号来发非站务帖,就像裁判员亲自下来参与比赛一样,看样子这帮孙子连最后一块遮羞布也不打算要了。

大家所批判的究竟是 “女权” 还是 “女权婊”,我想但凡人品与脑子皆正常的用户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何况,虽然新品葱人均文化修养不高、有些货根本就是支性未除的 “逆向小粉红”,但这起码间接能说明很多家伙根本不是出于良知而反共,而仅仅只是在墙内实在混不下去的屌丝、试图把自己包装成 “反贼”,然后跑这里来混个管理员当当、过一把 “权力” 的瘾。甚至有些家伙可能压根没在现实里见过女人的生殖器,精虫上脑时又极度渴望有个人能帮自己泄火。这样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真心 “仇女” 呢?
我混新品葱好歹也有一年多了,反正我是没见过能有极端到 “仇女” 这种程度的帖子。
即便真有谁敢在新品葱发这种帖、把 “反女权婊” 上升为 “仇女”,我认为这样的人不仅会当场被其它正常用户喷死,还有可能被怀疑为故意想要引战、试图来新品葱搞破坏的五毛。

实际上,之所以会有人拿着站务号来问出这么非站务问题,是由于我在查清楚自己为何被无缘无故挂上 “不友善” 后,我把自己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的签名给改成了现在的样子——我说 “一个被女人和不男不女的阴阳人称王称霸的地方,长久不了”、还嘲讽它们是 “四人帮”(这个名称不是我起的、名单也不是我总结的,而只是我在其它平台看到的)。
于是,那个一贯小肚鸡肠的贼婆娘被这段言论给刺激到了,然后它就会像毛遮洞、习禁评一样,不管你做了什么,它都要 “还击” 你一下、它非得要出了这口 “恶气” 不可。
以我对这个婆娘的了解,这种事它没少干,它能有一次不这么干那才奇怪。
当然,了解它的、以及能够看穿它的,基本都被它整得退葱了,也包括我。现在能剩下的,都只会傻乎乎地一口一个 “姐” 地喊它、并且怕它。它很享受这种感觉。

所以,这个帖子的提问者,压根不关心讨论结果是什么,只是想要通过把 “反某个特定的心理变态的婆娘” 上升成 “极端仇女” 批斗——人家是来宣布圣旨的,禁止将来有人再拿类似言论来刺激自己。就像中共的 CCAV 一样,它不是来说事的,而是来做宣传的。尤其最后括号里那句口号,简直比墙内还要 “正能量”。

就像网红 “美食作家王刚”,它真的不是故意选择在湖南猴子毛岸英生日 / 忌日的当天教人做 “蛋炒饭” 的么?
它不仅是故意的,并且还是受人指使的,并且背后还有官方的团队在替它炒作这事。
当然,这帮家伙的主观意图肯定不是为了侮辱毛岸英、也没那胆量,反而恰恰是为了阻止别人去侮辱——
王刚可不是只有 2020 年才在那种敏感日子做 “蛋炒饭”、或其它需要用到鸡蛋的炒饭。它从 2018 年开始就一直在这么干,并且《日人民报》还故意挑这日子替它转发,只不过头两年都没能把这个话题炒作起来、只有 2020 年才把事干成而已。
中共是一边指使王刚在那种日子做蛋炒饭,一边又指使五毛去假惺惺 “批斗” 王刚,等把话题炒作起来,自己再顺势以官方名义站出来 “辟谣”、澄清毛岸英当年不是因为蛋炒饭的炊烟暴露了目标才被南非空军烧死在朝鲜。一番操作下来,今后墙内墙外拿 “毛岸英死于蛋炒饭” 说事的声音就会变少。即便还有脑子不开窍的反贼敢这么干,也会直接被其身边的粉红斗死。
同时,这也是中共变相地在忽悠全世界:红卫兵、义和团、战螂可不是我中共指使的噢,它们跟我中共没关系,只是民间的脑残,你们看我中共明明还在保护王刚这个被脑残批斗的 “无辜者” 来着。
而王刚本人,从头到尾都在被中共当工具使,但它也欣然接受这种脏事,因为它知道自己的定位就是个低配版 “李子柒”、知道那些针对自己的 “批斗” 都是假批斗,并且任务完成后还会有官方出面保自己,还能替自己涨一波粉,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正如中共试图借王刚之手来试图化解 “蛋炒饭传言” 的把戏一样,之所以有人会拿着公共账号假惺惺问 “仇女” 问题,只是为了让某婆娘无论将来在新品葱上怎么乱来,所有人都不许恨它、更不许骂它。

哪怕那婆娘确实很遭人恨,甚至这一年多,我没少在站内站外见过有人骂它,比如:
身为半个站长,整天卖弄小圈子,拉偏架,肆意解读RFC,双标行为严重。又整天卖弄文学提出一些激进女权的概念,面对别人指责与辱骂时那百毒不侵的样子...呕,一个油腻大妈的形象逐渐浮现眼前
(这是别人去年三月发在 matters 上的帖子。原帖链接:https://matters.news/@kagome/%E9%80%80%E8%91%B1%E9%9A%8F%E6%83%B3-bafyreievbid6xvr3t3tdn5i23bx553ht225zi4ccatfw6m5exovn2nxece)。

至于 “女权” 问题本身,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至少我本人从不 “仇女”。
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我既不歧视 “男人” 也不歧视 “女人”,我只歧视 “儿童”、却又不是生理上的 “儿童”。
毕竟我反复多次强调过一个概念:人生是从兽格进化成人格、再从人格往神格方向进化的修行过程。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存在 “人之初,性本善”,更不存在更扯淡的 “人之初,性本恶”,只有 “人之初,性本私”、或 “人之初,性本兽” 才是真理。动物,天性就是自私的,其生命的意义仅仅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这样的生命根本就还不能用 “善恶”、“对错” 这些文明级别的形容词去评判,因为它们还活在共产主义状态、看什么都是 “公有”,压根就还没有 “文明” 的概念。因此,“自私”仅仅只应该是一个中性词、“自私” 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作为高等生命的 “人”,会懂得为了自己的 “私” 不能损害到别人的 “私”、起码不能损害到自己的同类。于是,只有人类文明世界才会存在 “善” 与 “恶” 之区分——如果损人利己,那就叫 “恶”。
而一个未经任何社会化教育的生命,其思维与行为方式不会跟动物有多大区别。如果不及时改造,那么 “世界” 对其而言就只会是一个大号的 “子宫”。它还会像在娘胎时一样,认为全世界围着自己的意志转是天经地义的。等到它生理上成年,心智上却仍然还是儿童甚至婴儿水平,损人利己的时候连脸都不会红一下,这就叫 “巨婴”。
我相信哪怕是嘴上再恨 “女权” 的人,本质上实际也是恨的 “女人当中的巨婴”。

害人的《道德经》之作者,存心在把人往这种方向带;害人的《共产党宣言》之作者,则压根没意识到这客观上同样也是在把人往这种方向带。
真正的 “道家” 杨朱,确实鼓励 “自私”,却从没鼓励为了自己的自私而去损别人;害人的 “伪道家” 老庄及其徒子徒孙,这些该死的共产瘟疫携带者,则恰恰都是在教唆你损人利己、教唆你成为巨婴。

为了实现这样的巨婴生活,把 “别人” 统统变成只为自己一个人服务的奴隶、而自己却随时都能 “以万物为刍狗”,就需要用到制度。于是就衍生出了极左的墨家(射秽主义)与极右的法家(法西斯)......

所以,没有那个正常人会真正 “仇女” 或 “仇男”。
大家本质上其实都是在 “仇恨巨婴”。
无论 “大男子主义” 还是 “小女人主义”,都是一回事,都是在强迫异性甚至同性统统都只能无条件迁就自己、服从自己,只不过两者各自所具备的条件不一样而已,但操作方法的本质却都是一样的。
这种烂命难道不该被仇恨么?

它是男的,你就得服从它,否则你就是 “不尊重三纲五常”、“不尊重祖先圣贤”,你就该社会性死亡甚至肉体死亡;
它是女的,你就得服从它,否则你就是 “欺负妇女”、“大男子主义”、“不是男人”,你就该社会性死亡甚至肉体死亡。
这可不就是一回事么?

《道德经》的作者那个阴柔、阴险的死娘炮,为什么要鼓吹 “以弱胜强”、“以柔克刚”?
在单一条件下,从物理的角度,这能解释得通么?
袁腾飞说得好:你四两拨千斤,你他妈拨一个我看看。
于是,古希腊的阿基米德想出了杠杆原理,把条件增加到两个:你省力就得费距离、省距离就得费力。
而大约同一时期的东方,虽然也想出了类似原理,但它们却把脑子都花到了别的地方、因此才会教唆你 “以弱胜强”——
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生理上弱于你,单拼体能、公平战斗,我多半打不过你;但是文明社会讲究礼仪道德、讲究锄强扶弱,那么只要我们相遇,哪怕根本没有发生战斗、甚至没有产生任何冲突,我都可以直接扣你一个 “欺负弱者” 的帽子,这就等于直接让我这个原本的弱者逆袭成另一个位面上可以肆无忌惮欺负人的强者。
所谓的 “田园女权”,统统都是在按这个逻辑整人。哪怕你明明没有欺负它们、甚至双方压根没发生冲突,但你只要不肯服从它们的摆布,它们马上就可以直接扣你一个 “仇女” 的帽子,把你往死里批斗。

礼仪、道德、法律等等社会规则,是用来维持社会秩序、守护文明、防范和惩治流氓的。但流氓不见得都是傻子,它们也是有脑子的,有些聪明的流氓甚至还能想办法夺过规则的解释权,直接让规则为己所用。这样,它们不但躲过了被规则制裁,反而还能利用规则去制裁别人,等于是变相让它们多得到了一条欺负人的途径、能以更低的代价去耍流氓。于是,你会发现规则到了它们手里往往只会对 “别人” 有效,却永远对它们自己无效,这就叫 “双标”——当它们有把握斗得过你的时候,它们会直接用权力或拳头说话,直接践踏规则;而当它们没把握弄死你、或存在某种顾虑的时候,它们又会把规则搬到自己面前当挡箭牌。就像我常年所举的例子,楚国猴子要打你,就是 “我蛮夷也”;你要打楚国猴子,又变成了 “风马牛不相及也”。再比如新品葱上那个权力完全不受制约的贼婆娘,它想整人时,直接就是挂观察、挂黑白名单、封禁,等哪天平台推出了 “不友善” 功能,也不过只是让它手里多了一个整人的工具而已,它想整谁就整谁,完全不考虑后果;但是当它自己违规时,又会一口一个 “习惯法”、一口一个 “规则”,你投诉它,它还会自己把这条投诉帖给折叠掉,然后狡辩说这是 “手滑”。
它们深深明白:当事实对自己更有利,强调事实(“我蛮夷也”,老子打的就是你);当规则对自己更有利,强调规则(“风马牛不相及也”,大家快来看,有坏蛋欺负人家了啦);当两者都对自己不利,把水搅浑。
所以,如果自己实在没道理,却又很想耍流氓,那就只能先讲事实,比如让自己拥有超级管理权限啥的,这样直接就能以裁判员的权限参与运动员的比赛,直接把那些能够从道理上扳倒自己的人封禁掉、剥夺掉人家讲道理的机会;等除掉这些碍眼的讨厌鬼后,再自己给自己塑造一套 “道理”,比如发帖指控别人 “仇女” 啥的。
深得 “汉族文化(楚文化)” 之真传的中共、与新品葱的个别管理员,很喜欢玩这种原告无法到场、只有被告能说话的把戏。于是你永远都只能看到它们一次又一次在 “胜利”。

难怪有人感叹(我甚至听袁腾飞也这么说过):二战结束后,种族歧视复活了,打的是 “反歧视” 的旗号;纳粹也复活了,打的是 “反纳粹” 的旗号。
当然,我认为这些家伙矫情。因为看完我上文之介绍就能明白,这些混蛋事从来就没真正 “死” 过,压根就不需要 “复活”。巨婴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不劳而获、如何驾驭别人、如何 “以万物为刍狗”。
《道德经》,真不愧是楚国猴子写出来的东西,不仅反文明,还要以 “利用文明反文明” 的卑鄙方式去实现。中共为什么 “利用民主反民主” 玩得这么溜?因为 “汉民族(楚国猴子)” 真正的教主是《道德经》的作者那只楚国猴子嘛,并且中共本来也是由一群楚国猴子建立起来的。
所以我一直说,世界上根本没有 “真小人” 与 “伪君子” 之分。它们是波利二象性、是薛定谔的猫。岳不群不是不想当左冷禅,它是没那资本,所以只能整天把 “规则” 挂在嘴上念、整天装孙子;左冷禅不是不想当岳不群,它是实力够了、不需要隐忍,所以有条件践踏 “规则”。这种烂命,永远都在 “省力” 或 “省距离” 之间权衡、然后选择一个自己认为更轻松的方式。它们是绝对不会把人当人的,因为它们自己都不是人。
你永远没法跟这种烂命讲道理,你只能用它们能听懂的语言去跟它们互动。
就像清末时,有英国人说过:中国人听不懂什么是规则秩序,它们只能听懂大炮的声音。

另外,这里面还牵扯了博弈学的概念。
不知道将军是否还记得我曾专门给你解读过的 “三个火枪手”。
当你占理、它不占理,你就是在道理上能碾压人的甲,它就是在道理上被你碾压的丙。于是,它就会设法找出一个 “乙” 来挡在自己前面——
你明明反的只是毛遮洞、习禁评个人,它们偏要把你说成是在反 “党”,剩下那些你并没打算批判的党员就成了 “乙”(比如湖南猴子毛遮洞经常拿这一手搞党内斗争,整到了一个又一个曾经的战友);你明明反的只是整个中国共产党,它们偏要把你说成是在反 “华”,除中共外的所有中国人都成了 “乙”(比如中共经常动不动就 “中国人民绝不答应”);你明明反的只是 “皇汉”,它们偏要把你说成是在反 “全人类”,这下全世界都成了 “乙”(比如它们很喜欢给人扣 “历史虚无主义” 的帽子)。
同理,你反的明明只是某些滥权、双标、破坏规则的个体,它们偏要把你说成是在反整个 “新品葱”;你明明反的只是某一两个权力欲熏心的、女人当中的巨婴,它们偏要把你说成是在反所有 “女人”、然后发篇帖子假惺惺讨论 “仇女” 问题......

只有我这样的人,才最有资格反 “共”、反 “中国文化”。
因为只有我这样的人能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只有我这样的人看出了中共只是中国文化的 “结果”,而不是 “原因”——有些人嘴上 “反共”,可一旦手里得到半点鸡毛权力,它们马上就会忘了自己是谁,马上就会暴露出比共产党还要共产党的嘴脸。
因为它们是 “汉民族(楚国猴子)”,它们的血脉里就流淌着罪恶。

同时,我也是少有的,既在支乎因为批判专制而被封号,又在新品葱这个号称 “反共” 的平台因为批判专制而被封号的人。

将军,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挂 “不友善” 么?
我一直说是我连累你,你却一直误以为是你连累了我。
“疯狂习近平” 这种小王八蛋真没这能耐,你不要以为你天天在对线区那条帖子艾特它,就一定能得到跟我一样的结果、得到一场你以为的壮烈。你得惹到那几个女人、和不男不女的人,才可以得到这种结果。
我正是因为上次和你聊天时,提到了那个婆娘的丑事,以及多次在含沙射影嘲讽 “疯狂习近平” 时把那婆娘干过的真事套到 “疯狂习近平” 头上,才刺激到了那个小心眼的贼婆娘,然后才得到了 “不友善” 标签。

为什么我刚被挂 “不友善”,马上就有一条一年多以前指控我 “地域歧视” 的坟帖被那婆娘翻出来?
那婆娘第一个留言、然后是疯狂习近平,然后是你。

这个婆娘每次干这种事,总会留下证据让人知道是自己干的,却又很喜欢捂住别人的嘴、不许别人直接说出来是自己干的。
就像它知道自己是个烂货、它的低智商也总会令它一次又一次做贼心虚地不打自招,但它绝不能容忍别人跑它面前跟它谈价钱,反而偏要逼着所有人称赞它的牌坊很美观。

我们之间的恩怨,是去年我遇到另外一个 “疯狂习近平” 般的滥权小屁孩,因此才跟这里几个拥有超级权限的东西产生交集、结下梁子(当然,那小屁孩在大概二十天后,因为别的事而被解除了管理权限,然后就退葱了)。
我遇到不公,没法讲道理,还被这帮货一通和稀泥,我便写了篇披着 “水浒” 之壳的帖子影射这事。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但是那缺心眼的傻缺婆娘,直接做贼心虚地给我转到了对线区去,你说它傻不傻。
当时还有另外一位正直的管理员,一起拿这事嘲笑那婆娘(这位管理员后来也气得退葱了)。
既然那婆娘把帖子给我转到了对线区,理论上说话的尺度可以变大,并且不应该把这里的新增言论当成处罚理由。
虽然我的后续言论并没有因此而放肆,可我依然还是为此而得到了观察列表里那一长串壮观的记录,并且这还是在对方公然违背 “避嫌” 的前提下。
这就是 “权力”。就像我的观察列表里,有一条惩罚理由居然是 “一起去陪仓鼠吧”(“仓鼠” 就是指那位正直的管理员,可能是这帮孙子给人家起的外号)。这不就是在向所有人展示 “权力” 么。
在没进化好的巨婴面前,手里有什么就用什么、哪个威力大就用哪个,只要能让自己达到目的,它们才不管什么后果。就像我常讽刺另外一些心理变态的网民:如果有管理权限,那就直接封你、观察你、把你扔进黑白名单等等;如果没有管理权限,那就留言喷你;如果只是个新注册的号,连说话的资格都还没有,那也可以去投诉区告你、碰碰运气,反正就算没把你告倒,自己也不会有啥损失。它们偏要搞你一下,心里才痛快。
巨婴的行为模式,真的很简单。
这就是为什么这里刚推出 “不友善” 功能,那婆娘马上就会迫不及待地用到我身上,它压根不会考虑把一个声望近 500 声望的账号跟一堆声望只有 0 的账号摆在一起会导致什么后果,就像毛遮洞这条湖南猴子同样不会考虑把当时的国家主席连同一群屁民打包整死会产生什么国际影响。

说到这儿,需要提醒将军、ZetaFC 两位哥们,以及其它朋友,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前途了。
更要思考一下这个活跃用户只有大概百十个、且大部分还是疯子的平台,是否值得(这个数据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疯狂习近平” 这种疯狗,真的算不上什么,背后那几个掌握超级权力的女人、和不男不女的人,才是导致新品葱秩序混乱的真正原因。

我原先由于受过一些误导,也被搞得跟 “小粉红” 似的——因为有人对我说,站长人很好,这个平台只是站长的 “后花园”。
于是,那时的我真以为 “新品葱” 是唯一的反共中文平台,甚至压根不知道它跟 “旧品葱” 根本不是一回事。
小粉红是被限制了信息获取的渠道,才被迫成为小粉红的,情有可原;而我既然能翻墙,明明有更多渠道,却偏偏会主动封闭自己,只相信 “新品葱” 的一家之辞、主动给自己洗脑,并且外边有人黑 “新品葱”,我还会上去跟人辩、试图替 “新品葱” 洗地,然后,我得到的回报就是新品葱版本的 “射秽主义铁拳”......

别人叫 “品葱”,它就叫 “新品葱”。
就像别人叫 “中国”,它叫 “新中国” 一样。
我思来想去,好像历史上干过这种事的,从陈胜吴广刘邦项羽打着 “复兴楚国” 的旗号,到刘备诸葛亮犯罪团伙打着 “匡扶汉室” 的旗号,再到近代江西、湖南、湖北猴子打着 “解放全中国” 的旗号,似乎除了东汉的刘秀以外,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也解释了高层那几个女人、和不男不女的人,为什么在作风上跟满脑子 “汉族文化(楚文化)” 的中共没有半点区别——
中共专制,它们也专制;
中共法治混乱,它们的管理也混乱;
中共的爷爷们批评不得,它们也批评不得;
中共绝不能容忍有谁提起大饥荒、文革、八九等等,它们也绝不能容忍你提它们干过的混蛋事,谁提就用特权给谁挂标签,那个蠢婆娘(将军你嘴里的 “姐”),会直接践踏规则去搞你,管你什么避嫌不避嫌,另一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将军你嘴里的 “兄”),会去翻你的旧帖子,随便编出个理由然后搞你,既绕开了 “避嫌”,又达到了恶心你、向你展示 “权力” 的效果。
中共放过了秦晖老师、甚至也没封杀更恐怖的刘仲敬,偏偏把任志强给判了十八年,而它们放过了疯狗一样的 “疯狂习近平”、甚至也没彻底封杀更神经病的 “天下无贼”,偏偏会把我连说话的权利都直接给封禁掉......

旧品葱的创建者才真的是一群反共者、真的是一群受尽屈辱的支乎难民。
然而在旧品葱被中共整垮后,为什么有人还敢原封不动弄出一个 “新品葱”、并且运营了两年多也没事?
看看网站一堆 bug,连个图标显示问题都半年多了没人解决,它们像是技术已经厉害得达到了令中共望尘莫及的水平么?
我曾经也怀疑过:“新品葱” 要么是中共在钓鱼,要么是完全不了解中国国情的海外支人办的。
然而如果是钓鱼,我们怕是早就出事了,而不是整天在这里受几个妇女、儿童、阴阳人的气。

可如果是海外华人,这群傻叉到底图啥呢?

先前在信息完全空白的情况下,我对站长印象不错、至少没有负面印象,我当初还真以为这里是个 “虚君宪政” 的环境。
但是随着这一年多的相处,这货似乎远远没能达到这层境界、甚至压根连最起码的管理学知识都不懂——它不知道什么是 “授权者,不行政”。
作为站长,它不是像英国女王、日本天皇一样扮演好自己 “吉祥物” 的角色,而是整天开着小号在平台过 “特权” 的瘾,既要以裁判员的身份参与比赛,又要以运动员的身份动辄把其它裁判员判好的案子给推翻。目前主流历史评价下的萌武宗朱厚照,不过如此了吧。
连最上面的那位都烂成这样,这里就不可能会有 “首相”、“丞相”、甚至 “CEO”,而只会存在外界评价下的 “四人帮(鹿基站吕)”。它们会把那些真心想要把新品葱建设好的人,一个一个地逼走。

将军可以去欣赏下一个叫 “虞超” 的账号(账号名 “charleshugo”)。
浙江人,岁数比我还大,清华出来的,经历不一般,虽然是轮子,但人家好歹也是这里的第一位金主。
然后你再去看看其管理列表里那一堆观察都是谁给挂的......
我也是才看到,原来 “疯狂习近平” 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已经对别人说过了,比如:
“看你气炸了的样子,真的很同情你,从昨晚到今天早上,你一整晚没睡觉吧?气的咬牙切齿……我还是劝你消消火,毕竟 50 多岁了,老年人了,生气对身体不好,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比如捐款什么的,我可以帮助你,我真的很同情你!”
(原帖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197554
可以理解,以 “疯狂习近平” 的文化程度,它也骂不出什么新花样,只能把同一段骂街反反复复套到多个目标头上。

李敖父子那样的,差不多就已经是我对 “台湾人渣” 之理解的上限了。
李敖还相对值得被理解点,它不见得真是什么 “统派”、甚至不见得真心 “舔共”,而只是想利用中共的力量替自己出一口恶气,毕竟把持台湾政治数十年的刮民党毁掉了李敖的人生,它恨刮民党是天经地义的。但它能把 “恨刮民党” 上升成 “恨整个台湾”,肯定不是为自己考虑,而是想替儿女考虑。
因此,李戡完全没理由在主观上 “支持统一” 和 “舔共”,这应该只是李敖想要留给儿子的保命符、饭票、退路。如果李戡没出息,那李戡就可以靠着 “支持统一”,后半辈子过上毛新宇一样的日子;如果李戡身上有两根硬骨头,它就不需要用到这个。
说白了,这对父子就是两个投机倒把、夹缝求生的小人。不配当台湾人、甚至不配被称作是 “人”,只配被称作是两条中国人。
但中共毕竟是由江西、湖南、湖北猴子建立起来的,深得 “汉族文化(楚文化)” 之真传。它们才是真正的 “汉民族(楚国猴子)”,从来都只有它们占别人便宜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有别人吃它们的时候。所以李敖只要一蹬腿,“推恩令” 就是得执行下去的,削藩是迟早的事,而中共在李敖生前做出的各种承诺,以这群江西、湖南、湖北猴子的一贯作风,是永远不可能兑现的。承诺兑现不了,李戡自然会有意见;而只要李戡嘴里敢冒出半句怨言,中共就有了毁约借口,直接把李戡踢出局、并当成反贼对待——就像汉武帝刘彻杀李陵全家一样,这他妈明显就是在逼着你造反,只要你真的反了,那它杀你全家的行为就 “合理合法” 了。

我曾经也一度怀疑过 “新品葱” 的管理层可能是压根不反共、想要挣脏钱、毫无原则的、李敖父子一样台湾人,故意想打造一个品牌。
尤其那个该死的婆娘,它的 ID 看起来就是专门为了这个平台而特意设计的——其英文写法是 one deer one road,一看就是受 “一带一路” 启发。因为 “路” 跟另外一个字同音,于是就有了那个英文 ID,进而演化出了中文版本。并且特意强调自己所公开的账号只有新品葱、twitter 与 medium。这明显就是想把自己的 ID 与 “新品葱” 打造成双品牌的意思。
再考虑到它们对中国的国情、对反贼与小粉红实际到底是怎么想的一无所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它们总在和稀泥地处理问题,比如站外评价的 “包庇姨粉攻击普通反贼,包庇高级五毛攻击姨粉”。因为它们实在分辨不清谁才是 “反贼” 的主力,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去看谁声势更浩大。它们解决冲突时从来不是看谁对谁错,而是看谁更有胜算。
以及,即便当前这个 “仇女” 的问题是真心在提问,也暴露了它们根本不了解中国。其实我在很多帖子都谈过,中国既不是真正的女权社会,更不是男权社会,而是皇权社会,是一群不男不女的阴阳人躲在女人背后,通过把女人变得更傻、更坏、更野蛮、更不是人,再借女人的手,来透支男人、强迫男人做出各种非理性消费,以变相拉动大环境的经济。所以墙内批判 “女权婊” 的声音是很能被理解的。马蓉、翟欣欣,绝不是个例。可品葱高管这帮孙子居然对此一无所知。既然一无所知,但它们的作风又个个都跟墙内的女权婊一模一样,这又不像台湾人。
如果它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官二代,它们再是党内的反对派被赶到海外,也犯不上折腾出 “新品葱” 这么一平台来跟中共作对。二郎神再是看自己的舅舅玉皇大帝不顺眼,也没偷偷在背后组建反贼势力的必要。
可如果它们是台湾人,以它们在新品葱的种种滥权、双标、耍不要脸之恶行,从情感上我又实在难以接受真正的 “台湾人” 能坏到这种程度、比支人还支。

如果新品葱是被特务渗透了,平台的创建者没理由跟它们同流合污,更不至于给它们超级权限、纵容它们去害人。
如果它们是想挣钱,可它们甚至会放任 “疯狂习近平” 这条疯狗去咬自己金主,这实在不像是能挣着钱的样子。
如果它们是想打造一个 “反共” 品牌,可它们连最起码的管理都如此混乱、比中国大陆还欠缺法治精神,又整天把相对高水平的用户给逼走,还放任 “天下无贼” 这类精神病整天砸招牌,这也不像是能做得起品牌的样,连郭文贵都不如。
而我也不肯相信外边的阴谋论,说这个平台的存在,是带着任务想要瓦解 “反共” 势力,是中共在钓鱼,因此才会不断玩弄 “挑拨和放任 A 类反贼攻击 B 类反贼,挑拨和放任 B 类反贼攻击 C 类反贼” 的把戏。首先既然都有中共背景了,直接抓我们显然更省事(当然,我现在这个号反复注册了多次,电脑端已经无法注成功注册了,不知道 ZetaFC 哥们提到的那个 “监控 IP” 是否是真的);其次,就以那几个小屁孩、小女人的一贯作风,整个平台的活跃人数只有区区百十号人、素质还不怎么样,我实在看不出这样的 “势力” 有什么被值得 “瓦解” 的价值。反而由于被 “鹿基站吕” 的四人帮所逼走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出去后没准又会建立起一个又一个新的平台,那么到时候 “反共” 平台将遍地开花。

所以,“新品葱” 就是个处处充满矛盾、让人难以琢磨的存在。
当我们实在搞不清这帮孙子的立场与背景时,我们自身的安全就成了隐患。
即便大家已经置生死于度外,长期跟那几个喜欢弄权的妖怪相处,也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还容易拉低自己的修行境界。

但可以肯定的是,将军、以及很多人嘴里的那个 “姐”,这贼婆娘,绝对是一条整天打着正体字冒充台湾人的支那人。结合其种种作风来看,它本身就是中国特有的、典型的激进女权婊。其反社会人格过于强烈,就他妈就一成长中的、女版毛遮洞。
将军,是它在搞我,而不是什么 “疯狂习近平”。

以上就是我想要对将军、ZetaFC、以及其它朋友说的。
希望慎重考虑。
这鬼地方不是正常人能忍得下去的、比中国还中国。
反正不久后我会去别的地方发展,希望还能有缘与各位相见。
Jojomug 没有
洗脑呗!女权即人权,中共怎么会让人对此有任何正面印象呢?扭曲,抹黑,分化,挑动对立是它们应对敌对思想的必杀绝技喔!
闽越国民 此刻有谁在世上死,无缘无故在世上某处死,看着我
互害型社会,是这样的,同样是东亚社会,日韩东南亚台湾,怎么没有男女对立到如此严重的地步(特别网络上)?
Barbarian2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男性有男性的优势,女性有女性的优势,没必要整天只盯着看对方的性别优势。
theX 葱油们好
根本原因就是当年疯狂的扼杀婴儿潮,也就是计划生育政策以及变态的具体实施方式带来的恶果。

配合秦制,完美的营造了一幅【工业现代化,思想中世纪】的支那画卷。

支那男性其实是意识到自己被共产党当成猪圈养的,只是德行不够领悟不深。但凡男女数量正常一点,资源配置均衡一点,教育轨迹正常一点,那么精神都会正常一些。只可惜精神正常了,就会独立思考了,独立思考了,支那共产党就管不住了。

【摧毁人格,喂饱猪食,听我号令】是共产党养猪的十二字方针。
心灵捕手4 心灵捕手4
谁吃饱了撑的会仇女,我们都是女人生的。但是中华田园女拳太恶心了。
爱慕拆尼子 新注册用户
你怕不是在搞笑!
妇联:应警惕舆论个案的放大损害女性形象?
中国社科院:建议对初犯女性酌情考虑减轻处罚?
长春女大学生划伤男司机被奖励1500元?
妻子出轨反诬告丈夫猥亵女儿,致其被拘留失去工作,丈夫上诉被法院和妇联警告?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男人寿命低,退休更晚?
中国女人收入低,消费更高?
彩礼大于嫁妆?
男的遍地舔狗?
独生女儿加分?
女子配额制度?
性别互换评论过万?
中国社会仇女?????

其实我也觉得中国男人垃圾,但是地球上唯独中国女人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我以前觉得打拳都是共产党领导的,后来发现品葱也有打拳的,很怀疑是不是土共派来混淆视听的。
ftt 一條咸魚
看完各個留言,只可以說沒有人真正了解牆国的狀況。

牆国的問題不是單純打壓女權,牆国是男、女權一起打壓。在牆国真正崢崢大丈夫,不是被捕入獄就是被自殺,看看劉曉波,李旺陽,還有一大群維權律師的下場。

牆国對男子漢、大丈夫的定義,只剩下粗鄙,奸詐,喪盡天良。

要說牆国是甚麽狀況,去天安門城樓看一看便一清二楚。那麼一張大大的「大太監」相掛在那兒,你們還搞不清楚,這是一個太監,陰陽人當道的国度。正常的男、女不被打壓才是不正常。
粉红天然仇视所有民权运动,然后反贼仇视民权运动的谁知道什么毛病?中国是没多少黑人,但是族裔平权几乎听不到,比如苗族,被压迫了几千年了,你听说国内有苗人的平权运动吗?性少数群体平权美国有,中国几乎没人讲,女权这块,中国跟进meetoo也被压下去了吧。反正民权运动不就被打成白左吗?汉人男性异性恋是受苦受害最多的,应该实现民权,然后其他想要民权的都属于被“政治正确”洗脑的,这就是某些人眼里的民主了,这类人大概都是共产党没请他去当官才当反贼的。
说个有意思的事实吧,你匪传播共产主义的顺序是女子—小孩—男人。可以说女人在你匪取得天下的过程中是出了大力气的,所以事实上女人在你匪体制下的处境是比男人要好的。只不过女人先天是弱者,对危机的感受远比男人敏感,这才是现在大陆女拳横行的本质原因,就像地震前的小动物四处乱跑。大陆女拳不愿意嫁大陆男人,但是对洋人可是宁愿倒贴的。为啥?还不是求个安全感。你匪已经进入政权的最终动荡时期,女人们对此的直觉是相当敏锐的。张献忠要是遍地,锅里煮的还不是女人居多。
糖醋和里脊 平行世界
这也太夸张了吧  会计都能和女权狗扯上关系?  这得是什么样的脑洞啊
千年圣君 新注册用户
在这条帖子下面也还是能看到一群狼奶没吐干净的之人
真不知道翻墙出来干嘛 不过是换了个立场的之人罢了
我反对那些张口闭口就是小吊子,蝈男,线头,金针菇,我要包养奶狗那种女权。我厌恶她们。这跟那些张口闭口就是逼太松了,飞机场,我要包养18岁美女的男人有什么区别。很不幸这些女权在豆瓣上自己建立个专门小组玩就算了,还一定要各个大组去支教。把所有男人,所有结婚女人(女权口中的婚驴)都骂一遍才算完。还有极端的非要鼓励结婚的女的去打男胎,难道不是作孽。

如果是想争取同工同酬,女孩男孩在家里都得到相同的照顾,生男生女都一样,保护女性怀孕时候能够得到公司照顾,男的婚内过错方,离婚时候补偿女方,如果是这种女权,当然愿意支持她。
Eriiiiiiic I have a dream.
It's hilarious to think about how many feminists want equal right and at the same time keep bashing man, keep in mind, it's not man's fault.
Asking your master, you want any rights, asking your master first.
What? You don't have master? Then let's think about how much propriety you really own and how many rights you have before shout feminism out.

For anyone wants to learn a little bit about feminism, watch this vide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9rgLvitaYM
主张一切自我权利的都是极权社会的敌人,老共现在也开始打压女权,并在舆论上污名化女权,就如同污名化公知一词,我一直觉得女性反贼要比男人多,女性是感性的没有所谓的“大局观”。社会主义铁拳砸一个醒一个
农民太多,农民思想的人也多。这些农民进城后思维还是农民那套,还学会了上网...
AlanW spacex粉丝
目前阶段的所谓平权运动,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平权。
平权的前提是,双方的生理基本一致。
两种性别,都牺牲了部分特性以强化其他特性。
真要平权,估计得等到科技发展到性别无意义之后。
白猫 观察
已隐藏
看上去很美 九十九年成大错
墙国的一系列问题已经不是出个X权能解决的了,是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样的形式爆炸的问题
土共间谍 心向大同,做好自己
现在争得有啥意义,西方争个不戴奶罩,东方争个优先约炮。全世界的重心不变,各国的政治是不会变的,主要还是男性做主,那女的根本不要想真正的平权。说实话,不损不彰的说。
祝本站所有的女性用户们,平安快乐。但有没有想过,多少郭美美之流的女性,有条件的上,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上,创造不了条件的就仇男,反正一块生长的,男女谁也不让谁,所谓“巾帼不让须眉”
立场是支持支持女权的论坛
我知道有着复杂历史原因,这星球这1万多年 父权精英系 在管理地球,但 女权是和人类觉醒进程相关的。
除了极为同情女性在历史上遭遇,我也是厌恶那些拥有 女性身体 而实际上里面装着的不是人(鼓励竞争,歧视,无同理心也无爱心的动物)
*减少从自身性别立场谈论问题,是可以避免对立与冲突 。比如我在论坛发言时都尽量先让自己没有性别。
为啥仇女?
因为有流量啊,流量可以恰烂钱嘛。

一开始为啥仇女?
因为起先煽风点火的那一拨人有经费呀。

是谁出的经费?
起先是隐藏在NGO后头的资本或政治团体。

奇妙的是,很显然随着性别对立的话题升温,中共中央宣传部的手也伸进来了。不知道中宣部的年度经费编列时,这笔费用是怎么列项的。
gjjkol 灰名单
上帝之鹰辟谣知真相把女权打成境外势力后基本上可以是微博粉红狂欢,辟谣知真相还洗地长安网呢吃相难看
全境封锁 新注册用户
中国并不仇女,具体事例可以看看清华屁股姐,货拉拉跳车女,割喉出租车男司机屁事没有警察还倒贴1500的女大学生,岳父杀了男方全家岳父坐牢(没判死刑)女方合法继承男方财产(婚内,好像是)的那件事。还有妇联,男人法律上没有生育权,男人不能被强奸等。。。。。支国红左政府的一大策略就是以女制男,支国女德活动不过是一朵水花,屁用没有的。
與歌野合 新注册用户
品蔥一張都是以脫支,擁抱自由為目的,難道中國人都是小粉紅五毛腦殘嗎,當然不是,因為中國人裡面粉紅腦殘比例太多,所以大家都很討厭中國大陸人,這個時候你會把自己代入中國人接受自由世界批評嗎,不會,你會脫離乾淨,並且覺得是中國人的問題,他們需要改正,

同樣道理,大家不是仇恨女權,而是那些打著女權不要臉的為自己過分的權利和利益的腦殘,當這個比例太多太過分,就會讓人反感,包括這個群里的正常人,所以這個問題不在於女權者和仇女權,在於那些吃女權飯顛倒黑白蠻不講理的腦殘。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男女比例最严重的是江西河南安徽这几个,然后就是清一色的南方省份,山东算是相对较轻的,男女比例跟所谓女权好的四川一样,比南方最好的云南浙江也就稍差一丢丢,比广东那是好出一大截。

ps:女德班跟国外的教会女校没什么区别,属于歧视女性,或者说固化女性思想,而不是仇视,还是搞清楚两者的区别比较好。
ZetaFC 在下自由意志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点踩传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804
别的我不想说了,不过关于中国计划生育时女婴比男婴杀得多,实话实说,这个责任完全在堕胎/杀婴合法化上,男权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责任,因为你一但合法化堕胎/杀婴,无论父母怎么选择重男轻女杀掉所有女婴,那都是合法的自发行为。
teaculturetalk 飲茶係我地大粵民國人嘅文化!
恰恰相反,在逃离粪坑之前,对男生的歧视无所不用其极。

我就是因此MtF的。
君子以不强自息 观察 女反贼,美分,琼独分子,民主社会主义者,坚定有神论者,女权运动者,反女拳运动者,环保绿色政治运动者,家庭教会成员
原版:你怎样批评墨索里尼也好,起码他让火车准点发车
新版:你怎么批评毛泽东也好,起码他是个女权运动者

我不是毛左,但是我觉得不应该把毛泽东的好也说成坏。毛泽东除了亲自死亡是一件好事以外,解放女性的旗号起码是好的。当然现在共产党开女德班是更恶心的。除此以外,共产党还不愿意拷贝粘贴西方对女性的保护。经济不好没办法发高额生娃补贴费可以理解,但是至少夫妻离婚的时候,应该多给女性一些保护吧。西方女性家庭主妇要是离婚了,丈夫必须给妻子生活费直到妻子再婚,而中国呢?共产党一日不倒台,中国女性就一日不能跟男人平起平坐。
时光老人江泽民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jon6285625 🤬不友善用户 跳跳虎
大德意志国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希望这群支那男猪被日本核辐射射死,既然他们这么喜欢公共场所吸烟,并且网暴阻止公共场所吸烟的女权者,那就尝尝被别人的核烟辐射的滋味
大多数国家还是在野蛮发展,发展男性比女性作用更大,但我觉得保护女性权益很长时间内都会是人类的重要话题之一
sora2021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bozhongshuji 新注册用户 萨格尔王
品葱反贼有多少是真正意识觉醒,了解什么是正义和人权的
brfee Freedom Number 1
我是白左,支持女权,我是男女平权主义者。

我支持女权的原因可能不来自于西方政治圈的历史女权问题,反而,我支持女权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是个男尊女卑的社会。

我认为必须要通过人性化的理念,才能让人们享受更多的平权和机会。

男尊女卑的固有社会传统观念必须被破除!

必须让中国女性活得更加有尊严,更加有自尊。

但前提我们必须提高中国人的人权水平才可以。
xiaoyu203 新注册用户
一般說人仇女的只是自己長得又醜又胖而已 就像肥宅說人拜金
大坏蛋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中國大一統信徒、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我認為父權的主要成分是「以性別生理構造規定社會地位的秩序」。

也因此有可能讓性別選擇自由化,生育和性別脫鉤的人類生物科技所會遇到的阻力,
將會是女權在不久未來面對的主要挑戰。
哪里仇女了?
去贴吧、抖音看看,全是添狗,只要发一张女的照片。
ballsnow 勃斯诺
我觉得这和经济文化水平有关。

国内的话,绝大多数区域的经济水平不高,文化水平不高(主要是不够开放),女性地位本来就比较低下。

在不大富有的地方(大多数地方),资源分配必须向少数人(大多数情况下,男性)倾斜,才能支撑比较体面的代际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整个社会的总体男女地位一度稳定在了一个非常不平等的位置(像高额的彩礼,女方超高择偶标准等等这些婚恋市场的常态都是这个时期的标志性产物)。

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水平人们生活质量的提升,部分女性希望打破稳态(希望有平等的继承权,希望不被歧视,希望有自己的事业,希望不当生育机器etc),但是这是一个很漫长很漫长的过程,因为男女平权严重受限于社会经济水平和文化水平;很多人看不到这一点,只求改善一些浅层的现象,于是变成了所谓的中华田园女权。而女性争取个人权利的过程让原先的利益既得者(大多数为男性)很难受,所以仇女现象越发严重。 

虽然,近来仇女现象频发,但是这些都是暂时的痛苦;只要社会是向前发展的,女性地位就会提高,不设上限的那一种。。
Spooky 新注册用户 本姑娘06年好像年纪有点小呢,初次见面多多指教啦,感觉这里还不错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foridealworld
她好像最讨厌国男,目前她退葱了,但还是看到她有活动,不知道什么心理
中共中央裆萎 新注册用户 Starving spider.
支那支那文化 支那政权 支那人 支猪 支乎 支 吱吱吱
挺好的,建议墙内加大力度,制造男女对立,增加墙内维稳难度,同时增强单身意愿,进而进一步降低出生率,简直是一石n鸟的好事!!加速加速芜湖,飞飞飞飞飞

ps:本人确实支持女权
qweewq 手癌晚期,经常打措字
自我之下阶级分明,自我之上人人平等的性别版
即使在你葱或者一亩三分地,这些已经🏃‍♀️或者精神🏃‍♀️的人身上还是“女拳就是因为没男人爱才打拳”“中国已经够男女平等了!”“女人的命是命,男人的命不是命?”“可以女权,但先要女权帮我们把人权拿到手”

中国女的从出生到死亡都在被压榨,就算底层男的也能压榨他的老婆生孩子追男宝做家务,压榨他女儿换彩礼。中国女婴生下来就可能被溺死、扎死、闷死。三千万(或者更多)女婴刚出生就死在了亲爹和亲妈的手上。
换来的是男的一句“都这么多男的给你当舔狗了女的还不满意?”
你下去问问那些死掉的女婴满意吗?
逝去的过去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因为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看待事情都是非黑即白的,喜欢一概而论,而这个论坛的用户基本盘是翻墙人士,在墙内舆论环境中兴风作浪的田园女权主义者大大破坏了墙内居民对平权的看法。来自墙内的翻墙人士以对平权运动抱有恶劣观感占多数应该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再加上主要倡导平权运动的西方左派如今明显是矫枉过正的,所以即使他们立意的出发点是好的,对于并未在这种教育和文化环境下生活的人来说,这些想法实在是难以接受。
彩礼本身就是女性在婚姻市场上出于弱势的那一方的表现 用脑子想想就行了 离婚男肯定比离婚女更容易二婚 那么女的只能通过别的方式来保证自己的利益
關於這個問題,我看到一個帖子説得挺好的。

其實大部分動物,雄性都是拔吊無情的,只管交配不管撫養。這個是生物的天性,而人類是用什麽宗族啊,血緣,子孫後代來綁住雄性,把養育責任大部分推給男人,不但要工作掙錢,不少地方還要男人做家務、削蘋果喂張大口的老婆、半夜開奶粉。還津津樂道是女權覺醒。

實際上如果男人覺醒,愛生不生吧,那條染色體愛遺傳不遺傳吧,不結婚了,不需要家庭,不需要固定配偶,今晚愛搞誰搞誰,看看誰更急。
屋下有雨 膜包的日子不远了,坐等下一个上台的大撒币。
不難理解翻牆出來的人會仇女啊

就拿最近那個彩禮問題,一看就是女方想貪便宜還甩鍋父母和男方,但仍然有少部份的“女性”品蔥用戶支持女方,還給我點了個踩

我可真心疼那些被你們當奴隸的反賊男生,需要反政府的同時照顧這群文沒文化的巨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admin 公共账号

管理员公用账号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19
  • 浏览: 16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