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是党性纯正的党员, 会不会为了掩盖武汉病毒而对公众说谎?

这大概是相信政府说辞同时了解共产党人士的一个悖论
原来有个女朋友爹是报社的,她是党员我不是。当年网上爆了一个群体事件,我就揶揄了一下政府也不好好报道,保护老百姓的权利,遮遮掩掩得不是什么好事。然后我俩的矛盾就来了,她认为以他爹的教悔,要以大局为重,事情可以慢慢处理,这新闻报出去影响可就太大了,不能让太多人知道。这是零几年的事了。他们说谎的阀值比病毒可低多了,而且不用很纯正。越纯正的党员保护党的意愿超强。如果对他们还能有其它的幻想,只能说动物世界没看明白。
十字军征支大佐 耶稣基督的门徒 福音派的传道人
有人性就不会有党性
有党性就不会有人性
不会说谎的党员,党性可能纯正吗?
我匪粉蛆无不无条件坚决服从裆组织。敢质疑裆组织的都是反裆,恨国,精分,叛徒,汉奸,卖国贼。
ess1325 我一般很安静的
领导在睡了女学生不能叫强奸,要叫课后辅导。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要党性纯正,同一件事情,党性纯正的党员,必须在重视事实的情况下利用文字语言等工具消化后重新包装后,在指定投递口重新投入市场(呸,怎么一股资本主义的酸臭味来了,明明是无产主义卫士,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呢?)。
逻辑就是,隐瞒之后可以获得什么结果。
举例,如果说武汉有人杀人,杀了20多个,凶手抓到了,这个凶手是个政府官员。可以不可以隐瞒,可以。因为行为已经控制了,不会再扩大了,只要把这个现在的事情隐瞒下去,不会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党的光辉不会受到影响。继续举例,如果武汉有人杀人,杀了20多个人,凶手还没抓到,可以不可以隐瞒,不可以,因为人没抓到,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死,这个时候就要欺上瞒下,向上报告部分事实,向下不告知即可,证明自己还是有控制能力的。武汉疫情初期,武汉市政府就是采取的这个招数,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事情可控。继续举例,如果武汉有人杀人,1号死了1个,2号死了2个,三号死了4个,四号死了8个,那还隐瞒什么,这个已经脱离了控制范围,这个时候如果还隐瞒,到时候就是替死鬼,应该立刻如实向上报告,然后让上面来提出方案来了。

还有就是说谎是什么,不说算不算说谎,不把知道的东西说出来算不算说谎。这个就和共产党的大多数喉舌一样,只说好的不说坏的,表面上也没有说谎。工作久了就会知道,在工作中,我们一般也会用这个招数,呵呵呵。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别说党性纯正了 

就算是个两面人 一想到不撒谎后半辈子的财路和权力之路就要没了 
那多半说的比通稿还好

你还真以为所谓“党性”是一种意识形态?
那只是个特定利益链条下的契约代号罢了
hsichinping 贸易逆差,冰邦外交;金科律玉,颐使气指。不仅在于,关键在于;不强自自,自强不息。瞻仰并发,精肾细腻;轻关易道,通商宽衣。
众所周知
党性 良心 智慧
永远只能三选二
仅此而已
卢ke 中国是谁的中国都可以,唯独不能是中国人的中国
我压根就不会入!所以你这个问题问了也是白问。
范松忠 手刃近平!我恨中国!我恨中共!我恨中文!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只做客观中立分析,对事不对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臭肉、王国妖及丑云罪该万死!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这个好理解啊,康熙帝不是还是杀了苏克萨哈?他难道不知道鳌拜是怎么回事?

同理。
就算是普通的青年,也被教育得能轻松做到了,只要不让他本人和他的近亲友付出代价,说谎他们根本无所谓垡
“我没有敌人”与  “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的思想有天与地极大差别!前者世界和平,后者战争之源,杀人犯
先理解党性是什么,具体参见“党性与人性的认识初论”http://cpc.people.com. cn/GB/117092/117104/7629309.html中的论述:

“人性是人最基本的权利要求,是人作为社会存在的属性,有善良、高尚、无私、勇敢等积极的一面,也有凶狠、低俗、自私、狭隘等消极的一面;党性是人性政治化的升华、原则性的规范,是对人性积极因素的张扬和对人性消极因素的摒弃。”

问题在于,对于善良、高尚、无私、勇敢或凶狠、低俗、自私、狭隘,”党“有自己的解读,并不完全等同于一般民众的理解。比如任志强,他的行为属于无私、勇敢,还是自私、狭隘,”党“和一般民众的看法一定不一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ttps://twitter.com/hashtag/%E5%8F%8D%E4%B8%AD%E5%9B%BD%E6%A2%A6%E6%95%99%E6%9D%90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1
  • 浏览: 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