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骂爽文,原创连载] 禁国巨轮撞冰山——加速主义时代宏观经济概论(割韭菜の先进技术)

本文全部为原创,均是本人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
连载的上一篇是《总加速师の厉害》,想读上篇和了解本文创作背景的同学请访问这一地址: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0102
连载下一篇是《禁国の崛起》和《国企の本质》: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0906



禁国巨轮撞冰山

——加速主义时代宏观经济概论

文/镇国太子

[禁国背景]


        禁国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禁国的每一个人都这么想。于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还不知道地球其实是个球的时候,禁国人认为世界是一块方形的巨大土地,而禁国则是在这块土地的正中央。于是他们给自己取了个永恒的国号叫“中”。然后呢,这个地方的人们繁衍生息。可是每当人稍微多一点的时候,粮食就不够吃了,于是便会发生暴乱,很多人像野草一样死掉,没有名字留下。活下来的一伙人会组成一种新的秩序,有一个人会获得最高的权力,可以生杀予夺,然后他称自己为“皇帝”,并给自己起一个国号。周而复始。

        近六百年来代表禁国国祚的建筑物叫做“紫禁城”。“紫”是指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着禁国人中权力最大的那个人,通常是皇帝。“禁”是其这个人对国家的统治手段。所以禁国最大的特色就是,顾名思义,“禁”,满大街的标语都是“严禁”。老百姓之间的说辞是“不让”如何如何,官府对老百姓是说“不许”如何如何,官府内部是说“不准”如何如何,皇帝对官府的命令是“不得”如何如何。很多禁令由于太荒谬,所以能用电话口头传达的禁令尽量口头传达,口头不行的就发个领导批示,领导批示不行的就发个政府公文,政府公文不行的就发个国家政策,国家政策不行的就搞个人大法律。反正不管口头禁令、领导批示、政府公文、国家政策还是人大法律,哪怕是宪法,都可以朝令夕改,翻云覆雨,风向一会儿一变。至于风向是制造的呢?皇帝和皇帝身边的一小撮人。

注:上述内容受到葱友“HKFool”帖子的启发,在此表示感谢。

部分内容此处略过,直接快进到后面的部分

·····································································································································
割韭菜の先进技术】

        愚民不可拯救。愚民也不值得拯救。

        但是愚民的钱,总加速师还是需要的。经济的内循环就是如此。一个巨大的国家,哪里都需要钱。养活大量的警察需要钱,养活国保需要钱,养活庞大的军队需要钱,养活听话的司法系统需要钱,养活巨大的官僚体系需要钱,养活歌功颂德的记者需要钱,养活为禁国特权阶级服务的司机、医生、服务员、清洁工都需要钱。布置紫禁城外长街那精致硕大的花坛需要钱,往太空放的卫星需要钱,删帖封号的网络水军需要钱,甚至,警察国保请那在网上说了两句话的普通民众进去喝茶,买茶叶也需要钱。

        钱从哪里来?要么来自税收,要么来自各种贿赂、收费、罚款,要么来自中央银行无节制的印钱,即滥发货币。

        渠道虽然有好几个,但是每一个都有限制。

        企业的税收是白纸黑字写着具体办法的,而且企业可以通过各种办法变相避税。如果真的去严查企业的避税情况,就会挫伤企业的积极性。很多企业家个人都已经很有钱了,而且资产能转移到国外的早就移走了,逼得太狠,企业家撂挑子不干,那么明年的税收就更没有了。所以向企业收税收不能收的太狠,不能杀鸡取卵。

        老百姓工资的个人所得税还有农民的农业税也不能刮太狠,毕竟他们本来挣得也不多。而且你还得留着他们干活,真让他们吃不起饭了,集体都自杀不活了事小,组织起来造反事情就闹大了。

        另一种税收就不一样了——土地税!土地税是个美好的东西,它其实是一系列税收名目的总称,包括土地出让金、房产购置税、印花税等等等等。土地本来是每一个老百姓自己家里所有的,但是当朝政权硬是把所有的土地都“收归国有”。所谓国有,就是归政府所有,就是归统治阶级所有,本质就是归皇帝所有。因为,假设土地真的是国有,就应该每一个国民可以无偿分到一块土地才是,但是这样的好事在禁国当朝从没发生过!

        禁国虽然别的都不太丰富,但是毕竟国土面积号称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还是大大滴有!那么具体要怎么收呢?要让禁国老百姓都买房子。让他们租房住的时候各种没有安全保障,发动宣传机器告诉他们今天不买明天会更贵,告诉丈母娘没有房子的男士不配做你的女婿!禁国组织起一帮狗腿子去开发房地产,一开始的时候价格订得不算太高,老百姓纷纷买买买。每一套房子卖出去的时候,房地产开发商其实赚的都是小部分,但是好在他们是借银行的钱开发的,虽然利润占比不大,但是投资回报率倒是蛮高的,所以开发商也都乐得做狗腿子。真正的大头,大约60%,以各种名目进入了政府的腰包,于是政府很快尝到了甜头。

        既然这个赌局这么好赚,那一定要做大做强,借着房子这个局,让老百姓把兜里的钱全部掏出来,最好还能让他们找银行借钱,这样不仅他们今天兜里的钱给了政府,他们明天可能赚到的钱也会在今天通过银行交给政府。政府就一下子拿到了老百姓今天的钱和未来的钱,太爽了!

        于是,一场巨大的持续了几十年的击鼓传花游戏开始了。以禁国首都为例,2000年初期每平米的房价先是从几百元涨到几千,那时候的房价和首都老百姓的收入相比还算合理。但是从2009年开始,房价突然骤然上升,短短几年间,每平米价格突破了一万人民币大关,两万人民币大关,五万人民币大关,一直到2020的十几万人民币大关,大约分别是普通上班族月收入的两倍、四倍、十倍、二十倍甚至更多。到2020年时,一个普通上班族想要在首都买套地段普通的公寓需要不吃不喝工作大约一百年——而禁国房子的产权只给了七十年。

        所有的人,只要还打算在禁国生活,就会被裹挟进这个恐怖的游戏。卖的人多,但是买的人更多,所有人都担心明天房价会涨得更快!这个巨大的吸血游戏,受益的大头是政府,但是也有很多普通老百姓借着二手房的交易赚了不少。而卖房的老百姓赚钱之后,就分作两派:聪明的人看透了这个游戏的本质,所以拿到巨额的卖房款后,换成美元,出国,于是首都的一套小公寓变成了美国洛杉矶的花园独栋别墅;不太聪明的,迎来的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命运,拿到卖房款之后,又找银行借钱买更大的房子,希望再过几年再卖掉又能狠捞一笔。

        十四亿人的血库虽然庞大,但是血总有吸完的一天。某一天,当需要买房的老百姓都已经买了房子同时背上了巨大的债务,当能够接盘房子的买方变得很少之后,借钱买房希望卖掉大捞一笔的人就要破产,房子会落到银行手里。银行为了拿回贷出去的钱只好把房子打折出售。这个过程一旦开始,就是一个巨大的多米诺骨牌阵的的倒掉。今天的禁国,正是处在倒掉周期的开端!

        卖房赚土地税这件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让地方政府越来越肥,越来越有钱。但是仅仅是满足于这点土地赚来的钱还是不能满足地方政府的胃口。他们也学习了前文所述的信贷的游戏规则,所以以土地作为主要抵押物,向市场广发债券,形成了今天体量如蓝鲸般巨大的地方债,到2020年,地方政府需要偿还的债务已经有2万亿人民币这么多!很多地方政府,早就应该破产了。如果说之前的地方政府还能靠着拆东墙补西墙来勉强维持,那到了债务过大,税收不够,其他收入不够,而因为债务违约再也不会有谁借钱给政府续命(其实这些债务地方政府借的时候压根就没打算还,地方政府还不起了就指望中央政府还,中央政府要么滥发货币还钱要么索性赖账),然后地方公务员工资、警察国保等暴力机关的工资都发不出来的时候,这个政权实际上的土崩瓦解就已经开始。

        除了房地产,禁国的金融市场也是吸血的重要阵地。

        例如股市,禁国的上市制度极其荒谬,各大上市的公司也基本都是妖魔鬼怪。美国的上市公司名单你一打开会发现,哦,我常买这一家的衣服,我钱会存在那一家,刚上市的这一个公司我手机上有他们的APP——大多数的公司都是老百姓耳熟能详的。而禁国的股市呢?你一打开名单,会问这家是干什么的?那家做的什么买卖?刚改名的这个以前不是卖牙膏的吗,怎么把壳卖给被一个治痔疮的公司了?禁国股市就像是一方池塘,被允许上市的公司就是一条条被允许放进池塘的鳄鱼。这些鳄鱼静静地等在水下。每当有一个被池塘吸引的散户,走到池塘边,打算捞一点小鱼小虾回家做为晚餐,鳄鱼就会张开血盆大口,把散户的肉撕掉一块。那么鳄鱼咬下肉之后呢?肉都归鳄鱼享用了吗?不!鳄鱼是禁国权贵故意养在池塘里的,肉又都通过鳄鱼这个白手套到了权贵的那里。

        以2015年为例,如果你还有印象,应该知道那一年有一场轰轰烈烈的股灾。2015年初,禁国的股市在没有什么宏观利好消息的情况下突然非自然上涨,本来也就价值两千来点的股市一路直冲过四千点。有记者居然还能凑近去问平时被安保捂得严严实实地总加速师“股市可以涨到多少点?”总加速师转了转小眼睛,故弄玄虚地说“一万点吧!”禁国的喉舌媒体配合刊文“四千点才是牛市的开端,不存在泡沫”。禁国这种越是看似云淡风轻的暗示,往往越意味着凶险的陷阱。

        禁国老百姓真的不聪明。他们但凡有一点记忆就应该能想起这样的把戏2007年已经玩过一次,不应该再上当,看见这样的官方暗示应该把钱包捂好躲得远远才是。但是无奈,禁国的老百姓记忆力从来都不好,记吃不记打。

        到了六月,股市一夜之间雪崩,从六千多点坠了下来。这意味着,构成指数的数百家公司的股价一夜之间同时暴跌。本来希望追高的禁国股民高价从不知道谁的手里买到了这些公司的股票,数天后因为股价暴跌又把股票卖给了不知道谁。

        禁国股市的恐怖就是如此,一夜之间散户的钱就没有了,但是钱流到哪里去了呢?他们不会被允许知道。我们刚刚讲过,每一个上市公司都是一条鳄鱼,鳄鱼撕下来的肉会交给权贵集团,至于权贵集团是政府、国有基金还是谁,这并不重要。而这一次龙卷风似的割韭菜运动到底从普通散户手里割走了多少钱,1万亿,2万亿,还是多少?不得而已。也许只有等被清算的时候才有具体数字披露出来。

        这次股灾其实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有一位女士说,2015年股价崩掉的那几天,家里的股票账户大约每天跌掉10万人民币,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家大约100万人民币的资产在几天内消失殆尽。她觉得已经没有路走了,于是,天性依旧乐观的她买了张机票飞到了美国,靠按摩为生,慢慢又挣回一些钱。但是价值十几万美元的财产损失她不知道去找谁讨公道。自从来到美国以后,她便和老公儿子分开,至今已数年未见。至于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她还没有想好。

        这就是禁国人的特征。他们不懂得如何去争取知情权和生存权,只能像羔羊一样任由禁国宰割。倘若美国的股市发生股灾,手里有枪的老百姓早就上街抗议了,文明一些的做法也是会有无数个散户找律师打集体诉讼官司,各种希望一战成名的律师早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调查背后的一切不合法行为,把上市公司告到倾家荡产,把做局的庄家罚到只剩内裤,而且绝不会有什么“司法局”胆敢来命令律师“不得代理此类官司”。但是,这一切在禁国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即便你深处故意布好的局中,赔掉了大半辈子的积蓄,你也只被允许责备自己为什么这么“贪”,不敢追问你所生存的环境,更不敢问责高高在上的皇帝。

        同样的道理还适用于近年来禁国的P2P暴雷事件,此处不再赘述。但是要讲明白的一点是:每一条吃人肉的鳄鱼背后都有高层的安排,每一个出来招摇撞骗的李鬼背后一定都有一个暗自掌局的李逵。在禁国,真正没有后台却又胆敢为非作歹的恶人一开始就被杀到渣都不剩了,绝成不了气候。所以,禁国人不要太天真。

        再说回“辱民术”(辱民术章节还未发表,以后有机会再发),禁国受了欺负受了损失受了伤害的老百姓是不敢追问政府或者皇帝的责任的。譬如你在股市赔了钱,你被教导要责备自己“贪婪”。譬如你不幸感染了HIV,你会被污名化为“不检点”、“活该”。譬如你的孩子喝了奶粉出现了大头症,你会被指责“为什么不多花点钱去买进口奶粉”。

        可是,一个普通人,希望通过投资获利,有错吗?想要通过股票赚钱,有错吗?真正有错的,难道不应那些故意把本可以清清白白规则明确的金融市场变得污浊肮脏险恶的人吗?

        一个年轻人,有性生活,这不是他个人的私事吗?性行为不应该算是个人自由吗?个人的性行为什么时候变成了可以被污名化的理由?真正有错的,难道不是那些在公共卫生方面几乎不作为、故意隐瞒HIV在禁国的传播现状、封调查记者的口、封学者(譬如高耀洁)的口、组织血头让村民卖血、几乎不更新副作用巨大的HIV仿制药、还默许社会歧视、不停往被HIV感染的年轻人身上泼脏水的禁国政府吗?

        一个母亲,在现有的经济条件下,选择在公开的市场买了奶粉给孩子喝难道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吗?真正有错的,难道不是那些故意允许假奶粉制造商制造假奶粉、允许市场渠道销售假奶粉、还把维权的绝望的母亲抓起来的“有关部门”吗?

        难道老人希望投资赚点钱,就活该被肮脏的金融市场骗光积蓄?一个正常的年轻人发生性行为,就活该在几乎没有公共卫生福利的大环境下感染疾病?一个只是希望给孩子喂点奶粉的母亲,只是因为没多花钱,就活该看着自己的孩子营养不良变成大头娃娃?

        我只觉得这样的国家简直“非人间”。这样的逻辑简直应该被碎尸万段。

        不过一想到我们前面说的,禁国政权就是一个野蛮人的政权,这一切又都很好理解了。

        这几年,禁国通过房地产、金融市场、所谓的“创新创业”,已经把老百姓的钱基本榨干。所以当外部经济形势不断恶化,外贸市场不断萎缩的时候,内需已经不可能起到平衡器的作用。买了房子的要还钱给银行,没钱去消费。连养老金都被骗光的股民、P2P受害者更是恨不得连饭都吃不起了。

        禁国自己的老百姓这几年也看清楚了,所以在网络上戏称自己是韭菜。但是即便是要割韭菜,也需要时常往韭菜地施施肥、浇浇水、除除病虫害才是,但是自从总加速师上台后的这几年,有任何养护韭菜地的举动吗?一个都没有!

        钱都到了政府手里,政府宁愿把钱“借”给非洲的酋长买法拉利也绝不肯给老百姓哪怕一分钱的救济。所以,工厂的东西生产出来也卖不掉,从而进一步导致工厂关门,工人失业,陷入恶性循环。禁国总理本想靠“摆摊”这种政策来让老百姓有点事做,也因为总加速师皇帝爱慕虚荣,认为样子不好看而草草作罢。政令颁布不过几天就废止,沦为一场备受嘲讽的闹剧。

        说回到从禁国老百姓手里捞钱,我们还没有提各种乱收费乱罚款。其实这个法子是很简单的,也是最容易引起官民冲突的。既然要用乱收费乱罚款的法子从老百姓手里刮钱,那么渔网就一定要先铺好——满大街的摄像头就是为这个目的安上去的。你开车压线了,200;你超速了,200;你开摩的了,扣车罚款1000。交钱吧你!

        其实很多禁国宣传鼓吹的“高科技”其他发达国家早就有了,只不过就像基因编辑技术一样,其他国家不屑也不敢拿这些科技手段用来对付老百姓而已。什么“天眼工程”,无非就是安无数个高清摄像头,确保无死角监视人民。什么二维码手机移动支付,无非是希望把每个老百姓花钱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什么国家基因库,无非就是希望连你的基因信息都掌握得一清二楚。一旦哪个权贵需要换个肾而你正好配对上了,那你很快就会因为各种借口被抓进监狱然后“喝水死亡”。

        这些下三滥的所谓“高科技”一点都是不是为了什么治安、便利。禁国老百姓孩子丢了都找不回来,也没见天眼工程能够开天眼发发慈悲。在2013-2014年,滴滴打车和快滴打车巨额补贴用户把信用卡绑定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时候,有一句传言叫做“下一盘很大的棋”,当时很多人以为“国家”要和美国下棋,现在才明白原来是和老百姓下棋,把每一个老百姓的经济活动看得清清楚楚。老百姓在巨大的监视下毫无隐私可言。禁国俨然已经是小说《1984》或英美剧《黑镜》(Black Mirror)里刻画的恐怖科幻时代了。

        大胆预言,等禁国的经济巨轮撞上冰山的时候,乱罚款和乱收费会成为社会动乱的导火索。

        禁国权贵割韭菜的几年来还有一个小插曲。大约是国库实在是太空了,禁国权力阶级把心思动到了戏子头上。这几年禁国的“文化产业”蓬勃发展,电影电视剧虽然一个比一个质量差,但愣是能从市场上捞到钱,其中有没有洗钱游戏我们暂且不论,这一产业的蓬勃发展确实养肥了大量的所谓明星。譬如那几年风头正劲的冰冰小姐,虽然演技巨差也没什么文化,但是靠演演荒唐的影视剧、拍拍广告、走走红毯,一年的利润居然比一个上千人的认认真真生产产品的大型公司还多。这种德不配位的明星,还有靠吃药拿奖牌的运动员,竟然还代表了禁国那几年的国家形象。

        在普通人眼里你是个光彩照人的明星,在权贵眼里你就是个下九流的戏子。等到权贵缺钱的时候,戏子们自然就是肥硕的韭菜。割这些肥韭菜的时候当然也是不讲道理的。因为前几年官府允许他们在新疆的霍尔果斯开设公司,按规定获得的演艺收入可以不交税。但是官府缺钱了,规则还不是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于是官府说,你们按照规定不交税的行为是不符合规定的!把冰冰小姐这只鸡杀掉,大大小小的明星猴子吓得不得不把攒了几年的油水统统交到官府手上,居然有上百亿之多。所以,即便是在禁国赚到了钱的人,也要想清楚自己到底是权贵阶层还是只是一直被允许养肥的猪。权贵有钱的时候,猪可以快乐地吃吃睡睡,权贵缺钱的时候,猪就要被杀掉了。

        回到宏观经济,最后一个捞钱的办法,是滥发货币。这是一个自杀式炸弹。任何一个还有长期执政打算的当权者都不应该想到用这个办法。因为我们前文说过,货币发行的基础是信用,是中央银行的信用,也是政府的信用。如果一个政府胆敢命令中央银行,在没有发行准备资产的背书下发行大量货币,那么短期之内政府会从中央银行那里拿到大量新印出来的钱,然后快速去市场上购买一切有价值的资产。而这些大量的货币会被每一个关注市场动向的人注意到,一夜之间,所有的东西都会涨价。而那些对经济不了解、对货币发行机制不了解的人,只会被动的发现,自己的存款可以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少。如果说今天的一百万可以买到一套房子,到明年的今天,只能买辆自行车,后年的今天,也许就只能买一个鸡蛋了。于是一个拥有百万人民币资产的中产阶级,啥都没干,三年之后变成了只拥有一个鸡蛋的穷人。

        所以,政府只要动了无锚滥发货币的念头,其实就已经算承认了自己的政权日薄西山,不可能再继续长期执政,但是最后一票还没有捞够。禁国前朝政府发行金圆券就是例子,前朝的前朝也是在最后滥发银票断送了执政地位。等到捞够的时候,也就是这个政权垮台的时候。2020年的禁国橡皮图章大会,禁国政权已经将这件事提上议程。禁国政府当然不会蠢到要明说将要滥发货币,他们会将之起一个好听的名字,麻痹没有脑子的人,叫做“财政赤字货币化”。

        给丑陋的东西起个好听的名字这件事禁国非常拿手。譬如“革命”本来意味着要革掌权者的命,而1989年要求革掌权者命的学生们在被屠杀后却被冠上了“反革命”的罪名,仿佛这些手无寸铁的学生才是当权者。就好比他们不会把经济崩溃称作经济崩溃,这太不好听了,他们会将之称作“经济平稳下行”,傻乎乎的人只会注意到“平稳”,不会注意到意味着崩溃的“下行”二字。

本章节完
40
分享 2020-06-11

11 个评论

大概3~4年前吧
有個台灣人還跟我說馬雲、雷軍、王建林
這些企業家多牛多牛 共產黨根本不敢動他們
企業家才是真正有影響力的人 共匪也奈何不了他們
如何如何

現在還粉郭台銘 自認為是“精英藍”“知識藍”

在我看來 他們跟韓粉一樣 都是傻逼
  很爽的文章,在国内韭菜侠们不是不知道国家割韭菜不讲道理,只是他们有一种谜之自信,认为国家会因为各种原因割不到自己头上来。等到镰刀真到脖子上了,这群韭菜侠想说话又被控制舆论的党国铁拳KO,没办法只能想:“反正被割的又不止我一个人,快点表忠心让党国少割点我吧。"真是可怜又可悲
  很爽的文章,在国内韭菜侠们不是不知道国家割韭菜不讲道理,只是他们有一种谜之自信,认为国家会因为各...

他们被所谓宏大叙述骗的团团转,为了国家,国家是为你好,如果国家没了我们也会完蛋。殊不知正因为国家强了你绝对完蛋了
期待连载三
写得很好,鼓励!
精甚,細膩。
戳爆禁國的虛幻泡泡,嚕起袖子使勁戳
写的非常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回复的人很少了
十分赞!
写得很好,很用心。
隔段时间就来顶一下,作者写作肯定花了很长时间。
而且很有对小粉红的启蒙作用
好文  這就是為什麼我堅定支持加速
因為這比什麼都有效 !
击节赞叹 手动点赞 亲自催更 

拒绝紫薯补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