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臺灣應該為香港人訂立難民法嗎?談臺灣、香港、難民法、政治庇護系列文章

香港人不能對臺灣道德勒索 2019-12-10

香港浸大學生會長方仲賢在臉書質疑臺灣政府「無具體措施條文支持香港抗爭者」,「難免令人聯想到民進黨有只想用香港人嘅鮮血黎換取台灣人嘅選票之嫌」,這番言論受到中國時報等媒體引述報導,前香港特首梁振英也馬上見縫插針。

https://i.imgur.com/5Yzr3Ic.jpg


方仲賢已經為此道歉,但針對同類言論,我仍要將我稍早在PTT的回應轉載於此。



https://i.imgur.com/ALAq7Go.png


香港抗爭對臺灣的影響,只是「副作用」


這世界上任何國家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影響到臺灣的選舉,日本人多謝臺灣在地震時的捐款,德國流行珍珠奶茶,世界各地的戰爭,對臺灣以及其選舉都一定有影響。一定會有某些候選人因此而受惠,但這並非「施恩」,因為臺灣並沒有主動要求香港人做事,香港也並非為臺灣而戰,臺灣有候選人得到一點助力只是一個「副作用」。

副作用並不是故意為之,也不是我們行事的目標,而且,臺灣人也沒有要求過我們去這樣做。臺灣就只是被動的承受影響,有些人受惠,有些人受害。就像玩遊戲裡的事件一樣。



那些副作用有時對臺灣有害,有時對臺灣有利,例如香港融資給中國,使中國的經濟發展,而中國再用經濟發展的錢去製造武器威脅臺灣。這樣香港豈非虧欠了臺灣?我們可不能只談對臺灣有利時是有恩於臺灣,而不談對臺灣不利時是虧欠了臺灣,如此輸打贏要。

要把事情老是說成誰虧欠誰,一定會自打嘴巴,所以甚麼臺灣虧欠香港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臺灣不欠香港人,更別說大選仍未結果

況且這種恩主心態,正是我們最該討厭的東西。香港人討厭中國的地方,就是中國經常覺得有恩於香港。來買東西是給你錢賺,來賣東西是給你貨用。你用漢字是因為我之前發明了漢字,總之把一切事情說成是別人虧欠自己,或者有恩於別人。我們自己已經受夠了,我絕對反對香港人學習這種腐敗的心態。

而且最莫名其妙的是,臺灣的選舉是明年一月的事情,也就是說根本就未選舉,大家也只是覺得事情對某些候選人與黨有利。但在投票結果出來之前,根本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推測。如果最後出來的結果,是韓國瑜選上了,或者統派的議席重新過半呢?

https://i.imgur.com/2TgBGW7.jpg
香港抗爭雖對臺灣選舉有所影響,但親中勢力仍可能取得大量立法院議席,甚至總統職位。


那一切都只是自作多情,我不知道是基於甚麼信心,說到好像臺灣的大選已經塵埃落定一樣,他們是否把香港的區議會選舉,跟臺灣大選搞混?香港的區議會選舉才是剛剛選好拿了一大堆議席。

要講收割抗爭者鮮血,換了選票,望向的不是剛剛選到了所謂大勝的香港區議會,而是一個還在選的鄰國。這沒有合理性。

我作為一個香港人,我樂於要求我們這邊選上的議員們,必須去支援抗爭,因為他們拿的真的是我們的選票、真的是消費了抗爭、真的是選上了,而不會對一個鄰國未選的選舉,做這樣的要求。


國際政治,不能用社運式「爭取」

同是香港人,為何我和他們在這件事上的觀點上,有那麼大的不同,那是因為我並沒有太受香港社運界同化。而很多人參與香港社運界久了,就會用香港社運界的觀點與態度去看事情。

香港社運的做事方式,就是「爭取」。因為香港沒有民主政治,沒有辦法用選票去推動自己的法例,所以形成了一個以爭取為主的社運模式,組成壓力團體,用各種方式向政府施壓,以改變政府的政策與法律,或者要求政府做某些建設,不然就是有違道德或情緒勒索。一旦成功,就是「成功爭取」,那麼爭取的團體就有了光環,說那些東西得回來,是因為他們爭取有功,然後最後化為所謂的政治能量。

在自己的國家,要怎樣爭取,要怎樣衝擊政府,都是可以的事,我也是樂觀其成,只是部分人好像不了解,這一套只能用在自己的政府上。

想在國際政治上也用回同一套,希望向他國政府施壓,「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那就是很不長眼的行為。


因為你的政府對你有責任,別人的政府只對別人的國民有責任,臺灣政府不是香港政府,香港政府對香港人有責任,而臺灣政府沒有,就算臺灣政府說了多少句示好或打氣的話,都不構成「責任」。

小孩可以跟媽媽撒嬌想要零用錢,因為媽媽對小孩有責任,但鄰居的阿姨對他溫柔一點,就覺得她像媽媽,應該也要給零用錢、否則就是無良心,那就是沒有家教。

只是習慣了社運的人,把社運的一套用在全世界所有事情上,就在臺灣踢到了鐵板,也沒有理解過臺灣的社會與政治,就隨便的道德勒索。不明白這世界並不是圍繞著香港和自己轉的,人權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有影響力。


道德勒索的言論危害港臺整體

會有這種言論,真的是遺憾,我只能說,這種言論不代表我,也不代表抗爭者,更不代表香港人。

而且這樣的言論,引致了臺灣人的反感,只會為日後抗爭者在臺灣尋求援助,因為臺灣人的忌憚與反感而增添困難,也就是說實際上是危害了抗爭者與香港人整體。


而臺灣人的憤怒與不滿是理所當然的事,如果有別的國家的人來香港跟香港人說同樣的話,我也會表達與臺灣人同樣的心情。

臺灣應該為香港人訂立難民法嗎?

作為證明,我幾個月前有說過,我認同臺灣現在不適合推難民法,保障臺灣的安全更重要。這樣的文章,還留在八卦版上,我的立場是一貫的,臺灣沒有義務特意幫助香港,而臺灣幫了甚麼,都是香港人應該珍惜的好意,應該為此雪中送炭予以深切的感謝,而不是予取予求,不知好歹。

希望這些無謀的言論,不要對之前努力幫過臺灣的人,帶來太多的不快,雖然我知道這是不能避免的。
12
分享 2019-12-10

12 个评论

臺灣應該為香港人訂立難民法嗎? 2019-09-04

對於訂立難民法來幫助香港人,這幾日已是臺灣不少人討論的話題。

雖然作為香港人,我不想承認──但作為已經在臺灣有一段時日的香港人,我意識到「難民法其實怎修也很難做到好的效果」。是的,我個人利益上當然希望臺灣能夠幫香港,但技術性上,我卻很理解這樣做很可能有反效果。

因為難民法第一個問題,就是要防止中國假借政治難民身份,混入間諜去臺灣。


難民法幫得到前線的香港青年嗎?

這一招在中國之前利用民運,去把間諜包裝成民運份子去各國,再從事像偷取機密等勾當的時候,問題已很嚴重。而香港每年收容五萬個中國新移民,中國人是很容易洗成港籍的。所以出現一個矛盾,那就是如果臺灣願意收容香港人,那麼中國就可以直接利用香港作為橋樑,把這些人以政治難民(及香港人)的身份滲進去臺灣。

所以不能用香港籍作為一個分界點。那麼是否只能針對1997年前出生的港人呢?今天已是2019年,1997年出生的港人已經22歲,而且不少今天前線真正需要庇護的勇武派抗爭者,都是在這一年之後出生的。如果以這一年作為標準,去收政治難民的話,恐怕真正需要當難民的人反而會因為太年輕而沒辦法拿到資格,幫不到想要幫的人,而失去了意義。

https://i.imgur.com/wMQssRd.png
前線的香港青年為了保護自己,都是戴防毒面具甚至蒙面的


如果是用個案審查的方式呢?那可能有效,但界線在哪裡?是否被中國或港府檢控就可以過關呢?那麼中國還是用回對民運的一招,那就是故意檢控自己人。如果標準設得太低,臺灣又不太可能懂怎樣分辨哪些人可以收、哪些人沒問題,結果真的受惠的也只有很有名的人,而不能包括真正需要的、廣大不太出名的抗爭者。


臺灣先穩固安全,才能幫助香港

也就是說,難民法是在臺灣的法例上,鑽開一個洞,而那個洞要鑽多大,是很難決定的。一旦鑽太大了,就會變成國家安全問題,最壞的情況就是導致臺灣真的滅亡。這樣香港人來臺灣當難民也是沒有意義的。但如果香港人在臺灣本地支持統派,那就不僅是自取滅亡同時也連累臺灣了。我可不想這樣的情況會發生。

旦洞太小,又根本幫不了大量最需要幫助的抗爭者與無名氏,特別是沒錢又不想表露身份的前線,反而只會有一堆社運明星受惠。最終變成臺灣受害之餘,應該被幫助的人又會被擋在門外,形成了雙重的傷害。這應該是最壞的情況,其實最需要幫助的是那些戴著口罩、頭盔,不願留下證據,不願表露身份的眾多武勇派抗爭者,難民法卻很難設出一個能幫到他們的標準。

這變成了兩難,臺灣不是中門大開,就是變成了純粹的政治表態,兩者對港臺終究都是不好的。所以我只能抱非常保留的態度。

香港要保障自己,就不能輕易衝擊臺灣的國家安全。難民法的事情,不能草率的通過。

我認為這件事上,我必須以守護臺灣作為第一要務,因為幫助香港是臺灣穩固安全後才能做的事情。如果太短視會導致大家一起沉沒的。


香港現況:臺灣不產生統派政權,就是幫了大忙


簽證與獎學金是更現實的作法

若真的要幫香港,我認為比起難民法,臺灣降低一些短期簽證的門檻,例如對港學生簽證的門檻、工作簽證的門檻,使香港人留來臺灣留學,在幾年內不用回港,看清楚香港的風向,真的想要當難民再在修業完成後圖第三國,這樣對臺灣對香港而言都是比較長遠可行,而且風險較小的方案。如果真的想進一步,就加一個獎學金,讓底層草根的抗爭者們可以申請,這反而更能夠幫助那些真正需要的抗爭者。

他們需要的是自由,以及經濟上的援助,這些更為實際。一個好申請的獎學金和留學津貼,比起政治難民身份更能協助他們。

另外,這個門檻的降低,也要加入審查以及條件,一旦發現像間諜等行為可以即時取消簽證。真的有危險的人,就會自動不回去,其他的也如同一般港澳僑生一樣處理,而不需要刻意區分,這樣既能讓大家得到自由,而不破壞目前的體制,這應該比較現實。

借一點空間,他們終究還是應該奪回香港的主權,而不是長留臺灣落地生根,這樣應該會對兩地都比較好。

我希望臺灣對香港友好,但我認為這必須建立在先保護臺灣的前題上。而我相信社運人並不太理解或者注視像國家安全、國家存亡這種問題,我希望作為另一個聲音,說清楚我認為國家存亡必須放在第一位。
香港現況:臺灣不產生統派政權,就是幫了大忙 2019-08-21

https://i.imgur.com/Mr5WBsW.jpg


香港人在13個國家的18份報紙刊登廣告,相關報導被貼上了PTT八卦板。有些香港人看了PTT上的推文,想有些回應,他們知道我在八卦版能發文,我作為代表把他們的意見反映出來,也把文章轉來這裡。

登報感謝蔡英文!香港人:不會忘了這雪中送炭的恩義


首先對於臺灣對香港的協助,目前只限於聲援這件事,他們表示,事實上這已經很好也很重要。


有聲援就是好事,政客表態能看清立場

因為香港人希望不僅是臺灣總統,而是不同光譜的政治人物,都盡可能的聲援香港,而臺灣總統已作出了榜樣,這樣其他政治人物也可以跟進,就算僅限於言論的聲援,也是好事。

哪怕我們都知道政客不可信,但不可信是雙面刃,我們需要的是讓北京政府都不能信任這些政客。

只要他們曾經發表過支持香港的言論,這些政客日後再要和北京合作,必然會出現困難,難以得到北京的信任。那麼,北京日後在香港、臺灣插手的難度就會增加。高調聲援香港的人,未必真心支持香港或幫助香港,但肯定是令目前的北京百上加斤。

拿香港發生的事件,去質詢每個政客,迫他們表態,是可以看到他們的真正立場。如果扭扭捏捏支吾以對的,或者避而不談的,你可以想像他背後多少有些利益會被北京動搖,而不想留下日後被共產黨清算的把柄。

至於是否能夠其他方面支援香港抗爭,比較成熟的香港人,都知道這是不切實際的幻想。第一,臺灣人沒有義務支援香港;第二,即使臺灣人樂意支援香港,也不應該破壞臺灣的制度與憲法。


目前臺灣不適合高調的官方支援

臺灣是個民主國家,臺灣的總統與國會,第一件事就應該是對臺灣人負責任,而不是對香港人。而總統就算個人表達意願,都不可能越過國會以及憲法,直接的去支援香港。比方說,臺灣未三讀通過難民法,總統自然沒辦法給香港人當政治難民,而我們在香港的抗爭,是為了建立一個憲制國家。(有些人對今次抗爭並不是以港獨去看,但今次的抗爭沒有領導者,我也只代表我的朋友們說話,如實的反映)

https://i.imgur.com/g5hjuUb.jpg
蔡英文出席「凱達格蘭論壇:2019亞太安全對話開幕式」。即使她表達對香港人的支持,也不能採取逾越臺灣政府體制的作為。


臺灣已是個憲制國家,我們如果為了短期的需要,就批評臺灣政府沒做違憲行為,這本身已是本末倒置。因此,我們會把臺灣的反應解讀為,臺灣人對我們是友善的,那就已足夠,修法的事情可不是一朝一夕可完成。而臺灣一直以來不論是輿論、精神、宣傳,以及物資上的支援,也一樣是重要的。

我們並沒有立場去改變臺灣的法律,或要求臺灣政府做違法行為,而且,我們都知道臺灣的大選將近,政權也未穩定到能夠承諾香港人任何事。

所以短期而言,大家覺得合理的期望,就是臺灣人保證自己不會產生一個統派政權,只要臺灣不會被中國統一,這已經幫了香港很多。

只是我的朋友想提醒的是,其實現在最欠的不是物資,而是物流,臺灣人捐獻的物資要運去香港並不簡單,能夠有效的運到香港,而不致於在海關被截走的的方法與人才很重要。如果物資無法運到香港,那麼也是支援不了抗爭的。

另外,關於臺灣政府的支援,基本上我們理解,臺灣政府不應該官方明顯地的支援。高調並不等於真的能幫到甚麼,臺灣政府與政界只要表達正面的態度,臺灣的民間可以提供足夠的後勤能量,這樣才可以在不需要改變法律,也不需要把國家形勢變緊張的前題下,提供最大的幫助。


地球上對香港最熱血的國家,就是臺灣

用上感謝一詞,畢竟就是建基於一個事實,其實臺灣大可以純作壁上觀,完全對香港不做任何幫助。不用看太遠的,就看看新加坡,新加坡就完全是這態度,他們甚至直接站在鎮壓的一方。

看看這些新聞:

吳象元 - 新加坡內務部部長談香港「反送中」:北京當局會希望香港能適應中國當前政治結構

許懿安 - 【逃犯條例】新加坡律政兼內政部長:示威者激進行為無助紓緩局勢


只要比較一下新加坡和臺灣,香港人大概也會感受到分別,而且臺灣不少遊客來到香港,也有直接上抗爭現場看看,在現場鼓勵香港人,不少香港人都有見過或看過。以及金錢、輿論、文宣、物資的支援(例如頭盔、面罩),而地球上也沒有別的國家像臺灣人對香港那樣熱血的,這種事情是客觀現實,香港人平時就算以無禮聞名,但也不會對於這種熱情無動於衷。

而且臺灣人有時分享的經驗也是有用的,例如當兵時怎樣面對瓦斯,一些小規模的戰術,怎樣對抗防暴警察,怎樣建立起後勤與指揮系統。香港人沒當過兵,得直接從現場學習,有些臺灣人從軍旅生活中分享的經驗的確是有幫助。

今次廣告選擇刊登在自由時報,也是因為知道臺灣媒體被赤化甚多,知道自由時報不會是中資,至少那筆廣告費不會落在親中媒體手上。


中國想擴張,港臺都無法置身事外

關於臺灣是否被捲入香港的事情?我的朋友希望大家明白,這個觀念並不那麼正確,因為這並不是香港或臺灣的事情。

這裡只有一個事情,就是中國正在擴張,臺灣與香港都被鎖定為擴張計劃要吞併的目標,是北京政府將香港與臺灣捲入。

只要北京政府的擴張意圖一天不停止,大家想置身事外也不可能。而北京吞併香港,就會借香港力量壓迫臺灣,統一臺灣就會借臺灣統派壓迫香港,這就是大家的連動關係。
甚至說,香港的選舉奧步,恐怕是北京從臺灣的統派身上學習的。因為這些奧步跟臺灣早年選舉的奧步非常相似。
以上是我的朋友們想跟各位臺灣朋友解釋的話,他們不太想表露身份,故由我去集合說出來,我理解過後則用我的語言去寫,如果有不清楚的東西,可以再問我,我會反映給他們聽。
關於難民的技術問題:難民並不是免費移民 2019-09-05

說完我對臺灣應否訂立難民法的立場後,我也必須講一些技術問題,剛好我也認識一些真正的難民。

臺灣應該為香港人訂立難民法嗎?

首先取得難民身份是有門檻的,這個門檻是防範大家濫用,因為各國的法律不同,所以前題是他們面對的問題真的是人道問題。酷刑或者死亡危機是很常見的標準,臺灣要設難民法,第一件事是標準何在?即使臺灣今天把難民法的所有討論提前,這個問題也會導致沒有辦法在短期內三讀通過。


通過難民法,就需要設立難民營

然後真的通過了,除卻誰負責審查的問題外,其中最重要的是「難民營」。臺灣如果通過了難民法,就一定要需要難民營,我認識的難民,去到他國申請政治難民第一件事也是進難民營。

香港在談「政治庇護」,必須普及的常識
當難民和取得政治庇護不是完全相同的;政治庇護請參考上面的文章


因為變成難民這個決定,往往不見得深思熟慮,難民既然是難民,就是不自願的離開故鄉的人,跟移民不同,他們往往沒有充足的投入想要開展新生活。所以往往會有思鄉病或者後悔,或者來到新的國家,才發覺自己無法適應。

語言是否通?是否能夠找到工作?食物氣候是否習慣?這些都是問題。

所以必須有難民營,測試這些難民是否要能適應當地生活,能夠在一段足夠長的時間,例如半年至一年甚至兩年,不會想要回家。如果中間受不住要離開的人,自然就會沒有了難民的資格。事實上很多人這樣測試一下,就已經待不下去了,難民營會把很多其實不那麼決心的人過濾了。

https://i.imgur.com/lgrZV3j.jpg
8月31日的香港街頭。


難民的權利並不如常人

另外當難民的話,必須和當地政府立協議,其中往往包括「不能參與任何他國政治活動」的條文。

那是防止有些人當了難民之後,反而變成了某些國家內戰的海外基地,而捲入他國的內戰。而政治難民往往是有強烈政治主張的人,他們往往面對這樣的條文,是不容易答應或遵守的。如果他們忍不住也會被取消難民身份被驅逐回國。

收容政治難民本身也是一種政治上的表態,這會引起國際政治問題,所以難民審查上,也不是能夠隨便收的,真的不方便的情況,為免瓜田李下,也會轉介到其他國家去。

難民並不是免費移民,比較像是去到他國忍辱偷生,不能擁有和常人一樣的權利也不能回鄉。在說推難民法之前,我想很多人是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香港在談「政治庇護」,必須普及的常識 2019-07-17

目前很多香港人都熱切的談政治庇護的問題。或許我寫的內容,會讓別人認為我是打他們的臉,但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在這時勢下,我必須普及一些常識,請大家盡量廣傳。

沒有耐性看完的人,先把結論說在前面,就是:

絕對不要跑去別人國家或大使館,大聲要求政治庇護。


https://i.imgur.com/mWheC5Z.jpg


「政治庇護」是國際的敏感問題

首先大家必須明白,政治庇護是一個敏感的國際政治問題。一個政府公然為另一個國家發生的政治事件,提供政治庇護,就代表了該國家官方對事件的取態與定性,這會被視為一個對於另一國的不友善行為。

政治庇護不僅是人道行為,同時也是國家級的政治決策。所以一般國家都不會輕言政治庇護,也不想隨便的提出,就算提出也不是可以輕率的通過執行的。

一旦說要政治庇護,就要對被庇護者負責,這又引申出第二個問題,那就是要審查。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國是一個長期通過苦肉計,把間諜包裝成「被迫害人士」輸出的國家,讓間諜以政治庇護或難民的身份滲透到各國。所以收留他們,可能等於收了一個間諜,這是各國都很忌憚的事情。

所以對方是不可能就這樣收你的,最基礎也是要審查,而且除非你有很好的證據,不然對方真的不會過。因為對方也未必知道怎樣衡量你沒有問題。

你去到別人國家大聲說要政治庇護,各國政府的第一個印象,就是覺得你明顯做事情沒有深刻的理解和顧慮,也是在製造麻煩。所以請絕不要去到別的國家,就高調要求政治庇護,這會觸了很多政府的逆鱗。

https://i.imgur.com/zFE7EZq.jpg
香港抗爭的處境,已使越來越多港人思考流亡的可能。照片為7月14日,沙田大衝突前布滿警力的沙田街道。



如果我得流亡,應該怎麼做?

第一點,就是先去該國家,住一段時間。之後要低調、低調,低調才會令事情成功。以及不要隨便相信沒有官方背書的組織,因為他們可能是搜集你資料的間諜,或者是混水摸魚的政客。可信的組織會指導帶你去找政府相關部門聯絡,他們的角色最多只是「招待客人來當地旅遊,順便為遊客引薦政府求助的當地熱心人士」。

盡量獨居,而不要和不相熟的人一起住,不要在當地與當地人或你的朋友產生衝突。沒有國家想要收一堆麻煩。注意是否有被跟蹤,盡量甩走追蹤者。約談政府人員時,在政府建築物才可信;對於自稱政府人員者,記著要懷疑對方有可能只是冒充者。

第二點,你想要逃難,不一定要「政治庇護」的。你應該爭取的是該國能夠給出的長期、而可以續簽的簽證,例如學生簽證、工作簽證、居留證。這些比較現實,因為這可以在不影響他們固有制度下完成,尤其不需要高調。而且一樣可以令你不用回本國受迫害。即使日後想有政治庇護,也應該先取得簽證再研究。

第三點是,不論你最終想去哪個國家逃難,你最好中間先經過第三國,因為如果你去當地申請庇護或難民失敗,你可能會被譴送回飛機的出發點。如果你先從第三國出發,失敗了你最多會送回該國,你可以再找另一國嘗試,如果你從本國出發,失敗了就會被送回本國。

假設你未能取得長期簽證或難民身份,你可以考慮在兩個第三國之間不斷交互旅行,透過旅行簽證去長期離開本國。這樣做成本較高,但可以保證你是合法的。

以上重要,這個請一定要幫忙廣傳。
延伸閱讀:蔡英文:我當年起草"港澳條例"就已預想"五十年不變"承諾可能不會實現,已寫有相關條文協助香港抗爭者,現階段不需"難民法"

@LiuZhongjing
真正的幫助,只能是武器。國民黨一放棄反攻大陸,就變成了匪諜。戰爭尚未爆發,香港尚未陷落,就已經放棄衛國戰爭,將來到了台灣,肯定不會反攻香港,新住民總得在老住民後面排隊,嫉妒心一起就變成帝國主義迫害,只有依靠強大祖國,直接變成匪諜。所以一開始就不要反送中,自己報名去華僑農場,效果跟去台灣是一樣的,自己還少受了許多罪。
都不知道是想出難民這個弱智主意...
感謝轉錄鄭立的文章,這個問題真的是討論到快吐了,老是有人不斷道德勒索,不斷使用「臺灣政府不收難民就是冷血涼薄」之類的一刀切話術,完全無視現實層面。我真的很難不去懷疑某些ID根本是五毛。
感謝轉錄鄭立的文章,這個問題真的是討論到快吐了,老是有人不斷道德勒索,不斷使用「臺灣政府不收難民就是...

https://i.imgur.com/WVM1lJY.jpg
唉這圖好壞XD
但我還是選擇相信方同學只是一時熱血上頭加上年紀小不懂政治語言,希望啦
跟你賭一塊錢       那些喊送台的      絕對不會把這些文看完

就是領著任務來發帖的       俗稱帶風向
那張圖太地獄了吧www
鄭立真的是看得很清楚的人,可惜一些站在道德至高點的根本聽不進去...只會覺得政府迴避救援軟弱無能(攤手)
方還是學生,他此番發言背後若沒其他動機,我也不好太苛責他
但我對香港一些政治人物,感到相當失望
這些人是嫌外援太多了嗎?
既然從政了,就該具備敏銳的局勢觀察力與博奕的智慧

先不提台灣內部的對立、國際形勢的艱險,也不說台灣在發聲、物資上給了多少支援
不過就像川普是美國總統,蔡英文是台灣總統
對任何事首先權衡本國利益是他們的責任,有智慧的總統絕不會採取不利本國的做法

蔡英文以總統的身份公開聲援香港了
又說了:「現有條例已能庇護受政治迫害港人,不需另立《難民法》」
這不就說明了台灣政府能,也願意幫助示威者嗎?
還是他們希望台灣政府能落實中共「外部勢力干預香港」的藉口?

香港的事不是台灣大選完了就能了結的
要傳達訴求不是只有衝撞一途,要施壓拜託也看看形勢
至少目前看來大選結果對蔡英文來說只是贏多少的問題
現在這樣給她找事,選後他們還期望人家的好臉色嗎?

不過,罵歸罵,支持歸支持,繼續捐錢送物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同志,請多指教!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12
  • 浏览: 5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