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AGE&CULTURE(杀戮与文化)——春节攻势读后感(上)

对于笔者而言,春节攻势可能是笔者见到的最诡异的战争之一。明明美军赢得了这场会战但是却输掉了整个越南战争……到底美军是赢了还是输了,至今都没有人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有人说,共产主义国家的人命贱,他们可以用死一百个人的代价去杀死一个美国人,但是美国人却不愿意在战场上付出太大的伤亡,那么事实果真是如此吗?






扯淡时间:

Q:为什么你的作息时间像是欧洲特殊工作的大姐姐一样……
A:因为你得考虑以下某些人主要活跃时间是“在他不得不用电脑进行工作,而又没工作做的时间
,例如:大岤屠书莞鹳狸猿网吧网管,放学不愿意回家因为堵车之类的。她不在线的时间≠她碎觉了。

(@ PincongBot,我恨你)


Q:作为一名被封禁过气无脑主播,为什么关心春节攻势
A:因为看了那本书,杀戮与文化

Q:为什么看了杀戮与文化捏?
A:因为笔者注意到了这本书的借出频率很高,而且好像听文昭提过那么一嘴。于是就从架子上拿了下来,不读不要紧,刚刚读了五分钟……就坚持不下去了,于是上网搜了中文版,同时也购(xia)买(zai)了一本作为翻译和参考。当然我也的确买了实体书正在往这边寄,况且……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于是本人盘着腿坐在图书馆犄角旮旯的地上支着笔记本,听着郭老板的春节爆料,开始啃这本书。
本部著作主要是从伯罗奔尼撒战争写到春节攻势系统性地分析了西方社会对于西方军队作战时所产生的积极影响。先秦的事儿离咱们实在太远,所以笔者就先从离我们最近的春节攻势(从后向前)开始读起。

以下是正文============================================

PART 3:CONTROL

CHAPTER TEN Dissent and Self-Critique Tet, January 31–April 6, 1968

第三部分:控制

第十章:秉持异议与自我批评,春节攻势,1月31日—4月6日,1968

劈头盖脸第一句:


考虑到我们所要对付的敌人,西西里远征所犯的错误,与其说是由判断失当所致,不如说是在于计划远征的人执行不力。在派出第一批部队之后,他们并未采取必要措施予以支援,反而忙于处理个人的恩怨,竞争对人民的领导权,因而不仅敷衍了事地进行战争也使国家内部政策陷入混乱……即便如此,直 到远征的领袖们最终互相敌对,陷入带来毁灭的个人争斗后,远征军才最终失败。——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2.65.12~13(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译本,下简称社科文译




本帖主要说经过:(大多非原书提及,由于许多参考资料屠淑莞里也有我也读了些其它的,如维基百科啥的)

1968年1月31日春节。美国驻越南(南)大使馆突然遭到了19名越共突击队员的攻击,他们先是杀死了五名在大使馆站岗的陆战队员,随后又炸开了第一道防御工事。随后,他们又徒劳的动用手中的手雷和各种轻武器去攻击第二道大门。整个大使馆区一片混乱。


美国高层随后炸了锅,媒体纷纷发出了“美国西贡大使馆沦陷”等震撼且不实消息,由于害怕美国驻越大使被越共抓去游街示众。随后,美军派出了空中突击部队(82空降师的两个排紧急出动+一个班的游骑兵)支援美国大使馆区,经过激烈的战斗,19名北约突击队员全军覆没。


不仅在美国大使馆,南越其他机构诸如总统府,军人家属大院等地也遭到了越共的突袭,当然他们也都失败了。


错误估计了形势的并非只有媒体,时任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也在电视上发表演说称:与其说这是一场军事行动,不如说这是像底特律贫民窟的骚乱。而战区司令官威廉威斯特摩兰则坚称“此次战斗仅是一场规模巨大的佯攻。”


于是,美军开始大规模的镇压“骚乱”和“佯攻”,虽然他们早就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例如:就在南越军和美军正在忙和西贡里的各式各样的重要机构时,西贡富寿赛马场被越共完全占领,周围的公寓成了一个个狙击手的火力点,射杀着来回走动的南越和美军士兵及南越平民。美军派出了第七步兵师的一个营和马润的一个连(社科文译第七步兵师一个营的陆战队连队,什么鬼!陆军还是海军?!)和越共展开了残酷的巷战。


无后坐力枪在墙上炸出了空洞,榴弹发射器伸进锯齿形的残垣断壁向内射击,随后士兵们爬进冒烟的入口。随着战斗的持续进行,数以百计惊恐的平民从装甲运兵车旁边逃过。随着这队士兵逐步靠近赛马场,他们继续与越共在激烈的逐屋战斗中展开角逐。 武装直升机从空中俯冲下来,用多管机炮和火箭弹齐射炸开建筑物。到那天(1月31日)下午一点为止,这个连已经向前推进了两个街区。随后越共退到了混凝土制公园长椅后方的堑壕阵地上,他们还利用部署在赛马场看台上混凝土塔里的重武器进行火力支持。 (S.斯坦顿,《美军的崛起和衰弱》,225)(社科文译)



原文对战场的描写



美军部队和越南共和国军队展开了长达一个星期的逐屋作战,最终才得以锁定敌军的位置并将其逐走。越共的士兵们极少会投降,几乎需要全部歼灭才能取得胜利。然而在电 视上,美军却因炸毁住宅招致指责,好像没人注意到,即便是节日休战当中,越共的狙击手仍然 在城里射击美军陆战队队员。(《杀戮与文化》,社科文译)




仅仅扑灭西贡地区的越共,就花了足足三个星期的时间。在此期间,一张震惊世界的照片横空出世

https://i.imgur.com/ru3X2a4.jpg

阮玉鸾将军对着一名被捕的越共渗透分子脑袋开了一枪。那名战俘属于渗透部队中的一部分,该部队此前射杀了阮玉鸾手下的许多安全部队成员,其中还包括一名待在家中的军官及其妻儿;此外,不穿制服、身着平民服装的敌军特工并不该得到与被俘士兵相同的待遇。(《杀戮与文化》社科文译)




美军高层最终还是低估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亦或是此时的他们完全没有空去顾及,去思考媒体究竟在这场战争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最惨烈,最血腥的战役发生在了顺化。


整场战斗基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顺化之前是越南首都,由于是首都,所以皇宫附近有一个非常坚固的碉堡。北越军突然袭击顺化,而且稀里糊涂的莫名其妙的占领了皇城要塞(南越军警以为他们是来庆祝新年的喝醉了酒的游客……)。

南越军开始表示没问题,但是后来有了问题开始叫支援。支援的部队被各种RPG各种伏击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不丢弃重装备坐十一路公交或者划小船去救援,结果由于路上一路被伏击等支援部队到达了以后平均每个人只剩下了三个8发弹夹(M1加兰德),但敌人还在不断的增加(最终确认增加到了12000人)于是不得不向美军求援。

于是美军派出了两个营的陆军和三个营的马润。带头的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1团1营(Task Force X-Ray,X光特遣队,这支部队多牛逼请自行百度)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打拼死前往据点救援。

https://i.imgur.com/xS8Cmbi.png


注意看臂章,与其他陆战一师部队不同,他们的臂章上三个红色的1格外的醒目




以陆战队为先导的美军反击十分猛烈,此后经过持续26天毫无间隙的战斗、坦克攻击、增援和空袭,这才让美军夺回了几乎被夷为平地的皇城。和西贡一样,陆战队队员们在私人住宅里进行搜索时,往往在遭到敌军射击之前,对敌军所在地点及其身份一无所知(《杀戮与文化》,社科文译)



我最终开始理解为何我们会在穿越街道时经历这么大的麻烦。这些房屋里有许多是单层住宅,但有两栋两层楼房,为在那里等待的北越军(NVA)提供了有利的射击阵地。在我们试图跑过街道时,北越军可以立刻从这些阵地上朝下方的我军直瞄射击。这一点相当明显,我们也清楚地理解了自己的处境,所以我们把还击火力瞄准街对面的房屋门窗,那是最有可能被敌军当作射击阵地的地方。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北越军也在街道上从房屋之间连通良好的堑壕阵地上朝我们射击。(N.沃尔,《绿色相位线》,159160)(社科文译)




他们没刮过胡子,满身污垢,全身覆盖着从粉碎的砖石建筑上掉下来的尘土。汗水和血斑掩盖了他们劳累的神情。这些军人一连穿了两周的制服,他们的肘部和膝盖在破军衣上裸露出来……这些本被训练为两栖机动反应力量的陆战队队员,现在成了鼹鼠士兵。他们像一群脏乱的老鼠一样停滞不前,在倒塌房屋的垃圾堆里俯身行进,身边是被炸出弹坑的院墙、被击毁的汽车、倒下的树木和电线。死亡在等待着他们,死神的触碰随时有可能敲击到肩头上,许多人将永远不知道死亡从何而来。(G.史密斯,《围攻顺化》,158)(社科文译)




https://i.imgur.com/Sq4uVNi.jpg

随便从维基百科上扒下来的,据说只有发图才有人看










尽管如此,敌军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被 赶出了顺化。最终,双方的死亡人数统计出现了戏剧性失衡的状况。美军和他们的南越盟友——精锐的黑豹连被授予了突击皇宫、消灭敌军最后据点的荣耀——一共杀死了[b]5113名敌军。相比之下,只有147名美军在作战中丧生,另有857人受伤——这样的死亡数字,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意味着美军取得了重大胜利[/b]。然而在顺化自由漫步的记者却忽视了双方各自的损失,对更大规模的战术形势也毫无兴趣。与此相反,他们多数时候是在肮脏的街道战斗中采访美军士兵。他们时常发回简短的采访,就像一名陆战队队员在一分钟的射击间隙接受的下列采访一样:

[i]问:最艰苦的部分是什么?

答:(我们)[b]不知道他们身处何处[/b]——[b]这是最糟糕的事情[/b]。他们可能在四周转移,在下水道里奔跑,在路边沟里埋伏,什么地方都有可能。他们可能在任何地方。只要希望你自己能够日复一日地活下来就行。每个人都[b]仅仅希望回家上学。[/b]仅此而已。

问:你曾经失去过任何朋友吗?

答:[b]很不少。我们在前几天损失了一个弟兄。 的确,这整个事情都糟透了[/b](S.卡尔诺,《越南》,533)[/i]

这是西方战争史上第一次,数以百万计士兵的双亲、兄弟姐妹和朋友在安全的起居室里看着激战中的士兵——事实上,这也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发生的任何冲突中的第一次。任何国家的记者都能够拍下死伤者的影像,他们在大多数时候能够自由行动、观察并发回他们自己编写的报道。这些报道可以在几小时内(如果不是几分钟的话)被记者以可怕的彩色图片的方式传回国内,让享有投票权的美国公众听到、读到或看到。即时视频通信时常是以缩减的无背景片段形式出现,[b]在这方面的技术突破与西方传统上对无限自由的强调结合后,其结果就是导致人民对战争的强烈反感迅速出现[/b]。[b]这种情况在过去极其少见,即便是针对雅典远征西西里、欧洲征服美洲或英国在祖鲁和布尔战争中行径的异议也没有达到这种程度。[/b]


就在美国人在电视中看到残忍杀戮的图片,看到对满腹牢骚的陆战队队员的采访时,陆战队队员们似乎觉得南越友军不愿与他们一道冲击敌军的坚固阵地,同时认为北越敌军相当致命,[b]但此时几乎没有报道提到北越对无辜者进行的屠杀[/b]。至于猝不及防、[b]数量处于劣势的美国陆战队的战绩,即他们以不到150人战死的代价,在三个多星期里就把一万名敌军从要塞化的城市中心赶走的惊人表现,更是没有多少人表示出一丝一毫的欣赏[/b]。尽管顺化之战变得相当残酷,它还是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军胜利,也许是能够 和“一战”或“二战”中任何英勇行为相匹敌的壮举。然而这一次,[b]美利坚的军队却没有得到人们的认可。[/b]
(《杀戮与文化》,社科文译)




但是在南越军队败退,美军进驻顺化期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一旦控制住局面,北越军队就有组织、有计划地将特工网络撒布下去,广泛搜寻南越士兵、官员、亲美分子和外国人。大约有4000~6000人被捕获,其中的大部分被打死或枪决。医生、教士和教师是北越特别针对的目标。最终,人们在万人坑里发现了3000具尸体,至于其他人则成了文档中的“失踪人口”。尽管西方记者很快就遍布顺化的街头巷尾,但很少有人对这些处决事件做出评论,甚至还时常有人否认集体处决曾经发生过。(《杀戮与文化》,社科文译)



虽然休战期的不宣而战的确如北越军所料:南越军由于休假减少了50%的战斗人员。但是如西贡,顺化这样攻破城市的战斗的确没有出现。据统计,在春节攻势中,南越的44个省会城市有36个遭到了攻击,但是北越军队无一例外的全部被击退。


然而,北越军队很快就发现了美国的战略弱点:只要攻占一个被美军认为是安全的区域,守上那么几天,即可对美军或其盟友的心理产生巨大影响。


但另一个战场:双溪,让威廉威斯特摩兰同志先是一惊,后是一喜。自从越战爆发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的一个机会能够让北越军队在开阔地带和有着强大的机械化装备的美军大兵团的直接对决。威廉威斯特摩兰将军盘算着自己能够在双溪战役中一挽颓势,给墙内民众一个交代。



像重装步兵或切姆斯福德勋爵的红衫军一样,战争的要点在于找到敌军,随后凭借西方军队更为强大的火力将其击败——毕竟火力本身是优越的训练、技术和补给的产物。尽管威斯特摩兰将军声称春节攻势是敌军的失误,认为这带给他的部队一个罕见机会,能够在空旷地带与北越军作战。然而(笔者,我,有一个蛤蟆桑记得原文似乎是尽管),纵观整个春节攻势期间,只有很少几次敌军的进攻最 终导致了传统的西方冲击式战斗。(《杀戮与文化》,社科文)








在此就介绍一下书中未提到的背景

双溪此地拥有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个基地——海军陆战队第三军总部,在春节攻势开始的前十天这个基地就被包围了。北越军队发挥了大无畏的精神猛攻了一个月,屁用没有。一旦开炮就会被美军压制,一旦进攻就会被美军的子弹成批成批的放到在阵地前。结果形成了一个非常搞笑的局面:军部人的都懒得突围。每天来几架直升机卸下补给品接走伤员,继续指挥(其他地区的)战斗

https://i.imgur.com/6TSTfyR.jpg

溪生作战基地保卫战简略图






然而春节攻势开始以后,情况就慢慢变化了。北越军队开始大量集结,并用中苏两国的重装备地毯式轰炸了该基地。威斯特摩兰一看:卧槽?还有这等好事?

于是派出了精锐的“大红一师”——第一步兵师+第四步兵师+173空降旅+第一骑兵师+陆战一师+各种飞行中队,大队组成了自打越战以来(可能是)规模最大的梦幻团队,直扑溪生——代号:Operation Pegasus(飞马行动)

原文:



美军选择坚守这个孤立据点作为诱饵,这似乎是吸引北越军以整师兵力投入开阔地带交火的精心计划;他们也有可能是在担心,反战抗议加剧之际,选择于美国大选年撤退会暴露政府关键性的弱点。不管决定留守的原因如何,双溪的战况远非奠边府可比,在这里,美军毁灭性的火力又一次得到了展示。当年,数量上处于劣势的法军在邻近中国边境的北越领土上被分割包围,并且没有足够的空中支援,处境孤立,而现在的美军,不仅位于非军事区以南,可以得到日常补给、增援,与后方的联系既轻易又频繁,而且火力充足,能够向敌军倾泻成吨的弹药。虽然如此,被围的陆战队队员依然处于久经沙场的北越士兵的汪洋大海之中,[b]而且对于具体任务,他们自己也多少有些不确定。美军在双溪地区的最终计划到底是什么?双溪到底是威斯特摩兰宣称的非军事区防御锁钥,未来在老挝军事行动的要地,还是区区一个导致敌军伤亡的杀戮地带,一旦解围即告放弃?[/b](社科文译)




在随后的三个月中,美军对北越军的攻击变成了单方面的杀戮,正如原文所说:





尽管北越拥有新式致命武器,但是美军的反击依然具有可怕的威力,这次反击是步兵战历史上最为致命的炮击和空袭之一。

从1968年1月20日到4月中旬,在将近三个月的围困战中,[b]美军一共投下了110022吨炸弹和142081发炮弹(你没数错,就是十多万)[/b]。按照某些人的估计,美军实际上总的炮弹消耗超过了20万发。这种令人惊讶的火力需要不断地重新补充,[b]最终,超过14000吨补给通过空运进入双溪——而这一切都在敌军持续火力的威胁下进行。数以千计的北越军人,在营地周围的丛林里被美军的火力烧成灰烬。按照大部分学者的估计,北越的死亡和重伤人数在一万人左右,这相当于他们起初对美军进行围困时投入兵力的一半。[/b]

双溪的战斗,成了一场对越共军队的可怕屠杀。就在美国本土政府内外的人们进行抗议,反对让陆战队队员为了防卫一个前哨据点而无谓牺牲时,数以千计的北越年轻士兵在突击一个小小机场的失败努力中死去,但在公开场合,北越人却对付出如此牺牲的逻辑保持沉默。一位美国空军飞行员对敌人自取灭亡式的战斗作了如下评论:

在2月中旬,这块地方看着就像越南的其他地方一样,山地连绵不绝,丛林茂密,在密布的树林中能见度极低。五个星期之后,丛林变成了真真切切的荒漠——大块大块伤痕累累的裸露土地,几乎没有一棵树还挺立着,整个一片弹片与弹坑的景象。(T.胡普 斯,《干预的界限》,213) 

不到200名美军战死,另有1600人受伤,其中845人已被空运疏散。当我们考虑到双溪及其附近围村的战斗损失,以及4月份试图进行陆上救援(珀伽索斯行动)时的伤亡,再加上运输机、战斗机飞行员的损失,实际上的总损失数字无疑会高一些。然而,在双溪战场上每战死一名美国人,还是会有50名越南人丧生——[b]这相差悬殊的数据接近了西班牙人和阿兹特克人在墨西哥,或是英国人和祖鲁人在南非时进行杀戮的可怕交换比[/b]。(《杀戮与文化》,社科文译)



读到这里,可能许多小朋友会纳闷:三场关键战役(西贡,顺化,溪生),美国人不是赢了吗?那为什么说春节攻势总有那么多的人说美军输了呢下回有时间更新下部分
7
分享 2019-02-06

11 个评论

点个赞~
美国佬输在政治上
支持分享读书笔记。我觉得没必要妖魔化、非人格化共产党,要客观认识他们的优点和缺点。比如谍报工作做的比谁都好,纪律性强,在战争时期很有优势的。但他们的体制不适合发展经济、科技创新、保障个人自由,容易陷入【狂信徒】模式的灾难。
谢谢~
的确是,但又不是~
你总结是非常对滴,俺准备更新下一篇。但是最近是有一个重要的考试地,所以各位暂时抱歉。
后排支持团子。
😘
朝鲜和越南的地理位置是不一样的。朝鲜只是一个孤零零的半岛,要想渗透南方,只能从北边或者海上。两者风险极大。但越南不同,越南与邻国老挝,柬埔寨接壤的国境太多,方便游击战渗透。特别是任何一个邻国被赤化后,渗透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
新年快乐!
同乐😘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