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年轻一代在逐渐变成老一代

曾跟一位25岁的年轻创业者聊过天,他有家自己新开的公司。

我问他为何要自己出来开公司?他就跟我聊起他的经历——曾经在国内大型游戏公司手下工作过三四年,主要做市场营销,期间被当作人肉电池作业别无他用,而且升迁机会很小。

在他眼里,他的工作质量和效绩是公司内名列前茅的,但是公司并不器重。他目睹到能力出众的人公司不爽可以随便撤、随便换,管理层更加器重的是那些能力排中上,但是会带人的人。那些可以带小白新人为人更加圆滑的人,即便能力不出众,公司愿意留这种人放到管理层。

他跟我吐苦水,说,谁不想做个公司高管?手下一两百人可以随便使唤,哪用自己开公司这么累?

所以这位年轻创业者摆出一副“执政者”的姿态,跟我说我要是进入公司工作,也最好去做那种中流上游的可以带人的人。

---

也跟另外一位80后创业者聊天,跟他聊了下目前的政治情况。

他的看法很绝对,他认为“任何执政者都需要维护自己的利益,那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就必然会去打压异见。”

他说他年轻的时候也很义愤填膺,也很愤恨,但是现在自己快将近40岁了,就开始看到事物的“另一个角度”。

他不愿意去用行动改变任何的现行制度,反倒,他认为我们这些年轻人应该尽可能地去适应这个制度。他认为,国外有种族歧视,没有中国好。同时,外国人利益至上,没有中国好。我反问他,那中国人就不利益至上吗?他于是语塞,只能强行圆话“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是不利己的。”

他把他自己过去和老一辈人交流的内容原封不动地给了我。我只能感叹支国的这个酱缸的无比强大,只要你在这里面gao足够久了,必然变得和老一辈人一样迂腐。

因为制度锁死在这里,资源已经被彻底垄断,任何人想要获得更多的资源都要去巴结资源的垄断者——共产党。那这个过程必然出现腐败,必然出现老的带小的的逐渐腐化的情况。

我认识的这些人在过去他们都不像现在这样这么的世故,这么的圆滑,这么的老派。只能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只讲求生存的国家必然会导致人们的淤泥化和腐烂化。因为没人去指出现行制度的错误,没人去用行动改变现行制度,大部分人选择去适应,甚至有人强迫他人去接受,这就是为什么年轻一代中国人在逐渐变得更老一辈一样腐烂腐化。

这些创业者们身家,少的有几百万,多的有千万以上。他们所拥有的经济实力,对于他们来说,是拿来闷声发大财用的,他们不愿意去淌社会这个浑水,更愿意去利用自己的权力去打压下一代人。

中国年轻一代在变成老一代。
21
分享 2021-01-29

12 个评论

因爲我真的有一頭牛
窮人本來就沒什麽好失去的,有可以失去的身家的人才怕淌渾水,完全正常
我比較想吐槽爲什麽樓主的朋友明明是商人卻會覺得利益至上是一件不好的事?爲什麽樓主也覺得那是件不好的事?
利益至上的前提就是對事不對人,人情社會的前提就是對人不對事,兩者一對比,難道不應該是前者比較好嗎?
他跟我吐苦水,说,谁不想做个公司高管?手下一两百人可以随便使唤,哪用自己开公司这么累?

這部分他説的沒錯啊
才不是執政者姿態呢,在中國大環境裏,公司老闆才是被剝削者。對外你是邪惡資本家,對内每個員工都覺得你在剝削他們剩餘價值,不然就是以「平等」爲由連基本指令都不聼自説自話,自説自話了犯錯還要老闆擦屁股
我親戚裏有人就是這樣,自己開了公司,請了一群人,結果什麽都碰到過了。什麽偷偷挖客戶到別家公司啦,故意引人同情小違規再對工商局舉報啦……甚至連親戚或老闆私下對他有恩的人都可以出賣。這還算大事呢,小事日常不斷,千叮嚀萬囑咐這貨要用A操作,一通電話「我想B操作應該比較好就……」老闆有得親自善後
就好像RPG裏的王國:大臣貴族全是廢物,有能的全想造反
可能是小職員當上老闆了才發現自己手下全是一群和當初自己差不多的貨色,以爲自己是殺鷄用的牛刀急於證明自己,不聽話自己把屁股弄髒還要老闆來擦屁股的,就感嘆當老闆好累哦而已吧。如果當過主管也會知道主管的辛勞,但沒當過,就以爲主管很爽了
把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管得死死的,活活熬到老,毕竟再怎么有理想也难逃时间的磨损,最后人老了,青春没了,精力衰退了,思想没那么犀利了,也到了该生儿育女成家立业的时候了,曾经的理想,也tmd的就成了个笑话了,土共这如意算盘打得还真不错
不用太悲观失望。。。记得,风水轮流转。。另外,时候不到,开始雪崩的时候,这些迂腐之辈会是第一个倒下的。。。我们不用期待雪崩,因为但凡长眼的就可以看到,现在正在雪崩。。

水慢慢淹到脖子,雪花雪球慢慢成雪崩。这就是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的。。见证历史的一代人

而且你说这些人都左右不了历史规律,其实这些人所崇拜跪舔的土共也左右不了规律。放心看戏
>> 把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管得死死的,活活熬到老,毕竟再怎么有理想也难逃时间的磨损,最后人老了,青春...


没用的,核心就是经济。。这个东西搞不好。土共机关算尽,,还是会被埋到历史的尘埃中

说白了,大战略失败,其他小战略再赢也是空谈。

苏联当年算计的比中共还多。
它们都喜欢变成自己讨厌的人,年轻一代也是新瓶装旧酒。
我们平常都是用“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来形容楼主所说的既得利益阶层,这种定义其实是值得商榷的。因为他们并不“精致”,反而很“粗糙”,他们的犬儒只被用来满足自身的物质需求,却满足不了精神需求;他们的算计只考虑当下,故意忽略了对后代应尽的义务。(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这是违反生物天性的,因为基因总是在寻求延续——子孙后代的延续,而不是对族群的自我毁灭)

就算这些既得利益者们腰缠万贯,然而他们无法自由地发声、自由地贸易、自由地思考;他们只能沉浸在低层次的“奶头乐”之中,无法体验爱的崇高和艺术的伟大;在越来越严苛的国际环境下,他们也无法轻易地转移资产或移民;他们也将被迫把子女送进大陆的教育(洗脑)系统,而被改造成粉红的子女迟早有一天会革了父母的命……

“粗糙的利己主义者”——这是我对他们的定义。
>> 因爲我真的有一頭牛窮人本來就沒什麽好失去的,有可以失去的身家的人才怕淌渾水,完全正常我比較想吐...

他的意思是像是美国加拿大这些国家只看钱,不会去照顾中国人“穷”且入门装备差的处境。所以当他提到这件事,我就反驳说中国人不也只看钱么?

我个人political compass是美国左派,信奉社会民主 (Democratic socialism),加上自由主义 (Libertarianism),所以我确实想看到一个更加能够服务于大众的美国社会——例如说Bernie提出来的大学学费全免这种。但是中共那一派的我是一概反对一概不信任的,不论外表说的多好,是多么的为了大众,我都知道实质是腐败的暴政。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向往美好而又心怀希望的人离开障地,付出巨大的代价飘洋异地。从此以后,成为自由人。
>> 他的意思是像是美国加拿大这些国家只看钱,不会去照顾中国人“穷”且入门装备差的处境。所以当他提到...

只看錢不看可憐本來就是件好事,因爲錢是一個人的能力的重要衡量指標,可憐不是
只要你有賺錢的潛力,天使就會給你投資,而不是看你窮才買你的小女孩……咳咳,小火柴
覺得「不去照顧入門裝備差」是一件壞事,那是因爲他自以爲「如果照顧裝備差,那就會照顧到我」
真的去照顧入門裝備差了,比方説按照種族血統提供學校名額了,又不要不要的了
我也覺得大學學費全免是件好事,每個人的門檻都變低了,窮的聰明孩子也能讀大學,是件好事。但你要是説因爲黑人普遍窮沒錢請家教所以黑門檻要比別的都低,或者說因爲住在A街道的人普遍窮所以(略)那才是在照顧「裝備差」,可那是赤裸裸的歧視
>> 只看錢不看可憐本來就是件好事,因爲錢是一個人的能力的重要衡量指標,可憐不是只要你有賺錢的潛力,...

很有道理,加拿大用来收留流浪汉的shelters和为流浪汉提供食物的food banks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提供,也是先到先得。

如果单一地根据“你穷你就要受到特别关注”,或者“你穷就要被特别照顾”,觉得还是共产主义搞苦情那一套。干,有的时候不好好思考真的容易被套进去,谢谢你的点醒!
>> 因爲我真的有一頭牛窮人本來就沒什麽好失去的,有可以失去的身家的人才怕淌渾水,完全正常我比較想吐...


这一点错了在中国公司老板是中间商包税人权贵和平民之间的缓冲地带,不至于是被剥削者
关于国内民主 自由 和 法制的诉求。我觉得周孝正老师的一句话很对。大致意思是 : 要明白共产党的态度 是不会平白无故给你自由民主的 共产党的天下是几千万头颅换来的 想要自由民主 也得拿头颅换才行。 八九之后 基本就已经撕破脸皮 不可能和平民主化了。

所以我觉得 如果没有拿头颅换自由民主的觉悟 也同意共产党的宣传 觉得国外没有中国好 那就只能在共产党的这个大养殖场里面给挡做牛做马 当人肉电池。 认同这个规则 然后服从这个规则 别无他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