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积极入党的中共党员,来理一理自己的心路历程

一、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先讲讲问题的大前提和结局。当年,我是在一个大教室里,和其他大学生一起,“志愿”的,机械着念着入党宣言的。
  我入党,并不是因为我信仰马克思思想,相信什么狗屁共产主义终将实现,也不是因为社会主义优越性。
  而是因为,我的妈妈,她老人家是韭菜的命,但一直做着成为镰刀的梦,自己做不到,就像最常见的中国家长,决定把梦想强加于子女身上。她家是来自于忠君爱国的山东,因此,她从我小学就开始画下蓝图,要把我培养成一个喝茶看报享清福,最好有民脂民膏小便宜的公务员。
  于是,从小学开始,我就在她的强迫下,就像考证书一样,开始了我的奋勇争先入党之路。
  在她的铁掌笤帚下(是真的不听话不优秀就会被打骂),我出于对生存的渴望,成功激发了潜能,努力学习,积极向上,年年班级第一名,品学兼优三好学生,顺理成章的第一批入少先队/共青团, 高考考上了中国人人尽皆知的几所大学之一,并成功也在那个大学第一批成为共产党员。
  后来大四的时候,我告知他们,毕业后我绝不会参考公务员考试。我母亲的梦想骤然破碎,打电话来闹,威胁要和我断绝关系。
   我没松口。
   后来转换怀柔政策,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细说公务员的种种割韭菜好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对家庭有哪些助益。我问她,小老百姓的子女靠公考进了体制,也不过是最底下被人使唤打骂的累死狗,没有尊严,还要时不时替领导背锅,哪来你梦里的那些好处。
   她无从反驳,只好说,那也比老百姓好,至少老百姓要看你脸色。
   我又问,我做不来撒谎昧良心的事,也没那个情商揣摩领导脸色,也不擅长社交,哪适合当公务员,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她急了,怒斥,你怎么这么天真,什么撒谎昧良心,那叫本事!社会哪容的你诚实守信,那你就等着饿死吧,进入社会你就知道了!
   这回轮到我无从反驳,毕竟中国的社会确实容不得你诚实守信,这我有眼睛看得见。但我也发觉,我母亲并不介意我做一条欺软怕硬的狗,只为乞食,并不论尊严人格的代价,认为这是为我选了一条美好的人生捷径。
   且不论我二人对于体制内底层人士的偏见是否正确。
   但为了活命我非要赔上尊严吗?我真没有别的路可选了吗?
   于是乎,申请海外大学奖学金,成功肉身翻墙。

二、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
   以上我一条都没做到过
   现在来谈谈我的心路历程。
   因为我母亲的山东式父子既君臣的高压教育,我变成了一个内向、自卑、不爱和人说话玩闹的孩子。他们又喜欢把我锁在家里,不管我,让我抓紧一切时间好好学习。
   所以我就在家读很多很多的书,许多名著,比如狄更斯,比如托尔斯泰,比如老舍和鲁迅,张爱玲冰心(节选)。
   我内心,对我母亲的公务员梦,当然是逆反的,虽然并不敢反抗,但也不可能上升到对政府有什么意见。能把我变成“愤青”的,是我父亲的功劳。
   与有些受知识分子父母启蒙民主自由思想的朋友不同,我父亲是铁血太祖粉,对改革开放诸多不满,痛恨邓,梦想光复太祖治下,恨不得立刻二次大跃进,他在外当然不敢说,在家吃饭却总是跟我抱怨,世风日下,你不知道,想太祖时万众一心,海清河晏。文革是太祖被别有用心的人蒙蔽,被整的著名知识份子是他们思想反动,周恩来被他打成沽名钓誉的败类,八九是学生被境外势力操控。
   着实给我做了一波反向科普。
   但为什么我没被他成功的教育成红小将呢?这就不得不提到令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我爷爷,也就是他的亲爹,当年是一名知识分子人民教师,文革时被斗成臭老九,住了几年牛棚,从此落下了腿瘸的毛病。而他因为家庭成分,一直都没当成梦想中的红卫兵,引为终身遗憾。
   我不知道在我爷爷被批斗时,他是一起被批斗,还是围观,还是无能为力,这一部分,他们对此三缄其口。
   我只知道,能让儿子去崇拜迫害亲生父亲的那个组织,甚至梦想成为其中一份子的那个组织,得有多么强大又恐怖,多么擅长掌握人性之恶。再加上我听得的文革故事,那些梦想建设中国的科学家们,那些有骨气的文人们,那些只是一心想要中国好却变成了思想太资本主义的人们,纷纷被批斗,被斗死,被逼的跳湖自杀。还有母亲勒死自己的亲生女儿。那样黑暗的一个时代,却仍不能唤醒人们的良知,我大概就是在那时,起了对洗脑宣传的警惕心。
  但我那时还没有任何反的思想,只是觉得恐惧,想唯唯诺诺当个顺民,甚至起了些希望。邓江怎样对我来说模糊不清,那时是胡温执政,是真的觉得日子在变好,有人在反思,人权意识在兴起,想做个温和的改良派,进入体制内,为中国更美好而奋斗。
  对了,在此之间,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高中历史考试,我在一道分析为什么二战中国人能胜利的问答底下,吹捧完共产党之后,加上了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牺牲的赞扬,并且很是自得,认为自己辩证全面的回答了问题,是别人答不出的答案,结果被班主任和历史老师联合叫到办公室“喝茶”,警告我再不许褒奖国民党,一句也不行,带转折也不行。委屈的我问她们为什么,为什么牺牲了那么多人都不许提,她们倒有良知并没有说什么国民党就是邪恶之类的话,只是说,“因为不是正确答案”,而且“不仅会判全错,还会多扣分”,以及“这是你的高考,我们都是为你好。”
  我懦弱的答应了,明白,好。毕竟我只是小老百姓的孩子,这是我走上去的唯一途径。只是在心里,我一直觉得,那一个个为了中国而赴死的人们,拥有我没有的勇气,曾用血肉之躯阻挡侵略的脚步,但终究是被辜负了。
  高考完,在我母亲“报答养育之恩”的道德绑架下,再加上前面一切都在变好边开明的美好假象,我最终同意了大一就去争取入党。
  一是漫长的党校,二是习,终于打醒了我。
  进了党校,看了要你背要你写的那些宣传材料,才知什么叫做真正的满纸荒唐言。
  为什么中国必须坚持一党专政是人民的选择。可笑!为什么三权分立不适合中国。反智!
  经受过高考训练的我,可以一字不差的写下你要的任何虚伪的答案。你是胜利者,你是国家强权,你书写历史和考试答案。可在心里,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我读过的法国大革命历史,美国独立宣言,现代司法进程,我知道你在满口瞎编。你那从台湾和日本抄的,源自德国大陆法系的宪法,被你无耻的加上了为党服务的种种条件,纵使我写上一千次一万次的标准答案,我也知道三权分立才是目前为止最好最公正的制度,宪法是用来保护公民权利的根本法律,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却被你生生改成党神圣不可侵犯,行政诉讼法沦为一纸空文,民不能告官,民怎能告官。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了解了,舆论收紧,洗脑加强,粉红泛滥,但即便再差,我都有丝微末的希望,想要改良,不想流血,中国的土地已经被鲜血浸透,尸骨堆满,不想近百万的生命在被时代碾落成泥,再被遗忘,被辜负。
  熬一熬,下个主席,说不定就会好了。我那时已经走上知识越多思想越反动的道路,但内心还是天真的,毕竟象牙塔中,也和许多曾经死去的知识分子一样,抱着自我修正的梦想。
  后来的故事,大家更熟悉了,中央先斩后奏,全体鼓掌通过修宪,让主席无限期连任。我觉得天塌地陷,日子已经过不下去,仿佛两年后文革就会落在自己头上。这是怎样的无耻,公然想将中国倒回帝制时代,又是怎样的信心,将宪法说改就改。
  结果发现,他们还真的有信心,周围的人,都是岁月静好,有意见的,抗议的,以前是两会时拉所有法学家去被疗养,现在则是集体声音被蒸发。
  我就是那时起,危机感爆棚,心灰意冷的。要熬死这一届,中国要变成什么样!更悲凉的是无人认同,大多数人甚至真的相信了那些一党专政才适合中国,都是为了中国人民好的强盗逻辑,韭菜的命,却操着共产党领导人的心。
  从此我下定决心,绝不去完成我妈的梦想,绝不进入那个腐烂的体制内,去做迫害人的机器的一员。但我也不敢反抗,只是关起门来,卸载了微博,一心只读书,只学科学。
  直到肉身翻墙,视野受到了更大的冲击,看到了更多真相,我已不能麻木独善其身下去了,中国传来的消息不断令我气愤,怒民众被中宣牵着鼻子走,毫无思考能力,又因亲自体会过中式强大洗脑术和禁言术,知墙内的人人自危引言获罪而无奈。

三、[b]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b]

  对不起,做不到了。我也从没信过为人民服务这句鬼话,忘了谁说的了,政府和人民的利益永远是对立的,我深以为然,所以才要用制度去约束,而不是脆弱的道德。
  我读了很多书,尤其狄更斯,算是我的启蒙导师,喜欢他喜剧的语言,悲剧的故事,对少年的我充满了冲击力。虽然语文课上,对他的定义永远是揭露了资本主义的腐朽。我却没怎样注意意识形态,只看到平民的无奈和苦痛,以及黑暗中,那宝贵又微弱的,普通人的人性光辉,困苦中的尊严体面。小偷也可救人,乞丐也值得被尊重。时代的重压下,平民渺小而脆弱,不可否认我虽然是强国老百姓,投胎技术不行,但家庭也吃饱穿暖受得起教育,能有钱去买书,更有各种机缘巧合,教我获知真相,我也许也算得上这个不幸国度不幸人中的幸运者。
  我现在时时回想,也许正是那一本本的书塑造了我,使我常常对墙内的人心怀悲悯,并因为自己也是一颗脆弱的韭菜,产生共情,物伤其类。初时期盼改良,是因此,此时因武汉死伤的激愤,也是因此。说实话,我与湖北毫无干系,全家安全在家,自己也在海外。全中国说武汉活该时,我却为武汉的死伤悲伤义愤,现在你们说中国活该,我也为中国的死伤悲伤义愤。
  我也反思过,我是不是过于圣母了,也是韭菜的命,却操着普渡众生的心。但不这样,又怕自己最终也和其他海外粉红一样,既然不用自己付代价,墙内的性命又与我何干,说几句占领道德高地的爱国话,还能赚自媒体钱。怕自己有一天变成自己不齿麻木的人。

四、迷茫
  我除了文学之外,对法律、哲学、心理学及历史都有兴趣,广泛看过一些书,结果是知识泛而不精,了解不全面。
  譬如历史,我对美国独立史了解不多,内战泛泛的了解了一些,黑人权利运动倒是看了一些。对于各位心目中的灯塔,倒是说不上什么来。只记得一些影响了世界进程的著名判例。
  最触动我的,其实是法国大革命,记得人权宣言,记得那一句振聋发聩的“人人生而平等自由”。
  虽说古时也有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揭竿而起。却无人像卢梭他们一样系统阐述。
  政府是社会契约的产物。我知道很多人也不同意卢梭,但我赞同这一思想。
  不是君主,也不是救世主。
  这个公司合同履行的不好,那就去换另一家。
  只是该换谁呢,怎样换呢,我是真的迷茫,我这样有疾病,胆小懦弱,害怕人多的地方,吵架都不会的人,又能做什么呢。
  看大家对李医生猛挖黑料的态度,是不是我这种入过党,写过许多党校材料的人,是要被各位铁血反贼终生钉在耻辱柱上的,排斥的,是永世要被骂句活该的?
  在我沉默围观的这段期间发现,有些人只想要暴动流血的完美革命烈士,可我只是个发愁以后怎样在国外找工作,需要定期看医生吃药的普通人,我曾有一次因病濒临死亡的恐惧,因此更难说出,我不怕死这种话了。
  可我是真的愿中国人能有尊严自由的活在那片土地上。


五、求生欲
  以上的思想都是自己看书自学的,是不可能有老师教的,过墙之前是不能公开讨论的,过墙之后身边其他中国人也是没有兴趣的,因为没有辩证的声音,观点和知识难免有错误和偏颇,有不认同的,请指教,也是我学习的一个机会。
  以及有没有其他退过党的啊!我是通过不交党费来实现的,我查过,说是不交党费自动退党。但是我不敢去问我到底有没有被除名啊,我怕哪天回国探亲被约谈问为什么退党啊,被记名啊。也许是我自以为是,但我爷爷遭受过社会主义毒打我是真的有阴影啊。我还是学生啊,离移民还有距离呢。我说不准以后还需我国内大学开证书证明呢。
  怎样快速安全的退干净,有没有人能给科普一下!谢谢各位了!

 
ps:
我最近用自学的简单心理学分析,为什么现在洗脑这么成功。觉得他们最强大的是,在宣传中,把奴役思想精确渗透到家庭。
一是你犯事,家人的确多少会被连坐,令你投鼠忌器。二是复辟父权思想,女德思想,公然宣称“父母都是为你好”,而对家庭暴力置若罔闻,不管孩子独立的人格。“女人回归家庭才是责任和幸福”,而不顾现代女性独立平等的诉求。这不就是“党做什么都是为你好”,“韭菜就当韭菜还梦想平等?”的润物无声家庭版。
父权女德,是传统封建社会用来压制平民思想的枷锁,如今看来,中国已不远矣。
一旦传统重视家庭,重男轻女的中国人,多少接受了父权女德的复辟,他们也就渐渐接受政治上的“党做什么都是为你好”,“统治阶级确实应享特权”了。
我越想,越觉得恐怖。
177
分享 2020-02-08

91 个评论

脱离父母思考模式,掌握独立思考能力,这是好的
看到一半以为你要报书单抖机灵...
喜歡看這種心路歷程分享,寫的真好,祝你在牆外一路順遂
你是一个优秀的人。我的经历和你略有类似,深有同感,只不过我觉悟比较早。我初中的时候争先入团,那时候就是为了去当镰刀,然而高中的时候由于一些事猛然醒悟,之后就一直为肉翻努力。
樓主真的好强大,真的!希望樓主的留學生涯能順順利利,在自由的世界平安地生活。

退黨的事,很微妙。你說的都很對。但至於你考慮的自動退黨的條例——你應該清楚黨文化中的辯證法,既要保持原則,又要靈活機動,是什麽意思。只要沒有公開的挑明,也許有一天黨需要你的時候,你的黨員身份就會出現在最不可能出現的地方——比如,會讓你母親覺得光宗耀祖的《人民日報》。擧個例子: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81128/jack-ma-communist-party-alibaba/zh-hant/

紐約時報 2018.11.28.:“《人民日報》說馬雲是共產黨員,沒人感到意外”

該黨的官方報紙《人民日報》週一發表了一份名單,列出了過去40年來為國家發展做出非凡貢獻的100名中國人,其中包括阿里巴巴集團執行董事長、中國最知名的資本家馬雲。馬雲的條目顯示,他是一名黨員。


對於馬雲這種見過川普的“民間特使”,這種“不經意”的曝光恰恰出現在馬雲被退休,且中美貿易戰正在進行的檔口。巧不巧?
The most important is to quit the CCP in thoughts!
心路歷程寫得很真誠,也祝你能收穫自己想要的人生。

關於退黨的部分 雖然確實寫著不交黨費自動退黨,但實際並不會自動退。
我一個朋友的情況是,畢業之後想退黨一直拖著不交黨費,後來學校來聯繫說讓ta補交。於是ta表明了自己的退黨意願,然而學校那邊的回復是 「退黨」的前提一般是你犯了一些錯誤,這樣的處理可能會讓自己的記錄不太好看。於是就讓ta寫了一份類似聲明的報告 最後幫ta做了「停止黨籍」的處理。
我查了一下停止黨籍和退黨的結果應該是一樣的,你可以聯繫學校問問需要準備什麼材料。
好認真的一篇心路歷程。
希望中國有越來越多像你這樣的年輕人。
祝福前程遠大,才能影響更多的人。
写得非常好,希望楼主一直坚守初心。

她无从反驳,只好说,那也比老百姓好,至少老百姓要看你脸色。
   我又问,我做不来撒谎昧良心的事,也没那个情商揣摩领导脸色,也不擅长社交,哪适合当公务员,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她急了,怒斥,你怎么这么天真,什么撒谎昧良心,那叫本事!社会哪容的你诚实守信,那你就等着饿死吧,进入社会你就知道了!

十分生动的描写,也道出了一切的本质。

只要体制不改,中国永远是一台绞肉机,一个吃人的狰狞社会。

我本人也是坚持在这个社会坚持良善的人,可惜没楼主有能力、幸运已出国。
看来,是楼主自己读过的书拯救了自己
 
我好像也是这样。不过我从小喜欢自然科学,因为近代科学起源于西方,所以对自由思想有天然的好感

果然读书才能自救。微博微信贴吧B站豆瓣不仅误国,同样会把自己的头脑洗成红色
请你评论一下陈秋实,以及对品葱里的人的一些看法好吗
政府和人民的利益永远是对立的,深以为然+1。
感谢楼主的长文(心声),既然出来了就别回去了。
bichDuyen 新注册用户
妈的,山东反贼表示不是所有山东人都这样.....

肯定不是都这样啊,只不过山东自古以来父权礼教横行,阶级感很强,我妈家女性至今不能上桌吃饭。因此精神压力大,洗脑比例高,对公考的向往感觉也死全国最高。你家是山东却没洗脑成功,你内心真强大,光我妈一个,万事孝为先,什么都要听她的把孩子当物件那种就已经把我折磨出好多性格缺陷了。
喜歡看這種心路歷程分享,寫的真好,祝你在牆外一路順遂

谢谢你!
你是一个优秀的人。我的经历和你略有类似,深有同感,只不过我觉悟比较早。我初中的时候争先入团,那时候就...

你好厉害。我高中的时候继续就是高压应试教育,几乎没有停下来思考的时间,除了历史考试那件触动我的事。我妈中了那几个著名高考工厂的毒,连我走路上下学都觉得浪费时间应该手拿单词卡背单词,真是服了。干啥啥不行,要求别人第一名。
樓主真的好强大,真的!希望樓主的留學生涯能順順利利,在自由的世界平安地生活。退黨的事,很微妙。你說的...

我就是害怕这种,明明我除了大学入了个党,之后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也不在体制内。好处是一点没享受到,改天还要被起底背锅
想当年我也是个军国主义小粉红,现在回顾一下那些话真的蠢的脸红(虽然本姑娘本身就白里透红)。

不过也是正因为我年少无知的时候是个高调小粉红,有些以前认识但是现在和我关系不太近的人(搭讪的老同学)始终认为我是小粉红来套近乎。反而感觉安全了不少(以后会不会被清算啊喂)。
寫的真是真誠可愛。

是不是我这种入过党,写过许多党校材料的人,是要被各位铁血反贼终生钉在耻辱柱上的,排斥的,是永世要被骂句活该的?


當然不是,任何時候啟蒙都不晚。
心路歷程寫得很真誠,也祝你能收穫自己想要的人生。關於退黨的部分 雖然確實寫著不交黨費自動退黨,但實際...

谢谢你的解答!我是太怕和党组织打交道,准备材料了。那些材料简直是八股文,不是正常人能写出来的话,我以前靠考试能力背过套路,现在已经没这个艺能了。过段时间等这个大灾的风头过了我去问问。
里根名言 共产主义者和反共人士的区别就是后者更了解共产主义
好認真的一篇心路歷程。希望中國有越來越多像你這樣的年輕人。祝福前程遠大,才能影響更多的人。

谢谢,我也希望中国有更多摆脱跟风洗脑而独立思考的人。希望这次能惊醒更多的人吧。
谢谢你的解答!我是太怕和党组织打交道,准备材料了。那些材料简直是八股文,不是正常人能写出来的话,我以...

你又沒做什麼虧心事沒什麼好怕的。八股文套路上網一查便是,儘早把麻煩的事情解決是真。祝順利:)
写得非常好,希望楼主一直坚守初心。十分生动的描写,也道出了一切的本质。只要体制不改,中国永远是一台绞...

谢谢。也很佩服你,进入中国社会后还能坚持良善的人,是了不起的人,一定遭受过很多不公和孤单。我父亲虽然是小将毛粉,但他也真的是以诚实善良严格要求自己的,因此一直过的并不顺遂,也一直被我母亲鄙视叫我不要学他。不过我还是学了他,这点我佩服他,他虽然心甘情愿做了这台机器的一颗螺丝钉,但也是有信念的螺丝钉,且坚守到老,一辈子没赚到很多钱,但在我眼里,比我那些投机取巧却有钱的亲戚都要高贵的多。祝你也能生活得好,坚守初心。
你好厉害。我高中的时候继续就是高压应试教育,几乎没有停下来思考的时间,除了历史考试那件触动我的事。我...

如果你在米国的话记得PR要求你5年内不是党员。
看来,是楼主自己读过的书拯救了自己 我好像也是这样。不过我从小喜欢自然科学,因为近代科学起源于西方,...

是真的误国,b站现在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纪录片都有控评带节奏了,我无语了。精神麻醉都深入科学领域了,也是厉害。中国现在就是红色大染缸,年龄小阅历低的粉红我有时真不忍心怪他们。
楼主思维缜密,文笔细腻,应该是个文科生吧

这还真不是,实验室搬砖工预备役,只是因为书呆子,不乐意和人打交道,又有点鸵鸟心态,没了社交,看书的时间就多了。自然科学类书籍是学习工作,社会科学类书籍是生活娱乐,所以我看的社科文学比专业书多太多了。
事实上自小确实擅长文科,无奈父母信奉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对文科有偏见,而且公务员也很多不强制要求文科背景,因此我也被迫学了理科,不过最后也算因祸得福,理科技术类确实比文科出国轻松多,更重要是奖学金好弄。
不信黨不入黨,遠離支那,珍惜生命
楼主的心路历程写的细腻,希望有更多像你一样的人,祝你一切顺利。
想不流血是不行的﹗
由少年人到現在中年人,三十年了。
如果和平改革是可行的,早就實現。

病毒是天然還是人為還不能定論。
但共匪的人禍把災難百倍放大卻是現實的。

維持現有體制就是每天都在犧牲底層的人的生命。
你爷爷是习仲勋,你爹地是习近平,你妈咪是彭丽媛,你是习明泽?
请你评论一下陈秋实,以及对品葱里的人的一些看法好吗

只要说的是真话,不管什么样的身份背景意识形态,我都尊重他,因为在中国,说党不喜欢的真话太难能可贵。包括已经沦为贬义词的公知,比如被批成“带路党”的柴静,比如冒着风险发出不同声音的陈秋实。但我们需要真话,我从不相信不说真话是为了人民好社会稳定那套歪理邪说,不谈民主自由,真话和自己的性命都密切相关。譬如柴静,当初她揭露雾霭真相,救了多少该早早得肺癌死去得中国人,中国人却不领情,说她带路党,诅咒她女儿,非议她私生活。被保护得人非但不感激她,反而捅她一刀落井下石。种种言论令我悲愤交加,至今不能释怀。只能说,从众是传统文化,刻在骨子里,共产党不管什么不行,愚民舆论引导世界第一名。看被蒙蔽得狂欢得乌合之众,真是可恨又可怜。
至于陈秋实,我对他在外网的言论关注不多,在内网,知他敢呼吁大家关注香港得真相,也是那时才听说他,现在知道他敢去调查武汉得真相。我不会同意他说过的所有话,只会因他说过几句实话,目前是佩服他的。
但无奈中国太精通抹黑一个人,不知为什么,每个人都自知自己不是完美得,勇敢无畏得,却要求已经足够勇敢得公众人物,必须洁白无暇,必须悍不畏死。许多品葱得人嘲讽粉红是没经受过社会主义毒打,在我看来有些品葱人根本也对社会主义毒打一知半解,常有高高在上何不食肉糜得指挥态度。譬如人得了癌症,就只会喊去杀灭癌细胞啊,去决一死战啊!殊不知癌细胞侵入全身,连说句话走步路都受癌细胞控制,能顶着政府和舆论大声疾呼一句真相,已是押上了未来和安危。我自问做不到,和他相差甚远,因此佩服。有人说他沦为大外宣,我不知道他是和政府做了什么妥协,必然有妥协他才能发声,不然早如柴静一般在中国形同蒸发,再无未来,也再无讲出其他真相的机会。或是他也不能全知全能,曾讲了一些错误得话,做了些错误的事。或说他在政见上与各位在从左到右的量表上位置不同。这我也不知内情,说不好。
但我总觉有些人实在是过于理想化,恨不得人人抛头颅洒热血鱼死网破,不要循序渐进,不要妥协谈判,不许犯错,要做完美光辉永远正确得烈士。要么是自己勇气太足便觉得人人都是如此,要么是家破人亡的不是自己,隔岸观火。要么就是以自身的政治环境反推高压专制的中国,也就是,根本不理解社会主义铁拳的真正厉害。最可怕的不是让你死,而是让你死得毫无意义。我觉得,他行为上妥协了,但良心上大概没有妥协,因此才进武汉寻求真相,才会被铁拳砸中。我希望他能平安,武汉枉死的人需要活着的人们为他们纪念。而死人,就只能任由人安上肺炎的名义掩盖,去的悄无声息。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因为我是墙内出来的,读过恐怖的霸王条款,接受过党校洗脑,知道墙内的不易。而在外的人,出身不同的人,立场不同的人,对他的要求当然也不同。要所有人满意,是不可能的。我品葱史也不长,就像文里说的,受修宪打击之后当了很长一段时间鸵鸟。对品葱人也好,对陈秋实也好,了解都局限片面。确实有些品葱人的评论令我不舒服,令我觉他也像反向粉红一样根本不知或不在乎人间疾苦。但人的认知能力史有限的,还会受情绪化影响,这是必然,我也如此,因此才需要多听到不同的声音,才能扩展眼界,保持理性。这是我来这里围观的初衷。原本心态都能处理好,认真学习政治科普,只不过武汉平民的死伤惨重令我情绪失衡,所以结束了围观忍不住上来反驳一些观点。
我说实在的不擅长政治,情商不够高,揣摩不透各种弯弯绕绕。但我读过一些历史,我知道得历史中,充满了悍不畏死的勇士,也充满了妥协谈判的“投机者”。而两者都有推动历史进步的人。
我总体来说,受自己的经历,受过强的同理心所累,是特别宽容的一个人,但我也理解别人不能认同。
我选择沉默的主要原因之一:从话语中,你很少能学到人性,从沉默中却能。假如还想学得更多,那就要继续一声不吭。

------

你的沉默是保护你良知的装甲,但你可以不时让她出来透透气。
你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知识分子。
我选择沉默的主要原因之一:从话语中,你很少能学到人性,从沉默中却能。假如还想学得更多,那就要继续一声...

谢谢你的回复。我其实觉得自己还够不上知识分子,很多都只知道很浅的知识,我沉默其实大多是觉得自己知识不够,怕说错话,所以大多数时候默默围观学习。感性的说说自己的感想还好,要客观理性的分析总觉得够不上格。尤其是输出思想那种,实在觉得自己没那个能力,怕吵不过人家还起反作用力了。以前改宪的时候也线下和同学努力输出过,发现并没有人在乎,所以总觉得自己做不好这件事。现在渐渐发现,我纵然自诩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那种高压教育和一言堂还是给我留下了深深的恐惧刻印。
退党还是挺简单的。我之前接触过法轮功的朋友,他们会帮你取一个化名,帮你去退党网站出一个证书,然后把编号发给你。

你将来有什么麻烦了,可以把编号拿出来。至少可以证明你还有那么一点良知。就一点,不多。
妈的,山东反贼表示不是所有山东人都这样.....

明明山东这么多反贼为什么给人的印象却是忠君。
只要说的是真话,不管什么样的身份背景意识形态,我都尊重他,因为在中国,说党不喜欢的真话太难能可贵。包...

柴静出纪录片的时候一直是被点赞的,但是突然之间有人开始带她生活的节奏,几乎是一夜之间舆论就被反转了。
退党还是挺简单的。我之前接触过法轮功的朋友,他们会帮你取一个化名,帮你去退党网站出一个证书,然后把编...

但是这并非官方记录?而是一个境外匿名证书?在中国我还是党员?我是不想呆在那个名录上了,想想就很烦。年少的时候因为优柔寡断和天真做了令现在的自己后悔的决定,想去彻底修正他。
另外你的观点就是,一朝入党在反贼眼里就该一世钉在耻辱柱上那种,出身不干净了,良知为零了?
柴静出纪录片的时候一直是被点赞的,但是突然之间有人开始带她生活的节奏,几乎是一夜之间舆论就被反转了。...

我就总纳闷中国群众这种变相的处女情结,好人和受害者都得完美无暇,有点不符合他们完美想象的点出现,立刻恼羞成怒,觉得不值得任何敬佩和同情,还要反过来施暴。真的不懂。受害者有罪论那种更要看吐了。
我就总纳闷中国群众这种变相的处女情结,好人和受害者都得完美无瑕,有点不符合他们完美想象的点出现,立刻...

更有可能的是网军带的节奏因为在中央政府没批评之前网上根本没有说她是带路党的声音。
肯定不是都这样啊,只不过山东自古以来父权礼教横行,阶级感很强,我妈家女性至今不能上桌吃饭。因此精神压...

加上你加上我加上楼上这位你知道品葱的山东反贼多少了。
是真的误国,b站现在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纪录片都有控评带节奏了,我无语了。精神麻醉都深入科学领域了,也...

对的,所以说为什么中国的学生进入社会普遍极不适应。不仅仅是因为学校是象牙塔,还有土共自己的误导宣传。为了自己的统治稳定不惜给年轻人传授完全脱离现实的观点。
其实在天朝人人都挨过铁拳。当你被校园暴力(语言暴力群体孤立)老师家长不闻不问的时候,当你工作被老员工套路,被领导责难还不敢跳槽的时候,当你结婚还要天价彩礼三十年贷款买房的时候,当你办事还要找人托关系的时候,当你网上发牢骚还被删帖封号的时候…
其实这一切都与土共的统治有直接的联系。只不过中国人都富有阿Q精神,或者只在自己和他人身上找原因,从来不把一切联系起来整体看待

最后我祝愿低龄粉红能早日走向社会,体验一下土共为你们精心设计的社会和人生
但是这并非官方记录?而是一个境外匿名证书?在中国我还是党员?我是不想呆在那个名录上了,想想就很烦。年...

我原话说的很清楚,良知是有的,不为零。

入党这个事情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你不能只从你个人角度看,你要从你的父亲、你的祖父来看。你之所以有这样的遭遇,和他们当年在生命中作出的选择是有一定关系的。

你比如说你父亲如果是国民党的军官,或者是被共产党批斗过的地主,那你今天肯定对这个问题就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所以入党不能完全怪你,良心你也不是完全没有,但是要脱干系也不可能完全脱掉,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境地。

这就好比一个中国人,他再怎么精美精日,也忘不了中文怎么说、汉字怎么写。
退不退党无所谓,建议不要退,万一还有用呢,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万一以后有用呢,不会有人要把你订到耻辱柱,我们都很喜欢你,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好了,还是以学习为主,以以后有好工作为主,反不反无所谓,别人被洗脑你也管不了,先让自己过好再说。
加上你加上我加上楼上这位你知道品葱的山东反贼多少了。

看来也是幸存者偏差,以前认识的山东人个个向往公务员,就算进企业也要进国企,陪酒文化重男轻女父子如君臣什么的更是恐怖,积极生二胎。再加上济南的标签,总觉得山东的那种压迫文化氛围浓厚,自由度最低。我倒不是说山东没反贼,再黑暗的地方也有微光,是觉得在山东那种高压的地方性格塑造难度都比别的地方高,能成功反抗洗脑实属不易。就像生活在强国,能低调的说句真话就已经是义士了,有些墙外人却觉得这算什么。
对的,所以说为什么中国的学生进入社会普遍极不适应。不仅仅是因为学校是象牙塔,还有土共自己的误导宣传。...

现在已经不仅是宣扬逆来顺受了,阿q精神顶多算蠢,现在都是受害者有罪论。但凡有弱势群体受难,就要跳出来让他们反省一下自己,尤其是艰难度日的穷人,每每抛出都是他们不努力、懒的论点,残疾人活不下去就是死了是解脱,我真是想顺网线爬过去打得他爹妈都认不出来。对强权如春风一般宽容,对普通人如严冬一般苛刻,又蠢又坏,人性和同情皆无,不知道铁拳社会够不够锤醒洗脑成果这一批。
退不退党无所谓,建议不要退,万一还有用呢,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万一以后有用呢,不会有人要把你订到耻辱...

谢谢你!本来也是这样想的,日常好好学习,偶尔围观,是最近武汉把我刺激得有点坐立难安得,总感觉不说点什么要憋坏了。
恭喜楼主走进自由世界成为自由人!
墙内和墙外的最大区别就是在思想上,文化上,政治上一个人在墙内是被奴役管制的,而在墙外是自由开放的。如果你天生是个渴望自由和尊严的人,你就不会愿意再回墙内。
所以尽快退党吧(大纪元可以办三退),否则以后办移民留在美国都有障碍。
哈哈父母影响真是很大的,我懂事的时候我老爹就在听VOA法广……
谢谢你!本来也是这样想的,日常好好学习,偶尔围观,是最近武汉把我刺激得有点坐立难安得,总感觉不说点什...

说可以,不要激动,最重要的任务是照顾好自己,为自己的以后谋划
没错
想到了我的政治生涯 小时候要我加入少先队 入会什么交30元的费用 我那年虽然不喜欢CCP但是真的不知道少先队是什么狗屁概念 那个时候一张魔兽世界大卡才30够我玩好久就拒绝了哈哈哈
哎,我没什么文化,讲不出象牙来,唯祝愿您人生一帆风顺,健康平安,看了您的文章真真是感慨,这世界有您这样的人存在,真好
大纪元网站用化名退党是有效的好像,如果移民美国可以拿化名做凭证,中共党员是不能移民美国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哈哈,習總加速師麼,當然是偉大的,沒有他,多少人能認清中共的本質呢?

法輪功團體一直在搞退黨活動,你可以聯繫大紀元(我不是法輪功的)。
我认识的朋友,有几个去年和今年退党了。。。
品葱上难得一见的好贴,赞一个。
另外,退党不需要找中共退,不交党费自动脱党,然后在大纪元网站发个三退声明让之前为党发过的毒誓作废就好。我不是法轮功信徒,但是我也上大纪元做了两退(退团退队),求个良心安稳。
真诚坦率的表达自己,楼主是一个说真话的人。说真话,做真人!共勉 
Sagger 新注册用户
s首先感谢楼主的分享,真诚袒露让人很感动。
我现在是一个国内某985的大一学生,也面临着相似的困境。
身边的同学不论专业、地域,似乎都把入党当作理所当然的目标。新生从第一个学期就争先恐后地写入党申请书,参加团校,那些入了党的学长学姐,被当作优秀案例被院系宣传。
大学半年来,最让我疑惑的是,一些我很敬佩的教授和老师,他们在文史哲方面都有着很深厚的素养,待人接物也平易近人,却无一例外地支持对当今政府和执政党。我的政治学导师,年纪轻轻就评上了某高级职称,也在平时向我们传授类似的立场。
翻墙几个月来,我了解到这个国家和政党在不光彩甚至不人道的历史和当今中国的狂热。这些新认识与过往的一些耳闻(64、刘晓波、文革)合在一起,让我对中共的合法性有了强烈的质疑。我开始了解留学、移民的种种途径,期望能离开这个国家。
但家庭和家人是我最放不下的羁绊。我是家中唯一的大学生,承载了父母的厚望。进入大学以来,他们更是期盼着我入党、读研,进入体制,用优渥的物质条件改善家庭的轨道。他们并不自私,只是受够了没文化的苦,对我的期望,完全是出于自身经历的真诚关怀。
现在我面临着两条路:一是拥抱体制,投向体制,实现父母的期望,改善自身的生活,但这种生活并不是我自己想要的;二是本科后留学,争取移民,这条路上不仅充满困难(学费、歧视、移民),还不得不辜负父母十几年的栽培和期望,抛弃他们在国内。
葱油们经常讨论脱支,移民的话题,但家人的羁绊,对我而言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楼主你能从自身经历给我一点建议吗?
如果不是持续、全面地关注一件事情的始末,普通老百姓在片面的宣传攻势下,是很难做到客观判断的。
以我自己为例,自我感觉不算是很容易被洗脑的一个人,但对于柴静,由于没有系统地了解,仍然被舆论带动,对她的印象谈不上好。
然而最近方方的例子又出现了,由于全程关注,也通过更广泛的资讯来源,多少了解了事情的背景,那这种刻意的有组织的抹黑,就非常脉络清晰了。

其实很多人翻墙初期,很多处于猎奇心理,喜欢追逐一些隐秘奇闻、惊爆内幕。实际上,了解了本质之后,这些内幕只不过是反复出现的“现象”,持续关注表面的“现象”并不能加深对其本质认知,也无助于改变其本质。一味愤怒或者无脑就更加没有意义了。

朋友问我:知道那么多,又改变不了什么?我无言以对。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翻墙关注这么多信息,所谓扩大了视野,究竟有什么用?答案一开始比较模糊,但随着思考逐渐清晰。

正如楼主所说:知识越多,就越“反动”。我想,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翻墙的意义在于:
1、你会清楚地知道,为了对未来那不可避免的一天作好准备,你必须系统地学习,不仅仅是自己赖以生存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还有基本的政治、经济、哲学知识。
2、你会清楚地知道,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会感到强烈的紧迫感,从而转入更紧凑、更充实的人生。

今后朋友再问我类似的问题,我会跟他分享我的以上观点。这也算是多少有点意义的事吧。
我喜欢你说你妈一个韭菜的命有着当镰刀的心,形容太正确了,家长大多都是如此的

从小生活在谎言和夸张的环境里,被迫说很多溢美之词,隐藏自己真实想法,我想大多数,或者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么成长起来的。有些人真的就上头了成了谎言的守护者,然而大部分人觉得不过是个生活中的表演,多一层面具罢了

我很喜欢历史,但是从近代史开始就看不懂了,没有逻辑,没有材料,大部分空白,连网上都没有人去讲近现代史。

中国抗日战争把中共描绘的十分伟大,领导十分正确,等我学了世界史,知道了二战,我想中国不过就是二战里的一个局部战场,为什么国内没人去把抗日战争和二战联系起来,抗日战争的胜利是美国加入二战后取得的,连日本无条件投降都和共产党没什么关系吧,说什么正确伟大其实就是个打酱油的

我自己也是受家人强迫入党,但是我从小就觉得自己会到外国生活,入党对我来说是负资产,后来我果然肉身翻墙,也没入成党,家里人埋怨过几次我没入党,后来他们也不说了,应该是已经看不懂我的操作了,他们偶尔想说两句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吧
最近在听窦唯的《噢,乖》,窦唯真的很牛,自己作词作曲,低音高音都这么好听。高音部分太摇滚了。不知当时写歌的时候,是不是就是暗讽党妈,向大家推荐

不管怎样,大家自己有孩子后,还是要注意boundary, 孩子是独立的个体,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孩子身上。我认识一小哥就是父母管太多和父母闹翻了,把家里给的卡都剪了,自力更生,但是有段时间非常苦。我很佩服他,其实真的是个好孩子,要我可能就等羽翼丰满了再说。但是中国的父母好些不明白要保持boundary,我有时也劝他,父母老了,就听着不理就好,但是control freak的父母经常念紧箍咒的确让孩子抓狂。我经常引此为戒,要尊重孩子的想法,搞好亲子关系。其实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可能会给孩子太大压力。
這樣的心路歷程真的有更了解一些,很認真地看完了,謝謝樓主的長篇分享。黨員不是號稱有十分一,怎麼能清算得過來。主要是如果去到要暴力清場的話,戰場上只有敵我之分,像納粹德國時蘇聯攻入柏林據說就有德國女人被強了,但因為納粹德軍的惡行也沒有人說甚麽。

也不好具體給甚麼建議,怕會像之前那位滯留海外的蔥油一樣XD

歷史的教訓就是,如果你身在那種混亂的時刻,可以是昨天的革命黨,今日的亂黨,卻又是明日的烈士,具體參考法國大革命和之後那堆復辟。遠離權力中心會比較可以遠離風波,但巨輪之下其實要完全不受影響,有難度。像這次疫情也使得海外華人都被池魚了。隨心吧,至於是不是真能保平安,不好說。
樓主是一個可以獨立思考的人,而且特別善良。
千万不要交申请,那样你在墙内的亲戚生活估计会比较艰难,反正对你也没有实质影响了也没必要非去交申请。国外的书没什么了解,刘绪贻杨生茂主编的美国通史是国内质量最高的美国通史书籍。另外,妇女解放应该是一个功绩,至少对于全国大部分地区是如此,不过山东河南一些地方男女平等确实很差。而且,最后想强调的是洗脑还是稳固统治?不管是哪个,都是个系统工程,文章提到的还是简单了些
中国有无数年轻人和你一样,我就是其中一个。
ilovekaris6458 新注册用户
我现在在一家国企上班,党费高的一批。入党只是觉得国企环境有党员好一点,实际上屁用也没,你只是个工具
6个月不交党费自动退党。
我很讨厌”有什么用“这句话。人是思想的动物,如果人类不思考,和猪有什么区别?我思想这些问题,证明我是个人。
如果不是持续、全面地关注一件事情的始末,普通老百姓在片面的宣传攻势下,是很难做到客观判断的。以我自己...
SS底层狗官,经历基本相似就是我本性太混了,棍子也没法改变我混子的本能,沙东的理工科学生,也是相对自由的泛读带来了一个跟沙东地区完全格格不入的思想,有一个能理解我反贼精神的妻子感觉还是幸运的,我老婆也经常吐槽我活着不累么,不过这次ccpvirus我的急速反应给她一次及其的震撼,好好活着,好好生存,尽量跑路,我这SS就只能指望把孩子送走了,让孩子也能像我们一样的泛读,让人文主义精神一点点的传承下去,锻炼身体,学习一些持械技术,看着ccp终结比啥都好。
PS SS内部是很讨厌“宣传”的,宣传都是谁写谁看,谁看谁写。
认认真真看完,颇有感触,已记录下链接了
楼主,不用刻意退,和光同尘,与时舒卷。先为生存蛰伏,等强大时提桶跑路,你是顶级大学的尖子生,想出去路子还是多的
我觉得楼主并没有理解你的母亲。

母亲并没有立下宏愿,从小学就把你培养成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或者一个共产党员。你的母亲想法其实很简单,让你好好读书,考上公务员,成为“社会上值得尊敬”的人。所以无论党员也好,读书也好,都是成为这个目标之下的一个工具。事实上在当今的社会,党员就是一个工具罢了。而楼主误解了母亲的意思,以为她要楼主为了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其实楼主母亲只是要楼主混迹在社会当中,做一个人上人而已。而在山东,也许这个人上人的目的就是当官。

这个和共产党本身没多大关系,如果今天不是共党执政,你的母亲还是会让你投身公务员事业,实现她的人上人的目标,而为了这个目标,可以去入其他党派,只要她觉得这个东西对于实现她的目标有帮助。

所以楼主的家庭其实也不算什么粉红家庭,要让自己家娃为党奉献,而是普普通通要让家娃出人头地的普通父母罢了。只是楼主对于出人头地的价值观和父母不一致。

我觉得不妨好好谈谈,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
>> 樓主真的好强大,真的!希望樓主的留學生涯能順順利利,在自由的世界平安地生活。退黨的事,很微妙。...

老大哥必须要你死前把思想要洗干净才能死
看来楼主还是在学习生涯中分的清楚中共和知识的呀,分析太恰当了,学习的同时又不会被中共洗脑。要是多一点你这样的人就好了。
考不出海外的我只能想想怎么苟命了,墙内太多脑残容易被带节奏
樓主真的好强大,真的!希望樓主的留學生涯能順順利利,在自由的世界平安地生活!!!
>> 我觉得楼主并没有理解你的母亲。母亲并没有立下宏愿,从小学就把你培养成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或者一个...


你這種想法通常害死事主!
>> 你這種想法通常害死事主!


如何害死,反正都已经出国了,证明给父母自己不用当官也可以成功,非要搞得和家庭决裂么
>> 如何害死,反正都已经出国了,证明给父母自己不用当官也可以成功,非要搞得和家庭决裂么


證明你什麼都沒有經歷過!

華人世界的父母通常就是"你要完全依他們"作為他們滿意的"最低"家庭關係消費!

所以你只要不走他們認為合適的路線,他們就呼天搶地屈你忤逆!

既然多少都得相同的罪名,你何必在意"家庭决裂"?

如果你混得比他們想像得好,他們倒轉客氣招呼你都會出現!

所以何必為"家庭决裂"理由浪費生命?

自己生命是為自己負責,不為他人感覺良好和情感勒索付什麼代價!

何況中國父母那種虛張聲勢和力竭聲嘶,不過是演戲而已,何必在意?
>> 證明你什麼都沒有經歷過!華人世界的父母通常就是"你要完全依他們"作為他們滿意的"最低"家庭關係...


你的意思就是只要是华人世界的父母都不必在乎,这个说法未免太过了吧。
我同意你说的自己的生命只要自己负责就好,不必别人在乎
但对于楼主,我要说的是,他的父母并不是想让他为共产党献身,只是想让他成为他们心目中的人上人,共产党员只是一个工具罢了。所以楼主批判了一通党员,对于他父母来看,也许根本就不在点上,他们之间的分歧在于对于人上人的定义不同,入不入党根本不是最终分歧点。
而你的意思就是中国父母通常都是管太多,所以不必在乎。
希望你以后有孩子。
>> 你的意思就是只要是华人世界的父母都不必在乎,这个说法未免太过了吧。我同意你说的自己的生命只要自...


"希望你以后有孩子。"

別玩扣帽子!何況就算有,都和你沒有關係!

的確"管太多",你只需要給予基本尊重和提供基本生活需要!至於其他事項,他們根本沒有權利管和發表意見!

當年我就是聽到類似你這種人渣意見,幾乎萬劫不復,你這種意見還認為自己有道理?



"他的父母并不是想让他为共产党献身,"

這是什麼?

"而是因为,我的妈妈,她老人家是韭菜的命,但一直做着成为镰刀的梦,自己做不到,就像最常见的中国家长,决定把梦想强加于子女身上。她家是来自于忠君爱国的山东,因此,她从我小学就开始画下蓝图,要把我培养成一个喝茶看报享清福,最好有民脂民膏小便宜的公务员。"

"后来转换怀柔政策,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细说公务员的种种割韭菜好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对家庭有哪些助益。我问她,小老百姓的子女靠公考进了体制,也不过是最底下被人使唤打骂的累死狗,没有尊严,还要时不时替领导背锅,哪来你梦里的那些好处。"

" 她急了,怒斥,你怎么这么天真,什么撒谎昧良心,那叫本事!社会哪容的你诚实守信,那你就等着饿死吧,进入社会你就知道了!"

這和老鳩騙少女下海,買落火坑有什麼分別?

按照你這個邏輯是不是犯毒都沒有問題,但千萬別得罪,可能將來要找這種人糊口?


這不是什麼"人上人的定义不同",明明自己表裡不一,犬主義,竟然可以理直氣壯到說自己是至理明言!

這叫什麼?禍害他人,推銷墮落!


所以我反而覺得你連基礎事實判斷都有問題,別說成為父母,連做人都成問題!
我没有扣帽子,但是你很激动,开始出口骂人算什么意思嘛?楼主表达的意思就是说他的父母如何,事实只是因为他父母要他做公务员,从各种角度说服他做公务员罢了。做公务员和为共产主义献身有关系么?假如有一天共产党完蛋了,每个公务员都抱着炸弹和共和国同归于尽么?那根本不可能,第二天就投奔新政府了。我也不认可说人一定要去混公务员如何如何,但是其父母的周遭的遇到的让他们觉得这条路是对的。人都有狭隘的,无法要求父母一定是对的,难道这样就父母都不算人了?
>> 我没有扣帽子,但是你很激动,开始出口骂人算什么意思嘛?楼主表达的意思就是说他的父母如何,事实只...


又扣帽子!

那一句"骂人"?說你像某類人,你可以不承認就可以,你自己送上門對號入座,只證明你是什麼人!

"假如有一天共产党完蛋了,每个公务员都抱着炸弹和共和国同归于尽么?"

已經到了這個時代,還用"我為你好"這種爛藉口叫子女加入共產黨,這種簡直是坑害子女!

君不見有共產黨背景的人,將會受滅頂之災嗎,連海外的都會被趕回來?難道君不見將近的腥風血雨嗎?

既然這種將臨災難,何必為自己一時安穩換終身不義和人格死亡?

至於什麼"投奔新政府了",只限於你這種人而已!


"但是其父母的周遭的遇到的让他们觉得这条路是对的。"這是爛藉口,沒有人應該用自己人生經歷去扼殺他人選擇的權利,更不可以用自己人生環境去作用借口去貶低他人,覺得自己有道理!

父母又如何?難道他們就可以為自己選擇找藉口和用自己經歷覺得明天日子如常?

難怪你被其他人罵一餐,明明自己以理殺人,還好意思指摘他人
>> 又扣帽子!那一句"骂人"?說你像某類人,你可以不承認就可以,你自己送上門對號入座,只證明你是什...


所以说你像狗不是骂人,因为没有说你是狗,如果你说这个是骂人,你就自己觉得自己是狗了,这还能辩解,我也是服了。
其余的不想多说,你有你的生活经历,你既然觉得自己的经历被坑了,我只是觉得你不听从你的父母的意见和你觉得父母不是人不应该等同。
很好的一封自白书,收藏啦。我也是胡温年带成年的,我感觉我们这一代反贼较多一点,简直是清醒的一代。后面就不好说了。楼主能拿到国外全奖那是很优秀哦。我还是父母割韭菜赚来的钱供我出国,惭愧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