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加油 | 反送中以来前往香港

身在大湾区,肉身到香港比较方便。

我从前从不关心政治,距离政治最近的或许就是梦到温家宝手机号码在电视机出现的那一夜。反送中示威爆发后,我看见朋友圈充斥着朋友们翻墙骂“废青”的动态,见猎心喜,我搞了个付费VPN去看看我们是如何“扬我国威”的。可我看到的是,大陆水军爬山涉水到外面却是骂不过香港人台湾人,朋友圈里不少人沉迷愤怒,但在我看来骂输了是种耻辱。

所以我开始查有关陆港澳台的政治、历史资料,大概浏览一遍。我肯定香港这场抗争的合理性,但彼时我仍然强行保持“中立”,一是“怕被外面洗脑”不愿意醒来面对,二是觉得港人赢不了。看罢资料,我的猎奇心依旧难消,新闻已经难以满足好奇心,于是计划去香港体验“政治盛宴”。

首次,我正好遇上一个蓝丝集会,里面大陆人好像还挺多的。散去时,我看见有不少人跟一旁维持秩序的香港警察合照,按下快门那一刻,香港警察宛若成为香港的吉祥物。后来我到别处看到孩子们派传单、贴列侬墙。在香港这整个过程,我并没有跟港人有过交流,为了保持上帝一样的“中立”。这一次我并未了解到太多,只知道香港并非如微博上渲染的这般炮火连天,示威活动可遇不可求,“不敢去香港”未免是过分的忧虑。

直到十一假期,跟朋友的几次有关香港话题的谈话令我觉得越发不对劲,最终我的中立也崩溃了。我得出一个结论——恶果源于独裁和共产党。我本以为这场抗争会让更多人去反思——为什么港人会歧视大陆人、为什么港人不惜牺牲一切表达五大诉求、我们身上是否出现了什么问题,但我得到的反馈是朋友们的谩骂、冷漠、自私、拒绝反思、拒绝怀疑。我甚至想,让我一直中立、不作为,是否也是在共产党的算计之内?本着“很多问题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了”的想法,我就开始脑补这个国家机器的形状。

极易因言获罪、司法难以独立、个人利益对集体利益的绝对服从、官方的绝对解释权、时刻倾国之资源孤注一掷、体制改革全凭统治阶级良心发现、既得利益者难以享受同时被多股势力争相收买的自由市场...面对这样一个缺乏制衡、极易放飞自我的公权,我却被迫将人权和自由上缴。概念的偷换和抹杀、扭曲逻辑、阻碍反思、经济牌、奶头乐、用极端民族情绪转移焦点...令民众不敢甚至反感去探讨存在于共产党独裁以外的可能性,成为苟且偷安的同时为剥削者说项的半醒奴才,或被愤怒蒙蔽并对“党国机器”缺乏认知的无知无辜韭菜,我却无奈地看着朋友们变成这副魔幻嘴脸。

我担心自由多元的香港失守,中国将失去一个敢为大陆人和共产党“提意见”的城市、自由信息和思想将更难到达大陆。这片东亚土地,将加速滑入类似北朝鲜的状态。

生于斯,我不甘接受。

以前我也是被社会原子化的无知群众,现在我不能再这样下去。

后来我所有VPN瘫痪,对外网产生依赖的我形如坐牢,后来我改到微博开导粉红,叫他们看宪法激发他们思考。这很难,到目前为止好像一个也没劝成功。后来我又坐不住,再次前往香港。

去的整个过程,我一男的在东铁上哭了一路。

此时香港并不像上次前往的平静,也算不上危险,气氛比较严肃。在某地铁站的列侬墙,偶尔会有一两个路过的人去撕列侬墙。我在观看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生的英语怒吼,我英文太烂了没听出说的什么,这个女生拿着手机对着一个男人录像,男的走路很急,后来这男的把残缺的文宣重新贴上墙,悻悻离去。

临走前,我看到一位戴黑色口罩的女生在列侬墙旁派贴纸和传单,我拉着她聊了几十分钟。刚开始我表明我从大陆过来表示支持时,我看女生还是有点警惕,但后来也就说开了。

这位女同学讲,他们现在身处不利的舆论环境里,心情很无奈,害怕未来香港会变成新疆,共产党会把他们捉去洗脑、改造,后来也跟我讲了新移民的问题。我问起她有关蓝丝的心态,女生介绍道蓝丝也有些是文革时从大陆过来的,然后他们看着自己建立起的香港如今很纷乱、或者是害怕激怒共产党,所以不想年轻人做这些事,同时也不太理解孩子们所追求的人权民主自由。还有,陈秋实可能是在他们心中无人不晓了。

在跟女生聊天的过程中,有个阿叔叫我们两个人不要靠太近,一旁的路人看见一个不戴口罩的跟戴口罩的聊天,也会多看我们一眼。女生很坚强,反倒是我聊到一半差点哭了,我跟她讲我们大陆支持者难以施援,看着对岸的年轻人去上街冒险,惭愧至极。另外我也跟她讲了我所了解到的情况——例如共产党如果控制不好大陆的物价,虽然这个过程可能很漫长,但照这样下去,它终将会被百姓的饥馑反噬;大陆一直报道示威者的错误举动(令网民不安的画面),加深两地仇恨。

最后我用简体字帮孩子们写几条连侬墙的留言,然后坐上了当天的末班东铁。

我无法像陈秋实一样勇敢,亲身前往去鼓励一下孩子们并叫他们注意安全、在微博上引导粉红们去质疑和思考,这可能是我能做的最大限度。我还告诉她,品葱上面有很多大陆支持者,如果感到绝望或不开心可以进来看看,不知道这位同学或者是她的朋友可有前来?

我不想孩子们太绝望了。

回去之后,老板对我的香港行程很感兴趣,不过她问东问西后来还是止于交通出行(好像是我故意不想跟她输出革命思想)。她对香港示威活动的看法跟多数大陆民众一样,反感、排斥和害怕。当我告诉她,既然可以翻墙就去看看在墙外的另一个极端,她也是不太感兴趣的,她的意思是“外面的新闻不也是一边倒?”虽然有很多国人都明白,墙内的新闻反着看,但这毕竟还是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这距离理性还是太遥远。

不论安不安上“港独”、“台独”的旗号,不谈国族观念,陆港台人民本可以成为好朋友。中华人民之间的友谊不该被邪恶离间。歧视问题、文化问题等可以慢慢解决,普世价值、瓦解邪党才是当前的最大共识。

即使要讲共产主义,我也希望能在一个自由的中华国度下讨论。

香港人,还拖!
#愿荣光归香港
52
分享 2019-11-20

25 个评论

但愿共产主义的邪灵快速灭亡,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传播真相,为香港同胞 台湾同胞祈福!
香港同胞你們好,我是內地同胞,我堅決支持香港同胞的反送中運動,但凡是瞭解真相並且用邏輯和事實作出判斷而非用立場和態度判斷的內地同胞無一不支持反送中立場的,但目前我們普遍認為,我們支持你們的立場,但我們不太贊同你們的鬥爭方式,我們很擔心結果會令你們受傷。

香港同胞要取得勝利,光有香港市民的力量是不夠的,香港同胞要拉攏四股可以團結的力量才能成事。首先一定要爭取大陸同胞的支持,現在大陸五毛小粉紅對你們敵對不要憎恨他們,他們只是因為網絡封鎖和長年洗腦愚民,所以無法瞭解真相甚至有些人不想去瞭解真相,大陸民眾只要瞭解真相,趙家就出師無名,體制內的開明派反對派就能夠倒戈;另一方面要爭取台灣的支持,只要台灣介入,才可以間接使美國介入;同時要拉攏建制派中親港愛港力量,從港共體制內部架空孤立趙家的香港代理人;最後仲要拉攏趙家當中的反對派,趙家這個體制不是鐵板一塊的,猶其十九大以後,取消了連任限制,大家都明意味著什麼,體制內的反對派如果不採取非常規手段他們就永遠都無出頭之日,而且現在體制內經常用所謂的站隊來打擊對手,換而言之,如果體制不改,反對派連選擇中立的機會都沒,看上去他們身居高位,事實上由於他們也在權鬥的風口浪尖,因此他們既是體制最大的維穩力量,同時亦是體制最大的維穩對象,平時去哪都要向上級彙報,日常生活可能都沒百姓自在,而且他們的家屬和資產又都在海外,想置身事外都不行,一旦某人又亂折騰,導致海外封殺,蒙受最大損失的就是他們,所以當前體制內不滿情緒最高的其實倒還不是百姓,而是鬱鬱不得志的反對勢力。如果香港同胞過於激進反抗,有可能還會逼迫他們抱團自保,只要當國內外壓力到了一定程度,反對派有了相當的資本對抗當權派,反而可以更好的爭取到憲政民主的結果。切記!!

香港同胞,你要記住,港陸矛盾是一個偽命題,現在港獨派同趙家、港共,經常將大陸民眾、趙家混同,其實是不符合邏輯和事實的。

現在所謂的港陸矛盾其實無非就是三個方面,一個是說大陸人爆買搶佔香港資源,但想一下都知道,如果是指爆買奢侈品,那肯定是大陸極少數的權貴,因為大陸民眾2018年可支配月收入中位數才2028元人民幣,怎可能爆買香港奢侈品,真相是他們已經買光大陸奢侈品然後再去香港掃貨。如果是指醫院床位或者日常品比如奶粉,那是因為大陸不開放充分的市場經濟,大陸民眾收入低物價高,香港物美價廉,真是沒辦法才去同胞那購物。

第二個港陸矛盾就是指大陸人不文明,其實亦是偏見,因為我和好多朋友去香港從來沒試過不守規矩,那如果大多數內地同胞守規矩又不講話的時候,從外表上自然沒辦法分清楚哪些是大陸人,所以在香港不守規矩的大陸人是大陸人中的極少數,與此同時,這些人不單止在香港,就算在大陸都是受人歧視的,我不說廣東那麼發達,你可以去廣西看看,廣西南寧地鐵是一片垃圾都沒的,亦沒人吵鬧或者進食,非常有秩序,而當出現不受秩序的人就會受到大家指責,所以本質上就文明程度問題,不是港人與內地人的矛盾,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絕大多數中國人和極少數不文明的中國人的矛盾。

最後一個令香港人最反感大陸人的問題,就是大陸人破壞香港法治,但有常識都知道,作為一名大陸普通公民,連自己的法治都無法守護,又怎可能有能力去破壞香港法治,能夠破壞香港法治的不是大陸人,而是大陸權貴,他們不單止破壞香港法治,亦破壞大陸法治。我們和香港同胞一樣,都是法治被專制踐踏下的受害者,可謂同病相憐。

綜上,所謂的港陸矛盾其實就是偽命題,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港陸矛盾,本質是包括香港人在內全體中國人和專制者和暴政的矛盾。它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應該一致對外、拋開偏見、團結互助、同仇敵愾、守望相助。中共專制派、港府、港獨派之所以混同中共專制派和大陸民眾的區別,將中共專制派和大陸民眾道德綁架在一起,都是出自它們各自的政治利益,中共專制派、港府將大陸民眾和他們混同,當中共專制派犯錯就可以拉攏大陸同胞幫他們對付港人,港獨派將中共專制派和大陸民眾混同就能夠加深港陸民眾對立實現分裂。瞭解真相的大陸同胞永遠支持香港同胞!!!

牆內不是沒有支持香港同胞的聲音,而是我們根本就不能夠發聲,不是捱屏蔽就是捱刪帖封號,嚴重的全部捉走,不過香港同胞也不用太悲觀,現在網絡上有相當一部分五毛是網信辦的工作人員或者在監服刑人員,他們都是受利益驅使或政治任務而說話,只是一個輿論機器,並非出於自己的個人感情同立場。

如果大多數民眾真的是在瞭解真相以後仍然反對反送中那麼內地為什麼要封鎖消息而且不給支持派發聲呢?因為他們很清楚,一旦給我們發聲,他就無法再通過謊言來愚弄大眾,大眾就會站到香港民眾這一邊,因此內地民眾是否支持反送中不能看封閉禁言環境下的內陸民眾,這不是他們瞭解真相後的真實想法。內地民眾目前能夠做的就是盡量不受外界道德綁架,天佑香港!如果港人能攻破防火牆,不僅香港,全中國人都會得救,但反過來如果不攻破防火牆拉攏大陸民眾,香港同胞靠自己就算今次過到關,以後麻煩都會接踵而至,想拋開中國憲政民主化而拯救香港會很困難,我們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攻破防火牆是港人日後必須長期堅持的一項鬥爭任務。

建牆需要面面具到、滴水不漏,否則有一個漏洞給到消息出入,其他地方起得再高都沒用。所以攻破防火牆雖然不是易事,但肯定要比起建牆的維護成本要低得多,現在內地輿論已經開始做閉關鎖國的準備,比如放好多關於反映毛時代民眾生活美好淳樸之類的影片,香港乃至中國憲政民主化的先鋒就只有拜託境外突破防火牆了。
已删除
谢谢提示,已删除
你也删除吧·····
哈哈哈哈,才發現,謝謝提醒
我前五毛表示感同身受
还好醒悟了,希望更多人能摆脱这场骗局。
熱心手足,讚!樓主刪了,麻煩你也把次數,城市,刪一下,感謝!
希望我們大陸手足的人數早日壯大,反極權運動遍地開花!
謝手足支持,身在牆內保護好個人信息。
会的!
你哋都注意人身安全,一齐努力!
比較好奇您心路轉換的歷程大概花了多少時間?
我想应该是
浅粉红——中立:6月到10月初
中立——支持:10月初至今
转变过程只需要几天,多看看被毒害的粉红孩子转变得会更快。
這簡真是飛速。感覺您個人沒有太受到貴國政府教育及宣傳太大的影響。
是從小就比較有反思的習慣嗎?
反思习惯可能是我念高中或大学的时候才养成的,当时目的限于“修身”,或为了让自己变得更有同理心,没有把反思用在有关政治的事情上(同时也因为概念和常识的缺失,无法支撑起反思的过程)。我从小对共产党不感冒,一直无视它的存在,所以他们的那些歌颂对我影响不深,而且在广东这边,长期受香港文化影响的珠三角居民会对共产党有一定的免疫力(现在越来越弱了)。至于为什么是浅粉红,我猜是因为共产党暗暗埋下的“辱华”按钮,即使平时知道“爱国不等于爱党”,看到“辱华”字眼还是会一不小心爱上党,当然还有它的经济牌(胡温时代环境确实算是好,墙还没完全建起,同时也还有一定的言论自由)。
請問為什麼您覺得珠三角的免疫力現在越來越弱了?
我大概2003年開始上中國的論壇,自從貼吧開始敏感詞不讓發帖,圖片式發帖被審核後也會被刪,到整個主題貼吧被封掉,開始對中國的改革充滿了悲觀。
珠三角免疫力变弱其实也只是我的观察所得。我看到本地的朋友/客户越来越多的转发共青团文章,还有十一期间阅兵转发,我的社交圈一片赤潮;十一期间,物业公司给沿街的住宅发放国旗挂在阳台,感觉就像一场党国快闪;就连曾经试图偷渡香港未遂的家父,现在也在看爱国抗日剧谍战剧...这些狂热在我十年前是从未看到过的。从前我们会守护粤语(当然现在还在守护),只不过共产党章法比较高,用怀柔手段让粤语上北京春节联欢晚会,给文化认同注入了官方色彩,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的粤语已经存粹是一套很表面的语言,我们自以为还能说粤语是相安无事(有些字我们甚至只懂用普通话念出来),却不知它已经失去了本土的根。
至于言论,敏感词这个我也很在意,看似是不说就可以了,殊不知已经影响到信息和概念的传输,跟1984抹杀词语的恐怖做法并无二至。以前还会有很多“公知”、“美分”公开唱反调,现在这个位置几乎让醉生梦死的网红替代,以及举报风气盛行,很多辩论无法进行,启蒙更是无从谈起。
請問您覺得,在日常生活中,"不表態愛國"這件事是有風險的嗎?
目前还没有,但是如果要表态的话,就一定要清清楚楚易于理解,不能让小粉红嗅到别的解释空间,不然就会被判断为“阴阳怪气”(可以到微博看看姚晨,还有被穷追不舍的周柏豪、容祖儿)。当然作为没有知名度的个人来讲是没什么大碍的,毕竟信息爆炸而且大家都很忙,一下子就冲掉了。
身在海外,能看到多方面报道,我的思想从中立到支持,因为党国的卑鄙嘴脸实在看过不下去了,不给年轻人一点尊严,利用自己的强大,侮辱这些孩子们,看过女孩男孩在荃湾警署被侮辱,不少人说风凉话,看到他们被打的头破血流,他们叫好,我就幡然醒悟,这是多么仇恨恐惧人民呀,所以确切说是党国彻底把我推向对立面。只希望香港坚强,希望国外媒体多多关注他们,给孩子们一条活路。
共产党才是揽炒之父、逼民倒戈。我从中立到支持的一刹那跟你差不多,导火线是我看到它把我的朋友变得扭曲甚至丧失良知,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大家不团结而且被如此愚弄。支持香港的一刹那,可能并不是因为香港的孩子们感动到我,而是共产党恶心到我了。
中大的一女孩子被性侵,还有其他男生被性侵,莫名的年轻人被跳楼,跳海,深深刺激了我
男生被性侵..这是有多饥渴。这些悬而未决的案件也是很让人怀疑港府和中共的用心,如果早日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或者用其它有效的方式公开调查信息,我想就不会让抗争者甚至是粉红们蒙上“吃人血馒头”的恶名。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