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最大在野党领袖李俊锡说中国是民主之敌(附李简介及各领域立场解析)

韓最大反對黨黨魁稱中國為民主之敵 主張反擊暴政

中國對香港民主派的打壓已經引起國際反彈。剛當選最大反對黨黨魁不久的韓國企業家李俊錫(Lee Jun-seok)稍早稱中國為「民主之敵」,千禧年世代將會反擊中國的殘酷暴政。

哈佛大學畢業、現齡36歲的李俊錫上個月當選國民力量黨黨魁,將領導該黨角逐明年3月總統選舉。

《彭博社》(Bloomberg)報導,李俊錫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終究必須與民主之敵作戰。」他表示,千禧年世代將在香港等地反擊中國的殘酷暴政。曾經在 2019 年參加香港示威活動的李俊錫說,佔中運動讓人想起 1980 年代韓國推翻其專制政府的運動。

報導指出,李俊錫的言論顯示,一旦該黨重新掌權,將對北京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李俊錫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韓國正在發生世代變遷,他的目標是在國內利用此一變遷讓他的保守派團體重返青瓦台,並重新審視首爾與國際社會的關係。

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與中國保持了良好的關係。面對中國破壞香港的自治權,並在新疆進行強迫勞動,文在寅政府語氣總是比美國和歐盟更為溫和。

文在寅政府聲稱承諾保護人權,但反對派批評他面對中國和朝鮮等侵犯人權的國家並沒有採取更強硬的立場。李俊錫表示: 「我可以肯定地說,文在寅政府傾向中國。」李俊錫說,韓國公眾「對此並不滿意」。


韩国哈佛教授的政治领袖撕毁中国的“残忍”

李俊锡说,首尔需要与“民主的敌人”作斗争
反对派让他成为最年轻的政治领袖

反对党领袖:首尔需要打击中国的“残忍”

韩国最大反对党的新领导人表示,他的千禧一代同胞将反击他所谓的中国“残忍”。

这位 36 岁的韩国最大反对党领袖表示,他的千禧一代同胞将在香港等地反对中国的“残忍”,这表明如果他的政治团体重新掌权,将对北京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新上任的人民力量党领袖、受过哈佛教育的李俊锡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代际变化正在发生,他的目标是在国内利用这一变化,让他的保守派团体重返总统职位,并在国外实现重新审视首尔与国际社会的关系。

“我们肯定将不得不与民主的敌人作斗争,”李是有史以来被选为领导韩国主要政党的最年轻的人,周五在他的办公室说。参加 2019 年香港抗议活动的李说,亚洲金融中心的民主运动让人想起 1980 年代韩国推翻其专制政府的运动。

韩国总统文在寅 (Moon Jae-in) 的政府充满了 1980 年代民主抗议活动的参与者。文在寅与他的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走得很近,在批评北京方面的举动时,他们的语气比美国和欧盟要温和,他们说他们压制香港的自治并在新疆造成强迫劳动。

美国及其 20 个盟国发表联合声明,批评香港当局对直言不讳的《苹果日报》及其工作人员进行镇压,韩国明显缺席。该声明从“媒体自由联盟”呼吁香港和中国当局以维护新闻自由周末“与中国的国际法律义务。”

Lee 还对比 PPP 领导人大一岁的朝鲜政权金正恩 (Kim Jong Un) 的现行政策提出质疑。李说,在统一方面,朝鲜制度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可提供的。“我们想从他们的经济体系中保留任何东西吗?我拒绝。”

“这是一种与以前不同的关系。这几乎意味着与朝鲜的谈判可能会更难一些,因为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但他们有一切可失去的,”李说。

在采访中,李还谈到了政党候选人的资格考试,这是发达国家最广泛的性别不平等差距之一,以及民主对韩国年轻人的意义。

以下是一些亮点:

资格考试
“当他们不得不处理文章和数字时,我希望他们真正知道数字的含义。年轻一代肯定希望他们的代表比他们更有资格,”李说。“我们将为我们现有的党员提供教育和培训计划。谁能适应这种变化,谁就能经受住考验。”

民主
“年轻一代肯定非常关心民主。我出生于 1985 年,韩国人民在 1987 年赢得或获得了民主。我们绝对是天生享有民主特权的。年轻一代认为,如果其他国家的人民被剥夺了这样的特权,我们会为他们感到难过。”

金正恩
“我听说他在西方学校学习,这意味着他了解发达国家的民主价值观和社会制度。那么,他怎么会这样呢?”

年轻一代:
“我非常有信心,他们实际上期待着明年 3 月举行的下届总统选举。他们相信他们可以改变这个国家。”

性别不平等:
“在 1960 年代和 70 年代,肯定有一些时候韩国女性被排除在教育机会和工作机会之外。这是我们母亲的故事,但在 2021 年,我认为韩国的女孩和妇女都不会被排除在韩国的基础教育之外,她们有平等的就业机会。但文在寅政府试图说,公平竞争仍然存在太多不平等。”

2027年总统竞选
“绝对没有。我相信如果你要竞选总统,你必须准备好为你的人民在全球局势中辩论,我需要更多的培训。”

李俊锡(韩语:이준석,英语:Andy Lee Jun-seok,1985年3月31日-),大韩民国企业家、政治人物,现任国民力量党代表(党首),韩国史上最年轻的主要政党领袖,亦活跃于韩国综艺节目。

李俊锡1985年3月生于首尔,在芦原区上溪洞长大。其后,他进入首尔科学高中就读,在校期间历任学生会会长,并提前毕业。在首尔科学高中就读时,他因政府在电脑支援方面薄弱,因此曾向三星电子宣传部撰写信件反映,有着获得12台电脑的事迹。之后,他获政府奖学金赞助以公费留学生身份,于美国哈佛大学留学。

之后,他组建了教育服务团体“分享学习的人”进行慈善活动,期间被总统朴槿惠提拔,于2011年12月加入大国家党而进入政界。因此,他被称为“朴槿惠的孩子”,但此后他持续批评朴槿惠政府的行为。进入政界后,他以26岁之龄担任大国家党的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在2016年国会选举中,他在首尔芦原区丙选区出选,挑战著名的政治人物安哲秀。最终,他以31.3%的得票率落败。

同年,他在朴槿惠弹劾事件中,是新世界党党内批判朴槿惠最激烈的成员,更以同年11月与其余四名国会选举议员参选人在国会绝食抗议,要求朴槿惠的亲信,时任党代表李贞铉下台。最终,他与其余属非主流派的温和派系党员退出新世界党,另外创立正党,之后在2017年总统选举中为正党候选人刘承旼助选,因此开始被称为“刘承旼系”的人马。

2018年,他以正未来党候选人的身份再度参与芦原区丙选区的国会议员补选,但最终以27.2%的得票率落败。2020年1月,他与刘承旼等人退出正未来党,创立新保守党。翌月,该党与自由韩国党合并成未来统合党,李俊锡因此事隔三年再度回归主流保守派政党之中。同年,他参与第21届国会选举,第三度于芦原区丙选区参选,并以44.4%的得票率落败。然则,该选区自1992年以来的十次选举中,只曾于2008年选出一届保守派系政党的议员,因此属保守派系的艰困选区。

2021年,他在首尔市长补选中为候选人吴世勋助选,以青年游说车、通过游戏发表公约的“V首尔系列”等青年选举战略,成功令吴世勋获史无前例的青年阶层支持而当选。补选结束后,时任非常对策委员长金钟仁辞职,他开始在多个广播节目中提及参选的可能性。然则,其从未当选的“院外人士”履历起初被认为很难成为党代表。

2021年5月的民意调查中,李俊锡力压前院内代表罗卿瑗排在首位,并于5月20日宣布参加党代表竞选。他提出了放弃激进保守理念、废除女性及青年配额制、对公推候选人实行资格考试及党发言人及主要党职公开竞选化等理念,成功获得年轻阶层及大邱、庆尚北道等传统保守地域的支持,被称为“李俊锡旋风”,亦力压其余四位曾四度及五度当选国会议员的党代表候选人。竞选期间,他并没有完善的组织和资金支持,他亦透露曾在虚拟货币市场热潮中,赚取数亿韩元作竞选资金之用。翌月11日,他以43.82%的得票率当选为党代表,是韩国宪政史上首位30代的主要政党党魁。《文化日报》评论指出,他在没有组织、派系、地区或资金的情况下依然当选,是震撼韩国政坛的现象,亦反映了新一代期望政治和世代变革的渴望。

李俊锡各个领域的基本观点立场

政治 
资深时事评论员朴赞洙及记者郑义吉认为,李俊锡当选为国民力量党魁对韩国政界产生的影响非常大。在政治人物方面,这反映民众渴望新老世代交替的希望。在政治体制方面,由于李俊锡为非既有体系及非公职出身,因此吸引了认为自己在现有秩序下,受到损害的低下阶层和年轻阶层支持。他们指出,这与特朗普主义相似,但李俊锡善于以逻辑解释民粹主义的政策和理念,从而减低引起话柄的机会。

经济 
李俊锡认同自由市场原则,认为政府的责任并非为经济发展导向。这改变以往国民力量为避免得失选民,而模糊市场主导体制的做法。

他反对“金锺仁式经济民主化”政策,并不同意金锺仁长年主张三条规管企业的法例(商法、公正交易法修正案、金融复合企业集团监督法)。他认为应以新自由主义为基础,在韩国实行类似美式资本主义的经济体制,作为韩国经济政策的基本原则。他指出,只要在公平竞争的基础下,“胜者全取”的经济成果分配原则乃是公正的。在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中,在基于税金负担的考量下,他反对向所有韩国国民派发支援金。

教育 
他主张政府的责任是强化公共教育,让儿童能公平地站在竞争的起跑线。他认为文在寅政府废除全国统一考试以减低学童的能力差距感,是削足适履的做法。他指出这令政府无法掌握学校与学生之间的基础教育现状,国家系统因此难以掌握哪些学生需要政府的帮助。他认为韩国可参考美国前总统乔治·沃克·布什通过的《没有孩子落后法案》(NCLB)及巴拉克·奥巴马通过的《让每个学生成功法案》(ESSA),提高公共教育的质素。

社会 
他支持废除韩国于1984年通过的《消除女性歧视公约》下的“女性配额制”,该制度保障所有组织皆必须向女性分配一定比例的职位。他以“老一辈人为补偿以往实行家长式秩序对女性带来的压逼,以配额制强迫现在20、30岁的男性牺牲”的观点为招徕,认为配额制是女权主义和逆向歧视的产物。。东亚大学性别研究所所长权明雅指出,李俊锡以女权主义为稻草人的竞选模式,与极右派人士常用的技俩相似。2021年,李俊锡发表一篇具争议性的女权主义评论文章,在文中暗示女权主义者应该为社会中性别冲突兴起负责。时事评论家陈重权指出,李俊锡散播的理念有可能重蹈另类右翼的覆辙,激化20岁世代的男性厌恶女性的思潮。
11
分享 2021-07-13

13 个评论

李俊锡是哈佛大学经济学·计算机工程学士
韩国民力量党首李俊锡会晤中国驻韩大使邢海明

韩联社首尔7月12日电韩国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首李俊锡12日在国会会见中国驻韩大使邢海明。

李俊锡当天在开场白中表示,希望实现经济发展的中方能积极以国际标准参与国际事务。国家富强和文化水平的提升都非常重要,符合该水平的社会制度步伐跟进也同样重要。期待中方今后在相关方面继续发展,获得他国尊重和认可。

在会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被问及是否就香港等相关人权问题交换意见时,李俊锡回答说,向邢海明转达对相关问题的担忧。韩国年轻一代希望能够和平解决香港问题。

李俊锡当天上午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提及涉港问题。有观点指出,该采访内容可能被解读为若国民力量执政,将走“反华”路线,李俊锡就此澄清,我只想说中国越发展,在国际社会上所需承担的责任就越重。(完)
希望全世界右派上台,八国联军早日到来,推翻共匪,帮助中国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这已经是韩国最不坏的选择了。
韩国大陆化是早晚的事,这家伙最多减减速
李俊锡是政坛的未来之星。
恁中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独裁国家,挟裹十几亿韭菜,又拥有核武器,对自由世界的威胁真是大大的。
还是希望未来大韩民国能友善的联合美日共同对付支哪
看来世界向右看啊,也不知道李俊锡对现任拜登政府有何看法?
李俊锡针对中国称:“必须与民主主义的敌人斗争。”
金胜贤朝鲜日报记者

12日,国民之力党代表李俊锡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针对镇压香港民主化示威的中国政府表示:“必须与民主主义的敌人斗争。”在出现反华争议后,李俊锡方面回应称:“只是对中国政府压迫自治权的做法表示担忧,并非反华。”但有分析认为,此举是为了展现国民之力与现政府的差异,现政府因担心与中国发生摩擦,在人权镇压问题上一直态度消极。
据美国彭博社当天报道,当被问及对2019年香港民主化运动的看法时,李俊锡表示:“我看到了他们(中国政府)的残忍性(cruelty)”,“我知道这个词语气太重,但学校教育我们,在描述类似20世纪80年代光州民主化运动中的残忍冲突和示威场面时,应该使用这样的词汇。”也就是说,他将中国政府镇压香港民主化示威的行为比作镇压光州民主化运动的新军部。这篇题为《毕业于哈佛大学的韩国政治领袖谈及中国的残忍性》报道的采访于9日进行。

2019年3月发生的香港民主化示威是香港市民为反对允许将罪犯送往中国等地的《引渡条例》而发动的示威,当年6月有超过100万市民参与。事后示威虽扩大为试图摆脱中国政治干涉的民主化运动,但香港政府出动军队等进行了武力镇压。

对此,李俊锡曾于2019年8月访问香港民主化示威现场。他当时在脸书上发文称:“我认为共同民主党就像马身上的苍蝇一样黏在中国身上,无法谴责中国。”当天,李俊锡在采访中也表示:“年轻人非常关注民主主义”,“我可以很明确地说,文在寅政府比往届政府更倾向于中国。但韩国国民对此并非喜闻乐见。”

李俊锡的采访报道在与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面谈的当天发布,这引发了政界的关注。国民之力有关人士表示:“李俊锡代表在会见邢海明大使前,在采访中对中国的人权镇压行为提出正面谴责,意在明确传达国民之力对中国的立场。”据悉,当天下午,李俊锡在国会党代表室同邢海明举行非公开会谈时,也就香港民主化运动等问题表明了立场。但李俊锡似乎是意识到“反华争议”,会谈结束后,在会见记者时表示:“向邢海明转达了'韩国青年人期待看到香港问题等得到和平解决'的内容。”据悉,邢海明并未就李俊锡的香港发言另行做出回应。邢海明在会谈中称:“中国正在共产党的带领下迈向富裕社会。”
我在韩网上交过韩国人别说中文说的还挺厉害,知道我是干反贼的
目前我交过韩国人中文说的挺好,,知道我是反贼,也告诉了他五毛如何渗透外网和自由世界的
我交的韩国朋友不是韩国华人,是正二八经的韩国人
我的韩国朋友很讨厌共产党,基本可以确认他恨独裁政权,韩国民调对华很仇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