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因怨恨中共國人迷失自己

我最近做了許多關於自己對怨恨的思考,感慨良多。

幾年前我為了中共國的情況每日憂心祈禱,沈重的心理負擔彷彿PTSD讓我掉了不少頭髮,我聯繫我來自或者在中共國的朋友,試圖委婉的讓他們明白事情正在變得多麼糟糕,但可能他們沒遭到鐵拳把我當被洗腦的瘋子看待,他們可能不關心其他沒有那麼幸運的人的遭遇吧。

後來慢慢我發現他們不是不懂,而是裝睡「理中客」分析其好處,把負面事情歸結於極其個別情況,並再次說明黨和政府是很辛苦很複雜的差事,認為政府總體而言一直在為人民謀福祉。我慢慢感覺到其中的鴻溝,因為我永遠不會忽視其中不在少數的人的代價,沒錯那些都是人啊,是他們自稱為同胞的人啊。

再後來我慢慢明白了,他們只要自己家人平安、生活寬裕,其他一切都是可以犧牲的,一切事情一切人。「唉沒辦法啊」他們常這樣說。所以我與他們漸漸疏遠了,因為我反覆思考認為這是作為朋友我無法越過的鴻溝。若出賣我自己的靈魂罔顧他人之不幸,我必將失去我自己,失去我所有的作為我自己的東西。不過有幸,一兩個朋友能夠從無意識的粉紅變成正常人。

日後我對中共國的許多人和事開始討厭,因為我發現許多人不只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加害者,而且是很殘忍麻木的加害者。那使我發問,在中共國被中共從內到外污染的70幾年後,還有多少人是沒成為中共國人的正常中國人?還有多少中共國人真正去學習真正的中國古典文學、藝術?還有多少中共國人沒有丟失他們的靈魂秉持著中國古代優秀的精神、品質?

我觀察思考求證很久後的答案是,萬裡挑一。還活著的延續著真正中華文華、文學、思想精髓的大家多在海外落地生根。而如今在所謂中國土地上的幾乎全部人,只是從頭到腳中共化的中共國人。

大大小小的討厭慢慢變成習慣性地先假設某個來自中共國的人是中共國人,除非有跡象顯示她/他不是,這成了我對中共國人的刻板印象。有人認為這樣的討厭政治不正確,但我認為能做出那些所作所為難道被討厭也不行嗎?這只是我根據自身經歷保護自身的處世之道。從概率上來說這樣做是理性的。

但討厭在無意識中聚積變成怨恨,而我還沒發現這已經有點不對勁。因為怨恨是有毒的,它的破壞性太大了。怨恨會充斥我的頭腦,讓我減少了感知。這甚至影響到我和上帝的關係。我問上帝為何中共以及其幫凶可以為禍人間而沒有人能夠制止。說實話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對我影響非常之大。

後來我明白了,不是上帝遠離了中共國,而是中共國和中共國人拋棄了上帝。

中共國人所受的遭遇,其實不已經是他們所作所為的懲罰嗎?而我沒有權力去審判他人。沒錯,中共國人許多作為是錯的。沒錯,我討厭中共國人。但我不應該試圖懲罰他們,我應該做我內心認為對的事,我應該做我自己。否則,我將完全丟失我自己,丟失我的全部。
7
分享 2022-08-31

3 个评论

你是对的。你的话让我想起路加福音耶稣关于种子的比喻,一颗种子落到一个人的心里,能不能结出果子,要看他心里的地土上有些什么,中国人心里有太多的荆棘和磐石。

或者没你想像的那么糟。中国越来越像前苏联,遍地是犬儒式的机会主义者,机会主义者总是善于掩饰而怯于表达,在极权高压下,这是一种合宜的生存策略。

中国人和上帝,不存在谁抛弃谁。历史上基督教向东传播的,是一些异端教派,传入中国的景教很快在唐朝就湮灭了。今天的中国,罪责在于这个敌基督者---中共。

一个人的心灵史就像一条河,没法投鞭断流。所以不要怨恨,怨恨只会让一个人迷失,浮沉在他自己的河流中。

审判是上帝的事。 “核平西安以东是上帝的公义”,这不是上帝的公义,这是在亵渎上帝。说这种话的人,已经身处炼狱之中了。
一个客旅,他的本国是哪里呢?
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 (约翰福音18:36 和合本)
做我们能做的,让人看到一点点光,就很喜乐了。
互害模式而已

你不也在更广泛的范围上加入了互害模式吗?都已经到了要“惩罚”大陆人的程度了。

根本问题在于如何解开互害模式。当然,任何一种解法都会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是最基本的。

不去思考解开互害模式的方法,而是沉浸在互害模式之中。

你已经完全是互害模式的实际支持者和参与者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