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上Twitter的五毛,不一定能上VOA——作为墙内的少数派,我们能做什么

最近看到很多人在攻击翻墙出征的小粉红,曾经反贼们普遍用“翻墙是违法的,你知道吗”或“翻墙还爱国,没救了”这样的话来反制,但收效甚微(直到最近才发现赵弹磁铁打击效果优良)。不过,根据我的实地考察,在一些特殊场合下,确实可能会发生“能够上Twitter,却不一定翻墙”的情况。面对这些特别的五毛、粉红们,作为墙内的少数派,我们能做什么呢?

【可以上Twitter,却不能上RFA】

在一些学校的国际部(或国际学校)中,由于有外籍教师任教,为了给他们提供一些教学帮助,学校会给他们提供官方的VPN。这些VPN并不是装在外教的电脑上的,而是整个一个教学区内都可以使用。因此不论是外教还是Chinese教师,都可以经由VPN访问网络。

然而,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我在使用网页版Twitter的时候点开了RFA自由亚洲的网站链接。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返回的是“您正在访问色情、(中间一些词忘记了)、政治敏感网站,可能危害到您的电脑,请立即关闭!”。而等到我访问VOA的时候,则显示网站的dns访问错误。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官方认可的VPN里,可是有网警存在的!

不去封杀大的社交媒体,而是封杀小的反共网页(却不包括品葱:),这确实令我感到有点意外。这种情况的存在不见得有多合理,但背后的原因可能不会简单:

一是如Twitter,YouTube,Facebook,甚至Telegram这样的应用,都存在“同温层效应”。尽管Twitter上的反贼数量、质量都更高,但一个初上Twitter的墙内用户,却缺乏动力寻找他们。如果是一个岁月静好的小白,Ta可能只想看推特上有趣的,生活化的片段,或者是把推特当成一个不那么“乌烟瘴气的微博”来使用。这些同温层应用不会直接推送“政治敏感”内容,而且一旦屏蔽后对外教的正常生活影响很大,因此只屏蔽那些真正纯“政治敏感”的网站,如RFA和VOA。

二是在学校、公司这样的场合,会有相当程度的“自我审查”。只有一定级别的高层领导才能有自己的办公室,在公共办公区域,很多反贼不太敢阅读这些所谓“政治敏感”内容。而且哪怕是在一个气氛还算融洽的办公室里,故意用推特查看一些内容,路过的同事只是对Twitter的图标感兴趣,而不是对反贼用户感兴趣。屏蔽RFA也是出于这个目的:如果有人对RFA的网站感兴趣,他肯定会记下网站的名字。

三是在同温层应用中,由于有算法的存在,可以通过刷流量的方式进行渗透。YouTube大量的算法只会让用户集中于他们感兴趣的内容,但哪怕是长期关注纯反贼内容的用户,也会冷不丁地冒出CCTV有关香港的新闻(自然是恶臭不堪的)。由于YouTube支持ipv6,校园网用户有时是可以直连。对那些很少关注政治,又恰好使用中文的学生来说,Ta很有可能会被推送中文的广告或视频——而广告和视频背后的金主,很可能是中共大外宣或其代理人;高点击率的视频,又会被五毛水军洗版,混淆视听。校园网屏蔽Twitter却不屏蔽YouTube,或许就是因为油管已经被渗透地千疮百孔了。

这些原因,导致了哪怕是拥有相对自由的环境,这些学校里的教师也不会主动地寻求真相。我在此推测,五毛使用的VPN可能也是这样的情况:去社交媒体混淆视听,但严格限制去浏览真正的反共网页。RFA的留言系统一定程度上验证了这一点:本应是最该洗版的地方,竟然一个五毛也没有。

【利用同温层应用产生抗体——免疫心理学】

仅仅是社交软件的同温层效应是不够的,根本原因是China的九年义务教育里,非常有效地使用了“免疫心理学”。这个新词是一个北师大的同学告诉我的。这个词的核心是,如果想要让一个人对一件事物产生反感,可以先让Ta短暂地接触其中一个观点,然后用一套强有力的说辞颠覆这个观点。一旦Ta接受了这种颠覆,便会对这件事物产生“免疫性”的反感,而自动屏蔽掉所有有关这个事物不符合自己认知的一面。

利用这种心理,中共在墙内墙外通过操控舆论的方式,将这一套玩得炉火纯青——屈辱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结合,养成了一大批粉红。在Twitter、YouTube这样有强同温层效应的应用里,粉红们也会倾向于点开那些伪装成海外声音的五毛频道。意志力不坚定的反贼,这时候很有可能落入同温层的陷阱里。

比如“民主”一词的污名化。对于那些没有尝到过“社会主义铁拳”的粉红来说,由于信息的封锁,他们真的以为现在自己的生活过得很好,并且把经济当作一切问题的主因。而因为在墙内的舆论环境中,只要谈到民主必定牵扯到“伊拉克”这种有民主没经济的国家(而不是苏联解体后的东欧诸国),因此对民主产生极强的排斥。哪怕是国际部(或国际学校)的老师,和他们谈论到民主也是纷纷“Chinese素质太差,不适合民主”。这句话的潜台词是——CCP搞独裁所以经济好,China如果民主会导致经济变差,所以我不支持。

又比如爱国这件事情。一名合格的粉红,必定是爱国的,而且非常狂热——就好像免疫反应一样,看到“乳滑”就会大量产生抗体。党国是怎样做到这一切的呢?利用了免疫心理学的方法,通过让粉红们先接触到那些不爱国且丧权辱国的事情(比如“中国人与狗不准入内”这样的Fake News),使得粉红对于不爱国的行为及其排斥。这样一来,在一个爱国的大环境里,一位Chinese本着忠君爱国的思想,就会无条件接受从党国媒体传播的爱国假新闻,扣上港独、废青的帽子。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在Twitter上看到粉红的账号不比五毛少——爱国这剂疫苗,效果真的是好极了!解开这剂疫苗需要接受非常多的信息,或许要从几个方面下手才行:1. 颠覆“屈辱史”下的爱国教育 2. 动摇对党媒的“信任” 3. 提供事实的真相。由于香港人没有屈辱史教育,“苹果日报”的存在对党媒伤害很大,再加上相对自由的环境,使得“爱国”很难在香港人中产生共鸣。因此,哪怕有勇武派将五星旗扔进海里,其他的示威者也能做到“不分化,不割席”。相反,对于一部分“爱国”疫苗仍然有效的“反贼”,单单是这件事情就会被分化(或分化他人)。做不到“不分化、不割席”的反共阵线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独裁政府,不倒不散——攻占同温层,最重要的是团结】

长时间在内地生活的人,最近一段时间一定很难受。在强大的舆论机器面前,没有任何异议的容身之地;在贪婪的权力欲望面前,沉默的人都被要求表态爱国。看到很多葱友和家人辩论都没法传递真相,确实很令人痛心。

然而!哪怕是墙内的我们,并不是一无所有。现在的香港确实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时候让我们吹响反攻的号角了。在我们所拥有的经验中,香港人的抗争经验尤为宝贵——可以这么说,有了雨伞革命时“勇武派”与“和理非”的冲突,才能体现出如今“不分化,不割席”是多么重要。

墙内舆论机器逼得每个人都要表态,但总有人不愿意落井下石。这些兄弟我们要团结,不妨称呼他们“沉默派”。因为哪怕是品葱这样的论坛,也是“沉默的大多数”占比更高。但你可知,就是这样一个论坛,主页上的帖子最多的能有5万点击量,中共看到怎么不会胆战心惊!能够在这里提供你们的浏览量,本身就是一种支持,来自沉默派的支持。谢谢你们!

其实沉默派可以做得更多:如果在品葱点赞表态有危险,不妨上Twitter,为每一个支持香港抗争者的帖子点赞、转发(哪怕不发表言论)。在YouTube上,为那些你熟知的自由派YouTuber提供点击率和赞;如果不小心点进了中共大外宣的频道,试着为每一个高级黑的回复点赞,给那些五毛或多或少造麻烦。现实生活中,如果听到有人大喊“港独”、“废青”,作为一名“沉默派”,可以不与他们多争辩,情况允许下立即起身离开,用无声的行动表示抗议。不说话的你们,其实真的很重要,也很有力量!

和香港的抗争者一样,墙内的我们也有“勇武派”与“和理非”。“和理非”可能就是现在的你我,或是积极在论坛上留言发声,或是与家人针对香港问题争得面红耳赤。我们勇敢地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就是“声音再小,也要发声”!

我们和亲人、朋友的争执不必非得谁对谁错。如果你是一名基督徒,可以适当地告诉他们一些真相,然后再读一遍“摩西十诫”的第九条——不做假见证陷害人,来争取教会、团契的弟兄姊妹,让他们加入“沉默派”的一员。我们可以谨慎地在墙内的自媒体上发表一些阴阳怪气的文字,争取那些对真相有好奇心的“沉默派”加入我们。而对于那些知道真相也不改变立场的粉红,请一定要耐心等待,相信时间会给年轻人答案,给中年人、老年人理解。

在现实中,尽管我们不能像墙外发表过于明显的言论,但其实我们仍然可以做很多。很多葱友参与制作网上连侬墙,实在是非常地勇气可嘉;同样地,尽管内地没有连侬墙,但只要身边有一支水笔或记号笔,在没有摄像头及人较少的地方都可以随意留言——比如各大商场、咖啡馆、图书馆的厕所小隔间,纸币的背面(参考法轮功的经验,有一定危险,注意使用的场合),或商场的更衣室里。我也在此邀请“沉默派”们,如果你们有足够的勇气,也请加入我们,传播“和理非”的诉求!

与“和理非”相反,尽管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当“勇武派”,但内地依然有许多义士勇敢地站出来。“泼墨女孩”、杨佳、张扣扣、709律师和家属、天安门母亲,以及前几天在Facebook上实名支持香港示威者的一名上海义士,有太多人我甚至叫不出名字。网络上的“勇武派”,如“帝吧出征”的负责人被“支纳维基”及时起底,事后也被证明其有效性,并得到了连登仔的致谢。

“勇武派”的一些行为确实不太被“和理非”认可(其中的一些行为过于危险,不被鼓励这么做),不过本着“不分化,不割席”的理念,也希望“和理非”不要过多指责他们。在“勇武派”的背后,可能有他们自己的经历,使得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倾向于“勇武行事”。在“一切财产皆党产”的内地,使用暴力的手段(至少我认为)也无可厚非,只是希望“勇武派”们能多多保重。

在内地的你,如果想成为一个“勇武派”,其实可以从许多小事情开始做。看到那些在汽车、自行车挂国旗的,在没有摄像头的情况下,可以拔掉他们的旗子(也可以刮花他们的车,但具体如何请发挥想象力)。如果有“岁月静好”的女孩成群骂港独、胡搅蛮缠,猛地推她们一把,打翻她手里的奶茶。对于那些在路边巡逻的军人、黑皮,用尽可能凶恶的眼神直视他们。这些小事情的目的是尽可能地给舆论造成紧张感,并且暂时不会有特别严重的后果——这些事情警察根本不会立案,而习近平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已经没有能力发动第二次“严打”了。

如果局势变得严峻,比如说香港遭到镇压甚至屠杀(希望不会),激进的勇武派可以各自组成2-3人小组,进行“去中心化”的破坏、刺杀行动。对于那些没有背景的社会名人,比如给李彦宏头上倒水,后果只是拘留+失信名单。然而如果是红色家庭的名人、军官,仅仅捣乱都会得到非常严重的报复——709律师们的家属就被迫害地非常严重,妻子不能出门,儿子不能上幼儿园。因此,如果能够查明这些军官背景,最好在观察他们的生活作息后刺杀之。对于他们的妻子、子女,在掌握其行踪的情况下,本着“以眼还眼”来反迫害他们。

网络上的“勇武派”起底粉红的时候,如果条件允许,希望能和现实“勇武派”串联,骚扰破坏粉红的正常作息。如果可以的话,最好配合粉红平时的喜好来进行精准打击:喜欢看日韩剧的,在门口贴便利贴的同时打碎玻璃窗;喜欢追星的,用AI换脸的技术给ISIS视频里的人质换成明星的脸,趁着没有被封禁的时候广泛传播。具体方法请“勇武派”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但切记“杀人诛心”,造成心理打击是最重要的。

【结语】

写下这么多文字,回想从6.4维园晚会以来,能够推动我一直支持香港人的,恰恰是中共最忌惮的“普世价值”。我们在这里不做犬儒,只因我们欠香港人太多:1949年接纳逃难的企业家,1959年收留逃离饥荒的人,1966年庇护被文革迫害的文人,1989年黄雀行动拯救6·4学生领袖,2008年为四川地震捐款总计200亿港币(130亿民间捐款)。更不用说所谓“改革开放”以来,香港一直是对内地投资最多的,买水买电花的都是香港人自己的钱。

作为一个上海人,我深知“昨日上海,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含义。我希望各位能和我一同站出来,不仅仅是为香港人,更是为我们自己的未来打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南风吹,战火烧到北京去!
34
分享 2019-08-17

15 个评论

ikuyui 大法官
最希望的,还是葱友们能多出谋划策。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现实中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能上也会觉得这些是反华媒体,墙内那一套才可信
ikuyui 大法官 回复 伟大元首习特勒
确实如此,所以说“爱国”是一剂疫苗,就是为了对反华产生抗体
admin Free HK
免疫心理学产生的效果是实实在在的存在,所以少数派要讲究技巧和切入点。不能想当然的直接冲撞。
哇这个我之前还真不知道,他们还真是做了很多工作啊………
颠覆“屈辱史”下的爱国教育,这个真的太洗脑了!!!再加上YouTube上一些怀疑是五毛故意上传的低级黑视频(比如用电脑配音说共产党要灭亡了,说8964屠杀奸淫),就是用很低劣的制作去把事情往夸张的方向说,我当时第一反映就是,果然西方媒体天天在抹黑我们国家啊!我觉得这里也要批评下曾经的法轮功媒体,有些视频真的是招黑啊,漏洞百出,制作低劣,虽然我现在明白了他们的难处,但是对于当时被洗了十几年脑的我来说真的感觉法轮功就是脑子出问题了。

我后来用了很长的时间,也许是天生反骨,去查各种资料,看各种历史,才慢慢醒悟过来。现在看到这篇文章的“免疫心理学”真的很有共鸣,这种心理会让我主动自己去拒绝一种文化和认知,非常可怕。

“世界怎么可能比井口大?!”
我觉得以现在的敌我力量的悬殊对比,任何线下的行动性价比都很低。最有效的,还是在网络空间,凝聚智慧,研究出一套系统的反洗脑理论、普及安全翻墙知识、建立各种有力组织进行策反。
前一阵的反串黑战术就是在利用免疫心理学
本帖已存档
https://archive.md/V5ips
免疫心理学这个概念很有意思,近年来他们利用这点在汉字信息中已成功污染了许多词汇,包括但不仅限于:
民主
自由
人权
宗教
伊斯兰教
人权
女权
公共知识分子
同意,我们不应该被恐惧限制住,我们还有很多能做的事情,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改变着这个世界。

转一段村上春树对抗争者的鼓励,
「许多的事情未能如你们所愿,让我感到很可惜,但我相信你们为了民主化而走过的路绝不会白白浪费。当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在看不到的地方,确实对某些人和事起了变化。你们走过的路,已作为事实留下来,没有人可以无视事实,而世界是以事实作为基础而改变。今后,请继续一点一点,逐步改变这个世界。我会为你们加油。村上春树启」

不分化,不割席,相信时间,相信未来,所有人,我们一起加油。
恕我直言,轮子那种偷偷摸摸在纸币上做的牛皮藓广告只会惹人反感,抹黑自己。
因为五毛和粉红,我有了对爱国主义的抗体,怎么办。
蛋蛋很疼 已停用
我也极度反感五毛粉红,但是我是一个坚定的大中华民国主义者,我时刻盼望着青天白日旗从新飘扬在共匪区。所以我认为恨五毛和爱国不冲突。@yvahin
这个要看广告内容。法轮功的广告纯属口号,缺乏说服力,所以招人反感。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kuyui 大法官

怀着绝望的心,做有希望的事。上海人 香港加油!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