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政论、国际政治等话题的个人写作,在墙内似乎完全不存在了

虽然早就明白,但最近逛墙内社交媒体的时候,再次确认这一点。

这些内容的作者早已完全赶下悬崖,我亦是其中之一。

豆瓣,不用说,少数中的少数人在日记里写的东西根本不成气候。

微博,除了各国大使馆和党媒,除了中国的政治考试资料,谁能写了不被禁?最多和粉红蛆们怼一会儿的时候提到,一小时内,连尸体碎片都剩不下来。

微信,你去看看所有的投稿约稿信息,有哪个敢把政治这个词挂出来?哪怕是国际政治?有哪个公众号敢写敢发?

天涯,凯迪早就被骟,更不用提,一说就泪。

那些打擦边球的军事、智库类网站,除了给粉红青年灌鸡血之外,其实不能做别的。

如今,终于得到了党既追求,又头痛的结果:再也没有刹车功能的大中国主义。同时也收获再也不受挑战的绝对权力,偏偏和绝对沾边儿的玩意儿,想调整都是不可能的。

前面有屎?加速!

前面有坑?加速!

前面是韭菜地?加速!

前面终于到了悬崖?加速!

估计共产党完蛋之前,我真心想写,真心想发的东西,是不可能在墙内出现的。这是我个人必须接受的命运。

--------------------------------------
说了一堆散乱无章的东西,完全是个人感慨。没什么顺序,但有一致的内在联系。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这些细节看似零碎,看似鸡毛蒜皮,但它们意义重大。

亚里士多德说人是政治的动物。现实之中,没有政治,就没有文明。不谈政治,不从事政治的人口,不过是牲口。聚起亿万,还是牲口。建州女真六万骑兵南下,将亿万牲口踩得服服帖帖,不但口称万岁,而且真心膜拜,子子孙孙感皇恩浩荡,救天下黎民(牲口)于水火,功德无量,寿与天齐。这不是夸张,更不是作戏,这是真心的期待和发自灵魂的欢愉之声。因为家畜的安全与幸福,取决于最好能取代神的主人。

一个文明的生死,取决于一种语言的生死,语言所承载的文化和文明的生死,就是用它是否还能用于发挥人的文明本能,即让人去从事政治,去追求权力,去建构秩序的功能。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曾经作为文化共同体的中华文明,其主体部分已经死透了,连尸体都已经凉了。只有脱离其中央掌控的边缘地带,如香港,如台湾,还能用中文这种语言为这一文明苟延残喘。不过香港正被缓缓掐死,台湾也还有至少三分之一的人,希望被掐死。

不过,还能有多久呢?

----------------------------------------
本该在此结束,却想起约翰·亚当斯曾有名言
I must study Politicks and War that my sons may have liberty to study Mathematicks and Philosophy. My sons ought to study Mathematicks and Philosophy, Geography, natural History, Naval Architecture, navigation, Commerce and Agriculture, in order to give their Children a right to study Painting, Poetry, Musick, Architecture, Statuary, Tapestry and Porcelaine.


“我必须学习政治和战争,我的儿子才有去学习数学和哲学的自由。我的儿子应该学习数学、哲学、地理、自然史、造船、导航、商业和农业,他们的孩子才能获得权利,去学习绘画、诗歌、音乐、建筑、雕像、织绘和鉴赏瓷器。”
                                                                                       ——约翰·亚当斯
-----------------------------------------
所以,作为一个真正的人,要放弃真的还太早。去面对该面对的真实,去回应命运给予的挑战,而不是像无数牲口一样现在就去吃子孙的饭。

不为救中国,已死之物不可挽回,是为“人”之战。
41
分享 2020-05-12

36 个评论

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
现在在墙内正向发声太过于困难,很多时候第一道机器筛查就被删了,所以现在我都是奉行加速主义发言了。希望中文圈会有言论自由的一天,毕竟这门使用人口那么多的语言应该很有活力才对
摸摸头,如果想写我推荐一些
下,要不要去Wordpress开个自己的网站博客?这样你可以控制你想写的内容,也可以贴出来大家去捧场。
希望你不要太悲观,天会亮的。
摸摸头,如果想写我推荐一些下,要不要去Wordpress开个自己的网站博客?这样你可以控制你想写的内...


Wordpress.com有考虑,其实完全匿名的tumblr和medium帐号我现在就有,一直未曾使用。因为tumblr看着不合适,而medium感觉不行,不符合我的直觉。

完全匿名是指,就算medium明天卖给中共,我也完全不必担心。
我不是历史科班生,当年在大学的时候还能发表一些历史研究的文章在学校刊物上。现在已经不行了,哪怕是专职的历史教授在校刊发一篇历史科普文章都要层层审查,你5月1日发一篇“历史上的今天”,6月1日能审核通过就不错了。

历史这种多数已成定论的东西都是如此,遑论时评政论。

在中国写时评政论就是自己找死,现在的中国堪比满清的文字狱。千年的文字会说话,陈一发能因为6年前的一条微博被全网封杀,gcd想通过你写的东西来整死你不是简简单单。
我不是历史科班生,当年在大学的时候还能发表一些历史研究的文章在学校刊物上。现在已经不行了,哪怕是专职...


我可不会为中国去殉葬。凡是主动求死,无论是谁,我都不会拦着。

刘晓波可以算是最后的体制外殉死者。现在殉的,包括许志永,任志强在内,包括那些律师在内,其实都算是体制内。民运那些人,实际上借助自己能够理解的政治条件把中国这一名词相关的东西当作了生计。只要还有观众打赏,他们就继续舞下去。并不是中国、中华民族、中文、中国文化还有什么真正在文明意义上值得追求的东西。

作为文明的中国已死,毫无疑问。作为废墟的中国,离崩塌还有些时间。

刘仲敬想着废物利用,我没那兴趣。
写啥政治时评,老八秘制小憨包就是墙内全部主流生态,习近平大傻逼带着十四亿人,哦不,是七十亿地球人一起吃粑粑,多棒呐,你们看粉红蛆吃得多香,美国民主党高层、苹果公司CEO基友提姆·库克舔习近平的鸡吧多开心啊,塞尔维亚总统总理、意大利执政党高层也是,这些都是粉红知名大蛆,美汁汁! 
题主,习近平大傻逼已经抓住了资本的七寸,舔我,你有钱挣。 
任何骗局,持续的时间都有限,没有不穿的。

包帝:咋滴吧?爷的骗局千秋万世,你们谁敢看穿?
王沪宁心里碎碎念:陛下这天天光屁股满世界跑,奴才心疼啊。
政府得到了令行禁止(表面上),失去了纠错能力。

既要又要?哪有这么好的事。

加速就完事了,大海掀翻小池塘。
这么搞下去小粉红的政治热情没处发泄,就会反噬了
时政?政论?那天搞了个自媒体,结果弄了半天告诉我简介违规,试了半天后才发现时政二字违规,也是无语了。这种言论环境,不只是共产党的言论控制,还有平台和个人的自我审查
Wordpress.com有考虑,其实完全匿名的tumblr和medium帐号我现在就有,一直未曾使...

完全匿名的话...推特?如果单独申请一个推特专用邮箱的话?当然字数限制是个问题,不过如果你贴图的话会好很多。
我可不会为中国去殉葬。凡是主动求死,无论是谁,我都不会拦着。刘晓波可以算是最后的体制外殉死者。现在殉...

阿姨幻想着当毛腊肉第二,叫嚣着核平一个群体才是未来。可惜就连维尼手下的小粉红都要比姨粉有武德。
有勇氣的人都在玩"陰陽怪氣"类的諷刺。   說實話對氣勢有點用,但這種文化也宣告了牆內質量聲音的死亡
一开始我也是比较气愤,感觉说不了话,没有言论自由,后来看到大量大量和我差不多的言论,我感觉也不能算全是坏事吧,当这件事开始影响大众生活时,大众也会感受到一些不对劲,这是没法用数据来直接展现的,有点像民心这个东西吧。
不光是政论,连经济方面的话题也被限制得厉害
加速加速加速!!!!

墙外遇到涉嫌乳化的统统按乳化算,
墙内一起吹毛(不是吹习)!

吹毛真的是秒招,反贼们仔细体会一下
vjhgf 新注册用户
抗压吧之前每当到深夜,就用火影忍界大战隐喻政治话题,现在还没解封
现在墙内的舆论控制也智能化了,不再简单粗暴的一删了之,而是往往采取更隐蔽的方法。

比如我有时候会在某条上针对热点事件或现象写点自己的看法,或者写点东西映射一下社会现象,如果内容有悖于官媒的宣传口径,某条就会以“未取得资质不得发布时政新闻”为由不予推送。这个不予推送就意味着没人知道你写的这篇东西,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看,你也就白写了。

再比如发表评论,如果发表的评论不是正能量,ai会自动隐藏掉,也就是除了你自己别人根本看不到你的评论,相当于“仅自己可见”。
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后现代吧,即所有的使用简体中文进行深层次思考的可能性都处于被逐渐解构的过程当中。当然自身的思考仍然可以进行,但与他人(无论现实还是通过网络)及外界(书籍,墙)的交流可能性都被尽可能地减小,从语言上从自我审查-阉割,并最终实现母语层面上的个人思想隔离及思考模式的钝化,非常高级了
墙内太平犬或奴隶思维的人太多了。我跟几个太平犬朋友只要说到墙内一些时政的话题,就被人扣“指点江山,闲的没事谈论天下大事”的帽子。很无解
我04年开始就混网易和天涯论坛,那时就经常发生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的文章结果发表不出去,操蛋系统也不提示哪些是敏感字,只能自己一个个排查。
到后来,敏感更多,还有朋友因为写的东西被派出所传唤,写检讨,我就不写了。
去年因为聊天时的一句话,我微信被封,也被传唤。现在我微播都注销了。除了工作需要,在墙内的网上我基本就是沉默状态。
我知道自己只能是这样了,努力把孩子润出去,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心愿,希望他能有个相对自由的生活。
>>Wordpress.com有考虑,其实完全匿名的tumblr和medium帐号我现在就有,一直未曾使...



自己买个vps搭建wordpress博客最方便,我就是这么操作的
要不然写一下小故事,短篇小说?现在用文学创作的方式来影射一下就非常了不起了。
搞掉你的饭碗,看你还敢不敢议论党国?
毛掌权后曾说:如果鲁迅还活着,只能呆在牢里。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