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奴才——论中共与粉红特殊的“主奴关系”

记得前几年墙内还不是那么风声鹤唳的时候,我在“罗辑思维”旗下的一个讲座里听到这么一段话,大受震撼 。那句话大概是这么说的:

不要觉得当奴才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一旦你从心底里认定自己只是其他事物的附属品而没有独立存在的价值时,你就一身轻松了。因为从此你人生的一切包括是非对错善恶都是你主人的事了,你不必再为此操半点心,多舒坦。而且偶尔还能仗着主人的威风作威作福,享受背后有人的安全感和手握大权的畅快感。所以奴性是很容易培养的。

经常有葱友说粉红都是被洗了脑的,只要他们能够意识到自己是奴才,就会与中共切割甚至反抗。然而真实情况可能令人失望,许多粉红并不是完全懵懂无知,他们对自己韭菜的身份也多少有点认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继续当奴才。因为对他们而言,当奴才比当自由人更快乐

中国的粉红韭菜是一种不典型的奴才,相比传统的奴才,他们在某些领域的境况更好而在另一些领域境况更糟。这些因素最终都会塑造韭菜的特殊秉性,下面具体说说:

1.主奴关系的本质都是一样的,主人对奴才都有绝对的支配权。但是中共与粉红韭菜的支配与被支配关系在形式上更加隐晦,粉红韭菜时常有一种虽然不完全自由但似乎还能掌握自身部分命运的错觉。

2.在礼仪上中共与粉红的主奴关系取消了跪拜、磕头等对奴才具有折辱性的礼节。这显然降低了当奴才的屈辱感和自尊心负担,也更有利于他们自欺欺人。

3.传统的主奴关系往往有明确的实体,比如奴才明确从属于某个人或某个组织。而中共所打造的主奴关系因为有国家、民族、社会理想等伟光正大词的包装,创造了一个虚幻而崇高的效忠对象,这不仅进一步消解了奴才的屈辱感,甚至会让他们产生一种虚幻的光荣感。同时中共在盘剥韭菜时也不是自己出面,而是通过各种社会职能部门的面目出现,这也有效削弱了主奴产生直接矛盾的可能性。

4.在为奴才制造“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的快感方面,中共显然是更进了一步。各种网络出征依仗“国威”组团咬人可谓让粉红韭菜热血沸腾,不仅获得了一种虚幻的力量感,也把平日里的憋屈一扫而空。

5.传统的主奴关系中主人一方也往往具有维持奴才生计至少替奴才兜底的责任,所以奴才往往也能得以衣食无忧。但是中共显然并没有为奴才负责兜底的意愿,韭菜们家破人亡也无人问津甚至会遭到维稳力量暴力封口。因此韭菜的实际生存情况甚至比传统奴才更糟

综上所述,中共与粉红韭菜之间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主奴关系。这种关系虽然对韭菜的盘剥与压迫相比传统主奴关系更为严重,但是却能巧妙的照顾到韭菜的心理与情感,让他们在实际体验中并不特别难受,甚至还能有点小确幸。而且这种主奴关系在形式上也更加隐匿,即使有些韭菜发现了部分问题,也很容易陷入自欺欺人中。中共就通过这样的手段,大大强化了韭菜的奴性,甚至把他们打造成了“快乐的奴才”。这就是粉红的恶习难以根除的原因。
25
分享 2022-07-13

20 个评论

然而河南银行爆雷,一个粉红直接因为维权直接被注销账号。虽然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粉转黑,但也差的不远了。
大部分粉红只是因为铁拳没砸到自己身上,不知道痛,享还受高人一等的感觉罢了。
铁杆兔友是极少数。
主奴关系好歹有个纽带,问题是中共那种关系你要是拿钱能理解。有的货都已经被邪教洗脑到一定地步了,我有个朋友翻墙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社会主义。所以说他们的洗脑学很值得学习
人追求低級的快樂是因爲他們沒有嘗試過高級的快樂,如果他們嘗試過民主的滋味,他們一定不會願意再當奴才。沒有一個國家的人真正願意移民到中國當奴才,頂多是舔共賺鈔票。
現在的關鍵在於怎樣才能讓他們嘗試到民主的滋味。我認爲民主最核心的是權力,權力的關鍵在於責任,只有將責任和個人聯係到一起,他們才能嘗試到民主的滋味。可以先從鐵拳的味道開始,讓他們品嘗一下極權的惡果,同時發展民主事業,他們自然會靠過來。
中國最大的問題是老想著改變其他人,他們完全不相信人的腦子,他們將人當成傻子。沒有死到臨頭都不改變的人,有的只有不知道死到臨頭的人。最重要的是不要欺騙他們,讓他們知道真相。
要讓他們知道真相可以用最原始最簡單的方法,將他們所擁有的都奪去,讓他們一絲不挂,讓他們知道他們現今所擁有的一切都是虛僞的。讓他們明白將權力交到他人的手上是會遭到背叛,沒有監督地放棄權力是十分危險的。
人類社會的鉄則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人性本善但向惡,不要指望教導其他人變好,人不需要你們的教導。只需要讓他們知道我們的憤怒,他們自然會知道要做什麽。人去作惡,是因爲愚蠢,愚蠢在不知道他人的憤怒。而他們無知是因爲人爲了自己的利益去欺騙他們,不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憤怒。
SLAVE! GET YOUR ASS BACK HERE!

OH THANK YOU SIR!
suewr 观察
比起奴才, 他們更覺得自己是個黑幫小弟, 背後有黑幫老大支撐著他們
粉红与🐰杂本来就是中共赵家人的奴才与牛驴啊,它们的人身自由于统治集团,他们对统治者只有劳动的义务,丧失劳动价值之后还要把被主人宰了吃肉。
所以她们也别对壹杨千玺入编而愤愤不平,那些岗位本来就不是给她们的。
说白了就是蠢,贱,需要殖民待遇,因为姑且不论民主自由的概念,不论你是什么级别的粉红,有两点永远无法自我麻醉,其一,纳税人的概念,这和政治立场毫无关系,这是政治运行的原理,你共产党就是再伟光正,你再是救世主,那也是民众养着你,你只是个物业,就是马克思再世,他也不可能说是政党养着人民,所以你路走对了,你是应当应分,路走错了,你负责任,也是应当应分的

其二,腊肉饿死几千万人,那可是几千万人啊,简直可以说是是恶魔中的魔头啊,你腊肉就是造物主下凡,这么玩儿也没有原谅的理由啊?包括共产党自己在内,也是有无数的受害者,结果这个事就这么若无其事的隐瞒了,原谅了,不仅如此,并且现在还要去歌颂,还要再去崇拜这个人,而且这中间还有很多知情者,甚至自己的先辈就是受害者,所以你想想这得是什么样的人,简直是荒谬绝伦,荒唐到了极点
毫不夸张的说,这群人所遭受的灾难都是他们应得的待遇
>>说白了就是蠢,贱,需要殖民待遇,因为姑且不论民主自由的概念,不论你是什么级别的粉红,有两点永远无法自...

有個老梗
狗覺得『人類餵我愛我照顧我,他們一定是神』貓覺得『人類餵我愛我照顧我,我一定是他們的神』
這種貓狗程度的認知差距也同樣發生在奴才和公民身上
公民覺得『我付錢養你,所以我是你的上帝』奴才覺得『我付錢養你,你一定是我的上帝』

還有給樓主的點3補充一點:抽象的效忠對象方便偷換邏輯
它们觉得自己并不是附属品和奴隶,而是成为“伟大的集体的一部分”,可以参考《浪潮》电影,赫拉利(Yuval Harari)的TED演讲“为什么法西斯主义这么吸引人”(Why fascism is so tempting)。极端集体主义可以让渺小的个体变得有力量,让仇恨和暴力变得正义,让迷惘的思考变得简单而坚定,集体的成就就是个人的成就,那个“爽感”是个人主义者根本无法体会的。它在个人主义比较弱/没有的国家容易发展,但是所有民族的人都可能被吸引而走上邪路。
>>主奴关系好歹有个纽带,问题是中共那种关系你要是拿钱能理解。有的货都已经被邪教洗脑到一定地步了,我有个...

如果喜欢的仍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那才能说是洗脑。我们单纯喜欢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那么多,有的还是直接反对中特的。与洗脑什么关系?
奴才的本质是没有自我,一个人一旦失去自我就很难重新做回自我。一个没有自我的人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不用再对自己负责了,这当然是爽极了的一件事。人之所以活得累,是因为他需要对自己负责,而奴才没有自我,随便烂到任何地步,给主子舔脚,任凭他人如何鄙夷不屑,它也完全无所谓,因为他不需要对自己负责。
奴才虽然没有丝毫礼义廉耻,但他不得不担心自己的利益得失,奴才没有自尊,他只会害怕,所以唯一对奴才管用的就是暴力!对付奴才,任何道义上的指责,他只会哈哈大笑,你必须要切实危害到他的利益,甚至直接是人身攻击,
正如鲁迅所说,做奴才是有某种幸福感的,你不要他做奴才等于剥夺了他这种幸福感,他不跟你拼命才怪!一个奴才往往比他的主子更加热衷维持这套奴隶制度
今天的中国人大概是史上奴性最重的一代人。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虽然也是奴性文化非常严重的时期,但论专制程度,毛时代才是史上最高峰。封建社会有泾渭分明的等级制度,不但不同等级的人老死不相往来,而且人一出生等级就基本确立,几乎不存在改变等级的可能性,所以封建社会的人大多安生立命,反而获得内心的宁静。而且封建社会有“士绅”这个介于官民之间的阶层维持乡村的基本秩序,乡民不会跟统治阶级直接打交道,物质生存力落后,交通不发达,信息流通非常少,又完全是个文盲,几乎一辈子守着一亩三分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以身上保留了最原始的纯朴自然。
奴隶?高估了啊 明明是"器官" - 收到信号 起反应; 再收到压制信号 反应停止
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几乎就是与世隔绝的封闭状态,通常打交道的就是左邻右舍,有事找当地的“乡绅”处理。90后小时候接触过民国时代甚至是清朝的老年人,他们大多给人一种慈祥和蔼的形象,我小时候就经常听到一个道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但是中共时代的农民,基本没有了传统农民朴素的一面,大多是劣根的一面,而且浑身戾气太重,“丑陋的中国人”形容的是这一代人,如今老了之后本性难移,成了媒体上经常看到的各路“老坏人”大显神通。到现在老人倒地该不该扶这个最基本的道德素养都成了全民争论的大问题。
怎么说呢。粉红大概率是一个渴求认同的群体,想抱团去信宗教,可惜中共没有宗教。就把中共当成精神寄托。久了看着就像奴隶一样。没中共他们也会去信别的宗教,带入一下基督教,天主教,把中共看成宗教就好了。都是一样的。
了解真相后一直痛苦到现在(10年),现在一看到国内的新闻就头痛,都是欺骗和洗脑,底下的评论开始还会反驳一下,后来觉得没什么用。

我的痛苦根源就是这样的国家没有希望和未来,并且无力改变。。。

讲道理是底层人的思维,中国的当官的对百姓的手段只有屈服,甚至是屈辱!
2010年,殖民13亿韭菜,北京殖民政府和区域殖民公司们很爽;
2050年,殖民10亿韭菜,北京殖民政府和区域殖民公司们很爽;
2090年,殖民8亿韭菜,北京殖民政府和区域殖民公司们很爽;
你不干有的是人干,你不RUN有的是人RUN
>>如果喜欢的仍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那才能说是洗脑。我们单纯喜欢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那么多,有的还是直接...


与其说你喜欢社会主义不如说你喜欢桃花源记?你不能不承认,人类的主题还是以动物为主的弱肉强食的时代。只不过人类的情感里面有同情跟关心。但你能保证所有人都有?马克思这种社会主义本身就是个空想,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东西。你喜欢空想那就别给别人洗脑,马克西空想给多少人洗脑?从巴黎公社开始,多少验证社会主义是错的?哪个国家社会主义走向好日子?
我就这么跟你说,以社会主义的想法。凭啥一个不如你的废物,干活不比你强。但是却跟你享用同一块蛋糕?你敢说你没有自私?那就把你家产捐出来帮助穷人,你能嘛?能了再说喜欢社会主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