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让你感到彆扭吗?如果不会,你身边有「恐同症」的人,为何排斥同性恋呢?

https://i.imgur.com/YBV3Ei7.jpg
(GETTY IMAGES)

**回复请注意个人资讯隐私与安全**


相关问题:你是否支持同性婚姻,可以共同收养或领养小孩?说说赞同或反对的看法吧。

在一篇纽约时报2015年所刊载的评论中,阐述对于这个议题的关切。即使美国通过了同婚,但对于同性恋的仇恨与排斥,仍然无所不在。他引述了同性恋权益团体同性恋者反诋毁联盟(Glaad)的负责人,莎拉·凯特·埃利斯(Sarah Kate Ellis)的话,「要让婚姻成为一个衡量标准,而不是终点线」。

Glaad曾经委託进行了一次哈里斯民调(Harris Poll)。从中可以看到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人群依然让美国人感到不自在,对跨性别人士就更是如此。

在认为自己不属于男女同性恋、双性恋或跨性别的受访者中,约有30%的人表示如果他们的医生或孩子的老师属于这类人,他们会感到不安。

接近45%的人说,带孩子去参加一场同性婚礼会让他们担心。有36%的人说看到同性情侣手拉手会觉得不舒服。

这些数字可能基本上反映了现实。民调发现人往往会依据他们「觉得自己应该怎么样」来说话,而不是根据他们的真实感受。

无论从哪方面看,他们的感受都是複杂且不停变化的。而这一点远非Glaad的民调首次发现。在公共宗教研究所(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的一次调查中,51%的受访者认为,两个男人或两个女人之间的性爱是败德行为。

在Glaad的民调中,有一点格外有意思:连明确支持同性伴侣可以结婚或进行享有全部权益的民事结合的受访者,也是存在这种不安的。这类人中有20%表示,如果参加同性婚礼,他们还是会觉得不自在。

作者认为,要改变这种局面,立竿见影的办法或策略是不存在的。或许对同性恋能坦然接受的异性恋者要更加积极,认识到教育和启蒙仍然存在不足的。

(全文见连结

*****
同性恋让你感到彆扭吗?看到同性情侣手拉手,会有觉得不舒服的感受吗?
如果不会,你的身边有「恐同症」的人,为什么会排斥同性恋呢?
若是你本身为同性恋,如何与身边声明反感同志的人相处呢?

题主的身边,会对于同性议题感到反感的,主要分成两种。一类是上一代的长辈,基本上只要与这些长辈谈到台湾的同性婚姻议题,他们都惊恐的望着题主,以为题主要出柜......。就个人的观察,在他们的生长背景中,根本就没有「同性恋」这样的观念。近年来台湾的社会变迁,对这些上一代的族群,是非常的冲击。

另一类则是年轻族群,通常这类朋友,在现实中很多时候是沉默的。或许是感受到政治正确的关係,让他们很难公开吐露内心的真实想法(不过倒不会在投票行为上沉默)。要他们真的说出理由,每个人也并不能说得很清楚。总之就会有一种莫名的反感,认为这件事情「不合常理」。

我想儘管台湾的同性婚姻获得落实,但这个议题仍然会维持很大的影响性吧。
已邀请:

Hunter - 亂彈

最近這類題有點多,我來段簡答吧。

男同志的某些行為會讓我感到不適,可能因為我是直的關係。
女同志讓我感覺非常舒適,可能因為我是男的關係。

不過,我不會因為不喜歡吃榴槤,就禁止榴槤的生產銷售,也不會想去立個榴槤專法。
以前大法官釋憲,以及前幾天的立院法案通過,我是很高興的。
不是因為我突然愛上榴槤,而是榴槤終於被平等當作一種水果。

有些群組會有那種恐同反同的標語或貼圖,而陸續有些男同志朋友們,感謝我在群組中替他們發聲。
我都直說我其實不是很愛同性,但是該講的、該擋的場合,我還是會出來。

我對同志的喜歡或反感,是我的自由,沒有人能強迫我。
同樣的,同志朋友的婚姻,是他們的自由,其他公民不該用法條去限制、隔離。
這就是我,一個不大喜歡男同的直男,不顧家族中的反對聲浪,力挺同婚的原因。

我還是希望有天,專法能轉為民法的。
其实有些时候我也觉得挺怪异的,尽管我也投过支持同性婚姻的票。数个星期之前我在听一个讲座,前排有两个同性恋者在拥抱和爱抚。我坐在后面有一个瞬间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不过我知道同性恋是正常的。他们一点错也没有。我觉得不舒服也许是我的国家里面public display of affection本来也不常见……。可是如果我前面坐着的是异性恋,也许我会觉得正常一点?
会不会真的有与生俱来的本能的对同性恋的抗拒呢……?也许吧,不过有又怎么样呢。我在上学的时候接触了很多尸体和病理标本,自己后来也制作了一些标本。对尸体,尤其是被严重毁容的尸体,感到厌恶应该也是本能的反应吧。但是我们还是要抑制住,在对他们表示内心尊敬的同时用外人看来也许不尊敬的方式来学习他们。对同性恋也是一样,就算内心可能有真的很多年的教育都难以压制住的反胃,也要对他们包容。毕竟人类不是动物,不能按本能行事的。

习你太美 - 是淋症月蛾的意思,不是我的!

我就是,不觉得自己别扭啊。

在大陆城市的更偏向于陌生人社会中的大多数人对LGBTQ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态度,完全中立,你不打扰我就好;在农村的更偏向于熟人社会中的大多数人对LGBTQ往往因为“面子”普遍反对,尤其是在“生殖崇拜”,经济欠发达,人闲暇时间多有时间嘴碎的部分地区十分严重。

目前在大陆反LGBTQ主力就是共惨党,主要缘由:
+ 同性恋不生孩子,近年来经济下行,而之前经济发展完全靠的是人口密集型低端制造业的人肉电池堆积的 成果,放开二胎后土共对LGBTQ打压就变本加厉了起来。不生孩子还将导致LGBTQ人群在生育小孩所带来的花销上的减少。比如他们没有为小孩买婚房的需求,甚至连自己买房的需求都减少了。小孩从小到大的花销也没有。
+ 民国实控区、欧美等民主国家对LGBTQ都是有向包容的趋势发展,土共往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就一贯支持,凡是敌人支持的我就一贯反对”,将LGBTQ视为来自民主的洪水猛兽。
+ 今年来一些“小鲜肉”或土共口中的“娘”类型明星有较为成功。土共一向害怕第二个能够号集群众的“图腾”的存在。由于土共自身的筛选机制,制定政策者往往都是从未与LGBTQ人群接触过的,想当然的将LGBTQ与“娘”之类的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比例更大的喜欢肌肉男😂)为了防止群众形成组织,也就一竿子打死。
作為一名不怎外出死宅,鄙人無法提供個人觀感,
而且觀感對鄙人的決擇不重要,
畢竟鄙人是因為科學這個實在的原因而接受同性戀的。

而發問人遇到的兩類人,
鄙人意見如下:
第一類人-長輩,
他們本身就是在傳統的華人社會文化下成長和生活的。
不只是同性、跨性別、女權等議題,
光是現代西化、偏向個人主義的生活文化(例﹕對孝道的再詮釋),
都足以讓他們和年輕一代來場世代戰爭了。
這種因價值觀(和連帶的權利分配)快速、頻繁的變化而引起的適應不良,
個人認為無解。

而第二類人的出現亦不限於同性議題,
老實說,鄙人認為第二類人的部分起因是平權豬隊友(不限於台灣)作的業。

雖然是較為零碎,甚至是毫無關係的理由,這些人對同性戀/其他平權議題
表示反感或反對的原因大有不同:

-有人是比較倚重傳統文化。
-有人是對平權議題的捆綁式銷售表示不滿,
 例如在同運遊行時,有部分人士為同時宣揚性解放理念而作出奇裝異服的打扮,
 結果反而給部分人帶來了奇怪的誤解。
-有人受夠其喜好遭到平權宣傳的過度介入:
 近期推出上架的西方動畫、電影、電視劇、電子遊戲等娛樂都有出現平權宣傳的理念,
 但剖分產品在平權的力度拿捏得不好,變成了令人反感的植入式宣傳,
 例:Ghost Busters 2016,Mortal Kombat 11。
-有人認為自身權益受到平權運動的侵害:
  台灣有部人不滿同性戀人士佔了大部分醫療愛滋病的成本,認為不該讓人民替他們買單。
  賽車女郎被女㩲搞到失業。
  近期Steam成人遊戲上架的評審偏坦LGBTQ<鄙人認為這亦算是一例。
-有人就是單純的G8人(意近杠精)。

但這些對平權的不滿很多時候都被歸類到最後一種,
並且用「歧視」「讀書不夠」「文化落後」等言語粗暴地中止討論(當然
也有追求平權的人被反對派以同樣手段中止討論,但先略過不談),
加上現今的政治正確令他們的言論遭受差別對待,
那就真的別怪他們用合法的方式去扯平權人士的後腿。

至少鄙人認為如果處理得當,
他們是可以拉攏過來的一群人。

題外碎碎念﹕
1. 個人認為台灣的同性戀權益進程只能算是慘勝,
    勝是勝在對方在法律上的理解不足以及投票沒看清楚,
    但被多方打壓的情況依然不變,
    台灣的平權人士需要儘快攏略更多的中立人士,
    並避免豬隊友去樹立更多敵人。

2. 這個更傾向個人吐苦水:
    鄙人曾表示希望台灣517當日不會有奇裝異服的豬隊友節外生枝,
    結果被人說是「視同性戀為亂源」。
    鄙人總算了解SCP組織為何會內部分裂了。
不会,不论异性同性恋,包括带着真诚的喜爱的神情摸小动物之类甜蜜的动作会让我觉得世界也变得更甜蜜美好
重点是动作里情多于欲
楼上说的场景,如果是那种看上去两个人都被欲望支配好像马上就准备当众啪啪啪的,就是异性恋也让人觉得不舒服吧
情多于欲显得美好
欲多于情就有动物性了

话说回来,反正别人看见了也不会对ta们怎么样,ta们也不能管到你怎么想是吧,非礼勿视就是了……

tony231 - 80后医生

我个人说个政治不正确的话
我个人很反感同性恋,可能因为我年纪大,我身边也没有同性恋
但是我觉得,可能,我可以理解,甚至允许我儿子是同性恋
我知道这似乎很魔幻,但是我觉得这么多年的教育和继续教育,让我认识到,同性恋只是一种正常的生物的属性,一个是自然,一个是不可改,决定了我似乎从唯物和违心两个角度,都找不到反对他的理由
所以我虽然不是,身边没有人是,我也很不喜欢,这个群体
但是我儿子如果真的是的话,可能我会理解,甚至同意把
没在现实中见过同性亲昵的行为,但是我想象了一下,两个男性亲昵会让我有点恶心。想象女女亲昵倒是让我觉得很舒适。不知道题主作为一个异性性向性的女性,是不是和我的感受相反。

奇怪的是,作为一个喜爱女性的男性,现实中看到男女亲昵时我却会感到不自在,也许是单身的缘故?或是觉得男的没我帅?好白菜被猪拱了?

我觉得排斥或这喜欢,都是因为把自己代入了情景中,想象自己在做这种事。(突然好向往那些只有六根的感受,而没有大脑加工想象的佛教徒)

举个非常不雅的例子,大家看到一个人吃屎会感到恶心吗?同性恋不在乎大多数人是异性恋的事实在公众场合亲吻,甚至只是为了表达政见而故意亲吻。那么公众自然而然感到恶心后不加修饰地表露出来也不用自责。

============================
推荐一部同性恋有关的电影 费城故事 Philadelphia (1993)

Helloworld123 - 西方保守派一员

看到跟自己同性的人搞同性恋,我会觉得有些许不适应。因为身边一大堆同性恋,看多了也就习惯多了,反正也是别人的选择。

支持同性恋诉求的什么的都不新颖了, 反正西方社会对同性恋的支持度已经很大。现在的议题已经改到变性人的权益,比如在是否学校传授相关知识。

根据我的观察,是否还实行一夫一妻制应该是LGBTIQ以后下一个议题。
我是不觉得同性恋很可怕,能够理解和给予尊重,身边的朋友大部分都能接受。

如果年龄再往上就不同了,我家里人还算比较开放,也是和我持同样态度,或者最多也就是说,那是别人的事,我们不支持也不反对。

其实这不是基本人权嘛,只不过这是后来大家才认为这是人权,如果在早些年,不是同性恋的人也不会站出来挺同,正是后来大家都觉得这是基本人权了,所以会来挺同,希望立法保护他们。

总体而言容纳非主流无攻击性团体还是很重要的。

若狭悠里 - 某人得罪人专用的小号,而且吓得我颜色都没了

以下的发言很有可能会被当成一个四十岁以上的人,更重要的是本人从某种程度上算是个双,所以该问题的确非常纠结

首先请要先明确一个概念:

【婚姻】跟【爱情】其实是两码事



由于爱情去结婚,仅仅是现代人赋予婚姻的形式仅此而已。但是,同性婚姻这种议题,改变的不光是婚姻的形式,而且改变了【婚姻的意义】。

[b]
由于爱情去结婚,仅仅是现代人赋予婚姻的形式仅此而已。但是,同性婚姻这种议题,改变的不光是婚姻的形式,而且改变了【婚姻的意义】。
[/b]

[b][b]
由于爱情去结婚,仅仅是现代人赋予婚姻的形式仅此而已。但是,同性婚姻这种议题,改变的不光是婚姻的形式,而且改变了【婚姻的意义】。
[/b][/b]




[b]说句毁三观的话:你跟你老婆你老公结婚只是为了繁衍后代,你出去跟小三厮混,其实那个才是真真正正的,如假包换的爱情。[/b]


本人并不清楚台湾是基于什么理由去推行了同性恋婚姻法。但是美国我是记得的。美国最高联邦法院大法官肯尼迪他是大概说了如下的一段话:



婚姻是人与人之间结合最为深刻的方式,责任,忠贞,奉献,牺牲均激发于此从而成为更好的自己(self-revolution),在他们(同性恋者)认可婚姻制度的环境下……但过去我们却执意去用我们的偏见将其排斥在外。他们该享有,拥有这一权利。






此话虽然听起来天衣无缝,但是本人更在意的,反而是令位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法官(反对者)他对这项判决的一句评价。他大概是说了如下的一段话


过去永远不会死去,过去甚至没有成为过去。今日人类的文明仅仅是坐落于一个平时无法意识到的庞大底座上的一小部分。人类的婚姻制度是一种最为古老的制度。人类若是自以为靠自己的认知与理性就可以将其做出改变,这是一种最为愚蠢的自负。



如果有爱情,就可以结婚。这种逻辑其实是根本架不住推敲的。

倘若兄妹姐弟父女母子之间产生了爱情,他们本身也很向往人类这样一种很美好的制度。那么请问这样的爱情是否因该得到人类社会的认同?

或许我们幻想一个更加重口味的场景。一个人类爱上了一条狗。而这个狗也很爱这个人。那么请问人类社会是否该给予这样的认同?

诚然在公开的节目辩论赛上,反对同婚的人显然没法说出如此重口味的发言。他们成为了一个“说的抽象听不懂,说的详细重口味。”的一个尴尬的局面,结果当然就是被占据了政治正确,情感正确的挺同人士打得落花流水,甚至无法发言。

年轻人之所以非常支持的一大原因就是,就是在选择极度多元的当今,年轻人并不愿意去了解他们不愿意去了解的事情。对于外在世界的认知往往想的非常的主观,甚至偶而还会用主观去替代客观现实。同性婚姻的通过,其实仅仅是过去十年间,金融危机之后社会猛烈左转的一个缩影而已。


总结,保守主义者的恐惧并不仅仅局限于同性恋本身,他们所恐惧的是他们过去所熟知的社会和秩序会在猛烈左转中崩塌。这才是挺同和反同之间最难逾越的鸿沟。

翻墙爱国### - 瞎骂获得究极快感

同性恋这个范畴比较狭窄 下面就说是性少数群体吧(其实这个“少数”仍存在疑问)
对性少数群体感到不安很正常 毕竟可能和从小受到的教育和长辈的观念有关
但除了不能给桂枝生小韭菜以外 没找到什么在自由世界里除开宗教原因等不可抗力因素之外反对的理由

孙承宗 - 做个理性的人

大学同学、朋友里有女同,也有男同。
我并不反感他们,只要他(她)们不影响我,为什么要反感呢?
他们自己间玩耍当然没意见,我觉得很正常,也不会歧视。曾经有个同性恋跟我聊天,一开始聊说受到歧视时,我也为他感到不平。可是突然笔锋一转表达想要和我xx的愿望时,我就感到有点恶心厌恶了。

我是支那人 - 已退出「新品葱」。

男同性恋的亲昵行为、性行为的画面确实会引起我极度不适(或者说,男体本身就会引起我的不适,包括我自己的,我觉得男体真的很恶心),我觉得这是生理层次上决定的,我无法改变,也不想掩饰。但我支持同性恋者拥有与异性恋平等的权利。这就像我完全无法吃香菇(仅此一种,其他的真菌我有很多都能吃),这是基因决定的,已经找到对应基因位了,真的。我对香菇是绝对厌恶的,有香菇的菜我都不会碰。但我不会阻止哪怕是我的家人去吃香菇,对不对?

小二8964 - The North Remembers

一开始,虽然我在理性上会支持同性恋,但心理上还是觉得有点毛毛的。后来认识了一些同性恋朋友,他们|她们都非常恩爱,也会争吵,跟异性恋情侣没啥区别。我才从心理上接受了同性恋。
大約從我13,4歲開始,我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有一天我的某個朋友可能會告訴我他是同志。小時候,我就發覺他很不一樣,但當時我對同性戀的認知很淺薄,又怕直接問他會冒犯他。直到後來我們18,9歲左右,開始談戀愛的他果然向我透露是同志。對我而言這是很自然的過程,就是發覺一個很要好的朋友與其他朋友不太一樣。但也沒有誰是完全一樣的,不是嗎?我真不懂這個世界為什麼要把同性戀特別拿出來討論,討論這個好像在討論隔壁鄰居家的二寶為何不喜歡吃綠花椰菜。岐視同性戀就好像在岐視那些無論如何就是無法愛香菜的人。到底為什麼我們不會岐視那些反對香菜聯盟的人?香菜那麼好吃耶!

這真的是個很詭異的世界。我竟然有認識的朋友明明大女兒是同性戀,還鼓勵他們的女兒與同信仰的摩門教徒結婚。何況我們還有共同朋友是因為明明同性戀卻被家裡逼婚再離婚的。

此外,我還有個表姊嫁給同性戀,生完小孩後就被離婚了。起因是對方的家長要求他的前夫騙個女孩來生小孩????!!!!!

身為異性戀,我真的認為我們應該要支持同性戀朋友擁抱他們真正的幸福,否則我們都有嫁娶同性戀的風險。不支持同性戀真的會降低與真愛結合的機率。

最後我必須很慎重的表示如果聖經反同能作為反對同性戀的依據,我們就不該廢除奴隸制度,而美國南北戰爭更不可能解放黑奴。如果真有上帝,顯然聖經無法代表祂,否則祂不會允許不符合聖經規範的任何一方取得勝利。
同性恋和异性恋都一样,只要让我吃狗粮,都让我感到别扭,哼。

SilverTwilight - 凯撒主义者、斯宾格勒主义者、反中华民族主义者,不是姨粉是斯宾格勒粉,不是川粉

不会别扭,因为我性格是不喜欢多管闲事,所以别人是不是同性恋与我何干。当然,如今各种同性恋议题大行其道,完美吻合斯宾格勒的论述,同性恋的流行正是西方社会文化衰落的体现。西方的没落不等于东方的崛起,恰恰相反,创造现代社会的西方文化自己衰落了,会把全世界都带入调整周期,全球生育率普遍下降就是很好的例子。虽然同性恋流行是西方文化衰落的表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反对同性恋。恰恰相反,我的哲学是所谓顺势主义或曰加速主义,加速同性恋文化的崛起,才能最终加速它的衰落。


我身边的人,说实话对于同性恋大都是暗中反对的态度,只不过碍于澳洲的政治正确文化所以不会在公开或者不熟悉的人面前说出来。在私下场合里,他们都是相当反对同性恋的,甚至认为同性恋会加速社会的衰落和解体。这方面的证据也很多,不用追溯太久,2019年的澳洲社会跟1999年就已经是截然不同了,当时的路人是敢于在公开的电视节目里直接批评同性恋的,而现在绝大多数普通路人肯定不敢这么做。

支那五毛网评员 - 请称中国为汉字支那/英文China。支那和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等皆起源于梵语Ci^na—stha^ na。而梵语cina源于古代秦朝chin。

在视人类为地球之癌的丁克族、终生独身族眼里,“同性才是真爱,异性为了繁殖”。
假如正在恋爱的异性突然失去了繁殖能力,你看有几个异性继续深爱对方?爱异性的繁殖能力?还是灵魂?同性恋与异性恋到底谁更自私,谁更无私呢?

踩我,我也要说。大部分异性恋都是繁殖恋。
已删除

用爱心说诚实话 - 你们知道我是谁

为什么被折叠? 回复被折叠
你们这些讨论同性恋的人,既不在乎同性恋,也不了解同性恋,拿大陆人的情况理解同性恋问题,基本就是鸡同鸭讲,什么结论都没有意义

同性恋要是真的自然,那应该人类有50%的人是同性恋,毕竟男女比例大概就是一半一半,而不是5%不到,至于同性恋对社会没有影响,更是胡说八道,按同性恋的那一套,吸毒也不会影响社会,我吸我的毒,干你屁事,吸毒还是人权勒

同性恋的现象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人类文明开始的时候就有了,圣经旧约多有记载,实际上希腊罗马时期,同性恋才是主流,国王自己都鼓励同性恋,方便军队建设,不必带女人上战场

那么为什么圣经把同性恋当做不道德,很简单,同性恋的问题就是滥交和违反人性,同性恋并不是为了建立家庭和婚姻产生的,同性恋者的性伴侣非常多,他们并不是什么从一而终的感情,同性恋者的背景也常常是扭曲和痛苦的,疾病的传染也严重,自杀率很高,吸毒的比例也高,虽然外表看起来人五人六的,其实背后并不是像他们说的那么好

对社会而言,婚姻制度是社会基石,没有稳定的家庭环境,最后所有环节都要出问题,财产制度,子女教育,道德伦理这些东西,最后变成四分五裂,最后整个社会就变成一个散漫的社会,反正同性恋也可以,吸毒也可以,婚外情也没有问题,很快这个社会就变成一个好像清朝末年的东亚病夫

不过同性恋只是圣经里面诸多罪恶的一种而已,大陆人的罪恶比同性恋更厉害,大陆毁灭了一切的道德,杀死自己的父母,杀死自己的孩子,杀死有钱人夺取不义之财,杀死国家主席跪舔红太阳,建立集中营奴役穆斯林,拆毁上帝的教会,用谎言代替真理,用唯物主义毁灭自己的灵魂,相比之下,同性恋真的只是一个小问题

不过这一切上帝都会审判,不过我知道你们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直到在地狱哀嚎为止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