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阳光照不到的一平方公里(抢救自大象工会)

这是西柏林在东德不到一平方公里的飞地,共产主义的阳光只照耀了四天……

文|韩宁宁

在上世纪 60 年代东西德分占的柏林,穿越柏林墙的行为受到严重限制,尤其是从东柏林去西柏林,甚至令许多人付出生命代价。


但是,有一群人却仿佛能无视冷战的阴云,每天来回穿梭于柏林墙两侧。
每到下午五点半,他们都会从西柏林的各个角落出发,驾车或乘公交来到东德边界的一个检查站,骑上寄存在守卫处的自行车,穿过国界,回到位于东德一侧、距检查站大约一公里远的村子里。





https://i.imgur.com/Osq3qlg.jpg


▍居民停放在检查站的自行车



驻守边境的警察几乎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常在车辆靠近前就升起路障,他们也会简单招手致谢

https://i.imgur.com/t6YQzIL.jpg

▍守衛擡起路障為汽車放行



這群人既不是外交官也非間諜,更不是東德借給西柏林的勞動力。雖然他們的家園和西柏林之間隔著柏林牆,但他們就是西柏林公民,居住的村莊——施坦因施圖肯(Steinstücken)也在主權上歸屬西柏林。

只不過,這個面積不足一平方公里、居民僅有百餘的村莊,與西柏林完全不相連,四面都處在東德共產主義的包圍中。


[b][b]歷史遺留的飛地[/b][/b]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柏林本身就是飛地,雖然歸屬“自由陣營”,周圍卻都是東德領土。當蘇聯封鎖通往柏林的公路、鐵路運輸時,西方只能靠空運為它補給食物和燃料。

施坦因施圖肯的處境更為尷尬,它是西柏林在東德的飛地。如果說西柏林是被共產主義包圍的一座孤城,施坦因施圖肯則更像是共產主義把資本主義關在了籠子裡。





https://i.imgur.com/gBVXSVp.jpg


[b]▍施坦因施圖肯是西柏林飛地中的飛地[/b]




這種從家門口往任何方向張望都會看到柏林牆的社區,生活中當然有諸多不便,然而對於施坦因施圖肯居民,這樣的侷促生活也是盼望許久才終於得來的,至少他們毋需擔心,村子會不會有一天和牆外融為一體。



https://i.imgur.com/ntt5O68.jpg

[b]▍地圖右下方不規則粗線框內的地區即是施坦因施圖肯

[/b]



施坦因施圖肯最早只是一片農田,被相鄰的斯托普村買下。1898 年,當斯托普村加入新成立的農村社區萬湖時,它成了萬湖的一部分,卻未與萬湖其他部分相連。

1920 年大柏林市成立,整個萬湖被劃歸柏林下面的策倫多夫區,施坦因施圖肯這片小小的區域也一併劃入,屬於大柏林市,歸策倫多夫區管轄,但與柏林完全不相連接,周邊區域都屬於勃蘭登堡州。從此開始,施坦因施圖肯成為了柏林的飛地。



https://i.imgur.com/THBwE2F.jpg

▍1920 年大柏林行政區劃(左下紅框內為施坦因施圖肯)

在德國還是一個統一國家時,行政區劃上的分隔並不會給施坦因施圖肯居民造成多少不便,但隨著德國在二戰中戰敗,這一分隔很快就變得意義重大

根據盟軍的協定,柏林被劃分為英美法蘇四國佔領區,其中策倫多夫區屬於美國佔領區。雖然協議中並未標明施坦因施圖肯的歸屬,但村裡居民按習慣仍由策倫多夫區管理,食物配給卡也由資本主義陣營提供


https://i.imgur.com/9PcbBLQ.jpg

▍二戰後柏林的食品配給卡,上面標明有效日期為 1950 年 7 月到 8 月

但平靜的生活並沒能持續太久,1946 年 4 月 6 日,一隊蘇聯士兵衝進村裡,佔領了村西側的 16 棟房屋,美軍對此沒有任何表示。接下來,村裡的日常事務都逐漸東德化:居民的食品配給轉由柏林的蘇聯佔領區提供,工資結算貨幣也改作了東德馬克,儘管這種貨幣不如先前的西德馬克值錢


https://i.imgur.com/5ZHGVBc.jpg



▍蘇軍佔領區域在鐵路的西側

不過,施坦因施圖肯居民是懂政治的,並不甘於被東德接管的命運。1950 年,當蘇聯想將村子的經濟控制權轉交給東德波茨坦市時,他們靈活運用了自己遊行示威的權利,組織了代表團,前往西柏林參議院和市長辦公室請願。

這番抗爭後,西柏林和西方當局才認真關心起施坦因施圖肯的命運。他們花了幾周時間研究了相關資料,最終確認了這塊飛地在法理上的地位:它確屬美國佔領區的一部分,其居民與西柏林人享受同樣的權利。

據此,美方通知蘇聯和東德,施坦因施圖肯今後仍由策倫多夫區管理,居民配給系統一併遷移

施坦因施圖肯終於被確定為資本主義的飛地。 



[b][b]紅色包圍圈[/b][/b]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雖說在法理上解決了施坦因施圖肯的主權爭端,但要在共產主義包圍圈裡維持資本主義也並不容易。

首先,東德的革命政權就不一定承認資本主義世界的“法理”。

1951 年,施坦因施圖肯的居民突然發現,村子被一隊東德警察佔領了,他們和外界的通信也被切斷。共產主義生活接踵而至,村裡迅速貼上有東德標語的海報,早被西德廢棄的食物配給制度也重新開始。但在英美等國強烈抗議下,東德人很快撤走了,村子只被共產了四天便紅旗落地了



https://i.imgur.com/rxuwphi.jpg


▍東德警察全稱為德國人民警察(德語:Deutsche Volkspolizei,DVP),人民警察雖然主要擔任維護治安並執行法律的工作,但據其組織結構也可被視為準軍事部隊


這並不是施坦因施圖肯最後一次遇到麻煩。雖然村子此後再未被革命軍隊佔領,但村民的日常生活仍難免波折

在出行上,被共產主義包圍顯然會帶來不便,村民一度甚至險些無法前往西柏林市區

一開始,東德邊境尚未嚴格管理,這個麻煩還不明顯。村裡人可以隨意出入,有些孩子還在東德的波茨坦市上學。那時候的東德守衛可能很喜歡這些村民,因為他們跑到西柏林去,常給東德守衛帶些啤酒、巧克力、香菸作為犒勞。

但好景不長,1952 年,東德宣佈徹底關閉東德與西柏林的邊境,除非得到特別許可,所有施坦因施圖肯居民都被禁止穿越東德領土。這個規矩若嚴格執行,村子就沒法住人了。

這一回,英軍選擇強硬迴應,他們封鎖了位於西柏林的蘇聯廣播站,作為逼迫共產陣營讓步的籌碼。蘇聯人非常慷慨地妥協了,他們不僅派官員親自到訪施坦因施圖肯,告訴村民今後出入只需出示身份證,不再需要特別許可;還撤出了 1946 年來就賴在村西不走的部隊,16 棟房子也物歸原主





https://i.imgur.com/jxSmsHx.jpg

▍位於東德一側的施坦因施圖肯檢查站

即便如此,村民來往西柏林還是隻能通過一條名為“伯恩哈德-拜爾大街”的狹長小道,在邊界和家之間的這段必經之路上,他們每天只能騎自行車代步

更要命的是,西柏林其他地方的人如果想進村辦事,還得出示東德通行簽證,這實際意味著他們都無法進入該地因為若是接受了東德簽證的要求,就相當於承認東德主權國家的地位,這是當時西德所不容許的

於是,施坦因施圖肯過上了一種奇特的半共產生活,他們可以從西柏林自由地“進口”產品,但每逢需要技術人員上門服務,總得與東德方面交涉,等待他們允許西柏林人員的通行

來自西柏林的消防隊員、電工、送煤工人,都曾在東德邊境被攔下來過,連西柏林市長奧托·蘇爾親自前往施坦因施圖肯,也被東德警察阻攔。

https://i.imgur.com/9JHhHxy.jpg


▍一位行人走在連接施坦因施圖肯和西柏林的伯恩哈德-拜爾大街上,當時還是土路

形形色色的談判持續了大約十年,村裡的資本主義生活才總算比較暢通。

當然,施坦因施圖肯還是很難與東德劃清界限。1971 年前,他們的水電煤氣都是由東德供應,每逢雙方政治關係緊張,村裡免不了斷水斷電。

而且,因為處境太過特別,村民結成了比共產大院還要熟人社會的特殊關係,彼此緊密團結,每個人之間都相當熟悉,完全沒有容納犯罪的空間







[b][b]飛越柏林牆[/b][/b]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飛地地位穩定後,施坦因施圖肯並未徹底擺脫東德武裝力量的侵擾。1958 年,約 800 名東德警察包圍並闖進了只有百餘居民的施坦因施圖肯,經過一番粗暴搜查,抓獲了一名叛逃資本主義的東德士兵。看著這位被扭送回國、命運堪憂的士兵,施坦因施圖肯的村民想必會認為自己的安全生活也無比脆弱

這種事變並不奇怪,施坦因施圖肯的特殊地位,一度使它成為了東德人逃亡西德的優選通道,自然難免招來東德的軍警

https://i.imgur.com/s7wtepH.jpg


▍整體不斷下降的東德人口,其中叛逃人口也有貢獻:1950 年叛逃 187000 人,1951 年 165000 人,1952 年 182000 人,1953 年 331000 人

東德政府對“村界”的守衛並沒有其他交界處那麼森嚴,在 1961 年柏林牆修築之前,施坦因施圖肯的周圍只有一圈鐵絲網。很多人從這裡逃亡成功,其中有東德警察,還有東德的邊境守衛

最終,東德方面被該村的西逃行動激怒。包圍村子的鐵絲網換成了高牆,旁邊增設瞭望塔,到 1961 年 8 月,還再一次禁止了所有人進入施坦因施圖肯




https://i.imgur.com/UkERb6T.jpg

https://i.imgur.com/UGD2Mvo.jpg


▍施坦因施圖肯旁的柏林牆,設有防坦克路障(上)和瞭望塔(下)

這次,村民們被折騰了一個多月,才盼來了幫他們脫困的人——美國總統肯尼迪的個人代表盧修斯·D.·克萊將軍。由於陸路不通,克萊直接乘直升機從天而降,東德守衛舉槍瞄準,威脅要擊落飛機,但最終並沒有開火。克萊也不太把他們的威脅當回事,他在村裡逗留 45 分鐘,參觀了村長的雜貨鋪,離開時還順便捎上了一個東德逃亡者




https://i.imgur.com/Rw1DAAm.jpg

▍以策劃柏林空運聞名的盧修斯·D.·克萊將軍(1889.04.23-1978.04.16)

在克萊將軍命令下,施坦因施圖肯設立了警務哨所,由三名常駐軍警保障居民的安全。東德方面當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人員穿越他們領土,於是,軍警索性上下班都坐直升機出入,為村子在自行車之外增添了一種交通方式。

搭乘這一通勤飛機的不止有軍警,村民們也常為工作、生活的原因搭他們便車,往來於西柏林,如村裡雜貨店的麵包、牛奶就是每天早晨從策倫多夫區空運過來



https://i.imgur.com/GOXNGbI.jpg

▍施坦因施圖肯居民向運送物資的美軍直升機揮手

當然,自行車也好,直升機也好,都不可能讓施坦因施圖肯過上正常的西柏林生活,政治問題始終還要靠政治來解決。

1971 年,美英法蘇四國達成協議,西柏林以割讓六塊無人土地、支付四百萬西德馬克的代價,換來了一塊連接西柏林和施坦因施圖肯的長條狀土地。

在這塊土地上,伯恩哈德-拜爾大街鋪上了嶄新的柏油馬路,連接西柏林公交網絡的 118 路車也投入使用。從此,施坦因施圖肯不再算是嚴格意義上的飛地,它被共產主義全面包圍的歷史就此結束。


https://i.imgur.com/2KiYup2.jpg
[b]▍1972 年新路建成後前來觀光的西柏林遊客[/b]

值得一提的是,1971 年協議解決的領土矛盾不止有施坦因施圖肯通往西柏林的道路,一條從村裡穿過的東德鐵路也借勢達成了主權妥協:1965 年,東德幫村裡修建了一座步行橋,方便村民跨越鐵路,但它的主權該歸哪方呢?雙方在談判後,決定步行橋及其上領空歸西柏林,橋下包括鐵軌則歸東德。

這座橋被雙方都計入了“領土面積”,於是 1990 年德國再度統一時,它成了世上唯一一個不能兼顧“神聖不可分裂”和“領土一寸也不多餘”的國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顆蔥 玉ねぎです。
共產主義陽光照不到的一平方公里 ×
共產主義魔爪伸不到的一平方公里 ✓
氟代立方烷 信仰共产主义与自由
好文章,可惜没怎么提1948年开始持续了11个月的柏林空运事件。今年也应该是70周年纪念了,我第一次真正理解「每一根羽毛都闪烁着自由的光辉」,正是此事。
electron8964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 今安在?
西柏林本身就是在东德的飞地,没想到还有一个这么小村庄的故事。
小哼哼lulu 一嘴拱翻维尼熊
社会主义汪洋大海里的一条船
tony231 80后医生
大象公社在国内污名化的任务结束了吗? 几年前的自由派就是现在的反贼
Gooordan struggle in sodoma
唉,珍惜大象公会吧,过不久估计要被彻底打倒了...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人類社會或許經歷了極權專制的計劃經濟 權力市場經濟 自由市場經濟 社會市場經濟 自由民主的計劃經濟之後確實可以進入共產主義社會,可是共匪絕對不是促進人類社會進入共產主義社會的進步力量,共匪是阻礙人類社會進入共產主義社會的政治流氓,中國社會從權力市場經濟過渡到社會市場經濟的時候共匪會滅亡。
方案D 数据品葱娘创作者 品葱数据娘?!游戏制作人?!前吸欧弟小吧,留学党,品葱娘同人游戏开发ing
https://i.imgur.com/7TQWopY.jpg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新疆“再教育营”新文件流出,揭穆斯林如何因蓄须、蒙面和上网被拘留
相关图片见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amp/chinese-news-51569535

BBC团队发现的很多证据似乎都得到了新文件的证实。为了保护文件中人员的隐私,该文本经过编辑以供公布。

文件详细陈列了311名主要人员的调查细节,包括他们的背景、宗教习惯以及与数百名亲戚、邻居和朋友的关系。

表格最后一栏的“研判意见”决定了那些已经被拘留的人需要继续“培训”还是释放,以及之前一些已被释放的人是否需要返回。

这一证据似乎与中国声称再教育营只是技能培训学校的说法直接矛盾。

在一篇分析核实该文件的文章中,郑国恩认为,该文件提供了一种更深入的解读,帮助人们了解再教育营体系的真正目的。

他说,这可以让人们一瞥政策制定者的逻辑,揭开再教育营的“意识形态和微观管理机制”。

例如,第598行记录了一名姓海丽且姆的38岁妇女的案例,她被送入再教育营的“精准参训原因”是:严打前蒙面。

这只是这些武断并溯及以往的惩罚的其中一个例子。

还有一些人仅因为申请护照就遭到拘留,这意味着出国的想法在如今的新疆也被视为激进的标志。

在第66行,一位姓麦麦提托合提的34岁男子正因为此被拘留,尽管他被分析研判为“无现实危害”。

第239行是28岁的努尔麦麦提,他因“手机点击网站链接,无意登陆境外网站”而接受再教育。

同样地,在他的情况说明中,没有描述他有其他问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科学少女,海外党,果壳膜乎难民。旋律ですっっ、私は旋律担当、そして救世主様が奇迹担当ですっ(请关爱濒危素学家)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2
  • 浏览: 1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