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所谓的“权贵资本主义”

“权贵资本主义”这个词汇很多公知都在用,马克思邪教徒们更是高举着这个词汇试图给马克思主义洗地。说实话,我自己也相信过这个说法一段时间,直到后来才知道:资本主义是一整套保护私产权的法权体系,如果没有了这一整套法律——我指的就是现在的中国——算哪门子资本主义?

当然如果只到这里还不足以说明什么。我请诸位考虑一个问题:所谓的“权贵资本主义”,它的第一桶金——或者按照马克思的讲法,叫做“原始积累”,究竟从何而来?
自然条件下,资本本来应该是分散的才对。就算是发展到了垄断,能垄断一个行业,也很了不得了。但这并不足以让他们成为权贵。10多年前微软曾经垄断了操作系统市场,那么微软是权贵吗?比尔盖茨是权贵吗?别说权贵了,智能手机一兴起它的垄断地位就丢了。
很显然,要产生“权贵资本主义”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先实现社会主义,通过公有制来消灭分散的资本,然后资本不就自然而然的流动到了权贵们的手上吗?

社会主义是实现“权贵资本主义”的前提,“权贵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目的。

这里要讲很多反贼的另外一个错误认知:“共产党早期都是理想主义者,后来被权力腐蚀了”。
理想主义者?呵,陈独秀大概可以算吧。但陈独秀早在29年就被开除党籍了,你相信一群理想主义者会把他排挤走吗?
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共产党就是以霸占所有权力,实现“权贵资本主义”为目标来推行社会主义的。

具体过程是这样的:共产党和邪教徒们单方面强调公有制会剥夺富人的财产,而刻意忽略了它也剥夺穷人的财产。
但是我们要想另外一个问题:富人手上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
不是钱,是社会资源。
我们不妨假想一下:假如今天马云的所有财产突然全部蒸发了,他只要找个熟人借点钱(他们那个层次的“一点钱”),就可以重新开张做生意了,用不了多久他就重新翻盘了。
如果是你的财产全蒸发了,你能找到这样的熟人吗?不,你的财产蒸发了你就完蛋了。
那么我们再进一步假设:假如你和马云的财产都充了公,谁能从中得益?
当然是马云,因为他的社会资源是充不了公的,他只会凭借着他的社会资源去得到公共财产的运营权来为自己牟利——你看,这不就是所谓的“权贵资本家”吗?

民主制不能阻止他们的野心吗?还真不能。事实上共产党在延安是真的搞过民主选举的,当然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我们的政治课本有很多谎言,但唯独有一句不完全是撒谎:“资本家利用资本干预政治,使民主制度形同虚设”,这其实就是把他们自己干过的事情强加在西方社会的头上。
西方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资本家很多,资本的边际效用就很低,与其讨好资本家不如去讨好选票。中国实现了公有制以后资本被垄断,比选票重要多了。所以最后实现集权废除民主都顺理成章了。

但是随着历史推进,新的问题出现了:
由于计划经济是必然失败的,中国经济逐步走进了死胡同。这个时候权贵们不得不放松一下中国人脖子上的枷锁,去拥抱一部分西方的制度。而西方制度中有一条就是做事的人要有物质奖励。凭着这一条权贵们把国企股份出卖给了私人,然后很多马克思邪教徒抓住机会叫嚷
“国企私有啦!可见中国一切问题都是私有制造成的!”
我就奇了怪了:这些邪教徒叫嚷这些胡话的时候,他们是觉得自己能够持有房产超过70年么?
你自己切身利益你都不关心,国企归谁关你屁事?
难道说,国企没被出售之前,它曾经属于过中国民众?三年大饥荒的时候国企利润干嘛去了?怎么不去拯救自己名义上的“主人”?

社会主义为什么在西方行不通?因为西方人会想“我管你吹的天花乱坠,反正钱还是留在我自己手上最放心”。
东方费拉就不行。他们和统治者之间过大的实力差异注定了他们会习惯于搭便车。至于搭的是不是黑车,谁管那个?
15
分享 2020-01-09

26 个评论

反正马克思只有一个乌托邦的梦想才有点价值,其他理论基本上都偏了,不全,他的实现步骤更是空想乱来。西方这些被输出革命的国家,最后不也是证伪了共产党的大部分理论。

相信学者们努力在填补的是到达乌托邦的路径,而不是他的工人统治阶级的胡话。

若是有人提出乌托邦主义,可能在马克思主义下努力的相关学者会被分流得更少。
资本主义是指经济制度,楼主别乱歪曲到法律模式去了,照你的观点,所有伊斯兰法系的国家都不是资本主义了。
还有为国企贱卖洗地的,也是贱,东北人要砍死你,东北人到处流窜,东北妹全世界卖淫,就是因为原来的国企被朱乞丐毁灭了。
资本主义是指经济制度,楼主别乱歪曲到法律模式去了,照你的观点,所有伊斯兰法系的国家都不是资本主义了。...

不懂装懂还能像你这样理直气壮的我也是服气。马克思自己都承认他就是要消灭资本主义法权体系,到了你这里怎么就成了“歪曲到法律模式”了?
“还有为国企贱卖洗地的”,问题是我记得我没说国企贱卖好啊,我只是说这是权贵们左手倒右手的游戏啊,瞧你这意思你是觉得毛太祖那个制度天下第一喽?
是,你毛太祖在的时候东北妹不用满世界卖淫,顶多就是被饿死嘛。
楼主这是在社会科学民科的边缘徘徊啊。

首先,你说这么大段,本质就是情绪的发泄。观点不清,也没逻辑。
两条路:多读书,社科基础入门书,经济,历史,社会。少看各种网文,视频。
           多工作,多学习。理解社会现实和基本人情世故,真正去体会什么是人,什么是人性。
楼主这是在社会科学民科的边缘徘徊啊。首先,你说这么大段,本质就是情绪的发泄。观点不清,也没逻辑。两条...

民科最大的本事不就是在理屈词穷的时候装理性,要别人去读书么?
民科最大的本事不就是在理屈词穷的时候装理性,要别人去读书么?

社会科学民科最大的特色是”易怒“。因为没有办法参与到他人的讨论中,只能用愤怒引起人的注意。就和婴儿只能用哭和大叫来表达情绪一样,因为缺乏语言体系去传达合适的信息。
社会科学民科最大的特色是”易怒“。因为没有办法参与到他人的讨论中,只能用愤怒引起人的注意。就和婴儿只...

很显然,“水变油”是科学。
还“还有为国企贱卖洗地的,也是贱”,这不叫易怒,别人反击就是易怒,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很显然,“水变油”是科学。还“还有为国企贱卖洗地的,也是贱”,这不叫易怒,别人反击就是易怒,真是人不...

有天朝三本风范啊,阅读能力低下。生存环境险恶,缺乏发泄渠道。浅色床单痛哭一下,可能也是个很好的缓解渠道呢
楼主这是在社会科学民科的边缘徘徊啊。首先,你说这么大段,本质就是情绪的发泄。观点不清,也没逻辑。两条...

楼主的言论没有使用任何情绪化表达方式,请你指出逻辑谬误,对内容进行反驳,而非使用人身攻击。

也请楼主注意防范,不要被情绪操纵的手段攻击到。
有天朝三本风范啊,阅读能力低下。生存环境险恶,缺乏发泄渠道。浅色床单痛哭一下,可能也是个很好的缓解渠...

哟,这位“官科”怎么突然怒了呢?
楼主的言论没有使用任何情绪化表达方式,请你指出逻辑谬误,对内容进行反驳,而非使用人身攻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要不数数他有多少个问号?人身攻击?就事论事,你是八组看多了吧。没有赞赞赞,美美美。就生气。
“资本主义是一整套保护私产权的法权体系”
港真,玩琢磨詞義的verbal dispute,我局的你們可以玩一周不帶疲XD
资本主义是指经济制度,楼主别乱歪曲到法律模式去了,照你的观点,所有伊斯兰法系的国家都不是资本主义了。...

猪荣基他是党国的李鸿章,P民的秦桧。他那一记重击虽然使得党国度过短期困境却把党国基本盘(满洲/广大国企职工)给彻底毁掉,如果没有克林顿总统及时批准加入WTO,现在已经是叙利亚/民国时期那种状态:龙骑兵们奔波于各个大城市之间,各种势力在地方上厮杀不断、犬牙交错,一线城市像上海繁花似锦,不到百里就是梁山好汉的世界。
盛大老板唐俊  以前市值 BAT加起来都比不上是事实吧?如今被企鹅收购后?就当你所有的理论是真的  当年马化腾还去盛大总部找唐拜把子  他的资源去那儿了? 借的钱呢? 你说东山再起 OK?  多久时间? 马上? 明天? 后天?一个月后?一年后?十年后?一百年后?如果唐是红二代的儿子 这东山再起的难度直接拉到EASY模式你信不信?
樓主分析的非常精闢,共產極權不止侵犯精英階層的私有財產,也侵犯基層人民的私有財產,在共產極權國家私有財產被侵犯的最嚴重的通常是基層人民,因為他們的私有財產很難轉移到國外,而且他們也沒有多餘的錢支付討好基層官員的好處費。
资本主义是指经济制度,楼主别乱歪曲到法律模式去了,照你的观点,所有伊斯兰法系的国家都不是资本主义了。...

但是問題在於,如果法律或者任何人都不能保證私有財產在被敗掉之前都是你的私有財產,那資本主義制度就毫無意義
比方說就算你有錢,如果我拳頭大就能搶走你的錢,那賣家看到你有錢也會覺得你不是真有錢因為你的錢隨時會被搶走,而拳頭大的人就算沒錢也是有錢因為他隨時可以搶別人。這就不是資本而是拳本了
社会主义基本等同于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基本等同于官僚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本身的弊端就不说了,迟早要玩完的东西,于是就放松经济的管制,允许一部分私营企业存在,但是权力无处不干预,无处不捞好处,这就变成了权贵资本主义。
权贵资本主义,裙带资本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些是一个东西,但这些都不是资本主义。我更喜欢用官僚资本主义这个词。

资本主义的核心是市场经济下的竞争,哪怕是资本主义中的大型垄断公司,只要他是通过市场本身形成的,也是资本主义的内容。

但是被称为权贵资本主义,裙带资本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玩意,他们依托的并不是市场竞争,而是通过行政权力占据市场优势,与之最接近的,其实是计划经济。有兴趣可以查一查这句话“使用计划经济的余威,抢占市场经济的滩头”这个就是最初的官僚资本主义。

其实换一个思路就很清晰了,如果这玩意真的属于资本主义的玩意,那么它就不可能出现在“七不讲”的范围之内。
社会主义是实现“权贵资本主义”的前提,“权贵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目的。
最终实现:西游记! 
当前初级阶段:权贵及其家属资产西游

有权无钱时:打土豪,公私合营,双轨制,人口红利,。。。完成原始积累。
有权有钱后:在锅内, 反腐,打击黑恶,托管,。。。巩固权力钱上加钱。
在国外,大撒币,拉拢腐蚀渗透,通过代理人到处插特色旗。 

特色主义社会资源的核心是 权力,资本主义社会资源的核心是 影响力。
如果李嘉诚和马云破产, 在锅内,马云一定会有人送钱,他说过一切都可以给裆, 依附权力才能有钱。
在锅外,马云就是一个在锅内会说英语卖(假)货的, 给他钱教人说英语? 卖(假)货? 创建西付宝?信用体系?
权贵的资产一样也得不到保护,哪天权斗失败了就得抄家了,可能目前只是秦始皇加上马克思思想控制的专制现代化。
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对中国所有关键行业的霸权和垄断,金融,电信,水利电力,医疗,教育,交通,军火诸如此类的核心产业都被政府占据,而这些国有企业只解决了百分之8的就业,贡献了百分之30的GDP,同时霸占了银行百分之85的贷款,这百分之8的人却占全国企业工资总额的百分之64,试问这样的中国公民能有好日子过?
其实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已经出现了分支,西方目前没有你所谓的权跪资本主义,硬套用上去当然看不出盖茨和赵老爷有什么共同点。大陆的权跪资本主义更像是资本主义最原始的阶段,剥削无处不在,这也是马克思所反对的。现在墙国无论举着老毛的大旗,举马克思的大旗,举邓小平的大旗,举蛤蟆的大旗都是要被打倒的,现在是全中国14亿人围着一头猪转圈。
>>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对中国所有关键行业的霸权和垄断,金融,电信,水利电力,医疗,教育,交通,军火诸如此...

共党不断为自己的反人类统治寻找借口,企图为自己洗地。中国该有此劫,有什么办法?
>>反正马克思只有一个乌托邦的梦想才有点价值,其他理论基本上都偏了,不全,他的实现步骤更是空想乱来。西方...


他那乌托邦梦想也没有价值,就有人说耶稣有一天会降世拯救世人一样,虚无缥缈空中阁楼,马克思唯一有价值的就是那一点点片面而又主观的对19世纪末工人和企业之间关系的观察
什麼馬雲,馬化騰,許家印那些傻缺白手套只不過是權貴資本金字塔中比較次等的一環,他們所謂白手起家的企業只不過是靠共匪政府聯合紅二代在財政和政策扶持的國企,但他們的員工是要享受996私企福利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