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自由让民主生效

美国是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民主国家,而南非在大约20年前从种族隔离向民主过渡,两国都在其宪法中赋予了出版自由权。两国的“开国元勋”都强调了新闻自由的必要性: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坚称,“我们的自由建立在新闻的自由的基础上,而对新闻自由的限制意味着失去自由。”、南非第一位民选总统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解释说:“批判、独立、调查性的新闻是所有民主的命脉。它必须享受宪法的保护,以便可以保护我们作为公民的权利。”

自由之家是致力于人权和公民自由的独立组织,它将自由新闻媒体定义为一种媒体环境:“在该媒体环境中,政治新闻的报道范围广,新闻记者的安全得到保证,国家对媒体事务的干预程度最小,而新闻界不受繁重的法律或经济压力。”

"When the press is free and every man able to read, all is safe. "(1799)——Thomas Jefferson
“当新闻能够自由出版并且每个人都能够阅读时,一切都是安全的。”——托马斯-杰斐逊 

新闻自由,通常指政府通过宪法或相关法律条文保障本国公民言论、结社以及新闻出版界采访、报道、出版、发行等的自由权利。这一概念也可以延伸至保障新闻界采集和发布信息的权利,并提供给公众的充分自由。这一概念包含很多民主政治的基石,因此新闻自由是民主政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联邦最高法院布兰代斯大法官(Louis Brandeis)指出过:一个充分知情的公民集体(informed citizenry)是民主的基础。如果人民有渠道获得正确的、真实的信息,有时间理解、分析这些信息,人民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如今,西方主流的新闻学学术界认为,新闻自由的传统理论基础包括:天赋人权理论、观点市场理论及人民主权理论。较新的新闻自由理论基础则为第四权理论。

天赋人权,不言而喻,它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天赋人权」也是人们在争取新闻自由的最有力的理论武器之一。

观点市场的自由,也是新闻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观点市场的自由,也就没有新闻自由,当下我们可以用几个国家证明这一点。在新闻自由指数当中,中国与朝鲜、越南等国家一并被评为「不自由」。
我们都知道,在上述国家当中是没有「观点市场」这样的概念的。在这些国家当中不符合官方意识形态的观点会被抹杀,一切新闻的发布都要经过审查,而经过审查的新闻,通常不能够代表人民真实的声音。正如杰弗逊所说的那样,如果观点市场是自由的,新闻出版是自由的,“一切都是安全的”。试想一下,如果政府为了降低公民对其的不满而选择把一切不同于官方的意见噤声,那么其合法性就应当受到质疑:这个政府并不能很好的代表公民的意愿,而是政府的意愿。而这就是发生在当今中国的事情。当政府并未获得公民的授权时,它的所作所为是不受公民社会所监管的;而公民由于没有投票权,也不能参与政府的决策。生活在没有新闻自由的环境当中无疑是十分危险的。因为你永远无法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有了新闻的自由,那么我们也就有了获取真实信息的自由,可以对未来将会到来的风险进行规避,也可以在自由的观点市场中获取较为客观的判断。

从天赋人权理论延伸出了人民主权论,它也是现代西方民主社会的理论基石。其理论要点就是:政府合法性的基础来自广大人民的同意,任何一种形式的政府如果变成损害人民利益以保障自己权利的政府,人民就有权改变或废除它,建立新的政府。那些不以广大人民的民意作为执政基础的国家绝不会允许「新闻自由」,因为其畏惧自由的新闻中所挟带的真实的民意会将其否定、推翻。

人民主权论衍生出了“三权分立”原则,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波特·斯图尔特又提出了第四权理论。第四权理论作为新闻自由的理论,使得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有所区别,此区别在于强调新闻媒体在现代民主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系作为一种政府三权(行政权、立法权与司法权)以外的第四权力组织,用以监督政府、防止政府滥权,因此第四权理论又称为“监督功能理论”。

史提瓦大法官从历年最高法院判决中分析,认为宪法保障新闻自由的目的是为使新闻媒体成为一种制度性的组织,使其能够独立于政府之外、具有自主性、免受政府的干预。根据第四权理论,新闻自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形成一个意见或言论的自由市场;也非将媒体视为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中立讯息沟通管道;更非为完成个人表达自我。从这个理论基础观之,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在本质上有相当大的差距。


需要使杰斐逊所说“一切都是安全的”成为现实,「新闻自由」要发挥的作用不仅仅是「观点市场的自由」,它同样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新闻应该紧跟时事热点,紧盯着政府的一举一动,防止政府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入侵我们的生活。没有新闻自由,政府就可以发表不客观的,偏颇的新闻报道。没有新闻自由,水门事件不会被曝光,邮件门也不会存在,其他类似的无论是政治上的不公义的事情发生,也不会得到足够的注意力。

可如果人们迫于政府的压力不敢发声、不敢揭露事实的真相怎么办?这个问题是我认为「新闻自由」不同于「言论自由」的地方。言论自由,是表达的自由,是观点市场的自由。言论自由也是用于保障公民不用担心因言获罪。而新闻自由牵涉到的范围就更多了,这其中包含了对于新闻机构和新闻记者的人身安全的保障。新闻记者得不到保护,也就没有人会愿意把社会的不公义现象记录下来,不会有人愿意发声。而保障新闻记者的安全也需要一个独立、不受政治干扰的司法系统。这样才可以真正意义上的保证他们的安全,使他们在记录真相的时候免于被起诉的恐惧。

人们需要明确认识到这一点:「新闻自由」光写在纸上是不够的。如果媒体和政府联合起来欺骗人们怎么办呢?这样的环境并不自由。随着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兴起与传媒行业的垄断,新闻自由的衰退正在成为我们全球的问题。根据自由之家的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新闻自由度正在降低。而新闻自由所保障的权利,正是民主政治所保障的权利。为了避免人类重新回到一个没有基本人权的年代,我们需要为新闻自由作出自己的贡献。


随思:
1什么样的信息可被称为「新闻」并受保护?
2「天赋人权」与「新闻自由」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3为了从新闻中找到高质量信息和分析,除了「阅读」之外,我们还需要掌握什么知识?
4.杰斐逊所说的“一切的安全”指的可能是什么?


引用来源(不完全):
https://www.facinghistory.org/resource-library/free-press-makes-democracy-work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96%B0%E9%97%BB%E8%87%AA%E7%94%B1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5318492
13
分享 2020-03-19

25 个评论

我記得好萊塢有一部電影名字叫做『夜行者』,雖然裡面劇情喪心病狂,
但感受到裡面政府對於新聞的報道沒有辦法做到完全的控制……
後來在貼吧上問過在中國能否像夜行者裡男主角一樣自己錄製現場視頻然後賣給電視台,
結果回答是不可以,國內是不允許的……
所以……╮(๑•́ ₃•̀๑)╭
新闻自由只是民主自由的一部分,土共掠夺的是民主自由不仅仅是新闻自由
中共国没有新闻只有宣传 没有媒体只有喉舌
简单的说一下吧
为了从新闻中找到高质量信息和分析,除了「阅读」之外,我们还需要掌握什么知识?
逻辑

1949年建国以来,中共抛弃了国民党时期的英美教育体系,师从苏联。
所以教育的目的就变为:向社会主义建设提供技术人才(重理科轻文科的现象从此形成)
随后几年的大学“院系调整”几乎摧毁了民国时期文史科的教育成果。其中很重要的一门课程就是:逻辑
时至今日,逻辑在西方仍旧是最基础的通识教育,重要性与我们的语数外和思想品德同等。

为什么很多中国人不懂得辩论和演讲?为什么中国的数理成果落后于世界?为什么我们身边的很多人蛮不讲理,东拉西扯?为什么我们的新闻和舆论不尊重事实?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没有逻辑课

缺乏逻辑思维,反映在新闻上就是:听信谣言,迷信权威,羊群效应,不讲事实,胡搅蛮缠……

逻辑对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社会的重要性,甚至远超过所谓的“语数外”这些基础学科。然而,拥有逻辑这种最强大的思维武器后,谎言充斥的独裁统治就不可能维持下去了。(所以共产党不可能让大家学会逻辑的)
十几亿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估计连新闻自由这四个字都没见过。
1.
只要是媒體這個載體傳遞的訊息都能算是新聞
我說的媒體不是字面意義上的電視網路雜誌這種
這點我也不是理解很透徹,怕講不清,推薦一本書:麥克魯漢的認識媒體

2.
我想你的標題一定程度表示了對這問的看法,
但你說的自由生效太模糊,首先自由就分生理上跟心理上的
你說的其實就是第四權理論,然而第四權理論說的只是三權之外的監督體系
湊巧現在是新聞媒體而已
因此我認為天賦人權跟新聞自由的關係只是單純的父子關係

3.
掌握知識前不如先學著對所有資訊持保留態度,還有就是某樓說的邏輯,邏輯可以用來分析判斷資訊的可信度

4.
一切都是安全的那句話的重點在於:每个人都能够阅读时
理想上追求現實中可以落實每個人接收的資訊自由平等
不分貴賤富窮
就能將第四權發揮到完美,當然當初沒有第四權的理論,但他的思想是有點這味的
我在想既然一说到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粉红们就会以境外势力渗入,带节奏,造谣等为理由反对,那么民主国家为什么就不怕这些呢,中国为什么就不可以反过来也用网军攻击他们呢
我在想既然一说到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粉红们就会以境外势力渗入,带节奏,造谣等为理由反对,那么民主国家...

其實超怕的,中共也已經行之有年了。
以台灣來說最近推的反滲透法就是為了遏止中共利用民主自由的漏洞來攻擊民主
這法案其實是有不少反對聲音的,因為這是一種防禦性民主。
就是為了保護我們的民主而用些不民主的手段,我相信這樣長期下來對我們的民主是有傷害的
在現代,人人都能產出新聞,新聞自由只不過是言論自由的延伸而已
新聞也沒必要和別的言論分開保護,因為都一樣
真新聞、假新聞……如果每個人都能分辨新聞真假,又有什麼必要去特意保護真新聞,打擊假新聞呢?
为了从新闻中找到高质量信息和分析,除了「阅读」之外,我们还需要掌握什么知识?

你需要的不是『知識』而是『思維』
需要的是『想這新聞是不是合理,找出不合理處的思維技巧』『不盲信任何新聞媒體的態度』
沒有新聞自由即使實行普選,還是無法避免產生一黨獨大與威權統治,普京時代的俄羅斯是最好的證明。
新聞自由跟言論自由,兩者合一可以監督政府。
新闻不仅不能在一党制的情况下沦为国家话筒子,也不能在多党体制下沦为任意一党的话筒子。新闻必须自由,人们的思考与言论必须自由,也应当有机制允许人们用这种自由去影响政府透明的决策。不然可能会如同粉红五毛意淫的那样“只有在投票那天是民主的”。
我现在看美国媒体已经不自由了,什么东西都讲政治正确,看着太累了。
十几亿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估计连新闻自由这四个字都没见过。

天天看CCTV,就看过新闻;天天读价值观,就知道自由。

然而若是把核心价值观拆开来举牌走上街,那就要看是怎么拆分的了。同理,新闻和自由分开来没事,放一起,就不是没见过,而是见不着的事了。
信息是最重要的第一步,没有信息自由,其他都不可能实现
他们那个是怕舆论,不是怕权力。不过,确实,有点恶心
我现在看美国媒体已经不自由了,什么东西都讲政治正确,看着太累了。
这不用担心,数学就是符号逻辑学,我们都学数学

所以天朝学生的逻辑只在数学题中存在
在生活,工作等其他方面就只剩下胡搅蛮缠了。我从我发现哪个现代化国家如此重视“数学”而轻视逻辑的
其实数理逻辑里蕴含的逻辑学,足以用来辨析很多问题了。

我们都学过中共的教科书,事实上本人文理科都很好,历史政治都拿过满分,我讨厌文科的很大原因就是它们不能自圆其说。举例说,历史课本上说“这证明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论证的逻辑上,洋务运动不行,辛亥革命不行,三民主义也不行。用数学逻辑上讲,这是不完全归纳法,不完全归纳法的结论是不能作为证实的结论存在的。政治的逻辑相对严密些,但其公理是“价值定律”,“历史唯物主义”,“阶级斗争理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理论”,如果你认同这些公理,其逻辑还是说得通的,但论证“无产阶级是资产阶级掘墓人”这个说法时,论证的依据是”无产阶级更熟悉机器,因而更能发展生产力“,但哪怕就中共的历史课本来讲,发明机器的是瓦特、牛顿、爱迪生,近代的就和无产阶级更没关系了,用反证法来讲,这说法明显是破产的。

其实,中共宣传的套路很多跟政治课本很像,它并不是不讲逻辑,而在于选择那些”公理“,他们制造了若干虚假的事实,以此作为论证的起点。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那么反对新闻自由,因为如果新闻自由,就能揭穿他们虚构的事实,从而导致其整个逻辑不成立。

所以我认为,中国人缺少的不是逻辑,而是事实。而中共的统治建立在”谎言“之上,”谎言“才是他们立足的基石。

所以天朝学生的逻辑只在数学题中存在在生活,工作等其他方面就只剩下胡搅蛮缠了。我从我发现哪个现代化国家...
其实数理逻辑里蕴含的逻辑学,足以用来辨析很多问题了。我们都学过中共的教科书,事实上本人文理科都很好,...

天朝重理轻文的问题早已存在,轻视社会科学早晚都要付出代价的
事实胜于雄辩,在在无可置疑的事实面前,确实也不需要逻辑了
然而我并不认为土共的谎言宣传能掩盖所有事实。例如‘国民党不抗日,共产党中流砥柱’,‘8964,三年饥荒’以及文革这类事实早已被相当多的中国人知晓。然而他们还是会去相信土共对此的辩解:三年饥荒是苏联逼债(那为何毛老贼还要硬拿老百姓的口粮还钱呢?)文革是四人帮欺骗毛老贼(老贼一世英名怎么这会儿就被耍了呢?所以民主选举的新鲜血液对政治何等重要啊)8964是学生被美帝洗脑(美帝大奸大恶为啥毛老贼还去见尼克松呢?有种别改革开放啊)

事实的确是思维的基础,重要性毋庸置疑。然而我的经验表明天朝人在得到很多事实后,也没有正确的逻辑对其进行分析加工。所以也无法得到正确的结论,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思考,听信权威。
这些问题,我跟年长一些的人聊过,他们很多崇拜毛泽东,我问他们,老毛让他们过成那样子,为什么还要崇拜他?有些呵呵一笑,很尴尬;有些就反过来攻击我。这两类无论是什么表现,其实都暗示了,他们对老毛的胡作非为是心中有数的,他们一类是不愿否定年轻时的自己,虽然知道事实,但还延续之前的思维惯性。还有一些呢,就是简单的强者崇拜,无论老毛是好是坏,但既然老毛有这么大的能力作恶,他依然是强者,强者就值得崇拜。

我们看看原始信仰的话,有两类,一类是崇拜神,一类是崇拜魔。崇拜神的,希望神护佑自己,祸害别人;崇拜魔的,希望魔不祸害自己,祸害别人。拜魔并不是因为爱戴,而是恐惧。强者崇拜这种惯性普遍存在于人性中,而这我觉得应该归类于社会心理学范畴,不是逻辑范畴。现在普遍存在的小粉红,其实大多也是强者崇拜,单纯破解粉红对中共的崇拜,倒也相对简单,只要有人能打倒中共,成为更强者,自然就能转移这种崇拜。但破解这种崇拜本身是很难的,要么去改信宗教中的强者,上帝之类;要么,构建自己完整的世界观,价值观,能让自己克服自己这种恐惧。但这些,我认为都不是逻辑问题。
咦,這個議題,把中共、共產黨、共匪換成品蔥;把中宣部換成鹿姨部,好像也通。含沙影射
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全部姓党,几年前还有那种吐槽的节目,就是王尼玛那些人,全部被禁止了,关键是王尼玛也没有说党的不是啊,就是说一些社会现象,就被禁了
让民主生效的东西多了去了,新闻自由只是其中之一。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