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亲华自由派的计划哪一部出错了?为什么中共目前为止没被尝到自由民主宪政甜头的中国公民推翻?

://pincong.rocks/question/id-3024__sort_key-agree_count__sort-ASC
@红冬里的青鱼大佬说美国之所以在1989年的大屠杀后之所以没有继续对抗中共是因为美国的亲华自由派认为只要能发展中国经济让中国公民尝到自由民主宪政的甜头,中共就会被觉醒的中国公民推翻,可是为什么中国经济崛起后中共反而把局势稳定了?为什么尝到自由民主宪政甜头的中国人反而没有1989的学生有血性了?美国亲华自由派的计划哪一步出错了?昂纳克寓言正在变为现实吗?假如你是民主国家的领导你会怎样对抗中共?假如中国经济下滑,中国公民会起来推翻中共吗?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请题主自问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起来推翻共产党?
你想必会说实力不行。那么你差在哪里?
坦克吗?罗马尼亚也有坦克。
你差的是人际关系,如果要起来反抗,你身边的人都有可能出卖你,而你和军队之间没有有机联系,别的国家的军人可能看到自己的亲戚朋友被压迫就哗变了,但是解放军和党之间的关系远比跟你更亲。
“经济发展带来民主”不是一种空想,而是在很多国家都已经实现的现实。但是,这些国家当中没有一个像中国一样,实现了“自古以来的大一统专制”,大一统独裁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努力的将被统治者费拉化,这是在其他国家都没有发生的。他们只是一个原本就有一定自由的国家突然出现了一个独裁者,但是由于统治时间不够久,还没来得及把国民费拉化,所以民众一有钱就有了推翻他们的能力,而中国人即使富裕了也做不到这一点。
显然,这个现状是美国政治家从未面对过,也没预料到的,他们用过去的经验来对付中共,就会翻车。
当然接下来有的人为了过的心安理得就会努力说服自己认为共产党的统治是合法的。也就是前面有些葱油说的奴性。当然这种言论放在一两年前的品葱是要被喷的,说中国也有很多反贼,当然他们谁也没调查过究竟是反贼多还是粉红多,也没法调查,中共不可能允许。但这个问题也不重要,因为费拉反贼和费拉粉红对于共产党的威胁是差不多一样大的。
于万物之中 以辱共为最大乐子,辱华为第二乐子,你葱头号美分,红太阳综合症和左右二极管观察家
这就是一个为什么中国党内没有出叶利钦的问题了。按照民主化浪潮的原则,中产阶级起来以后应该要求民主呀,韩国台湾都是这样。他们万万没想到中国共产党可以发动皇汉运动,把中产阶级团结起来,搞一个21世纪的新纳粹。
之所以没有出叶利钦,关键原因在于无论是苏联,韩国还是台湾,他们都是有稳定的现代社会的存在的,就算没有独裁者(在苏联是共产党),凭借他们原有的社会体系组织政权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中国情况就不一样了,就不存在一个“统一的现代社会”这个东西。要么统一,但是是前现代社会,也就是成王败寇,失败者被杀全家,胜利者当皇帝那一套,对僭主政治的认同深入社会根基,现在的中国就是这条路。要么是现代社会,但是没有统一,就像粉蛆经常举例的那样,叙利亚伊拉克巴拉巴拉,但是照着历史路径走军阀割据就是正常状况,只有共产党(或者国民党,在这方面没什么差别)能带给大一统爱好者给他们想要的东西,也只有共产党能够利用这个局面给全世界带来如此多的伤害,一个荆楚的军阀是无论如何也搞不出武汉肺炎这个东西的。
在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没有说我反对现政府要冒着被自己亲人举报的风险的,唯独在中国这是现实问题。这就是在僭主统治之下,拆散共同体带来的收益要大于维持共同体,如果当康米走狗没有风险,当反共义士要被杀全家,而且在被杀全家之后也没有其他人会来继承我的遗志,大家都当笑话看,鬼才愿意去当反共义士。但是在韩国和台湾,反独裁者被杀全家之后是真的会有其他人来继承他们的志愿的,这就是差别。中国共产党这一套之所以玩的通,就是因为它统治的是中国的缘故,它看起来强大也就在于这一点。你把中国共产党挪到刚果或者阿富汗,保证第二天总书记的脑袋就被插在长矛上了。
带钢丝的韭菜 🤬不友善用户 难怪外边有人评价品葱是被 “鹿基站吕” 的四人帮所把持。一个被女人和不男不女的阴阳人称王称霸的地方,长久不了。
感谢 @teaculturetalk 邀请。
但恕我只能答这一个,你邀请我回答的其它问题是坟帖。

秦晖老师是这样划分左右派的:
左派政府权力大、对应的责任多,高税收、高福利,社会相对公平、百姓生活稳定;
右派政府权力小、对应的责任少,低税收、低福利,社会相对活力、百姓强调竞争。

奇葩政府权力极大、对应的责任几乎为零。比如秦政,这里别说税收,连你整个人都是国家的。上面可以随意征调你去修皇陵、修宫殿、修长城,但你从没听说过这样的政府会有全民医保。这纯粹就是奴隶社会。
而坐标上对应的另一个角,当然就是政府几乎不找人要税收、但是百姓却有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秦老师认为这样的政府不存在,而我认为这样的政府其实是存在的——希腊政府不就是么。这无非就是 “奇葩政府” 模式里,政府与百姓的关系对调了而已。
这两种,都是一方在压迫、奴役另一方。

既然野蛮人认为这个世界只有 “奴隶主” 与 “奴隶” 两种人,它们当然都会去争当奴隶主,而把别人当奴隶对待。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和希腊的格局是一样的,只不过关系相反而已。把这俩合在一起,说不定会出现正反物质相结合后的湮灭现象。

所以,“中国公民” 什么时候尝到自由民主宪政的甜头了?
在这里,只有 “地主” 与 “农民” 两种身份。
地主往死里盘剥农民,农民想取代地主、再调头去盘剥别人。
汉族文化(楚文化)只要不死,后果就是一个专制政府被推翻,然后上来一个更专制的政府。

生在中国的中国人享受不到自由民主宪政,想享受,只能离开中国;
离开了中国的,直接就享受到了自由民主宪政,但人家已经不是 “中国公民” 了,那为什么还要回来费一把力呢?
这就是 “想看外网得先翻墙,但是翻墙软件只能翻墙后才可以下载” 的悖论。

至于所谓的 “亲华自由派”,我认为这纯是忽悠。
张伯伦也可以自称自己是 “自由派”。

我记得品葱之前有人讲过这样一个逻辑:
你是个浙江的工人,做胸罩内裤卖到欧美,挣了 100 美元外汇。你能拿这笔钱买到 100 斤猪肉。
中共把外汇扣下,换成 700 人民币交给你。700 人民币能买到 100 斤猪肉么?那么你所创造的财富的剩余部分,去哪儿了?
当然是被拿到非洲去做投资了嘛。
一来欧美日不需要中国的技术,二来欧美日管得严。而这正好是黑哥们的优势:1、落后;2、腐败。
先用笔小钱贿赂酋长,拿下项目。然后就像郭德纲说于谦父亲遇到海盗一样——被抢 300 万(项目实际需要的资金),主动给海盗 400 万(多 100 万是贿赂),但是海盗得开 1000 万的发票(项目报价)。
黑哥们当然拿不出这么多钱。于是,中共就会先借给黑哥们,然后让黑哥们慢慢还。
那么,这笔负担实际被加到谁头上了?
中共、酋长,联手在把非洲当地百姓当韭菜割。

同理,“亲华自由派” 跟这个是一样的逻辑。只不过此时的 “亲华自由派” 成了中共的角色,中共则成了酋长的角色,而中国百姓成了韭菜的角色。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遍地 “血汗工厂”……

前两天在品葱看到这样一段话(大意):
它们不承认中国是苏联,全世界自以为信奉爱与和平的善人们也不相信新冷战的存在。只要德意志第三帝国的炮弹还没把自家的屋顶给掀翻,没人愿意从大爱无疆、天下大同的春梦中被唤醒。
只有川普敢大锤一挥把做梦的床全砸了:"再他妈睡,天就塌了!"
于是,一半人擦了擦梦口水,起身跟着川普走;另一半人因梦遗被打断而狂怒,抄起家伙要跟川普拼命。

所谓 “亲华自由派”,就是那些即将在春梦中梦遗的。
能躺着割韭菜,干嘛还要努力?
它们才真正是 “尝到了当奴隶主的甜头,千方百计想把川普政府推翻” 的逻辑。



中共,是由江西、湖南、湖北猴子建立起来的。你永远不要指望楚国猴子能有创意,即便是干坏事。
它们现在无非只是把 “亲华自由派” 当初对自己玩过的套路,无脑复制过来对付非洲人而已。

就像先秦,《道德经》的作者给华夏制造了共产瘟疫后,没有一只楚国猴子能实践它。而实践者,法家思想(法西斯)的代表人物,全是华夏人里的败类。
但是当华夏人里的败类把害人套路发明出来后,楚国猴子一定是玩这个玩得最狠的,它们一定会翻来覆去地滥用这个。“沐猴而冠” 还真不是华夏人在歧视楚国猴子,而真的就是楚国猴子的种族天赋(家里如果养了宠物猴,别教猴子玩打火机,否则看见啥就点啥)。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共产主义是目的,法西斯与射秽主义是手段。所以 “皇帝” 就是在实现自己的 “共产主义”——高举仁义道德的儒家牌坊,实际行的是势术法的法家手段,把受众洗成赴火蹈刃、死不旋踵的墨家脑子,以试图让自己得到清净无为的道家状态。
皇帝,完全 “解放了生产力”,看见什么都可以无代价地 “公有”。
但是被皇帝统治的人还是 “人” 么?
不,那叫 “生产资料”。

中共,就是这套把戏的集大成者。
古代皇权政治,与今天的中共并没有本质区别。
中共,依然是一个 “汉文化(楚文化)” 政权。
卡尔马克思这个害人的智障、神棍、残废、精神病所起到的作用,仅仅只是让楚国猴子建立的 “汉民族”,把一套已经玩了几千年的意识形态,换成了 “共产主义” 这么个听上去貌似很新鲜的洋词而已。

何况,中共元老,还是楚国猴子。
而当它们再次征服华夏,所有人都会被它们拉低到楚国猴子的水平。

你在它们的统治下,你上哪儿去尝到 “自由民主宪政” 的甜头?
“商君之术” 之 “疲民” 也。
一个 996,就能搞得绝大多数平庸的人整天被工作与生存的压力掏空精力,哪儿还有工夫去琢磨造反的事?

能来品葱当铁杆反贼的,要么是家境殷实的,要么是破罐子破摔的。
可这样一帮人,即便能凝聚起来,又如何颠覆得了中共?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一方面,1989以后发生了许多事件令美国放缓了对大陆的和平演变。

1. 海湾战争
2. 轰炸南联盟大使馆
3. 911引发的全球反恐合作
4. WTO使大陆成为世界工厂

另一方面,西方亲华自由派忽略了自由思想的三大条件(同时也是民主宪政的前提):

1. 必须生活在一个具有一定文明的社会体系中,该体系能保证基本物质生活,才有精力去思考其他事物;
2. 人必须拥有额外财力,获取前人(主要指西方)积累的知识;
3. 社会具有容忍自由思维的环境。

中国大陆显然不具备这三个条件。习近平正在试图达成第一个条件(从这个角度来看他是进步的),却憎恨第三个条件(此刻他又是反动的)。而沿海发达地区先富起来的人并没有把金钱花在进步上面,反而向消费主义投降,成为“奶头乐”的牺牲品。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问题出在:全球化。

阿姨在讲座中谈过,其实,美国所谓的“拥抱熊猫”这个政策的制定者,都是东欧人。他们制定的和平演变路线也是参照东欧的。

当时东欧和美国是经济脱钩的。而今天的中国深度参与了资本全球化,中国可以轻易地获得美国的先进技术,然后再用低人权成本优势去击败美国的企业。

这导致一个现象
当年冷战,双方经济脱钩,几乎没有贸易往来。东欧人生活水平很低,这用不着你教育它们,它们自然就会向往西方民主。
而今天的中国,大城市人民生活水平和民主国家几乎一样。它们当然不会去追求自由民主,反正专制我也很舒服。

当然,你说城市生活是一种特权。没毛病,但是你要是足够聪明,你也可以当特权阶层啊。特权阶层只是竞争压力大,但是可没有说种族歧视哦。

这种制度,国内官方叫做二元化,内网叫做内卷,阿姨称为费拉,秦晖描绘为变形的南非式种族隔离。
但是无论你怎么叫它,总之它导致一个结果就是中国人并不向往民主,而是向往生活特权。
==================================
所以,从阿姨到秦晖,各路反贼都认为,消灭这种特权专制,那就要消灭全球化。只不过阿姨更极端,全球化只是掐断了资金和技术,想要彻底灭掉的话,就要消灭秦制,但是秦制是制度和思想,想要消灭它几乎不可能,那就只能消灭这个制度的载体,中国人。

这方面秦晖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方法不同而已,秦晖并不主张消灭中国人认同,他更加民主小清新范儿 ,秦认为可以利用共产党的某些特性来搞定。因为共产党,起码中共不是皇权,学朝鲜世袭它没法做,必须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那我就疯狂地要求你为人民服务,直到你的财政崩溃为止。

我并不造反,我只是要求你给民众发钱发福利,这让共产党也很难受。东欧共产党倒台的直接原因大都是如此。

=================================

我认为,消灭全球化已经不可能,我对于战争的前景预期很强,我认为拜登的上台,说明西方无法解决当今全球化带来的问题。

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国军事实力准备完全之后必然会收复台湾,这一定会在习近平有生之年发生。

幸运的是,太空革命已经开启,这次战争中,习近平和中国人会惊讶地发现,在全力以赴的美帝面前,它们都是土匪水平而已。

但是我认为阿姨幻想的诸夏也是太理想主义了,太浪漫主义。诸夏并不会发生,相反,三战后的中国会更加独裁,法西斯化,最后发动四站毁灭地球。幸好那时候火星已有人类聚集,等地球净化之后,大家重新来过。
我认为在问题里有两点错误的地方。首先是亲华自由派不是希望老百姓起来推翻政府,而是希望崛起的中产阶级能够有足够的力量和共产党进行政治博弈,甚至从内部改组共产党。第二 他们也没有指望中国老百姓通过经济发展来品尝民主宪政,这其实根本是不可能的,他们希望的是中国通过经济的对外交流,能让中共意识形态得到冲击,比如电影电视剧 书刊等传播民主政治理念,老百姓的思想得以转变。俗话说的“糖衣炮弹”。

我到现在认为 自由派的计划不能说全盘皆输。他们低估了中国五千年封建制度对中国人的影响。实际上 中国人没有任何政治行动力的,他们不是自由民,即使给他们自由民权力也不知道如何运用。这就导致了大量的私营企业家,以及精英阶层比如香港高级公务员这一批人,面对中共竟然毫无抱团取暖的意识。竟然像待宰的羔羊,任由其摆布。那中产阶级就更别提了。另外他们也低估了共产党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力。

关于自由民和封建传统还有一个例证就是俄罗斯,想一想即使出现了叶利钦 俄罗斯还是没能走上现代的宪政民主之路。现在还是在强权政治的泥潭里面打滚

但是 我认为从长远 中国人还是会心向自由。

补充一点:中共其实在邓小平以后采取的是一个很灵活的手段。中共应对外界渗透是采用了利益捆绑,贴身缠斗的方式。所以到现在美国想切割其实是难度很大的。因为中共和自由世界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这点美国没想到。全球化带给自己的是这个。当然全球化现在也不可避免。所以对于奥巴马的ttp我觉得还是挺有现实意义。而川普的“大家都回美国”就有点超越现实了。
因为中国的经济不是靠民主宪政发展的。
恰恰是中国人民和共产党做交易,以政治权利和自由为代价,换取经济发展利益的结果。

八九之后,共产党和中国人达成了一致的协议,以政治权利换取经济利益。
党把蛋糕做大,虽然赵家人还是吃大块的,普通人跟着吃小块的。
但是因为蛋糕越做越大,普通人也有的吃,尝到了甜头。
但是代价就是绝对不允许主张政治权利和质疑党的领导。

况且三十年来,确实让很多人经济上实现了翻身,
九十年代第一批,下海暴发户。
两千零八之后第二批,炒房暴发户。
一零之后之后第三批,互联网爆发户。
在这三十年中,每十来年就有一个大风口,让普通人有机会尝到甜头积累财富。

没发现不满情绪是近十年越来越严重的吗?
因为对普通人的大门关上了,
而发展造成的高房价,高生活成本,普通人承担了后果。
这也是为什么一直要强调死保经济增长,
其能坐在执政党位置上,合法性来源就是经济增长。
经济越增长,其政权越稳固,因为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大家都会对未来有一个正面的期望
只有日子一天不如一天,看不到希望,才会想着去改变。
中国社会民主党 博爱+理性=民主+科学
其实有一点是全世界都没有算到的,那就是习近平的上台。

理论上讲,中国的社会舆论如果按照习近平上台之前的情况发展下去,确确实实是会持续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已经结接近光靠社会言论就足以启迪民智的水准。

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也远远没有到需要着陆的时期,城市化和生产力的潜力还有很多没有被挖掘。互联网经济春意正浓,商人们在大胆的开疆拓土;各级官员们都在积极地招商引资,甚至成批地往西方国家考查、进修;无数优秀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在努力奋斗,短期内就可以在大城市里生根发芽,实现阶级跃迁;

彼时,在哪怕是主流媒体的语言体系里,对“开倒车”类型的用语都是基本排斥的,出版界、媒体界更是以相当开放的态度面对很多社会和历史问题。

中国社会的发展速度、变化速度都是非常瞩目的,一切迹象都表明这个国家无论是在精神层面还是物质层面都存在着无限的可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对社会舆论的影响力非常大。

可以说是高度类似于西方“开明专制”时期的社会形态。这样的一个社会,这样的一个国家,显然会给自由世界一种积极的印象。任何人都不能否认,2002-2012这十年,乃至于余波荫及的13-15年,中国的社会都是一个蓬勃向上的社会,一个充满积极的可能性的社会,一个让无数个家庭和个人可以获得相对比较公平的环境去改变命运、改善生活的社会。


然而,习近平来了。媒体界,“党媒姓党”。知识界,万马齐喑。房价,基本告别中下层人。经济,日趋艰难。哪怕是妓女一样的官方GDP,都藏不住的断崖式下滑。而正常的融入世界贸易体系的后发国家,在人均GDP这个数值时还正是高歌猛进的阶段;世界经济在此期间也并没有灾难。

几年之间,对社会进步关键性的医疗、教育、法治、金融、保险、银行种种实质性改革全面停滞,社会阶层固化的壁垒迅速搭建,尤其是代表着社会财富根本分配机制的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更是戛然而止。无数的农村人、老人、病人、底层人无法从权贵的金山银山里分得更多的边边角角。

这几年,中国上下基本上就是在围绕着怎么更好的保住习近平这头猪的政治安全,以及怎么满足这头猪在青少年时期奠定的种种愚蠢又疯狂的革命政治热情这两件事在忙。

这头猪的出现,是共产党倒台的加速,也打破了自由世界的幻想。美国的自由派,甚至邪共党内相对清醒一些的人,都没有算到,毛泽东这个魔鬼,制造了整整一代的猪,会给中国和共产党造成多大的危害。习近平是这一代猪里的典型代表。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感觉我这个回答放这里更加合适:

你国的城市人口在2012年其实已经足够庞大,接受基本的民主理论的人口也足够多,理论上1989年你国有这么多城市人口的话民主化可以实现,因此克林顿和民主党的计划实际上没什么问题。

拥抱熊猫派没有算到的东西不是什么“奴性”之类的虚无缥缈的玩意,他们没算到的应该是移动互联网。之前的互联网使用者基本和城市常住人口重合,因此互联网说到底不过是报纸和书信的超级加强版,掌握舆论的仍然是民国在报纸上发文的那一批人。

然而移动互联网完全是相当于把南特、波尔多、马赛的农民和巴黎的市民一起塞到了巴黎市中心广场。我敢这么说,如果1780年代真能把这些人一起塞到巴黎市中心,那法国大革命直到一战之前都不可能成功。具体原因你看看法国小说关于外省人的描述就好了,一直到拿三退位,外省人仍然是波旁时代的生活状态。农民就是天生的,顽固的保守主义者,这种状态他们一生都不能摆脱,只有他们进了城生了孩子,他们的城市中长大的下一代才有可能摆脱。

根据法国、俄国、伊朗等地的革命历史我们完全可以明白:要推翻一个专制政权,一定是要先占领城市,然后借助城市的资源镇压农村集结起来的保皇派反扑。千万不要被贵妃那一套“农村包围城市”忽悠了,贵妃的领导层基本盘是在广州上海南昌武汉昆明形成的。同时这个过程一定要快,一定不能天真地认为拖延的时间越长,就会有越多的人认识到民主制度——能认识到民主制度的城市人口是有限的,之后聚集起来的都是农村的保守主义者。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尤其是如此,18世纪乡村贵族勤王的反应时间以月计算,有线互联网之前是以天计算,现在是以小时计算。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問題在於 殺紅龍 誰上?
中國窮人 捨命跑路 中產家庭 上躥下跳跑路 富人 悶聲跑路 

所以 大部分 誰會真傻到衝塔哦 也不用互相指责懦弱 谁不是上有老下有小 (我真心敬佩任何敢於衝塔的義士)

離岸愛國 就對上了 鍵盤民主

(不得不說 芝麻黨這點還是醒目 - 不滿 你就走啊 不攔你 - 96年就基本放開個人護照申請 02年就开始试行「按需申请」 對比同樣是經濟起飛的台灣 直到西元1988年解嚴後 申辦普通護照才算是開放 类似还有南韩 - 現在天赐良机 200斤偉人包子帝决定关门倒车 - 可惜 对岸的Trump已成斯人 不能帮包子 加速爆缸了)

講句政治不正確 及其反动 我自我反省三分鐘的話 - 古早的排華法案 人头税法案什么的才是大杀招 現在當然不能排華 太愚昧太沒人性 所以「脫鉤」就是现在唯一的方法 任何還想嘗試所謂 engagement and enlargement 只能是接受鐵錘的教育 
红色警戒 孤蓬万里飘
     从一开始就是错误,只有他有改变的心才有不断改变的命。本来78年左右开始吧中国人知道自己穷,自己差,穷则思变啊,慢慢改。等经历文革那些血债的人都去了后逐渐和平演变那也行。可是呢到了89以后,什么政治全部都严收了,那种向往的思维都被绞杀干净了,
    中共就是末代满清一样,发展建设就是为了维持自己不死,到后来,经济上看起来差不多了,再加上个网墙洗脑........改良的心就更弱了。89是一个关键转折,在此之后中共绝无和平演变的可能,只能越来越坏,为了不被正义消灭,那就把你也带坏算了。即对89后的中共,别抱幻想了,早点消灭早点好,越拖越坏,坑的人越多越惨。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可是好些人愣是不相信,于是,只能让时间来不断证明这种观点的正确,香港回归没改变大陆,香港完蛋了。40多年过去了,这个世界没改变中共,中共把全球改变了。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好的机会愣是放过去了,致使积弊如此之深,懒得骂他们的了。
因为美国人不懂支那人的支性

正常人生活改善了就会想要获得尊严和自由民主,支那人生活改善了却只会支性奴性加深,想要继续做国家的奴隶

美国人根本不懂支那人几千年大一统奴性思想有多深
傻白甜的老外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黄种人里面日本人讲点信用
傻白甜就以为桂枝也是如此
可事实桂枝是最阴险狡诈的
他们的对手还是阴险狡诈的王中王 共产土匪
被玩得团团转 也是求仁得仁
经济发展会导致统治阶级下台,这种逻辑对任何一个稍微有常识的人来说都是荒谬的。
美国亲华派用这种说辞哄骗美国人,其实背地里就是贪图中国的低人权优势。
而美国人之所以相信,是因为他们压根不懂中国,当时美国对抗的目标是苏联。
未能意識到技術進步大大提升了專制政權對社會的控制力,一如互聯網傳入中國讓一部分人覺得自由已經生根發芽沒有限制了。
当年Clinton就是用这个借口强推中国进WTO的
通过拥抱熊猫而改变中国派的失败
有两个可能
1是他们真的太天真,以为中国会因此改变
2是他们其实知道根本没希望,只不过要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拉中国进全球化,好大捞一笔。之后如何他们才不管。
我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
无敌大头鱼 观察 搬砖工+业务码农
这个问题历史上已经有答案了,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说过:任何国家的国民都只会生活在与自己性格相复合的政治制度下,而不论这个制度叫什么。

这点在我支近代的历史中尤其明显。

蒋介石的民国叫三民主义,我支一共搞的社会主义,我支二共搞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实本质都是一样的东西。

就算哪天我们搞自由民主主义,最后也会变成和现在一样的东西。

就像美国人把奴隶制下的黑人拉回非洲,成立了利比里亚,移植了全套的美国宪政和自由主义制度,结果呢?没多久利比里亚就变成奴隶制了。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hashtag/%E5%8F%8D%E4%B8%AD%E5%9B%BD%E6%A2%A6%E6%95%99%E6%9D%90
中国发生群众革命不是美国的利益(代价风险太高)。美国希望共产党自己改变自己,从东欧苏联的例子这个政策效果不错, 对中国目前就认为该做法失败为之过早(党国希望塑造这样的武断说法不奇怪), 不然习近平费劲的整党不是吃多了么?
范松忠 黑名单 我从没什么灌水,泄露个人信息,一直给予观察和黑名单,这次居然又永久且不再撤下之黑单处理,没关系,算了。跟大家道别。这次我不仅跟中共国告别,跟中文也告别了。各位好人珍重。
因为基因(其实是文化)里写进了奴性,就像小丑把自己的屁写进了草纸是一个道理。

因此,不去除这种文化基因,是不可能追求民主的。
Julianne Chino de ultramar, liberalismo social, preocupación por los derechos humanos, anticomunismo, racionalidad, escepticismo cultural
就四個字“民族主義”民族主義乃中國的萬惡之源,因為民族主義讓所有中國人可以無視任何奴役以及暴政,官方通過虛構出一個仇恨對象就能統治你國人上億年!因此不徹底消除中國的民族主義是不可能讓中國人有改變,如果民族主義還在中國就永遠有獨裁的土壤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依我看和平演变只是借口,联合割韭菜才是真。他们希望中共是对内称帝对外称臣,这样既可以享用人肉电池也不用担心外敌入侵。可惜总加速师让他们失望了
疯狂的维尼 观察 喜欢遨游星瀚,一天一公里
恕我直言,如果没有美国的自由派,各位恐怕还在墙国背诵小红书习语录。
Z760543032 自由主义者,反共主义者
我认为有三个原因,1.人种原因。东亚人普遍性格老实,吃苦耐劳,不喜欢造反。纵观中国历史,农民都是肚子饿的受不了才造反的,没有哪一次是单纯不满政治制度而起义的。今天的中国得益于西方发源的农业技术已经很难发生大规模饥荒了,固然中共政权会很稳固。2.中共的舆论管制,思想政治教育力度强大,无孔不入。中共的喉舌人民日报新闻联播环球时报地位尚高,中宣部在各个媒体平台渗透颇深,主旋律影视剧近年来数量大增,国际互联网被全面封锁,整个国内舆论环境变成一言堂,老百姓只能听见看见中共给他们筛选过滤好的一种赞美的声音,固然心中会对党,国家忠心耿耿。3.改革开放在经济领域取得较大成功,人们的生活改善,生活条件变好,自然而然会对中国社会,共产党产生一种莫名的好感
按东欧的路线看
经济发展只是条件之一
下一个必要条件是经济危机,出现大规模罢工导致社会停摆时才会有进展
白俄没有罢工所以到现在也没搞成
参照阿拉伯之春民主运动,凡是心慈手软不敢下杀手的都被推翻了,比如穆巴拉克、卡扎菲。凡是不惜内战也要把持权力的都成功了,比如巴沙尔。
有这些例子在,缅甸军政府也敢于对示威群众下杀手。国际社会对于独裁国家人民的支持和保护力度很有限,法理上还不是很正当。热武器时代只要敢下杀手,民众没有胜算。以中国人民对中共邪恶程度的预估,别说屠杀,对内用核武器都不是不可能。在当时以及现在的情况下民众上街与政府对抗只能是送死。
在我看来中共要死,除非是像二战日本德国那样靠外力推翻,靠内力的话就只一种可能,我把他叫做维稳死亡阶梯。简单说就是经济越差就有越多人不满,中共就需要更多人参与维稳,维稳经费大增就需要收更多的税,收税越多经济越差人民越不满。就会进入左脚收税右脚维稳的死亡阶梯无法自拔。当民间不堪重负再也无力支持巨额维稳经费时,维稳人员的收入一样会受到影响,当维稳人员也变成维稳对象时,就是变革发生的最佳时机。
我认为不是没有,而是已经尝试过了,在89年就已经尝试过了,而那一天之后包括中共和人民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同样的是你所称的美国亲华自由派,或者拥抱熊猫派等等。实际上,东亚大陆人民是最早开始响应呼唤的之一,“生效"的。然后是中共选择了这条路,而太平洋对岸选择了绥靖。

而事到今天的地步,一个体量规模达到一定程度的主要现代国家,还没有过被颠覆或推翻的先例。我们已经进入了未知领域
sdadhao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OldUther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中华文化缺少一种自由的精神,以及超越世俗世界的信仰。

简单来说,真的就是“中国人有一口饭吃,就不会(冒着生命危险)造反”。

首先并不觉得自由很珍贵。

其次并不觉得有什么比命更重要。
世界唾弃之都 脑后有反骨,永远的幽灵
很简单,因为至始至终也只有中共派系的人经济发展了,不然为什么现在中共连共产主义的脸都不要了和“人民富豪”们一起剥削压迫那些经济始终停留在温饱的韭菜们?韭菜们一直处于半饱的状态,经济是丝毫没有发展的,他们何来的能力去推翻?到头来只能骗自己是“党和人民富豪给了他们工作”,而且中国厚黑学传统丰富,挑动群众斗群众,偶尔还能把人民富豪拉出来批斗一下(不过和韩国的社会讽刺片一样批斗完了还是那样),是其他东欧才“民族发明”了几百年的国家不能比的(说的就是你有坦克的罗马尼亚,明明就是蛮子,南边的保加利亚都比它更罗马)
结果,占中国大多数的韭菜们,只能一边相互倾轧一边祈求青天大老爷的恩赐,丝毫不了解他们的苦难就是青天大老爷所造就的。
而经济发展了的青天大老爷和人民富豪们,会否定这个可以让他们把韭菜踩在脚下剥削的体制吗?哪怕是印度的首陀罗,有了非人种姓可以踩在脚下,他们都不会造反。
这个积累了无数厚黑学的文明,唯一的灭亡只可能像两宋那样亡于新文明的质朴和务实,任何一个旧文明都不可能摧毁同是旧文明的中国,可惜,如今的世界只有旧文明,即使是最新的美国,也已经堕落成连亚当斯密看到了也要唾弃的旧文明(亚当斯密因为十三州殖民地的活力而爱着它并憎恶旧的英格兰王国,然而如今的十三州殖民地也因为费拉而堕落)
只有再度拿起质朴而务实的新文明,才能击败腐烂的旧文明,可惜,今日没有十三州殖民地,也没有新大陆,不过,只要这个新文明有机会积累生存资源甚至生存空间,它必能取代旧世界的腐朽文明,就像罗马共和国的农夫和工匠作为公民建立罗马帝国,但要小心,如果这个文明背叛了质朴与务实,它也会成为旧文明,被新文明所取代。
因爲安於奶頭樂了。先富起來的新興中產階級沒有帶動後富起來的人,反而爲了保持自己的優越位置成爲了維穩力量。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胡萝卜太多而大棒太少,外资加持下高速发展的经济掩盖了太多的社会矛盾,以至于不足以倒逼民主诉求,反而让中共有了和西方掰手腕的资本。
这……

比如说我很坏,我整天打你剥削你奴役你,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现在我手里一把枪,你推翻我试试……

之前历史上有推翻政权的先例是因为力量差距不大(冷兵器时代/武装革命)或者统治者有底线。

简单的逻辑推导就能证明只要统治者没底线然后力量相差悬殊,就不可能推翻。大不了统治者可以杀光民众,然后从统治者自身内部分出一部分人成为民众就好了。
蛋挞派 蛋挞一枚
大陆的主要群体是一线城市之外的地区居民,闭塞落后。
中国的自由派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占比很少。
上述的背景决定了目前自由派自保都很困难。
因为西方想不到中共只对自己开放没对人民开放,而且还甘于和中共割韭菜
多事之秋 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後
從根本前提上就錯了,科技愈先進,政府權力就愈難顛覆,當你起早刷牙政府都知道的時候,你如何組織反抗呢?中國共產黨愈強大,中國就愈貼近反烏托邦,以前的自由派想法太脫離殘酷的現實了。
天下无贼 观察 你想多了…………
美国的亲华自由派认为只要能发展中国经济让中国公民尝到自由民主宪政的甜头,中共就会被觉醒的中国公民推翻


这句话根本是扯淡。

你没办法证明经济发展是自由民主宪政带来的,中国恰恰没有自由民主宪政,也经济高速发展了40年,这简直是高级黑,自己给自己挖了个“自由民主宪政能带来经济发展”的坑,实际上自由民主宪政并不能保证经济发展,经济的发展有很多因素,自由民主宪政只是其中的几个因素。
teaculturetalk 飲茶係我地大粵民國人嘅文化!
因为忽视了最基本的一个问题:中国是披着共产党皮的纳粹,不能用治共产党的方式来。
ZetaFC 在下自由意志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点踩传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804
我觉得这是个概率问题。经济自由化之后政治自由化就有机会了。经济不自由化政治永远自由化不了。
随便说说 在美执业律师
没有错。实际上近几十年来的各个国家的实际结果表明,推翻暴政最有效的途径确实是让民众赚到足够多的钱。而在贫穷中推翻暴政进而变成民主的先例,似乎真的没有看到。这一观点也是过去几十年美国两党的共识。 所以,美国过去自尼克松以降的两党策略都没有什么问题。

一个很显然的解释是,民众推翻暴政的原因不是没饭吃,而是不公平。但只有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这种不公平才会变得显著,变得遥不可攀。在这种情况下,内部的压力才会开始累计。
新注册密码 已退葱 God Bless America
回复带钢丝的韭菜——
“能来品葱当铁杆反贼的,要么是家境殷实的,要么是破罐子破摔的” 我也发现了这一点。好几次看到,比如那个北欧贴。右派抨击左派的高税政策挫伤赚钱积极性,不可持续,就有人提中共的低福利加996, 还会有一大推人给这个提996的点赞。中国的996现状很明显不在这个住在西方的右派的考虑范围内(也没有必要,活得根本是两个世界)
谎言是最大的最 坚持真理,不为环境所动。
我觉得是因为中共在这几十年的经济发展中总结了一条经验:与其靠民主来解决王朝周期律,不如靠解决社会矛盾来避免被推翻。
曉之天道 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損不足而奉有余。社會民主黨74%,社會自由黨74%。
@于万物之中   
     不是中国人民不行,是中国自由派精英的政治能力和战略眼光都不行。组织是靠精英去策划去推动。因为中国的自由派眼高手低,只顾着享受全球化的搭便车挣钱享乐,而没有在民间和基层秘密发展组织和社区,白白荒废了30年的时间。没有组织,没有共同体,什么事也做不了。
    而中共早就看穿称其为“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中共的组织能力比自由派严密、老练、狡猾的多。
HatredKiller 观察 2021年最大愿望 习近平惨死
89不是差点推翻了 臭狗屎上台前这个国家不也还挺正常 现在可能只是隐忍阶段还没到爆发 网络封锁傻蛆言论被放大了给人全民蛆的错觉也说不定 毕竟臭狗屎上台才几年 未来啥样真不好说
qwm 新注册用户
尝到自由民主宪政甜头?
你在...说什么?
经济腾飞之前就放弃了努力的自由派有让哪怕一个县进行过所谓的自由民主选举??
我的天哪...
很明显美国的拥抱熊猫派没有读过资治通鉴和24史,东欧巨变已经说明了他们的想法和初衷本来问题不大但错就错在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的历史,一部几千年的专制和愚民的历史。几千年来王权不是被限制而是越来越大,思想不是被放开而是越来越禁锢。
欧洲——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所以拥抱熊猫派的计划完全可行)
中国———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所以不行)
这就是区别
新年除习日 南望王师又一年
因為沒有考慮到支那人種劣根的因素,沒有考慮到支那社會原本就是一個逆淘汰的社會,簡單講就是用考慮人的思維給豬用上了,真的是恥辱
主要是无法形成组织,很多人反感共产党,但是怀念毛泽东,因为除此之外,哪个组织或个人能形成力量
Gold3FatAss 黑名单 三胖肉叉烧庆丰包
最后奥巴马确实意识到了问题想改变策略,但是他已经没时间了,而且因为之前各种失败造成的反作用力还成就了川普。

举个类似的例子就是编剧A写的剧情不被观众看好,导致该剧最新一集收视率惨淡,于是制片方换了个编剧瞎几把乱改一通,原本可以利用的伏笔也通通作废。虽然一开始新剧情收视率大涨,但观众越看越吐槽“这他妈的都是什么狗屁玩意儿啊?”
刚看了娃的教材,里面有提到世界各国的学校,中国的学校的照片惨不忍睹,好像是谁去支教拍的大凉山里的学校。就这种宣传,谁还认为中国是威胁?!被媒体和教材洗脑过的美国人,真的是很傻很天真。
你站在中共的角度看看就知道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当年美国真有这么想的人我只能说太蠢
韭菜连井口都没出去过,在党的教育下,党养活14亿人不容易。韭菜觉得下班能喝2口烧酒就是天堂了,就是自由宪政民主了,而且绝大多数人对政治冷感。
背后推行这种绥靖政策的是华尔街,他们要的只是中国十几亿人的廉价劳动力和市场。

通过发展中国经济推动民主只是个幌子,用来骗取部分政客的支持
应许之地 新注册用户
在中国,说要推翻这个推翻那个,是要流血牺牲的,不是举举拳头就能解决的,靠枪杆子出的政权那那么容易被推翻。
指望底层老百姓就算了吧,乌合之众没组织没武装根本指望不上。中国现在还是皇上说了算,要政改也得是皇上去弄,但皇上作为独裁体制的最大受益者,是没啥意愿去改政体的,毕竟蒋经国这样的人可遇而不可求。
jjzzmm 观察 左派人士
楼主自己蠢。 美国人会在意你支是啥吗?他们在意的是利益。
因为经济改革只是浮于表面,只有政治改革才能从深层次来改变中国。当初给中国提供援助的民主国家应该会想到这一点,不过只怪支共高层太反人类。六四一役,和平改良道路断绝!
窝佬路过的 In primis venerare Deos.
新大陆地主的傻儿子,犯了旧大陆阴谋家最喜欢的错误,相信。

轻信了国内企业巨头,和白区党的甜言蜜语,主要是后者。

在巴以和谈,朝鲜核问题,两伊问题上全都是一样的错误,并不独滞纳一隅。
已隐藏
socks 黑名单
因为经济从没自由过  政府占据最大的买卖市场
gcxngngxs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旺仔 观察
有什么消息来源证明美国的亲华自由派,想办大陆实现民主呢
因为东欧以前就(相对)阔过,所以吃过民主甜头,很快就选择抛弃了专治。

你支一直都是穷B,也就是美国扶持经济才变好。所以对支人来说,民主的甜头远不如生活变好的甜头。



你给一个人吃荔枝,再喂他吃橘子,他肯定觉得不甜啊。
逝去的过去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想得太美好了,甚至连自己的对手的情况都没搞清楚,这个策略说明白了就是用代理人去代替自己参与博弈,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搞清楚自己的代理人到底是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盲目地行动造成的数个小失败最终导向了最坏的结果。
Ginsiht 无数渺小的思考组成了我们的一生
中國的問題根深蒂固,並沒有美國知識分子和擁抱熊貓派想的那麼簡單。就算現在共產黨倒台了,中國人選上來的依然是一個新共產黨。真正的問題根植在這個民族的基因上,如果不徹底從本質上瓦解,中國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
美国外交政策有所谓realism vs idealism。
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
著名的国联,和威尔逊主义,不也是失败了? president wilson 还有 carter, 都是好人,但是太单纯了。
NaClO4 新注册用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实际上美国根本不民主,更不自由。
要是民主的话就不能有1000万人感染了;说自由,病毒在那确实自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15
  • 浏览: 21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