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不知道的一些六四的细节

●张先玲的儿子叫王楠,王楠在六四时被戒严部队枪杀,张先玲也是天安门母亲组织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张先玲的妹夫是丁关根。丁关根在王楠刚去世的时候,还流泪表示很伤心,但很快就和张先玲切割,甚至两家人后来几乎断了联系。

张先玲的丈夫是中国著名琵琶艺术家王范地,她的表哥是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

●1989年,陈佩斯和他的父亲陈强都是支持学生的。陈佩斯还曾经因为参与拦阻军车的活动,而被戒严部队军人抓捕,遭到毒打,幸亏其父陈强四处奔走,才得以释放,没有被作为“暴徒”来处理。陈强当年也经常蹬着三轮车去广场上给学生们送水送饭。

●六四死难者中,有一个人叫尹敬,他是三日晚上在家做饭的时候被窗外飞进的子弹射杀。他的岳父是关山复,关山复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埃德加·斯诺的遗孀是非常同情六四的学生的。她2000年初访问中国的时候,曾经联系丁子霖并且想和她会晤,但被中共政府阻止了,至今天安门母亲们每年还会给斯诺扫墓。斯诺夫人后来也被禁止来中国,并且她生前似乎和很多民运人士诸如魏京生等人建立了不错的私人关系。

●很多五毛拿刘晓波和侯德健说所谓的“没看到天安门广场死人”,来证明六四屠杀不存在。但实际上,刘晓波当时说的是谎言,他之所以违心的撒谎是由于当时他怕被判处死刑,这一点上也导致在九十年代初,丁子霖非常不喜欢刘晓波。徐文立曾经说过“他(刘晓波)回忆了1989那次在中共电视台违心的见证,他痛苦地提到中共恶毒让他父亲的游说,他说,“平日里我可以和父亲论辩至反目,可是当父亲在那种地方双膝向我跪下时,我他妈的,彻底崩溃了!我从来没有对谁讲过这一幕,今天就想对你说,可是还是不能原谅我他妈的自己!特别面对天安门母亲们时!没有借口,只有惭愧,骂自己不是东西!”

●六四事件中主要的死亡地点并不是天安门广场,而是在长安街。但这绝不意味着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中共事后宣称广场没有死人是谎言。从6月4日凌晨1时30分38集团军抵达广场北部、凌晨1时25分空降兵15军抵达广场南部,直至清晨5时30分许,广场枪声不断。至少已经知道三个人被射杀在天安门广场里面。他们是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双学位程仁兴(中弹在国旗杆附近)、北京农业大学林系硕士生戴金平(中弹在毛主席纪念堂)和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生李浩成(中弹在广场东南角)。台湾的《中国时报》记者徐宗懋也是在天安门广场上中枪受伤的。

●五月下旬其实刘晓波曾经主张学生们撤出广场,当时柴玲也答应撤出广场了,但执意留在广场上的人是李录。

●六四目前知道的最小的死难者叫吕鹏,他当年九岁,被流弹射杀。

●六四歌曲《历史的伤口》的召集人就是时任立法委员的赵少康,当年的新党是全党团结起来反共支持学生的,和今天的新党判若两人。

●赵紫阳去看望绝食学生,并且在广场上发表演讲的时候,王丹在睡觉,而且还叫不醒(当年当事人告诉我的)。

●六四后的21个学生领袖的通缉令充满着错误,比如把王丹的籍贯搞成吉林等。而且学生领袖的排序并不重要,王丹虽然是第一名,但绝不等于王丹就比排名最末的熊炎更重要。很多重要的学生领袖的排序过于靠后甚至压根就不在通缉令上面,比如王超华和李录的排名不应该这么靠后。

●李鹏的戒严令是违法违宪的。根据1982年版的宪法,国务院有权力决定部分地区的戒严,但没有权力发布戒严,发布戒严令是国家主席的职权,发布戒严令应该是杨尚昆做而不是李鹏做,所以李鹏发布戒严令完全就是违宪行为。而且李鹏的戒严令只是表示“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根据实际需要采取具体戒严措施”,他在戒严令里面根本没有点名哪几个地区实行戒严,反而让北京市政府去具体实施,这就是完全荒谬的。就好似,法律规定一个罪刑期为五至十年,法院判决五至十年,具体由监狱实施一样荒谬和搞笑。况且在八二宪法上,戒严是中央的事情,和陈希同这个地方官没有任何关系,所以陈希同发布的《北京市人民政府令》完全就是荒谬的。况且《国务院组织法》里规定:“国务院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必须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或者国务院全体会议讨论决定”。然而李鹏当年根本就没有开国务院的集体会议,他自己就决定了,所以戒严令完全就是笑话,李鹏总理带头违法。

●六四期间,全国人大常委胡绩伟曾经联署到了57个人大常委的签名,集体要求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来废除李鹏的违宪戒严令。而且当时彭冲等诸位副委员长也支持召开人大常委会,但邓小平却在人大召开紧急常委会之前就开枪杀人了。

●六四的学生领袖中,绝大部分都出国了,但也有一些留在国内。除李录和韩东方之前,其他的人目前都没有投奔中共。

●前阵子过世的澳洲前总理霍克,他在做总理的时候,曾经给4万多中国留学生发了澳洲的“六四绿卡”。

●六四的军令上并没有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名,只有军委主席邓小平和军委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的杨尚昆的签名,这也就是为什么徐勤先抗命的原因。

●梁振英在1989年6月5日在香港几家报纸上登载表示其“强烈谴责中共当权者血腥屠杀中国人民”,然而做上特首后的梁振英却表示邓小平比刘晓波更适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真是屁股决定脑袋呀!而且在1989年,李嘉诚、何鸿燊、郑裕彤、成龙、霍英东、曾荫权、唐英年等人都曾经公开的支持过学生。

●4日清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播放了一段谴责六四屠杀的广播,这段广播的撰稿人是当时分管外交的政治局委员吴学谦之子吴晓镛,吴晓镛当时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部副主任,他早上去单位上班途中看到屠杀的惨状,所以临时把早间新闻的稿件改成了谴责六四屠杀的文字,他也因此被捕入狱两年。吴学谦也因此被踢出政治局,接任无实权的全国政协副主席了。现在吴晓镛是凤凰卫视美洲台的台长,前些年媒体采访他时,他表示自己不支持学生的诉求,但更反对军队射杀民众,他对于当年的行为不后悔。YouTube上可以听当时的广播:https://youtu.be/71orJSGE1WA

●著名翻译家杨宪益先生在6月4日接受BBC英文采访时,大骂共产党是法西斯。

●六四期间,冰心曾经写下“学生爱国 我爱学生”这八个大字,并且还把这八个字登载在香港的媒体上。

●孔庆东参与了八九民运,当年曾当选北大研究生自治会主席,但很快淡出学运核心圈。在网上还可查到一张王丹在演讲、孔庆东在旁边倾听的照片。尽管如此,六四后孔庆东还是遭到清算,被剥夺念博士的资格,发配到北京郊区的一所中学教书。几年后,才重新考博士、回北大。孔庆东曾经在2014年5月在微博上谈及到了六四,并且痛斥了共产党的屠杀,他的微博账号也因此被封了一段时间,后来在2014年6月他就接受多维的采访谈六四,并且把屠杀的黑锅推给了柴玲。我相信孔庆东对六四有自己的看法,只不过由于他还在国内,所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不能说什么实话。

●今天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六四纪念碑,纪念碑上有一段话是“你们已无言,而石头有了呼声”。这块纪念碑是顾城和杨炼在1989年9月做的。

●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撤销过1989年对那21名学生领袖的通缉令,所以柴玲、封从德等人至今都属于中国政府的通缉犯。但搞笑的是,李录前些年大摇大摆的回国,中共竟然没有逮捕他。吾尔开希前些年去中国使馆主动自首,中共竟然不接受。可见当年的通缉令已经沦为笑话。

●当年的天安门四君子,刘晓波已经去世。周舵已经很少发声了,现在处于归隐状态,而且写文章也越来越温和。高新目前住在美国,经常研究中共的高层政治内幕,自由亚洲电台的“夜话中南海”节目的主讲人就是他。侯德健已经投奔中共了,他可以在中国大陆开演唱会,并且去年还给一首吹捧习近平的歌曲《中国梦》谱曲了。

●六四镇压中,确实有军人被民众打死。但根据中共在事后公布的宣传资料中可得知,死亡的军人的死亡时间都是在6月4日,但军队开枪杀人是从6月3日晚上10点左右开始的。换句话说,军队开枪杀人之前,并没有军人死亡。军队开枪杀人在前,民众暴力反抗在后。

●天安门母亲组织的发起人是丁子霖,丁子霖是人民大学退休副教授,她的儿子蒋捷连17岁时被六四的戒严部队枪杀。丁子霖老公蒋培坤于2015年去世,蒋培坤生前也是人民大学教授。蒋培坤曾经是刘晓波的博士论文答辩委员会的委员,郭宝胜也是他的学生。

●现任的作协和文联的主席是铁凝,她也是中共中央委员,据传她更是全国政协内定的下一届的副主席之一。在1989年六四镇压后,铁凝是第一个公开表态支持武力镇压的省文联主席(当时她是河北省的文联主席)。

●1989年的天主教北京教区主教是傅铁山,傅铁山是六四镇压后,唯一在电视台上公开支持武力镇压的宗教界人士。他也因此官运亨通,1998年担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后来在胡温的前五年,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排名最末的副委员长,并且死在了副委员长任上。在他担任爱国会主席期间,经常批判梵蒂冈,把中梵关系搞得很僵。





(未完待续,陆续补充新内容)
176
分享 2019-06-21

61 个评论

品葱精品,又学到好多
good post keep it up!
大家可能不太关注的与六四有关:沈良庆。当时的学生运动是全国性的,所以其实各个地方上也有各种抗议行动。当时沈良庆在合肥:
沈良庆:我的1989:从反自由化到六四大屠杀的地方性记忆
https://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54868

另外就是他最近恰逢敏感时期又进去了:
https://i.imgur.com/FCpZVdV.png

一下是之前的
https://i.imgur.com/Matui3m.png
winkcat Thinker
六四本身就是军事政变,邓小平这个现代司马懿迟早要被钉在历史耻柱上
补充一个:著名翻译家杨宪益先生在6月4日接受BBC英文采访时,大骂共产党是法西斯。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211/tc11yangxianyi/zh-hant/
韩东方投共了?他不是一直在香港搞关注内地工运的组织么??
有些地方甚至说是内战,借机干倒一波势力
还是要靠体制内的二代才可能彻底改变
对,当年也有很多地方的学生领袖,比如广州的陈破空、长沙的唐柏桥以及南京的吴建民等。
对,他其实非常亲共,比如呼吁工人加入官方的总工会等。
谢谢补充
请各位批评指正
补充一些我找到得资料

1.最近2019新公布的一段录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4&v=hA4iKSeijZI


2.美国解封资料,来自britannica,其中一条美国大使馆文件(还有一些文件你可以从wikileaks上搜到但是我对其可信性不做评价)27军为主要执刑军,存在攻击友军得情况


Two days after the crackdown, this report from the U.S. Embassy stated that a western military attaché had told the U.S. military representative that one PLA unit, the 27th Army, "was responsible for most of the death and destruction at Tiananmen Square on June 3." The 27th, the cable notes, was commanded by the nephew of PRC President Yang Shangkun, a noted hardliner, and was even accused of killing "soldiers from other units run over by the 27th APC's and tanks." The document also indicates that a large contingent of soldiers from the 27th had taken up position on a highway overpass, "and seem poised for attack by other PLA units."


引用自: https://nsarchive2.gwu.edu/NSAEBB/NSAEBB16/docs/doc18.pdf

Archieve:https://nsarchive2.gwu.edu/NSAEBB/NSAEBB16/#30-35
这一系列文件里面涵盖了诸多细节,时间表,目击报告等等


3.来自军方人员的回忆与反思: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8433132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0603/pla-daily-reporter-1989-lhasa-to-beijing/


*4.维基解密,不过仅仅限于流言级别,真实度各位自行斟酌

https://wikileaks.org/plusd/cables/90SHANGHAI2272_a.html

简言之:一位38军军人回忆64,说被上级”诱骗开枪“,一开始把枪口抬高,后来他们被上级告知有一百名军人消失,是学生杀死了他们,于是他们开始向平民开火,大约千人死亡,尸体被烧掉后被直升机运走,后来他又见到了“被消失”得战友,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C O N F I D E N T I A L SHANGHAI 02272

BEIJING PASS CHENGDU

E.O.12356:DECL:OADR
TAGS: PGOV, MCAP, CH
SUBJ: BLOOD AND BITTERNESS: A SOLDIER'S TALE OF TIANANMEN

1. CONFIDENTIAL - ENTIRE TEXT.

2. SUMMARY: A SOLDIER ATTACHED TO THE 38TH ARMY REPORTEDLY TOLD
VILLAGERS IN HIS HOMETOWN HE WAS TRICKED INTO FIRING ON UNARMED
DEMONSTRATORS ON JUNE 4, 1989, IN BEIJING. WE REPORT THIS STORY,
TOLD TO US THIRD-HAND, AS AN EXAMPLE OF THE TYPE OF TIANANMEN TALE
CIRCULATING IN RURAL EAST CHINA NEARLY TEN MONTHS AFTER THE BEIJING
MASSACRE. END SUMMARY.

3. A LONG-TIME (NON-DSB) SERVANT OF A SHANGHAI CONGENOFF (PROTECT)
TOLD US THE FOLLOWING STORY UPON HER RETURN FROM VISITING HER
NATIVE VILLAGE DEEP IN RURAL ZHEJIANG.

--------------------
THE BEIJING MASSACRE
--------------------

4. OUR SOURCE MET AN OLD FRIEND WHILE IN HER NATIVE VILLAGE WHO
CONFIDED THAT HER SON WAS IN TIANANMEN ON JUNE 4, 1989, WITH THE
38TH ARMY. HE AND HIS COLLEAGUES WERE ALL SHOOTING IN THE AIR
UNTIL WORD WAS PASSED THROUGH THE RANKS THAT ONE HUNDRED OF THEIR
NUMBER HAD DISAPPEARED--PRESUMABLY KILLED BY STUDENTS. A QUICK
CHECK CONFIRMED THAT OVER ONE HUNDRED WERE MISSING. THE SOLDIER
AND HIS COLLEAGUES THEN BECAME SO UPSET THAT, WHEN ORDERED TO
SHOOT INTO THE CROWD (THE STORY PLACES THE SOLDIER AT THE SOUTH-
EAST CORNER OF TIANANMEN--NO TIME GIVEN), THEY OPENED FIRE WITH
MACHINE-GUNS INTO THE HUMAN WALL BEFORE THEM. WHEN THE RAMPAGE
WAS OVER, THERE WERE OVER ONE THOUSAND DEAD ON THE STREETS,
ALMOST ALL ORDINARY CIVILIANS. THE SOLDIERS THEN POURED FUEL OVER
AND BURNED THE BODIES, WHICH WERE LATER FLOWN OUT BY HELICOPTER.

5. THE SOLDIER'S UNIT WAS SOON REMOVED TO THE BEIJING COUNTRYSIDE,
AND CONFINED TO ITS CAMP. OFFICERS TOLD THE MEN NOT TO THINK OF
WHEN THEY MIGHT LEAVE THE PLA, IMPLYING THAT THEY MIGHT NOT BE
ALLOWED TO RETURN TO CIVILIAN LIFE FOLLOWING THEIR TOUR OF MILITARY
DUTY.

6. THE SOLDIER INSISTED ON SEEING HIS MOTHER AND--DESPITE THE
THREAT OF LOSING BONUS MONEY--WAS GIVEN LEAVE LAST SEPTEMBER.
HIS MOTHER (THE STORYTELLER) SAID THAT, UPON HEARING HER SON'S
TALE, SHE FORCED HIM TO GO TO A NEARBY CHRISTIAN CHURCH FOR
TWENTY STRAIGHT DAYS TO BEG FORGIVENESS. THE YOUNG SOLDIER IS
BITTER. HE DOES NOT BELIEVE NOW THAT HIS 100 COLLEAGUES DESERTED
FROM THE RANKS, ONLY TO ALL SHOW UP LATER, AS HE WAS TOLD. HE
FEELS HE WAS TRICKED INTO FIRING ON DEFENSELESS CIVILIANS.

7. WHILE ON LEAVE, ORDERS FROM HIS UNIT WERE PASSED THROUGH LOCAL
OFFICIALS THAT HE WAS NOT TO TALK TO ANYONE ABOUT HIS MILITARY
SERVICE WHILE IN THE VILLAGE. HIS MOTHER WAS ALSO APPROACHED AND
TOLD TO KEEP QUIET.

8. COMMENT: WE DON'T DOUBT OUR SOURCE IS REPEATING THE STORY
AS IT WAS TOLD HER, BUT CLEARLY ENOUGH TIME HAS LAPSED TO
ACCOUNT FOR SUBSTANTIAL EMBROIDERY. WE PRESENT IT HERE LESS AS
A CONTRIBUTION TO THE "EYE-WITNESS ACCOUNT" LITERATURE THAN TO
DEMONSTRATE THAT GRISLY TIANANMEN STORIES CONTINUE TO CIRCULATE
THROUGHOUT THE LAND. END COMMENT.
这些资料非常好,谢谢补充,不过六四主要杀戮的军队是38军。
这个我并不是很了解,因为这些资料我也没全看完,只是重点读了 doc 18 和 31,有些地方字迹也比较难辨识
杨尚昆是军委常务副主席,虽然排名第二,但是不叫第二副主席,这个常务副主席实际上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
谢谢指正,赵紫阳是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杨尚昆是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
李录怎么投共? 2010年,李录被指有机会成为巴菲特的接班人之一,共同管理伯克希尔规模高达10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但后来李表示没有此意。2010年,李录随巴菲特访问中国,是六四事件后首位被通缉后可以在内地公开活动的学运领袖。
韩东方怎么投共?韩东方在“自由亚洲电台”主持《劳工通讯》广播节目已经10多年。
一些细节:虞超的六四回憶;當下有自省,未來才有救贖 - 20190604 第23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UJSwxhAuzg
>但实际上,刘晓波当时说的是谎言,他之所以违心的撒谎是由于当时他怕被判处死刑
这点不是事实。刘晓波在末日幸存者的独白里写了。他作证做的坦然,没说谎。但是他后来后悔作证,因为他说的自己目击的事实被断章取义并且被拿来证明了一些虚假的东西。
希望答主自己去读读这本很短的书并且把刘晓波的立场更正下。
@陈士杰 参与对话的管理员一般要避嫌不能参与封禁。

另外,这位pinconger能否拿出相关视频链接?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pinconger说的肯定是谎言,因为就连中共官方事后出版的书籍里面也没有提到民众有所谓的“高射机枪”和“抢夺战车”。
好,谢谢更正。我会读一读刘晓波的那本书,然后再更正的。不过天安门广场上确实死了人,至少有三个学生当年被射杀在广场上。
李录作为一个中国政府的通缉犯,还能自由的出入中国,而且还能在中国有投资。他如果和中共没有妥协和勾兑是不可能的。
韩东方投共是很明显的,比如他呼吁国内的工人加入中国官方的总工会,他还在美国国会说“中国政府已开始回应人民诉求和声音”,而且他还接受多维的采访批评当年的学生。
虞超的节目很好,我从他那里才知道原来他是蒋捷连的同学。
將謊言刪除,不如在謊言旁邊寫上證明有效,對吧。
哦,那么你们说哪国的素质足够高啊,呵呵
市民不该反抗de,装甲车坦克自动武器来了就应该乖乖站好或者直接跑路,手上什么都没有,最好衣服都不穿,还喊几句支持共产党平定反革命叛乱才是最好的受害者
杀杀杀什么的多不人道不是?
金三胖是三代了,有改变吗?
刘国庚等士兵的死亡时间都是6月4日以及4日以后,但是军队向民众开始开枪是发生在3日晚上。所以在军队开枪杀人之前没有军人死亡,民众对军队大规模的攻击发生在军队开枪之后。前后顺序,因果关系你要搞清楚。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也可以说是最残暴的极权国家。
它剥夺了近14亿公民的基本人权。在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集会自由、宗教自由、行动自由或任何哪怕表面的政治自由。在“终身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造出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先进的镇压机器。在中国西部的新疆,政府正在利用科技手段对维吾尔族穆斯林施行文化灭绝,其规模甚至超出它在西藏的做法。人权专家说,新疆有超过100万人被关押在拘留营,另有200万人被迫接受“再教育”,其他人则受到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人工智能和其他高科技手段的侵入性监视。

这些都并非秘密。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愈发明显地成为了一个奥威尔式国家;它不仅更严厉地打压本国公民,而且还把数字枷锁输出到世界各地的威权主义者那里。但不同于东德、朝鲜或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这些我们曾经讨论过的流氓国家,美国和欧洲的立法者、西方媒体和世界上最大的企业很少正视中国的真实面目,它在日益对世界各地的人类自由构成关乎存亡的威胁。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有一类人,明明身处社会最底层,处处受到压榨,却有着统治者的思维
https://i.redd.it/fel86uccsbj31.jpg
国民党时候很多二代都直接地下党了,这玩意只能依靠贵族内部。
平民之所以开始攻击军队,是因为军队先射杀民众,导致部分民众愤怒的反击。
军队在大街上射杀民众完全是非法的,所以六四就是一场军队对平民的屠杀。

乞求政府 为民做主


跪国跪族。

看过香港抗争之后再看回64,就像发生在面前一样那么难受。然而ccp犯下如此邪恶的罪行却逍遥法外。楼主...



所以说从民国开始就不要对国外友人给予太高幻想。外国政府终究是为外国人民服务的。虽然我支持川普,但从香港法案他打算当筹码来看,川普肯定是把美国利益放在香港民主之上的。不然他就火速签字,而不会说什么没有他香港会在十四分钟沦陷这种不知所谓的话了。就事论事,这件事上川普做的确实不漂亮,虽然他确实像达成对美国有利的协议。
第12711号行政命令(英語:Executive Order 12711)是由美国总统乔治·H·W·布什于1990年4月11日签发的一项行政命令。该项行政命令旨在暂缓遣返1989年6月5日至1990年4月11日之间抵达美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和他们的直系亲属,取消回国服务两年的限制,并给予他们在美工作的许可。

另外1992年通过了六四学生保护法,约54000名中国人通过此法案获得了美国永久居留权。
补充一个,摘自Youtube评论
当年我在新东方的北京同学就跟我说,中共故意让先进城的部队留下军车,甚至部分武器,等着愤怒的民众去烧,去拿,然后欺骗怂恿后面的部队去杀。在不断把几个被人民打死烧死的士兵尸体在各种媒体上反复播放,再挑起后面的部队进城杀。把中共比作法西斯,我甚至都觉得侮辱法西斯。

补充一些我找到得资料1.最近2019新公布的一段录像:https://www.youtube.com...



封从德的那段说没看到天安门死人、开枪的视频。说他良心被狗吃了,都是抬举他。
pincong出品,必属精品
你们已无言,而石头有了呼声。

后半句应该怎么理解?
当年似乎这场运动并没有统一的对最基础的看法!比如党的领导要不要坚持?!还有辛郝年说学生跪求政府对话注定了这场运动的结果!
总之参考韩国光州事件,今年的香港,只能说明跪求民主不行、和平示威要取决于你的对象,和平示威没有效果,我为啥不暴动!

你们已无言,而石头有了呼声。后半句应该怎么理解?


是在一个石头上刻着这句话
当时的情况,普通人确实是根本不清楚
但别说天安门了,天安门之外都有死人的。当时北京戒严,有些地方是晚上不允许开灯,有人违规开灯了,又刚好站在窗户附近,外面朝着窗户直接开枪,人就在家里被打死的都有

当时的情况,普通人确实是根本不清楚但别说天安门了,天安门之外都有死人的。当时北京戒严,有些地方是晚上...


关山复的女婿就是厨房里被流弹打死的

关山复的女婿就是厨房里被流弹打死的



对,这种也不是就一个两个,估计也是离窗户近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已删除
根据宪法,国家主席只是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宣布戒严

那时候委员长万里不在京,其他元老亦不想召开全国人大会议

所以才让总理李鹏代表国务院颁布北京部分地区实施戒严命令
李录  柴玲是共谍呀 排第一名不就露馅了吗
为什么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不要忘记

当时的情况,普通人确实是根本不清楚但别说天安门了,天安门之外都有死人的。当时北京戒严,有些地方是晚上...


我聽過一個香港的自媒體,他老婆是北京人,他岳父岳母在六四時住在木樨地附近,他們的鄰居因為軍隊開鎗鎮壓走到窗前大喊打倒共產黨,就被軍隊開鎗射殺。
刘晓波并不是撒谎,而是身在墙内耍了个小聪明,当天他们是从纪念碑撤离的,而当晚纪念碑是风暴眼,记者又多,屠杀避开了纪念碑,随后军队允许学生和记者从纪念碑撤离,所以这批人并没有经历或者看到屠杀,黑乎乎的也只能听到别处枪声!

这个细节YouTube一些回忆录有讲!
侯德健是真的投機份子...21世紀後在國內開演唱會,外加前兩年的「中國夢」讓紀錄片裏那一番話可信度大大打了折扣

當時出走大陸的時候就被好吃好喝伺候著,還順便睡了個當紅小女孩(程琳)

不否認他民謠的成就,但是後期轉變真是大跌眼鏡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