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中国人都不知道自己其实都一直在被抽税?

最近我在推特上潜水,翻翻反贼推主的帖文,有天在某个女权反贼关于买不起卫生巾的推文下,看到有她的followers讲述了一个和中国同事/同学在外国生活的经历。

那位follower的岁静朋友,在日本购物时,看着手上的收据标出,除原价外还增加了多少%的税的那一栏,抱怨说“外国怎么那么多税?中国都不必交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税,还是中国购物比较好。”

然后还有其他人也给出了类似的故事,似乎很多中国普通人都认为只要没有被抽所得税这样的“直接税收”,就是政府没有从你身上抽到税金。

还有那时我才发现,中国居然有个不会明确标注在发票上的13%“增值税”,那时女权反贼提起中国的卫生巾原来抽了13%的税的事,我才发现到这个现象的。

中国一般人都认为只要没有标在收据上就是没有在给政府交税?他们认为需要直接上交给政府的才是税?他们不懂政府也能搞“间接税收”这种东西?故此得出“政府对我们很好不抽那么多税”的结论?

增值税这个东西我查了一下,似乎和其他国家的那种对多种商品消费时抽的“消费税”类似,我听到中国的税率是13%那么高的时候都吓到了一下。

我这里的政府前几年要颁布新的消费税,设在6%时,国会都吵翻天了,网络上也骂到乱。就算后来通过了,我们的收据上也会明确标出抽了6%,抽了多少钱,连手机话费单也是如此。

后来新一届政府上台后,要改成另一种税制,国会也是吵翻天,反对党(前一届执政党)则提议保留原有税制,仅降低税率到3%而已。后来就算新税制通过了,收据发票照样要明确标出来。

13%,约十分之一的消费税,在很多国家已经算高了,中国普通人能那么无感?

还是他们认为消费税、公司税这类东西不是直接从他们身上抽就没有事?只有那些资本家才需要去烦恼?他们不知道大部分商家会转嫁这个多出的成本到商品价格上吗?能自行吸收这些多出的成本除了大企业或超良心商家才能做得到。

到最后还是买东西的消费者给税金买单,消费者是谁?不就是广大普通人嘛,到最后还不是从一堆普通人身上抽出来的税。

如果上述问题都是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看待中国普通人的认知错误。

最后一个问题,中国大部分普通人对中国的税务制度的理解是怎么样的?
最直接的结论,就是中国是间接税为主。
间接税就是类似于消费税,你在购买任何商品,服务的时候都要支付这个税。
而中国的标价都是标含税价,结账时候不会再额外加上税款。
因此给很多人的感觉就是没有那么明显。
而这个13%的增值税的确是很高,南加州也就10.25%,13%差不多已经是加拿大的水平了(加拿大只有阿尔伯塔省5%消费税率),其他都是13%左右。而且加拿大对必要基础生活物资:肉奶蛋粮等是不征消费税的。

在从小的教育和政府宣传上就刻意淡化,中国政府从来不给公民培养,纳税人意识,因为培养了你纳税人意识,你就会去想,为什么纳税,纳给了谁,纳的税被花在哪了?
还有就是不要只盯着城市那几亿人口看,农村9亿才是中国的大多数和基本盘。现在免了农业税,他们的收入又达不到个税起征,并且文化知识有限,自然认识不到间接税这个东西。

中国的总体税负成本在全球第12,前面都是一票北欧模式的高福利国家。你就可想而知是个什么水平了。
没接触过企业经营的普通人肯定不知道
接触过企业和税务局打交道才知道贵国的税收水有多深
现在李克强的税务改革还算面子上好看了一点,之前企业经营的时候如果完全按照匪国的制度,那必须要重复交税,要想盈利那就打点税务官员,税率就正常了
所以中国实际上是虽然明面上税超高,但是老百姓看不到,而且国家还收不上去。最关键的是很多西方国家省税和联邦税是分开收的,但贵国是乱收的。

反正总结来说,大部分政府收税是用来支持政府运转的。而贵国社会主义政府运转其实并不用考虑钱的问题,毕竟收税也收不出来美元(外汇),而且真缺钱了,弄钱的方法多了去了。贵国的税收体系纯粹是滋养腐败的培养皿,和一套给企业家的枷锁,只要你有盈利,政府就一定有把柄控制着你。
你我都早已成为纳税人
http://news.sohu.com/nimages/c.gif
NEWS.SOHU.COM  2004年04月14日08:4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文/雷颐

大多数人只知道自己几乎每天“买东西”,不知道买东西时实际也在纳税。所以,我们都早已是纳税人。

  由于许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其实一直就是“纳税人”,所以更谈不上有“纳税人的权利”意识。而这种常识的普及,正是现代政治文明的基础

北京的王府井书店,是一家不同寻常的书店。它的不寻常在于,与一般书店、商店不同,王府井书店与国际流行作法接轨,在购书小票中将价款金额与税款金额分列。如买标价100元的图书,小票清楚标示其中价款金额为87元,税款金额为13元。它实际提醒你,你交书款时实际已纳了税(电子、音像制品要交的税更多),也就是说,在你买书的时候,已是“纳税人”了。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名为“我们都是纳税人”的文章,认为王府井书店这样做值得称赞、重视,更值得推广。因为纳税人意识和随之而来的纳税人权利意识的普遍自觉不是朝夕之功,须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自然形成,但愿全国书店、商店的“小票”都能尽快如此将“价款”与“税款”分列,时时提醒人们:“我们都是纳税人”。

后来,南京的金润发超市也仿效了这个作法。在新千年到来之际,金润发超市在给顾客的购物发票上也将税款与商品价格分离,即标出商品单价、销售金额、税率和所付税金,使消费者对自己所购商品的真实价格、所缴税款金各种信息一目了然,明白自己在购物时已缴了税,也是“纳税人”。但他们的作法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尴尬。消费者对这一片“苦心”并不领情,反而提出消费者买东西为什么还要纳税?

有报道说,“有的人说超市将本该由企业缴的税转嫁到了消费者头上,要超市说清楚,结果发展到顾客吵闹,影响了超市的购物环境,最后超市不得不取消了这一有利于纳税人的重大举措。”

令人感到遗憾甚至悲哀的是,不久前我到王府井书店买书时发现,这家书店的购物小票竟也从“国际惯例”改回“中国特色”,取消了货款与税款分列。当我问收银员为何这样改变时,他们回答说:“不清楚,可能是总有顾客来问书店为什么也收税吧,怪麻烦的。”

这一情况说明,在中国,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在购物时实际已经在纳税,不能不令人遗憾。或许,这也是我国的“国情”之一。我国一直实行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制,此“税”被隐蔽在商品的价格之中,所以大多数人只知道自己几乎每天“买东西”,不知道买东西时实际也在“纳税”。其实,家家户户每天每日用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水电气,只要是买来的,不是偷来抢来的,就同时在纳税。在现实社会中,几乎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完全自己生产、自己消费,人们或多或少都要购买自己不能生产的消费品。所以,我们都是纳税人。

由于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其实一直就是“纳税人”,所以更谈不上有“纳税人的权利”意识。因此,要有纳税人的权利意识,首先要意识到自己就是纳税人。本来已经在长期纳税,却浑然不觉,哀莫大矣。

由于不知道几乎所有公民都是纳税人,才会产生那种只有交营业税、个人所得税等“大款”才是“纳税人”的错误观念。更严重的是,这种错误观念相当普遍,甚至不少“有识之士”也如此认为,因此才会对“政府要为纳税人服务”的提法产生误解,批评这是要政府只为“大款”服务。

将商品价格与税款分离的小票,确有助于克服这种错误认识。而购物小票“列项”变革的一波三折,说明要让人们知道自己几乎天天购物时已经向国家纳税还真不容易。

进一步说,政府是公民出钱购买为自己服务、政府是靠广大纳税人的税款养活,因此政府要为广大纳税人提供优质服务是政府最基本的义务,是纳税人的基本权利和要求;纳税人自然有权监督政府,保证税款不被挥霍浪费、更不被中饱私囊,有权知道税款的详细用途,有权对税款的用途发表意见,有权对税种的设立、税率的变动提出意见,有权对政府的服务评头品足……这些非常重要的基本常识,一时却很难成为多数公民的“常识”。


这种常识的普及,正是现代政治文明的基础。而只有日常生活日复一日地对此“默训”,才能使此“常识”的普及有“润物细无声”之效。

奥地利思想家哈耶克说得好:“自由往往依凭于平凡之事项,而且那些热望保有自由的人士,也必须通过其关注公共生活中的俗世事务,以及通过随时努力去理解那些常常被唯心主义者倾向于视为一般甚或低级的问题,来证明他们对自由的真诚。”
雖遠必譴責_棄蔥 已棄蔥,你們慢慢玩吧。
中国人就是豚。

許多年前(2001-2003年左右吧),當時我有個深圳同事,每次知道我準備去深圳辦事處,都託我幫他買一些某種糖果,因為他的孩子很喜歡吃。糖果而已,真的是舉手之勞,我也不會介意幫他買一些。他也不是貪我的便宜,每次都有付錢,反正也就十元八塊的事。
只是我很奇怪,因為明明那種糖果深圳也有賣,而且我吃過,也不是假貨。就問他,這裡也有賣呀,為甚麼你要我在香港買給你?
他答我,那種糖果在大陸賣得貴很多呀,他媽的這些黑心商人,就知道賺大陸人錢,香港賣8元,過來這邊就要11元了 (數字是我現在隨便寫的,我也忘了甚麼價錢,也請忘記匯率甚麼的,我這裡寫8:11只是拿那個差距的印象而已),他媽的不是我們中国政府優待,你們(指商人)想來賣都不可以,憑甚麼賣給大陸人就貴那麼多,跑來中国做生意還想在中国人身上賺取暴利balabala下刪八百字。

我也沒興趣跟他「辯論」,總之從此我就不再幫他買了。
www20 新注册用户
中共一直在用“流转税”的方式致力于消灭国人的纳税人意识!
有人说什么中国人所得税很高,这话根本就是胡说八道,中国能达到所得税征收标准的人不到总人口的10%,所得税税率也就3%,而且有钱人还发明了很多“合法避税”的手段,真正能收到多少所得税,只有天知道!
靠这么点所得税能养活庞大的政府和军队以及维稳机器?做梦吧!

中共国收税的手法更像是“让子弹飞”里面的手法,最后富豪们没交税,交税的全是穷人

宗庆后说过,一瓶娃哈哈被收了300多个税种。
曹德旺说过,一块玻璃含税68%!
更不用说烟草税了,单单一个烟草税就能养活整个党卫军!
中共国的“流转税”无处不在,只要活着就得交税,就算是死,也得交足墓地的税费才能安心的去死!
国民收入的购买力跟国外的一对比就能大概算出比国外多了多少税!
所有的“流转税”到最后毫无疑问是普通消费民众买单!

其实只要唤醒国人纳税人的意识,中共的统治根基就动摇,毕竟“是我养活了国家,还是国家养活了我”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几乎所有的五毛在怼它们嘴里所谓的“美狗日杂”的时候,它们的底气都来自于“国家养活了你”这个“基点”,
奇怪的是品葱好像从来没有关于中共税收的置顶贴!

说实话,品葱里网民的水平还不如网易,这里五毛的含量也比网易高!
burleigh 好好说话
印象中在2000年代初,还有“爱国网民”发起活动,希望外资超市和快餐店的顾客向索要发票,以避免他们逃税的。然后还有一些附带的称这些行为没有必要的讨论,因为这些地方的收银机和税务部门是关联的之类。一些地方的发票好像还带有抽奖功能,目的是鼓励消费者索要发票,避免逃税。
而这些讨论的前提是,参与讨论的人,无论立场是什么,都知道一点,就是消费是有间接税的。
而现在的粉红很明显在知识水平上远不如当年的“爱国网民”,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前几年还是大部分商品17%还是18%的税,记得18年经济实在撑不下去了才减到16%,又很快降到13%。当然增值税也不过是中国高税收的一个侧面罢了,企业侧的税,和税收外的财政负担才是的赶英超美。

想想一个负福利国家税率追赶一众高福利国家,也是挺搞笑的。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没文化呗。我在国内上学的时候,增值税率百分之十七是常识。不然怎么解释港水手机比国行便宜那么多?关税也就百分之五六个点一般。

现在的人上课学的东西都交给老师了,脑子里全都是屎,当然屁都不懂。脑子但凡正常,谁会去当粉红?就算是真红二代都不会舔共。
瘟疫法师习近平 习近平大招:中国肺炎Chinese Virus
民主国家,所有东西都是摆在台面上的,透明,所有东西一眼就清楚

中国,就是一个粪坑,里面各种东西都是在下水道里,见不得人。没有阳光,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蛆喜欢什么样的环境?当然是粪坑了,蛆不喜欢阳光

所以中国和中国人,是绝配
崔永元在美国华盛顿的演讲:

在我做记者的这个生涯中遇到过很多坎。我记得在2000年初左右,说所有的稿件中不许出现纳税人这三个字,那我说有没有纳税人呢?领导说那当然有了,那为什么不能出现呢,他说如果老出现,这些纳税人就会意识到自己是纳税人.....
知道和不知道有什麼區別?不知道還可以糊塗地過,知道又不敢吱聲更難受。不是說中國人有多悲哀,看看香港,清醒的人夠多啦,現在是不是連上街也不成了,連話也都不敢亂說了,很快和大陸沒分別了,有什麼辦法?誰出頭,誰不滿,向前走兩步…別恥笑大陸人活著就像喪屍,就算醒的也要偽裝…
普通人接触到的价格都是价内税。这也算是中共摧毁公民意识的一点小伎俩了。
因为对很多中国人而言没有标出来的税,就等于不存在。
很多国家的超市里的食物是不用交交费税的。
美国加拿大商店里的标价是税前价,加税合成总价
澳洲新西兰是税后价,但是所负消费税会单独标明
税务这张东西,中共怎么敢讲清楚,不然大家都知道自己被剥削了。—— 会少很多小粉红歌功颂德的。
小熊维尼 习近平下台
方励之当年的一段话,被共匪在80年代末期拿来批判,却起到了571工程纪要开民智的作用

大学里经常教育学生:你们应当好好学习,党给你这样好的机会,还不好好学习?作为一个公民来讲,好好学习当然是对的。但说这是党给你的机会,国家给你的机会,你是党和国家的儿子,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我们要问,党是哪里来的?怎么给你的?受教育是公民的一种权利,我们有权受教育,而不是党给的。那种党给的说法,是一种封建的观念。我们生来就有思想的权利,受教育的权利。

从经济上算,也是每个人都交了税,这已经包括了受教育的费用……不是党给我们上学,而是政府必须给我们办学校。中国也一样,大家也交了钱了。尽管在座的都是学生,但你们的父母,早已经为你们交了足够的钱。交了多少可以算出来。科大教职工与学生之比大约是1:2。科大的培养周期是五年,即五年毕业。这等价于一个教职员平均每五年培养两个学生。两个学生值多少钱?一个学生少说也值两万元。要科大代为培养学生是要付钱的,这说明学生是有价值的。尽管国家不承认有人才市场,但学生的价值是可以度量的。就算两万一个,即以最低价格计,两个学生是4万元。也就是说,科技大学一个教职员的平均产值是每5年4万元。但是,教职员的平均工资是每月100元,5年只有6000元。还有3.4万哪去了?当然还有其他的成本,仪器费等,这也可以计算,大约是1.5或2万,所以,科大每个工作人员,每年大约要向国家上交3000元,这就是上交所得税,税率平均高达70%。因此,上学的机会不是你共产党给我的,而是我们上交了钱。在共产党革命的时候常问是谁养活谁?现在我们也要说清楚,是谁养活谁。观念上一定要改变,不是党给的,而是每个人自己的权利。
糖醋和里脊 平行世界
这真的是个很要命也很搞笑的问题

人民居然不知道自己买东西一直是在给国家交税的?

归根结底还是没有 公民意识

哦不  我们只是“居民”
国外的人怎么整天骂总统?中国这样人人支持习近平多好。
国外的游戏怎么那么血腥暴力?中国这样都是喜羊羊多好。
境外势力怎么整天亡我之心不死?共产党这样天天都是好消息多好。
中国人已经习惯了黑暗,见不得光明。已经习惯于谎言描绘的歌舞升平,见到真相的时候只会出于本能选择逃避,甚至攻击为他们揭露真相的人。消费税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缩影罢了。
拿自己的钱给自己维稳,给自己上手铐,这屁民上哪找?
为什么大多数墙国居民都是韭菜?这就是原因,中共从来不让韭菜去了解一件商品有多少税,收了多少,具体用在哪里,这些韭菜都不了解,所以韭菜活得很糊涂,而且各地具体情况差异大,每个地方收税明目都不同。
加拿大除了Alberta都很高
12%-13%
u1s1 除了房子 中国的物价也没有高很多
Jewel 5 demands not 1 less stand w/ HK
大陸苛稅不透明 只是在我這裡 繳什麼稅都明碼標價的寫的 如果大陸明碼標價的把什麼稅務都標好 跟資本主義區一對比 估計造反派會不少 大陸的個人所得稅高得很令人無語的 跟這裡一比起來 覺得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真爛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其实早就知道,联想电脑在中国外卖的比中国内便宜,十几年前就知道。
billzt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日本的消费税也提升到10%了

关键是土共的税收上去之后都干嘛使了?
Scorpion 新注册用户 Scorpion
粉蛆们认为的是,无论多高的税点,什么形式都应该纳税。我见过最傻逼的相关言论是“我们没有资格知道税款的用途,但是我们有交税的义务”。CCP的洗脑教育是相当的成功。
pincong360 不劝国内的亲朋移民后,生活太美好了
以前留学的时候碰到的同学也是,抱怨日本的消费税。我说了国内的增值税,从商家收取,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才反应过来。国内的税比日本的高多了。
分享一个真实经历。若干年前,有一位粉红朋友,他当时在富士康打工。有次我俩见面,他拿出了自己的工资条,指着个人所得税那一项激动的和我说,“快看,我给国家交税了!你呢?你交过税吗?”当时我跟他好好讲了讲中国的税收是怎么回事,我说你每天早上一睁眼除了喘气儿暂时不收税,你吃饭喝水购物任何的衣食住行无时无刻不在交税,他表示理解不能

我想他可以代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想法,得益于中国的隐形税收制度,造成了他们根本就对税收这个概念及其模糊,这么一来看别的国家商品将税收明码标价就群起而嘲的低能行为也就不足为奇了
阿尔戈洛 观察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中国人接触直接税的情况就是个人所得税。但是个人所得税是提前扣除的,不是到人手里再走一圈交上去的。
如果以后中国收房产税,那所有人都会感受到自己直接缴税。听说房产税迟迟不敢出台的一部分愿意是政府不敢收直接税,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的历史就发生在北美,如果收取直接税而不给与政治权利,会加深社会的不满。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流轉稅啊

https://finance.qq.com/original/caijingguancha/f1586.html
中国的税收负担究竟有多高?_腾讯财经_腾讯网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义务教育没认真学有哪些税?
大概是初中思想政治课程,不知现在如何
我随便了解了一下,不知道对不对。
增值税的概念是

某工厂购入材料100元,支付13元税,花了113元

工厂加工成产品变成300元,卖出给商店,支付税39元,然后可以抵扣13元税,实际支付26元

也就是说工厂为增值的部分支付了税。当然你可以说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消费者会为了这个增值的部分买单了。

而消费税是一些烟酒之类的需要缴纳,税率并不是13%。

http://www.lilvb.com/xiaofeishui.htm
这就是为何大陆工资一般 但物价特别高,工资扣除物价因素的可支配所得与生活水平就没有这么好看,尤其一线竟然都还能看到有拿4-5K的人,一线的物价房价多高了?
beark 小熊维尼
并不是。

其实大多数人都知道VAT的存在,不过就是很难避免而已。
Justitia 畫眉美如玉
所以說這些人平常生活都不用腦嗎?

我記得以前在北京的餐廳吃飯,想要喝可樂的話,結帳就會跟店員要發票,然後店員就會問不開發票的話給你一瓶可樂好不好。

可樂get!

稍微想想就知道,這中間就是明顯逃漏稅啊。不然店家幹嘛免費送可樂。

然後生活中很多發票其實也都會列出稅額的。只是估計很多人是事實上的半文盲,根本不看的。
税可能只是小头,可怕的是各种隐形的收费,腐败的成本,这些都会是普通人承担的。
王思蒜 脱北者
大众认知不够 或者根本不关心这些 有的人会拿着发票 质问营业员 为什么原价(税前)是这些钱(含税金额) 卖他是那么多钱  
天佑西朝鲜 中国自由派。从温和批判到反共反华再到反共不反华,从大一统到幽燕独立再到汉地联邦边地自决,思想不再极端,对中国也不再有恨意。我爱中国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被蒙蔽的同胞。
我在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看到過一些海外華人介紹他們所在的國家福利制度的視頻。在這些視頻的評論區里,總有人留言“他們稅高啊”之類的。我尋思論給政府交錢中國人什麼時候吝嗇過。還好有相當一部分中國人會反駁這類留言。我建議各位百忙之中關心關心中下層中國人的生活狀態和思想觀點。他們比在座的各位反賊和海外華人更能意識到房價、教育、醫療、分配四座大山的沉重。他們不發聲,不代表他們就是中共的忠實擁簇。
买房交50%?

是指买方交50%還是買賣雙方共50%?

不過很貴喔..怪不得大陸人來香港炒樓..

回應上面,還是拿收據好,萬一店家食物出問題也有證據..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只算税是不对的,中国还有大量的间接抽水的机制,比如烟酒专卖,高速费,石油专卖,土地专卖等等。从总量来看土地专卖的规模是最大的,所谓土地财政。这意味着税收本身并不像其他国家一样,是财政收入的绝对多数形式。中国并不是税重,而是费多,租重。

这个区别看张五常的文章就解释过,税和租的区别是税按比例,租则是定额。比如古代人头税,本质是人质向统治者交租。中国是租多,寻租普遍,而相对来说和收入成比例的税收相对少。所以中国根本不怕你逃税,他可以从别的领域征回来。
史蒂芬 喜欢中国现代史
我曾经在某一企业工作,领导说工资达到5000(要交300多的个人所得税),当时我很不高兴直接辞职了(大约在2018的时候),辛辛苦苦还要被共匪割韭菜!
激光熊 灰名单
中國的稅率其實並不低 但社會福利很差 

中國一年gdp 100兆人民幣 稅大概16兆 比台灣高很多就是了 社福也不見得比台灣好 雖然台灣也很差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