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时候,是不是都是这么被摧残,被磨去棱角,被折断翅膀的?

现在回忆起来,在中国,尤其是90后的青少年时代,老师也好,家长也好。在你小时候,就在不停的打击你,让你没有自信,让你不要跳出来做出头鸟,从你小时候,就没办法追求公平正义,你必须要适应这个社会,必须接受现实,必须接受不公平。

摘录几个小时候经常听到的家长,老师的废话:
1、为什么就你特殊?别人怎么都没事?
当你觉得大家都在做一件事不对的时候,如果你提出质疑,通常,家长和老师会这么反驳你,因为面对不公平,大家都接受了,你不接受,你就是异类,不正常。

2、行了行了,大家都是同学,都是缘分,别吵了,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如果你跟一个同学起了争执,甚至大打出手,老师通常不会在乎谁对谁错,而是让你们赶紧息事宁人,别惹是生非,让你从小就接受一个现状:真相不重要,公平不重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重要。

3、他怎么不打别人?他为什么就打你?肯定你有问题。
当你被人欺负了,你希望在老师那里找到公平公正的结果,他们通常会为了息事宁人,而把责任的一部分推到你身上,你必须接受一个现实,社会的仲裁机关,本质也是维稳的一部分,并不是为你伸张正义的地方。

4、他让你干你就干?他让你吃屎,你怎么不去吃屎,他让你跳楼,你跳吗?
当你被一个同学教唆,煽动,误导,犯了错误,你把事情的原委告诉老师,老师通常会说这句话,本质还是因为正义公平并不重要,维护班级的组织纪律,不影响学习成绩,不影响他们的教师评分和业绩才是最重要,这也是最近几年,地方政府不管任何社会危机和不公平,为了gdp,为了业绩,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制造无数的癌症村,艾滋村,也在所不辞。

5、老师,这个孩子交给你了,你就严厉管教,你动手打他也没问题。
这通常是某些混蛋家长的言论,他们自己不会教育孩子,想把责任推给老师,但又并没有给予老师该有的利益,却不负责任的赋予他人暴力权和虐待权,是非不分,愚昧无耻。

6、你好好学习,考上清华北大,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
一万个人都不见得有一个人能考上去的学校,别人一年砸一百万补课费都进不去,你砸一口破锅我就进去了?你那锅是镶钻的吗?

7,你是妈妈的希望,你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来考上大学,做人上人,给妈妈争光,别让妈妈在外面被瞧不起。
做人上人才能给你争光?这是什么狗屁人生观?我做个善良的人,诚实的人,帮助他人的人,正直的人,有责任心的人,都不行,必须要做人上人?再说,你在外面被人瞧不起是因为我没做人上人吗?那不是你自己失败吗?你失败凭什么要我去帮你争面子?就因为我小时候喝了你奶?

8、人家克林顿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个优等生了,你还成天不好好学习。
人家克林顿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当总统了。

大家继续补充
145
分享 2020-02-17

140 个评论

我小學時候就委婉的說了一句,我覺得集體主義不好,就給我爸罵的頭破血流,從那時起我就發誓我所有事情都要和別人不一樣
我小學時候就委婉的說了一句,我覺得集體主義不好,就給我爸罵的頭破血流,從那時起我就發誓我所有事情都要...

你小学是什么时候,其实我们小时候,如果说集体主义不好,大部分人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哪怕上课,我都公开可以讨论社会主义的缺点。
我说个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后来对我人生影响很大的事吧。
从小到大我接受到的课堂教育就是:犯错不可怕,勇敢承认错误就是好孩子。有一次老师给我们布置任务让我们背诵课文,他出去了一趟。我跟几个同学在一起偷偷看漫画。等老师回来发现我们之后非常气愤,但鉴于他不是班主任,再加上叫不出来我们几个同学的名字,就没怎么多说。之后他把这事告诉了我们班主任。
当天下午,班主任到班里大发雷霆,狠批上课看漫画的事,质问我们是谁干的,让我们自己承认错误。我就老老实实站了起来,带着我的漫画书,跟着班主任回到了办公室。而其他几个人除我之外只有一个承认的。
我们两个人进了办公室之后被一顿狠批,漫画书也被撕掉了(当时对我来讲一本漫画书很贵的,特别心疼)并被要求当中检讨。我俩表示其实还有好几个人也看了,只是他们没承认而已。结果班主任说了句我至今印象深刻的话:“别扯淡了,他们也干了他们怎么不承认就你俩承认了?自己心里没鬼你会承认吗?”
回去之后我被那几个人笑话,说我太耿直了,有点傻。他们其他几个最终也没得到任何惩罚。我委屈不已,之前在思想品德课上所学到的一切在现实面前瞬间崩塌:原来说实话是会吃亏的,有错误不承认就等于没错误。
我对那个班主任一直没有好感就是因为这事,在我看来他的做法对学生未来人格的塑造起到了一个很坏的影响。我当时想,如果我将来当了老师遇到这种事,我一定会放过那些主动站起来承认错误的,而重罚那些死不承认的。
你小学是什么时候,其实我们小时候,如果说集体主义不好,大部分人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哪怕上课,我都公开...

我95年人
中學遇到第一波封網(youtube),我非常憤怒,在學校裡發表“反對建牆”“言論自由”的觀點。然後就被老師警告,同學都說我叛逆⋯⋯
我想他們不久後在國外就會發現,他們才是小眾,我這不叫叛逆,和我觀點差不多的外國人多了去了在西方很普遍。
这几条我全都中了哈哈哈!有些虽然不是一模一样也是一个意思。
现在的我很感激自己,经受了地狱般的少年时光,我没有屈服。没有自暴自弃行尸走肉。有自己的见解与个性。没有成为npc。没有成为岁静婊。反党是个老资历。我在初三的时候就已经是积极反党分子,在考试作文里还写过批判共匪的文章。那时候还不像现在,换成现在我就得被举报抓进少管所了吧。

我补充几条吧。“他就是青春期了有叛逆心理了嘛。嗯。孩子在这个时候有这种行为正常”。这是我在高中跟父母吵架他们经常说的话。明明你们根本就错了,还要搞得一副很懂的样子,自以为很了解我 我给你们讲事实讲道理还恼羞成怒。我想想就恶心死了。

“你别以为你背后做什么我不知道。你那点小九九能瞒的了我。”我经常被我爸这么说。有时候是真的。有时候是故弄玄虚。每次听到这话我都又气又怕。我私下里还是有不少秘密的。我真的怕被发现了还挨打挨骂。心力交瘁战战兢兢。感觉朝不保夕。

“我和你爸省吃俭用。嗯,就只有你回家了(我住寄宿制学校。周末才回家)才吃点好的。平时我和你爸都…………(不敢多花钱)。你还不好好念书?对的起我们吗?”我家不算富裕也不算穷。一般小康吧。每次他们对我这么说我都很不舒服。确实我每次回家都是大鱼大肉好招待。但能求你们别拿这个来说我好吗?我又没要求你们非得这样啊。我也跟你们有说过,平时多花点对自己好点。你们从来不听。

我想起了以前作文经常有的段子。母亲做好鱼了给孩子吃。孩子吃的时候母亲不吃说吃过了。然后孩子发现母亲吃鱼骨头很感动啊什么的。赞美母爱什么的。我真的很反感这种桥段。母亲这样搞孩子心里能舒服吗?为什么父母自己就不能吃香喝辣?一家人团团圆圆吃顿饭不好吗?感动自己,绑架别人!可是当我提出异议的时候。无论老师,还是父母,都说我有病。脑子不正常。我真是日了狗。

还有很多很多。一时想不起来。但无论如何,我和父母现在已经决裂了。

暂且这么多吧。
我说个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后来对我人生影响很大的事吧。从小到大我接受到的课堂教育就是:犯错...

这种狗屁老师家长太多了。钓鱼执法。跟你说勇于承认错误啥的不打你。结果你跟他们推心置腹之后立马翻脸。你回击还搬出大道理说你不对。你还没有力量去硬刚只能假装屈服。
中學遇到第一波封網(youtube),我非常憤怒,在學校裡發表“反對建牆”“言論自由”的觀點。然後就...

我也是,一直被周围人说另类、叛逆,被妈妈说是怪胎,交了外国朋友和对象之后才知道自己才是符合文明世界主流价值观的正常人
1.我都是為了你好。
???合著是我喜歡自殘嘍,我就想讓自己不好了是不是?你這麼想為了我好我也沒見你把自己整得多好,鬼才信你能把我整好。(本來想說為了我好並不是一個可以隨意安排我生活的理由,但一說出來就變成吐嘈)
2.我活了這麼久了懂的比你多,應該聽我的。
你說你要是青年時代就讀過西遊記,馬可波羅遊記,左秋明,左傳,我的故鄉,納楚克道爾基,吉檀迦利,園丁集,飛鳥集,新葉集。。。。。見多識廣,精通八門語言,可以和華萊士談笑風生我倒是會聽你的意見(當然不一定全部認同); 可你就是一個普通人每天過著中國互害社會最普通的功利生活最多再看看喉舌的媒體和奶頭樂,你怎麼就有你活了這麼久就一定比我懂得多說的都是對的這個想法呢?
1.我都是為了你好。???合著是我喜歡自殘嘍,我就想讓自己不好了是不是?你這麼想為了我好我也沒見你把...

我小时候,我妈老是喜欢用爱因斯坦,爱迪生,克林顿这些人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多牛逼来鞭策我……
6太真实了……虽然最后我去了比北大排名更高的学校orz,也没见我爸砸锅卖铁供我,还不是自己拿奖学金拮据度日。
1.我都是為了你好。???合著是我喜歡自殘嘍,我就想讓自己不好了是不是?你這麼想為了我好我也沒見你把...

我毕业之后,赚到的第一笔20万美元的时候,我妈让我把钱换成人民币,打回国,说她帮我存起来,以后结婚用……也是说,都是为了我好……
老师的那些大都集中在小学,可能是觉得小孩思辨能力差好欺负吧。反正我都是当面喷回去,这玩意熟能生巧,一次喷不过就多来几次,课堂上的对质一定是老师没面子。不过也有代价,老师会发动同学孤立我,可是会响应老师的同学本来就聊不到一块,聊得起来的也不太鸟老师。
家长的那些也遇到过,但是父母生我养我和老师毕竟不同,就我个人而言小时候父母并不排斥有逻辑的交流,哪怕观点与他们不一致。
其实我觉得这个社会没被磨去棱角的才闹心呢,因为时常需要权衡现实的困难与内心的坚持。
这种狗屁老师家长太多了。钓鱼执法。跟你说勇于承认错误啥的不打你。结果你跟他们推心置腹之后立马翻脸。你...

对,这种只重结果不重视是非的处理方式是很恶心的。上课看漫画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小孩子这种事很正常,但给他留下个“说真话是吃亏的,而说谎话可以让你即使有错也免于处罚”的印象,就是个非常恶劣的教育行为了。这种所谓的教育真的还不如不教育。
被迫引用之前看到的复读机言论。其实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宣传真相。首先,这样分分钟会被坦克车压死;其次,“反革命言论”很容易被和谐掉;第三,岁静和粉红会选择性屏蔽。我们最需要的是通过提升生活中的民主来推动政治上的民主。宣传:宣传父母无恩论,受害者无罪论,早恋无罪论,夫妻关系大于亲子关系论,男女平等论,长幼平等论等。践行:作为父母和老师,不对孩子进行封建压迫,给孩子辩解的权利;作为孩子和学生,在家长老师犯错的时候要敢于“顶嘴”,甚至在父母老师发疯的时候还手正当防卫。坚决不要彩礼,并且拒绝父母要彩礼的无理要求。当父母以死相逼要求自己分手的时候不要管父母,因为不尊重孩子爱情的父母不配被孩子孝顺。当原生家庭利益与小家庭利益冲突的时候果断舍大家为小家,宁可娶了媳妇忘了娘,嫁了老公忘了爹也不能做妈宝男扶弟魔。母亲如果是恶婆婆,就要帮着自己的妻子骂母亲,让母亲颜面扫地,情节严重可以断绝关系。斗争:与不尊重孩子,不尊重女性,娶了媳妇不忘娘,妈宝男,扶弟魔,要彩礼的行为作斗争。这些问题无关政治,不会引起粉红和岁静的反感,闹得再欢也不会拉清单。当人民群众生活中获得了民主之后,一定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舒适,“得寸进尺”要求政治中的民主。到时候别看共产党有坦克车,全国人民一起“闹事”他们是不敢出动的。何况,共产党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很多官员为了报复政敌或者更上一层楼,就会“勾结贼寇”,像袁世凯那样。退一步可以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再退一步可以保住自己贪来的钱。出于利益,这样子我们可以壮大我们的阶级队伍,策反更多的阶级敌人也就是贪官造反;出于道义,他们与自己的昨天划清界限,回到人民的一边,参与革命,作为奖励,把之前贪来的钱追认成合法财产,顺理成章。同时,我们必须做到一码归一码。假设某人平时是共产党的信息员或者五毛,那么他平时就是我们的阶级敌人,但是在敢于与父母顶嘴或者在父母要求男朋友给彩礼时跟父母大打出手的时候,她或者他在这一刻就是我们的革命同志。相应的,某人平时是民主斗士,但是对老婆孩子进行封建统治的时候,就是我们的阶级敌人。等人民群众有了民主意识,新的政府也很难独裁。野心家肯定有,但是不可能被人民群众选成总统或者别的大官的,即使选上了,议会也会制约她或者他。
为了这一贴注册了.
太太太感同身受了.91年的.我上高中时候被学校里一个奇怪男生变态跟着...做课间操跟着我.上厕所跟到外面.那个男生据说是精神不大好的.就各种跟着我也不说话.我跟老师说我父母说我很害怕他们都说他为什么不跟别人就跟你是不是你有问题....
大学学英语写作文.你崇拜的人.我写了麦当娜...大学老师点名批评我说选的人就不对麦当娜有什么好崇拜的穿着暴露.让我写领导人刘翔之类的.我说我崇拜她音乐方面的成功.我不想改每个人有不同看法.她给我一个及格..大学第一门课及格..舍友都说我傻子 只要改了就不会拿C
毕业工作出国一切都是我自己选的.我当时说自己的计划家人说我痴人说梦亲戚各种说我脑子不好.工作了有收入了有绿卡了.亲戚开始在群里夸我有出息是个好孩子呵呵.
我自己的成长经历导致我坚决不想生孩子都.怕自己被深层洗脑会这样逼自己的孩子.
我小时候喜欢打游戏,但是被家长看到了就不让我打了,所以我就背着他们打游戏。思想上也是一样,被莫名其妙地骂多了,骂就不管用了,该怎么想还怎么想,就是死也不会说出来了。我这样的孩子,他们的说法就是“看着乖,其实可有主意了”
为了这一贴注册了.太太太感同身受了.91年的.我上高中时候被学校里一个奇怪男生变态跟着...做课间操...

看哭了,虽然我是个男的,但你跟我的遭遇很像,只不过不同的是,我压力比你大多了,我家里经济条件很好,父母都是成功人士,所以在他们面前,我无论做多大的成就,只要赚钱没他们多,我就根本没有反驳他们的话语权。有时候,我真心的希望他们破产。
初中学政治,学到宪法规定公民有住宅不被侵犯的自由,然而我们寄宿学校里会有辅导员之类的突击检查我们寝室有没有藏零食。我拿着书去问政治老师,这算不算侵犯我们的自由,违反了宪法。老师答不出来,顾左右而言他。从此之后我就知道,“权威”是怎么回事,不再会相信了。
我家对我的统治,就和中共对屁民的统治如出一辙。一群窝里横的铁five家长总想把我批判一番,你们除了吃的盐比我多,还有什么拿得出手?
有没有人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官员执政思想和方法,其实都有很多的上面提到的问题在里面。

所以,许许多多的人很难跳出他们所被教育出来的那一套; 有的人能跳出来了,那是难能可贵的。
我小學的時候不喜歡參加學校的合唱團豎笛隊啥的活動,因為我很貪玩而覺得那些東西很無聊,而且總是放學後搞到很晚,為此我與音樂老師和班主任衝突。諸如此類要求全體參與的活動我經常和學校對著幹不去。
而且我是自作主張和老師對抗的,事前沒有問父母事後也沒有多說。後來回想我就是天生反骨自由散漫不畏權威,無論是長輩老師還是政府。
有没有人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官员执政思想和方法,其实都有很多的上面提到的问题在里面。所以,许许多多...

對的,我認為中國政治就是社會和文化造成。古代尊天地君親師,共匪來了不要天地換成黨、國、政府、官員。長輩說的話晚輩要無條件聽,不能插嘴,不能駁嘴……不能讓人沒面子(比如反駁他人觀點、指出他人錯誤)……中國文化太多惡臭腐朽渣滓了。
神龙斗士 新注册用户
向往自由 这是人本能的需求吧。我从小就是喜欢自由 不喜欢被束缚。还好,我以前的老师(主要是语文,历史和政治) 老师从来没有刻意打压或者强迫我改变想法。他们更多的是解释是 先好好学习 这个社会很复杂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虽然我的这些老师 有的现在是校团委书记 有的考了公务员做了检察官 有的还在一线教书,但是我相信,他们内心是有坚持理想 坚持正义和良知的。只是不敢大声发声。
另外 改变我最多的还是袁腾飞老师,他虽然喜欢喷 也不一定100%说话严谨。但是他的讲课 会让我有寻找真相的冲动。再后来,看的多了 了解的多了,自然想法就更坚定的变了。套用袁老师一句话,文革中学历史的人很少选择自杀 大部分都熬过来了。因为他们了解历史 知道每个人在浩瀚的历史长流中 尤其中国历史中 都有过曲折 有过悲愤和不平 但是唯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和对人生更深刻的理解 才能更释怀我们今天所面临的一切
看哭了,虽然我是个男的,但你跟我的遭遇很像,只不过不同的是,我压力比你大多了,我家里经济条件很好,父...

坚持下去.钱不是唯一衡量标准.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我们家中产吧确实从小没经历过吃不起饭交不起学费的情况,父母文化也并不低.但精神方面真的压的我好痛苦.“说是为我好”.传统父母对儿子女儿要求不一样(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我并不知道对儿子什么样的.可能就要求赚钱?) 90后父母的教育方式一言难尽. 对女儿就是当个基层公务员或老师找个有钱的或者家里拆迁的老公...他们反对我出国不是因为钱因为女儿不能离家远...自己主动出去吃苦的女生属于脑子有包...
我好多朋友也是这样长大的.他们接受了这种教育方式.所以现在成了父母希望的样子当老师或者当个前台嫁了有钱的拆迁的老公.我最近在朋友圈喷这喷那,就会有人劝我少说几句当个只在乎代购种草的女生不好吗.真的关心的只有“谁老公有钱 代购 小红书 种草”看了觉得好悲哀.
上学时候总是和父母吵.自己晚上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出国半年以后坚持不要家里的钱.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现在我已经不和父母吵了.我也从来没跟他们讲过我真实的想法.他们以为我是他们成功教育的产物.我有时候不怪他们.毕竟他们小时候生活的年代无法想象.
我可以和父母假装和解.我只是永远无法对自己妥协.
一开始不让去夜店 后来不让接触圈子 再后来纹身也不让 然后我就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家了 毫无留恋
“我是为了你好”。
看完这帖发现,支那人果然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每个支那人心中都有一个共产党,都有一个自己当皇帝的心
看完这帖发现,支那人果然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每个支那人心中都有一个共产党,都有一个自己当皇帝的心

你看完这个帖子才发现?太晚了……我小学五年级就有这种想法了。
我说个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后来对我人生影响很大的事吧。从小到大我接受到的课堂教育就是:犯错...


上学不让看漫画这规矩本身就错了。
国内其实不仅是治国是集体主义的,政府也好企业也好,凡是规模大一点的基本上集体主义都是主流。我觉得国家可能也不是很介意那些不遵从集体主义的人离开,就像阿里巴巴留着小白兔不留野狗一样。思想上不统一的人,越是人才越危险,虽然不一定会造反但是一定会造成统治的困难和混乱,不如早点让他们通过技术移民或者留学等等手段去境外,流失点人才就流失点吧,总比养虎贻患要好吧。

所以如果你觉得自己从小就被打压,而且被打压了并不觉得大人做得有道理,那么你很可能注定就是应该要离开的。而且我觉得这个总是在不同的级别上跃迁的,有的人从小镇到了大城市就觉得足够自由了,有的人可能要到北上广深才觉得自由,有的人可能就是要出了国才觉得自由,自由是个基本人权,但是每个人对自由的追求不一样,而且有的不自由的人对自由也会感到恐惧,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小粉红,为什么家长老师拼命打压孩子。
我毕业之后,赚到的第一笔20万美元的时候,我妈让我把钱换成人民币,打回国,说她帮我存起来,以后结婚用...


求交往
坚持下去.钱不是唯一衡量标准.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我们家中产吧确实从小没经历过吃不起饭交不起学费的情...

我也是女孩,和你经历差不多,只不过我出国早(高中),但远远不如你勇敢。我现在最烦恼的就是经济不能独立,虽然我还只是本科生,但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在国外经济独立的。
还有其实我挺想当老师的,因为我的高中老师给我印象都很深刻。他们每一位都很有性格,都能感受到他们对自己所教学科的热爱。他们都很有童心,对学生关心,也喜欢和学生在一起。我毕业典礼结束的时候是第一个跑回宿舍的,因为再看到他们的身影我就会哭得稀里哗啦的了。正因如此我觉得教书育人是令人向往的职业,假如我毕业的高中能录用我,我可以在那里呆很久,就像我今年退休的英语老师一样,他在学校干了40多年了。我不在乎别人说我没志气,说花大价钱让我出国不是让我当个中学老师的。这样的工作比在国内996好了不知道多少。
差不多吧,我估计那个时代的孩子或多或少会中八条中的几条,我大概中一半吧,还算可以,不至于全中就好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華人也深同感受(祖輩是內地人),我覺得這應該在華人社會是普遍現象而且根深蒂固吧,本人的例子如從小受過教育的家庭,學校到成人出社會工作的機構都十分怕事,在學校,孩子被欺負學校怕影響校風所以息事寧人,老師怕霸道校長不滿意工作表現所以只能盲目服從導致師生活動變成校長活動,在公司怕客人投訴所以再過分的要求都接受而逼死員工,最可笑的是要是擅自接受客人的過份要求沒有通報(通報的原意是將事件記錄在案,然而從沒人查過而飛快銷毁,香港很多閑得無聊的大公司都喜歡提出這些雜務折磨死員工)上司就會罵你為什麼擅作主張,現實是他罵完了還是會滿足客人,否則你向他通報了他也會找理由罵你連小事都要通報是不是蠢,如此怕被投訴怕承擔責任怕麻煩又不肯放開手讓員工幹,導致的結局是員工的流失率非常高。最後要說說我無數個集合為一個十分慘痛的經歷,就是我爸媽怕事怕麻煩所以無論家庭糾紛,學校風化事件,親戚家暴我,他們從來都是一個旁觀者,從來沒有挺身而出保護過我,就因為怕事,有時被我煩著了就倒罵我說我有問題才被欺負,我認為這個社會在我從小到大就教導我現實是非常不公平的,世上真的有天生幸運和天生不幸的人,而每個人後天通向幸和不幸的道路也是由自身的幸運值決定是天梯還是下坡,在這個吃人的社會𥚃,不要求感同身受,至少先學會停止旁觀,沉默,冷嘲熱諷,但身在香港除了社福機構以外也感受不到這種氛圍,不在影響整體利益的前提下少數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人難以渲染整個社會,個人認為香港在此課題上十劃未有一‘,更不期望可在有生之年見證香港成為充滿愛的公義社會(可能有幸多活幾年心態會再次有明顯變化呵呵)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華人也深同感受(祖輩是內地人),我覺得這應該在華人社會是普遍現象而且根深蒂固吧,本人...
乜香港人都咁撚支嘅咩?
對的,我認為中國政治就是社會和文化造成。古代尊天地君親師,共匪來了不要天地換成黨、國、政府、官員。長...

所以,这次并不是湖北的官僚和中央的无能。 换作其他省份,我觉得是一样的结果。。因为体制在那里, 同样思想的人在那里。
看笑了,可能是我从小喜欢跟老师家长对着来,
大部分的废话我都反驳过,当然也没被少锤。

特别是那句 他怎么不打别人?他为什么就打你?肯定你有问题
我就怼过班主任,为什么你班里有这么多不听你话的,肯定你管理有问题。

当然请家长一顿锤是躲不过的。
能知道支国的各种教育问题醒悟过来的人还是太少了,基本都是同流合污了,成了小粉红和自干五的后备军。
乜香港人都咁撚支嘅咩?

咪話香港人啦,講英文嘅星加坡人一9樣咁支。嗰種長輩大晒唔好得罪人唔好落人哋面家長式政府嘅思想根深蒂固。
來品蔥窺屏好久,看到這個問題我決定親自註冊親自評論,我發現大多數嚮往民主的反賊都有過類似的經歷或感受,在某種人格分析學裡我們這類人被分類為INTP。
小學時我就經常質疑現有教育制度,頂撞老師是家常便飯,被母親說得最多的是:等你做到教育部長再去改變(如果你覺得政府不好,你就去……系列?)。
初中時曾寫彈劾信組織全班彈劾班主任,我母親見此沒說支持沒說反對,只是一直擔心我將來會走上六四學生的老路。其實有時我們真的誤解父母了,他們在他們的角度看來確實是經歷比我們多,真心為我們好,他們親眼見證過六四,他們也了解這個體制,所以他們更害怕自己只有一個的兒子(我們這代大多獨生子女吧)倒在血泊中,或被囚十年冤獄,只是這些話他們不能明說出来。孔子說勸諫君王再三可也,但勸諫父母要死諫,這點我個人是比較贊同的,這才是儒家所說真正忠孝的意義,忠孝從來不是聽話。
到了高中,臨畢業時一個老師語重深長地對我說:你以後應該出國。我問為什麼這樣說呢?她說:你對中國制度這麼多不滿,還是出國更適合你。我說:我對這個制度不滿那為什麼要逃避它而不是留下改變它呢?那位老師最後無奈地說:那我無話可說。值得一提的是那位老師也不是安份的主,在我畢業後那年她就因為績效工資被貪污的問題將校長和書記告上法庭,當時在市裡還是轟動一時的新聞,結果自然不言而喻,被教育局和法庭各種打官腔戲耍,而校長書記除了名譽上並沒受到其他實質性的損傷,當然,通過這件事也看清了不少牛鬼蛇神,不少老師跳出來和她割蓆甚至落井下石,其中不乏一些曾經被我罵過的老師。
到了大學質疑老師也是我的日常工作,甚至對一些老師的言論不滿拍案離座而去。
所以我其實不太喜歡老師這個職業和稱呼,及至出到社會上各種搞傳銷搞洗腦的都稱作老師,更加肯定了我對老師的認知,小時候經常說:我們是祖國的花朵,老師是花園裡的園丁。然而,園丁的工作就是看見哪枝花突出來的將它剪齊。當然這些是普通庸質園丁做的事,在我成長過程中也遇到過幾個能做出獨一無二優質盆景的園丁。
咪話香港人啦,講英文嘅星加坡人一9樣咁支。嗰種長輩大晒唔好得罪人唔好落人哋面家長式政府嘅思想根深蒂固...

所以講真一句,日本當年擋支都唔好話衰得晒嘅,擋撚得太少 ,擋撚晒最好。支那人係抵死。
所以講真一句,日本當年擋支都唔好話衰得晒嘅,擋撚得太少 ,擋撚晒最好。支那人係抵死。

日本仔咪一鳩樣嘅思維方式?佢哋同南韓一樣,仲衰多二錢,因為冇經歷過中國由五四到文革幾十年激烈嘅社會運動,社會「階級分明」、「尊卑有別」嘅問題咪仲緊要過支那

我哋廣東人都好D,曉得「識你老鼠」,兩句傾唔埋就炒蝦拆蟹同人老母發生超友誼關係。幾時聽過日本人有噉?
人权问题 在人权普遍得不到保障的社会 何况弱势群体的人权

这是个政府不把人当人 家庭不把人当人的社会 
个人觉得可能还是要看学习成绩吧。 我从小就成绩特别好,所以不管做什么(打架、翘课)老师也就看我一眼,好像暗示一下悠着点然后就不管了。。。再加上家里就我学习做好,说也没法说,所以一直比较犟。。。。。

不过上了大学,混了很多学生会之后,倒是被peer锤了不少次。比如所谓的“别人都一样”这几个字经常出现在群聊记录里,都是学生,部长的名字带来不了权威,他们也德不配位,就只能用一些奇怪的字词压别人。 然后我依然我行我素,该泡学姐泡学姐,最后他们最后就不带我玩了。。。。 

现在看好多当年“别人都一样”的同学现在也开始反政府讲言论自由了,但是很多人的大脑依旧需要去去支。


个人经历与你遇到的老师、同学关系很大。有同学周一从来不去升旗仪式班主任看在眼里,也不好说什么。。。
提到学习的时候:你怎么不跟那学习好的比、就跟那学习差的比?
提到家庭条件的时候:供你吃穿上学就不错了,还不知足,你看那还有吃不起饭上不起学的呢!
提到学习的时候:你怎么不跟那学习好的比、就跟那学习差的比?提到家庭条件的时候:供你吃穿上学就不错了,...

沃草,太他媽得真實了
我也是女孩,和你经历差不多,只不过我出国早(高中),但远远不如你勇敢。我现在最烦恼的就是经济不能独立...

中学老师这么棒的职业别小看啦,能出国刷盘子,我做梦都笑醒了了,虽然我会英语,但除了跟人交流有用之外,光是这个远远达不到跑路的标准啊。
經常拿國外成功人士做例子,卻死硬用支那式教育教育子女 真tmd的是個笑話

中國教育=滿口矛盾的仁義道德,到頭來還是用暴力+經濟威脅子女迫子女屈服,樹立父母必然的權威文化
「聽話」這文化真tmd噁心🤮
个人觉得可能还是要看学习成绩吧。 我从小就成绩特别好,所以不管做什么(打架、翘课)老师也就看我一眼,...


這也是錯誤的教育,令孩子覺得未來在社會也一樣
有權有能力有錢就為所欲為,你做壞事被抓不是因為你做壞事 而是你不夠有權有錢
我也是女孩,和你经历差不多,只不过我出国早(高中),但远远不如你勇敢。我现在最烦恼的就是经济不能独立...

我是研究生出来的.比本科经济要轻松点.我出国之前也一直在努力存钱.但还是很苦.学生时代谈不上完全经济独立.就是在死扛各种申请奖学金各种打工不买任何东西经常一天只吃两顿饭(直接由微胖变成易瘦体质:) ) 拼命早毕业.即使工作前两年还是有些紧张的.现在有点小存款好多了.
但是我个人与家里的关系的原因. 如果你和家里没有什么大矛盾.安心读书就好啦.未来经济独立的时间长着呢.
我不想当老师(国内)是因为我家里只是为了那个体制让我去的想要花钱找关系送我去.我就很反感.
遇到好老师是幸运.真心爱那个岗位想要教书育人影响下一代这是高尚的.什么志气面子都是屁.做自己想做的.职业,婚姻一定自己拿主意.慢慢来.会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路的.
因为无产阶级的教育就是这样的,父母一辈是无产阶级,他们只能通过耍流氓手段赚点小钱,然后等他们教育孩子的时候就得像城管教训他们一样,打断孩子几根肋骨,这样才能让孩子听他们的话,这样孩子感受爱的能力就没了,等孩子长大后,孩子就会不认父母,宁愿自己过日子,因为童年的伤疤是一辈子都去不掉的。这就是身为解构者的共产党理论肢解社会的一个方面。
把游戏视为洪水猛兽,见你玩一次毒打一次,后来他们自己有手机后沉迷于微信朋友圈,只是自己长大了没有那个心情报复他们
说不好听的,60-70后的中国父母80%都是傻逼
你小学是什么时候,其实我们小时候,如果说集体主义不好,大部分人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哪怕上课,我都公开...

这种不牵扯到老师家长利益的问题,随便讨论的。但是楼主讲的那些公平正义是需要人力资源的投入的,这时候老师家长们就装作没看见。
我也是女孩,和你经历差不多,只不过我出国早(高中),但远远不如你勇敢。我现在最烦恼的就是经济不能独立...

老师好,反正一位伟大的老师给学生的启蒙是影响一生的。
我家对我的统治,就和中共对屁民的统治如出一辙。一群窝里横的铁five家长总想把我批判一番,你们除了吃...

我家还不如中共呢。毕竟中共的政治书还是批判重男轻女的。我爸张口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雖然我們總是標榜,家庭應該是充滿愛的環境,學校應該是充滿包容跟教育的環境。
但事實證明了,親子關係跟同儕關係,往往傷人最深。早年的創傷常常要花一輩子的時間來彌補。
樓上的反賊們,希望你們都有走出不快樂過去的一天。
说不好听的,60-70后的中国父母80%都是傻逼

80太高了,没读过书的大部分都是傻逼,顽固不化,自以为是,当然那些读过书的官二代或既得利益狗就不提
我说个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后来对我人生影响很大的事吧。从小到大我接受到的课堂教育就是:犯错...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历来如此。
鲁迅:

  穷人的孩子蓬头垢面的在街上转,阔人的孩子妖形妖势娇声娇气的在家里转。转得大了,都昏天黑地的在社会上转,同他们的父亲一样,或者还不如。

  所以看十来岁的孩子,便可以逆料二十年后中国的情形;看二十多岁的青年,——他们大抵有了孩子,尊为爹爹了,——便可以推测他儿子孙子,晓得五十年后七十年后中国的情形。

  中国的孩子,只要生,不管他好不好,只要多,不管他才不才。生他的人,不负教他的责任。虽然“人口众多”这一句话,很可以闭了眼睛自负,然而这许多人口,便只在尘土中辗转,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

  中国娶妻早是福气,儿子多也是福气。所有小孩,只是他父母福气的材料,并非将来的“人”的萌芽,所以随便辗转,没人管他,因为无论如何,数目和材料的资格,总还存在。即使偶尔送进学堂,然而社会和家庭的习惯,尊长和伴侣的脾气,却多与教育反背,仍然使他与新时代不合。大了以后,幸而生存,也不过“仍旧贯如之何”,照例是制造孩子的家伙,不是“人”的父亲,他生了孩子,便仍然不是“人”的萌芽。

  最看不起女人的奥国人华宁该尔(OttoWeininger)曾把女人分成两大类:一是“母妇”,一是“娼妇”。照这分法,男人便也可以分作“父男”和“嫖男”两类了。但这父男一类,却又可以分成两种:其一是孩子之父,其一是“人”之父。第一种只会生,不会教,还带点嫖男的气息。第二种是生了孩子,还要想怎样教育,才能使这生下来的孩子,将来成一个完全的人。

  前清末年,某省初开师范学堂的时候,有一位老先生听了,很为诧异,便发愤说,“师何以还须受教,如此看来,还该有父范学堂了!”这位老先生,便以为父的资格,只要能生。能生这件事,自然便会,何须受教呢。却不知中国现在,正须父范学堂;这位先生便须编入初等第一年级。

  因为我们中国所多的是孩子之父,所以以后是只要“人”之父!
  
這也是錯誤的教育,令孩子覺得未來在社會也一樣 有權有能力有錢就為所欲為,你做壞事被抓不是因為你做壞事...

不过有能力、有钱就比别人更能为所欲为,在美国也是如此。可能除了北欧社会主义国家,都是有钱有权就能比别人更平等
1,3,4是我最不能忍的
大陆根本就没有 “学校” 可言。
我从十几岁开始,升 “国旗” 就算去了,也是屁股朝着旗杆。当然后期完全就当一个笑话了。
除了让我读书啥也不懂,也不愿意去了解,我爸从高中开始就跟我不说话,就拿我妈来说,我每周末都要玩的游戏,她连游戏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因为她觉得游戏=害人,减少游戏时间=提高学习成绩,一直问我为什么要玩游戏,问了三年

哦对了如果跟她提到这点,想跟她解释一下为什么,她会告诉我她是关心我才问我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所以会问三年,合着对我的无知是关心我的必要条件?

两性关系更是从来没有教育过,大二和女朋友相处那会发现,怎么交女朋友,以什么心态去谈恋爱,怎么维持一段关系,这些全部要自己去摸索。你问我为什么不主动去问,抱歉我从初中开始就没有把烦恼告诉父母的习惯,因为一个是哑巴,一个是复读机,真实吧?但其实很多人都跟我一样

说了这么多缺点,其实只是想就事论事,就优点来说,家里我经常和母亲说一些思辨问题(这让我长大后擅长数理逻辑),父亲也从来都是兢兢业业,至少作为丈夫的角色是完全合格的
上面例子里面的那些老师我好像全都碰到过。

是有很多人受到这种教育最终就被驯化了,但我是那种从小就只认死理不认强权的,所以才能对洗脑产生免疫力。

大多数的洗脑只是不断的重复谎言,他们不会正面解释你的问题,也没有严谨的证明。他们只会试图调动你的感情,让你感动,让你害怕,让你热血沸腾。当冲动而失去思考能力的时候,你就陷入了被洗脑的第一步。
乜香港人都咁撚支嘅咩?

我遇過的大多數就是啦,也有一些內地新移民在𥚃頭。但在香港還是有些善良的,不過真的很少遇到,大部分都比較自以為是,覺得個人或者大多數認為對的就一定是對的,妄下評論和加以傷害是普遍現象了,也有些事後會表示後悔的,但傷害已造成,說什麼也補救不了別人,只能說不期望有人伸出援手也不希望別人在我傷口上灑鹽,佛系過活好了。另外的是,有時候香港朋友會奇怪我的家庭背景而多問了幾句,本人表示理解每次簡略的回答他們後,他們的反應都是震驚和難以理解,也明白現今很少人能有機會明白不同群體的生活環境,也難以做到包容和體諒。一些善良的人人好奇心較重而主動問起的,本人認為可以花些耐性跟他們談天,畢竟本人羽翼雖折,還是希望被理解,融入社會的。反而遇見自以為是的又八卦的只能避開,跟他們完全沒有溝通的可能。
來品蔥窺屏好久,看到這個問題我決定親自註冊親自評論,我發現大多數嚮往民主的反賊都有過類似的經歷或感受...

如果不是这么危险的地方,真的想和你认识一下交个朋友。虽然不至于像你一样刚,但我一直只服能力不服地位,面对那些德不配位的人会以下犯上,质疑和顶撞。我们性格很相似。
为了这一贴注册了.太太太感同身受了.91年的.我上高中时候被学校里一个奇怪男生变态跟着...做课间操...

千万别不生孩子,就当是你对社会的责任好了。这个世界最终是子孙后代们的,而孩子们的世界观会受到父母很大影响。如果我们这样的人不生孩子,华人社会里像你父母这样的人就会占比越来越多,社会对类似于我们性格的孩子来说也就越来越残酷。为了社会不那么残酷,我们这些向往自由正义的人就必须得多生孩子。
同90后,很小的时候被幼儿园的阿姨还是什么人(记不清了)教育过:“你要当社会的螺丝钉,那里需要哪里搬,给祖国搬砖添瓦。”之类的。太小了我记忆不是很清晰了,但我从小就是个什么都要自己想一遍“为什么,凭什么的”的人,只是因为我性格内向极少会表达出来自己的疑问。想想应该是这件事引导我走上了反贼的道路。幸亏我家里比较开明,虽然当时也有不少上面提到的中国式家长的言论,但是明白我在国内不会过得开心也没出路之后毅然把我送了出去并给予我极大的自主权和经济支持(在我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之后)。现在他们也在家里也是反贼的不行(笑),想想他们其实也是受限于环境如此,很难接受到真实的信息而已。
來品蔥窺屏好久,看到這個問題我決定親自註冊親自評論,我發現大多數嚮往民主的反賊都有過類似的經歷或感受...

你只是遇到了比较开明的母亲和老师而已
如果不是这么危险的地方,真的想和你认识一下交个朋友。虽然不至于像你一样刚,但我一直只服能力不服地位,...


哈,有機會的,香港人有煲底相見之約,說不定我們蔥友也可以有個天亮相見之約呢?我上面提到的INTP你可以去了解一下,我初次接觸之時真的震驚了,描述得非常貼切,你也可以對比一下自己中了幾多點,或者測一下自己是其他哪種人格。
香港人表示: 這些我大部分都從長輩口中聽過......中國人的小農DNA到處都是......
你只是遇到了比较开明的母亲和老师而已


恰恰相反,我經常嘲諷我媽又紅又專,他和普通中國大媽一樣,喜歡轉發“感恩”、“正能量”那些東西(還強迫我看那種)。不過她了解我性格,不能硬碰硬,她要是硬我會比她更硬。不過我這性格任何問題都可以辯論,不管雙方有任何不同觀點都可以表達,但這只是觀點的不同,不會影響互相的關係,我覺得這才是民主自由的真諦吧。父母或者有認識不到位的地方,但始終是自己身邊最親對自己最好的人,如果因為觀點不同就影響關係,這親情也太廉價了吧?所以我經常說:老師是用來駁斥的,父母是用來教育的。差不多就是上面引用孔子那話的意思。至於老師,我遇過好多垃圾老師,但是總會有那麼幾個好點的會賞識你。
看到这个标题就想到了狗十三那个电影。个人认为狗十三是内地青春电影的顶峰,比那个抄袭出来的同桌的你牛很多。同桌的你虽然立意也很好,讲了敏感的校园暴力问题,不过跟狗十三这种通篇都是日常却依旧伤痕累累的故意相比,同桌的你还是一个特殊典型。其实绝大部分的中国城市孩子都是李玩,有着看似波澜不惊却实则非常残酷的成长过程。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个个嘴上说是一切为了孩子,实际上都在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孩子身上。李玩的孤独与挣扎,我想大部分城市出身的中国80,90,00后都感同身受。尽管如此,李玩已经是一个幸运儿了--她出身一个标准的中国城市中产家庭,其成长依旧如此残酷,广大农村孩子是怎么长大的,可想而知。
恰恰相反,我經常嘲諷我媽又紅又專,他和普通中國大媽一樣,喜歡轉發“感恩”、“正能量”那些東西(還強迫...

这样的母亲就够开明了,我看到很多父母对待他们的子女通常是“你敢顶嘴” “不孝” “欠揍”三板斧下来,混账老师就更多了,中国的老师会运用他们的权势发动学生去歧视欺凌成绩不好的学生。
上一代 家长+老师的素质都不高,这一代 迂腐改掉了些, 变态却越发严重了,中国社会上各行业的素质普遍都差些,尤其是但凡手里有点权, 就难免滥用, 然而这是问题根本吗? 不仅仅是, 事实上是大多数人看到别人手里但凡有点权,  腰自然而然的就弯下去了。

你交学费了, 为啥还要送礼? 老师工资靠你发吗? 老师说你孩子不好, 你孩子就真不好了吗? 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生的?

类似的荒谬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数不胜数,再到豫章书院、杨永信、陶宏开,等等等等, 背后的血泪更多,有多少同辈孩子身心都留下了永远的阴影。

这些错, 难以说清具体是某一点错了, 这些错, 需要一点一滴一丝不漏的逐一改正。
为了这一贴注册了.太太太感同身受了.91年的.我上高中时候被学校里一个奇怪男生变态跟着...做课间操...

我也遇到同寝室有个男生变态,折磨我的心智。好在老师做了调查,但是结果只有一点点儿卵用。现在,阴影难以消除。罢不了,这自是。
现在有点理解,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又与谁说?
我倒是没中。我家比较西化,而且我们家不需要靠考大学来光宗耀祖(因为祖孙三代都是最顶尖的几个学校出来的,学历普遍硕士以上),我父母也不管我学习成绩。

我也很幸运因为小学初中上的私立学校,所以老师也都非常开明,对学生也管教但绝不是这种死板和迂腐。

后来在国外读完master以后,大概我这几年混得还可以吧,而且除了工作以外也有很多学术上的成就,我妈倒是从过去的控制欲超强,变为了现在以我为傲。
在初中時,在走廊上跟老師吵架。

我說:「你憑什麼去判斷我做的事是對與錯? 誰賦予你的權力? 誰去監管你的權力有沒有被正確運用? 你是一個老師,你的責任是去教育我們課內的知識,引導我們去分辨對與錯,不是把你的主觀意識強加到我身上。」

從此,威權型的老師痛恨我;溝通型的老師疼愛我。
我無所謂,成績好的人在學校橫著走。
我说个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后来对我人生影响很大的事吧。从小到大我接受到的课堂教育就是:犯错...

不對,懲罰承認的,因為違反了秩序就要罰;
而重罰那些不承認的,因為除了說謊還有違反規則。
當父母的其實都很缺乏育兒經驗,他們每天也從我們身上學習。所以,即使方法錯了,只要他們是發自愛,就别責難了。
沾上中華文化的父母大概都是這種人吧?
我從小算是叛逆型的人,不是乖乖聽話的那種人,父母一直不喜歡我比較喜歡我弟弟,記得國小有一次被老師選為在校生代表發言,我的父親居然冷嘲熱諷說:怎麼會是你?你憑什麼?
國中時候也是被老師選為自治市長,他也是同樣一句:你憑什麼?
我覺得中華文化下的父母很愛打擊小孩的自信心.
好像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和某些社会主义式的老师对峙。
最勇猛 喝了酒拿出来说的应该就是大学军训那次吼教官。那教官是个女的,第一天来我们连就大刀阔斧的宣传他们党那套一切为了集体一切听党指挥党思想,看到我们男生头发不符合他们部队的要求,就让我们回去全部剃成隔壁男教官那种寸头,第二天大家都没把她话当回事就没人去剪短。她就生气怒吠了说明天还有人不剪她就亲自拿剪刀帮我们。我当晚回寝室就去传教我的自由 民主的观念,吗的一群大老爷们有骨气的一个巴掌就数尽。第三天就我们几个没剪发,而且还有傻逼自己拿剪刀剪...跟个狗啃的一样,女教官看见看见草原上有几个草墩子凶神恶煞的就没手机太多。到我们休息的时候她就装委屈了,说你们有意见可以提出来,话音刚落就对着我说平时有个对我瞪大眼的怎么不敢上来???这把老子给气的,上去就嗓门拉满给他龟儿的骂去 滚你娘的集体 一个操场就我们排剪 你这么有本事让全校都剪啊。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伴随着整个排的掌声 我回到了我的位置。

以后我一定还要告诉我孩子,老师是个几把的蜡烛,是个几把花园的工匠。还不如医院收红包割包皮的护士。
我家对我的统治,就和中共对屁民的统治如出一辙。一群窝里横的铁five家长总想把我批判一番,你们除了吃...

所以說,反賊幾乎都是天生的
哈,有機會的,香港人有煲底相見之約,說不定我們蔥友也可以有個天亮相見之約呢?我上面提到的INTP你可...

以前测过,有的网站测出来是INTJ,有的是INTP。
90后沒中
這種的,你嗆他回去就行,誰兇誰贏
「爲什麽人家都沒問題?」啊你怎麽不問問他們怎麽沒問題列?
「爲什麽小明沒問題你就有問題?」因爲我不是小明啊
「爲什麽他就打你不打別人」爲什麽別人不打我就他打我?
「他讓你做你就做?」(記著,下次老師叫我做事時也原封不動回)
(我媽也不是那種要面子的,我媽是那種有人敢打自家小孩就秒變戰鬥民族的,所以之後的那些都沒有)
對這種大人,就嗆他,往死裏嗆,比他兇他就怕了
對家裏人,就家暴,我家從小到大都是我和我爸鬥毆,摔家具,打到我媽實在受不了大吼一頓了事(一般都是我和我爸吵,我媽喜歡冷戰所以吵不起來)
對外面,老師就嗆聲、翹課,在校長來旁聽的時候堂而皇之脚翹起來帶頭戴式耳機打PSP讓老師難堪,翹課前門被別的老師抓回來就從後門溜走繼續逃課逃到下一節課
但是喜歡的老師會真的對他很好,很認真聼也會很粘人,所以還是有蠻多老師喜歡我的
可能因爲我很嗆老師,所以同學倒一般不會找我麻煩,有幾個朋友,自以爲人緣不算差
這個世道,善良是個弱點 😔
00后也是这样。中国的教育非常非常烂,我从小学到高中根本没遇到几个道德水平跟知识水平正常的老师。
我说个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后来对我人生影响很大的事吧。从小到大我接受到的课堂教育就是:犯错...

流氓知识分子最喜欢或者最擅长干的事情就是要求别人(尤其是不懂事的小孩)履行和遵守道德规则,而在别人遵守道德规则,履行上面的约定的时候,他们会面不改色的使用下作手段来占别人的便宜,事后会编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正当化自己的行为,所以对付他们的最好办法就是他们宣传什么就一定要从反方向理解,拿你的例子来说,如果你死活不承认的话他们反而拿你没办法。
除了第五個 其他的都聽過 有些是他們直接跟我講的 有些是我聽到他們直接講我的同齡人的 其實 80年後期的 應該不少人也有聽過的
所有自發的在人群中流行的話,都有一定的合理性。具體的工作,需要專業人士,社會學家來做。
流氓知识分子最喜欢或者最擅长干的事情就是要求别人(尤其是不懂事的小孩)履行和遵守道德规则,而在别人遵...

对,这件事也使得我彻底明白所谓的思想政治课上讲的内容都是狗屁,现实完全是另一回事。在此之后我就再也没认真学过思想政治课,也对里面的内容嗤之以鼻,因而一定程度上免疫了洗脑,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這個世道,善良是個弱點 😔

遵守道德标准吃亏,没有道德下限反而好处多多。思想政治课上的内容从此在我眼里都成了狗屁。也好,免疫了之后的被洗脑过程
其实90后受教育基本上在江泽民胡温时期,政治上没有现在这么严格,这种话大人会说给孩子听,也更多是因为大人缺乏教育和知识,会把自己的生活压力折射到孩子身上,父母辈很辛苦很不容易,我觉得也要体谅他们,而且能来品葱的不管是翻墙还是移民的,相信父母都是相对开明,才有了相对不那么守规矩的孩子。近些年我越来越能感到父母的不易,他们物质匮乏比我们更甚,他们的辛苦比我们只多不少,每个人只有这么一生,而他们的一生是辛苦的
其实90后受教育基本上在江泽民胡温时期,政治上没有现在这么严格,这种话大人会说给孩子听,也更多是因为...

那是他們自己找的,他們活該。他們一生辛苦,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