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明为什么诞生在欧洲而不是诞生在中国?

欧洲和中国的地图:
https://i.imgur.com/kKFSBAX.jpg
https://i.imgur.com/cvzIhYI.jpg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到,欧洲面积和中国面积一样大,那为什么现代社会起源于欧洲而不是起源于中国?
请葱油们帮我答疑解惑。
已邀请: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現代文明是歐洲數千年來累積的文化結晶所展現出的成果
東亞互害社會每隔數十年、數百年定期發一次大洪水,任何物質、文化都無法積累


[01:27]劉仲敬:東亞是一個特殊狀態。等於說,文明是有興有衰的,它代表文明衰落以後、破壞以後的狀態,而不是代表文明興起以前的狀態。什麼是文明呢?文明就是提供一個保護你不斷上升的構架。而文明以前沒有這個構架,或者說缺少這個構架。你的小共同體,部落之類的,必須直接面對著大自然。部落的結構是比較平等的,部落勇士也就是酋長,巫師也就是知識分子,他們跟普通人的差別不算是很大,階級上升可以說是很容易的事情。勇士的子弟如果不勇敢,他就當不了酋長。而一般的人變成勇士,在下一次比如說日耳曼人或者愛斯基摩人什麼的打獵的時候表現勇敢,他自然而然就像是你在一個班級的足球隊裡面出人頭地一樣,不用什麼特殊手續,自然而然就進入了勇士的行列,進入長老和領袖的行列。特別聰明的孩子也很容易被只有幾百個人、幾十個人的小部落的巫師看中,變成下一代的巫師。它的階級結構也就只有這麼簡單,所以上升不是什麼重大問題,主要的考驗來自大自然。而文明把資源和階級結構都弄得很複雜了,所以才出現了階級結構上升的問題。

[02:45]而文明的毀滅照例是因為,在國家產生以後,背離了原有的國家是保護文明的這個基本功能,反而是為了統治的需要,不斷地破壞正常的德性積累和物質積累。一般來說,物質積累的破壞也是德性積累被破壞的結果。我們都很熟悉,典型的就是秦始皇那種搞法,因為自發秩序的生長對他的專制統治有害,所以他懷著猜忌的心理盡可能地一路砍下去,盡可能地削弱中間階級。文明發展到這個地步,就要開始走下坡路了。如果嚴重的話,文明可能會完全毀滅。而東亞就是處在這種割草機狀態,所以東亞人的傳統智慧就是怎樣繞來繞去,避免被割草機割掉。被割草機割掉以後,那麼就是幾代人的積累前功盡棄。而每隔幾十年,頂多二、三百年,這樣的割草機就要重新割一下。

[03:37]結果,東亞的種族替換是全世界主要文明中最頻繁的(如果不算那些沒有形成文明的其他地方的話),物質積累、技術傳統的積累都是不斷地要從白地上重新開始的。歷史上失傳的技術是很多的,例如很多官窯的陶瓷技術,在改朝換代的時候那幾個工匠死了就失傳了,下一個朝代開始的時候又已經沒有了。諸如此類的東西,無論它原來是自發產生出來的,還是外來引入的,它都得不到保護和積累。結果就等於是,別人在銀行裡面一點一點存錢,而你每隔幾年,銀行就要清空一次。在這種情況下,階級結構不能複雜化和精緻化,正是社會資源得不到積累的一個寫照。所以,你搞出來的任何東西都很粗糙。哪怕是還有殘餘自由搞的極少數項目,比如說飲食之類的東西,所謂的幾大菜系,其實認真說來都是清朝中後期以後才產生的,甚至是民國以後才產生出來的,而日本和歐洲相應的傳統怎麼說也可以追溯到江戶時代或者更長遠的時代。

[04:53]很多中國人聲稱他們的歷史源遠流長,其實這不過是他們的歷史神話編得比較大膽而已。別人要是按照同樣方式編的話,編出一萬年的歷史也是沒有問題的。而如果按照嚴格的方式編的話,它的歷史是延續得最短的,大多數情況下只有一百多年,極少數世家能夠追溯到三、四百年就差不多了。五、六百年,也就是元末明初那一場大劫,是所有東亞居民能夠追溯到的最高上限,比起歐洲和日本的封建結構是非常之短暫的。封建結構本身是一種保護德性積累和物質積累的方式,其實現代所謂的民主制度都是從封建制度直接轉型過來的,美國普通法也是英國普通法的分支。而美國黑人這樣一點一點積累的方式恰好就說明,它在最近美國這二百年時間內沒有經過中斷或者收割,可以一點一點上升。

[05:55]那麼你在這種破壞性的文明廢墟之上,你就面臨著很大的問題。你跟在原始部落上不一樣,原始部落只是自然環境惡劣,物質積累比較少,它沒有人為的障礙。用通俗的方法就是說,部落民是心地淳樸的,他們沒有什麼歪點子壞心眼。而文明廢墟的特點就是人壞,絕大部分智慧 — — 特別是上層人物的智慧跟早期文明不一樣:早期文明的精英階級是因為依靠對共同體做了貢獻,比如說我是特別能幹的勇士之類的,才能夠變成上層人物的;而晚期文明的精英階級恰好是因為他整人的能力特別出色,才能夠做官或者做其他什麼人,所以越是上層人反而越壞,聰明能幹的人都是壞人,而不那麼壞的人一般就是笨人和下層人。這種結構基本上是相當令人絕望的。

[06:50]一般來說,比如說典型的做法就是,在宋明式這種儒家社會裡面,一個聰明的學生中了狀元或者其他什麼的,然後他進入官場,他就會發現,如果你真的要按照孔孟之道和孔子在封建時代傳下來的那些倫理規矩的話,你會很快完蛋的。因此你必須人格分裂,實際上按厚黑學這些經驗方法來行事,但是口頭上還要仁義道德。你必須把這種人格分裂的把戲玩兒得很順手,一面整人,一面反過來把那些被整的人說成是壞人,這樣做你才能夠飛黃騰達。而且你就算是這樣做了以後,你也是“君子之澤,五世而斬”,你不可能像孔子時代的人那樣維持長期的世家。總有一天,在下一次官場鬥爭中,你會被整下去。或者,你總有一天要老,而你的子孫繼承不了你的能耐,同時科舉制度還不斷培養出新人來,於是你的子孫哪怕是拿著你的錢回到鄉下去,也會被新一批的人整。很快的,你的錢和物資也就沒有了,你照樣要重新淪落到社會底層。這就是一個基本的互害社會的結構。

[07:54]然後等到共產黨把儒家的倫理道德和社會基層(就是鄉里面那點宗族制度的最後屏障)都給搞掉以後,連我剛才描繪的那種宗族社會內部的格局,就是我是一家之長,我跟外面的人雖然是這樣爾虞我詐,但是我跟我的子孫和表兄弟之類的,內部還是相互維護的,把這種格局也打破了。於是,所有人都變成孤立的人,即使是父子和夫妻之間也像是敵人一樣相互對待了。事情走到這一步,實際上基本上是註定要斷子絕孫而滅亡了。也就是說,如果僅僅是物資匱乏的話,你可以在一個乾淨的土地之上重新開始;而晚期文明進入互害狀態的時候,要麼就是通過大災難而滅亡,因為這樣的文明自身的抵抗能力也是非常脆弱的,稍微有一點機會大家就相互殘殺起來了,如果遇上外敵攻擊的話肯定是爭先恐後地投降和帶路,很容易遭到系統的滅亡。如果被外敵入侵的話,那就是所有人都淪落到最底層甚至完全被消滅;如果遇上自然和生態環境的變化,基本上是無法合作而迅速遭到滅亡。

[09:03]歷史上文明進入晚期而能夠復興的極少數例子都是通過相當狂熱的宗教改革,而新宗教的信徒發揮了跟蠻族一樣的力量。也就是說,他們在自己狂熱而虔誠的團體內部重建了高信任度,但是他們毫無例外地把周圍的腐敗社會看成是索多瑪一樣的應該滅絕的東西,而且通常也實實在在地把他們滅絕了,就像是醫生對傳染病很多的地方用來蘇水進行消毒一樣。這樣製造出來的社會,儘管是通過宗教的形式,但性質上來講跟蠻族入侵是差不多的,實際上都是要首先清空舊文明那些破壞性的因素。然後那些心眼不太多的普通人才能夠在不受坑害的情況下一步步積累資源,一步步起來。普通人都能夠這樣,那麼文明才能夠有復興的希望。

[10:01]如果沒有這樣的程序的話,你單方面積累,那你的積累是頂不住別人的破壞的,而且人的時間資源和注意力資源是有限的。如果你不隨時隨地去整人和防著人,單方面積累,你很快就會被別人吃掉,這樣做你是維持不了多久的。比如說別人在日本那種穩定的封建結構之下,幾代人都可以心思很單純地專門去研究某一個繡品的結構,然後就變成大師了;而你呢,又要顧這個又要顧那個,可以說你雖然也是一個紡織工人,你只要能夠勉勉強強做到織出的物品不破不爛也就差不多了。而且你周圍的消費者,因為其他人也是這樣的,也得不到更好的東西,你這樣的貨物照樣也能夠搞得出去。你就只能夠生活在粗製濫造當中,同時也用粗製濫造的產品去忽悠別人,把自己的主要精力都用來防人和整人。那麼你長期處在這種情況下,你未來的發展和子孫後代的下場肯定不如已經移民到其他地方的人。
winkcat Thinker
首先纠错,现代文明起源于古埃及,当然说欧洲也没错,但欧洲文明起源于古埃及,或者说继承于古埃及的文化与思维逻辑。

文明的进步需要抗内卷化来突破社会极限,而一个地区所拥有的地理面貌和气候带来的物资也是有极限的,所以面对不同社会环境与资源的利用,就需要不同地区的文明输入他们的技术和产品来让单一的社会生产力提高。

比如只能种植少数农产品的盐碱地,连自己都不能养活,永远只能停留在半农耕半游牧的社会里,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更没有时间和资源进行哲学性的思考和对物理与数学的观察学习。

但是,如果盛产金属的地区和有大量林木的地区,彼此影响汇聚出了新的工具,例如重犁,那么盐碱地的地区就可以翻耕深层土地,让更深层的肥沃土地露出地面,这块土地瞬间就变成了可以更高效率制造农业产品的土地,然后生产出的过剩农业产品,就可以用于贸易新技术与工具,推动增长人口,更多的人口意味着更多人力,人力可以对外扩张,对内更好的砍伐森林,开拓沼泽地。

以上就是抗内卷化的实际例子。

为什么欧洲人有现代工业的基础,但中国没有,原因很简单,我觉得未来地理决定论会是主流观点。

纯粹就是因为地理问题,中国地理封闭,可利用的地理面貌单一,附近没有任何大型文明用于刺激中国的技术进步,或者保留与推动社会的改革,反而有一大片耕地,无限制的让人口爆炸,导致附近其他地区没法独立的利用地势障碍形成有独特文化面貌的小文明来刺激中原大文明进步。

这也是为什么春秋战国时思想最开放技术进步最快,因为开放了地区等级上限,兼并过后就陷入了超长的内卷周期。

北非的尼罗河形成了古埃及文明,两河形成了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一个相连的地区内就出现两个超级庞大的文明群,所以他们互相刺激下就保留和诞生出了极其突出的文明成果,然后这个文明成果溢出后,就刺激了古希腊的进步与强大。

古希腊存在的同时,两地又没有完全衰落,三个不同的,能保证独立文明存在的地理,互相距离不会太远又不会太近让彼此消灭对方,在不断交换商贸与技术经验的同时,又最终从古希腊溢出,出现了亚历山大东征,将极远方的南亚和中途的许多文明依靠地理所总结出来的技术与产品都带了回去。

古波斯人擅长炼制玻璃,亚历山大东征的结果是把他们更先进的玻璃技术,带到了南欧,让原本从古埃及的玻璃技术进一步变出花样。

古希腊达成文明溢出的另一个结果就是古罗马,古罗马的强大则文明溢出了欧洲,欧洲大量的不同民族、原始部落与文化差异下,经过中世纪的整合,文明又一次开始高速爆发,到了中世纪后期,又有阿拉伯人和蒙古人入侵带来的技术增长与人口减少,此时技术已经开始指数级增长,这个结果就是启蒙时代、工业革命和现代文明,并且还在超高速的增长。

我们人类自从文艺复兴以来,每年的增长进步都是超越过去的,一两万年前,可能要几十年到几百年才会有一丁点的技术进步,到了中世纪时,因为非常频繁的文明交流,已经变成了十多年到几十个月,启蒙时代则是几个月,甚至更快,工业革命则是几个星期,然后就是几天。

如今每分钟每秒全球都有大量的新技术与新的产品被发明出来。

中国没有发展出工业文明的基础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没有环境基础,中国地理处于世界的最远端,比欧洲距离美洲都远,附近没有大量不同的地理面貌提供多文明互相刺激抗内卷,本身还有一个天然的内卷优势地貌。

其实这类问题都快变成品葱日经了,已经回答很多次了。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作者:陈毓秀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600327/answer/2202034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自四九年以来,有诸多历史想象统治着我们的心灵,这些历史想象以其谬误妨碍着历史事实的再发现。以本题为栗,就有两点经常能看到的历史想象:“黑暗的中世纪”以及“中国其实跟欧洲一样原本也可以发展出XXX”。

我们的教科书以马克思主义纲举目张,其历史理论的核心乃是植根于历史进步论,提炼出公式便是从人类必然要经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历史进步五段论,在斯大林以后的马克思主义大师们的历史想象里,社会主义理论乃是普世皆准,放诸海内外而无碍的不刊之论,无论在何时何地,人类都会因循这条脉络而演变。现代历史学家承认人类历史的演变具有规律性,而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将之置换成目的性,将实然偷换成应然。但事实上人类各大文明的发展千奇百怪,并不必然朝着某一社会形态而自发演变,诸多农业文明反倒可能因为马尔萨斯陷阱陷入过密化的深渊,在玻璃天花板下重复轮回。

因此所谓的李约瑟命题:“中国为什么没有像欧洲一样发展出近代魔法”,预设着古代中国与欧洲具有相似的社会形态,然而事实更可能是当欧洲处于封建社会之时,中国拥有的是截然不同的社会形态,根本无法类比。并且不单是中国没有发展出近代魔法,星空下除欧洲外的列国万邦都没有发育出近代魔法,因此这个命题应该被置换成:“为什么只有欧洲能够发展出近代魔法,就像为什么只有欧洲能够发展出资本主义”。而要回答这个问题,窝萌学校的体育老师告诫我们要从学术的内部脉络和外部环境入手,而这都绕不开所谓“黑暗的中世纪”。

就学术的内部脉络而言,我们所谓的近代魔法,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种我们称之为魔法的方法论以及我们通过这种方法论得出的某些结论/知识,前者远远重要于后者。作为魔法的方法论有如下各种特征:他预设世界有其统一规律,并且我们可以通过实验与观察而认识;只研究可被经验的事物,无法经验无法实证无法证伪的事物悬置而不问,直到该事物能够被经验为止;他以演绎法、归纳法这些形式逻辑而非黑格尔的辩证逻辑作为工具,更多地以数学而非语言文字来表述观念;他秉持怀疑主义精神,认为我们现在所相信的各种知识都有可能是错误的,只是在发现可能更加正确的知识之前姑且信以为真,这使得魔法成为一个能够迅速更新新知识剔除旧错谬的体系。

与之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巫术式的思维方式——相信事物表象之间存在无法实证的因果,却不对此进行检验,和宗教式的思维方式——由某个先验概念出发,进行逻辑推导,并对此坚信不移,拒绝相信其可能是错误的。人类聚落之中主导的思维方式往往是巫术式或者宗教式,哪怕在今天也是如此。

而魔法的以上特征是从经院哲学分离出来的结果,如果我们对历史脉络进行简单梳理的话,可以看到以下粗线条的概括:古希腊的自然哲学,在中世纪经基督教经院哲学扬弃,最终在近代发育出现代魔法体系,从此与神学分道扬镳但又无法与之脱离干系。古希腊的自然哲学是经院哲学之父,也是近代魔法之父,而经院哲学则是近代魔法之母。如果说古希腊自然哲学是泽越止,那么近代魔法便是伊藤诚。

具体说来,经院哲学大致发端于八世纪,其诞生的目的在于调和基督教神学与哲学之间的矛盾,即理性与信仰之争,一般说来,爱尔兰人J.S.埃里格纳被视为经院哲学的创始人。其特点是更多地以理性和逻辑,而非神秘主义来进行神学论证,这是基督教神学非常重要的传统,也是不同于其他文明之处。弗里蒂利希在《欧洲思想史》里认为这应当归功于当时兴起的修道院制度,刻板并且有条理有秩序的苦修方式,使得欧洲的修道士形成了有条理地进行思维的习惯。

到了11世纪,随着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在欧洲再发现,经院哲学分裂成“唯实论”和“唯名论”两大阵营。唯实论认为共相(理念、种属)可以独立于,并且在逻辑上和时间上优先于具体个别的可感事物而存在,而且可感事物只不过是对共相的一种摹仿和分有。而唯名论认为共相并非独立于、而只是寓于可感事物之中,并且在逻辑上和时间上都要后于可感事物,所谓共相不过是一个主观的名称而已。唯名论与唯实论之争,在认识论上是关于普遍概念的形成﹑性质和意义问题的争论﹐在本体论上是关于理念﹑精神实体和个别事物的独立存在问题的争论。

这两种具有相互张力的思想构成了近代魔法的思想生态,唯实论继承柏拉图主义传统,重视经验现象背后的本质的、理性的世界,认为认识这个世界需要运用理性而不是感官,特别是需要数学工具进行推衍。出于对理性的推崇,唯实论发展出了演绎的逻辑方法。而唯名论继承了亚里士多德哲学中的经验主义,引导人们把目光转向对具体事物的经验与观察,初步形成了经验还原论的方法,并使归纳逻辑得到重视。同时,由于唯名论一直不符合基督教自教父时代确立下来的奥古斯丁-柏拉图主义的传统,素来有被视为异端的危险,因此在向唯实论挑战的过程里更具有自由探索的精神和勇气。

到了近代,魔法师们继承了经院哲学在中世纪争吵中发展出的理论工具,并从中跳脱开来,研究经验世界。与魔法相比,经院哲学并不重视经验世界,他们更多地是从某些无法被证伪(比如上帝与三位一体)的先验概念演绎其逻辑,哪怕是唯名论其实也不如魔法。我的男神,也就是我的体育老师井越告诫过我们,在彼时的西欧学术可以简单概括为两种学问:研究上帝的学问和研究上帝以外的经验世界的学问。但近代魔法体系的诞生亦可以说是从唯名论神学家对经验世界的观察开始的。对经验世界的观察与实验,使魔法师形成怀疑主义的习惯,即我怀疑我可能是错的,而非神学家坚信我一定是对的。在这一点上魔法师与神学家们就此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几百年来一家独大,成为现代世界最具有活力的学术体系,人们相信通过魔法师们的方法论得出的结论正确性更高,于是误以为魔法便一定是真理,这其实是悖逆魔法精神的。

而学术的外部环境,则是中世纪一团散沙的封建王国为经院哲学的发育提供了机会。对中世纪的抹黑来自于欧陆启蒙主义传统,但事实上自11世纪以来到文艺复兴这一阶段,欧罗巴的发展并不逊色于世界任何地域,如果说不是超过他们的话。魔法在现代之所以如此昌盛的原因之一,在于西欧从封建社会演变成资本主义社会,特殊的社会形态为魔法的研究提供了物质基础,而魔法研究又保障了这种社会形态。

马克思主义学说信奉的五段论错谬之一在于自欧罗巴偶然地演变成封建社会以来,同时期的列国万邦几乎都是亚细亚式的“哔—”政体,即中央高度集权的吏治小农社会,与西欧是纯然不同的社会形态。就像黄仁宇所说的,认为亚洲的这种社会制度如果能够自发生育出资本主义,就好像指望在陆地上行走的一匹小马驹长出翅膀翱翔于天空,不经脱胎换骨转世重生根本不可能。而黄仁宇所念念在兹的数目字管理,是西欧封建社会的传统,翔实的数字档案使得有经济史论文以1200至今八百余年英格兰建筑业工资数据做长期人均收入变迁考察,其他地区此类研究不可想象。

我的体育老师数卷残编阿姨认为:
数目字管理,其实不是资本主义、而是西欧封建特征。日本武士僧侣有几分类似,但数量级相去甚远、不及五百分之一。(日本虽不过明清两省规模,然而文人史书遗存数量级等于中国。)基督教欧洲以外,前现代全世界所有可靠史料总和,不及欧洲十分之一。树大者根必深,根本不存在哥伦布时代前后之分。

有些人不了解西欧封建,十四世纪普通人婚丧购物遗产嫁妆纪录,今天仍然完好无损。五十三名骑士保证不是五十豪杰,十三万镑七十七先令十二便士关税保证不是岁入巨万。今天你去翻教区档案,随时可以查出爱德华三世朝雇工工资、啤酒价格、一村多少耕牛。西欧以外,其实没有历史。

四川几乎没有嘉庆以前原始纪录,绝大部分州县只能追溯咸丰。江浙保证明清,以前纯属捏造。大部分地区可靠材料始于海通。文人故事性历史仅限于宫廷与上层政治,几乎无一能经受安瑟伦主教与经院学者内外证勘对。要求欧洲历史与其他历史合编世界史,等于窝老与李嘉诚合资开业。窝老只负责发明历史。

西欧封建与资本主义同构性确实极高:自治市镇、法人团体与公司三者在词源和法律渊源上几乎无从区别。亨利三世特许状、马萨诸塞特许状、东印度公司和伦敦冒险商公司遗传学关系,犹如猫咪、母老虎与猞猁雪球。今天世界大多数老牌公司由十七世纪荷兰特许权变形而来。



封建社会不存在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吏治帝国,这使得地方自治的欧罗巴列国在经济上具有极大的活力,更重要的是当学者在某地受到迫害之时,他可以选择跑路,到可以接纳的国度之中,而这在中国根本不能想象。尽管中世纪在形式上是一统于罗马教会的信仰之下,但这与大一统国家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教皇并非国王们的首脑,事实上教会制衡着王权,而王权同样制衡着教会。认为中世纪的欧洲远远不如中国,其实只是中国人的历史想象而已。


华中吃饭大学 陈毓秀
DavidteeSlayer 码农 逢中必反 武德充沛 专治费拉 诸夏 核平
应该是海洋文明和农耕文明的区别,欧洲历史舞台上多是海洋文明大放异彩:雅典,腓尼基人,迦太基人,古罗马也不差(主体仍是农耕经济),毕竟赢了布匿战争,打下了不列颠行省,北边又有维京人及之后诺曼人和瓦良格人,接着是威尼斯兵工厂,直到大航海时代。重海军的话,陆军就相对弱,公民的自由度相应更高

PS:评论区有较真说北非和西亚不算起源时期西方文化的,可以参考维基百科词条https://en.wikipedia.org/wiki/Western_culture#Classical_West,引文
Following the Roman conquest of the Hellenistic world, the concept of a "West" arose, as there was a cultural divide between the Greek East and Latin West. The Latin-speaking Western Roman Empire consisted of Western Europe and Northwest Africa, while the Greek-speaking Eastern Roman Empire (later the Byzantine Empire) consisted of the Balkans, Asia Minor, Egypt and Levant. The "Greek" East was generally wealthier and more advanced than the "Latin" West.

里面说了"Greek east"包含了小亚细亚,埃及和黎凡特,这也是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带来的希腊化时代的遗产,布匿战争发生在亚历山大之后吧?严格区分穆斯林世界和西方世界那是更后来的事。

图片更清楚:
https://i.imgur.com/ttLwm23.jpg
Resistance 编程随想读者|会点IT技术|爱好信息安全|关注隐私保护
有如下几个原因:

1. 大一统 vs 多个小国

中国在历史上,更多的时间处于【大一统】状态,远多于分裂的时间,缺少发展的动力;欧洲国家很多,相互之间竞争激烈。

2. 中央集权 vs 君主立宪

中国自从秦始皇以来,一直是【中央集权帝国】,皇帝掌握“至高无上的权力”,汉初限制皇帝权力的“黄老学说”被压制;欧洲自从 1215 年,英国国王被迫签订《大宪章》以来,大多数国家纷纷制定法律限制君主的权力,形成了互相制衡的政治制度。

3. 外族入侵

中国虽然也有外族入侵,但无一例外被汉人【同化】,文化融合不多;欧洲(尤其是西欧)被阿拉伯人、维京人多次入侵,原有文明多次被毁灭,从而有机会获得新生。

4. 不同的文明类型

“农耕文明”趋于【保守】,“海洋文明”趋于【开放】。拿“郑和下西洋”和“地理大发现”进行对比,前者只是“到此一游”,不打算了解对方,明清甚至搞“闭关锁国”;后者会对这片地区进行深入了解,甚至进行殖民统治。

5. 地理因素

公元 1500 年是一个【分水岭】,1453 年,奥斯曼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直接对欧洲国家的贸易构成威胁,成为欧洲快速发展的推动力。

引申阅读:

《中国是从哪个朝代开始落后于西方?》
《宇宙的鐘擺:從天使魔鬼、煉金術走向科學定律,現代世界的誕生》
The Clockwork Univese:Issac Newton, the Royal Society & the Birth of the Modern World
大轉向:物性論與一段扭轉文明的歷史
THE SWERVE: How the World Became Modern
(放英文是方便找書)

這兩書有簡體。可了解那個神學走出科學年代,人們是怎樣想的,看故事比較容易了解「社會轉變的原因」而不是冰冷地把不同事件連起來猜。樓主這種問題的答案可以很多種,我們可以問:

到底我得到甚麼,才能覺得自己得到了答案?

這又是…心理問題。有三種答案:
1. 因果推理,人在歷史中只是棋子,往歷史動力一步一步走到現在。
2. 「人」的質素是主要動力,可能是「文化」,可能是「血統」,可能是「DNA」,總之,甚麼人就做出甚麼事。 
3.「故事」,那時候的人怎麼想?他們為甚麼要去做這些事?(如記錄星空等)過甚麼生活?追求甚麼?

第1可以讓自己「感到」自己得到了答案。
第3可以讓自己有自信「感到」自己得到了答案。
第2是沒有用,只是循環論證。
以上兩本書都是故事向的。

---
那時人為了了解神而研究世界,不小心發現還真是猜對了,神真的以充滿美感的方式建造世界。這很搞笑,我們現代可能為世界有魔法而驚訝。那個年代的人會為世界有規律而驚訝。「太神奇了!世界沒有魔法!」太概是這種反應。在他們年代,「魔法」是生活一部份,反而「規律」是新鮮事。知識份子把數學當PC遊戲玩也是很搞笑。只能說古希臘人玩的腦子遊戲,透過羅馬人的威望打下很深的傳統。

中西最大分別是經濟結構。歐洲人發現美洲、黑死病(還讓天主教會顏面無存)大大提昇了人命的價值。而且新式武器的誕生,讓軍隊變成燒錢遊戲,使君主用更多方法集資才能生存。結果是迫出一套信用體系。中國人也很少提及歐洲國家之間為甚麼能「封建」,是來自契約的遵守(至少是被迫遵守),中國人理解歐洲史最難的部份是法律傳統,其次是哲學史,兩者與中國相差很遠,初看我就覺得很魔幻。

沒讀十九世紀的社會學,理解世界會容易很多。

----
回應 snowhoof

特地又回來品蔥,希望不要刪我這回答。
會談到一些價值觀問題。

首先,snowhoof兄你的行文真的充滿弱肉強食,優勝劣敗,看不到一點文明。

你這樣寫是故意,還是,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你想的東西?
如果是後者,其實你和你批評的那類人相差不遠。

你的行文邏輯極跳躍,全都是由一個類比跳到另一個類比,這種思考方法很容易做到。類比是沒有加工過的聯想,人自然就會有的,這個很像那個,歷史會重複的,你很像我某個朋友等等,只是你看得多,能把很多相似的東西一次過說出來。但中間沒有任何推理,都是一種人,第二種人,第三種人,都是人為性格,人本質高低。高質素就是高質素,低質素就是低質素,劣幣驅逐良幣,好人都死掉了。。。

夜了,往後回來再補充這種描述現實問題是甚麼。
你沒想過會遇到這種批評吧。

牆外就是會有這種人。
品蔥內無限制罵中國是小圈內文化,大家明白,但如果把你的文章譯成英文傳出去,你會看到我這種人出現,外國人也會看得很尷尬。

不能說行文包裝不重要,人家看到甚麼就是甚麼。
客氣不是裝的,是預計任何時空形形式式的人都會看到,就算可能性很低。這是對自己思考結果的重視(或自信)。如果只能面對少數人,就很可能有問題。

好遊戲也要有好畫面。做好畫面不是虛偽,除非只喜歡做遊戲的過程。

_____

補1。
由走出非洲到今天都是人為因素,性格因素,講不通呀。這是巨型的性格決定命運理論。(若非種族主義)

由於你的跳躍的邏輯,你可以堅持你是文化決定論(就算是,也是極惡意的一種。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the-human-beast/201211/why-cultural-determinism-is-not-science

上文只是說文化決定論不科學。如果回答此類是為了舒情,不用理會。如果較真,可以思考方法上的問題。

把現實好壞都訴諸人品質高低,做人會很辛苦。首先,你會要求每一個人包括古代名人都要有能力抗拒環境生理心理際遇,否則,噢,我就太失望了。這對自已和別人都太嚴格,看得大家都很窘迫,就是一條絕路。

多補充一點自然力量驅使,別人會看得愉快一點,而且也更接近真相。這就要科學幫助了。

______

補2

我認為應先走出十九世紀。
係愛呀 ,哈利。
因為地中海。
海讓軍隊很難過,貨物很容易過。

商業讓規則有實用價值。契約概念極早就在兩河流域誕生。
那還是世界十字路口的旁邊,一波一波的民族入侵競爭大但不至於最大。
中國是由上而下,關門打狗。
文化建立後,就是路徑依賴,一直延續下去。

中國文化最致命是不能發展出現代版本的道德。

道德有三種體系。
第一是  品德,發自內心做個好人
第二是  正義,講判準,如後設倫理學。像打官司那樣談對錯,古希臘就有。(法庭,法律,法理學常用)
第三是  認同,如女性主義這是現代才出現的,把道德伸延到情感。講噁心,厭惡,歧視情緒怎來,是很細膩的一套東西,食不飽的世界用不著。

中國沒有二和三。
為甚麼沒有?  
還不是商業。
但一點常被忽視,就是 輪迴報應 的概念大大地讓正義的實用價值下降。(當然 有兵在 還是主因)

---
題外話:
(強行插入話題,請見諒,但我在心裏盤算很多年了,這問題是我以前看歷史書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我發現我並不是為了這問題而問這問題。)

這問題其實沒甚麼意義(好吧其實有,然而這問背後的情感很重),很容易變成找 替罪羔羊。
思考這問題不是思考未來的必要。

而且這問題是…中國中心。
世界有多少部份?中國、好過中國、差過中國。
這個女人怎樣?好過我初戀,像我初戀,不如我初戀。
很難把這杯茶倒掉。

我覺得去追查「世界如何走到現在?」更能得到有用的東西。
研究錯得多精彩,不如研究如何做得對。
人不斷地挖自己,是很痛苦的。

---
原因與責任也不應混合。責任應用在還沒死的人,而且人只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事實,善惡,情緒要分開。  第二類道德體系是講求這種東西。


補充,其實分析這問題,就發現,問題在人命貴重程度。
歐洲人少或資源少可能是原因。
一些研究發現,資源少的地方,好男人的標準傾向照顧人之類的品格。

資源多的地方傾向勇敢堅強領導(操控他人)能力(其實是殘忍)。
---

如想了解「世界如何走到今天」,推介《政治秩序的起源》。可能有高手對這本書有意見,這本書算是我使我腦子轉跑道的書之一,由一個問題轉到關心另一問題。

感謝大家
因为中国人四肢勤快(但是脑子懒),不懂得利用机器来实现生产效率最大化,还自我表扬说天道酬勤。欧洲人手脚比较“懒”,但是善于制造各种机器来代替人力。事实证明,文明是由“懒人”推动的,善于制造和使用工具的人比把自己的手脚当成工具的人高明得多。
古希臘文明並不是一個國家,是由每一個小小的城邦組成的。不同的城邦採用的政治制度各有不同,當中最獨裁的是採用君主制的斯巴達,最自由的是雅典的直接民主制。但就算是斯巴達的君主制也有民主的影子,斯巴達有兩位分别來自兩大家族的國王以達到「以王制王」的效果,國王之上還有五位民選執政官,他們的權力在國王之上,負責監督國家公權私權,國王有罪的話也可以加以審判,而執政官們每個決定都需要五位執政官皆同意才能正式生效。除此之外,斯巴達還有公食制度,斯巴達所有的男子不論貧富,連國王都要在食物粗糙的公共食堂進餐,和市民暢談國事。
雅典的直接民主制: 影片連結
除了這兩大城邦之外,其他小小的城邦各自有自己的政治制度,有的採用貴族議會制,也有像古代中國一樣的寡頭制。
而不同的政治制度競爭和共存令當時的哲學家發表了不少反思和分析政治制度的文學。雖然古代中國也有百家爭鳴的時代,但他們的政治論述還是離不開單一君主制的框架。
雖然古希臘時代在伯羅奔尼撒戰爭、馬其頓帝王崛起和古羅馬帝國吞併城邦之後結束了,但為後來14世紀至17世紀的文藝復興和1215英國簽署大憲章成立國會建立了基礎。
仁波切尿袋王 89年在洛杉矶买房,贯君孙瑶是我的私生子,王健案主谋,喜欢双修吃阴枣,除了手指硬哪里都不硬
建议读一读《全球通史》,有一些解释,下面随便引一段可能对你有所启发:

    “我们应该注意到这些发明的力量、功效和结果,但它们远不如三大发明那么惹人注目;这三大发明古人并不知道,它们是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因为这三大发明改变了整个世界的面貌和状态。”英国哲学家、科学家弗兰西斯·培根(1561-1626年)这一论断的重大意义在于:他富有洞察力地选择的三大发明都起源于中国。然而,这三大发明对中国并没什么作用,相反,却在西方产生了爆炸性的影响。中国的文明根深蒂固,中国的帝国组织渗透甚广,决不允许这些发明破坏传统的制度与习俗。于是,印刷术用于传播古老的观念,而不是新思想;火药加固了皇帝的统治,而不是正在出现的诸民族君主的地位;指南针除郑和用于著名的远航外,并不象西方人那样用于世界范围的探险、贸易和帝国的建立。
末代皇帝习禁评 不是因为你们看不到论坛极速恶化,而是因为你们不愿意弄脏自己的手。东林党人。
我同意楼上@Resistance 所说的。

西方各个强国,如英法德西葡荷,实力相当谁也吃不下谁,合纵连横,相互竞争。你有的我要有,你没有的我要比你先发明出来。
自然越来越进步。

而中国,大一统,老子天下无敌,天朝上国,自给自足,精力与资源并不是拿来与别国竞争,而是防着知识分子,防着军方,防着皇亲国戚,防着宦官。。。。

若无赢政。。。。
Natasha 已停用 拒绝情绪化发言
尽管现代文明这个说法是19世纪才有,16-17世纪左右(early modern period) 欧洲就诞生了现代意义上的文明。这种文明体现在工业萌芽的产生以及对科学知识的追求。
前面有人从地理角度解释(@winkcat),说中国由于地理面貌单一而且附近没有任何大型文明用于刺激中国的技术进步,或者保留与推动社会的改革,从而中国没有产生现代文明。
然而,我认为这种说法有所偏颇。举个反例,如果说地理面貌,荷兰的地理面貌比中国单一100倍,只有平地和海滩,但是16-17世纪时成为了欧洲的一个文化交流中心,各种思想和知识在那里汇聚,是早期现代文明国家中的佼佼者。
16-17世纪,耶稣会到亚洲传教,当时中国是明朝,其实很有希望与欧洲接轨。利玛窦走了上层路线,结识了徐光启这样非常具有类似于欧洲现代文明气息的学者兼高级政治家(徐是崇祯年间的文渊阁大学士,权力相当于宰相)。徐光启甚至还皈依了天主教,徐家一大家子教名都很神气,保罗凯瑟琳伊丽莎白。徐光启不仅是高级政治人物,还是文化全才,精通历法,还编写了农业科技书籍《农政全书》。同时代的宋应星,虽然没有记录表明与耶稣会进行了接触,但他的《天工开物》是与当时欧洲科技不遑多让的百科全书。明朝的科技水平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欧洲早期现代时期的同步水平,如果明朝不灭亡,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可能会与欧洲几乎同步。
清朝的出现,对于耶稣会是机遇也是挑战。机遇是,清朝的皇帝对于欧洲科技极为感兴趣,但是对于宗教又极为戒备。折衷的结果就是,从康熙开始,只让耶稣会具有特殊才能的教士进入中国,比如会天文、历法、艺术、制图等,但是命令他们只能为朝廷做事,不能传教。郎世宁当了一辈子宫廷画家。他的油画技巧只在宫廷流传,因为皇帝不允许他跟民间接触。但他对于中国现代科技也有一定的贡献。他与年希尧(年羹尧的弟弟)合作写了一本《视学》,介绍欧洲透视技巧。但是这一贡献对于中国的现代化,是杯水车薪的。
因此,我认为,是清朝的王权极权统治,以及统治者的政治策略,导致了中国的现代文明没有发展起来。在当时来说,不能说是错误的选择,毕竟谁也料想不到200年后发生的事情。
品葱已经水到可以拿1930年的《李约瑟难题》来骗回复了么?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李约瑟难题
不是,你覺得地理面積和現代文明的發展就有正相關了?

就像之前有個帖子問 中國這十年沒有崩潰,為什麼再來個十年就有可能崩潰

都以一種極端粗暴的方式思考事情的原因

文明的誕生的要素里地理因素只是一小部分,而佔地面積又是地理因素里的一小部分

如果有一萬個特徵來表徵文明的發展,這個問題就等於在問為什麼其中一個特徵一樣的情況下文明的發展不一樣

簡直以不可思議的粗線條把其他九千九百九十九個特徵直接無視

這種問題本身,實在就夠讓人目瞪口呆了

建議先多學習一些基本知識

再來搞政治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全世界都有研究的课题了,一般的说法是因为缺乏科学探索的精神和科举制导致知识青年都去追求功名利禄了,西方早在工业革命之前就有人对自然科学研究的学者,但那时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背四书五经考科举。
全世界只有欧洲文明进行了对宗教的否定,打破了对统治阶级有利的传统,才产生了创新。而中国的儒法合一教就是落后的根源,只为大一统极权而服务,抑制了自由思想的产生。中国若想与世界接轨、超越西方,必将彻底的否定传统思想,进行中国式的宗教改革,打破大一统教义。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欧洲现代启蒙于宗教改革。在中世纪或中世纪以前,欧洲大陆跟中国其实没有两样,各种政权都在跟异族的战争中崛起,或衰落。如同西班牙的建立,阿拉伯的崛起。在宗教改革的推动下,首先走出神权神威。随着商人共和国的兴起,荷兰,威尼斯,葡萄牙,热那亚等国(地区)开始出现新兴的市民阶级,组织形式(公司)。而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则加剧了个人权利的呼声。神罗境内的起义不断,虽被镇压但是也削弱了领主的权利。而三十年战争,光荣革命,七年战争之后,北美独立运动更是达到了一个小高潮,思想的解放。这样在法国大革命时期产生了洛克:天赋人权,盧梭:主權在民,孟德斯鳩:三权分立等等思想。但是这些不是决定性因素,因为此后其实世界还是处在帝国主义阶段,即达尔文主义,也不能说是现代与民主。就像普鲁士国王威廉二世输掉一战,不仅保不住德国凯撒的称号,连普鲁士国王头衔都保不住。单以民主论,共产主义诞生确实催发了新的思潮。如同控诉爱尔兰大饥荒一样。如果是现代文明的曙光,英国出现工业革命。一方面是各国之间的竞争,一方面是欧陆的战争复杂环境。由军事革命推动社会的进步。再由社会进步推动军事的改革。
   随着军事规模的扩大,社会组织形式产生变革,骑士领主的城堡和军队变为大军团,要塞棱堡。君士坦丁堡陷落于奥图曼,也加深了阿拉伯世界的发展。使得基督教文明开始呼唤宗教改革。这又说到宗教改革,新教主义将个人财富积累和社会活力最为指导思想,以教义对国民进行教育。而战争则不断传播这种新兴思想。新教国家发挥出巨大的创造力和活力。棱堡和大炮,海洋征服与开拓,对财富的渴望也让军事活动多如牛毛。在战争洗礼中,各国政府都在研究新武器,新阵法,新手段。使得技术人员的地位得到提升。这一点在刘仲敬的元朝工匠论也有体现。总的来说,现代文明是多方面的原因。也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毕竟西方三百年的奋进历史,拉动人类历史整体加速发展,不可思议。
winniexi06 PhD in Economics
看本書, Guns Germs and Steel

你的問題其實有拓展性, 除了東亞以外, 為什麼不在美洲? 非洲? 澳洲?

書裡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基礎論點就是「無地理限制的文明發展地」
歐亞大陸作為橫向的發展地, 相較美非緯度相差不大, 很早就可以互相交流和物資貿易
這個看似不重要的差異在時間的累積下影響非常深遠
主要體現在幾個方面
1. 病菌
-西班牙人身上的病菌所殺的美洲人遠多於西班牙殖民者
2. 可馴養的動物品種
-其中代表就是馬, 騎兵戰鬥力爆錶, 古代交流也基本靠馬
3. 人口與城市規模, 專化程度
-這個我覺得可能是影響最大的, 學過經濟都知道專化帶來的規模經濟效果有多大
4. 可以使用的礦物和植物
-盔甲武器乃至各種科學發明

其中得益最大的就是歐亞大陸的中心南歐
這很大程度解釋了大航海時代之前的文明核心在羅馬帝國, 意大利的原因

然而因為洋流與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寛度差距, 美洲大陸的發現是由西葡的航海家達成的(因為他們就在歐洲的西部沿海)
美洲大陸有豐富的金礦和大量各式各樣的資源, 原住民又不堪一擊
基本是發現了金庫的即視感
貿易重心就開始往英法西葡轉移, 有海權的四國馬上就富裕起來
尤其是不列顛, 和歐洲大陸隔了一個海峽, 可以交易又不至於受到大陸戰爭的紛擾
於是工業革命一個多世紀後在英國發生也就不意外了

再之後,兩次世界大戰歐洲各國兩敗俱傷
相反繼承了歐洲技術的美國(因為本來就是同一種族嘛)崛起
也就是現在世界的主要格局了
endlessrain 半个反贼,其实是跑路党人。 电子科学在读。(目前谋划肉翻,潜水中)
楼上的楼上的楼上那本书,《细菌,钢铁与枪炮》,得出的是一个地理决定论的观点。
申明,我看的是台译本。很好玩的是此书中作者把中华文明当做强势文明,因为中国曾经在古代就发生过许多次向外的大殖民活动。

地理决定论说的是一个地理区域的地形_资源_农作物等因素会影响一个文明的发展。
那么用这个理论可以解释一些问题。首先我们认为大一统是现代社会文明的敌人,而现代科学文明的敌人是大一统带来的思想统一与言论压制。这也能侧面反映春秋战国百家争鸣之后,中国的哲学和科学很长时间没有大的实质性进步。
那么从地理环境出发,希腊雅典的城邦和殖民地都分散在山地和海洋之间,就会为大一统带来困难,而后来完成统一的罗马,又深受雅典思想文化熏陶,也没有实行强制的思想文化统一政策。反观中国古代,从秦汉时期,大一统观念就以扎根在统治阶层思想中,即使是分裂了,也总有人喊着统一。
那么从周边文明,农作物跟自然环境分析,中国需要大型的水利工程,兴建大型防御建筑以抵御非常频繁的游牧入侵,而欧陆则不需要一个高度统一的政权以兴建这些巨构建筑,打仗时期也都是贵族打仗。
集权大國家,把所有社会精英都去引导追求权力了,周围都是小国威胁不大。政治精英没动力追求更大的世界了,只追求稳定愚民统治。欧洲西班牙被别国封锁了陆路贸易,为了生存只能向大海冒险,葡萄牙看着也不想落后,荷兰看着也不想落后,英国看着更不想落后,法国看着又不想落后,俄罗斯皇帝消息灵通知道西方发财了又不想落后。所以开始大家一起亦敌亦友疯狂蚕食世界。德国和意大利发现自己有点落后了,不行,挑起二战想重新分配世界势力。
其实楼主这个问题有点脑残。因为这个问题太看得起中国了,现代文明为何不是阿拉伯世界,为何不是印度,凭什么是你中国呢。总结来总结去可能真的是上帝爱护欧洲人,欧洲人信仰它,上帝选择它的子民去改变世界。
共产主义不强智熄 不仅在于通商宽衣 ,关键在于精甚细腻
非洲这么大,为啥白人开枪扫射时还在挥舞冷兵器抵抗?

社会制度也好,科技发展也好,文明落后或进步也好,从来不是地大物博、历史悠久、人口基数大就可以决定的,他需要一个契机,甚至是奇迹。就好像人类吃生肉阶段,到底有哪个疯子会知道火这样危险的东西能让食物变好吃还能杀菌?特别是中国的既定制度,太多在现代思维下匪夷所思的事物被过去认为是理所当然。我敢打包票,中国从来不缺少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人才,只缺少让他们发光发热的机会。过去主流认为墨家之流,功利而已,思想才是王道,发现儒家打不赢西方,又批斗孔孟学说封建落后。走在极端道路上的中国,从来不是愿意包容的泱泱大国,这样的国家,不是大好,就是大坏。
谈一点自己的看法,私以为主要是中国环境的原因。中国西面是高原,北面是荒漠,东南面是大洋,而中国内部的土地又极为丰饶,所以其社会制度的设置本身就是以稳定为主。而另一方面由于黄河经常泛滥,所以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一个能调集大量劳动力防洪的大一统国家的建立。像这样的环境实际上是没有发展进步的需要的。由此也就形成了“华夏特色”的社会主义,皇权不下县,长老统治,社会环境单一,与外界缺乏交流的形态。其实如果西方在西方现代化的高效率的重压不得不学习西方现代文明,中国到现在估计与清朝差别也不大,大家也别说刷品葱了,人手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
至于西方我倒是想换一个角度来看,即西方文化的发源,即为什么只有希腊创造出了一种理性的思维方式并得以成为未来西方借以崛起的工具而得到发展。
其实希腊的城邦时代与中国的战国时代是十分相似的,思想方面都相对开放,大家肚子都挺饱,各路的哲学家们也都开始了哲学的思考,苏格拉底在街上天天逮着人就问什么是智慧,而到了柏拉图因为对于死亡的恐惧他创造了一种形而上的,有点泛神论的哲学系统,而到了亚里士多德作为一种规范的手段他发明了三段论,基本上来说除了毕得格拉斯等人之外这三人的思想可以算得上是西方文明的起源。
而对比中国的老子,孔子,孟子,老子是一个神秘主义者,其世界观也是相当模糊的。而孔孟其的哲学系统也无非是一种适合于中国社会环境的合适的解释方法而已,至于其他的如墨子等人的观念虽说有了些触摸到现实层面的理性思想,但却缺少了些形而上的,抽象的想象力,所以纠起根本也不过是一种实操主义罢了。
所以西方之所以能在中世纪之后发展出当代文明是因为他们有火种,而相对便利的地理环境也锻造了他们竞争性的性格。至于如马克斯 韦伯所讲的宗教改革后,路德所传播的上帝随机选择他要拯救的人而陷入信仰危机的清教徒们由于对永生理想的幻灭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他们的入世精神。
所以西方之所以发展出现代文明,是环境,理性的种子和入世精神,以及在被基督教压抑许久后爆发的对个人的关怀的共同作用。(胡乱说点,欢迎大家的批评和指教)
因为古希腊——古罗马——现代民主社会是一脉相承的,早在古希腊时期就决定了现代文明只可能诞生在欧洲。
Morty君 00後自由職業者
大河文明確實比不上海洋文明,海洋文明充滿冒險精神,民主的先輩古希臘也是誕生在海洋文明。黃河文明是封閉、壓抑的,中國農民世世代代苦,面朝黃土背朝天,也構成了中華文化。
fdsjlg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分化才能造就思想的活跃,比如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大一统专制思想的禁锢下不允许异己的存在,这也是我认为多党民主政治的优势所在。做出战略决策如果不充分倾听正反双方的意见,那做出的很多愚蠢的决定也是理所当然的。有价值的新思想往往是在各种思想中经受住重重考验与试错之后脱颖而出的那个,就像生物进化。而欧洲各国长期无法统一,随时都有外部威胁,不进则退,“穷则思变”,只有敢于创新的才能存活下来。
不止是中国或者东亚,西亚和北非,南亚,东南亚也没有,因为西方确实特殊
中文打字機 電子計算機出現,才有中文打字。脫離秦始皇大一統,才有漢人世界的民主制度。
中國的文明發展在秦始皇建立起極權統治之後,就已經基本停滯不前了。

之後的歷史基本都是原地循環。這也是日本提出脫亞入歐的理由。
武德尊者陈展浩 单男,异性恋,27岁,1.79米,18公分,常驻香港,可约
多因素的制约的结果,现在的思考和研究有点倒果为因。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不应该问现代文明为什么不诞生在中国,应该问现代文明为何只诞生在欧洲。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知乎答案:歐洲曾有內卷化,dark age,然後美洲新大陸甚至全球傾銷商品解決了內卷化問題



第一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也是一種內卷的體現(殖民地就這麼多,只能互搶了)
Mrshithole I am Mr Shithole
樓主拿牆國教科書炒爛的李約瑟難題來騙經驗?請去大英博物館羅浮宮學習西方姿勢,二三千年前的同期你國文物除了花紋多一些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現代文明也不一定就比中國小農經濟,非洲亞馬遜新幾內亞土著人高,都是各有優缺點。那些土著人沒科學技術不也活了這麼久
潘伟 民选指标,指标选人!
因为领先所以坚守,因为坚守所以固步自封,因为固步自封所以被超越。这个逻辑经常上演,没什么好奇怪的。反过来,因为落后而求变的逻辑同样经常上演,比如秦国变法。有趣的是,有人一朝落后,就面向西方长跪不起了,全盘自我否定,恨不得连基因也改掉。

如今西方其实也在上演这个逻辑。我自己也经常与人辩论,在辩论中常常可以亲眼看到他们承认选票政治的底层逻辑问题(底层逻辑问题是无法通过打补丁来补救的),但接下来我又总有机会看到那种“明知其错而坚守的姿态”,让我感触非常深。
無紋水仙盆 最近SAN值很低又怎麼了?幹你媽國安法
  跟宗教改革(馬丁路德那個)也有點關係,新教鼓勵人們多生育(人力)、累積財富(資本),並且鼓勵人們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技術),才能榮耀上帝,成為上帝的選民。有了以上這三個,要有更多的進步就是很簡單的事情了。
元明两朝倒退很严重,元朝让汉人文化中断百年,明朝闭关锁国让中国彻底落后于西方
HEilXItEr 亡國家,興天下
因為黑死病
而古代中國是統一的大國,沒有相應的大災難
aniu_zhang 流浪阿牛
这个问题和问 “为什么拿世界杯的是巴西不是中国”存在同样的逻辑陷阱,好像非此即彼。其实不然,巴西拿不了世界杯,还有几十个球队排在中国前面拿世界杯。现代文明不在欧洲产生,也远远轮不到中国吧。
从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的数学证明,到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再到欧几里得的数学公理体系,然后是伽利略的实验归纳法,最后是站在前人肩膀上,拔开重重迷雾、点亮万古长夜的集大成者牛顿,科学的发展环环相扣,少了一环可能都要导致现代文明晚出现几百上千年。

而不止古代中国文明,其它文明如古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都未能走出第一步,发展不出科学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不是中国文明不行,而是古希腊文明确实太特殊了,在世界上各种文明中鹤立鸡群,没有古希腊文明的传承,西方文明恐怕也很难进入现代社会。所有其他论证“中西文化差距、中西思维不同、中西基因不同,中西地理位置不同”从而论证西方优于中国这种等乱七八糟的结构功能主义的静态结构功能分析都应该丢进历史的垃圾堆,现代社会不应该再有这种后此谬误和归因谬误的黄祸论一样的逆向民族主义言论不断出现了。

品葱上很多逆向民族主义者的思维也是跟粉红一样也是单一线性的,只看结果进行错误归因,不广泛比较用实证主义分析内在逻辑,容易走向逆向民族主义和粉红两种极端。
一句话回答你吧,连思想都统一,就没有文明的土壤
严格来讲是英国,当然我这个观点不是西方中心论而是盎撒中心论了(笑)
因为欧洲文明的源泉是日耳曼,古希腊罗马文明和犹太—基督教文化,然后通过中世纪和英格兰的胚胎发育而成,最后通过美利坚发扬光大,至于你国嘛,秦制千年循环。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不光现代文明 人类文明的主轴一直是欧亚大陆中间那部分 直到近代才多了分化。中国从来没有扮演过文明领路人的角色。
你的炸酱面 请五毛粉红明白,我老宗旨是推翻恶臭你支国,建立新中国。你过敏纯属你傻逼。我的SHA512加密串:09F143B7AB386E0CCFD3A02BC58AA249A615172DADF118ADEF996B18F61B7CF20655C465CE1699C7
一个种田的,能赶得上造火车炮弹的见了鬼了。

都是文明玩多了的孩纸。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问题的问法显示的是混沌不清的视野。相当于问为什么隋唐帝国是东亚历史的一部分。

答案只能是,因为现代文明就是西方文明。反西方的白左自文艺复兴起就喜欢玩儿名词,如此而已。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李约瑟难题牵扯到东西方文化上的区别,一般说得越是复杂的答案越是错的,根本不用看,没什么意义。

西方文明的主体特征是法治文明,有法治而后才能保证民主和自由不会走偏,其实法治文明的来历是因为西方人的精神文化历史形成是狩猎过程,通过狩猎向猛兽学习形成这种文化现象。

具体怎么解释,自己想了,说太多没什么意思。
欧洲很长一段时间是被宗教统治的,然后很偶然的发生了黑死病,这个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黑死病动摇了神学思想,科学思想开始萌芽;黑死病改变英国社会,崔生资本主义,科学加资本主义共同造就现代世界。
僅僅是曆史的偶然,滿清入關中斷了中國文明發展進程。

開啟現代文明的是西班牙。西班牙在美洲發現了土豆與地瓜。土豆與地瓜這類高產作物使人口密度突破了原始文明向上進化的閥值。一旦有了足夠的人口密度,現代文明就產生了。
高產作物在歐洲傳播的略早,所以歐洲在現代文明上起部略早一些。但是,起步早也沒有改變歐洲文明落後於中國的情形,畢竟領先兩千年的中國文化,底蘊深厚,不是可以輕松能追趕上的。比較一下明末與同時期的歐洲,像是織造業、造船業,明朝都是領先的。沒有滿清,中國會領先到現在。

滿清入關後,與文字獄修天下書,廢儒學興理學,繁盛兩千年的華夏文明被滿清意外搞死了。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建议看王飞凌《中华秩序:中原、世界帝国与中华力量的本质》,对比威斯特伐利亚秩序与天下秩序之间的根本区别。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社会主义铁拳实例 - 武汉肺炎:还要多乖
https://i.imgur.com/is0Q3wl.jpg

https://i.imgur.com/22rZDmN.jpg

https://i.imgur.com/5lkeOmu.jpg

https://i.imgur.com/KqfLFJT.jpg
rikky 小可爱
用福山的观点来说,自由民主制自主研发成功的只有两个国家,英国和丹麦,英国是必然,丹麦是偶然。其他国家都是学习和移植。
日本是不是独裁国家?日本是不是现代国家?日本是不是统一的大国?
美国是不是独裁国家?美国是不是现代国家?美国是不是统一的大国?
非洲分裂了那么多国家,就自由民主了吗?我不认为分裂和民主有绝对必然联系,实际上一种制度的存在涉及到的因素非常多,并不是能武断地下结论的问题。
欧洲有那么多国家,但民主制度并不是像今天你们看到的那样遍地开花,看看历史,也不过百十年而已。
民智民权民族 三民主义救中国
因为清朝奴化统治汉人的原因,导致思想被压制,创新被批判,广泛推行守旧,遵祖训不可变法。
其实应该是宋朝开始利用儒家统一学说,钳制思想以后,就慢慢走向了守旧一成不变,直到清朝的奴化统治,就完全断绝了走向现代文明的可能性。
哇,这个话题很大。几乎每个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也导致每个点都有一定的漏洞。

我很久前尝试探讨这个话题,我认识string theory后,得到的结论是。
就算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国家,制度,民族,把他们分开一边一国。过了一段时间他们的发展也会完全不同。

一切大的变化都是由千百万亿的小变化造成的。无数次的如果,如果,当初,当初,后来后来。

如果胡适当初没有赶毛出教室,后来的中国又会是怎么样呢?

蝴蝶效应是无数的奇异点引发的大海啸。
HFirework 人人无辜,或者无人无辜
这个世界上就这俩地方吗?

所谓广义中国在历史上有什么特殊性值得这里产生什么现代文明吗?难道古代文明是这里传播出去的?

现代性本身就包含着全球化,在有这个动机的地方产生才是合理的。而汉人作为历史上极为保守的一个族群,一直在专注于把自己圈起来和自相残杀,大家的需求不同,都有光明的未来。
工商业被压制太厉害,手工业技术完全不如欧洲,欧洲那种中世纪板甲中国古代就完全造不出来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https://i.imgur.com/ZZzRErG.jpg

第一:你用了假的中国地图。这才是真正的中国地图。

第二:中华文化,靠天吃饭,听长辈教诲,欧洲,海多,无法连成一片,探寻外部世界的欲望强大。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文明的誕生是歷史社會條件造成的,中國的歷史社會條件決定了中國必然是長期的農業社會,所以中國不容易產生與自由民主人權有關的文化,中國適合產生極權主義文化。
欧洲各国是开放的,周围是海洋,大岛,新大陆,各国之间一直在竞争
科学,理性,有价值的想法很难被打压。比如新教在南欧被打压,跑德国英国

中国是封闭的,周围是沙漠,高原,小岛,总是大一统,没有竞争
春秋战国没有统一时有很多有价值的想法
孙膑,苏秦,张仪这些都是在一国被打压跑到另一国
哈耶克曾经论述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原因之一是欧洲没有处于大一统模式,这类似一个自由市场竞争机制下的现代企业集合,对管理模式进行优胜劣汰,而英国处于一个独立欧洲大陆的海岛,在发展现代宪政中幸运的没有受到外界干扰,其他因素当然是古希腊罗马的民主共和的政治文化复兴,自发演化的古老自然法原则,国王权力被教会和领主分化限制等等。

但以上论断并不支持中国宪政必须先分裂的观点,历史只能告诉我们真正直接的诉求或价值所在,人类社会是个复杂混沌的机体,必然和随机现象并存,极少有单一的充分条件能触发社会转变,更何况中国不是东周列国时代,也回不去那个时代,就像天花导致了最终牛痘疫苗的发明,但如果有人不去想办法直接搞疫苗,而是死脑筋的倒推历史,认为再来一次天花还能催生出牛痘疫苗,那就非常可笑了
信息的流通,中国的一亩三分地注定是鼻塞的环境。参考区块链,原子化的同时也赋予了院子更多的功能,基础就是信息流通
Arti000 無人可以代表我
这还用问,欧洲文明如何诞生?首先就得以人为本,自由民主价值,和不用担心因研究得出的结果与当权者抵触而被消失。

中共国是没得救的了,维尼习自封为21世纪马克思就知道中国又要再一次进入怪圈,又一次自灭自生。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文明的產生需要土壤,這倒讓必須有自由想像的空間、公平的環境、健全的法律、以及善良的文化等等。先不要說文明不文明,想想大家是喜歡看中國的電影還是西方包括日本韓國的電影,在上上原因何在。
歐州除了羅馬時代幾乎都是分裂的
而在中國大陸,則是統一和分裂不斷
每次分裂時,國家和社會都浪費大量人力物去進行統一戰爭
統一了則皇帝成了絕對存在
沒有教會,沒有貴族,沒有商人能夠制衡
沒有制衡,也就沒有守約定的必要
契約在中國和歐州的可信程度是不一樣的
文明在遍及整個中國大陸的統一戰爭中
也難以完整地保存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欧洲一直就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权威政府对思想的干预力较差,一些“邪教”思想也更容易存活和生长。
非洲没有进化压力,生物学上对脑容量没有进化要求。头脑太复杂的都死在饥荒年了。
包将无包不负韭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占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点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灬___
  你问“为什么现代文明为什么诞生在欧洲而不是诞生在中国?”
  因为姨学诞生在中国而不是诞生在欧洲。
老問題了。少看姨學民科,多看正經的學者著作。

近年來比較有名的書如:
<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Civilization:The West and the Rest),作者 Niall Ferguson,哈佛大學講座教授。
<西方憑什麼>(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作者 Ian Morris,史丹佛大學講座教授。

結論未必正確,但不妨作為一個敲門磚,看看人家正經的歷史學者如何回答此一問題。
这个答案我之前讲过,地理决定论。你们去查一查有很多专业研究。欧洲地理比中国好,北美地理比欧洲好。但中国不是最差的,非洲和南美都是死亡之地。所以想从人种上找原因的人做了很多研究仍然百思不得其解。人算不如天算呀。
我觉得是因为汉字,汉字适合文艺创作,不适合科学表达,中国人几千年来都在干着汉字排列组合的勾当,诞生屈李杜苏那些伟大的文学家,假如汉字适合拿来表达逻辑、自然,历史可能不一样。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鼎鼎有名的“李约瑟难题”

李约瑟(1900-1995),英国人,在中国生活了23年,长期致力于中国科技史研究。他在《中国科技史》这部浩瀚巨著中向世界表明:“在现代科学技术登场前10多个世纪,中国在科技和知识方面的积累远胜于西方”。中国虽然是很多东西的最早发现者和发明者,但最终征服和统治世界的却是欧洲的科学和思想。“如果我的中国朋友们在智力上和我完全一样,那为什么像伽利略、拓利拆利、斯蒂文、牛顿这样伟大人物的都是欧洲人,而不是中国人或印度人呢?为什么近代科学和科学革命只产生在欧洲呢?为什么直到中世纪中国还比欧洲先进,后来却会让欧洲人着了先鞭呢?怎么会产生这样的转变呢?”

——这就是著名的“李约瑟难题”。

找了一些资料:
http://blog.sina.com. cn/s/blog_b7a8a16d0102wqpd.html

说实话,明朝是个不太尽人意的朝代,但即便是如此,明朝也是群星璀璨的朝代,比如出现了无数科技等方面的成就,

最为著名的如徐光启、徐霞客、宋应星、方以智和李时珍等。其中方以智则是在天文学 和数学方面有着显著贡献,

徐光启则编著农业巨著《农政全书》以及和利玛窦合作翻译《几何原本》,现今几何上的很多用语,比如点、线、面、三角形、平行线 等,

都来自于《几何原本》,并深刻影响周边万邦,徐曾说:“百年之后,必人人习之,即又以为习之晚也。”而宋应星的《天工开物》,

当时在全世界都是先进 的,牵扯到农业、军事、日常用具的制造等各个方面。徐霞客的《徐霞客游记》更是详细的描述了山川地貌。

明朝大量翻译的西方著作是很多的,比如《建筑十书》、《各种精巧的机械装置》、《哥白尼天文学概要》等等。

明朝还编著了《崇祯历书》,着重的介绍西方数学和天文学知识。明朝并非一个封闭和黑暗的朝代, 

现在很多人认为鸦片战争之后清国的国门打开,清国人才初步的接受西方科学技术,

这实属一种误解;明朝时期,就已经在不断的接触和吸收西方的科学技术。

在上面“现代伪中华的鼻祖-满清”部分 中说到,拒学者统计,满清修订四库全书中禁毁图书达3000多种,10几万部以上;

禁毁的书名可谓是种类繁多,不仅仅包含关于民族、政治、文化等方面的, 连科学、技术、经济等类型的也要禁止,

比如《经济考》、《军器图说》等。更为可恶的是,在满清统治的几百年里,诸如《天工开物》之类的科学技术书籍居然消失了;

《天工开物》在当时而言就是相当先进的,直至民国在日本发现了此书,才得以使之重现中华大地。

《天工开物》还算幸运,很多书籍就没有这种运气了。满清禁毁图书的程度在汉人史上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

上一段说过的满清禁书《军器图说》,实际上是明朝火器部队重要的图书之一,明朝时期中国军队的装备是一点也不落后于西方,

自隆庆年间,明所使用的火器多达几十种。在航海方面,著名的郑和下西洋就是个例证,当时郑和所乘的船就是最为先进的,西方造不出来。

有郑和所乘的船和哥伦布的船复原模型的对比,哥伦布的船就显的太袖珍了。

桐城方氏作为一个思想家和科学家,曾完成过《物理小识》,后来满清入关,方氏对其研究的领域小心翼翼,尽量避免敏感词汇,

即使是这样,在戴氏的《南山集》案中牵扯到了方氏,两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其著作也就随着迫害而被淹没了。

可以看得出来,满清为了防汉治汉,甚至防治汉人接触科技类的著作。

对于华夏文明,满清有三个主要原则,凡是不利于满洲殖民统治的书籍,如若是比较生疏的,知道的人不多的,一律销毁;如若是知名度一般的,则进行篡改;

如若是人人皆知的,那么满洲政府就进行私自解读,就是说按照有利于他们统治的方向进行解释,这就是所谓的满清最为发达的“训诂学”。

从文字狱和编纂《四库全书》可以看出来满清为了防汉治汉干了什么,在满清时期,满洲人不用从事劳动直接发俸禄,是一大批游手好闲的寄生虫;

而内务府等满清的后勤部门,则为这些旗人吃喝嫖赌提供资金,当然要搜刮汉人百姓的民脂民膏。

在太平天国之前,满清中央政府基本上没有汉族势力,满清几乎完全只提拔满洲人,只有在太平天国之后, 汉族地方势力上升,

满清才不得已而为之的提拔了少数汉人进入中央。满人和汉人犯同样的法处理也不一样,就是《大清律》规定的同罪不同刑,并且满人有自己专门的司法机关。

官员方面,先说地方,地方 总督在满清统治前期汉种的数量“十中无一二”,后来逐渐的对半,但管理军事等实权的官员,还是满人为主体。

在中央,满清表面上继承明朝的体制,实际上是实行民族压迫统治,满清前期权利很大的议政王大臣会议,几乎全是满人;

无太大实权的内阁,首揆由满人担任,大学士和协办大学士满汉对半。后来雍正设立了军机处,军机大臣满汉对半但满人为首。

这些满汉对半看似公平,实则是民族压迫,因为汉人的人口数量远多于满人,并且汉人几乎当的是无实权的官员。

官缺也是满人能担任汉缺,而汉人则不能担任满缺。总之,满清保持满人在中央的绝对统治地位一直到灭亡,

满清不得不立宪的时候,还整出个皇族内阁(满9人,汉4人),这 就致使一些保皇派也对满清失去了希望。

其余的政策,比如迁地禁海,就是指汉人必须内迁若干里地,不得靠近沿海;比如禁止东北地区,

而事实上早在周朝,东三省的辽东半岛就是汉人的传统居住范围,后来遭到了努尔哈赤的种族清洗。

在防汉治汉,在民族压迫统治下,那么满清的落后也就是必然的了;有个著名的李约瑟难题,

即“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

答案很明显了,那就是:因为中国被满清灭了,汉人当了奴隶了。

https://zhuanlan.zhihu.com/p/80649588

满清的殖民统治,导致汉人无法顺利近代化

我 :我直接提观点:一个民族能近代化,有两个条件:其一是该民族农业时代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其二是该民族在近代化浪潮到来时,未被蛮族殖民,能够无阻力地去学习。

历史爱好者 :第一个很好理解,不然非洲早就近代化了(笑)

我 :没错,日本近代化慢其实也有这个原因,日本的农业生产力一直不太行。人均财富、粮食等远低于明末的江南,明末的江南是真的富裕,并不比同时期的尼德兰差。

历史爱好者 :明末……那接下来就到了……

我 :不错,接下来就到了满清。你刚刚可能想问我:汉人是一二两个条件哪个不满足呢?我可以告诉你,都不满足。由于满清的到来,原本满足的两个条件,一下子都不满足了。

我 :满清入关,数千万汉人死于非命。清初对比明末来看,耕地大幅减少,《天工开物》《齐民要术》等大批珍贵农业、手工业技术书籍失传,这还不包括那些至今未被今人所知,直接遗失与历史长河中的文物。有经验的老农、有手艺的匠人成批死于残酷的大屠杀,他们世代积累的经验和秘诀付之一炬。汉人一座座文明的城市变成尸横遍野的人间地狱,汉人一片片沃野良田变得荒芜人烟。此乃农业社会生产力的一大倒退。

历史爱好者 :唉,满清入关确实是华夏的一大劫难。

我 :还不只是这个。如果说满清像正常汉人王朝一样,对民间不严加控制,而是允许一定程度的社会自治的话,那么聪明勤劳的汉人还能从清初的苦难中慢慢缓过来。

我 :然而满清不是这样的。“小族临大国”的立场和入关时候的累累罪行,让他们时时刻刻胆颤心惊,“满汉大防”是满清时时刻刻惦记的第一要务。满清依赖八旗和满城在全中国建立起了“深入.基层”的维.稳体系,汉人一旦有反抗的苗头就予以诛杀。这个所谓“反抗的苗头”的定义权当然也是掌握在满人手中的。比如如果有人聚众超过一定人数的话,满清统治者会认为此人图谋不轨,会直接将其处死。不管这个人是要造.反,还是只是想讲学、结伴游玩、或者与人合伙做生意。这意味着一切社会自治、民众的自发组织和结.社都宣告失效了,整个社会完全失活。

历史爱好者 :嗯……

我 :不仅如此,就算你放弃一切有危险的社会活动,专心在家寄情书本,吟诗做赋,一样有麻烦找上门来。

历史爱好者 :这个我知道,文字狱是吧,乾隆年间就有百来起文字狱,牵连数万人。

我 :关键是汉人被迫形成了一种麻木不仁,莫谈国事的氛围,随便想想就有掉脑袋的风险,整个民族既失去了行动上的自由,也失去了思想上的自由。真正成为了后来各路知识分子们所批判的““麻木的中国人”。当然这些近代知识分子错把满清的个例当作整个古代的典型来批判,这是大错特错的,而且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不过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我 :请问在这种严密的监视与肆意的凌虐下,汉人何谈学习,更何谈创造?!

我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满清中期有人提议发展火器,被乾隆以“骑射为满洲之本”的理由当即驳回?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满清酋长乾隆清清楚楚地知道,发展火器之后,力量得到增强的不是他们满人,而是汉人。火器所需的训练要求少,火器列装后人力能最大限度地转化为战斗力,汉人的武力能得到极大的增强。所以发展火器对满人有什么好处呢?

我 :对于国家来说最重要的军事科技的革新,满清都以满汉大防的角度来考虑问题。那么满清对于其他的汉人自发对近代化成就的学习,所会采取的态度,不就很明显了吗?终满清一朝,汉人不仅没有像以往历朝历代一样,出现数位大思想家、大科学家、大艺术家,哪怕一名都没有!就连像“大唐西域记”或者明末西法党的作品这样,介绍外来思想的翻译作品,也一个都没有出现!这难道是汉人自己的问题?这难道不是满清殖民者阻碍汉人近代化的明证?

历史爱好者 :唉,别人蒸蒸日上的时候,我们却正好天灾人祸,明亡于满清,真是汉人的一大悲剧。
带钢丝的韭菜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因为仁慈的周王室没有采纳姜太公的意见、没有把前商余孽种族屠杀掉。

在人与动物没有区别的年代,生命毫无意义,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食物是第一、甚至唯一需求。
当“弓箭”得到普及,获取食物的效率显然就会大大提升。
但此时的人如果没有上进心、“需求”没有水涨船高,那么“弓箭”反而等于是在加速把人往马尔萨斯陷阱里推。
毕竟资源的再生速度,赶不上人口的繁衍速度。
这必定导致人们为了争夺唯一的生存资源而越来越没有节操和底限、产生内斗。
所以不是我们的祖先真的认为“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而多半是被黑叔叔们赶出非洲的。
你永远不知道你拿着弓箭正瞄准着猎物的同时,你背后又有多少把弓箭正在瞄准着你。

问题是黑叔叔们赶走了别人、独霸了整个非洲,它们的认知天花板也仅仅止步于“弓箭”。
因此,你永远不要片面地认为白人曾经对黑人有多狠,你应该看到黑人对黑人更狠。
事实上,所谓的“黑奴”,绝大部分都是黑人抓黑人,再卖给白人的。

直到今天,你去非洲开公司,如果你胆敢把工资月结,那么你刚给它们发完工资,立马就看不到人了。
它们不把钱花光,是绝不会回来上班的。
我前女友的学校,来过一些非洲人,它们在看到我老家重庆的“梯田”后,纷纷表示:非洲人宁肯饿死,也绝不肯这样耕作。
倒也是。对着大树踹一脚,就有果子吃,它们凭什么要奋斗、凭什么要上进、又哪里有从生物学意义上的人进化成社会学意义上真正的人的动力?

它们还活在反人类的共产主义状态,看什么都是“公有”。
它们就像动物一样,毫无规矩、毫无责任感。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它们一旦进入文明社会,犯罪率会如此之高。
毕竟世世代代都玩单机游戏的,一旦接触到一种叫做“网络游戏”的东西,难免看谁都是NPC。

而作为被赶出来的人,也未见得就能好到哪儿去。
虽然打不过黑叔叔,但毕竟也学会了弓箭,欺负动物还是绰绰有余的。
所以它们沿着欧亚大陆,跨过白令海峡,一路吃到了南美,吃得沿途大量物种灭绝。
它们的认知天花板,同样止步于“弓箭”。

这就是动物水平的思维与行为方式。
狼不会考虑羊被吃完,自己又该去吃什么;羊不会考虑草被吃完,自己又该去吃什么。
它们暂时还能维持存在,完全仰仗的是大自然的宏观系统暂时还没崩盘。

而东亚土著,就是这波移民的残余。
这就是为什么殷商人尽管在血缘上,可能与印第安没关系,但文化上却高度相似。

高贵的华夏人(周族人),其实是后来才从西方杀进来的(这个“西方”不是今天意义上的西方)。
是高贵的华夏人给东亚带来了真正的“文明”。

为了解决马尔萨斯陷阱,大致有两种解决方案:
一种是儒家,引导生命从兽格进化成人格、再从人格进化成神格。
另一种是以《道德经》为代表的害人的伪道家,它反智、反社会、反文明、反人类,教唆大家回到动物状态。

儒,人之需,本意是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生来就是要思考的。
孔子,宋国人而已,前商余孽的后裔,并没有完全达到儒家的境界。
“述而不作”的孔子,毕生弘扬的其实都是“周公之道”。
孔子所起到的作用,仅仅只是让后世管一种思想叫“儒家”这么个名字而已。
而真正在实际行动上弘扬周公之道的,其实是伟大的管子。

在管子时代的齐国,吃个蛋还要涂鸦、烧个柴还要雕花。
这种表面上在浪费劳动力的行为,事实上就是在不动声色地解决“马尔萨斯陷阱”的问题,是在无中生有地不断给人制造“需求”。
所以,齐国会越来越富、越来越繁荣。

伟大的管子是在制造价值,而孔子则恰恰是在糟蹋价值、逼着你把一辈子辛辛苦苦积攒的财富全浪费在死人身上。
放到今天,孔子的身份就是个高级教育家、兼职丧葬一条龙业务。
这就是为什么孔子去到齐国时,晏子死活不肯收留。
因为晏子害怕孔子把齐国变成穷光蛋国家。
孔子这样的人若能得志,王莽的故事必定会提前几百年爆发。

而害人的《道德经》,则把一切文明化的事物看作洪水猛兽。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弓箭”,按照《道德经》的“逻辑”,如果世上没有弓箭,大家就不会无节操地竞争。
所以一切都是“弓箭”的错,大家应该反智、反社会、反文明、反人类,再度回归到动物状态去,才更符合“道”。
是谓“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

问题是,动物既有头脑简单的一面,同时也有野蛮的一面。
“反智”的本质,就是从心理学上彻底消除大脑的“学习区”。
那么你就只剩了“舒适区”与“恐慌区”。
当你处在“舒适区”时,或许真的跟个傻子似的人畜无害;可一旦有了需求,你就会迅速掉进“恐慌区”。
你一恐慌,你就必定会给别人带来恐怖。

那么人们必定就会重新开始思考如何让生活变得更安稳、更有效率。
所以就产生了法家和墨家——
法家就是法西斯,它是只顾自己,而绝不管别人的死活。它是上对下的主动攻击,通过辱民、弱民、贫民、愚民、疲民,强行物化别人,变成自己的声控工具,以让自己称王、称霸。
墨家就是射秽主义,它虽然号称“兼爱”、追求“人人平等”,但为了管理这一摊子,它要求所有墨者彻底放弃自我意识,而由钜子来替大家支配一切。一旦墨者真的这么干了,这就等于是下对上的纵容,获得了巨大权力的钜子就会被动地成为王者、霸者、独裁者、邪教教主。
此二者所导致的体制,本质上是一样的。
正如在卡尔马克思、尼采这类疯子的“指导”下,希特勒德国与屎大淋苏联的体制,并无本质区别。

后来的历史大家也看到了,法家得了天下。
野蛮的纳粹秦国踏平了华夏,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再从里面借壳翻盘、借尸还魂,这就等于是把所有人都变成了沐猴而冠的“楚人”、降维回了动物状态。
只不过改了个名字,叫“汉族”而已。
所以,汉族文化,根本不是高贵而伟大的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反人类的楚文化的延伸、是东亚土著文明的复辟。

皇权思维、巨婴思维、女人思维、小人思维、农民思维,事实上都是法家(法西斯)思维,是没进化好的动物思维。
站在皇帝的角度看世界,它会认为全世界都该围着自己转——这尼玛不就是动物么。
它自己都不是人,它当然就更不会把别人当人。
在这种酱缸里泡个几千年,上至皇帝、下至屁民,统统都是满脑子皇权思维、动物思维。

它能在过去几千年看起来很先进,全仰仗有周朝的老本可以啃。
不然为什么周朝以后,你再也没听说过“百家争鸣”这样的事?
这不就等于是把所有人又降维回了印第安人、非洲人那动物般的水平么?
它们的认知天花板,止步于周朝。

所以,我从头到尾都不是在谈血统论,而一直谈的都是文化。
汉族文化,除了名字是“儒家”,其它统统跟儒家没关系,甚至恰恰从来就容不下真正的儒家、尤其容不下孟子那种追求权责对等的激进派。
《道德经》的作者,那根反人类的楚国神棍,才是这个罪恶民族真正的教主。

值得一提的是:表面上伪道家的态度消极,卡尔马克思看起来积极,但事实上它们会导致相同的结果。
伪道家反智、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是挑明了在把所有人往动物的方向带。
而卡尔马克思自以为是在发展生产力,却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理论”客观上同样是在把所有人朝动物的方向带——
“脑子”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你能做出“选择”。如果有一种体制,能够让你不需要通过“选择”,就能直接得到最好的结果,你还要“脑子”有什么用?你跟“动物”还有什么区别?
看看我家狗子:狗粮也吃、米饭也吃、肉也吃,有时上街没拦住,连屎都吃。除非多种方案同时摆在面前,否则只要自己肚子饿了,一切可以用来充饥的,都叫“食物”。
所以,“共产主义”,其实就是披着理想主义外衣的犬儒主义。
所以,汉民族根本用不着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犹太神棍来祸害,它早在两三千年前就已经被一根更狠的楚国神棍给祸害透了,它本来就是一个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民族。
它的文化,一直就在法家、墨家、伪道家三者之间恶性循环。
或者说,是在法西斯、射秽主义、共产主义三者之间恶性循环。
人人都是畜生,而不自知。
它们野蛮而又懦弱,愚昧而又鸡贼,冷漠而又狂躁,自卑而又自大,奴性十足而又目空一切,它们一直就在这样的状态下精神分裂。

鲁迅先生在思考“仁义道德”的字缝里全是“吃人”二字、思考这个民族的“劣根性”时,早就精准地指出了“中国之根柢全在道教”——只不过,先生虽然找准了祸根,但并未区分道教、道家、伪道家,而只是和大多数人一样,错误地把老庄这种害人的伪道家当成了“道”之正统。先生嘴里的“道教”,指的就是老庄。

前面提到了黑叔叔,不多吐槽了。
看看美国以南,为什么至今仍然还是满地军阀、毒贩。
看看中国以北,那些被赶到北面、变成游牧民族的东西,为什么数千年来不断在给中原制造灾难,且至今仍然是守着金山要饭的状态。
而由于遭到“汉族文化”的祸害,你看看亚洲有一个不是皇权国家么?同时期的欧洲虽然也有皇帝,但哪个欧洲皇帝的权力能有亚洲皇帝大?
它们是同级别的群体。

当今天下,要么是古希腊、罗马一支,要么是古华夏一支,你从没听说哪个部落发展成了文明强国。
可日本、韩国、新加坡、香港、台湾等等“华夏”强国,事实上统统都是二战以后西化的结果、统统是香蕉。

所以,我个人认为现代文明之所以诞生于欧洲而不是中国,应该怪几千年前的周武王、周公过于仁慈,引起了蝴蝶效应。
古罗马对野蛮人,讲的就是狠。
可我高贵而伟大的华夏恰恰是起点太高,选择了怀柔。
虽然华夏文化很有魅力,把作为东夷的齐国人、作为前商余孽的宋国人都逐渐改造成了真正的人。但你的能量毕竟有限,且野蛮人也不见得都具备被改造的潜力。
有时候,你还是应该顾全大局、趁早斩草除根。
这样的杀戮不是出于种族主义的为了杀戮而杀戮,而是为了铲除反人类的“文化”。

周王室没有把前商余孽杀干净,导致一个幽灵、一个伪道家(共产主义)的幽灵,一直就在华夏大地上游荡。
尽管今天的江西、湖南、湖北人,血缘上早就不是先秦的楚人了,而是原来的中原人南迁后与当地土人结合的产物,以至于现在的这里很盛产帅哥美女。
但只要它们的文化没有断,无论迁进来多少新鲜血液,统统都会被拉低到楚人的水平。
所以这片罪恶的穷山恶水,隔三差五就会冒出几个神棍祸害天下,长得再漂亮也是人渣——
两三千年是害人的老庄,是它们害死了高贵的华夏文化;
一千年前是王安石、朱熹,一个从政治上毁灭大局,一个从文化上毁灭大局;
至于近代,就懒得说了,闹赤匪闹得最猖獗的,还是它们,甚至江西还是“中华苏维埃”。
甚至今天的长三角、珠三角的职场,依然是被一群江西、湖南、湖北农民搅得乌烟瘴气。

当然,毛遮洞那样的,多半是比较纯的前商余孽。因为它和印第安人一样,几乎长不出胡子。

纵观几千年历史,楚地,虽然也不乏前面的伍子胥、屈原,中间的曾国藩,近代的彭德怀,但这类内心深处还残存了良知的楚人,活着的时候就郁闷、且往往最终还都没落得好下场。
楚人,它们连自己人都不当人,又怎么会把别人当人?

轰动全国的悍匪张君,是哪里人?
弄死红十字会的郭美美,是哪里人?
动车事件发布会上,公然“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那位,是哪里人?
前两年特火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主谋,是哪里人?

它们不被杀干净、或被强制改造,非但会害得本地人永远看不到未来,甚至它们做大之后还会出去祸害全世界。
它们本来就反智、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
远了不说,先秦时代人才辈出的山东(不是今天的“山东省”),为什么自秦汉以后,几乎就回到了被周公、姜太公、管子、荀子等大师改造前的东夷状态,以至于近代居然还能带头冒出“义和团”这种东西?
这都是楚文化给害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90后,喜欢派克笔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6
  • 浏览: 22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