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现实】分享一下我在墙内大学的政治小组讨论时碰到的一些情况和我的体会

楼主最近在墙内大学里学毛概,课程要求整了个七个人的小组读社会主义经典,有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的重要讲话和著作(当然大多数是习近平的讲话)

在小组讨论期间,有A同学谈到香港,B同学马上说不能谈香港,因为上次在筛选小品节目的时候导员说不能在小品里调侃香港,而且B同学说他在上选修课时,老师对香港闭口不谈。结果A同学说他在选修课上老师(马克思主义学院老师🤣)讲了半节课香港,说是香港动乱的原因主要是经济不行🤣然后说现在有点要废止一国两制的意思🤣我当时都快笑了,说台湾怎么办🤣A同学又说他认识的一个香港人一家人只住六七平米的房子(这可是普遍情况吗,有香港的葱友或者知情者可以来说说?)然后另外几个同学都说不要谈香港,一是和我们读的邓小平南方谈话没什么关系,二是怕老师问一些敏感问题🤣

有个同学谈到邓小平南方谈话里面说的“八九”,结果说百度不到🤣(🐴的这能百度到吗)然后说他多方打听小道消息,知道了个大概(起码知道了资产阶级自由化)

A同学讨论说南方谈话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反对八九学潮,为了警惕大家不要像苏联一样解体。然后我给他们略微普及了一些六四的事情,不敢讲太多,就提了一下镇压和之后的经济制裁。他们也不为所动。和A同学辩驳说南方谈话主要是挺改革开放的,因为当时改革停滞了。

话说现在辅导员都有这么强的政治敏感性吗?官媒、微博上天天摸黑香港抗争者,怎么演个小品讽刺还不行🤣真🐴的魔幻。还有老师上课不敢讲香港是因为害怕政治话题吗?

我感觉现在的大学生,有一部分是对官媒、公众号、老师这类的言听计从的,缺乏独立思考的,老师说啥就是啥,人民日报说啥就是啥。有一部分是有反思能力的,比如C同学说为什么香港市民不反抗暴徒,反而那么岁月静好。我感觉这类同学只是被共产党蒙蔽了双眼,只要能够让他来墙外多看看,就能有所启发。有一部分是只岁月静好,不关心政治。有一部分不明白真相,也不敢讨论政治,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只是看看热闹。还有一部分就是我这样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别人说香港暴乱啦我就装着不明白的样子问他咋了,为啥呀之类的。不过党国的洗脑确实牛逼,所有人都是一口一个西方敌对势力,乱港幕后黑手之类的。可不仅是学生,就连政治课老师也是这样,拿一些诸如“CIA绝密十大反华战略”这样的谣言(难道他们自己都信?)来忽悠。可以说“西方政客都是反华势力”这个思想已经深入大学生的内心了。

所以,墙内的葱友们,那部分有反思能力的才是我们的重点启蒙对象!尽量传播翻墙方法和墙外有价值的,比较中性的文章、频道跟他们看,一步一步揭露那些共产党不想让他们看到的真相。

另外我想表达我的担心。国家的未来是青年人的,但是很遗憾现在的青年人,特别是精英青年人中的大部分正在被党国严重洗脑,大部分精英青年人也是严重仇视西方,仇美,歧视香港台湾,给人一种唯我独尊的感觉。很多葱友说他们早晚会被铁拳锤醒的,但是遗憾的是,据我所知的精英年轻人里面,绝大多数人不会遭受到特别重的铁拳,即使有铁拳,比如毒疫苗,只要中央来摆平了,他们也不说话了,不会去反思体质的问题。而且这些精英年轻人以后有一部分会成为党国体制里面的一份子,再去担任洗脑下一代、舆情引导、维稳的工作,享受党国体制的好处的同时维护着党国的稳定。

难道中国真的只能靠大洪水才能重新确立秩序吗?这岂不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哀?
45
分享 2019-11-24

69 个评论

墙里人他们对政治不是完全没脑子,只是接受信息单一和错误意识形态长期灌输的结果,所以对外界信息造成严重偏差,其实就是被洗脑,从根本上已很难改变他们思想去转变,既使大洪水彻底来临都不会把矛头指向政府。
在索多玛与蛾摩拉,没有一个无辜的
毛概现在谈政治了?
我上大学那会,毛概是叫大学生心理课,其实就是说谈恋爱,教男女同学要正常相处,互相了解的,当时搞得挺开放,不过也没怎么人听课,都睡觉玩手机,至于毛概,老师不怎么谈,基本上就是背书划线,期末也是开卷考,拿着书本抄就行。
现在你们大学生可真苦逼啊,可以说我们当年是拿着狼奶的瓶子喝羊奶,你们是被插着管子喂狼奶。
你看咱本站置顶的帖子里,有世界各地华人大学生匿名支持香港,就像你一样,我们现实中哪怕明白也只能装糊涂。

也不要那么悲观,既然有那么多中产阶级移民,我觉得等这批精英年轻人成家进入社会之后,不一定会对体制产生质疑,但至少会对当下的社会感到不快,毕竟他们之前有家庭的庇护。倒是那些留学并定居当地的人,一是距离产生美,二是没被(内地)社会毒打过,加上人在海外依然靠微信看新闻,倒有不少小粉红。
楼主高估了他们的思考深度了,中国人普遍上思想都有来自父母教导以及师长强化的“政治敏感自我审查线”,一旦到了某种程度就会把那套“政治很复杂,中央比我们想的远”又拿出来。 不可能有什么解救办法
没错,我接触到的95后年轻人,没有一个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不想一棍子打死,我接触得可能不够多) 对香港,他们基本上持漠不关心或恶意嘲讽的心态。只求岁月静好,不闻天下事。稍点拨几句,对方有很惊讶的、有骂我神经病怎么不出国的、有继续嘲讽香港年轻人的...... 很失望,他们才是废青。如果品葱有能够思考的95后用户,那就太好了。
垃圾话重复100遍便是镶进DNA里的声音
根据被橄榄力度&概率来压制自我意识
这是老大哥教我们的 
一定有的 我99的
95后路过,不过自己也是肉身脱脂以后才觉醒的。
这在《1984》里叫“犯罪停止”(crimestop),即脑中一有邪念,立刻转移话题。
墙里人他们对政治不是完全没脑子,只是接受信息单一和错误意识形态长期灌输的结果,所以对外界信息造成严重...

我覺得還是有可能的,不如之前的疫苗事件,再遠一點還有烏坎。只是苗頭很快被滅了。 沒記錯的話還有大陸的大學生扛著馬克思的旗子反黨來著。
聽說不少中國人以為台灣早就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之中,一直以為台灣早就屬於PRC了,真的假的?
没错,我接触到的95后年轻人,没有一个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不想一棍子打死,我接触得可能不够多) 对...

你好,我们95后应该也算是一小代了
台灣人路過,請問大陸高中大學的政治課哲學課等等具體來說到底學些什麼?
曾經去北大附中參訪過,旁聽的一節政治課大家都在睡覺和玩小遊戲⋯⋯然後當期報告的內容是奇怪的寓言小故事,總之看起來就是廢課。不過該校校風和其他高中差異也是蠻大的,不知道參考價值有多少。

看樓主提到的部分,所謂社會主義的部分都是研讀中共政治人物的思想和講話?還是其實也有學習其他的書籍呢?比如說一些西方的、沒有被中國特色魔改過的理論。每次聽網路上的大陸人談馬克思談唯物主義,都覺得和自己的理解不在一個頻道上。
在陆港生一杖
回一下住房问题,香港穷困人口住劏房的的确不少(就是那種走不了幾步路的房间)
但公屋户其实也占一定比例(具體數字我没研究过,但除了深水埗这类老区,公屋户在区内应该很难算是少数)。当然人均面积还是算小(和其他地方相比)。

以我家为例,四口之家,有两间睡房,廚房洗手间和客厅都有,房间放了双人床后只有窄窄的通道,但一般活動(更衣之类)也不会有什么困扰。
聽說不少中國人以為台灣早就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之中,一直以為台灣早就屬於PRC了,真的假的?

有多少我没有数据不能乱说,但是你说的这种人在我身边有,初中文化,在我没有给他说之前他认为台湾一直就是中国的。
启蒙个屁,谁启蒙我了?
弱弱问下【毛概】是什么,墙外待久了。。。。。
台灣人路過,請問大陸高中大學的政治課哲學課等等具體來說到底學些什麼?曾經去北大附中參訪過,旁聽的一節...

有一定参考价值,因为我当年也是这样的(我在当地重点高中),只不过当年没有智能手机,以睡觉为主,所以要我说到底学了啥我都不怎么记得,辩证唯物?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什么是中央集权?什么是人民民主专政?大学里的什么毛泽东思想我连一页都没翻过,怎么考的试我都不记得了,我身边的同学跟我也差不多。
我认识的人,无论墙内墙外的,超过99%都是支持建制派的,剩下不到1%我们也能心平气和地讨论。我说服了一个人支持建制派,另一个保留自己的观点,但我们还是好朋友,他在微信朋友圈发表观点,也没有被人身攻击或者遭遇暴力。反观这个论坛,你说的那个帖子里不支持香港泛民主的都被折叠了,这论坛还不如微博自由。
控评和打压不同声音造成了虚假的“民意”,就像当初美国大选前推特上全是骂川普种族歧视和歧视女性的左派言论,各大媒体一直认为希拉里会获胜而且是大胜,结果却纷纷打脸,事实证明沉默的大多数在任何社会都是存在的,在美国那种高度民主化的国家尚且如此,在国内就更夸张了
弱弱问下【毛概】是什么,墙外待久了。。。。。

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台灣人路過,請問大陸高中大學的政治課哲學課等等具體來說到底學些什麼?曾經去北大附中參訪過,旁聽的一節...

大学政治课程主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其他的法律与道德,中国近代史不知道是不是政治课?
我们这里认真听的倒还挺多的。得看老师,有些老师讲的好,讲的不好的听的也少
哦。以前都说马列,但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什么是马列了。
根据我和马列主义学院教师们有限的交往(十几年前),他们把子女送往国外的意愿比别的科系老师要强许多。你可以摸摸底验证一下。这比他们说什么都来的有力。你对中国年轻人精英的定义不太准确,上了985未大部分是会成为中产,党国大部分精英(成为领导者不是考试家)都是红色出生,薄瓜瓜和金刻羽那样的。他们对中国的看法要多元许多。等党国成为他们福利,事业的阻碍,或许事情就会有转机。

习近平也知道这点。
有多少我没有数据不能乱说,但是你说的这种人在我身边有,初中文化,在我没有给他说之前他认为台湾一直就是...

XDDD好,感謝
我現在心情謎之複雜XD哈哈哈
難怪一堆人覺得台灣不乖不聽話
已隐藏
大学老师里有一些反贼 有些毛概课直接讲作死内容的 不过不知道最近几年还有没有了

比如讲过什么?
已隐藏
我认识的人,无论墙内墙外的,超过99%都是支持建制派的,剩下不到1%我们也能心平气和地讨论。我说服了...

五毛升级了啊,就应该多派点这种水平的才有意思,你是不是要说我扣帽子了?要说我限制你言论自由了?
弱弱问下【毛概】是什么,墙外待久了。。。。。

红色封面的,全称是 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
大学政治课程主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其他的法律与道德,中国...

思修和法律道德、 中国近代史(老师说以前叫中国共产党革命史, 忘记什么时候改名的了)也是。一共四本教材。

借此处,请允许我介绍和回忆一下,我当年的近代史老师吧~~
我尽量避免透露信息。

中国近代史的任课老师, 很有幸是最最受我们各个院系学生一致欢迎, 也倍受同事和上级排挤的“传说中的女神”担任。只能介绍这么多了。

(我高中就翻墙了, 此为背景)她上课从不翻教材, 给我们分享她找来的文章(我一眼就看出都是墙外的报道或论评)
所以,除了第一堂课, 因为事先不熟悉情况,当作了一般的洗脑政治课,坐教室最后一排,但从第二堂课起,我便一直坐在第二排(第一排的空隙很小, 进不去人的)

她是“循循善诱”地说,所以同学们不排斥。没听说谁去举报她。反而被我们全校票选为十大最受学生欢迎老师的第一名!
(毕业几年后,我回校看望女神,谈到此事,她亲口讲了内幕,大致是,上面不要她当选还是第一,我忘了。总之,上面把我们最大的学院的票全当作废票,但最终结果第一名还是女神!)

她上课从来是开门的,也 不点名,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鉴于规定一学期必须有几次点名,但她都提前通知我们下次课点名,望互相转告。

所以,她的公开大课是我们校最火的课,场场坐满,因为还有像我一样的蹭课族。而她的大课完全是她的主场,火力更猛~~
是她给我们普及了六四,教科书以外的真相,也是她告诉我们,华裔作家高行建凭中文小说《灵山》获了诺贝尔文学奖, 达赖和刘晓波获了诺贝尔和平奖.

貌似现在的形势,又屡传大学生举报老师,真不知道女神的日子好不好过。

我很怀念女神当年午后的近代史课堂和后来周三晚上的大课。
思修和法律道德、 中国近代史(老师说以前叫中国共产党革命史, 忘记什么时候改名的了)也是。一共四本教...

我们现在老师都不敢讲真话了,而且又红又专的还越来越多
上课内容都是自己做的 跟书本没有关系,直接给大家分析64

以前还有这样的老师们?是不是因为现在管的严了都不敢讲了
毛概结课我写的就是有关香港的论文(因为限定了几个题材选择).但是我也只能写经济问题,装糊涂
聽說不少中國人以為台灣早就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之中,一直以為台灣早就屬於PRC了,真的假的?

怎么可能哈哈哈哈
以前还有这样的老师们?是不是因为现在管的严了都不敢讲了

现在也有讲的,都被辞退了,北京大学有个教师还是讲了被学生举报的,你可以查一下
墙内非常苦逼,谁都不敢涉及政治话题,否则会被封群,封号。墙的威力很大,通过控制信息,实际上做到了把大部分人的思想关在笼子里,隔离开来。人民缺乏思想的向心力,一盘散沙。想让墙内的力量发挥作用,首先要解决这个问题。
聽說不少中國人以為台灣早就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之中,一直以為台灣早就屬於PRC了,真的假的?

我周围有大学生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这种人一般完全不懂政治
我们现在老师都不敢讲真话了,而且又红又专的还越来越多

是啊,针对思修课还专门下了文件
LogicM 新注册用户 回复 Apinconger
没错,我接触到的95后年轻人,没有一个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不想一棍子打死,我接触得可能不够多) 对...

我是97的,这次的香港事件本来我也是不想过问,因为大陆那边的新闻我每次看了都心烦,但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跟疯了一样喊着废青,我才注意到这个事情应该比较大,结果翻墙一看,果然一大堆信息不平等。现在身边的人我也是在帮助他们了解那些空缺的信息,当然我会注意自己的安全。最后还是觉得,一群不允许讨论政治的民众,在关键时刻却能得出一样的结论,真的很魔幻。香港加油。
思修和法律道德、 中国近代史(老师说以前叫中国共产党革命史, 忘记什么时候改名的了)也是。一共四本教...

看的我好羡慕啊
我周围有大学生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这种人一般完全不懂政治

果然什麼樣的人都有呢
唉 如果中國突然有了投票權,大家會支持中國侵略台灣的論點說服力太高了
看的我好羡慕啊

我们的大学里真得需要这样的人民教师啊,给学生启蒙。我也感谢其他同学即使翘课,也不会举报。
我真的不理解现在的学生会举报老师,被同事和上级排挤我还能理解,这些学生懂事以后会后悔吗。看那些新闻,我更怀念女神的课了
我们的大学里真得需要这样的人民教师啊,给学生启蒙。我也感谢其他同学即使翘课,也不会举报。我真的不理解...

很多人表示第一次知道了高校还有“学生信息员”这回事儿,有人神神秘秘地说自己听说过,是真的,某某学校就有,甚至可能每个学校都有。

不过实际上学生信息员早已有之——

成都中医药大学袁斓在《高校学生教学信息员制度的实施现状与完善策略探讨》一文中写——

(是的,有专门分析学生信息员的论文,还很多。不过大多风和日丽的,跟这次微博上的讨论气氛非常割裂。)

20世纪80年代末,我国高校逐步开展了以学生为主体,对教师课堂教学质量进行评价的工作,经过多年的实施、充实、完善,逐渐形成了学生教学信息员制度。

2008年,某位武汉大学教授在科学网一篇名为《我们在课堂上应该讲些什么?》的文章中提到:

课间与学生聊天,一位学生聊起他上公选课的一些体会,谈到一些非常有个性的老师时,说起有一位老师的课讲得非常好,但却被“告”过。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就问怎么会被“告”了呢?他说,学生中有“信息员”,专门收集老师上课的一些信息,直接对教务部反映,不受任何院、系管理的。我当时听了真的吓了一跳!

2011年,西华大学某位副教授在科学网《学生明岗暗哨监督教师》中吐槽:

最近,我校又出狠招,在学生当中安排了3000名直接向学校负责的所谓学生信息员,其实就是安插在课堂上的“眼线”……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3000多学生有些是明的,有些是暗的。
以前还有这样的老师们?是不是因为现在管的严了都不敢讲了


我提供一个细节, 以供参考,
我去年遇见过一位49年出生的思政课老教授(她私下偏向自由,但台面上是马列主义老太太),我提到我的女神,老教授嗤之以鼻。
她大概说,这些年轻老师经历过八十年代,是特定年代产物的一代人。

我自己想,再下一世代的思政老师算是六四后一代,没经历过,他们课上主观也不大可能去评述六四,即使说的话也就是复述“暴乱”的内容
我们的大学里真得需要这样的人民教师啊,给学生启蒙。我也感谢其他同学即使翘课,也不会举报。我真的不理解...

给你转段墙内的文章。这篇不算太行,以前看的那篇找不到了。那篇里说学生信息员多由家境不太好的同学担任(可以算个兼职 有钱拿的),忘了是自愿报名还是有关部门找到这些同学的。近几年舆论一天比一天收紧,这些信息员的主要任务应该已经变成监视老师教学了。
墙里人他们对政治不是完全没脑子,只是接受信息单一和错误意识形态长期灌输的结果,所以对外界信息造成严重...
我没有这么悲观,共匪假大空大家有目共睹,只要说到共匪的假大空,再厉害的墙奴也感同身受。墙奴有共同的思维就是一味的媚上,上的风向一变,奴才们变得比兔子还快。
真厉害,能拯救小粉红真是功德无量。


是啊。
记得公开课上,女神介绍高行健,提到《灵山》时,我们都当做知识点记下来(虽然考试不考,但真的是第一次听说)。 上一秒还是抬头看前面的大屏幕,这一秒几乎全场都齐刷刷低头记笔记。心想,大家都在想课下去找来读读吧。
(后话:后来在诚品书店里看到《灵山》时,真的有些傻眼,没想到竟然那么那么厚…哈哈)
精英青年人中的大部分正在被党国严重洗脑,大部分精英青年人也是严重仇视西方
小心点,我们这里去年一个大学的一些大学生因为翻墙被查了,估计一生都毁了,前几个月也有翻墙被逮的
小心点,光是翻墙就很危险了,我们这里去年有堆大学生翻墙被查了,估计一生都毁了,前段时间也有好几个翻墙被逮的,最好别让这些话和你的态度传广,到时候同学拿你当众打趣其实就已经大规模暴露了
桂枝绝大多数人分两种,一种蠢但不坏,另一种又蠢又坏,前者确实有可能被大脑升级,,,但也别抱太大期望,毕竟主张关起门来过好自己小池塘的岁静才是桂枝民众的构成主体,也正是这样的主体使土共得以肆无忌惮为非作歹变本加厉,后者自然更不用多说,没有半点去浪费时间的价值

哦另外,私以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确实没有未来,当前也确实需要外力,才可能产生良性而彻底的变革
没错,我接触到的95后年轻人,没有一个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不想一棍子打死,我接触得可能不够多) 对...

我就是95后,现实中还有个位数的同龄反贼好友,不过既然你已经自主规制了那我就不再多说了,00前后大概是一个分界点,10往后几乎生下来就是一个智能终端人手一台各种信息泛滥成灾的混沌时代,注意这点很重要,土共的手从此比以前长了很多,我的学生时代既没有不得不用的微信,也没有习近平,听说现在的小学甚至幼儿园就都要开始学他了,那么,直到土共倒台为止,确实会一代比一代,可怕
没错,我接触到的95后年轻人,没有一个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不想一棍子打死,我接触得可能不够多) 对...

我是95後的台灣人,其實我的同溫層滿多關心政治的(⊙x⊙;)之前跟大陸交換生聊天其實他們也 知道政府在幹什麼,只是不能發聲而已,不要太絕望,明白人還是很多的
台灣人路過,請問大陸高中大學的政治課哲學課等等具體來說到底學些什麼?曾經去北大附中參訪過,旁聽的一節...


政治课初中就开始了,最近听说小学也有灌输“习近平思想”的。具体内容我记得的有唯物主义辩证法,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人民”和“公民”的区别,“人民民主专政”是真正的民主。高中、大学渐渐偏重毛邓思想和当时的国家主席思想,以前是胡锦涛、江泽民,后来习近平。

初中我真的认真学习过,上完政治课回家写作业很烦恼,道理根本讲不通。上到高中就麻木了,随便吧,不去想了,背下来应付考试。大学去上课就不错了,去了也根本没在听。
就想随便看看 新注册用户
第一次发言,因为想增加点葱点。
在欧洲上的大学,认识了我老公之后,成功让我从小pink变成了认同普世价值观的人,我现在渐渐把毒狼奶吐了,但是感觉自己还是需要多学习,还有很多点都很欠缺。
当自己醒了之后,发现很孤独,在海外的朋友,已经参加工作几年,有很多老外朋友,但都还一个个是小粉红,和他们交流起来只好伪装自己和他们想的一样,因为我想尝试说真实的观点叫醒他们,但是我发现太难,我第一个尝试叫醒的朋友觉得我很奇怪,失去了这份友情,我就在思考我到底有没有义务去叫醒他们呢?我这样做对不对,我在怀疑自己,求大家指点我。谢谢 
>>谢谢 不是你说我都从来没听过髙行健这个名字


要谢谢我那位老师,我也是通过她才知道的高行健
>>精英青年人中的大部分正在被党国严重洗脑,大部分精英青年人也是严重仇视西方

口中仇視而已,給它們一個西方國家護照,它們跪叩謝恩呢
你問到香港居住情況,我可以答一下嗎?

香港總佔地1104平方公里,其中兩成為陡峭地勢,不宜住人。2020年人口750萬,總面積計平均每平方公里6770人,所以港人居住環境較狹窄是理所當然,當中包括近十多年每日150新移民(超過6成為老人和工作能力的婦女)(每日實質數字遠超150人),總計接近100萬,更不勝負荷。
香港人住六七平方的劏房佔絕小數,大概21萬人口,大部分是尚未輪候到公屋的新移民(新移民到港不用幾年可上樓,法例原訂明要住滿七年成為港人再排隊輪候,現在只要來港一年,香港年輕人輪候大概至少二十多年)和老人,以及搬出來自己住的年輕人(大學時為了方便上課,租了一間四五平方的一個人住,記得月租好像5000港元左右)。大多香港人一家四五口住五六十平方吧,以非市區的偏遠新市鎮,樓齡20年的樓宇計算,現時平均呎價萬六七港元,即是每平方16萬人民幣。地少人多,自然寸金尺土,只是苦了香港年輕一代,據最新統計,香港年輕人的工資要不吃不喝一毛不拔23年才可買到一個五六十平方的房屋。
所以以居住空間細小而嘲笑香港,是無知而自大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