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中国人为什么爱党爱国爱暴政

先说结论:

所谓的“支性”或者“粉红思维”本质上是一种在不反抗暴政的前提下减少个体损失与精神内耗的集体无意识。这是支人与暴政长期博弈磨合下所逐渐形成的生存策略与适应机制,它一定程度的削弱了暴政对个体的伤害,但也延长了暴政的生命。

1.支人何爱党爱国?

支人对统治者与统治机器的爱,说到底只是一种自我安慰,是把被强奸解释成愉快自愿的夫妻生活的自自欺欺人的把戏。虽然可悲但却是减少了心理与精神上的痛感。

支人对自己的国家甚至自己的人生都没有任何选择权与发言权,他们自己作为当事人不可能不清楚。但是清楚这些除了徒增痛苦又能怎样?因此大多数支人选择回避。他们所谓的爱国心就是一种既不用承担反抗暴政的风险又能减少被统治被盘剥的痛苦的“生存智慧”,说到底还是一种精神胜利法,可耻但有用。

虽然自我欺骗可以减少痛苦,但是蝼蚁终究是蝼蚁,支人在暴政的重压与内卷的互害下是不可能有自尊心与自信心的。因此他们不仅要靠自我欺骗度日,还需要依附这个靠谎言维持的强大的集体来维持自尊。

综上所述,爱国既是支人的止痛药又是他们的强心剂。这就是中共拙劣的洗脑技术能收效显著的原因,不是中共有多厉害而是许多支人自愿被洗脑。支人的这种爱国虽不能说是假的,但是和正常社会的爱国完全是两码子事。

2.支人为何害怕真相?

通过自我欺骗所构建的安全感和自尊心是极端脆弱不稳定的,因此许多支人表现出偏执敏感多疑的特点。他们不恨统治者而恨一切可能揭示真相的人和事,因为一旦真相显露,他们就再也无法逃避痛苦与维持自尊。因此小粉红会举报告诉他们真相的老师,并怒不可遏且不遗余力的贬低其他国家。

支人靠谎言维持安全感与自尊心的极端体现就是近年墙内盛行的“伪史论”。如果说支人的爱国是把被强奸解释成夫妻生活的把戏,那伪史论就更进一步否定了一切正常的夫妻生活的存在,而把被强奸解释为唯一的夫妻生活方式。“伪史论”的盛行说明许多支人已经完全丧失了正常心智陷入鸵鸟式的唯我独尊的妄想中,反映的却是他们无尽的惶恐与自卑。

3.支人的爱国为何不能转化为国家实力?

上文说到支人的爱国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止痛药,所以他们的潜意识里无不痛恨着这个给自己带来苦难的国家。这一点从小粉红一边愤怒的举报“不爱国”的教授,一边躺平摆烂拒绝为国奋斗的矛盾行为便可见一斑。说到这里我再展开一下:正常爱国青年得知自己国家的不足时普遍会奋发图强力求上进而非怨恨指出问题的人。而小粉红举报教授的动机不在于教授不爱国,而是教授的话让他们不高兴了。说到底小粉红根本不想为国家干实事做贡献,只想听听好话自娱自乐而已。

支人的爱国本来就是用来减轻暴政下的痛苦和损失的伎俩,所以一旦涉及到个人利益,支人当然就不爱国了。不仅不爱国,他们还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占国家便宜的机会,以至于中国的一切政策都会招来各种难以预料的牟利擦边和权利寻租,使得整体执行力荡然无存。同时从官僚系统到各行各业的边唱高调边摆烂的习气也早就是常态,进一步削弱了中国的发展效率并造成大量资源损耗。在这样的“爱国情怀”下,中国的实力自然是越来越差。

出现上述结果是必然的,中国作为一个有两千多年暴政史的社会,如果人们真的全心全意投入到为暴政添砖加瓦的奋斗中,那中国人早就灭绝了。毫不夸张的说,每个中国人的潜意识里都非常精明的认识到了国家兴亡只是统治者的游戏,自己只需摆对姿态,没有必要真的为其大动干戈。中国人能与暴政共存至今,也就是因为学会了这种偷奸耍滑的把戏,把暴政对个体所造成的伤害降到了最低,甚至运气好的时候还能从暴政中套利。因此某种意义上说,支人还是一定程度的实现了对暴政的反制与驯化,但也降低了反抗暴政的必要性,延长了暴政的生命。

4.支人为何不反抗?

个人认为支人胆小费拉且缺乏公共意识是有历史原因的。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高强度改朝换代的社会,政权更迭每几十年或上百年就会发生一次。但是每次政权更迭除了制造大规模人口死亡外普遍不能实质性的改善国家的发展与民众的生活。因此在支人眼里反抗暴政除了增加杀头风险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收益,改朝换代后自己大概率还是奴隶,还不如用上文的方式拥抱暴政化解伤害并与之共存。

不可否认,中国在近代曾经出现过革命浪漫主义的思潮,那时的青年更有社会责任感也更愿意投身报效祖国的事业。但是随着8964的落幕,中国的革命浪漫主义时期也宣告结束,民众又重回不问政事与暴政共存的老路。

总结:

所谓的费拉,就是一种适合长期被专制暴政统治的状态。它能与暴政共存,也能弱化暴政的伤害,甚至能从暴政中套利,但唯独战胜不了暴政。某种意义上说,费拉化对于暴政下的个体而言或许真的是风险最低损失最小的最优解,但对于群体而言却开启了无尽的地狱。这何尝不是一种囚徒困境呢?
86
分享 2023-03-11

50 个评论

c2h4 🤬不友善用户
其实粗暴的讲中共的这套在全世界都是可以进行统治的,巩固权利即可,沾染进去什么人种主义方案都无力反抗,它是个癌,只可预防,无法根治
如果你在国外的话,你的这篇文章可以上油管做视频了!水平很高!文章有收藏价值。
萨格尔王吃冰棒 回复 c2h4 🤬不友善用户
>>其实粗暴的讲中共的这套在全世界都是可以进行统治的,巩固权利即可,沾染进去什么人种主义方案都无力反抗,...


我认为未必。中国人与暴政存在长期的磨合共存历史,所以才会让暴政更长久的延续,但是依然出现周期性的大崩溃。

如果暴政建立在那些民众缺乏与暴政共存习惯的社会,就会出现两种现象:
一个是昭和日本式的全民真的把暴政当信仰了,结果就是
陷入疯狂全体玉碎灭绝玩完。
另一个就是民众不吃这一套,就会反抗四起导致暴政被推翻。

中国人的厉害之处就是拥抱暴政但是又偷奸耍滑,这样既不用反抗又能减少痛感还削弱了暴政的战斗力不至于全体玉碎。如果中共统治的是日本人,那早就被全世界打爆核平了。如果中共统治的是美国人,早就被里应外合推翻了。
不就是因為中國人熱愛繁殖加上毫無道德導致無法完成社會契約所產生的必然結果
中國人無國也無家 只有賤畜
透過碰瓷跟移民去讓其他國家民族消化掉中國人的人口及道德負累
Excellency 最精确地分析了滞纳人的行为,事实上爱国的反而是像鲁迅那样时刻批评的人,因为他想让这个国家更好。
>>我认为未必。中国人与暴政存在长期的磨合共存历史,所以才会让暴政更长久的延续,但是依然出现周期性的大崩...


NO 中共的这套会污染其他国家的,如果其他国家实力不够强大或者离得够近,分分钟被污染。
>>我认为未必。中国人与暴政存在长期的磨合共存历史,所以才会让暴政更长久的延续,但是依然出现周期性的大崩...


“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是对正常智力的主动放弃 ,而不是一种理智上的缺陷。”朋霍费尔

中国人应该是道德和理智上都有缺陷,所以导致今天的局面。
>>NO 中共的这套会污染其他国家的,如果其他国家实力不够强大或者离得够近,分分钟被污染。

那是必然,如今的支那就是全球第一腐败输出国和第一暴政输出国,也是全球野蛮势力的枢纽,全球最大恶性肿瘤。

但是正常社会再怎么被其污染,恶劣程度也难达其十分之一。倒是很多本来就不太健康的社会会被其大大毒害,退化到与它差不多的水平。
>>“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是对正常智力的主动放弃 ,而不是一种理智上的缺陷。”朋霍费尔中国人应该是道...


中国人与暴政的关系是典型的囚徒困境,其解决方案看似无比精明,但是让中国人长期陷入低水平的生活与发展中。这确实是一种严重的社会与人格缺陷。
In The Matrix

Morpheus says "You take the blue pill... the story ends, you wake up in your bed and believe whatever you want to believe. You take the red pill... you stay in Wonderland, and I show you how deep the rabbit hole goes."
freechina8964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中國人從小被教育的是服從,而不是獨立思考的能力,

其實這也是牆內同胞,生存下去的方式吧,

在牆內反抗的下場,大概率就是被清除
liliacra 新注册用户
我觉得主要是独裁政府对民众的民族主义宣传,之前是反日,现在是反美。很多愚民完全不清楚共党和国家、政权的区别。
我觉得东亚女性,尤其中日两国,都可以看到这种把强奸当“享受”的无奈表现,尤其以日本AV为极致,洼地的媳妇熬成婆是另一种表现形式,把暴政文化代代相传

楼主这篇可以继续扩充成论文就更好了
好文收藏,这篇文章把“支”一类比较冲的词换一下在墙内私发都没什么问题,一针见血又鞭辟入里。
>>我觉得东亚女性,尤其中日两国,都可以看到这种把强奸当“享受”的无奈表现,尤其以日本AV为极致,洼地的...


太对了,我就有个亲戚天天被老公家暴但不恨老公,反而把气撒到与她没什么瓜葛的其他亲戚头上。如同支人不恨中共恨八竿子打不着的美帝一样。
樓主真的寫得很好!!!收藏,觀察細膩點出心理上的迷思。
==========================================
潛意識裡無不痛恨著這個給自己帶來苦難的國家。這一點從小粉紅一邊憤怒的舉報“不愛國”的教授,一邊躺平擺爛拒絕為國奮鬥的矛盾行為便可見一斑。說到這裡我再展開一下:正常愛國青年得知自己國家的不足時普遍會奮發圖強力求上進而非怨恨指出問題的人。而小粉紅舉報教授的動機不在於教授不愛國,而是教授的話讓他們不高興了。說到底小粉紅根本不想為國家幹實事做貢獻,只想聽聽好話自娛自樂而已。
=========================================
真的是只想聽的話,
台灣藍綠裡面也都有這種人,當你跟她講國家危矣,他們不是選擇擁抱對岸獨裁者,就是選擇頭埋在沙子中,卻沒有多少人站出來高聲反共,高聲主張武裝自己。捍衛國家的歷史、真相與放眼未來。

一國兩制固然對台灣沒有吸引力,但台灣這些小粉藍/綠/白的人一樣不願意提出任何愛國方略,一樣是躲在政治人物的大旗底下,把政黨鬥爭當成呼群保義,卻無法解決共識問題也無法證明自己的愛國。落入了共產黨的話語陷阱跟深陷疑美,甚至逆向戰隊中共,捲入中美對抗的安排裡!

支性,如樓主說的就是把被強姦解釋成愉快自願的夫妻生活的自自欺欺人的把戲。雖然可悲但卻是減少了心理與精神上的痛感。台灣人何嘗不是如此,尤其是一部分舔共者,把對岸的強姦當成美妙的回歸獸父祖國,另一部分台獨者則是活在自己幻想的夢幻國度裡,以為夢中的獨角獸可以把敵人拒之夢外...


對於,支人為何不反抗?這邊我有一個觀點 也就是兩千多年來的逆淘汰,我們知道犬隻育種,例如鬥犬 牧羊犬,導盲犬 就是人為挑選符合需求的繁殖,例如做鬥犬用的,膽小怕事的就根本不給其交配繁衍的機會。

這個是很真實有用的,所以中國人兩千多年的逆淘汰,跟畜生育種如出一轍!!凡是有良知有骨氣都殺得乾淨了能活下來的,都是如您說的:一部分精明,貪生怕死,投機倒把的後代,還有完全愚昧膽小者,順從者。

尤其我們以反右鬥爭和文化大革命這兩波來看,剛好殺乾淨國家裡面有 讀書人政治意識者,和傳統道德意識者,所以今天中國人權的悲慘(溫飽,毫無人權),中國的極專,乃四千年來未曾有之暴政實踐。
言简意赅,讲得透彻。比那些只停留在反儒反马层面的隔靴搔痒之论高多了。已经21世纪了,反专制的路线有争议是正常的,但如果到现在连什么是真正的敌人都莫衷一是的话就实在有些愚蠢了。
所以和墙内人对话要十分注意你的遣词造句,否则很容易刺激他们脆弱的神经和冒犯剩之不多的一点尊严。

在谈到政治话题或者有点沾边的,合适的说法是
1. 中国有中国的国情,国外也有很多问题
2. 中国各方面进步很快,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
3. 虽然进步很快但是也有挑战,相信我们勤劳智慧的中国人一定有能力解决
4. 我们海外华人生活也很不容易,有钱人毕竟只是很小一部分
5。民主自由这些概念都是虚的,小日子蒸蒸日上才是真的

按照这个套路对方会很愉快的把对话进行下去,说不定还会有点小感动。
c2h4 🤬不友善用户 回复 萨格尔王吃冰棒
>>我认为未必。中国人与暴政存在长期的磨合共存历史,所以才会让暴政更长久的延续,但是依然出现周期性的大崩...


这套体系换在日本或美国这个谁都不知道结局如何,中共垮台或国家解体才能拯救人民,其他扯淡,至于后边去中国化还是其他那些后边会自然而然的推进演化,

中国如果以是自由民主国家崛起西方不会围堵制裁他,会和平竞争,

经济是经济,即使转型民主不会与整体发展有直接联系,人民平均收入可能也不会太多,

我厌倦了到底是人还是党或者都是的原因,党先亡了再说,推翻共产党只能是硬性的,什么游行啦抗议啦各地武装起义啊都没啥鸡巴意义,直接干掉那几个主要大boss丧失军权就可以了,然后再是解体,可能不一定是各省独立,分片的像都市圈可能有人会觉得不值得分裂那就错了,分裂才能完全民主,才有公平的自由市场经济更小更透明的监管,扯到这些还是需要组织的
c2h4 🤬不友善用户 回复 萨格尔王吃冰棒
>>我认为未必。中国人与暴政存在长期的磨合共存历史,所以才会让暴政更长久的延续,但是依然出现周期性的大崩...


拥抱这个体制怎么说呢,还是又回到了儒家上,除非对普世价值超坚定超渴望自由的人会冲破阻碍,还是需要有宗教信仰的,姑且生在中国就是这样,或者准确说汉族就是这个逼样,被汉化的就是这个逼样,抱歉如果你是汉族,我并不想谈民族只是汉族在中国为主体
每个中国人都是房思琪
民主有规矩的社会会让支那人生理上不适应,事实上支人比较原始,就是喜欢无规则下利用统治者特意安排的底层互害漏洞来为自己谋取那点蝇头小利。支人互害,既满足自己,也满足共产党,天造地设的一对,建议锁死。
民主有规矩的社会让支那人生理上不合适,事实上支人比较原始,就是喜欢无规则下利用统治者特意安排的底层互害漏洞来为自己谋取那点蝇头小利。支人互害,既满足自己,也满足共产党,天造地设的一对,建议锁死。
c2h4 🤬不友善用户 回复 caonima111
>>民主有规矩的社会会让生理上不适应,事实上比较原始,就是喜欢无规则下利用统治者特意安排的底层互害漏洞来...


规矩是文明克制的出来的形态,中国人其实要的更多是自由,先自由后民主就像香港人,其实你这么说太分化了,固有的另类维稳,类似你说的这些鸡巴玩意对任何群体都没有伤害性,不存在什么锁不锁的,也不都是反贼为了自由或反共,因为自身发展或环境或欠债什么的,基于一个支点无意义的去放大他过时了
c2h4 🤬不友善用户 回复 caonima111
>>民主有规矩的社会让生理上不合适,事实上比较原始,就是喜欢无规则下利用统治者特意安排的底层互害漏洞来为...


规矩是文明克制的出来的形态,中国人其实要的更多是自由,先自由后民主就像香港人,其实你这么说太分化了,固有的另类维稳,类似你说的这些鸡巴玩意对任何群体都没有伤害性,不存在什么锁不锁的,也不都是反贼为了自由或反共,因为自身发展或环境或欠债什么的,基于一个支点无意义的去放大他过时了
没有物质就转化不了啊,你试试普及转化工具,人均持枪。
>>所以和墙内人对话要十分注意你的遣词造句,否则很容易刺激他们脆弱的神经和冒犯剩之不多的一点尊严。在谈到...


這個類似於魯迅那篇 ‘聰明人、傻子和奴才’ 的文章 你這種說話方式類似於聰明人跟奴才說話 正常人跟奴才說話通常表達方式屬於‘傻子’
我觉得大家都忽略了教育的作用。在家庭中,在学校中,服从性测试极少有谁是不合格的。在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时期,爱国主义,家国情怀之类的教育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全面贯彻”了,并且越来越深入。在网络上也是98%的回音壁,这种情况下还能不爱国的,我觉得真的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绝大部分人根本不能意识到自己是被洗脑的。(悲观的精神世界)

这种情况下不论是再怎样爱思考的人,在这样的教育下都极难诞生反叛的意识,反抗也就无从谈起,组织也不可能成立,告密成风也不是难以理解的事情,真正自由而不被监视的地方只有自己的脑子里。然而在这种体制下教育出来的大多数人,即使在脑子里也是会自我审查的,底层的逻辑已经深深的烙上了什么。
 
就像在关在笼子里的动物意识不到笼子的存在,也不觉得自己失去了自由,反抗的念头甚至一分一秒都没有存在过,它们认为这就是世界的真相。
支那人典型的畏威不威德 在支那生活這種支那人太多了
我觉得污染不了。瑞典是个小国,他们的国民前几天进行了一次公投,大多数瑞典人反对实行全民发基本工资的制度,就是不管工不工作,都发基本工资。
       这要是在盐碱地,普通民众得喜大普奔。茅于轼提议公租房不要修太好,否则会被有权人侵占。这样有理性的的建议却被盐碱地民众骂翻。你就知道盐碱地那地方是什么智商了。
        中国就是傻子多,才让共匪这样的骗子骗你没商量。
搭便车的太多,洼地搞大一统就是彻底没救的。在洼地搞大一统殖民统治,就必然出暴政殖民统治者。
分裂,全部分裂。
中国或者东亚,或者儒家思想其实是一种巨型大家长制。这个和过去的宗族是紧密相关的,宗族有大族长,往下有一家之主,往上就是父母官,再往上就是皇帝。
所以反抗的最高行为是什么,其实是退出,退出家庭退出宗族,退出国家。就现在普通人来说,工作不满意可以辞职,婚姻不幸福可以离婚,当然年轻人可以直接选择不结婚避险,而罢工,相反意味着还想在旧集体内获得利益。
但是中国的大家长国家制却又使得很多时候很多人没有办法退出,那么最后就只能在这个强奸人的社会里,变成一个最强的强奸犯。
在这个大体制里,所有人都是受害者,而更可悲的是绝大多数的受害者又是加害者。因为每个人受着这个体制的害,却还要靠着这个体制的残羹剩饭活着。越清醒的人越痛苦,他们个人的力量很难改变什么,甚至他们的至亲还会为了他们好要求他们服从。而这就是中国几千年政府的存在法理,孝道。
孝父母,孝宗族,孝父母官,孝皇帝,重重服从,重重压迫,一代又一代的人从清醒变得麻木,最终媳妇熬成了婆,从上一代的受害者变成了下一代的加害者。这是制度的恶,和阶级,性别,民族都没有关系。中国人放不下孝,就认识不到个人权利和个人价值,更遑论完成政治启蒙摆脱大家长政府的思想束缚。所以中国至今依旧会有,知足,不做出头鸟,这样看似智慧的老人言,殊不知人要或者这种智慧里,本身就是一种悲哀。
>>我觉得大家都忽略了教育的作用。在家庭中,在学校中,服从性测试极少有谁是不合格的。在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时...


我始终认为中国人作为极权暴政迫害下的当事人,自己完全没有感知是不可能的。事实上我对身边人的观察也是如此。

教育确实发挥了很大的洗脑作用,但我认为其本质还是让人们更方便的自我欺骗。我现实中认识一个人,曾遭铁拳短暂变成了反贼。但是清醒以后他觉得很痛苦,无法接受,于是开始高强度浏览粉红信息自我洗脑,现在变回粉红了,痛苦也缓解了。
中国人有施虐和受虐的双向倾向。主贴所说受暴政压迫而麻痹自我,是受虐一面。而面对更弱者,又有施虐的一面。而且这种体制,也还是提供了一些上升渠道。古时可以考科举进入统治阶层,现在考公务员也有希望进入统治阶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萨格尔王吃冰棒 回复 c2h4 🤬不友善用户
>>这套体系换在日本或美国这个谁都不知道结局如何,中共垮台或国家解体才能拯救人民,其他扯淡,至于后边去中...


我这篇文章其实也讲了中共难垮台的原因了。
1.民众已经适应了暴政,主动推翻的意愿大大降低
2.民众也部分弱化了暴政,破坏了执行力,让暴政对外侵略性降低了,不容易招致他国消灭了

所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加速帝了,不过加速帝如果还是只在摄影棚里指点江山,怕是难成大事了。
话说的的确有道理,就是能不能张口闭口支?
>>我觉得污染不了。瑞典是个小国,他们的国民前几天进行了一次公投,大多数瑞典人反对实行全民发基本工资的制...

在现代监管技术下,只要控制了军权哪个地方中共会管不了?那些有自由思想现代意识的人毫无反抗能力,活的反而比其他人更痛苦。
这种情况好比蒙古灭了南宋,有骨气的要么反抗被杀死,要么郁闷自杀,一代人以后基本上就适应蒙元的统治了
我觉得无关人种,DNA岂是区区几千年就能改变的,从小进行洗脑教育+一代人的时间保管把这个国家控制的服服帖帖的
我觉得主要是儒家洗脑,大家长的观念深入人心,所谓儒法是一家,甚至荀子本身就是一个很偏向法家的儒学者。商鞅发现了君权民权的绝对对立,他的做法就是直接一刀砍死民权,但是这样不够稳,而且缺乏内宣解释,就是单纯的暴政,而儒家很好地弥补了这个短板,并对君权至上进行了包装,可以说儒家就是最早的内宣。
其实共产党洗地的话术就是儒家大家长制的正确性,没有儒家思想的历史传统,大家是接受不能的。我记得有一个东亚和美国儿童的社会实验,结论就是东亚儿童在做选择的时候倾向于听家长的意见,而美国儿童觉得问家长的意见很丢人。所以你说的什么输出暴政是不成立的,在这样的家庭教育下,大家长制是一定会受到西方社会强烈的抵制。而中国人或多或少还是觉得大家长制有一些益处,家长比我们p民懂得多,没有家长制社会就乱了,这不是说逆向合理化,而是他们真的信
西方民主研究了多少年才让百姓开智形成共识?中国知道这些不过百余年,又怎么可能走完西方千年的路?承认差距,认清现实吧
>>我觉得主要是儒家洗脑,大家长的观念深入人心,所谓儒法是一家,甚至荀子本身就是一个很偏向法家的儒学者。...


中国小辈臣服在长辈的威权下本身就是一种逆向合理化的结果。
因为多数情况不是小辈不听长辈导致吃亏而选择听长辈,而是小辈一旦不听长辈就会遭到暴力或冷暴力对待甚至是pua。因此小辈自认为的“家长总比我懂得多”之类的就是逆向合理化的结果。
这也是为什么文革时期小辈对长辈的反噬特别凶狠经常打断爹妈肋骨的原因,在小辈潜意识里爹妈何尝不是暴君?多数情况他们只是不敢反而逆来顺受罢了。

所以说儒家家长制已经给每个人培养了逆向合理化的习惯,让他们对家长的pua到皇帝的暴政都能接受。
>>中国或者东亚,或者儒家思想其实是一种巨型大家长制。这个和过去的宗族是紧密相关的,宗族有大族长,往下有...


说到家长制,我曾经还和一个粉红讨论过这方面的问题。

这个粉红承认中国是专制的,并且指出这是中国的父母官文化,如同家长管束训诫小辈一样。

我问他这样好吗?他说不好。我又问那他为什么要支持家长制与专制?

他说因为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虽然不好但这是中国区别于他国的烙印之一。如果把这些烙印都消除了,中国人虽然会更自由但还是中国人吗?然后他说他不想当黄皮美国人云云。。。。

这人的思想确实很让我无语。
>>说到家长制,我曾经还和一个粉红讨论过这方面的问题。这个粉红承认中国是专制的,并且指出这是中国的父母官...

其实就是东亚版的先祖论,甚至可以说本质是一种神权变体。也就是说中国到现在依旧是一个神权国家,尽管看上去很滑稽,但是应该就是事实了。
写的好。鞭辟入里用字精妙,哈哈很佩服。楼上说不要用“支"这个词,其实问题不在这里,你有更好的字去形容就自己在脑海里替换得了。支性是一种病,楼主描述的是一种现象,无意去辱,如果中国人只是你的一个标签而不是信仰又何必在意呢.
>>我觉得主要是儒家洗脑,大家长的观念深入人心,所谓儒法是一家,甚至荀子本身就是一个很偏向法家的儒学者。...


你看看习猪又在给小孩子洗脑了,尤其是那些非一二线城市的,等这一波长大了,又是一个个小习近平
>>那是必然,如今的支那就是全球第一腐败输出国和第一暴政输出国,也是全球野蛮势力的枢纽,全球最大恶性肿瘤...


不至于吧
关于伪史论,我起初感觉是震惊的,惊奇为什么会有一大批人脑子坏掉了. 但是当我发现 俄乌战争 这一现在正在发生的历史,都出现了记叙完全不同的两个平行世界时,我逐渐的就意识到,原来不是他们脑子坏了 ,而是世界确实分裂出了不同的时间线,产生了不同的宇宙和时空!!!
fk007 🤬不友善用户
不要全部曲解为“支人”如何如何。
在暴政的面前,敢公然反对的毕竟是少数。
西方民主国家有言论自由,批评政府,甚至骂骂领导,一般是不会因言获罪的。
而兲朝,分分钟遭受社会主义的铁拳,所以,绝大多数人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CCP更是默认“论迹不论心”这一现象,只要你们投的全票支持,哪怕一边投票一边在心里操他的娘他也不在乎。
其实我很反感这种说“支人”如何如何的论调,笼子外的动物,对着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指手划脚,说笼子里的动物没自由,有奴性,不懂反抗……有种你进来笼子里试试。
打土共分房产 回复 fk007 🤬不友善用户
>>不要全部曲解为“支人”如何如何。在暴政的面前,敢公然反对的毕竟是少数。西方民主国家有言论自由,批评政...


这个笼子可以说是那些被洗脑的洼地人共同构筑的,所以被洗脑的洼地人既是笼子的栏杆,又是笼子里被关的对象,有点像是拥挤过度后倒下的人墙

清醒者不过就是笼子里被踩踏的一小部分人而已

打破牢笼只要做到一点就可以,就是全部他妈的给我站直了,还记得姜文台词怎么说的么

“都不许跪”

结果你看投票大屏就知道了,全他妈都跪着的“人大代表”
>>中国小辈臣服在长辈的威权下本身就是一种逆向合理化的结果。因为多数情况不是小辈不听长辈导致吃亏而选择听...


差不多,在党国绝大多数个体-家庭-社会-国家其实都是高度一致的,「中国式家长」说直白点就是「习近平式家长」,时时刻刻都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如果子女没有按照自己预想发展,那一定是责任全在外部或者责任全在子女。

社会上基层的CCP绝大多数基本就是基层的习近平,甚至清零时代那些白卫兵比习近平更狠毒。
>>差不多,在党国绝大多数个体-家庭-社会-国家其实都是高度一致的,「中国式家长」说直白点就是「习近平式...


www给你说破防了,我的家长曾因为我没学好语文批评我,然后我做不完作业也被学校批评,随后我有段时间抑郁了,他们就问我,“别人都不抑郁,怎么就你抑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