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路与饮鸩止渴,关于一种疫情发展可能性的分析

根据近期官方喉舌的导向
1.新增感染者人数骤减,转折点似乎已经到来。
2.各地逐渐解除交通控制,回程,复工,开学已经势在必行。
3.出院人数增加,防疫机构似乎已具备一定的治疗控制能力。
且不论这些的真实性和夸张程度,但从导向方面分析,那么一定是在为复工造势。
而我认为这是一场豪赌,以公民的生命健康和社会正常生产秩序为筹码,赌疫情是否再爆发。若赢了,或许能够再大爱无疆,多难兴邦一段有限的时间,若输了,则是恶性程度比起切尔诺贝利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人道主义灾难,社会危机,经济危机。
一、若疫情没有再爆发
这是最理想的情况,无论是对于我等还没有跑路的还是对赵家既得利益者。若没有再爆发,参考SARS的经验,没有被彻底打垮的服务业如餐馆,将有一段上升期。而对于赵家,绑定党和社会生产秩序,大爱无疆多难兴邦,鼓吹英明而必不可少的领导,这次疫情将是绝好的素材。大多数人返回岗位,生活似乎还能勉强继续,只是要降薪,要加班。岁月似乎还能再静好一段时间。
除了那些死难者,那些破碎的家庭,还有就在不远处的次生社会危机:不少企业破产,重组,裁员,减薪大量下岗,失业,乃至春耕推迟,粮食安全不保。
外加以此次疫情为契机,进一步紧缩的政策,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文化。党对于社会的绝对领导会继续增强,对生产秩序的绑定会更加紧密。从关于娱乐和互联网的新规在三月以后推行之类的新闻可以窥见一斑。
二、若疫情再爆发
疫情再爆发的严重性甚至会远超第一次爆发,因为在复工,复市,开学,返程后,人员流动是非常巨大的,群聚甚至会多于正常水平。再爆发后传播的范围,可想而知。更何况病毒反复传染可能会促进其种群的变异,使其拥有更加危险,更加难以防控,更加适应变化的性状。局势将彻底不可收拾。
对于社会的冲击将体现在方方面面,医疗资源彻底枯竭,生产秩序甚至可能瘫痪,城市基本功能停摆,治安瘫痪,民众对于当局本身就受到削弱的信心进一步崩溃,财政亏空空前削弱暴力机器和宣传机器。一切滑向不可挽回,不管是对于谁。
这还仅仅是国内,考虑到国际,声望降低自不必说,世界范围的禁止通航将是对于改革开放后相当依赖外贸的中国经济一次非常的打击。
当然现在整个东亚基本都不能置身事外,除了朝鲜和台湾防控较为及时到位以外,新加坡,韩国,日本本身也不容乐观。
再把情况推向极端,如果真的支爆了,一个如此大体量的拥核的国家崩溃,将会对全世界都产生极大的影响,隔着太平洋看支爆的烟花,恐怕没法那么悠闲。这或许将会是对人类文明的一次巨大挑战,也会对人类历史的进程产生深远的,转折性的影响。
三、我不知道为何决策者有如此的信心进行这样的豪赌,是基于对疫情真实情况的把握,或是不复工维持现状对社会经济的负面影响已经严重到基于理性为达到损失最小化,不得不放手一搏。抑或是根本没有把握真实情况,真的一拍脑袋大手一挥作出的决定?(第三种想想都很离谱,但考虑到一尊哥之前的迷惑行为,暂且纳入考虑范围)
四、关于在此之后,倒车将倒向何方。
空前的网络管制力度,空前的权力集中,空前的1984氛围,对外表现出空前的攻击性……如此种种。
中国会军事管制甚至推行朝鲜模式吗?
不排除可能,但是即使推行了,也绝对不能长久。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已经再也回不去了,无论是热血文革还是朝鲜模式。
朝鲜如此小的国家,依赖中国输血尚且如此苦难,更何况高度依赖财政和经济增长来给维稳机器提供燃料,维持人心相对稳定,并且体量巨大的中国?
所以,即使军管也是饮鸩止渴,最多维持超不过半年,徒增大洪水水位罢了。
四、你我如果还没有跑路成功,能做些什么?
如果疫情没有再爆发,尚且有喘息时间的话,那么加快移民筹备。
并且现在准备囤积应灾物资,以及其他必要生存物资,为应对再爆发后生产治安秩序崩溃做准备。最好还能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进行小规模的自组织自救演练,尽量保全自己,甚至拯救自己珍惜的人。(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推荐考虑偷渡)
五、我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文章多少好像有点支离破碎,逻辑谬误,重复啥的,甚至狗屁不通,请各位轻点拍砖
38
分享 2020-02-22

36 个评论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今天全国只加了31例,是真的控制住了吗?控制住了为什么还在建医院?
我和你观点相同,这是一场豪赌。
但我觉得,赌赢的可能性低于10%。
因为有几个特别客观的因素,我估计以维尼熊的智商是考虑不到的。
1. 现在的数量下降的趋势(无论现在这个数字真实与否,趋势应该是对的),是因为过去一个月时间的这个超长假期,以及各地极其严苛的封城封小区的情况下产生的,故复工之后几乎不可能守住现在的趋势。且因为上周和本周已经开始陆续复工,真正复工之后防疫效果如何,还需要1-2周来见证
2. 民众对于新冠的认知出现了偏差,这种偏差来自过于乐观的数字和过于真实的周边情况的不同所产生的。这种认知偏差之下,会产生主要两种不同的行为:一部分人会过于放松,觉得疫情已经结束,可以撒开了玩了(比如现在大量的老年人,以及没有什么太多危机意识的未成年们);另一部分人则会过于焦虑,因为没有可靠信息供他们去分析,因此只能做最坏打算。这两部分人的两种行为,恰好分别会带来“疫情大爆发”和“复工后经济依旧停滞”两方面最坏结局的叠加。
3. 防护装备的产能问题。现在前线医院还属于匮乏状态,民间的口罩供应已经基本没有了。在这种时候盲目复工,可能一开始还能做到大家都戴口罩上班,但估计过不了两周时间,就会有不少人迫于没有机会买到口罩而铤而走险。
4. 经济恢复增长的纪律非常之低。这方面应该主要来源于外资逃离、债务危机等过去没有解决的灰犀牛的因素叠加。即便疫情过去,经济也是走向萧条。

至于全国军管,可能性为零。维稳力量没有那么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能够全面接管整个中国。如果说接管1-2个大城市是可能的,但全面军管,只能是他们自己的美梦。
文革就更不可能了。

至于对于每个人来说,我觉得除了屯粮保命保财以外,放平心态享受当下吧。多么特别的一次人生体验。只要活下来了,就是胜利。
而且我相信民众组织自救的能力。
土共:只要装作看不到,统计数据造假0增长,病毒就不存在
那種智力的人應該大家都見過吧,,,當沒事就好,如繼續有事,那一定是新的事情,而且是別人的錯
我和你观点相同,这是一场豪赌。但我觉得,赌赢的可能性低于10%。因为有几个特别客观的因素,我估计以维...

很有水平的分析👍
好辦啊,只要不報道,不把數字加上去就=沒有了。
全国军管是不可能,没那么多军队,但全国军队数量不足的地方,维护治安的红袖标们可不会少。同样的理念,认为文革不再来,我也不认可,想当年,蒋介石走的时候,从民国到49年,中国人对民主的认知不会比现在差吧?可结果呢?五年八年,在五十年代中期就成了什么样子?再到十年后,六十年代中期又是什么样子?

近的不提,远一点的伊朗,网上有一张女子照片,短短十年二十年,衣服装束的变化有多大?

十年前,有谁会觉得中国会退步倒车到五年前的样子?三年前的样子?有谁会想到中国在2019年时的意识形态?可这些都被接受下来了。
我还是那句话,现在要判断还早。

为什么?

第一批反城人员还没有开始上班(下周开始上班)

而真正意义上的大人流,也就是农民工,还没有反城。

土共确实实在赌,赌气温上去之后会不会能压制住病毒。现在看新加坡的形势,即使气温无法完全抑制传染,似乎至少可以大大降低传染的速度。

地方政府控制返程人流其实也是这个目的,想拖到天热,以时间换空间。

所以现在比较明确的就是3月会是个关键,一方面之前反城的人员开始复工,另一方面农民工也开始回来了。

是否爆发,就看所谓14天到底能筛选掉多少人了。
没办法了,中共要吸血,再不开工,大多数企业就要倒闭了,这怎么能行,只能让韭菜去死了。
還有另一個可能,就是復工出現疫情之後民眾再度陷入恐慌,自覺抵制復工,中國不可避免地進入長期蕭條

實際上,最近推動的復工效果並不理想,各地的不合作是重要原因
https://finance.sina. cn/2020-02-20/detail-iimxxstf3093195.d.html
停工、停业、停产,封村、封路、封小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国经济几近停摆。

第一难:审批难,有的地方复工要准备21份材料

有江苏的企业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所在的园区大约有700家企业,到2月18日,拿到复工批准的一共还不到30家,复工率仅4%。

第二难:人员到岗难,复工企业员工到岗率普遍不足50%

“现在省里的人员通行政策是放开了,但真正的责任都压到了一线的村委、社区身上,他们是不让放人的。”南昌赣江新区某组团内部人士坦言,2月18日有一家年前有400工人的企业报备复工,而复工人数仅有150人。

“我们说派车去乡镇接员工复工,乡镇工作人员却称车辆进不来,即便车辆进去了,最后也出不来。”这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未复工的250人大部分来自江西上饶、九江、丰城等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这些地方乡镇还是不敢放人。”

第三难:防疫物资保障难,只能各显神通

第四难:疫情责任承担难,急需设立特种保险

一家国有企业的高管坦陈,复工风险大,先不说企业负责人的法律责任,如果有员工感染患病去世,很可能要面临每人两三百万的赔偿金额。“公司现在对全员复工还是比较谨慎。”

第五难:产业上下游配套难,急需畅通物流,打通产业链

食用油生产的副产品之一是豆粕,用于饲料生产。但现在物流断了,他们供不了货,而湖北不少养殖企业现在很艰难,养殖场买不到饲料,很难熬,“鸡都只能喝水了。”

第六难:现金流难,需要金融财税齐发力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朱武祥调研了995家小微企业,结果发现,34%的企业称它们只能维持一个月,33%的企业可以维持两个月,近18%的企业可以维持三个月。
還有另一個可能,就是復工出現疫情之後民眾再度陷入恐慌,自覺抵制復工,中國不可避免地進入長期蕭條實際上...

几个月不开工,效益再怎么好的企业也得完蛋的,开工就感染,哈哈。
1.最好的结果,中共赌的是COVID-19死亡率不高,湖北省外医疗资源足够的情况下可以不超过1%,加上对统计数据操纵和舆论引导加封锁,可以让人觉得就是严重一点的流感,逐步淡化影响,只要感染人数缓慢增长,不出现大爆发,能撑到特效药和疫苗出现就是胜利,这是中共最理想的结果。
2.目前的情况没有更多选择,中共的没有选择,继续严控不复工不能彻底消灭病毒,而不复工只会加剧社会矛盾,社会的停摆造成的影响比疫情严重得多,现在谁也无法确定后面是缓慢增长还是忽然爆发,还要看后续管控的执行效果,所以这步棋只能这样走。
3.最大的风险是造成大流行,目前民众在舆论引导下虚假的乐观心理,会严重减弱管控效果,洗手和不群集这种重要防疫方式会极大削弱。另外防疫物资不足是硬伤,无法解决,口罩产量如何增长也不能满足全中国的需求,从原先建议至少佩戴外科口罩到现在建议普通口罩,就是为了弱化口罩产能不足的政治影响,中共明白能防一点就足够,有效防护根本不可能实现。
4.有了武汉封城后的经验,中共看穿了韭菜们健忘胆怯的本性,就算大流行又如何,死1%的人又如何,能比饿死3000万人更严重吗?再大的怨恨也会被时间消磨,只要舆论抓得紧,黑的能洗成白的,韭菜们迟早会认为千错万错不是政府的错,都怪病毒。
我觉得是赌不赢的。这个病毒的传染性这么强。哪怕有一个漏网之鱼。那么都能掀起惊涛骇浪。更别说现在是束手无策。
我看今天微博上的新闻说浙江第一批疫苗通过实验产生抗体了
之前有人说过,当派两个政法系统的官员去湖北,就意味着去维稳保政权,而不是去拯救人民的。
2月3号就督促地方赶紧复工,现在修改疫情数据,已经做好决定了,一切都是为了复工。
继续停工,两三个月,小中企业基本死一半,银行,债券,信托等金融风险爆发,经济重创,基本上失业,倒闭,社会动荡,维尼的声望受损,党内有人借民意反对,基本上权利被削弱妥妥的。
马上复工,经济启动,留住外资,保障基本民生产业运行,社会稳定的基本条件。疫情扩散,死亡率可以接受,并且多数是老人,并且他们肯定知道,以这个病毒感染性,扩散只是时间问题,长痛不如短痛。有武汉前车之鉴,各地已经有所防备,隔离场地都在修,自信可以应对,他们从来都不缺自信的。
警察,武警,军队已经做好防护,可怜前线的医生,口罩都没。枪杆子没事,就算到时人民闹,得病的人能掀起多大的浪。没组织的圬合之众从来都不是威胁。
威胁只在党内,就像当年大跃进之后,毛泽东被削弱,刘少奇等上来,只好搞文革,阶级斗争,一说有阶级敌人,要保政权,朝中元老都点头同意他的政策。
所以就怕没敌人,就怕背锅。
当然疫情发展人决定不了。未来如何,难估计。
全国军管是不可能,没那么多军队,但全国军队数量不足的地方,维护治安的红袖标们可不会少。同样的理念,认...


是的,怎么能接受这种变化?就是接受了。看伊朗的变化,觉得社会怎么能这么倒退?结果还真的让大家亲眼看见亲身体会到,就能这么开倒车,就能倒得这么快。因为外行领导内行、因为压制言论自由而疫情爆发,因为疫情而进一步压制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循环。

当代中青年没有碰到过战争、饥荒、文革这些大事,误以为和平、经济发展、社会进步都是天然的,经济发展带来更多的权利和自由都是天然的。这回让大家也亲历一把历史。
1.,中共赌的是COVID-19死亡率不高,湖北省外医疗资源足够的情况下可以不超过1%,加上对统计数...

COVID-19死亡率高不高,得分两种情况,一个情况是能得到治疗,死亡率估计就能控制在10%以下,另一个情况是拿不到床位,普通家庭连氧气瓶都没有,一个呼吸衰竭症状就撒手人寰了。这还是没有其他疾病、并发症的情况下预计的。再观萨斯,这个病好了应该也有不可逆的肺纤维化后遗症,后半辈子毁一半,这些人都会变成反共的定时炸弹(照现在隐瞒的感染人数)中共以后也没多少安乐日子过,除非他们都死了
COVID-19死亡率高不高,得分两种情况,一个情况是能得到治疗,死亡率估计就能控制在10%以下,另...

额,你这个数字……所谓死亡率是指死亡人数/被感染人数。

现在除了湖北,各地的死亡率都不足1%。

顺便说一句,sars确实留下了一批后遗症患者,然而并没有变成中共的炸弹哦。

行动都已不便。劳动力都不全……用什么炸哦……
COVID-19死亡率高不高,得分两种情况,一个情况是能得到治疗,死亡率估计就能控制在10%以下,另...
我统计过数据,湖北以外大概在8%的重症率,比湖北内低一半,只要在轻症时及时治疗,恶化到重症概率不高,如果不出现局部大爆发挤兑医疗资源,就只会缓慢发展。如果出现局部大爆发,中共会用局部封锁这种手段抑制。走完复工这步后面的变数很多,但中共智囊团已经考虑到各种可能和对策,从舆论引导可以看出脉络。中共手握404这等大杀器,就算这次事件打击很大,反贼可以在重灾区收获更多战友,但毕其功于一役是不可能的。前路漫漫,民智未开,大清就亡不了。
额,你这个数字……所谓死亡率是指死亡人数/被感染人数。现在除了湖北,各地的死亡率都不足1%。顺便说一...

现在的感染人数作假是没争议的,还有中共发布了去年的传染病数据,比去年多了100万人次,数据作假一个环节没跟上都穿帮了。你说的死亡率1%都是除湖北外了,但强行复工下造成大流行的死亡率呢?全国象湖北一样医疗瘫痪又不是没可能。现在的感染人数都是sars的十几倍起跳了,要真应了大流行的情况,那么感染人数将是sars的百倍起跳了,你想想到时近几十万的后遗病人去上访是什么局面。身体上长期的难受,三言两语洗脑就能哄住了吗。为什么上访?强行复工又不计入工伤那条,后续经济变差没钱治疗续命,就会来个揽炒。
還有另一個可能,就是復工出現疫情之後民眾再度陷入恐慌,自覺抵制復工,中國不可避免地進入長期蕭條實際上...
上头把压力仍给了地方官员,即要保经济又要抓防疫,一边做好了可能升官,一边做不好肯定丢官,大部分只能保守起见。后面的复工肯定一波三折,中央三令五申要复工,下面担惊受怕。
现在的感染人数作假是没争议的,还有中共发布了去年的传染病数据,比去年多了100万人次,数据作假一个环...

感染人数我不怕假,死亡人数做假才可怕,但从国外数据来看确实不高。我说的是赌死亡率,是因为病毒只要不变异,毒性会降低,伴随死亡率下降。SARS千倍起跳也就300万,再死30000人,重症30万后遗症用医保报销就可以打发了,羊毛出在羊身上。能局部封锁就不会造成真正的全国大流行,这点中共制度上有优势,美国大流行的根源就是死亡率太低,使民众不在意,和民众管不住。
现在的感染人数作假是没争议的,还有中共发布了去年的传染病数据,比去年多了100万人次,数据作假一个环...


没有死的人也能算进死亡率么?

你说大爆发,也只能等大爆发之后再来计算对吧。

不要先做一个假设再给自己找证据,要先有证据,然后去推断。
事实是什么呢?

第一波返城潮到现在,也已经马上要14天了,我们不管土共公布的数字如何。各地医疗体系都没有出现溃败的情况(即使是大量医疗资源已经输出到武汉的情况下)。

我们都很清楚为什么武汉的死亡率高,是因为患者太多,一下子击溃了整个医疗体系。只要医疗体系不垮,死亡率是非常低的。

3月以后会不会有大爆发?不知道,但想要击溃地方的医疗体系,零碎的1例2例确诊是没用的,只要也要像韩国一样一天上百例这样,出现在多地,才会有威胁力。

但现在我并没有看到任何可能引发这样的爆发的证据。
兩害相權取其輕,繼續停工,疫情能夠進一步控制,但是經濟扛不住;提前復工,本已有所緩解的疫情必然面臨爆發的風險,但是經濟上的困局也許能有所改善。經濟垮了,統治也就不復存在;疫情擴散,頂多多死些韭菜,孰輕孰重,自然顯而易見。至於那些說疫情控制住的,為何兩會要推遲呢?
全国军管是不可能,没那么多军队,但全国军队数量不足的地方,维护治安的红袖标们可不会少。同样的理念,认...

赞同,军管不需要军队,红卫兵即可,解放初期的人都是从民国走过来,但是当中就完全被洗脑了
還有另一個可能,就是復工出現疫情之後民眾再度陷入恐慌,自覺抵制復工,中國不可避免地進入長期蕭條實際上...

珠三角大省已经在出台鼓励性政策支援复工,各民营私企也在准备抢滩
分析中国问题一定要用共产党那套逻辑
我也认为是一场赌博,共产党比谁都清楚信仰人民币的群众一旦吃不上饭会要了他们的老命
珠三角大省已经在出台鼓励性政策支援复工,各民营私企也在准备抢滩

仔細看一下我引用的文章,現在是經濟發達地區搶人,但疫情嚴重的地區不放人進出😀
事实是什么呢?第一波返城潮到现在,也已经马上要14天了,我们不管土共公布的数字如何。各地医疗体系都没...

从目前传出的消息看,病毒已经有了变异,武汉死的多,应当还有另外的原因,可能很大程度上和病毒的代有关,早先的病毒可能易杀死人,但后期的病毒被发现可能躲进消化系统而不止于呼吸系统,还能冬眠躲过核酸检验。

死亡率高,这个也许从另外的角度看对治国者不会是坏事,死了也就一了白了,但传染性高,死亡率低却又没有根治的药,会占有家庭资源和医疗资源,也就没有一了白了的问题,对老百姓来说这是可怕的,会耗尽中低层老百姓的一切,这个大概就是病毒进化之后带来的现实。随着复工推进,我觉得低死亡率高传染率,也就是让你死不了但活着不痛快还要依靠家人拖累家人,这会成为不少家庭的现实。
首先……现在确诊以后是免费治疗的……,不存在耗尽老百姓一切的问题。

其次,有关假阴的问题,现在主要出现在邮轮的case,日方的官方回应是“这些人的报告都还没出来”,但我更倾向于这些人没有按照规程做3次检测。

第三,复发的问题。现在还无法确认究竟是复发还是二次感染。因为国外并没有爆出一例复发的case,总不能说只有中国人才会复发吧?
首先……现在确诊以后是免费治疗的……,不存在耗尽老百姓一切的问题。其次,有关假阴的问题,现在主要出现...

你这个假设不怎么全面。

免费治疗前提是确诊,但是不是一定能及时确诊?这个要打个问号。
耗尽老百姓的一切,除了在医疗上花钱,吃饭生活买口罩也是花钱的。那么如果一个三口之家一人被确诊,事实上带来的结果就是三人甚至多个亲属全部要隔离,也就意味着至少半个月不能工作,没有工资,而一旦确诊,三口之家基本上就不会有工资方面的收入来源,只能吃老本存款。治疗费和药费也许在一段时间后确诊免除了,但每日三餐?口罩卫生纸?洗澡换衣服?手机上网费?房贷车贷?房租水电?
中外都是人,但不同国情下,人也是不一样的。复发和二次感染在某个意义上说,并不重要,因为治好后不再生病就意味着安全,因此复发和二次感染至少意味着人仍旧处于危险中,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对其它人。一个出院的人,并不意味着他还能马上上工,继续挣钱,继续养家。
dvie 观察
捂上人民的眼睛,赌上嘴和耳朵。切断人民的通讯网络。数据是中共说多少就多少,是它可控的。都是为保政权服务。
听天由命是一般人深入骨髓的观念。如有基本常识,对于近年来的公共事件并未引发社会震动就是镜子。所以说止与暴在神州都会被13亿人接受,这就是现实。逃离是唯一路径!
从目前传出的消息看,病毒已经有了变异,武汉死的多,应当还有另外的原因,可能很大程度上和病毒的代有关,...

我个人认为,武汉的死亡率高,是因为感染人数瞒报的比例太大,死亡人数瞒报的比例相对小不少
我看今天微博上的新闻说浙江第一批疫苗通过实验产生抗体了

實驗啊!拿多少人命去換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迫真民小,温和派中国人,绝对反感种族屠杀等反人类言论,纳粹分子请不要理会我,把我当作本质爱支小废物好了(笑)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09
  • 浏览: 9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