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共者最终几乎都会走向悲观,而这种悲观的根源在于个人与系统的对抗

这篇文章我决定使用简体中文书写,因为我希望处于水深火热的大陆人民能够更流畅地阅读本文。当然,香港、台湾的朋友也值得一看,具体的原因我会在文中讲到。


首先,我们要问自己:反共的目的是什么?我想,除了极少部分胸怀解放全中国、全人类的潜在伟人,大部分人反共只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

生活,无非是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

物质生活上,我们被共产党的权贵们剥削,导致努力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过去十几年由于贷款经济的兴起,导致我们大部分人都身背巨额贷款,每天疲于奔命,沦为韭菜。
精神生活上,我们没有自由表达的权利,无法自由地结社,没有选举与被选举的权利,人生的价值无法实现,从而导致精神生活无法得到满足。

所以我们走上了反共的道路。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大部分人最终都产生了悲观的情绪,大部分人都迷失了自我。我常常反思这个问题,我思考的答案是,个人或者一群人终究是渺小的,无法对抗整个系统或者体制。

举例说明。

台湾自解严以来,实现了快速的发展,民主政治水平空前提高,台湾人的自我满足感、自我认同感越来越强,但是台湾人始终受制于中国共产党的威胁。这种威胁是实实在在的。台湾人以为,台湾已经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但实际上它始终被中共绑定在同一辆战车上,绑定在一个中国的框架内。许多人讨论的焦点始终在于台湾独立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可以的,但是我清楚地认识到,这个问题根本是没有讨论的空间的,因为在中共组织的牌局里,台湾是没有自由下场的机会的,只能被迫玩到底。

再看香港,从空前的繁荣到空前的衰退,这种改变一样是中共系统性作用的结果。在20多年中,香港人就算抗争了无数次,都无法扭转这个局势。香港同样是被强制捆绑在中共的系统中,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因此,我们看到,哪怕2019年爆发了浩浩荡荡的反送中运动,哪怕这场运动是香港全民心声的表达(香港总共700万人口,高达200万人同时上街。区议会选举中,民主派获选率高达87%),但是中共依然我行我素,不为所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依然在位,年薪高达64万美元(美国总统年薪只有40万美元)。这实际上就是在清楚地表明,香港人只有被迫接受的份,没有其他选项。

再看如今的朝鲜,尽管采取了高压统治,尽管闭关锁国,尽管每年都有脱北者,但是我们发现,朝鲜的内部统治依然稳定。朝鲜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样板,让我们清楚地认识到体制运行的效果。这种效果就是,只要保证了体系依然存在即可,其他并不重要。每个人就像一颗螺丝钉,就像猪圈里的猪,安安稳稳地过完这一生即可。

读到这里,很多人就会愤懑不平:那我们这些人算什么?恭喜你,你开始触及到问题的本质了。为什么你会发现你周围的人都不理解你?为什么你觉得你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为什么周围人都认为你很极端?排除你真的是一个极端分子,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其实你才是异类。系统或者体制当中的人都是接受这种体制的,而你无法接受,因此你不适合这个体制,但也只有你,还有其他反共人士,并没有其他人。他们都认为这个体制很好。读到这里,你可能又不服气:那香港人算什么呢?别急,听我接着讲下去。

我们还是以朝鲜为例。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都觉得朝鲜人是一群被洗脑洗到残废的人,已经丧失思考能力,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不管独裁者如何洗脑,只要脑控或者记忆消除之类的黑科技没有问世,人始终存在自己的思想,始终会和其他体制进行比较,所以大部分人是很清楚自己所在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参考毛泽东时期的中国人)。而且朝鲜为了保证政权的存续,必须发展生产力,必须发展教育、开展经济活动,不然长期与世隔绝的后果一样是政权的消亡(参考大清王朝)。所以朝鲜事实上也是存在外语的学习,也存在各种书籍,朝鲜人一样会被派出国,朝鲜导游会接待来自各国的旅客(旅游业是朝鲜非常重要的外汇来源),而这些导游不但外语流利,也清楚朝鲜以外的世界的面貌。所以,我们不可以简单认为朝鲜人就是一群白痴。

正因为朝鲜人不是白痴,朝鲜人日常生活对于金氏政权的态度和中国人对待中共政权其实是差不多的:没得选,只能接受,但求共产党不要太残暴就行。所以在这种背景下,每年都有很多脱北者。实际上,脱北者的存在是对金氏政权的打击吗?未必。金氏政权的逻辑也很简单:你们这些受不了的人,你们跑你们的,只要你愿意付出代价(比如死在逃跑的路上),剩下的人不跑就行了,我的统治照样继续。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这就是中共给反共者的选择:要么离开,要么乖乖留下当韭菜,只要韭菜足够多,哪怕出去数百万人,它也是无所谓的。而大多数反共者恰恰缺乏移民离开的条件,只能继续留在中国,继续忍受中共的统治,继续忍受煎熬。

当然,体制不会容忍大批量地离开,这会严重打击政权的生存力。体制会想办法保证基本的生活水平,以致于人们愿意留下,但是又不会暴力反抗。这就是常常有人说的“共产党给了我们饭吃,给了我们衣穿,给了我们各种自由,给了我们经济发展”。虽然在你看来是不可理喻的逻辑,但是在他们看来,这种逻辑是十分正确的,因为体制确实保证了最低下限,以维持基本的发展水平。而上限,自然被权贵们拿走了。

在处理香港问题上,中共的策略是一样的:哪怕港人和美国政府以让香港变臭港作为威胁,中共依然无所谓。它就是笃定香港人不会走,只会留下,除非香港人真的大批大批地离开,它才考虑改善政策,可是你们看到大量香港人离开了吗?除了黄之锋等学生领袖坚持留下,还坐了牢,跑路的学生领袖不少。李嘉诚作为大富商,也早就跑路了。虽然很多香港人持有他国护照,但是总体而言,不愿意离开的居多。从某种意义来说,香港的勇武派的行为其实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还给了中共对内洗脑的素材:镇压暴徒十分合理。

所以这些不愿意离开的反共者往往需要借助外部力量。

比如美国,他们总是幻想美国会通过各种手段打压共产党以解放他们。但是他们往往不知道,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实际上一直欢迎中共体制,美国总统卡特和邓小平更是达成了默契。世界各国都很欣赏中共对劳动力的管理,既廉价,工作效率又高。毛泽东遗留下的工业体系确实非常健全,以邓小平为代表的权贵们做一个大地主、大买办,就可以躺着挣钱了。当年洪秀全搞太平天国运动的时候,明明洪秀全打着基督教的旗号,明明洪秀全的大使对洋人更尊敬、更文明、更接受资本主义,为什么列强还是要维护清政府的统治?因为有一个稳定的清政府做傀儡,乖乖地为列强们进贡,才是列强的主要利益。不过,美国在这次肺炎中损失惨重,供应链被掐断,加上川普一直以来主张维护美国利益,这次肺炎应该会是一个大变数,美国会改变它长期的策略。

前面说到台湾的问题,就以美国而言,一样也是把台湾作为筹码,外交关系上也只与其中一个建交,而不会同时建交。美国原来是同中华民国建交,后来就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再后来联合国等也都踢出去了。当然,目前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是只与大陆或者台湾建交其中一个,这也是整个国际的考量,说到底,中共所占据的大陆占据主导权,台湾只能陪玩。什么时候美国同时跟大陆和台湾建交了,台湾才算真的硬气了。


另外就是我最近在品葱上看到一个人,他发了一篇文章谈逻辑,大概就是说要透过表象看本质,要采取更好的方法。结果他的方法,就是呼吁美国政府对广东实行特别优待,使得广东成为一个自然而然的反共中心,那么大粤国就自然成立了。这种想法不能说脱离现实,但是显然他没有理解美国做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就像每天都有各种白宫请愿签名如火如荼地开展,仿佛美国真的是世界警察,但美国还真的不会太当回事儿。

0.9乘以0.9等于0.18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772


还有一种心态就是希望随着中共的衰弱,国内出现民变、兵变,从而爆发革命,最终获得解放。但是各位,请真的问问自己,真到了那个时候,你的想法是怎样的?你高兴起来吗?从品葱和其他各种反共群聊来看,虽然大部人嘴上说希望赶紧爆发革命,各种加速,但是真到那时,又害怕自己死无葬身之地,或者财产全无,或者又上台一个新独裁者,或者这个独裁者就是张献忠。总而言之,他们是害怕的。就像我一开始说的,大部分人反共只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兵荒马乱的年代,真的是比现在还好吗?安史之乱的后果是什么?讽刺的是,他们整天说岁静们害怕革命会破坏生活从而拒绝反共,可他们自己也是一样。不过,我并不是否定革命,该来的时候谁都挡不住,我只是在分析心态和结果。

所以说来说去,反共者的选择只有跑路。可是跑路是何其难也!最稳妥的是移民,而移民最稳妥的是留学,我想,不要说全中国的反共者,就是品葱上的反共者,能做到的人都非常有限。技术移民之类的同样渺茫。大部人只能走政治庇护和偷渡,可政治庇护现在也难拿,于是只有偷渡。我不止一次地看到有人说“就算偷渡也要出去”,可是大家再想想自己反共的目的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偷渡出去值得吗?冒着生命的危险,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甚至不太会说英语,那反倒不如留在国内当一个韭菜,虽然精神不自由,但是生活品质也比过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强多了吧?

以上就是反共者悲观的起源,如何能不悲观呢?反共大业到了最后,无非是想移民与不能移民的纠结,在纠结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文末补一个台独教父史明的案例。

史明是极端台独分子,认为台湾人从未独立建国,郑成功等政权都是殖民政权,自然对国民党政权也恨之入骨。年轻的时候组织刺杀蒋介石,东窗事发,跑路日本。在东京一边开店,一边宣传台独主张,并提供资金支持。期间写成《台湾人四百年史》。但是台独渗透活动最终没有太大成效。后来在曲折中回到台湾,台湾那时慢慢开始走向民主体制。后来支持陈水扁选总统,支持民进党,但也仅此而已。我们都知道民进党如今也只是假台独。2019年,史明以百岁高龄辞世。

史明早年为了颠覆国民党政权,不惜成为共产党员,在共产党的指导下从事渗透颠覆活动。为了不被和一起共事的共产党女特务拖累,动了结扎手术。当然,史明最后也看清了共产党的真面目,认为搞台独不能靠共产党,后来自己单干。

史明的故事告诉我们,即便是真枪实干的热血革命家,也难以敌过体制的惯性。史明的轨迹和孙中山十分相似,但是史明的一生无法取得孙中山的革命成就,抱憾终生。我想用史明的案例告诉那些跟我说只是因为那些反共人士不够坚定、不够热血、不够决绝,反正我看来看去,只发现跑路是共同归宿。
94
分享 2020-04-14

78 个评论

不是反共了才悲觀,是悲觀了才反共
如果你樂觀,那我們國家現在非常强盛,空前盛世!來,做小粉紅吧
或者你不滿政府,那樂觀一點,中共還可以改變。來,加入改革派大軍吧
……但是你沒選擇這些,你選擇了「革命」「期待外力」「移民」這些悲觀的做法,因爲你對中共不報一切希望,因爲你悲觀
我也悲觀,我也覺得不應該對中共保有任何希望,所以我覺得這沒錯

偷渡出去值得吗?冒着生命的危险,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甚至不太会说英语,那反倒不如留在国内当一个韭菜,虽然精神不自由,但是生活品质也比过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强多了吧?

精神不自由,就沒有生活品質可言了
所謂的生活品質是需要精神去感受的
你這番話,難以苟同
你高兴起来吗?从品葱和其他各种反共群聊来看,虽然大部人嘴上说希望赶紧爆发革命,各种加速,但是真到那时,又害怕自己死无葬身之地,或者财产全无,或者又上台一个新独裁者,或者这个独裁者就是张献忠。总而言之,他们是害怕的。就像我一开始说的,大部分人反共只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害怕新的獨裁者是因爲覺得自己和戰友們的反共之戰功虧一簣了,又要重新開始,那當然是最可怕的
財產全無,或者死無葬身之地,我沒看到品蔥有人這麽説話過。説實話,死無葬身之地在字面意思上并不可怕,死了就什麽都不怕了
我在文中已經以朝鮮爲例,如果真的按照你說的自由更寶貴,離開自由的生活不算生活,那怎麽朝鮮境内還有幾千萬人在那裏?怎麽沒全部脫北?怎麽沒就地自殺?真的是因爲那些人不知道自由的寶貴嗎?説白了,大多數人一輩子連自己的家鄉都沒出去過,還談什麽出國跑路。現在中國大陸的人們不也一樣?難道真的是他們不要自由嗎?其實只是你或者我認爲自由是很重要的罷了,對他們來説是可有可無的,看得沒那麽重要。
所以说本站反复强调不得讨论自杀——否则这可能是所有讨论所导向的必然结论。
去留肝胆两昆仑。

如果你只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那么尽量移民吧,天地之大,何处不能容身。

——————————————————————————————————

如果你不能仅仅靠“反共”这件事情就获得乐趣,那么你还不是一个彻底的反贼。

从最微小的事情做起,抓住每一次机会,在每一个细小的环节上,尝试带来一点点混乱与伤害。

不要为了所谓的“理想“、“追求”或者具体的物质利益来做这些事情。

要为了自己开心来做。

——————————————————————————————————

如果你是一个无神论者,那么“开心”就是很好的理由。

或者,你可以凭借着更高的召唤,心无牵挂、泰然自若地去使用一切手段来破坏这个系统。

——————————————————————————————————

反贼中最为天赋卓越的人,终有一日会把“反共”里面的“共”字都去掉。

与一切压迫人、异化人的“系统”为敌。
我在文中已經以朝鮮爲例,如果真的按照你說的自由更寶貴,離開自由的生活不算生活,那怎麽朝鮮境内還有幾千...

是的,他們不知道,因爲他們沒經歷過
很多先天性失明失聰的人并不會特別介意自己的殘疾,反而是後天殘疾的人更加痛苦
人類有四肢,才覺得蛇沒有四肢是神對它的懲罰。但人類從沒有過六肢,卻也沒覺得自己比昆蟲虧了多少。因爲人類以爲蛇憧憬自己也有的四肢,但人類自己沒有過六肢,所以也不會憧憬昆蟲
類似的,如果你從沒體驗過自由,你就不會憧憬自由
正如你不憧憬觸角、第三對肢體或者尾巴一樣
之所以悲观是因为本身条件上就处于弱势向死一方。条件就没根本上让你好过,你要是运气好一开始何必反共浪费力气呢??坐在前人创建的北洋民国不好吗??当人本身就是噩运。寿命低,生命轨迹上必定条件上向生命终结一途前进。你要还是人,就注定如其他高等级生物差距巨大。所谓的神就是高维度生物,你无法看见他们的全貌,但是能感受他们。所以,赶紧把本文作者早已被红农收买的畜生,拿上红农们的餐桌上吧。
顺便,我要提醒各位葱油一件事——虽然你们可能都知道。

——————————————————————————

共匪当年那帮领头的人,全都不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

他们基本上都是当时的Winner、二代。

所以校长没办法买通他们。

——————————————————————————

如果我们认定自己仅仅是为了过上好生活而反,那还谈什么。

格局都比不上共匪,怎么能赢得了。
听过一颗马蹄钉的故事吗?
"失了一颗铁钉, 丢了一只马蹄铁; 丢了一只马蹄铁, 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 损了一位国王; 损了一位国王, 输了一场战争; 输了一场战争, 亡了一个帝国。"


听过阿喀琉斯之踵的传说吗?
阿喀琉斯,是凡人英雄珀琉斯和海洋女神忒提斯的爱子。忒提斯为了让儿子炼成“金钟罩”,在他刚出生时就将其倒提着浸进冥河。遗憾的是,阿喀琉斯被母亲捏住的脚后跟却不慎露在水外,在全身留下了唯一一处“死穴”。后来,阿喀琉斯被帕里斯一箭射中脚踝而死去。

个人对系统并非不可战胜

我现在已经放弃理性反共了。人的理性太有局限性了。

如果非要保留一点理性的话,个人对抗系统,唯一能用的就是『超限战』



马太福音
21:21 耶稣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不疑惑、不但能行无花果树上所行的事、就是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也必成就。
21:22 你们祷告、无论求甚么、只要信、就必得着。


经上说,只要信,就必得着
像我反共又反支就很开心
去留肝胆两昆仑。如果你只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那么尽量移民吧,天地之大,何处不能容身。—————...


你说的那种人就是我说的那种天生反骨、潜在伟人,但是至少要把目前的反共者剔除掉80%,剩下的20%还要剔除一大部分软骨头。

当年89年跑路了一批,剩下的也就那么回事了。人,无非就那么回事。像孙中山和毛泽东那么狂热的人,全中国有几个?而且,不是光靠狂热就能实现目标,还要有智慧。
你说的那种人就是我说的那种天生反骨、潜在伟人,但是至少要把目前的反共者剔除掉80%,剩下的20%还要...


共匪在南湖开会的时候,才几个人?要用魔法打败魔法,用列宁党的手段打败列宁党。

“软骨头”、“岁静”能帮一点是一点,帮不了也无妨,不告密就很好。

说到底,造反关键是靠一小撮 Psychopath.
共匪在南湖开会的时候,才几个人?要用魔法打败魔法,用列宁党的手段打败列宁党。“软骨头”、“岁静”能帮...


那不就完了,剩下的人还不是只能按照我文章里说的,除了忍耐和跑路,还有什么呢?最多到时候各地有点动静,也加入什么组织干干,其他还想什么心思呢?现在那一小撮人毕竟还没出头,自然无从谈起。
是的,我很渺小,只求不被迫害。

但是,事到如今,我躲在地球的另一侧,照样被习肺炎侵蚀,反中共就成了拯救全人类的大业,我说的是反中共,而不是反其他国家的共,其他国家的共也就类似一个专制国家,它的危害性也就和那些非民主国家一样而已。只有中共是剧毒,如同肝癌,朝鲜这种是前列腺癌,不会扩散到全身的那种。

至于剩下3个共,说得重一点也就是脚气、白癜风?总之危害全身是不可能的。

所以,专心反中共,反习杂种,呀呀呀呀,我呸!
能够成为反贼的人都是有独立思考和人格的人,是有良知的人,但是一旦你具备了独立思考能力,也就不同于芸芸众生,你会不断探索和思考,也会发现世界远不够完美,无论在国内还是美国。

在墙国里更是让人难以自由呼吸,却还要面对周围无数高唱赞歌的乌合之众,因此不可避免地走向悲观。
香港人不是还在抗争吗?去帮助香港人啊?不要太孤立主义了。
粉蛆经常用来嘲笑反贼一个词叫”螳臂当车”,确实他们说的没错,在这种大的令人绝望的实力对比下我觉得我这有生之年几乎看不到天亮的时刻,我心中甚至做了最坏的预估,中共这个政权很可能会如历史一个又一个大一统王朝像明清那样存续两三百年甚至更久,不仅我这辈子看不到中国民主的那一天,甚至我的子辈孙辈都看不到。

但就像秦晖说的,人类不是一个共脑人的结构,追求自由是每个人的天性,反人性的制度终将灭亡,只是或早或晚,我可不想我的后人看到我留下的记录时会觉得他的先祖心甘情愿的想当一个奴才,人生只有一次,我更不想把我这一辈子活成粉蛆那种行尸走肉的废物或是弱肉强食的畜生,这个意义,由个人上升到你所归属的共同体来讲也是如此,没错,从70年前那场战败以后所有的抗争几乎都是在“螳臂当车”,但“螳臂当车”可不总是贬义词,张煌言写过一首绝命诗“不堪百折播孤臣,一望苍茫九死身。独挽龙髯空问鼎,姑留螳臂强当轮”,我肯定没有张公那样决然赴死的勇气,但至少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尽可能的用哪怕是刷推特上品葱这种非常不堪的方式去表明态度留下一个记录,作为一个汉人,我看清朝史料的时候,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在从乾隆到道光这中间很长的时期里你几乎找不到多少还明确残存有反清汉族意识的文字了,这仿佛就在告诉你,你的祖先已经认命投降自甘为奴了,虽然心中可以自我安慰说这是因为恐怖文字狱的压迫和恐吓,是大规模的删灭和无孔不入的洗脑所致,但它确实就是没有了,没有了,在后世辩论的时候 在这段历史时期里 你拿不出多少可以支撑你观点的证据了,未来的历史考古学 肯定会把现在的电子信息记录当成这个时代的史料去分析研究,难道我们要把这一代的汉字历史话语权去白白让给那些粉红畜生和专制的奴隶吗?
让国内的反贼感到绝望应该是中共的宣传策略之一。最近这些日子我是时而有希望时而绝望,大多数时间都是绝望的。但是我依然要提议,反贼们要互相鼓励,建立信念,无论多么绝望也要充满信念,因为他们正希望你绝望。
我这些天的希望主要来自于发现墙内还是有很多正常人的,比如李文亮去世那天晚上的微博,吹哨子的人引发的删贴大战,北京到底热不热的微博。
让我绝望的是我发现我们小区群里也有粉红,这些人不可能是共产党安插进来的五毛,这一度让我很绝望,后来我发现几百人的大群经常发表脑残言论的其实不超过5个人,剩下绝大多数人都不参与这类话题的讨论。
所以现实未必有那么令人绝望,国内舆论是靠大量的删贴控评和五毛发帖灌水共同造成的,任何没有提前布防的舆论空间都有可能大规模翻车,”惊现大量正常人“。
我每次感到绝望总是提醒自己回忆温胡时代前中期的互联网,当时遍地反贼,五毛露头就会被猛打,这才过去几年,这些人还没死呢。
没有永远的个人
     哪裏悲觀了,很樂觀啊,因爲每天都看見中共自己把雪球越滾越大,直到把自己埋
爲什麽自己的回答裏沒有?
   
这个问题其实问到点子上了,那就是我们反共的目的是什么?

实际上共产党打着平等的旗号,干净坏事。人为制造剪刀差压迫农民,打压少民,剥夺人权。所以我们懂了这个以后,可以实质上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心态,改变我们的思想。

比如民主的原则和议事框架,可以用来解决生活和工作中的纠纷。比如教育,可以从语言学的角度出发,教育我们的下一代,不要轻易的被中共的意识形态宣传洗脑。我们面对社会议题,要用基于事实的逻辑来辩论,而不是站一个观点以后无脑护。共产党不是万能的,没法主宰我们的思想,我们完全可以做个高尚的人,选择高标准的道德要求自己,至少在自己的内心得到满足。
顺便,我要提醒各位葱油一件事——虽然你们可能都知道。————————————————————————...

我觉得就是说反了,正是因为生活不好才会想到反。想到反了之后有没有希望成功或者是回头往体制里钻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也是悲觀的,我並不認為反中共能成功,中共的壽命會很長。但我始終不喜歡阿共仔。

這是讓我經常失眠的原因。我現在想賺點錢,但也很難,有些累.
早就不劝周围的人了 专心赚钱+学外语 到时候和孩子双留学出去
到了国外安下心来  闲的时候再看看国内怎么瞎折腾  那种感觉 挺好
错了。
做这一切不是为了给自己带来更好的生活。
是为了给子孙后代带来更好的生活。

如果只想改善眼前的生活,抓紧赚钱才是立竿见影的办法。
可是,这个国家一天是社会主义国家,你的财产就随时有可能充公,随时可能重新吃配给土豆。
小确幸才勉强过上十多年,就忘了开国前四十年是怎么回事啦?真以为能永远岁月静好下去?

人活着,不能只顾着眼前的苟且。
这是一种典型的无产阶级心态。
总有一天你会欲苟且而不能的。

心态问题,建议参考编程随想:
如何面对逆境?兼谈斯托克代尔悖论。

你的文章洋洋洒洒一大篇,字里行间我只读出一句话:”别妄想反抗了,留在墙里安心当韭菜吧。“
顺便,我要提醒各位葱油一件事——虽然你们可能都知道。————————————————————————...

不同意。那帮共匪带头造反的根本不是什么真正有权有势的二代,他们手里根本没有权力,因此也无法获得更多金钱与地位。毛泽东就是典型的例子。他看到自己在北大图书馆里面再怎么也混不到胡适等人工资的十分之一,当然就想造反了。造反成功他就是中国的皇帝,要什么有什么
所以神给了你什么庇佑,能让你成功反共?你先清醒一点吧。
你哪只眼睛看我回复里有成功反共的字了??我说反共这件事本身就是倒霉的。运气好了还需要反共吗???
持有反共的态度,和反共,不是一回事。
要为了自己开心来做
我又当币圈人又反共,,,
我是乙肝型反共,肉身早跑了,共有难我有空的时候就去围观拍手点赞笑一会儿,共顺利或者我工作忙的时候就甩在一边不管,挺快乐的。
是的,他們不知道,因爲他們沒經歷過很多先天性失明失聰的人并不會特別介意自己的殘疾,反而是後天殘疾的人...

给你点了赞。我认为确实有这方面因素,而且40岁以下人群越年轻越显著。
1978年到1989年有真理标准大讨论,有改开,有64。90年到09年没有了游行示威,但还有私下饭局和网络上的讨论,有日漫美剧,有不断擦边的公知。10年之后网络管制越来越严,水军,删帖,封号,Google被迫离开中国,论坛和网盘逐渐成为荒漠,私下饭局讨论也被禁止,还有人因此丢官丢工作。
这40年来自由越来越少。但今天网络上很多小粉红却觉得中国非常自由,甚至希望中共出台更多地管制。对于年龄很小的人来说,很多东西他们从来没有体会过,所以并不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对于曾经体会过尚为宽松的时代的大龄青年和中年人,一来温水煮蛙,二来经济发展所带来的金钱上的自由,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政治和社会生活自由度的损失。
40年虽久,也不过是很多人人生的一半,未来如果中共仍然长期执政,绝大部分葱友有生之年将会看到中国成为超越1984和朝鲜的世界最大最先进的露天监狱,无限接近工业化生产的禽畜养殖场,到时年轻人普遍天然粉,中老年人普遍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不过我也并不悲观。社会上总有我们这种少数人,有的是喜欢读历史,有的是喜欢外国文化,也有的只是喜欢反思喜欢较真,从而意识到社会不一定非要这么运转,意识到聋哑是先天残疾,甚至做一个插翅而飞的梦。我们可能很难翻起波浪,但作为社会少数的我们永远都会存在。我们会无数次失败,独裁者会无数次成功,但独裁者只能失败一次。他们的统治建立在谎言欺骗和暴力威胁之上,这根基不稳,只要倒塌就是土崩瓦解。
从64,到谭作人,到709,到……那些为中国人民去争取民主自由的义士们,他们失去了自由甚至是失去了生命,却被被社会漠视、被人们遗忘,他们的热情和热血,换来一个遍地脑残、五毛和粉蛆的浑浊世界,昏昏乾坤,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柴玲说得对,只拿猪不值得我们去为牠们流血牺牲。牠们选择了猪的理想,就让牠们接受猪的命运好了。

我先移为敬了!
底层愚昧的老百姓不会对中共政权有啥威胁的.
中共有各种宣传手段和小恩小惠和维稳经费来稳住大多数人.
所以要指望中共倒台只能靠美国联合西方国家加上日韩台一起,
对中共进行长期的打击和可行的计划, 就如里根当年搞星球大战计划,
之后又有联合中共最终搞倒了苏联一样. 
这个过程会非常漫长, 这次疫情后开始实施搞倒中共的计划的话, 
怎么也要一二十年后才能成功吧, 至于中共倒台后的治理问题,
我觉得就台湾光复大陆让台湾治理就完事了, 有现成的完善的民主制度和经验.

总之就是道路很漫长, 有生之年也不一定能看到. 最好的办法无疑还是移民.
没钱留学移民的就只能默默忍受呗, 反正这么多年不也忍过来了吗, 也就这么烂着呗,
再烂点也烂不到哪去了, 现在再完蛋也总不至于还能到毛的大跃进时代再饿死几千万人了吧.
有口饭吃, 学学英语和翻墙, 精神匮乏就看看英文世界的文化内容呗, 中国文化已经被中共毁的也不剩啥了.
像我反共又反支就很开心

哈哈哈,自从反支开始,就再也不悲观了,每天都笑呵呵的。
你说的太对了 翻了两页看到一个有价值的贴 高兴!
我覺得即使離開中國也要繼續反共,因為共匪長期試圖赤化世界。
人从生下来就要认清我们来的是地狱
悲观往往是因为某方面的欲望得不到满足
寄托在他人身上的欲望得不到满足,那可能生活在月球上也会悲观,可以期待,但绝对不要依赖。
寄托在自己身上的欲望得不到满足,要么认命自己是个懒虫,要么努力去改变自己。
本人觉醒七八年,期间没生气吵架过,因为不对任何人寄予期待,也没有悲观过,我有很多事情关于自身的需要去改变,没有时间悲观,如果我知道今年年底我会暴毙,我也会继续努力,至少我尝试过。我会很安心幸福地逝去。所以,无需悲观!
之前粉红时受气包+悲观炸裂。
我认为事物发展自有规律 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肯定会变革 
中国至少90 00一代的很多年轻人过上了和发达国家同代人一样的物质生活 都活在了网络时代 
所以我认为真正的结局要等到这些中国年轻人成为中流砥柱的时候才能见分晓 是否现在的价值观在四十年甚至五十年后还能被大众普遍接受 我认为是不能的 那中国社会自然而然得会改变 我期望能和平过渡到民主政体 这对中国人民而言是最优解 没人希望军阀混战 那比和平的共产党还糟糕得多 
另外也别全面否定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 别做粉红非黑即白的反面 共产党执政的这四十年至少老百姓物质生活已经质的飞跃了 这次抗疫工作也让中国幸免于大难 反观美国内部的撕裂 集权体制在应对灾难时的效果还是可以的 

就算不搞两党制 把人大制度真正落到实处 维持一党制 但是人大权力可以制约共产党的玩法似乎也可以 保留专制的效率 限制专制的腐败与滥权 这在我看来是现阶段可以妥协的方案

另外别以为谁都对政治有抱负 认为没选票会死一样 中国大多数人都对政治兴趣不大 只关心提高物质生活 所以只要中国娱乐业自由发展 该追星的的追星 该游戏的游戏 该赚钱的赚钱 只要这些人追求的一点小小的幸福不被剥夺 那么这个国家政治民不民主 并不会要了谁的命
現在不是討論為什麼,是討論怎麼做的階段。造反的從古至今都只是少數人。其實建設一個社會很艱難,破壞一個社會很容易,中共想統治穩定其實是相對比較難的,破壞中共的統治是很容易的事情。大家應該想辦法聯絡台灣和海外,組建反共革命組織,舉起反共大旗,對中共的統治進行實質上的打擊。
月夜风高a 新注册用户
中国幸免于大难 反观美国内部的撕裂 集权体制在应对灾难时的效果还是可以的 。我们应该看到集权制的益处,不能一味的贬低和反对,只要对大部分人有益,就可以
楼主这文风明明就是大陆人= =
你的意思无非就是把共产党太强大了我们赢不了颠倒着说了一遍罢了。
看完真是浪费时间。
中国一直通过舆论控制来掩盖中国民意,目前国内的民意动向并不明确,这样的悲观并不是正确的,那么我问一下,中共现在的稳定程度真的很高吗?面对如此大的离心力我们谁能清楚中共需要花费多少钱去应付呢?不要过分的妄自菲薄,至少拿起你的笔杆。
en010272 黑名单
反共者不一定都会走向悲观,
这个反共者就走向乐观:
https://pbs.twimg.com/media/De6ualSU0AAfR3k?format=jpg&name=orig
共产存在有益世界,所以世界不会真的反共,共产体制吸取几千年奴役精华,所以反抗不可能。
答案就是没有机会了,当你出生那天起,你就成为了一名奴隶,享受奴隶的生活或者死,只有微乎其微人可能逃出去。
这是也就剩下四个希望了
1.来个预知一切能号召所有奴隶的圣人带领我们反抗
2.这个世界最好有神,看不惯共产党的暴行。
3.外星人来了,他们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或者他们毁灭地球也行。
4.如果生在中国就从新去投胎。
此外我个人已经极端到认为政府是不该存在的,任何收税行为无异于抢劫,我极端希望就像欧美脱离封建奴隶制一样,未来有一天更优秀的制度会代替今天的一切制度,它会是理想主义者的制度,确保每一个人的是生命财产和尊严。
我早就想说了,我觉得,那些够得上煽颠罪的人才算反共者或者反贼吧,大部分人既没有实际行动又没有具体纲领,无非是受了中共的压迫之后在网上骂几句,这也能算反共?最多算是个异议人士吧。

如果对中共不满了骂几句就算反共人士,那中国不知道有多少反共人士了。有句俗话叫做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说的就是对政府不满的人,好多下层的老百姓,比如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平时没事就是骂中共有多么多么黑暗,这些都是反共人士?别说下层了,连老毕,吃饭的时候还大骂老毛,老毕一个体制内的,这也算反共人士吗?至于陈一发儿那就更不用说了。

很多人要么就是太年轻,不知道骂中共在民间本来就是很普遍的事情,要么就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你在网上骂中共,被网警抓到最多判个寻衅滋事,离煽颠还远着呢。
真的,把品葱以及其他网站上那些骂中共的人称为反共人士或者反贼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你得有行动或者纲领才算,比如搞什么五一共振的李一平,他可以算反共人士。
一句话:嘴炮反共 不等于 反共 
其實我認為中國還是會慢慢走台灣的路線,但如果中國真的變成西朝鮮,那只能說明中共的本質確實是反人類組織...
不是中國人沒有機會被啟蒙,不是中國人可以自由選擇的情況下必然選擇接受極權,而是共匪對中國社會的極權統治是沒有底線的,所以中國人不是被洗腦就是選擇被迫接受。
車轱轆話來回轉,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反正一張嘴兩張皮,別人怎麼做在你這都是錯,都有毛病可以講?

走,是為了以後回來,保存火種
留,更是一種堅持,一種堅守!
说得很对,个体总是很难对抗体制。
但改变总是从个体开始,就看个体所在的阶段和时机了。
比如你举那个史明,就会比较难受。
50,60年代如果就开始反共,会难受到现在,如果能活着的话。
只能希望我们在一个比较好的节点
不过,如果长了一颗反贼的心,那也没有办法
悲观只是对迅速倒台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吧,单纯只是出于价值观不同不存在悲观问题。如果是看到身边粉红多,那要不是愤怒要不是鄙视或者某种优越感才对啊。當然如果你說的是如hk人一樣一線去抗爭,被鎮壓被抓被打那也憤怒多過悲觀吧。所以我覺的不該悲觀哋把它作為長期的目標。
文章写得很好,句句都在点子上,但是,但是,你的结论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一切都将继续下去,体制极度稳定,政权极度稳定,你出国了也是国外的二等公民,所以你要么在中国被奴役,要么出国做二等公民,这就是你的命。你是这个结论吧?
我推荐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因为你的心理状态就是典型的抑郁症!
抑郁症的思维方式问题在哪里?在于看不到希望和变化。希望和变化的到来,往往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不否认生活的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平静枯燥且无聊的,但是,回头想想你的人生,其实一直在变化,而且变化到来之前你根本不知道你的人生将在一瞬间一切都不再一样。
高中生天天读书日子很无聊,但这种状态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总有一天会有一个高考,然后大家各奔东西,再也不会完整地聚在一起。
一个退了休的老头天天喝喝茶看看书,跟老朋友斗斗酒,好像一切都是那样平淡,某一天他出去买菜感染了病毒,两周后这个人已经被火化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个人的存在。(这个人是我认识的,退休前是中央党媒高级干部,2013年退休,2020年5月份死掉的,享年67)。
一个王朝,从你出生的时候它就存在,然后看着很稳定,虽然做事很操蛋,但是没有任何力量成功推翻过它,所以呢?这个王朝就会一直存续?天长地久千秋万代?你翻翻中国的史书,朝代轮替已经多少次了?!1930年的时候谁会想到中华民国会被赶到台湾?1940年谁能想到兵强马壮所向无敌的德国会被打趴下?
其兴也勃焉 其亡也忽焉!这个道理几百年前就讲过了!
这个世界多数时候都很无聊,生活好像看不到希望,没错,就像你找不到工作的时候面试无数次却没有任何结果的时候,你会觉得悲观,但是,但是,请相信,时间会改变这一切,当改变发生的时候,一切都不再一样。就像某一天,某个HR会打电话给你,然后你就有了一份工作。就像一个王朝,某个突然的瞬间,撞上了冰山,于是突然倒掉了。
改朝换代发生的时候,一个国家95%的人其实都是没有参与的,想象大清亡的时候,大清国的中心北京城的菜贩子、王爷、妓女还不是在该干嘛干嘛?谁参与了?可是谁又能阻挡?
这个世界的变化,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参与,直到改变发生后,他们才会被迫接受结果,不管这个结果是好是坏。
请对生活怀抱希望!只要你相信你是对的,那就坚持它,因为某一天会派上用场!
文章写得很好,句句都在点子上,但是,但是,你的结论是什么???你的意思是:一切都将继续下去,体制极度...

再加一句,我想到一个明星:范冰冰。2018年以前你看看范冰冰的星运,简直不要太好,演技差,人品差,可愣是能一直稳坐女明星头牌,那时候我一直在想,这个女人后面的结局会是怎样,怎么这么差劲的人愣是能一直红!可是当某一个瞬间她的命运发生改变的时候,短短几个月她的演艺生涯就被断送了!虽然范冰冰也确实是体制给搞掉的,我在这里举她的例子是告诉你:不要对任何看似强大的东西感到害怕,该来的总会来的,谁也不是上帝的宠儿!
再加一句,我想到一个明星:范冰冰。2018年以前你看看范冰冰的星运,简直不要太好,演技差,人品差,可...

再再再加上一个例子,我之前认识的一个人,没什么背景,是体制内那种异常会来事儿且异常卑鄙的小人,爬得相当快,我和他打过一次交道,那是在2012年,对其人品异常鄙视。他那时候“意气风发”、洋洋自得、不可一世的样子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他的上司被抓了,他却逃了,而且竟然还破格提拔到厅局级,同时,靠下作的手段捞到了不少钱,可谓官职和钱包双得意!
然后呢?2016年11月,他在中央网信办的办公室突然得了不知道什么病,送到医院已然不行了,又插管了好多天,终于在十几天后拔管死了。4年前还觉得自己自大地不得了、恨不得改名叫“操老天爷”的一个人,4年后已经一命呜呼,而且死得不明不白。他的名字叫做曲昌荣,公开信息可以查得到。
举这个人的例子只是要告诉你,对生活保持乐观,只要你相信你是对的,那你就等着瞧,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呵呵。。。。。。
自由万岁001 新注册用户
只要人们都能勇敢起来,共匪会顷刻瓦解。
santaQ 新注册用户
不是所有吧,只有无神论反共者,才会在面对强权下,感到绝望。
因为,他们不相信善恶有报,他们只相信丛林法则,
他们不敢相信这个宇宙中有绝对的善与恶、是与非,
他们只能相信成王败寇。

除了得势时的傲慢和挫败时的绝望,无神论者还能有什么呢?

扭曲的幼时教育导致了错误的三观,长大后形成了定势,傲慢地视一切信仰或宗教为迷信、伪科学。
进而,对精神世界的忽视和对物质世界的执著,导致了无法感应到真正的世界和宇宙的法则。

这样的人生,悲哀,是肯定的。
santaQ 新注册用户 回复 santaQ 新注册用户
如果有真正的信仰,即使这个过程需要几百年,也不需要绝望的。
当初的基督徒们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斯托克代尔悖论
很可能的一種結局就是,有人將習近平抓入監獄,接著宣佈中共解散。
我希望中国多党轮流执政,反对中共一党执政,是越来越乐观的。道德经说,物极必反。如果高压统治能长久,秦朝就不会灭亡了,何来汉朝?
文章前半段关于体制,以及体制惯性等现实问题说的特别好,我个人很是赞同。然后后半段关于个人反共者的生活轨迹推论就有些过于悲观和急于归结于失败这个答案了。
人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的失望也是甜蜜的,当一个人真的因为信仰而行动,因为失败而思考,在虽然黑暗但仍有光亮的隧道中前行的时候,其实是很幸福的,结果必然重要但人更需要过程。这就是反共者即使一直在失败,但仍然在作死的边缘跳舞的予取予求,因为这个时候多巴胺分泌最旺盛。
另外反共实际反的是啥?马丁路德反天主教难道反对的是基督的天国么?共产主义的理想难道不诱人么?反的是实现方式和应运而生的共产官僚体制。马克思最终其实就是画了个饼,实际操盘手列宁打了个样,毛泽东其实只是挂了个名儿。中共自己都不好意思叫自己共产国家,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也有给自己抹红往西方左派扎的意思。
综上所述,反体制是必然成功的,但是时间不可知。在中国很多法律和行政手段其实比朝鲜还严格,但实际的执行效果不如朝鲜,因为中国是大国,管理学原理里讲的清楚;物理学里也说的明白啊,一个核心能吸引多少电子啊?只要坚持下去,最终民主社会必然降临中国,但可能需要文革那批人都见了马克思才行。
原本是看得到希望的,但维尼怕被人掘墓,他是真正的护旗手,他要复辟,所以才这么激烈的被反对。当党内信任变成任人唯亲,智囊水平必然下降,那时候都是智商碾压,但如果主动放弃认为是必然失败,这就是将自己的性命交予别人的自杀行为。就怪不得别人了。
再加一句,我想到一个明星:范冰冰。2018年以前你看看范冰冰的星运,简直不要太好,演技差,人品差,可...
以前看历史的时候总有个疑问:为什么一个朝代的高光时刻救那么短短的一段呢,之后就是急转直下,很少有软着陆的。后来发现这就是中国极权主义的规律。盛极一时,然后就是噶吧就折了。顶峰和覆灭差不了几十年。所以小粉红们还夸现在是最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候,那就是夏天都来了,秋天还远么。
我在文中已經以朝鮮爲例,如果真的按照你說的自由更寶貴,離開自由的生活不算生活,那怎麽朝鮮境内還有幾千...

自由也是一个概念,当一个概念的重要程度上升到一个人的前三名的时候,它就成为这个人的信仰候选者了,有能力角逐他/她的最终信仰桂冠。我和你觉得自由重要其实也是某个时段我们觉得自由重要而已。那些自由看似对他们可有可无的人,对自由的渴望也可能突然在某个时刻问鼎信仰了。但最终这些看似随机的时间,其实都是有个必然走向的。追求自由是因为我们的天性,毛也说了万类霜天竞自由。你也自由我也自由不就撞上了么。所以只能我自由不能你自由就是极权,咱们都别太自由就是民主。这个道理明白的人越多社会越民主。民主是限制更多而不是限制更少。中共现在不倒台的原因不是人民不渴望自由,是人民还有上升通道,改变命运成为制定自由规则的人。中国变不成朝鲜,变成朝鲜之日就是地球毁灭之时了。
风雪夜归人 新注册用户
写的很好!
中共这个暴力机器,其实哪个国家愿意堵上自己衰退的代价去打击它呢,何况这个流氓还手握核弹。
中共最大的耍流氓资本就是中国庞大的人口所形成的消费市场,如果真的闭关锁国,中共大不了做大号朝鲜,实行高压管制,也是立于不败之地,但是那些外国公司失去的是庞大的成熟市场,他们国家会大量失业,公司破产,美国承担不了这种后果,它的盟友们同样做不到。
风雪夜归人 新注册用户 回复 Tablet
我希望中国多党轮流执政,反对中共一党执政,是越来越乐观的。道德经说,。如果高压统治能长久,秦朝就不会...

秦朝时期,有七国贵族呢,他们的影响力还在。在中共的统治下,根本没有任何异见人群有七国贵族那样的影响力。
悲觀不是終點。

承認現實,做能做的那一部分。
>>再再再加上一个例子,我之前认识的一个人,没什么背景,是体制内那种异常会来事儿且异常卑鄙的小人,爬得相...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人生终极理想就是亲身参与整场剿共战争和战后清算,就像45年打进德国并审判纳粹党一样,然后肃清tg遗毒,学历本科及以上的战狼粉蛆全部绞死,以下的重新上学回炉重造
专门反共日子过得欢乐舒畅的多了去了

百年马拉松的作者林培瑞, 反共之余搞搞亚洲艺术品收藏, 老婆是皇家芭蕾舞剧团的女演员。

以后反共名利双收大概会更为普遍, 看看党校教授和管虎导演他们都在跃跃欲试
getcha 新注册用户 回复 镇国太子
>>文章写得很好,句句都在点子上,但是,但是,你的结论是什么???你的意思是:一切都将继续下去,体制极度...

说的好,人类20%黑天鹅事件决定80%历史走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品蔥新人。盡量輸出有價值的觀點。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3
  • 浏览: 16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