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在公园遛狗时,看到两位老人在谈论政治就加入进去。

两位老头都是60多了,一个是政协退休老人,一个是机关干部退休老人。
政老由于在微信聊天,平常也喜欢学习,知道了台湾很多选举的事情,非常赞赏台湾民主,认为权利应该监督。机老,不机关老是一个左派,非常激情,但也理性温和,别人没说完几乎从不打断。从建国以来大大小小的事情明面上的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开口必谈马列主义,客观主义,以及毛泽东的所谓什么二分法,但是也只是纸面上的,因为本人翻墙上网15年,辩论自认为已经成熟了就想发表自己的看法。
政老谈论权利要监督时候,我直接加入进去,指出了滥权的要害,甚至直接举出法轮功活摘器官(个人觉得这管药剂非常猛,会立刻打垮人的认知局限),5分钟我把韩国媒体报道的细节说过之后,另我感到意外的是,两位老人沉默三秒之后,竟然丝毫不感到意外,完全认为是有可能的,机关老直接表态他相信这些(经历过文革的接受能力就是强。)
但是机关老是一个对罪恶有容忍的人,也许没见过真正是美好世界是什么样子。认为手段狠辣一些是政治的必要手段,但是也相信选举的目的就是选出好人出来,崇尚毛泽东,再三强调他让人民站起来了,在他的任期统一中国,造成了原子弹,对邓不怎么感冒。
而政老更希望未来真正实现选举制对过去甚少评论,对年轻人特别是香港人非常欣赏。而且反复重复一位北大教授的至理名言:中国是共产党的天下还是中国人民的天下。
机关干部认为中央是好的,后面我又说了很多内幕,因为本人反党,直接瞄准的是几大家族财产,还有如何挥霍纳税人的钱。他认为我说的信息不一定准确,还说20年后你会改变想法。呵呵,自从我的个人价值观完整以来,20年后可能比政老还要激进。
他说我的消息是谣言,我直接翻墙,拿了武汉社区要共产党下课的视频让他们看,虽然手机太暗两位老人都没看,但是光听见振聋发聩的喊声,都让两位老人大吃一惊喊出声来。
关于习近平的学历,机关老是不相信的,而且认为习近平干的不错,低保政策弄的特别好(我放了他一马,好像习确实在这一块收买人心了),但是我一提到猪肉问题,两人再次沉默。
当我说习在搞个人崇拜,两人迅速get到了,不过机关老辩解道要打台湾去了。
关于武统台湾,显然机关老的信心非常充足,对我的武器,军队意志,和台湾决心是充耳不闻。
个人感觉,给老人讲政治竟然比跟小粉红愉快万倍,两位老人接受能力和政治敏感也比年轻人强太多,而且自从互联网的普及,一些老人的思想其实非常开放的,有时候只需要提一点他就立刻get到了。
虽然鉴于篇幅,很多细节没有提及,总之跟两位谈话太爽了,有一种知己一样一吐为快的酣畅感。
50
分享 2020-04-02

38 个评论

前一段儿我去外面溜达,看见一个小区门口的工作人员讨论时政,有一个人说了很多现在政策问题多么大。
然后说要是华国锋在就不会这样……
不管用的,70年的洗腦,完全斯德哥爾摩化。就盼明君,就想被領導,被奴役。不知道什麼是平等,免於恐懼的自由。
已隐藏
不管用的,70年的洗腦,完全斯德哥爾摩化。就盼明君,就想被領導,被奴役。不知道什麼是平等,免於恐懼的...

有好有坏,就像我说的政协老干部,他是坚决支持民主选举,非常喜欢美国台湾一整套互相监督互相制约的方式。
我还特地问了下他为什么思想这么开放,他说自己办过工厂当过五年政协,喜欢看微信(估计里面很多涉及政治的群)。
所以不管什么时代,总有一些坚持自我,保持头脑清醒的人。
人性的曙光 观察 回复 Daredeer 观察
老人家反而看的通透,雖然某些地方比年輕人固執,倒閱歷多了,也不會相信中共就是一片美好。

这个左派虽然左,但是完全能够接受不同意见,不会恶意攻击,喜欢以理服人(虽然大部分都是很浅的照本宣科)。我当时就说习近平水平还不如你们来当呢?他们只是笑了笑
我认识一位很有智慧的老人,也在体制内工作过,也喜欢毛不喜欢稻,不知道为什么
跟有思想的人谈话,不管他支持什么,只要他不强词夺理,总是比与无脑又幼稚的pinky谈话舒服
个人感觉,给老人讲政治竟然比跟小粉红愉快万倍,两位老人接受能力和政治敏感也比年轻人强太多,而且自从互联网的普及,一些老人的思想其实非常开放的,有时候只需要提一点他就立刻get到了。


首先老人见过当年更无耻的行径,心理预期和小粉红不同。其次这是两位老干部,水平肯定比一般小粉红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78年邓上位,开扩大会议(或者随便什么会),老干部们轮番批判毛泽东,据说那些个批判的深刻和犀利,体制外反贼根本无法想象。后来邓拍板说这样下去,党的江山不保,就搞了三七开。

讨论能力基本上和智力正相关,与观点无关。网上的小粉红以中学生和二三流大学生为主,像知乎上的“理论家”如果出身于二流大学的工科就算天才了,他们自然除了nmsl不会别的。这两位老人家智力水平是很高的,人生经验更是丰富,能与他们讨论真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
喜欢毛泽东。。。哎

毛在一些領域是做得不錯的,比如神化自己。
两个凡是的华国锋?我宁愿相信赵紫阳。
似乎那位是比较推崇毛泽东那种左派路线的,可能华正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吧。
的确,体制内也是有明白人的,因为他们见得太多,比如《墓碑》作者杨继绳
我有一位曾经体制内的亲戚,非党员,当不了正职
翻墙翻得飞起,骂起共匪来比我还口无遮拦
当然,体制内同流合污的更多,特别是年轻一些的,屁股决定脑袋的情况更普遍
姥爷89岁,农村,信息渠道仅有电视,对海外疫情的看法相当一部分非常客观,另我惊讶,一针见血指出人民与政府的关系决定了不可能复制中国的强管制模式(原话:老百姓不听话,他们是百姓管政府,不是政府管百姓)。

他的小女儿,我的姨妈,没少出国(但都是旅游),讲起欧洲,尤其是意大利,认为疫情失控主要原因是穷,落后,连个大医院都没有(我不清楚她是怎么知道的),全是小诊所。关键时刻还是共产党厉害,出了事要指望社会主义。仿佛全然忘记了病毒是怎么来的这件事。

中共最大的恶不是迫害、杀人和撒谎,是大脑皮层殖民,而这种殖民是从小进行的,所谓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就是这个意思。
我认识一位很有智慧的老人,也在体制内工作过,也喜欢毛不喜欢稻,不知道为什么跟有思想的人谈话,不管他支...

在思想境界提升了之后,即使是遇到与自己政治意见相左的人,也可以与他愉快的交谈,甚至可以做生活上的好朋友。
我感觉这个真的和脑子和智商有关

有些人虽然可能被蒙蔽了,但是你和他聊天,两个人观点不一样可以拿出来讨论,而不是互相压制希望说服对方

这一点,过去那些受过教育的老人做的就特别好
         知道中共有个赵紫阳,然后了解赵紫阳,才知道这个国家也曾有过开民时期;也知道一个国家是否民主开放,是一个领导人决定的,领导的思想是保守、民主、帝制;他的思想会通过掌控的权利深刻影响着整个国家社会的走向,塑造国家风气思想;赵紫阳,胡耀邦之后,中国再没有民主的窗口;窗口关掉,将无人敢于打开。

        邓小平是怕陈云,李先念吗,为什么他扶持上来的开放民主自由派的赵紫阳,胡耀邦,又被他打下去,真的心痛。
因为经历较多,新旧事物都见识过了,也没有了青年的激进和中年的顽固,相对更好交流。
但是在农村封闭了几十年的老人就未必了……
个人认为能不能客观看待事物,更多地受人的经验限制,经验了多种不同环境的人更容易有“韧性”。如果长期生活在单一环境下,便很难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事物,难以客观。
體制內聰明任是很多的,比如劉阿姨,但大多數在位的時候還是身不由己或者就是壞了。現在的粉紅是智商不在線的傳聲筒而已,從來不會思考。
"也许没见过真正是美好世界是什么样子"
太同意楼主这句话了。中国人,尤其是经过文革的中国人,见了经历了太多的恶;70/80后没有经历过文革,又有80年代思想解放的熏陶,真的是最有希望的一代人,可惜被64打回地狱;90/00后的战狼化粉红化其实就是前人作恶的结果啊!我们放任纵容他们做恶,我们把自己交给魔鬼,怎么指望我们的孩子不当魔鬼的跟班呢?
大部分中国人,真的是没有见过真正美好的世界!善良对于他们而言是傻,诚信对于他们是有便宜可有占,乐观对于他们而言是二。
他们没见过真正的自由平等,他们对左的理解其实只是特权带来的幻觉。

如果真的客观,就不会选择性地遗忘稍微动点脑子就能看到的毛泽东和极左带来的血腥悲剧,就能看到人血馒头后面中国社会无数被压迫、被剥夺话语权的人。
         知道中共有个赵紫阳,然后了解赵紫阳,才知道这个国家也曾有过开民时期;也知道一个国家...

我了解的一種看法是當時歐洲的第三波民主化對鄧的思想造成了很大的衝擊,所以本來打算搞的政治改革就直接停止了。
有好有坏,就像我说的政协老干部,他是坚决支持民主选举,非常喜欢美国台湾一整套互相监督互相制约的方式。...


应该问一下政协的运作方式,我对中共是不是真正实现了民主党派议政还是挺好奇的
这些老左派虽然受限于出身成长和生存环境不得不左,毕竟右的早就都被踢出去了。
但是他们那一代主要成分还是通过半辈子的实干过到现在的。
面对的困难和要自己亲自商议摸索解决的问题很多的。起码动手能力和常识还是比现在只会写学习报告,整天折腾喊口号搞思想建设的米虫好点。
毕竟那个时代能干事的人如刘志军之类的还是有出头机会的。
到了当年薄熙来妄图串联的时期,连深圳这样的城市相当大比例的主要党政机关上班时间一天都有六个小时时间练习唱红歌,一周五天。
而习的这一套本质上和薄比除了不是唱歌没什么不同,官员为了不被政敌捏住反腐斗争的把柄根本就不干正事,正事都归了城管,辅警,这种吏都算不上的临时工,你还指望现在这十来年的官员能有多少常识判断能力吗?
现在的在位官员本质就是一批复读机。
处在漩涡的中心,自然知道中心的景象。外人眼里只是随风而起的涟漪。
  确实有足够知识阅历的人接触的东西比较多,能认识到很多问题,虽然表态是中央伟光正,但是心里可能比反贼还清楚中共模式的弊端。
  这些肯分析问题的人大概是真正有可能帮中共续命拨乱反正的人了,相比之下只讲立场不讲理遇事不决先扣恨国帽子的粉红真的是推动中共衰败在悬崖上加速到底的负资产。
当然危害最大的负资产还是总加速师
前一段儿我去外面溜达,看见一个小区门口的工作人员讨论时政,有一个人说了很多现在政策问题多么大。然后说...

华国锋都不行,要是奕䜣亲王在,大清满八旗众家都在才会好,汉族人不行啊 哈哈哈哈哈哈 慈禧皇太后老佛爷吉祥,大清梦才是中国梦,同治皇帝天下第一(就是喜欢逛窑子,微服嫖妓,得花柳病死得太早),大清无敌。 对了,俄罗斯还在呢?沙皇普京大帝,还要土地不? 给!
老人家學習得多了,並且也親身經歷過中共建政以來各種齷齪事,心理都有數。而且老人家也不想粉蛆這樣狂熱中二,畢竟他們早都過了年輕氣盛的時代。老人家可能才是最能看清局勢的一批人,小粉紅都葉公好龍不知道文革真正的悲慘
已隐藏
78年邓上位,开扩大会议(或者随便什么会),老干部们轮番批判毛泽东,据说那些个批判的深刻和犀利,体制...

说的太对了,两个老干部虽然观点不一样,但是三个小时下来气氛非常融洽,机关老干部说话有点急,有的时候我说的很长,他也很能忍,非常有趣。
应该问一下政协的运作方式,我对中共是不是真正实现了民主党派议政还是挺好奇的

问了,他说政协主要起民主监管作用,但是投票的时候,并不民主,他那边根本不敢投反对票。政协干部当了5年,机会没见过反对票,还说谁投反对第二年就别想当了。
他对台湾选举人上街拉选票现象很赞赏。是一个十足的民主派人士,即使辩论功力偏弱。
腊主席时代过来的很多人并不反对民主选举,我认识的很多人就是这样。但是一提到台湾民主他们就嗤之以鼻。所以他们理解的民主,可能指的是在伟大领袖指引下,广大人民进行的选举。自由社会下没有头他们是会害怕的。
那还不拍照留念一下,文革余孽直接证据啊

两个一把年纪,而且还是很温和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