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在公园遛狗时,看到两位老人在谈论政治就加入进去。

两位老头都是60多了,一个是政协退休老人,一个是机关干部退休老人。
政老由于在微信聊天,平常也喜欢学习,知道了台湾很多选举的事情,非常赞赏台湾民主,认为权利应该监督。机老,不机关老是一个左派,非常激情,但也理性温和,别人没说完几乎从不打断。从建国以来大大小小的事情明面上的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开口必谈马列主义,客观主义,以及毛泽东的所谓什么二分法,但是也只是纸面上的,因为本人翻墙上网15年,辩论自认为已经成熟了就想发表自己的看法。
政老谈论权利要监督时候,我直接加入进去,指出了滥权的要害,甚至直接举出法轮功活摘器官(个人觉得这管药剂非常猛,会立刻打垮人的认知局限),5分钟我把韩国媒体报道的细节说过之后,另我感到意外的是,两位老人沉默三秒之后,竟然丝毫不感到意外,完全认为是有可能的,机关老直接表态他相信这些(经历过文革的接受能力就是强。)
但是机关老是一个对罪恶有容忍的人,也许没见过真正是美好世界是什么样子。认为手段狠辣一些是政治的必要手段,但是也相信选举的目的就是选出好人出来,崇尚毛泽东,再三强调他让人民站起来了,在他的任期统一中国,造成了原子弹,对邓不怎么感冒。
而政老更希望未来真正实现选举制对过去甚少评论,对年轻人特别是香港人非常欣赏。而且反复重复一位北大教授的至理名言:中国是共产党的天下还是中国人民的天下。
机关干部认为中央是好的,后面我又说了很多内幕,因为本人反党,直接瞄准的是几大家族财产,还有如何挥霍纳税人的钱。他认为我说的信息不一定准确,还说20年后你会改变想法。呵呵,自从我的个人价值观完整以来,20年后可能比政老还要激进。
他说我的消息是谣言,我直接翻墙,拿了武汉社区要共产党下课的视频让他们看,虽然手机太暗两位老人都没看,但是光听见振聋发聩的喊声,都让两位老人大吃一惊喊出声来。
关于习近平的学历,机关老是不相信的,而且认为习近平干的不错,低保政策弄的特别好(我放了他一马,好像习确实在这一块收买人心了),但是我一提到猪肉问题,两人再次沉默。
当我说习在搞个人崇拜,两人迅速get到了,不过机关老辩解道要打台湾去了。
关于武统台湾,显然机关老的信心非常充足,对我的武器,军队意志,和台湾决心是充耳不闻。
个人感觉,给老人讲政治竟然比跟小粉红愉快万倍,两位老人接受能力和政治敏感也比年轻人强太多,而且自从互联网的普及,一些老人的思想其实非常开放的,有时候只需要提一点他就立刻get到了。
虽然鉴于篇幅,很多细节没有提及,总之跟两位谈话太爽了,有一种知己一样一吐为快的酣畅感。
50
分享 2020-04-02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04
  • 浏览: 1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