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为什么讨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资本家之类的事物?

很多网上的左人都会厌恶二共路线(改开),并且会怀念苏联和毛时代的生活(当然我不是跪舔特色,但如果比烂的话我想诸位活在当下吧)

关于资本主义和资本家的罪恶,我也承认,但左派恶心的一点在于你谈古拉格大跃进饥荒他拿黑奴贸易华工说事,各种转移话题和洗地,另外目前来说经济方面自由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经济是最适合人类社会的机制,未来可能有代替其的新机制,但绝不可能是左派提出的那套。

单单谈历史,人类史上的许多案例都证明了计划经济/政府管控的失败,津巴布韦,阿连德时期的智利,委内瑞拉,苏联,大跃进等等,索维尔说过能成功99次,仅一次短暂失败还被人厌恶的是市场经济;能失败99次,仅一次短暂成功还被人喜欢的是计划经济。可为什么左派依然指责自由市场经济和自由资本主义的罪恶,并高喊社会主义万岁?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诺齐克一篇文章讲的很清楚,

我呢, 来个懒人包,就是自由市场竞争唯一裁判的的上帝本人,而且有时候他老人家还会掷色子。习惯了有一个裁判(老师)以及一个一元的评价体系(分数)的知识分子无所适从,考虑下你国90年代的下岗职工进入自由市场后的无所适从再放大一千倍就是知识分子的焦虑。当然左左人习惯有个裁判,当任何问题无法直接诉诸权威后基本就傻逼了。所以它们经常发出令人捧腹的吼声”为什么国家不管管“,国家最好把它们家老鼠未婚同居都管了才好
----------------------------------------------------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知识分子竟如此反对资本主义;而与知识分子社会经济地位相类似的其他群体却没有以相同的人数比例表现出相同程度的反资本主义取向。从统计的角度来看,知识分子可以说是一种异常现象。


并非所有的知识分子都是“左派”。与其他群体一样,知识分子的观点也是沿着一条曲线展开的。但是在知识分子的情形中,这条曲线本身却被改变并挪向了政治左翼。


所谓知识分子,我的意思并不是指所有的知识人士或所有受过某种程度教育的人士,而是意指那些专职处理以文字表达出来的观念的人──他们型构着其他人所接受的文字词句。这些文字匠(wordsmiths)包括诗人、小说家、文学评论家、报刊记者以及众多的教授,而不包括那些主要生产和传播以数量或数学方式型构之信息的人(即数字匠[the numbersmiths]),也不包括那些从事视觉媒体工作的人,如画家、雕刻家和摄影师。与文字匠不同,那些数字匠或从事视觉媒体工作的人并没有以一种不相称的人数比例反对资本主义。文字匠主要集中在某些职业场所:学术机构、新闻媒体和政府科层机构。


文字匠知识分子(wordsmith intellectuals)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生活得很好,因为在这样的社会中,他们有很大的自由去阐释、发现和宣传新观念,也有很大的自由去阅读和讨论载有这些新观念的文本;他们的职业技艺有着很大的需要量,而且他们的收入也大大高于普通人。那么,他们当中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都反对资本主义呢?的确,某些数据表明,一个知识分子越富裕越成功,他就越可能反对资本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反对主要来自“左派”,但并不仅仅源自左派。叶芝(Yeats)、埃利奥特(Eliot)和庞德(Pound)等人就是从右派的立场出发反对市场社会的。


文字匠知识分子反对资本主义,乃是一个具有社会意义的事实。他们不仅型构我们关于社会的图像和我们关于社会的观念,而且也致力于阐述科层官僚所考虑的各种政策选择方案。从论著到口号,他们都为我们提供了我们表达自己想法的文句。因此,他们反对资本主义这个事实很重要,而在一个日益依赖精确阐述并传播信息的社会里,这一事实则更为重要了。


针对相对较多的知识分子反对资本主义这一点而言,人们给出了不同的解释,而我们则可以从中区分出两种不同类型的解释。第一种类型的解释发现了一种由反资本主义知识分子所独有的因素;第二种类型的解释则辨识出了一种适用于所有知识分子的因素,亦即一种推动他们采取反资本主义观点的力量。这种力量是否能够推动某个特定的知识分子转而反对资本主义,当然还将取决于对该知识分子具有作用的其他各种力量。总的来说,由于这种力量致使每个知识分子趋向于反对资本主义具有了更大的可能性,所以这样一种因素将催生出更大比例的反资本主义知识分子。我们的解释属于上述第二种类型的解释。我们将界分出一种促使知识分子采取反资本主义态度的因素,但并不保证它在任何特定的情形中都会起作用。


一、知识分子的价值


如今,知识分子期望成为一个社会中最有价值的人,亦即具有最高声望和最大权势的人、享有最大回报的人。知识分子感到他们应当获得这种价值。但是从总体上来讲,资本主义社会并不尊重它的知识分子。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对知识分子(相对于体力劳动者而言的知识人士)所具有的这种特殊的仇恨给出了他的解释;他指出,知识分子在社会上与成功的资本家交往,从而也就把他们当作一个突出的比照群体,并且因自己相对较低的地位而蒙羞。但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甚至那些社会交往甚少的知识分子也具有类似的仇恨,因此仅仅用交往这一点来解释这种现象乃是不够的——显而易见,那些迎合富人之需要并与他们有事务往来的体育教练和舞蹈教练并不反对资本主义。


为什么当代知识分子感到他们应当得到其社会必须提供给他们的最高回报并且在没有获得这种回报时产生仇恨呢?知识分子认为,他们是最有价值的人(即具有最大功劳的人),而且社会也应当按照人们的价值和功劳去回报他们。但是,资本主义社会却并不满足“按功劳或价值”进行分配的原则。除了赠与、财产继承和发生在一个自由社会里的赌博收益以外,市场还把财富分配给那些满足了其他人通过市场表达出来的因而可被感知的需要的人,而市场分配多少的问题则取决于需求的量和相同产品之替代性供应品的量。不成功的商人和工人并不像文字匠知识分子那样憎恨资本主义制度;只有当人们认为自己有优越性而未被承认和认为自己有权利而蒙遭否定时,他们才会产生那种敌意。


为什么文字匠知识分子认为他们是最有价值的人呢?为什么他们认为应当按照价值进行分配呢?需要指出的是,上述第二项原则(亦即应当按照价值进行分配的原则)并不是一项必要的原则。论者们还提出了其他各种分配模式,其中包括平等分配的模式、按照道德品性进行分配的模式、按照需要进行分配的模式,等等。事实上,任何一种分配模式都不必成为一个社会(甚至一个关注正义的社会)旨在达致的目标。一种分配的正义也许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即该项分配源自于一种人们自愿交换以正当方式获得的财产和服务的正义过程。不论这种过程产生何种结果都是正义的,但是这种结果却未必符合任何特定的模式。那么,文字匠知识分子又为什么视自己为最有价值的人并接受“按价值进行分配”这项原则呢?


自思想有记载起,知识分子就告诉我们说,他们的活动是最有价值的。柏拉图认为,理性的能力在价值上要高于勇气和欲望,因而哲学家应当进行统治;亚里士多德也认为,知识分子的思辩活动乃是最高级的活动。记载有这种高度评价知识活动的文本,比比皆是,不足为奇。那些系统阐释这种评价的人,亦即用各种支撑它们的理据撰写这些评价的人,毕竟也是知识分子。他们实际上是在夸奖他们自己。那些评价其他事物更甚于通过文字进行思考的人,无论是为了追逐名利、还是为了争夺权力、或是为了寻求持续的感官快乐,都不曾如此费心地留下什么不朽的文字记载。惟有知识分子杜撰出了一种有关谁是最好的人的理论。


二、知识分子的学校教育


究竟是什么因素促使知识分子产生了这种优越的价值感呢?在这里,我想把关注点集中到一种机构上:学校。随着书本知识变得日益重要,学校教育——亦即年轻人在班级里一起阅读书籍并掌握书本知识的教育方式——也就普及开来了。在这种背景中,学校成了家庭以外型构年轻人态度的主要机构,而且几乎所有后来成为知识分子的那些人也都接受过学校教育。他们是学校里的成功者。他们被认为比其他人优秀而且被视为具有优越性。他们受到赞扬并获得奖励,而且也是老师最喜爱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又如何能够不视自己为优秀者呢?他们每天都在以一种敏捷的方式经验着不同的人在思想能力方面的差异。学校告诉他们,并向他们表明,他们是优秀者。


学校所展示的并因此教导学生的也是那种按照(知识)价值给予回报的原则。在知识方面取得成就的人会得到赞扬、老师的笑脸和最高的学分。在通常情形中,学校还必须确立出一个由最聪明的人组成的顶级学生群体。尽管不属于正式的科目,但是知识分子还是在学校里上了无数堂有关他们自己比其他人更有价值以及他们所具有的较大价值如何使他们能够得到较大回报的课程。


然而,更广阔的市场社会所教授的却是一种不同于学校的课程。在市场社会中,文字方面最聪明的人并没有获得最高的回报;再者,知识技艺也没有得到极高的评价。由于学校的教育告诉知识分子说,他们是极富价值的──亦即他们是最值得奖励和最应当得到回报的人,因此,知识分子在总体上讲又如何能够不憎恨这种剥夺了他们根据其优越性而“应当”获得的正当回报的资本主义社会呢?接受过学校教育的知识分子对资本主义社会持有着一种愤愤不平的很深的敌意;然而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种敌意虽说为各种表面上适当的理由所包装,但是,当这些特定的理由被证明是不适当的时候,那些知识分子却依然坚持这样的敌意。


所谓知识分子认为自己应当获得一般社会所能提供的最高回报(财富、地位等等),我的意思并不是说知识分子认为这些回报应当是最多的财物。也许,他们更为珍视的乃是对知识活动的内在褒奖或经久的尊重。当然,他们也认为自己应当受到一般社会给出的最高评价,而且越多越好,即使这类评价有可能是无足轻重的。我并不打算特别强调那些业已找到了进入知识分子口袋之途径甚或已经为他们个人所获得的回报。由于他们把自己视作是知识分子,所以他们会对这样一个事实表示不满,即知识活动没有得到极高的评价和回报。


知识分子想把整个社会都变成一所大学校,亦即把整个社会都变成一种类似于学校的环境──他们曾经在那里表现得极为出色而且也受到了极好的评价。通过采纳一种与一般社会之酬报标准不同的回报标准,学校肯定会使一些人在日后体验到地位下降的状况。那些处于学校等级制度顶层的学生将认为自己应当得到一个顶级的职位,不仅是在那个小社会中而且也是在大社会中──亦即这样一个社会:当它没有按照这些人自己设定的需要和权利去对待他们时,他们将憎恨该社会的制度。据此我们可以说,这种学校制度促使知识分子形成了反资本主义的态度。更为准确地说,这种制度促使文字匠知识分子产生了反资本主义的想法。然而,数字匠知识分子却又为什么没有形成与文字匠知识分子一样的反资本主义的态度呢?我推测,那些在数字上聪明的孩子,虽说也在相关的考试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但却没有像文字上聪明的孩子那样得到老师当面给予的赞许和关注。正是文字技巧使他们亲身感受到了老师给予的褒奖,因此显而易见,正是这些褒奖在很大程度上使他们形成了这种优越的资格感。


三、教室里的中心计划


就本文所讨论的论题而言,我们还需要做一点补充。那些(未来的)文字匠知识分子在学校这种正式的官方的社会制度中是成功者,而在这种制度中,相关的回报乃是由教师这个中心权威进行分配的。当然,这些学校还在教室、教室厅廊和校园内盛行着另一种非正式的社会制度,在那里,回报并不是由某个中心权威进行分配的,而是自生自发地凭同学的意愿和兴致进行分配的。在这种非正式的制度中,知识分子就没有那么风光了。


因此,知识分子在此后认为那种经由一种中央组织的分配机制对财物和报酬进行分配的安排要比市场那种“无政府和混乱不堪”的局面更为适当,也就不足为奇了。就此而言,实施中央计划的社会主义社会中的分配与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分配相对,正如老师进行的分配与校园和教室厅廊中进行的分配相对一般。


我们的解释并不假定(未来的)知识分子构成了学生中的多数──即使在学校的顶级学生中,他们也未必构成多数。这个顶级学生群体多半是由这样一些人组成的,他们具有实质性的(但不是支配性的)书本技能,同时伴有社交的风度、取悦于人的强烈动机、友善的态度、获胜的手段,以及一种按规则玩游戏的能力。再者,这样的学生还将受到老师的重视和重奖,而且他们在大社会中也会表现得极为出色(他们在学校的非正式社会制度下也有很好的表现,因此他们并不会特别衷爱学校正式制度的准则)。我们的解释乃是以这样一种假设为基础的,即(未来的)知识分子乃是比例不等地出自于学校的(官方的)顶级学生群体;此外,该顶级学生群体将体验到其地位的相对下降──或者,更为确切地说,这个顶级学生群体本身就意味着它的地位将在未来渐渐式微。(未来的)知识分子对资本主义的敌意将在他们进入大社会和实际经验地位下降之前就会产生,亦即在聪明的学生意识到他们在大社会里(很可能)要比其在眼下的学校里更不顺意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了。当学生所接受的是那些表现出上述那种极端反资本主义态度的知识分子的教育的时候或者当学生阅读那些知识分子的论著的时候,学校制度所具有的那种未意图的结果,即知识分子对资本主义的敌意,当然也就得到了强化。


毫无疑问,一些文字匠知识分子乃是些刚愎自用和好发疑问的学生,因而他们的老师也很讨厌他们。当然,这样的学生也学到了这样的课程,即最好的学生应当得到最高的回报,而不管他们的老师怎么看;再者,他们自己就是最好的学生,因此他们会在一开始就憎恨学校制度所施行的那种分配;难道不是这样吗?很明显,关于本文讨论的这个问题以及其他问题,我们需要用有关未来文字匠知识分子在学校的经历的资料来进一步限定和检验我们的假设。


--
咸鱼老李 原品葱用户@咸鱼老李,请在黑暗时记住天亮时的样子
首先你应该说清楚具体的派系,因为自称“左派”的派系很多,千万不要把所有自称为“左派”的派系都一棍子打死,要知道这种事情你国宣传部最爱干,通过放大一小部分圈子里的劣迹来把整个圈子污名化,因此我个人作为自由主义者,对于大部分温和左派一直都主张“不割席不笃灰”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按照你的话来看,你所描述的应该是原教旨主义马列(注意是马列而不是马克思主义,它们虽然相似但是大相径庭,原教旨马列指的就是墙内左圈泛滥的所谓“毛左”),我个人作为一名自由主义者,恕我直言,许多极端派的原教旨马列其实就是彻头彻尾的恐怖份子,我认为恐怖份子无论派系和政治光谱,都应该受到鄙视、厌恶和憎恨,我的这句话可不仅仅是说给原教旨主义马列听的,所有恐怖份子和恐怖主义的思想都不应该变成实际行动,要知道原教旨马列的劣迹还尸骨未寒,各色新型恐怖主义思想却遍地开花,我们需要警惕一切极端主义思想。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因果關係顛倒。
一般對於左派右派的定義其實並不固定,而是看議題及場合等綜合結果。左右派分別支持及不支持的議題存在關係鏈,形成廣義上區分兩派的方式,但各項特質間又不必然存在既定關係。打個比方,一個人可能出於個人主義支持平權,追求實質平等,他會被歸類為「支持左派」,即便「個人主義」之於「集體主義」一般會認為是右派的想法。因此,除了一般認為的左右之分,還會細分出其他政治派別。(就像許多民主國家有兩大左右黨,也會有其他意見與大黨各有分歧的小黨存在)

因此,應該是這個人「討厭看不見的手導致的權利不平等」、「討厭可能壓榨勞力及侵佔資源的資本家」、「討厭資源分配不公的市場經濟」、「討厭資本主義」而被歸類為「左派人士」,而不是他是「左派人士」所以必然不支持「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討厭「資本家」。

(雖然說也有人用「激進」及「保守」區分左派右派,不過有鑒於實際議題的複雜性及場合的不同,並且過於直觀及武斷,一般不太喜歡用這類分法)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西方左派要分上下层来讲。对于下层左派而言,左派思想是最符合他们善良天性和对经济学的无知的东西。和人类的直觉(虽然不符合事实)完全合拍。这种直觉要是能够被破解的话窝姨的文明季候论怕不是要破产了。
对于上层左派而言,政客们有几个是真心为人民服务的?不过是民主制度不允许他们作恶罢了。对于这些政客而言,既然专制独裁的时代已经回不去了,那总得找个专制制度的替代品不是?虽然民主大政府的权力再怎么说也不能和专制独裁相提并论,那也比小政府强吧?
当然尽管我能理解下层左派在道德上的选择,但是必须强调的是这个过程中“自由”这个概念被扭曲了。原本自由是相对于公权力而言,要求公权力不要限制自己的权利,而左派说自由是相对于社会的传统道德而言的,遵守道德就是奴役,违反道德就是自由。所以左派一般会支持大麻合法化、婚内出轨等等。当自由的定义被扭曲之后,这些左派反过来支持政府扩权,反对自由本身,不是很正常吗?
接下来我们就可以谈谈你国的左派了。既然连西方左派对自由的理解都这么扭曲,那中国人长期没有受到自由思想的滋润,当然就更扭曲的没边了(你国的女权可以一边支持女权一边支持腊肉,多牛逼)。西方左派再怎么讲还要受到民主制度的制约,如果有哪个政客宣布明天开始搞计划经济,那么多企业家银行家小商贩能答应吗?你国左派就不怕这个。
当然更致命的问题是:你国人长期生活在秦政之下,早就习惯了依附于政府了,很多中国人不是都说自己是被政府养活的吗?那你说从明天开始大家不要依赖政府了,大家肯定会恐惧的——当然,这里一定有人会说政府的钱都是民众靠交税提供的,但天天只谈福利不谈税收,尤其是税收抬高物价的又不是我们右狗。
人是不可能脱离共同体的,区别只在于是大共同体还是小共同体。按道理来讲反抗小共同体永远比反抗大共同体容易,但这同样是违反中国人的直觉的。盖因中国人的骨头早就被数千年秦政磨光了,什么共同体都没有反抗的勇气,小共同体的迫害比较直接,大共同体的话大家还可以幻想一下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套到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这个维度上就是:你是要领企业(小共同体)的工资,还是国家(大共同体)的福利?所以说你国人实在是太惨了,虽然你国的福利约等于没有,但是依然比工资更能让你国人感到安全。
(其实这也能部分解释为什么你国人不愿意接受民主,民主了以后不就得自己为自己的命运负责吗)
andersqueue 不自由毋宁死!
反对情绪化的答案,左右派之争自从资本主义诞生以来就不停歇,本质上是价值取向之争。

人类社会有一个基本矛盾:想人人平等,可是人的天赋才能迥异。

独立宣言说,人人生而平等,那么这个平等权利是否包含经济上的公平。为什么南方奴隶主富得有钱,黑人奴隶却食不果腹。马克思的年代,工人一天工作14个小时才能填饱肚子。左派的一个出发点,人和人之间的贫富差距不能太大,在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如果没有政府的干预是不可能的。所以就有很多方式去尝试,第一种是列宁式的共产主义,试图建立一种公有制计划经济来实现,结果不但经济上没有实现这个无剥削的目标,而且在政治上形成了一个极权主义的特权阶层,给世界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第二种方式,就是北欧国家的议会民主方式,通过占领议会席位最后让这个国家的政策走向公平的社会主义。北欧国家社会福利很好,失业了根本不用担心,代价是向富人和工薪阶层征收重税和养懒汉。这种方式本质上是利用政府税收调节,要完成这个,必须是大政府。社会主义在欧洲很有市场,现在美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这种倾向。

我们都知道,每个人天赋才能有差异,在一个完全自由竞争的理想经济环境中,很快就会出现富人和穷人,而且他们的差距越来越大而且不可避免。随着生产力的提升,资本家的财富积累速度越来越快,洛克菲勒一辈子建立的石油帝国财富,马克扎克伯格可能只要十年。自由主义经济让每个人都充分发挥自己能力,最终得以让资源合理利用,社会生产效率提升,这是右派的出发点。为了这个,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让人有安全感有动力挣钱,社会建立法治和契约,要小政府,政府不要干预市场,可以接受贫富差距。右派不赞成太好的社会福利,因为那样会养懒汉。

最后总结下,左派强调社会公平,要大政府,收重税,不用担心失业。左派是理想主义。右派强调社会效率,要小政府,减税,自由竞争。左派会养懒汉,长期下来会让福利无以为继。右派会让贫富差距分化,长期容易引发社会动荡。右派是现实主义。

这个世界是复杂的,所以无论哪种观点都不能解决问题,只能让两者平衡点达到一个比较不错的状态。
支持左派的人,那你觉得每个月对你月收入征收40%的税很好咯?支持右派的人,那你觉得每年地铁涨价偏远地区没有手机信号很正常咯?

回到题主的问题,有些人怀念毛时代,他哪是怀疑计划经济啊,他是怀念大家都饿肚子的日子,反正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就是这种心态。
说他们是左派,那是侮辱左派的理想主义情怀。
Ganondorf I can see this girl's dream
自由市场经济 需要 私有产权的确立才能运行 

私有产权制 需要 行会,特许公司,所领安堵(关税)这样的排外权(垄断)的保护

但是 特许权垄断和关所设置 阻碍 进一步形成更大的自由市场

经济发展无不是在这三个权力博弈中来来回回。左派和右派永远都会存在,因为二者设想的理想状态都不存在,自由市场,私有产权,特许权(地方自治),三者不可同时存在。同样全球化和逆全球化都不见得是趋势。罗马曾经统一了地中海的市场,蒙古统一了除欧洲外所以旧大陆的市场,而今安在哉?

很多提倡自由市场的经济学家像弗里德曼反对反垄断法。垄断其实就是这个时代的特许状。但如果允许垄断,又何来自由市场经济而言呢?但如果国家反垄断,托拉斯卡特尔的私有产权又怎么保护呢?没有产权,何谈自由市场经济呢?所以一切都在上面的三角循环中。
左派的最大特点在于对于风险的高度厌恶。左派所说的平等,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风险和不确定性这个东西,人人平等就难以完美实现。自由市场和竞争,其实是风险在经济中的直接体现,资本家就是风险的承担者,资本得利来自于承担风险获取溢价。

左派为什么厌恶自由市场,是因为自由市场的不确定性太强了,自由市场需要进行竞争,不能确保成功。比如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也许一个人下海能轻松赚一万块钱,但是一个标准左派的思想必然是认为赚钱的都是关系户,大多数人都是血本无归,因此他会为自己坚守岗位而沾沾自喜。左派最常见的理论就是认为风险投资完全都是资本在吹泡沫、纯粹浪费钱,并且认为马斯克这些创业家都是骗子

学术界左派多,一个很简单的原因是学术界适合风险厌恶的人生存,学术界就像游戏里面升级打怪一样,努力就有回报,学习了考试就能得好成绩,灌水发文章就能得职称。。。。
ccpvirus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首先左派不等于共产党,其次,共产党不等于中共,再次中共等于法西斯。这就是实际情况,各位自认左派的朋友,不用介意,共产党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 是比极左还左,比极右还右的法西斯。
反党积极分子 消灭了尖锐的批评声,温和的批评声就变得刺耳了。 消灭了温和的批评声,连沉默都变得居心叵测。 当沉默也被消灭时,夸赞的不够卖力就是一种犯罪。
因为你说的那些不能被称为左派,马列毛主义者认为自己推翻一切所以是左派,你们所有不支持马列的都是右派。结果就是楼主你已经被他们忽悠了,共产意识形态不能放在坐标轴里。不管你嘴上说的多好听,公有制+独裁+集体主义+输出革命 和 开放市场+议会+个人主义+贸易全球化究竟谁才是右派我暂且蒙在鼓里。

反正这些疯子认为能通过杀几亿人的方式改变人类社会结构,让自己成为人类的大救星从此摆脱“阶级”概念。甚至冠冕堂皇地觉得共产不成功是因为死的人还不够多,没点精神疾病一般人都做不出来这种事
只说我观察到的美国左派知识分子。


不谙世事。
知识分子里,做老师、做顾问类型的人多,一辈子仰仗别人的拨款、捐赠、捐献。尤其是社科文,除非侥幸写出畅销书,不然实在是挣不到钱。虽然有做学问方面的心酸,但和工农商在日常真实世界里,从无到有搏命挣钱不一样。花钱事情上,有点“崽卖爷田不心疼”的意思。比如我目前所住小镇的学校,盲目扩建,要超多预算。老师们觉得只要大家加物业税,事情就解决了。民众个有所图,毕竟还有很多人符合减免条件。于是在投票里加税党堪堪险胜不加税党。

妒忌。
另一方面,他们无法理解真实世界挣钱里的血汗,人又聪明,又要想尽办法从有钱资本家那里骗捐。酸柠檬心态也是人知长情,必然会觉得自己穷只是因为资本家坏。

傲慢。
聪明人的傲慢是很糟糕的事情。聪明人往往不肯拒绝常识。你要做经济学的,和铁锈带蓝领工人有共识,无异于要他们和“野蛮人”为伍(野蛮人这个词是某个支持全球话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说的)。这可是耻辱。当农场主、卖汽车的、阿兵哥都知道社会主义是坏东西的时候,这些宠坏了的左派知识分子怎么肯说资本主义好?反正再怎么美好社会主义,他们也不会被社会主义铁拳打击,资本主义的会保障他们的言论自由和安全。


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需求,他们都需要在资本主义坏的概念里,愉快地活下去。反正,古拉格和红色高棉与他们无关。
HFirework 人人无辜,或者无人无辜
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理”,积极推行,希望大家灵魂深处闹革命,世界就会更好,这就是左派。

积极推行的方式是杀掉所有不同意的人,这种人不管叫什么,都是在反人类。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兲朝的所謂左派,基因是馬列邪教的原教旨主義信徒。
與國際社會所談論的左派兩回事。
大伪似真 ? 水葱狗管理只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首先,很多人的直觉是有些人过得很糟糕,是因为有些人坏或者过于贪婪导致的。如果人人都有博爱之心,我们就能构建美丽的天堂。这就是左派思维的一切根源。尤其是工业化早期,工厂里的工人工作条件那么恶劣,贫富差距如此巨大,任何一个人看到如此社会现象,都会对底层产生强烈的同情心,这是人之常情。而天真的人会想,为什么资本家如此贪婪,如果他们多分给贫苦大众一些,大家不就活得更好吗,你们要这么多钱,又花不了,何苦来哉。这些话你跟一个超级富豪讲,只要这个富豪是个正常人类,估计他都打从内心深处认同,一个富豪白左就这么诞生了。但是当这个富豪还是企业家的时候,他就不能这么想问题,因为真的给太多,产品成本高,反而卖不出去了,所以有些富豪可能想,当企业家的时候在商言商,之后多多献身公益事业,这就是为什么富豪多白左的原因。左派之所以讨厌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是他们认为造成贫富差距过大的原因是因为资本家的贪婪,所以他们开出的药方无外乎就是把富人的钱分给穷人一些,或者什么最低工资标准之类的,这就是他们那浅薄的头脑所能找到的药方。

但是事实果真如此吗,实际上我们知道劳工条件的改善以及工资的提升从来不是资本家让渡来的,是工人们通过工人运动争取来的。但是资本家也会分化瓦解工人运动,各种分化手段人家资本家样样精通,各种工贼也是层出不穷。所以工人运动会对工贼极力抵制,不揍你一顿算轻的。只有这样,工人才能获得足够的议价权,从而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而这些谈判行为,都是在保障自由权下的自由市场经济行为,和政府干预没什么关系。然而现在情况其实反过来了,很多政府完全站在劳工立场上,给企业的紧箍咒一个比一个紧,你敢替企业家说一句话,你就是剥削工人阶级,结果是企业负担反而变重,失业率怕是不降反升,再一次从侧面证明,政府的干预行为是多么的荒唐。

右派之所以比左派高明,是右派尤其是保守派更相信自发秩序,不太相信人为设计,你俩有啥矛盾自己商量,到谈判桌上谈。这里顺便说下,劳工条件的改善依靠的是工人运动,但是资本的流动性要远比劳工的流动性强得多,他们可以找没有工会的地方招人,你某一个国家的工人再团结,你管不了大洋对岸有一群奋斗逼,可是这群奋斗逼不明白,如果因为这群奋斗逼害了美国的中产无法提升工资,那么未来他们生产的产品卖给谁都要出问题,他们自己也要喝西北风,你越当奋斗逼,你越是给自己挖坑。

但是,这么绕一大圈的原因,凭左派那群没有进化完全的头脑,又如何想的出来。
可爱猴猴 We feel free when we escape - even if it be but from the frying pan to the fire.
这和平等福利并无关系。

我们可以轻易的发现,正常的市场经济将会以消费者的偏好——因为他们手中持有的财富——来决定它的导向和服务性质。

这因为,也仅仅因为消费者的财富

但这份财富可以不只来自大众,它同样得以来自一位执有大量财富的个体。

市场经济的拥护者多半也热爱自由,他们相信自己的选择与能力,并且拒斥一切源于权力的干涉:问题是,不是只有政府的权力才是权力。

我拥有枪,而对方没有,同时我用枪强迫对方顺从,这就是以暴力实现权力。

某些父母用亲情来捆绑、支配子女,这就是以情感来实现权力。

而我们的上司用薪水和工作岗位来强迫员工,同时与这位上司同等地位的人普遍抱持这样的行事方针,这就是以经济实现权力。

而市场同样可以借着大量的资本来实现少数人因为占有大量的财富,反过来主导市场需求的行为。

在消费者的一方,人对市场没有价值

有价值的是人们的钱,而这些钱是被分散给几十万几百万人,和在一个人手中并无什么差别,都是钱,市场都是得讨好钱的。

于是执掌大量财富的人得以实现对社会的独裁,正如网友们普遍讨厌的民主党——是了,哪怕大家都说民主党左,但现在民主党出来闹事的,比如杰克•多西,推特的执行长这样的人,不也是用占有大量的财富(推特就是他的资本),并用它带来的影响力变现成权力的方式来作乱的?

退一万步说,多西的作为也必然不是毫无好处就去做的。

理想主义者或者控制狂是唯心的,不可理喻的,利益才能作为真实驱动一个人的解释。

那谁给了推特的执行长这样的利益?
财富。

有人带给他财富,带给他流量,带给他从中获利的可能性,不论这些利益是来自广大用户,还是少数占有财富与权力的人。

所以市场机制并不自由,它可以是被任何人支配的——不论是大众,还是个人。

只要你持有财富,就能成为国王。

但真正的自由主义者不会渴望国王。
有人喜欢帝制吗?有人会说这些有钱人是自己打拼的,但共产党的天下也是“打拼”来的。

而且财富同样可以被继承。正如毛泽东生前试图培植自己的亲戚一样。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因为不加掩饰的真实,其实最遭讨厌不确定性的人恨,宁可拥抱虚伪,也要换得安心。

安心感比命还重要,对一个社会的稳定来说尤其如此。所以从社会文化来讲,实际上是左派努力在助其讨厌的建制派稳定大众根基。
mk999999999 粉红的克星
左派的定义是什么?如果进步派是左派的话,保守派是右派的话,那么实际上反而是右派反对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更多,法国大革命时期左派许多都是重农学派的信徒,这些人往往拿自由市场反对封建秩序
Eumenes 建立民主自由的中华联邦!
单纯地分左右,是一种和二元论一样的弱智逻辑。
他们其实并不了解什么是市场经济,不了解资本主义,只知道有这些词,这些宏大概念,以及有些人(长辈,学校,其它粉红网民)一直在说这些词是坏的,于是就有了认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坏的,革命,共产,毛等概念是好的,这样的印象。

如果真的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从他们生活中拿掉,他们会发现,生活变得很难忍受。
lemontea ?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费拉左派是毛共时期的中下层既得利益者,由于支匪转换路线他们变得一文不值,开始怀念过去的好日子,并且自称左派。支匪内部的左右派本质是按自己出身划分抱团夺权和信仰无关。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阶级地位低的人趋向与低风险而非高回报,因为他们没有承受风险的能力,因此就算有投票权也会投给基督教保守派或各式各样的社会主义者。欧美的左派本质就是把基督教救济漏掉的各种本地边缘人救济起来,边缘是社会地位而非人数,边缘人有可能人数极多。在中国没有自身政治能动性的边缘人甚至人数是占总人口绝大多数的。
左派多为知识分子也是因为知识分子喜欢理论建构,而理论建构需要有社会问题的导向。自由主义永远也只适用与绅士而不能普及到无产阶级,因为无产阶级承受不了谋划失败的打击。左派知识分子很多收入远算不上高,因此需要引入理论建构来自我满足。
自由与平等是人类的美好诉求,但通过破坏社会资源实现平等将损害自由最终威胁平等本身,只有将社会资源平均分配到底层才能在实现平等的同时保有自由,这就要求实现一个民间自治的小政府高福利社会,但现在的生产模式远无法实现在社会资源完全平等的前提下实现再生产,因此需在左和右间寻找平衡点。
这些人是哪门子左派哦!这些人是彻彻底底的极右翼,右出数轴的那种。
他们对威权极为尊崇,所以才会对自由如此反感。

任何对自由有认知的人,都会明白:

一切你认为是自由导致的问题,其实都是因为不够自由。

为什么苏联解体、中共改开以后,出现了大量寡头企业搜刮民脂民膏?他们会说是因为自由经济导致的,然而真相是因为当时并不是完全自由的市场竞争,寡头可以通过行政手段给自己筑城确保自己“自由地”垄断。
为什么支国互联网自媒体内容混乱不堪不堪入目?他们会说是因为言论自由放纵导致的,然而真相是中共言论审查,言论不自由,有思想有内容的东西不能存在,于是就只能“自由的”发布那些低俗内容。
为什么支国炒房如此疯狂?他们会说是因为自由,开发商、房东自由剥削导致的,然而真相是因为中国没有自由的投资渠道,于是房子成了少有的优质投资品,于是多出来的钱只能炒房了。
中国铲共党 中華民國中國鏟共黨黨主席
因為左派政客都是一群不懂數學和科學的傻逼,全部論證都可以歸結到這一條。數學科學界的左棍,一般是過得太好完全不跟普通人有接觸。
ioth ? 变量老帅
中国现在的情况,哪来的右派?全部都被拍死赶跑了,除了极左,就是无脑。
毛不是什么左,就是无知,那时候可不是人全部没饭吃,高干吃得好得很,现在的特供,就是那时间延续下来的。
初二博士 黑名单 权限狗死妈,南蛮废物死妈,大英屠绝支那废物
简单来说左狗都是穷光蛋,自然嫉恨改开权贵资本了。但左狗软蛋又不敢承认或装看不见是共产党在走资,只好蜷缩在角落里念经了。
食屑海豹 他们给海豹只喂面包屑
在一定规模上,资本主义就不是资本主义了,而是一种由不受控制的迷你集权社会的组合体,比如曾经的福特和现在的富士康等等。

自由经济在发展到对消费者和员工都产生排他性的时候,就不再是自由经济。
为什么品葱上很多人的认知一定要这么极端呢,完全否认中间路线的存在,是左派就是共产主义,是右派就是市场万能
现在的国际趋势本来就是各国纷纷右转,右翼政府上台,左派声量越来越小,出现的问题还都要归罪左派吗,拿这次的肺炎来说,期待你们能论证出口罩菜价涨价合理性,绝对反对政府干预
至于中国,我不认为一个民间崇拜成功学,到处充斥种族歧视言论,反对穆斯林的国家的价值取向叫做左,也不认为对中共的态度和左右有必然联系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资本主义”有无穷多个定义。目前流行的定义,很不幸,是冷战时期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斗争”这种荒谬的定义,跟社会主义阵营对立的这一帮就叫资本主义。然而“资本主义”又同时指了很多种不同的东西。实际上,跟社会主义斗争的力量现在看来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是混合多元的、掺杂了多种历史遗留成分的多种社会结构在跟破坏性清理以后社会结构比较单一的苏联社会主义斗争。例如,马克思主义始终至少是西方社会民主党承认的价值观之一。纯正的那种小政府自由主义,至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从来没有真正实施过。

我们要考虑一下全球化所谓的这种右派代表的是什么,全球化经济代表的是什么。它代表的是费拉原子化劳动力和外国资本的结合。国际大财团的势力对于大多数边缘国家来说来自境外,跟本地社会生态——无论是上等人还是下等人的任何一种成分都不搭界,而且势力比他们当中的任何一种都强大。它更希望有原子化的劳动力来接受它的雇佣,在短期内开发出最大利益。这种势力跟原来本地的保守势力是有强烈冲突的。

于是,就出现了《百年孤独》所描绘的,马贡多(Macondo) 一度极度繁荣,到处都是洋货,但是突然又衰败了。为什么?资本主义来了又走了,留下了一片垃圾。为什么来了又走了?因为全球资本主义像迦太基的全球主义那样,它赚的是快钱,它要的是青年和中年男子。对于维持人类种群最重要的家庭和社区,在资本主义意义上来讲是一个赔本生意。养小孩就是第一号赔本生意,养老人是第二号赔本生意。然而,社区的存续正如儒家正确指出的那样,就看养老这件事情了。西伯善养老者,故天下归之。你年轻的时候赚的钱再多也没有用处。老实说,你年轻的时候赚的钱少一点,你也照样过。如果你年轻的时候赚的钱少一点而小的时候和老的时候有人管,那其实你是比年轻的时候赚钱多、但是小的时候和老的时候没人管要占便宜。

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就是只要中间那一截的你,不要起端和末端的你。那么这种资本主义是干什么呢?它是来柔性灭绝人类的。拉丁美洲的天主教会从国际资本主义当中看到了恶魔的影子,再加上这些恶魔又是讲英语的新教徒,他们从马丁·路德那个时代就早已经认定你们是魔鬼了。现在你们又来了,你们要把我们可怜的天主教徒骗到什么地方去?这是保守派固有的反应。左派的反应,因为现在已经有了马克思的思想资源,那当然是,他们会跳起来说,封建地主和资本主义都应该打倒,切·格瓦拉万岁万岁万万岁。于是,二十世纪的甘迺迪和美国进步主义者推广的这个拉丁美洲就变成了自由主义、保守主义和左派三者的天下。

保守主义者的意思就是,我们就是在做赔本生意的。人存在的目的不是要赚钱,而是要荣耀上帝。生养众多是上帝的旨意,你受苦是应该的,那是你在乐园里面犯了罪的结果。上帝就是要你受苦,生养众多。不要再说二话、违背上帝的旨意了,上帝不是来给你算帐的。这当然都是落后保守的观念了,左派的看法如上所述。实际上,左派、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相比,自由主义者是一个弱的人口灭绝机制,它是以缓慢的方式使你的生育率降到韩国和台湾的水准,但是它不杀人也不整人。共产主义者是直截了当地砍头,把你的生育率降到俄罗斯现在的水准,比日本、韩国和台湾还要低。从保守主义者的角度来讲,你们都是诱惑,像一个含辛茹苦的母亲好不容易把几个孩子养大了,却被妓女和赌徒拐去,然后不得好死。


全球化资本主义像迦太基的科学种植园主一样,解决不了劳动力来源的问题。奴隶从哪里来?没有奴隶,就没有迦太基出口的高价橄榄油。资本主义需要大量的廉价劳动力,然而资本主义核心国家的人口却衰退得这么快,他们需要第三世界的移民。而第三世界的移民如果是穆斯林或者其他什么异质文化的话,又要引起多元文化和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保守主义者讨厌这些人,但是除非你们自己有很强的生育率,不让他们来就等于是资本主义的立刻自我灭绝。例如德国有三分之一的妇女不生小孩,它如果没有移民的话应该怎样维持呢?全球资本主义的自杀性,在这方面是表现得非常清楚的。
缺什么就想要什么,把一些历史时期或一些国家意淫成他们理想中的样子,无非是满足自己的政治需求,就好比以前有人不喜欢中共,立马就变成了果粉,完全不管历史事实,不管国民党以前是一个白色恐怖政党的事实。不是有很多粉红经常说什么“我曾经也是个反贼”之类的话吗?这种以前十有八九是果粉,当他们被别人拿历史打脸后,就觉得好像恍然大悟,变回了粉红。然而中国政府对毛时代的许多历史并没有彻底的反思,这些人自然而然就又开始把毛时代理想化了。迟早他们又会再次被历史打脸。其实这些人的一些出发点也没有错,无非是想社会能更公平点,贫富差距能小点,他们错就错在在对历史事实的认知上。
Fire 新注册用户
他们没搞清楚一个事情, 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没有必然联系, 要实现共产主义, 并不一定需要共产党.  同理,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也没有必然联系, 21世纪没有绝对的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并不是不公平的代名词. 支持共产主义其实更多是--想要不劳而获.

公平、公正的社会 不等于  就是共产主义.
过来看看 黑名单 过来看看
欧美的左派在人类的第二层了,共产主义是第三层,第三层基本实现不了,第二层努力下还有可能实现,但问题是不顾现实和人性推行左派主张,会变成祸国殃民
底层的人仇恨一切

资本家,大企业,社会名流,名牌和自己消费不起的东西
資本主義問題很大,但共產主義則完全是一種不可實現的空想。
極左人士基本上都是一羣空想社會主義者,總以爲能把社會帶入共產主義理想鄉,但結果卻是極權主義敵托邦。
當年共運興起的年代好多早期共黨都是這類極左人士,當共產主義空想破滅之後,他們就變成了一羣失去方向的行屍走肉,貪得無厭地吞噬者財富,卻不知前路爲何。
未定义字符串 ๑乛◡乛๑
政治左派的本质应该是要求平等和福利,主张对自由市场特别是垄断资本进行必要的监管

其他冠以左派之名的东西要具体分析了,赵国“左”直接忽略
流光岁月 我的岁月静好,靠你们墙外负重前行
其实不尽然,,毕竟只要你自己站得够右,看谁都在你左边。。。。。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用不太恰當的模型做比喻:左派是偽君子,右派是真小人,左派只會製造話題,破壞制度,煽動群眾,但沒有對其目標的邏輯論證及論述、清晰的路線圖及因應不同情況的明確有效的實施方案,喜歡提倡破壞舊有秩序,建立絕對公平,所以,以資本及資本家為主導力量易建立起來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被認為是壓榨勞工階層的壞制度,左看右看都不順眼,因此,左派力量大的國家最容易產生獨裁或者共產黨政權,人民最易被煽動起來推翻舊制度,然後成為被宰割的韭菜。
本来公平和自由就是两件冲突的事情,左派更加追求公平,右派更加追求自由。
资本家肯定更加喜欢自由,尤其是市场经济的自由。
左派也不止是共产主义,还包括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等等,实际上后两者的政党在欧洲也是很常见的,尤其是西欧和北欧,主要的体现就是高税收和高福利。
annoymouse 黑名单
因为左派喜欢特权,当他们有特权的时候,他们不会管农民是否有这种特权。毛左大部分的支持者是城市下岗职工。
翻墙爱国死妈 我孟驰实名反支,好吗?
这是因为拆那左人比一般意义上的左人更加左,这是拆那特色政治坐标决定的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因为资本主义确实在很长的时间都未解决公平、平等的问题,很多穷人出生的知识分子会不自觉地被马克思主义吸引,而且后现代理论对现代性的解构天然与马克思主义相亲和。
开放才能进步 社会主义只是设想,不可能实现。
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你的表述有误。

你所说的“左派”指的是毛左,马克思主义者。
jjzzmm 观察 左派人士
本左只讨厌垄断资本家(华尔街、互联网寡头)、权贵资本家(伪共)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hashtag/%E5%8F%8D%E4%B8%AD%E5%9B%BD%E6%A2%A6%E6%95%99%E6%9D%90
如果你有一些了解,应该知道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学说建立在反对三样东西之上:
1 资本主义 2 帝国主义 3 国家主义

中国的左派对第三个的忽略不难揣测他们不过是一群恐惧的奴隶。和他们危害巨大的前辈无法相提并论。
已隐藏
你真逗,资本主义又不发工资,凭什么要支持资本主义,美国再发达关左派p事,中国再落后退休金再少也要支持,不然喝西北风吗。
國民革命軍新軍 新注册用户 推翻专治红色政权 建立三民主义民主体制
因为他们想一直垄断下去  控制经济 那样他们就能一直成为托拉斯  不需要担心财富权利的旁落
首先提问者提的问题有点错误,首先你的所谓左派用词错误,应该可以改为“经典社会主义路线拥护者”更为恰当。因为只有他们才是和资本主义,资本家以及市场经济对立的。
就是因为资本导致西方国家对中共妥协,能不恨吗
中国的各项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HatredKiller 观察 2021年最大愿望 习近平惨死
你可以尝试做一个无产阶级 可以的话最好负债 然后你就明白左派的心理了
其實他們真的是所謂的左派嗎

一直覺得天朝不是左右的分別(?

是研究如何集權和極權的團體,
覺得應該是極權派和自由派才對(?


真共產主義更像是理想主義吧
左人派系多了去了,不是只有列宁党和第三国际一批人才叫左人,社民是西欧北欧主要执政党
中国社会民主党 博爱+理性=民主+科学
因为资本的能力永远碾压劳动的能力。所以天然无约束的市场经济永远都是强者愈强弱者俞弱的经济。要是放任绝对自由的资本主义,贫富差距就会越来越巨大,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都难以保证,进而形成有钱人对没钱人的全方位碾压。所以要通过一定的二次分配手段和法律规制,调整总体的社会财富分配,至少保证分给弱势群体的社会财富可以保证其基本生存和发展(也就是受教育)。

当然,国内的所谓左派绝大多数都是中共邪教洗脑的傻逼。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先問是不是再問爲什麽
右派的理念幾乎可以理解成保守派(不然也是高度重合),尤其是對人權、環保、動保、平等等議題上。右人在很多情況下可能不討厭資本主義,比方説錢和北極熊之間他們可能會傾向於選錢(除非北極熊能帶來更多的錢)但在另一些情況下他們討厭資本主義,比方説他們可能覺得爲了錢而賣淫是天理不容的
左也是一樣,在一些情況下他們討厭資本主義,比方説有人爲了錢而犧牲北極熊的時候,在另一些時候他們支持資本主義,比方説爭取毒品合法化的時候
而馬克思不是左右,是邪教
艾卓纳克复国者 你能期待我什么呢,毕竟我只是个蜘蛛人
邓小平反革命集团篡夺权力以来,其右翼独裁政权依旧犯下了形如“严打”运动、天安门赛车道、侵略越南、计划杀婴等罪行,建造GFW妄图隔绝外界的声音,对内使用法西斯主义进行洗脑,最终在传到习近平一代的时候干脆撕破脸直接称帝了。在这一方面,一共还是二共都是一丘之貉,都不会是人类的朋友。

毛左、黄俄们自以为他们识破了当政的人民对他们撒的谎言。然而,疯狂的民族主义、排外主义宣传让他们预先就将“西方”的任何道路视为异端邪说,故能让他们选择的只有当局为了粉饰自身合法性所宣传的过去“光辉”的计划经济时代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15
  • 浏览: 28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