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中国人以“精神胜利”占便宜为目的共情能力与立场选择

绝大多数中国人是不存在稳定且系统性的政治理念的,他们的政治态度往往是被当下的情绪特别是共情对象所左右的。而中国人的共情模式同样十分不稳定,共情对象经常会随着情境和语境的变化而变化。因此许多中国人在政治态度方面经常表现出自相矛盾的“精分”特征。

本文将先简单列举一下中国人常见的共情现象,再总结其特点,最后论述其可能的产生原因。

【一】论述现象:

1.在国内历史问题上,中国人通常会优先与汉族王朝共情并排斥少数民族王朝。但是换个语境或者换个对比对象他们的态度就会发生180度大转弯。

比如当把蒙古与大宋相提并论时,中国人会与大宋共情,愤怒的咒骂蒙古蛮子玷污了中华。
但是到了要“彰显国威”的语境下,中国人又会与蒙古共情,自豪的宣称我蒙元帝国气吞万里是史上第一大帝国。

大清的待遇也类似。中国人多数时候对大清持负面评价,尤其灭亡明朝和晚清政局更是引来骂声一片。
但到了大清被西方列强教训的环节,中国人又会瞬间与大清共情,恶狠狠的扬言要报复西方。

2.在国际问题层面,中国人会优先与独裁国家、第三世界国家以及各路反西方国家共情,敌视西方发达国家与亲近西方的国家。但是在某些情境下,他们的态度又会大相径庭。

比如在历次中东战争中,中国人普遍同情埃及、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等独裁第三世界国家,清一色的反对以色列和西方。还经常把美国与欧洲在中东的考古发掘活动称之为“劫掠”。
但是到了拿中东与中国比较历史谁更悠久更辉煌的问题时,中国人又会搬出“伪史论”大肆贬低攻击古埃及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并对破坏中东遗迹的恐怖分子大加赞赏。
不仅如此,许多中国人还表现出歧视伊斯兰教的倾向。因此这些人在反美情境下愿意和伊朗等国共情,但是在关于宗教文化习俗话题时他们又相当鄙视这些国家。

对于“俄爹”俄罗斯联邦,中国人的矛盾情感更甚。多数情况下,中国人都会无脑支持俄罗斯并崇拜普京,反对与俄罗斯为敌的国家。
但到了关于苏联解体的话题,中国人又会同情苏联,并把当前的俄罗斯联邦视为背叛苏联与背叛共产主义的产物加以批判。
不过一旦涉及中苏交恶的话题,中国人的共情对象又瞬间改变,站在中方立场怒怼“苏修”。
对于曾经的“西方列强”之一的沙俄,中国人同样持反对立场,还会因当前俄罗斯试图继承沙俄法统而倍感不悦。我曾不止一次见到b站的普京粉因为看到普京纪念罗曼诺夫王朝的视频而集体破防如丧考妣。

3.在涉及权贵与平民的阶层问题上,中国人的共情倾向就更加有趣了。对于正在当权的独裁国家权贵,中国人是普遍优先共情的。但对于西方国家或者已经不存在的独裁政权,中国人又会优先与民众共情,反对权贵。

例如在香港问题上,中国人显然普遍与中共共情,怒批香港“废青”居心叵测。对于国内许多社会问题,给中共洗地的也不计其数。同时中国人对普京、马杜罗、哈梅内伊等独裁者也是正面评价居多,把这些国家的民主运动视为颜色革命的阴谋。本次俄乌战争导致许多俄罗斯权贵被西方制裁,也有不少国人为其抱不平。
但是换一些国家与社会,中国人的态度又变了。比如许多中国人对韩国的所谓“财阀”深恶痛绝,认为其严重压迫了韩国人民。对于欧美民间的各类抗议活动例如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中国人也经常抱有支持的态度,虽然有时这种支持是幸灾乐祸式的。此外,对于齐奥塞斯库政权、波尔布特政权、晚期苏联、还有中国的各种古代王朝等已经消亡的独裁政权,中国人同样普遍持否定权贵的“人民立场”,认为正是权贵的胡作非为鱼肉百姓才导致了政权的灭亡。

【二】归纳特点:

从上文可知,中国人的共情能力并不弱,甚至有时有过剩之嫌,以至于许多不需要共情的时候都能表现的群情激奋。只不过这种共情高度以自我为中心,本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原则“按需共情”。共情程度和优先级随着群体相似度的下降而递减,具体表现为:

汉族→国内少数民族→共产党国家→其他反西方专制国家→第三世界国家→西方发达国家与亲西方国家

很显然中国人在潜意识里的自我定位还是十分准确的,他们倾向于与同为主流文明世界之外的各种野蛮落后社会“同病相怜”、“抱团取暖”,而无法与文明的自由世界产生共情。
其次,这种“递弱共情”也体现出中国人根深蒂固的等级意识,无法平等的看待自己和他人,总要比个高低贵贱,因此共情对象经常随着语境的改变而改变。中国人喜欢与落后国家共情但又经常贬低歧视对方的特点也体现出他们内心深处深深的自卑感。

在阶层方面,中国人显然更喜欢与“无产阶级”共情,排斥富裕阶层与权贵,但同时他们又具有崇拜强权渴望明君的特点。因此对于民主社会那些不具备“强人”性质的富人与显贵,或者失去权力的失败独裁者,中国人多采取敌视态度大加批判。但是对于专制社会的强势暴君,中国人又选择卑躬屈膝甚至大加崇拜,只能让“二线权贵”资本家出来给暴君制造的烂摊子背锅。

【三】阐释成因:

说到中国人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共情模式的成因,除了中共的洗脑教育外,费拉性格也占了很大因素。这种“按需递弱共情”本质上也是一种特殊的精神胜利法,它总是让中国人自己处在最大精神受益方:与他人共情是为了抱团给自己取暖涨自己威风;丑化、贬低他人也是为了凸显自己的优越感,可谓横竖都是中国人占便宜,赢麻了。这种共情模式显著缓解了费拉在高压统治与内卷互害下所产生的精神痛苦,也达到了维护专制统治的效果。

PS:本文的用词“共情”也可以约等于“立场”,可能用立场形容更为合适。只不过墙内言论的语气总是非常激烈,因此会让人有“感情过剩”的错觉。
33
分享 2023-04-07

19 个评论

很正常,乡土情怀。
一个村的,比一个镇的亲
一个镇的,比一个县的亲
一个县的,比一个省的亲
>>很正常,乡土情怀。一个村的,比一个镇的亲一个镇的,比一个县的亲一个县的,比一个省的亲


这个比喻真到位,就是那么回事
另外补充一点:许多葱友反映很多海外华人依然无法改变自己的共情习惯,心向洼地并与主流世界格格不入。个人认为这种观察并不完整。

此类海外华人的完整嘴脸是与墙内人打交道时与洋人共情自诩高人一等,到了与洋人打交道时又与洼地共情想狗仗人势,结果也是横竖他都想占便宜。

所以洼地人的共情就是以占便宜为目的的。
还有一个解释:中国作为一个集体主义国家,单独的成员只要判断自己沉浸于某种观点的氛围中,就会附和这个观点并认为它得到支持(集体的权威)。中国大多数人不需要出国或者不需要长期出国,也就不用担心自己的观点会受到挑战,即其它观点的包围以及其它集体或同等级实体的威慑性,那么也就根据大环境的要求来思考了。显然主楼讲的中国人的每一个观点都是围绕着维系CCP的统治而进行的,基本上就是主旋律话术本身或它的衍生,包括对宗教和异域文化的憎恨、把考古发掘说成“劫掠”等。
可见,尽管中国人自以为有着看番、喝奶茶的专属个人的小日子---甚至没有注意到这种生活和别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的精神生活早已高度集体化,集体主义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还有一个解释:中国作为一个集体主义国家,单独的成员只要判断自己沉浸于某种观点的氛围中,就会附和这个观...


确实,不过中国人对于集体主义又有一种费拉特有的不忠诚不信任:共情可以,付出免谈。这是区别中国与法西斯国家的重要特征。因此这种共情还是具有占便宜搭便车的性质。

个人总结在物质方面,中共与粉红是奴隶主和人矿的盘剥关系。但是在精神层面,二者却是互利共赢的关系。中共用一系列洗脑不仅让韭菜臣服,甚至能让韭菜获得虚幻的快感。而许多韭菜也确实享受这种快感。
樓主用的我覺得不是很貼切
共情不只是要「屁股選邊」還要感同身受,要設身處地
中國人對宋朝或蒙古或伊朗或納粹,都稱不上共情
大多數人教小孩火燒圓明園時,都不是說「想像一下,你是清末的中國人,看著這些洋人燒殺搶掠。你看著長大的地標,他們一把火就燒了」(圓明園當然不是什麼地標,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它不開放的事,比照天安門之類宣傳大概比較方便)而是說「他們一把火燒了,我們再也看不到了」
重心還是放在「現代的我們」不是當年的人。這就很明確的不是共情,只是從自私角度看歷史。既然自私了,那需要宋的時候罵金也是很正常的
>>樓主用的我覺得不是很貼切共情不只是要「屁股選邊」還要感同身受,要設身處地中國人對宋朝或蒙古或伊朗或納...


非常有道理,确实是从自私的角度去看历史去看政治,所以立场变了态度就变了。这个确实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共情。不过因为现在墙内的言论总是很激烈,总给我一种胡乱共情且感情强烈的感觉,这或许只是粉红的一种语言偏好。
>>非常有道理,确实是从自私的角度去看历史去看政治,所以立场变了态度就变了。这个确实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共...

牆內似乎總覺得說話不愛說髒字、盡可能保持理性客觀腔調的方式「不接地氣」
我在牆內時,同學就幾乎都在用肏來表達情感,很棒也肏,糟糕也肏。我記得我還為了這事被一個人說過做作,因為我說話不肏
就只是粗魯而已。文明人主張要keep calm,要在正事目前排除情感,野蠻人喜歡誇張化情感。但實際上情感可能不會那麼多
>>牆內似乎總覺得說話不愛說髒字、盡可能保持理性客觀腔調的方式「不接地氣」我在牆內時,同學就幾乎都在用肏...


现实中有些小粉红谈到国际问题也是一副气冲冲的语气,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但是真要说气好像也没有,至少没啥具体行动。大概是说假话演戏演惯了。
就阿Q嘛,鲁迅老人家看透中国人了。
c2h4 🤬不友善用户
能推翻共产党就是一种精神胜利,也会与黑人平起平坐,是非常大的跨越
精甚細膩的好文,原來也可以從這個角度看中國人性格形成,可以讀來思索思索。
所以严格来说这不是共情,而是从小被灌输了一套垃圾的世界观和叙事,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多少是会产生一定质疑的,但多数人是跪久了站不起来了,还是原意去相信这些shit,于是他们就尝试从你说的这些示例中去寻找合理性了。
也就是说被层层加码包裹的白手套政治掮客垄断的市场宣传来来回回洗残了
>>现实中有些小粉红谈到国际问题也是一副气冲冲的语气,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但是真要说气好像也没有,至少...

我覺得那只不過是通常運轉罷了。習慣了那種粗口成章的說話方式,就不會好好說話了,久而久之就成為了一個粗魯的人
很多人不談國際問題也是這樣的
我想到一件事,我认识的一个人,平时在小圈子里表现的非常抠门,哭穷,总想占别人便宜,但是在一个大的圈子里会经常说,我退休了不一定在哪了,好几个房子得卖,这时候又在装逼
我无法理解
最恶心的是爱国派,不是粉红。虽然两者高度重合,但是并没有绝对必然的联系,就像后妈和虐待孩子一样,没有绝对必然的联系。小粉红反民主我虽然反对但是起码是理解的,毕竟按照他们的逻辑,民主自由不能当饭吃。但是爱国就能当饭吃吗?爱国主义我不仅反对而且不理解。如果是支持共产党,我还能理解,比如说有人觉得共产党的清零比民主国家和北韩的共存更尊重生命,后面的放开是因为病毒已经够弱了,或者觉得共产党能带来更好的物质生活。毕竟爱财怕死是人的本能,得到的信息错误(共产党帮助我们赚到钱保住命),套用正确的公式(钱很重要命更重要)照样得不到正确答案。作为老师,只要学生公式套对了,我就给学生步骤分。如果公式不对答案对,没有答案分,因为我有权认为学生是抄袭的。爱国我完全不能理解:如果你自私,只爱自己和家人,我可以理解。既然已经做到不自私,为什么爱要止于国界?不能爱全世界吗?国界是有形的,爱是无形的。有形的东西怎么能限制无形的东西呢?
我觉得你的说法有问题,因为我不觉得他们真的有共情的能力。
>>很正常,乡土情怀。一个村的,比一个镇的亲一个镇的,比一个县的亲一个县的,比一个省的亲

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