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 - 友好的吴先生其实是中共间谍

今天搬运的是经济学人旗下的双月刊1843 Magazine四五月份刊的文章
此文是调查报告,情节出乎意料的精彩,让我们赶紧看下去。
https://www.1843magazine.com/features/the-friendly-mr-wu

The Friendly Mr. Wu

By Mara Hvistendahl

--------------------------------------

友好的吴先生

作者 Mara Hvistendahl

坎迪斯·克莱伯恩(Candace Claiborne)于2009年11月到达北京为美国国务院工作时,她的雇主已经处于危险临界点。美国大使馆刚刚从该市外交区中心的一栋建筑搬到距离市中心更远的十英亩城墙围起来的建筑群,这是一座耗资4.34亿美元的堡垒,既充满力量又充满恐惧。大楼设有防碎玻璃,多个检查站和护城河。为了防止中国特工窃听办公室,该建筑物的整个部分都是从美国运来的,借鉴了美国驻莫斯科使馆的几层楼在1980年代遭到入侵之后,必须夷为平地的情况。即使采取了所有措施,事实证明,还是有两名美国建筑工人将有关建筑物的详细信息传递给了中国的情报部门。这一消息令华盛顿特区的决策者不安,他们正焦躁地看着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快速崛起。克莱伯恩未来三年将居住的工作环境包括频繁的安全简报和有关中国情报部门狡猾的警告。 “我总是告诉男人,‘照照镜子。没有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有魅力的女人,会来接近50岁的男人。’”一位国务院官员说。

尽管使馆的安全人员担心的很多,但克莱恩伯恩显然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克莱伯恩(Claiborne)是一位53岁的母亲,有四个成年子女,他的风度和举止像以前习惯纪律工作的人一样。小时候,她曾梦想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并为实现这一目标而竭尽全力,以至于她被著名的华盛顿芭蕾舞学校录取。她来自一个致力于服务的家庭-一个兄弟进入空军,另一个兄弟进入联邦调查局-但是克莱伯恩决定实现自己的梦想,并打包紧身连衣裤前往纽约。她取得了一些小小的胜利,但是舞蹈界是冷酷无情的,她没有实现可持续的成功。不幸的婚姻之后,克莱伯恩(Claiborne)跟随她的兄弟姐妹进入类似职业。她成为国务院培训的数百名不起眼但至关重要的行政人员之一,以保留外交官的日历,准备会议议程和做笔记。克莱伯恩在使馆处理机密信息的部分工作,并通过了最高机密的安全检查。

她曾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随后又去了上海。通常,国务院会限制员工在一个国家最多进行两次驻期,并且要加长需要特别豁免。该部门的情报人员担心,如果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太长,他或她可能会对潜在的安全威胁采取随便的态度。但是说服人们去中国很困难,克莱伯恩(Claiborne)除了停车罚单没什么记录,所以她很容易通过了安全审查。她确实有一个明显的脆弱点,但是国务院显然忽略了这一弱点。

克莱伯恩(Claiborne)为回北京做准备时,她正在担心贾马尔(Jamal)此处是化名,此人在法庭文件中仅被称为“同谋A”。他们的通讯节选清楚地表明,克莱伯恩和贾马尔关系亲密。他有时和她住在一起,常常依靠她的金援。他们的信息和电话暗示着一种关系,一边是任性和不成熟,另一边则是纵容和焦虑。彼得·马蒂斯(Peter Mattis)和马修·巴西(Matthew Brazil)在去年出版的《中共间谍活动》中写道,同谋者A是克莱本的儿子。 (Claiborne没有回应送往她监狱的面谈请求。她的律师拒绝就此案接受采访,也没有回复代表Claiborne提出评论的邀请。Jamal没有回应有关面谈的请求或对此事件的评论。)

贾马尔(Jamal)当时毕业于马里兰州的索尔兹伯里大学(Salisbury University),居住在华盛顿特区,从事一系列基层工作。他是一名熟练的画家,想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但后来法庭文件显示,他还有大学时期的欠债,没有钱支付进一步的学习费用。克莱伯恩(Claiborne)的财务状况也很紧张。但是她看到了一个解决方案。

第一次驻北京时,贾马尔(Jamal)陪同克莱伯恩(Claiborne)一起,就读于一所国际高中。 他喜欢在中国生活,他和克莱伯恩(Claiborne)结识了许多当地中国人。 国务院雇员必须报告与外国人的所有经常性联系,而且很少有人设法与当地人建立持久的友谊。 目前尚不清楚克莱伯恩是如何第一次遇到一个中年男子的,他有着婴儿肥脸颊和微微的啤酒肚,在这里被称为吴先生(法院记录不显示他的真名)。 吴先生在上海拥有一家进出口公司和水疗中心。 没有迹象表明他和克莱伯恩之间有浪漫的恋情,但是他们熟悉到克莱恩伯恩在北京进行第三次驻期之前就问他贾马尔是否有能力继续在中国学习,克莱伯恩(Claiborne)写到:“他需要一个住所, 他需要机票……有什么建议吗?”

我们不知道克莱伯恩的具体想要要求什么。她可能只是在要求介绍工作场所或学校,而不是金钱。无论如何,吴先生回答说他会帮忙。在克莱伯恩(Claiborne)在北京站稳脚跟时,吴先生探索了仍在美国的贾马尔(Jamal)来中国学习或工作的各种选择。几个月后,甚至当贾马尔(Jamal)需要珠子时,吴先生将它们送了过去。吴先生的帮助很大,随着时间的流逝,克莱伯恩变得越来越依赖他。最终,他的真正目的将被美国调查人员揭穿:吴先生是中国政府的间谍。

最近媒体报道了中国高端软件可以出口到世界各地的可能性,这有可能使中国政府成为外国电信网络的后门。但克莱伯恩案表明,对美国安全的威胁可以采取卑微的形式。当她的案子于2017年提交法官审理时,它成为头条新闻,但很快就被人们遗忘了。她最终因欺诈美国政府而被定罪,与一些涉及中国间谍活动的引人注目的案件相比,这是一个比较轻的罪行。但是美国情报专家对克莱伯恩的案子感到震惊。 FBI的监督特工瑞恩·盖诺(Ryan Gaynor)说:“这说明中国的情报部门将投入大量时间和大量资源来招募甚至是办公室的行政人员。”

克莱伯恩(Claiborne)与与她碰头的中方人员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她的故事提供了对中国情报部门的耐心和狡猾的异常详尽的见解,挑战了有关中国间谍活动的广泛认识。该案的核心是一个关键问题:被派往国外从事公共服务的普通,勤奋的女性是如何最终被敌方特工招揽?

克莱伯恩(Claiborne)在马里兰州一个充满爱的非裔美国人家庭中长大,是七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当她最终放弃了儿时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的梦想时,她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她嫁给了一位虔诚的穆斯林,皈依了伊斯兰教,并育有四个孩子。朋友对她这个时期了解甚少。有人说,克莱伯恩(Claiborne)和当时的丈夫在纽约州的一个非裔美国人宗教组织伊斯兰国家(Nation of Islam)成员社区定居。

婚姻在几年后结束时,她的退出匆忙而又不庄重。她把自己的物品塞进垃圾袋,然后搬到巴尔的摩。她的兄弟凯文(Kevin)在给法院的一封信中写道:“她给我们的父母打了个电话,问她是否可以回家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他说,从一个穿着短裙和足尖芭蕾舞鞋的世界,她“开始重建没有明显的工作技能,没有工作经验,没有专业教育的生活”。

当她获得银行监管机构美国货币审计署的低级工作时,她得以喘口气。她最终搬到华盛顿特区,并在霍华德大学附近的中产阶级地区买了一套复式公寓。作为社区的支柱,她替家庭成员照看小孩,组织了前往博物馆的郊游活动,并做义工为无家可归者提供食物。只有在太极拳或瑜伽课上她才投入时间在自己身上。

住宅简朴但有条不紊。 “没什么舒适的家具,但是有一张长的学习桌和一台供孩子们使用的计算机,”一位当过她儿子的导师的公务员在给法院的一封信中写道。她的兄弟说,确保孩子们受良好的教育成为克莱伯恩的新梦想,她以当时当芭蕾舞演员表现出的同样的奉献精神追求这一梦想,在互联网上搜寻廉价或免费的在线课程。但是,送孩子上大学需要真钱。她的第一枪打响是在1999年,她在国务院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国务院对驻外公务员的入职程序具有竞争性。行政工作的声望不高,但可靠。员工每两到三年更换职位-住房和旅行津贴使经常搬家值得。为了提高薪水并节省子女的学费,克莱伯恩(Claiborne)自愿参加了艰苦的外派:在条件艰苦的国家工作,会多付15-35%的薪水。通常,员工在请求不太艰苦的位置之前会先做一两个。克莱伯恩(Claiborne)则会继续做五个这样的驻期,包括巴格达。

其中第一个是在北京,因为中国政府不友善,污染物使空气像豌豆汤一样稠密,因此成为有艰苦的外派地点。克莱伯恩(Claiborne)于2000年搬到那里,并于2003年在上海任职。在这些旅行中的某个时候,她遇到了会说英语的吴先生,到2007年,他们开始了定期电子邮件联系。

中国有着复杂的人际网络关系,帮忙就像是货币,居住在那里的西方人经常会遇到主动提供帮助的商人。 “在中国作为外国人,我经常被给予大量的机会,却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了慷慨,”在中国教克莱伯恩瑜伽并与她建立了友谊的肖恩·达伦说。 “通常,这是无害的友谊表达。但有时很明显他们过后想要一些回报。”他回忆说,克莱伯恩有一种“可看见的”善良。

法庭文件中没有证据显示吴先生在友谊初期,曾要求克莱伯恩提供任何东西。但是,如果她曾经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仁慈的商人,那么到2011年,她显然已经知道这个故事还有隐情。根据法庭文件,当年四月,克莱伯恩从一家名为Delta Shipping Co Ltd的香港公司收到一笔2,480美元的转账,并附有一张说明这笔钱是给贾马尔的钱。她没有汇报这笔钱。第二个月,中国官员飞往美国,会见了副总统乔·拜登和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参加了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这是两国之间的一系列高级别会议。峰会结束后,吴先生要求克莱伯恩(Claiborne)提供国务院对对话的内部评估。他特别想知道,如果中国不遵守商定的人民币升值时间表,美国会怎么做。

克莱伯恩(Claiborne)向他发送了一封带有一般性信息的回复,其中一些信息显然来自公开的资讯。 “我寄来的东西有用吗?”她后来通过电子邮件问吴先生。
“这很有用,但它也在互联网上,”他干脆地回答。 “他们正在寻找的是他们在互联网上找不到的东西。”

国务院反情报部前副主任,《国务院反情报:泄漏,间谍和谎言》的作者罗伯特·戴维·布斯说,这是一个关键的转折。他说:“她应该要明白了(The light had to go on.),我不在乎她当时有多幼稚以及她想做什么。她终于不得不停止欺骗她自己了。”
这件事显然使她感到震惊。当吴先生接下来写信给克莱伯恩(Claiborne)询问她是否还有其他需要时,她便把他送走了。她写道:“说实话,我真的不想花时间在这类东西上。” “很抱歉,我没有时间或精力。”

但是,吴先生有很多时间致力于这段关系。他被情报专家称为“联络员”,并为中国国家安全部(MSS)工作提供可靠的掩护。 MSS总部设在北京,在全国各地设有分支机构,像是FBI和CIA的结合,同时负责国际情报和国内安全。在过去的几年中,MSS表现出了自己的才能,通过富有想象力的活动招募间谍并进行了激烈的网络攻击。 (正在看着这里的,well,你好呀= =,误)

在冷战期间,西方间谍对克格勃对手的聪明才智和冷酷无情感到烦恼,但往往低估了中国的情报能力。如果存在威胁,据说来自中国拥有庞大的人口数量,主要是华裔,他们可以利用这些力量从事情报工作,这就是所谓的“千粒沙”(Thousand grains of sand)或“真空吸尘器”(Vacuum cleaner)间谍方法。这揭示了与中国的策略一样多的西方对此的假设和偏见的信息。实际上,中国情报部门长期以来一直使用创造性的以及经典的方法来策反特工或窃取机密信息。

一个关键的事件发生在2003年,当时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的一名日本编码员与在卡拉OK吧工作的一名当地女性有染。 MSS上海分部利用这种关系促使该男子给出有关其同事的个人信息以及将外交邮袋带到东京的时间表。这场遭遇在一个绝望的时刻达到了顶点。该编码员独自在领事馆上吊自杀。

2004年,MSS上海分校以一种新颖的诡计招募了美国毕业生Glenn Duffie Shriver:征集有关美中关系的论文。官员告诉居住在上海的史瑞弗(Shriver),他写了获奖论文。然后,他们推荐他加入美国国务院,向他支付了70,000美元,以表彰他的忠诚。施莱弗后来外交官考试不及格,而当他向CIA申请时,美国的工作人员终于盯上他了。但是,由于中国间谍服务部门愿意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他们愿意对一个间谍进行投入,而这个间谍甚至可能最终都无法完成有用的工作,这一事件震惊了海外情报界。 Booth说:“ MSS与我曾经处理过的任何情报机构一样耐心和出色。”

对克莱伯恩(Claiborne)也是如此。曾在MSS上海分部工作的吴先生在被克莱恩(Claiborne)拒绝提供内部信息的要求时,只是轻轻再推了一下。也许他已计算好她对贾马尔(Jamal)的担忧会很快再次使她打电话。克莱伯恩(Claiborne)说她没时间帮忙两个月后,便与吴先生一起午餐。两天后,她发出了后续的资金请求。
她写信给他:“我为要钱感到难过。” 她补充说,“你一直在帮助我。” 她将尝试在办公室了解有关人民币汇率的更多细节。
他说:“我将帮助您的孩子以及您在中国赚钱,”后来在法庭上宣读了吴先生当时的这句保证。
“听起来不错,”她回答。两天后,他给她汇了580美元。

贾马尔(Jamal)在进入第三次驻期的第三年时,于2012年1月搬来北京同克莱伯恩(Claiborne)同住。此举增加了她对依赖吴先生的担忧。不久之后,她做了一个噩梦。她对贾马尔说:“我真的不想让我的脖子或你的脖子被套上绳索。”但是她被卷入MSS只会随着年轻人到来中国而加深。

2月,克莱伯恩(Claiborne)调查了贾马尔(Jamal)是否可以去上海莱佛士设计学院(Raffles Design Institute)。她告诉贾马尔(Jamal),三年制学位的费用为301,500元人民币(合48,000美元),然后跟进了另一条消息,警告他她不想再接受任何帮助。她写道:“虽然我希望你去上学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我希望你能凭自己的意愿能力进入学校。”她要求他不要再给吴先生不停发送邮件”。

贾马尔(Jamal)很生气。他回信说:“不要再担心欠吴先生什么了。”他告诉克莱伯恩(Claiborne),他打算利用自己拥有的所有关系。 “获得成功需要支持。”然后,他恰好做了她要求他不要的事情:他给吴先生发了电子邮件,并告诉了他一切。 “有一刻,她说你可以帮助我,”他抱怨道。 “下一刻,她不希望你继续帮助我。”他说,不管克莱伯恩怎么说,他都会做自己喜欢的事。 “作为一个男人,我觉得与你建立跟她无关的关系很重要,因为你正在伸出援手帮助我。”

中国特工回答说,他将试图说服克莱伯恩。根据法庭文件,不久之后,他接管了帮贾马尔(Jamal)入学来福士的任务,支付他的学费并帮助他在上海定居。

那年春天,贾马尔越来越依靠吴先生。这位中国特工安排他从北京前往义乌,那里的商人贩卖手工艺品。贾马尔(Jamal)随后与两个朋友一起去了上海,吴先生付了他们的旅费。当这个年轻人终于从北京搬到上海入学时装学校时,吴先生找到了一套公寓,付了房租,并给了他每月3000元的津贴。每当贾马尔需要什么东西时,他都会问吴先生:剃须刀,缝纫机,去泰国旅行。

贾马尔(Jamal)与吴先生的关系足够近,可以邀请他参加他的生日庆祝活动,庆祝活动在一家俯瞰上海黄浦江的高档酒店的露台上举行。克莱伯恩(Claiborne)乘飞机飞往上海,他们合影留念,城市的样貌在他们身后展开。活动的新联系人:张先生(化名),他是MSS上海分部吴先生的同事之一。吴先生掩饰自己是商人,但他的合伙人却没有任何伪装的幌子。 MSS代理成对工作不足为奇,以防止发生贪污并确保来源确实存在。张先生很快像吴先生一样参与了克莱伯恩和贾马尔的生活。有一天,在给贾马尔的一封信中,他告诉年轻人不要担心赚钱。他写道:“您应该专注于学校。我和吴先生将尽力支付你的费用。”

在贾马尔(Jamal)挥霍掉吴先生寄来的钱时,MSS正在组织迄今为止最大的情报行动:渗透CIA的秘密通信系统。从2010年开始,中情局在中国的消息来源开始消失或垂死,令人震惊。在一个案例中,一位在中国政府部门工作的消息人士大白天在他的同事面前被枪杀。

克莱伯恩(Claiborne)可能对此一无所知,但她对自己的处境越来越胆战心惊。 2012年9月,在贾马尔(Jamal)生日庆祝活动不久,她告诉一个熟人,她正在删除自己的Facebook帐户,并解释说该网站可以使人轻松地收集个人详细信息和其他信息。当她在北京的驻期结束时,法院文件显示她在国务院结束任期面试表格上撒谎,在要求列出与外国人的所有往来一项中,写下“无”。

克莱伯恩(Claiborne)的下一个职位是在苏丹的喀土穆。离开中国后,她敦促贾马尔(Jamal)对他在那儿享受的不劳而获的慷慨大方采取负责任的态度。她提醒他:“由于别人的牺牲,你才可以在那里。”但她仍然宠着他,向吴先生求助,让他在学校休学期间放假。她写信给吴先生。他说:“我认为那段时间他可以回家挺好的,这对他来讲是件好事。有什么方法可以实现吗?”

作为离别礼物,吴先生和张先生给了克莱伯恩iPhone和MacBook,这是他们或许用来在半个世界开外追踪她行踪的设备。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获得的电子邮件,短信和照片并不能完全说明克莱恩伯恩(Claiborne)与吴先生的关系。 8月的一个月,北京的气温飙升到将近30摄氏度,克莱伯恩(Claiborne)给他发了电子邮件,说她的脚很冷,需要拖鞋,这是一个奇怪的要求,估计她在谈论的是脚以外的东西。法院文件显示,中国情报人员向克莱伯恩和贾马尔送去了价值数万美元的礼物和款项,但他们并没有透露他们亲自见面时发生了什么。克莱伯恩(Claiborne)离开中国后,她似乎转向使自己远离中国人的接触,以及他们的友好往来。

吴先生和张先生显然对克莱伯恩搬到喀土穆和她企图撤离的举动处变不惊。没有已知的MSS特工结束一段关系的例子。根据法庭文件,克莱伯恩(Claiborne)在2013年8月听说贾马尔(Jamal)被指控在中国犯有罪行时才在苏丹呆了几周。 (接近此案的消息人士称这是“个人行为不检”。)张先生提供了帮助。他告诉克莱伯恩,他和吴先生代表贾马尔(Jamal)进行干预,并说服警察不要起诉,但当局坚持要取消贾马尔(Jamal)的学生签证。贾马尔(Jamal)仅有几天要离开该国。干员们一度有义务帮年轻人预订去华盛顿特区的单程机票。

如果全部是设计,那是一个奇怪的举动。中国特工通过贾马尔对克莱伯恩施加了控制。他离开中国后,他们的即时杠杆作用就会减少。另一方面,事件使克莱伯恩更加觉得对他们有亏欠。之后,她敦促贾马尔(Jamal)中断与吴先生和张先生的交流,她说:“从一开始,这就对我来说就太过了,我希望摆脱这种情况。”她补充说,她不希望自己“欠上帝以外的任何人”。几个月后,张先生写信给了克莱恩伯恩(Claiborne),说他和吴先生正在计划一次非洲之旅,并希望在喀土穆停留。她表示反对。他写道,他在3月进行了跟进,而吴先生在4月进行了尝试:“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应该在5月初到达非洲,”他写道。在法庭文件中详述的答复中,克莱伯恩说,她已在华盛顿特区担任新职务,然后给贾马尔发了电子邮件,并警告他不要透露她的实际位置。她写道:“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已在DC”

但是克莱伯恩仍然在他们的轨道上。 8月份,她给他们发了一封热情洋溢的电子邮件,感谢他们为贾马尔(Jamal)提供的帮助,并在她的中文名字“康代”(Kangdai)上签名。 2015年9月回到华盛顿时,她通过电子邮件向吴先生发送了银行详细信息,并附有一张纸条,询问他是否可以提供帮助。他的回答清楚地表明她的意思是钱。 “您能清楚地告诉我要转5千到哪个帐户吗?”

2015年夏天,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宣布其数据库已被黑客入侵,这一壮举使攻击者能够访问2100万美国政府雇员的个人信息。攻击很快归因于MSS。当情报界消化了这次泄露事件的隐患后,克莱伯恩与吴先生的关系终于让她惹祸上身。

与吴先生交换要求金钱信息后的几天,美国国务院将克莱伯恩带进了意外的安全审查。调查员帕特里夏·克兰普顿(Patricia Crampton)发出警告时说:“ 18 USC 1001故意伪造或隐瞒与该调查有关的重大事实构成犯罪。”克兰普顿接着要求对克莱伯恩在中国的活动进行详细的解释。根据法院文件,克莱恩伯恩(Claiborne)在有关中国联系,所收到的礼物以及贾马尔(Jamal)的海外旅行范围回应上撒谎。

面试后,她惊慌失措。她从国务院办公室三层楼下的公用电话亭给贾马尔打电话,并敦促他“不要说任何关于……嗯……你知道的事情”。她还给吴先生打了个电话,并告诉他已被带去接受审查,警告他不要转这笔钱。 “他们问了很多问题,”她告诉他。 “你不知道。”
“因此,我无法将5千转移到您的帐户吗?”吴先生问。
“对,对,对,对,”她说,她的声音在公用电话中嘶哑。 “对,对,对,对。”后来她补充说:“我刚刚清理了,清理了我所有的电子邮件和东西。您知道,删除,删除,删除。”
“很好,”吴先生说。 “了解了。”

克兰普顿知道克莱伯恩(Claiborne)作了虚假陈述,但调查人员在案子上放了几个月,以期抓获她犯下更严重的罪行。现在,克莱伯恩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可以轻松地监视她。调查人员在她的房屋外和国务院办公室安装了监视摄像头,并使用《外国情报监视法》收集证据,该法令允许秘密“偷窥”搜索和窃听电话。 2016年2月,美国国务院告诉克莱本(Claiborne),她的背景调查已经完成,然后等着看她会怎么做。

克莱伯恩变得不再那么谨慎了。当吴先生那年春天50岁时,她提醒贾马尔向他表示祝贺。与此同时,贾马尔(Jamal)计划再次前往中国,不受他离开该国的情况所影响。

当他的飞机坐在跑道上等待起飞时,他通过电话与克莱伯恩通话。她告诉他:“如果你碰巧与吴先生或其中任何一个人交谈,只需说Candace在哥伦比亚特区工作即可。”她在一份声明中补充说,检察官后来引用:“我确定他们会问。他们是间谍。”

在唐纳德·特朗普就任总统就职几天后的2017年1月,一个寒冷,黑暗的夜晚,克莱里伯恩下班回家时,一名男子站在门外。他介绍自己是吴先生和张先生的同事,而克莱伯恩(Claiborne)则将他带进了屋。

该名男子是中国人,他解释说他为MSS工作。当他向克莱伯恩提供一大笔现金时,她拒绝了。她警告他:“事情不再像以前那样。”她补充说,上面开始问很多问题。她似乎不介意他声称他为MSS工作,当他告诉克莱伯恩(Claiborne)她是国家安全部“最受尊敬”的朋友之一时,她并没有纠正他。实际上,克莱伯恩(Claiborne)的访客是联邦调查局的特工。不久后,克莱伯恩在家中被捕。贾马尔(Jamal)被列为同谋,但从未指控他有任何不法行为。

2019年4月,克莱伯恩(Claiborne)对一项串谋诈骗美国的罪名表示认罪。她的判决是在华盛顿的E. Barrett Prettyman大楼内进行的,该大楼是发布她的监视令的法院所在的同一法院。兰多夫·莫斯法官在一小间调查室,亲戚和旁观者面前的一间装满金色木材和绿色地毯的法庭上,检视了她的处境。

检察官辩称,她已将敏感信息传递给了MSS,并且她的举动可能会损害国务院的运作,并指出她接受的设备可能会倍增为漏洞。克莱伯恩的律师,一名公共辩护人,跌跌撞撞。他虚弱地说:“她犯了一个错误,然后变成了犯罪行为。”

她坐在他的一侧,穿着橙色的连身裤和头巾。自被捕以来,她已恢复宗教信仰-现在每天祈祷五次-舞者的风度变得低落。律师们讲完后,她戴上老花镜,从准备好的陈述中朗读。克莱伯恩说:“这不是我一生中所想的-被人鄙视,被判刑。” “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我如何迷失自己。”她继续说:“我为我的灵魂哭泣。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失去道德指南针的。”她的声音沙哑。

法官判处她40个月监禁和4万美元罚款。

吴先生和张先生缺席法庭,据推测他们继续在中国工作。但是,在观庭区的最后面,在一群克莱伯恩(Claiborne)家人的后面几排,坐着一个年轻人,他很像贾马尔(Jamal)在网路上的照片。等到法官宣布休庭并由观察员开始归档时,他已经走了。
36
分享 2020-04-21

19 个评论

很好的搬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回复!感谢你。
感謝搬運。對於我來說,很有意義的一篇文章。
有摘要吗,有点太长了
非常精彩
很精彩。但一点也不出乎意料。
看过这篇英文版了,刘仲敬间谍说 ,这篇基本和阿姨说的一样啊,不愧是当过几年法医,把中共渗透的套路基本摸清楚了,其实说穿了也就是低成本优势。
来了来了,给人民群众讲历史是没用的,讲故事只要一个两个,保证有奇效。

说明左媒终于反共上道。
来了来了,给人民群众讲历史是没用的,讲故事只要一个两个,保证有奇效。说明左媒终于反共上道。

历史会下意识觉得离自己很远,而Claiborne就是很有可能早上买咖啡时排在你前面的大妈。
共產黨的黃金藍真是厲害,從飛機上相遇應該就已經套好了,只是奇怪他們怎麼會這麼了解這些行政人員的背景,除非是有內應把人員資料都給了中共,滲透太強了,想到台灣會不會也是如此呢?背後一陣寒意...
共產黨的黃金藍真是厲害,從飛機上相遇應該就已經套好了,只是奇怪他們怎麼會這麼了解這些行政人員的背景,...

Taiwan一定是仅比US少,全球第二多中共间谍的地方了吧。
我猜中国除了发达国家外一定也重点关照一些比较出人意外的地方,比如俄罗斯。。。
刘阿姨间谍说?跟这篇文章相关?

调侃啦,我的意思是阿姨对中国间谍渗透套路了解的太清楚了,他之前说过中国渗透主要不靠高端高大上的克格勃机构,而是靠无孔不入的菜市场大妈。
中国渗透主要不靠高端高大上的克格勃机构,而是靠无孔不入的菜市场大妈。


我覺得是搞滲透還得靠無害路人這類人設,高調反而容易引起懷疑。
中共国就像一个蛊,相互算计,相互吃人上千年。必定会有很多这方面的智慧,西方包括品葱的人都小看了中共国的间谍。不过我想再高超的间谍技术也敌不过厚实的功底,会延缓死亡但是不会改变成不死。
很有文学色彩的也一篇文章。
人总有弱点的,Candace的弱点就是Jamal,正好被MSS发现并利用上。
令人着迷的文字,这篇稿子很有Graham Greene间谍小说的风骨神韵,特别是The Human Factor
没什么意义,克格勃再牛逼,也挡不住勃列日涅夫的傻逼。
他们就只是想得到这句夸奖“ MSS与我曾经处理过的任何情报机构一样耐心和出色。”

*任何情报机构都希望告诉外界,自己的是如何耐心和出色。还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现实情况往往是间谍们越多花招,就越费时费钱。
实际都不如传统/经典方法,简单高效。

#间谍无用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