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共滅亡后,中國的新政黨知道怎樣運作選舉嗎? 分享在美國選舉做義工的經歷

來美國二十多年了,可是對美國政治產生興趣是從07,08年開始。2012年第一次在大選中投票。2016年開始更積極的參與,第一次爲競選捐款,第一次在家門前插自己支持的候選人的yard sign。2018年的中期(midterm)選舉,第一次在選舉日做義工。下面我分享一下爲兩黨之一,A黨,做義工的經歷。(如果不瞭解何爲中期選舉,本貼最後有解釋。)

美國民共兩大黨的主要工作都是圍繞著選舉這個巨大的系統工程。我居住的縣 (county) 總人口不到20萬。A 黨的縣支部每月開例會,總結上次選舉經驗,并準備下次選舉。爲了2018年中期選舉,A黨縣支部做了大量準備工作,召集了300名選舉日的義工,包括100名監票人(pollwatcher) 和200名跑票人(runner)。所有的義工分成小組,每人經過至少1小時培訓。選舉日那天在什麽時間、去什麽地點、 做干什麽工作,組長是誰,每人落實的清清楚楚。

選舉日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怎樣 get out the vote,確保支持本黨的選民出來投票。所以要用以前參加本黨初選(primary election)的選民的數據 (包括姓名,地址,電話),給每個投票站(polling place)的義工準備一份名單,包含所有應該在這個站投票的本黨選民。

我和老婆都要求做監票人,恰巧被派到本縣選民人數最多的兩個投票站。兩個站都設在教堂。按本州選舉法,投票點都是早6點開門,晚7點關門。老婆全天服務,我接送孩子上學之餘去服務。

11月6日選舉日那天,老婆5點半出門去她的投票站。我送了孩子之後,8點來到我的投票站。我到時,同在該站義工的兩位監票人正忙得不可開交。她們從一早開門就來了,很高興來了幫手。

選民一進投票站,就是縣選舉委員會(BoE)的4位雇員和4個電腦,一子排開。選民向任何一位BoE雇員報自己姓名地址。雇員把該選民從電腦中調出,打印出一張紙條,顯示該選民適用的選票版本的號碼。(因爲幾個選區的選民可能共用一個投票站,而不同選區有不同候選人,所以來同一個投票站的選民可能適用不同版本的選票。)

選民到下一張桌,把紙條遞給第5位BOE雇員,按號碼取得適用的選票。填寫完后,插入第6位BOE雇員旁邊的投票機。機器自動掃描計票。

監票人到底是什麽任務呢?我們就站在入口的4位BoE雇員的身後。當選民報名字的時候,我們馬上在A黨的本區選民名單上找這個名字,看這位是否是本黨的選民。如果是,就在名單上將此名字劃掉。名單一式四聯,每隔2,3小時,就另有義工來取走一聯,送到A黨縣支部匯總。這樣A黨支部就隨時知道本黨的選民,誰已經投了票,誰還沒投票。

然後跑票人通過電話提醒尚未投票的本黨選民去投票。如果電話不通,跑票人將按區片親自登門提醒。如果無人開門,將在門口留字條,提醒該去的投票站的地址。如果本黨選民說,因爲沒有汽車或有其他困難不能去投票,跑票人將開車接送選民到投票站。

作爲監票人,本來以爲除了早中晚三個高峰之外,應該比較閑。但從8點進門,到下午2點離開去接孩子,幾乎就全是高潮,人流不斷,沒有明顯的低潮。忙得一步不能離開,除了去兩次去洗手間。身後就是椅子,但沒坐過。(後來統計顯示,這次中期選舉全國投票率達到53%,是過去50年最高,比2014年高11%。)

老婆在她的投票站全天監票,中間有義工送來比薩飲料,一直到晚上投票站關門。關門后,BOE雇員從投票機上取得所有候選人在該投票站的得票總數,報給縣BOE辦公室。老婆的另一個任務就是是將該站這些投票結果,發短信通知縣支部。這樣在晚9點之前,支部就匯總了所有投票點的數據,A黨所有local候選人是否勝選就基本清楚了。晚10點開始,縣BOE辦公室的正式結果(包括郵寄選票等)就陸續出來了,電視直播。

A 黨在酒店租下大堂搞酒會,所有義工和A 黨local候選人們互道辛苦,同時看電視直播報本地選舉的正式結果。老婆呆到10點多,終于累得不行,回家了。(我從2點離開就一直在家陪孩子。)我們兩人都感到自己貢獻雖小,但很有意義。孩子再大一點,就帶著一起來服務。

民主選舉不是觀賞性運動,而是參與性運動。需要大量的義工,積極分子的參與。土共倒了之後,中國要多久才能學會如何組織選舉呢?美國派大量顧問到發展中國家,培訓怎樣建立現代政黨,組織競選。估計届時也需要派顧問到中國。

以上是個人經歷。美國各州選舉法不同,所以各地選舉操作可能也略有不同。

臺灣的大選也快要到了。歡迎臺灣蔥友分享一下臺灣政黨的競選操作。


附:  何爲中期選舉?  美國國會分參眾兩院。438名眾議員,任期2年。100名參議員,任期6年。也就是説,每2年改選全部衆議員,和1/3的參議員。這每2年的選舉如果同時是總統大選(4年期)就是所謂大選年,非大選年就叫中期選舉。但不論是中期選舉,還是大選,每張選票都綜合聯邦,州,地方各個競選。也就是說,一張選票上到總統國會議員,下到地方職位,都在一張紙上。


https://www.census.gov/library/stories/2019/04/behind-2018-united-states-midterm-election-turnout.html

https://www.npr.org/2018/11/08/665197690/a-boatload-of-ballots-midterm-voter-turnout-hit-50-year-high
33
分享 2019-09-08

36 个评论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那需要那么复杂,直接把台湾的现行体制搬过来,或者连人也搬过来,选就行了,要是有那么一天,我投小英一票。
有理!真的很好奇臺灣競選是怎麽操作的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回复 We_the_People
我知道你想说的是台湾的制度有很多问题,但是我要说的是,不论它怎么操作,或者又多么多的弊端,只要它是民主制度就行,因为民主制度可以自我纠错,只要坚持民主制度,所有的问题都可以慢慢的解决,这只是时间问题。仅仅这一点就比共匪的只会错上加错的独裁制度强万倍。
確實沒有小看臺灣的意思。 臺灣民主化時間雖然還短,但已經是講漢語的社會里民主水平最高的了,也可以說是亞洲民主的先鋒。今年夏天特意去深游了一下,非常喜歡。有時間就寫個感想。
中國以後的政黨可能一個是黑社會性質控制底層選票,另一個是小清新廢青黨畫餅吸引現在的城市小粉紅群體,投票站不要CNMB就很不錯了
附议。如今中共大量仰赖「新乡贤」村霸维持基层秩序,一旦中共侥幸「民主转型」洗底成功,「乡贤」变成台湾式的「桩脚」不是没有可能。
aggie 已停用 ?
共产党没了,可能会变成俄罗斯那样。并不一定能民主。
我覺得這些人在新聞裡的蠻橫和殘暴,可能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可能之後中國、印度、俄羅斯都會解體了
像德奧不能統一那樣,陸台不見得會讓你統一。
大德意志破壞歐洲均勢,大中華破壞美帝的控制力(第一島島鏈和航道)
天朝希特勒出來吸收小粉紅組納粹黨...
沒中國版普京,怕要二次解體
俄罗斯是半民主,有宪政框架的
民主體制並不能保證好的結果,每個人的素養決定了結果的優劣。
例如民主有個很重要的精神在於「共存」,尊重、包容異見。我想再理性開明的中國人也會同意,這在中國社會可能尚待加強。民主體制的運作,有賴於對自身權益的認識、對他人權益的尊重。更重要的,要能自發地去支持、維護他人權益,才能保障自身的權益。更別提什麼公民意識、思辯能力…之類的基本素養。這些素養不是透過教育就可建立的,需要實踐,從最小處開始實踐,例如學校的班級代表選舉。

我不會推薦台灣的體制,每個地方民情素養不同,我們有我們獨特的時代背景。
中國還是得親自實踐,找出自己的民主道路。畢竟,即便現在中國有了新政黨執政,但其中又有哪個人的背景不是紅通通的?
這種叫做戰螂更合適,小粉紅一般是歲靜好的
倒台后一定要清算共产党
这些只能看看而已。就算共产党倒台了,也不会立刻实现真正的民主自由制度的。民主制需要大量民间社会组织作为基础的,看看香港就知道,学生会、各类社区服务组织、各类工会、行业协会等等极其发达,在很多议题上,这些组织就是准政治组织。没有这些支撑,是搞不起民主制的。

没有足够的时间养育出丰富的社会组织、相对成熟的传媒,以及其他很多很多原因,共产党这样的政权倒台后,权力难免要落入原体制内的某一些人手里,可能退化为一种比较普通的独裁制度,缺乏自己的政治论述,勉强靠暴力维持统治,参见颜色革命前的各国。

在剧变之后,再过上相当长时间,经过一次颜色革命,才能勉强建立民主制度的。
同意! 在gcd 的統治下,civil society 全部被消滅。這些都需要重新慢慢建立起來。哎,路漫漫啊
共产党倒台大概率是公开分裂成两个党的形式,这种情况一旦发生,会有五、六年的时间孕育大量的社会组织、民间组织,会讲民间力量动员起来进行自组织。管制一旦放松,民间组织就会雨后春笋般的长出来。
美国是简单多数制,里面门道很多,gerrymandering就是政客加强独裁权力的手段。
根本不用那麽麻煩,大政奉還給中華民國就行了
謝謝! 民主是參與型運動,而不是觀賞性運動。我們義工也是第一次,與大家共勉。
信仰流失 是個很棘手問題 無信仰就談民主 太兒戲了
英美法做陪审员或竞选助理也能体会到法治精髓。
楼主加油,早日能通晓到里面眉角和产生的新问题。
多参与各种社团组织不仅可以交很多各种朋友,很能弥补小时候中文环境的缺陷。给下代人打好氛围基础的。
台灣監票不用報名,你隨便進去就可以現場監看唱票,也有即時錄影或你自己錄影也行
這一次總統大選有看到香港跟外國朋友來參觀開票
台灣監票不用報名,你隨便進去就可以現場監看唱票,也有即時錄影或你自己錄影也行這一次總統大選有看到香港...


臺灣可以錄影啊?謝謝分享! 美國各州選舉法不同,有些不允許拍照,錄影。在很多州,選民給自己填好的選票拍照都非法,目的是防止有人買選票。(選民拿著照片爲證,投票后收錢)
民主是自發實踐參政的活動。台灣的選舉制度在日殖時期就有了,但當時類似今日香港,總督說了算;國民黨到台灣後,把當年在中國大陸的那套搬過來,實際上仍是一黨專政,只開放基層選舉。

現行台灣的選舉制度可能不適用中國,台灣是學德國單一選區兩票制。意思是每個選民有兩張選票,一張投你支持的黨,一張投你支持的候選人,然後按照得票比例去分配議會席次。也就是說,你可以總統票投給蔡英文,但政黨票投給國民黨,這樣的話即使民進黨執政(行政權),國民黨在立法院仍有一定席次(理論上)。

但台灣學德國制只學了半套,行政院長透過幾次修憲後,已成為總統的幕僚長,雖然總統名義上不能直接介入政策,但實際上卻可經由行政院長實施自己的構想,造成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有責無權的現象。這樣的話,如果一個總統控制慾很強不願放權,行政院長就會不停背鍋下台被更換,例如馬英九與陳水扁執政時都是如此,行政院長如同走馬燈不停更換。

中國將來若要推行民主制度,台灣的半總統制不適合中國。或許可以採瑞士直接民主,混合選舉人票的制度:

最基層鄉鎮級的政策,由住民公投,再交由人民選出的行政官直接實行結果;市級的政策,一樣先由住民公投,但採選舉人票制度。例如甲市下轄ABCDE五鄉鎮,這五鄉鎮的住民都公投完後統計結果,假設ABC贊成票多,DE反對票多,那麼就有3個贊成選舉人票,2個反對選舉人票,結果甲市決議贊成。

以此類推,假設中國未來有十三省,選總統的時候也是如此,當然,公投的次數要有限制不可過濫,但有兩種方法可以發動公投:1.政策的形成還是先依靠議會中各政黨間的共識,各政黨不能決時再交公投;2.住民取得一定連署票後越過政黨,直接發動公投。

當然,這種制度是假設那時全中國的公民都有一定程度的民主素養才可順利推行。
多謝介紹臺灣的政體。我一直 assume 臺灣的五權分立和美國比較像。看來臺灣是混合制。
對,民主選舉需要一個學習的過程。美國早年的總統選舉也是由國會投票選出,而非全國選民一人一票。在中國,這個學習時間可能更漫長。謝謝分享!
维尼还在狂砸呢,军队还在红色家族手里,不要意淫新政党
你真想民主,沒有自己軍隊可以嗎?共匪吃屎后,軍隊發不出錢,到時候只聽軍頭們的,自然就變了軍政府,哪來給你搞什麼黨?軍政府黨倒是可以有。
>> 根本不用那麽麻煩,大政奉還給中華民國就行了


中華民國不要呢?
我覺得實際情況可能是成立聯合共管委員會,在委員會監督下修憲、選舉、成立新政府,然後這個政府還得由委員會監管一段時間,例如每個票站派遣外國監票人,可能南方由台灣派遣,東北由日本派遣,中西部由美國派遣等等。這既可以保障中國的和平穩定過渡,同時也維護了周邊國家的安全和利益。
学习台湾的选举流程和规范就好了
已经运作的很成熟了
千凌 新注册用户 回复 香港進步青年 观察
>> 中華民國不要呢?我覺得實際情況可能是成立聯合共管委員會,在委員會監督下修憲、選舉、成立新政府,...

西部一些地方可以直接扔了,保留传统势力范围就行,面积缩小了更有利于实施民主的速度,而不是把一堆资源去填无底洞
f废话太多,没有多个政党哪里来的选举,就怕如同毛子,换了衣服,本质没有换,一样得不到期望的结果,选举表面是选票,背后要靠钱和大佬的支持,否则民主就是花瓶,结局就是缅甸,阿富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