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真的都是“反贪官不反皇帝”吗?

看到秦晖在清华上课的一段,提到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感觉比较有意思:

https://youtu.be/Cb2No8WFD_k?t=2921


官逼民反在性质上就是冲着朝廷的。尽管官逼民反未见得都是要“杀到东京,夺了鸟位”,而因此就有人说,如果他们不主张打到首都,就说明他们觉悟不够,就是所谓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这是落后的。但是我前面已经讲到了,实际上贪官与皇帝在中国人心目中的距离,应该说并不遥远。

一般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贪官是怎么形成的呢?贪官不是土司,不是领主,不是世世代代在这个地方的,贪官不就是皇上派来的吗?我们以前传统的说法,这些人就叫朝廷命官,他们就代表朝廷的。因此反贪官其实就是反朝廷。至于为什么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呢?其实在多数情况下和所谓的觉悟并没有什么关系,往往是这个民变没有闹大,那么你就没有能力去反皇帝。如果你有能力了,那就“杀到东京,夺了鸟位”,这并不需要什么阶级觉悟。

恰恰相反,在我国历史上的这些社会冲突中,真正有阶级觉悟的,就是明确意识到我是为佃户采取行动的,是针对地主的,那么这样的就是我前面讲到的佃变了。像(佃变)这样的事件,他通常倒是不反皇帝的。那么他不反皇帝反谁呢?就是反地主。而且像这样的事件中,他们的阶级意识往往非常强 ,我就是代表佃户的,而不是代表什么天下,代表什么万民,不是这样的。因此这种事情应该说,和所谓的阶级觉悟没有多大的关系。




根据他的这段理论,我试着分析一下中国人各种群体性反抗事件的逻辑。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抗议者到政府门口拉横幅,上面除了诉求,往往有“求求国家政府党中央为我们作主”,“习大大你在哪里”之类的话。过去我看到这些话,就经常暗地嘲笑他们还是明君思想。但现在仔细想想,其实他们未必真的就这么想,这样更多只是一种策略。正如秦晖所说的,他们之所以还没反党中央,只不过是因为力量不够,而不是他们就真的以为中央政府就一点责任都没有。

当然,这种围攻当地政府的情况,还是得看当地一把手是不是本地人。中国过去的地方官员,都是当地势力里面通过政治博弈选出来的。这样的官员虽然未必就清正廉洁,但至少对地方有感情,不会太过乱来。到了中共时期,特别是近二十年,主要的地方一把手甚至主要官员都是异地调派过去的,这当然是为了避免地方作乱,但这种情况比过去封建王朝时期严重得多。如果当地一把手是本地人,比如说村干部这种级别,民众会期望上级政府介入处理尚且情有可原。但是到了党中央->省和市这个层级,地方主要干部肯定是异地调派,普通人当然也知道这些官员不是“自己人”。我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上海本地人告诉我,因为贪污被中央拿下的陈良宇因为多年持续在上海做官,他的民望是最好的(当然他也不是什么善类)。而后面的几个市委书记都是中央调派,就被上海人骂得狗血喷头。所以,对当地政府的不满,就往往会进一步往上上升到中央层面。在抗议的时候人们当然也说“我们支持党支持中央”,但这种口头上的支持,其潜台词是“我们支持中央出来负责解决问题”。

我一直关注香港反送中,去年抗议的时候,一开始也没有马上打出“天灭中共”的旗号,相反居然还有不少要求中央政府惩处林郑让她下台的标语。那么我们难道就能说,香港人“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吗?当然不是,人的观念和立场是会随着对手的应对而变化的。后面中央开始强力打压,国际社会开始关注的时候,香港人立刻就改变了策略,批判一国两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央政府。

而与之相反的是,中国国内现在流行一种宣传,即把社会不公等问题都归咎到资本家头上,而毛左和所谓的一些新左派,包括不少大学生和刚工作的人通常都认同这一套。这样一来,政府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以一个超脱的姿态去介入处理,而不必担心引火烧身。就像秦晖说的那样,如果阶级意识非常强,变成了职工反对资本家,那么这样的人往往只想着把资本家打倒,而不会去想造成社会不公的本质性问题是什么。然而,一旦这些工人运动开始把矛头转向政府,就像北大马会那样,公开发表《反动势力的耻辱柱和进步青年的里程碑——广东警方对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8.24暴力清场纪要》这样的文章,那么就会马上被政府打成“和境外势力勾结”。到那个时候,无论是高喊“民主自由万岁”,“习大大救救我们”还是“毛主席你在哪里”,其实在中共眼里看起来都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比较乐观。的确有不少人知道皇帝不好,但没有能力去反。也有不少人还没看破皇帝的本质,但这些人一旦开始反贪官,最终也一定会认识到皇帝才是问题根源的事实。所谓“中国人都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但是,打倒了旧的皇帝以后,是换上一个新皇帝还是彻底改变这个制造皇帝的制度,那就很难说了。
10
分享 2020-10-19

23 个评论

反皇帝必然意味着反帝制,不反帝制也必然意味着不反皇帝。皇帝错的原因从来不是他个人品德的低下,而是帝制给了皇帝犯下错误的权力。红小将批斗的时候罪名往往是背叛毛泽东,从来不说对方背叛了共产主义。中国人的确是反贪官不反皇帝,中国文化是个人崇拜的天然肥料。
>>反皇帝必然意味着反帝制,不反帝制也必然意味着不反皇帝。皇帝错的原因从来不是他个人品德的低下,而是帝制...


你讲的这些其实就是文章最后的那句话。民主制度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成的,我不觉得文化在这个当中起到了多大作用,关键是如果没有练习实践,当然最后还是会走上老路。
>>你讲的这些其实就是文章最后的那句话。民主制度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成的,我不觉得文化在这个当中起到了多大...

中国人接受共产主义也是把共产主义当成国家成功学来接受的(这点可见李大钊的《法俄革命之比较观》),CCP在改开之后更是彻底的本土政党,脱离了中国环境就无法生存。
当然,你看不出中国文化产生的作用,因为支持民主与否是隐性的。但如果我说应该杀男婴平衡中国男女比例你会怎么想?这当然是一种反人类行为,可你因为我说的这一句话激起的恐惧与愤怒少于看到中国人杀女婴造成了男女比例不平等的事实吗?这就是文化的作用,父母之爱可以根据孩子的性别演变成谋杀只是中国文化中最显著的反人类思想。
我一直关注香港反送中,去年抗议的时候,一开始也没有马上打出“天灭中共”的旗号,相反居然还有不少要求中央政府惩处林郑让她下台的标语。那么我们难道就能说,香港人“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吗?当然不是,人的观念和立场是会随着对手的应对而变化的。后面中央开始强力打压,国际社会开始关注的时候,香港人立刻就改变了策略,批判一国两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央政府。


說明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比较乐观。的确有不少人知道皇帝不好,但没有能力去反。也有不少人还没看破皇帝的本质,但这些人一旦开始反贪官,最终也一定会认识到皇帝才是问题根源的事实。所谓“中国人都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但是,打倒了旧的皇帝以后,是换上一个新皇帝还是彻底改变这个制造皇帝的制度,那就很难说了。


中國人當然也反皇帝,一旦它們有能力反抗皇帝,就會開始想著自己做皇帝了 (๑◔‿◔๑)
如果支那人一旦开始反贪官,就一定会开始反皇帝,那么文化大革命怎么就没革到腊肉头上?
实质上反贪官不反皇帝和反皇帝并非是一个程度的问题,而是一个本质性的问题。
贪官和皇帝其实从来就不是同一个阶级的,皇帝和贪官的利益是完全对立的,皇帝并不希望有太多贪官,他只希望自己是唯一的贪官。特别对于你支,贪官希望捞够钱后全家移民,皇帝希望吗??当然并不希望。对于你支而言,贪官只是游士,是和皇帝争利的。所以,皇帝在需要贪官维持统治的同时,始终会用反贪来制衡贪官。其实上就是有很多单纯反贪官的支那人支持维尼,就是因为维尼更多的使用了这种制衡。
>>如果人一旦开始反贪官,就一定会开始反皇帝,那么文化大革命怎么就没革到腊肉头上?实质上反贪官不反皇帝和...


文革前骂毛泽东的太多了,包括文革当中也有,到了最后一年快挂掉的毛出来见外宾,实际上就是让他出丑告诉大家他没几天了。文革前七千人大会本来要接着推大跃进,结果没想到召集来的地方干部个个都骂中央政策,毛泽东一看情况不对就退居二线,过几年发动文革秋后算账。

文革这个事情本质上就是毛发动的权力斗争,领袖崇拜也是文革才开始搞的,当中直接骂他的都被打倒了而已。
>>中國人當然也反皇帝,一旦它們有能力反抗皇帝,就會開始想著自己做皇帝了 (๑◔‿◔...


这点我不否认,包括很多反贼表现出来的形象也是预备役皇帝。
>>文革前骂毛泽东的太多了,包括文革当中也有,到了最后一年快挂掉的毛出来见外宾,实际上就是让他出丑告诉大...


文革前显然是骂腊肉的官僚比骂腊肉的韭菜多得多,所以才要文革嘛。你忽略比例谈有无可没什么意义。
>>文革前显然是骂腊肉的官僚比骂腊肉的韭菜多得多,所以才要文革嘛。你忽略比例谈有无可没什么意义。


当然是因为大跃进搞得地方上一般民众意见太大,基层官员压不住了,才向上面反映。刘少奇那一批搞实际工作的人,发现这样下去不行。当时毛无论在党内干部还是普通人心目中的声望都已经掉到谷底,所以他索性退下去做太上皇,让刘少奇邓小平这些人顶在前面背锅。后面发动文革也是先让刘少奇这些人加上基层官员搞,等他们弄得下面怨声载道才自己跑出来打倒这些人。这个操作就跟我说的今天转移矛盾到资本家,发动群众斗群众是一个套路。但是到了文革后期,所有人都被斗过一遍,旧造反派被新造反派打倒,大家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结束文革基本没遇到什么阻力。最后没彻底清算腊肉,也不过是邓从实际出发不想丢掉政权,才给他弄了个三七开,后面邓的路线更加是全盘否定了毛,只不过在实际操作上学了毛的一点手段。那些怀念腊肉的毛左,无非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年轻时的理想被利用而已。经历过文革的那一代人,基本都知道今天习包子搞的肯定是死路一条,反而是那些年轻人还搞不清楚状况。要么就是觉得应该再搞一次文革,要么就是觉得中国人就活该搞文革。文革历史真的要好好普及一下,不清算彻底就是今天这个结果。
>>当然是因为大跃进搞得地方上一般民众意见太大,基层官员压不住了,才向上面反映。刘少奇那一批搞实际工作的...


经历文革的人很多还觉得毛好啊,中国总是要靠共产党领导的,习有问题是因为他有难处。。。我发觉那代人(没什么社会地位权利但经济条件不差的普通人)总觉得共产党成立了新中国,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伟大的民族,条件反射的觉得共产党就应该领导中国,从没想过有没有可能其他政权可以做的更好。经历文革的这代人虽然吃了很多苦,但是仍然没思想,因为没机会接受正常教育,没文化,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固有的意识形态已经深入骨髓。
>>当然是因为大跃进搞得地方上一般民众意见太大,基层官员压不住了,才向上面反映。刘少奇那一批搞实际工作的...

我瞧着经历过文革的人,能有这么高觉悟的可占不到多数,多数依然习惯于把腊肉当偶像崇拜。能看清的,多数不是知识分子就是官僚阶级。甚至被打倒的造反派,能看清的都占不到多数,我印象中被打倒的造反派秦晖有去调查过,我记得他的结论也是能进化到反皇帝的不多。实际上作为一种皇帝制衡贪官的手段,你支自古以来就没停止过反贪官,你支要是反贪官这么容易进化到反皇帝,你支早就该没皇帝了。
假如这种骗韭菜的鬼话是真理,皇帝还是秦朝赵姓嬴氏,没有红朝毛匪,更轮不上我匪赵姓俄氏刁呆呆坐皇帝。
其实大多数普通人可能想的没有这么复杂,他们只是想能安稳地生活,能在自己的家乡拥有一套房,能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很多人知道自己不懂政治,他们大多又有家庭,有牵挂,所以不敢改变,只能寄希望于当前的领导人,即使他们知道这个领导不好,有些人可能在私人的圈子里还会骂骂领导,但是他们能做什么呢?一没有能力,二没有心力
皇帝这个东西说到底其实是一种心理作用,首先皇帝这个词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可以说是最高的了,这是一种自豪感,如果我的皇帝是始皇帝那样气吞天下的人,那我也会承认他,并且因为是他的子民而自豪,不过也仅限于此,因为皇帝的作用也只是给个心理安慰,历史已经证明了帝制是不行的,所以我们其实可以保留皇帝这个称号,但是丢弃其他东西,我们不能被规则束缚
范松忠 黑名单
是的,尤其是共朝,从我在各个地方打听到的消息,都说中央好,地方有什么什么问题,但中央永远是对的。

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中央”总是说一些听上去伟光正的词,就比如“脱贫”、“小康”等,都不是坏的意思。
是的,所以在我看来墙内“反资本不反体制”不是什么大问题,有反抗意识不甘逆来顺受就是好事。中共和资本事实上已经不分彼此,反资本就迟早会把火烧到党头上。

总而言之,没有必要苛求法国人在网球场集会时就必须旗帜鲜明要求推翻路易十六。
几千年的专制皇权造成的愚民而已。
直接反对皇帝,这是谋反。直接反贪官,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皇帝曾经说过的,不算谋反,因此至少朝廷不能直接将这件事情定性为谋反。贪官们自然有办法,可是老百姓已经被逼到拼一把的地步了。
范松忠 黑名单
不反皇帝有很多理由,一个不好反,另一个篡位总会被人诟病。

自然,中共国不反习匪,还主要是不光害怕,而是很多人意识里认为地方政府害人,中央是好的,其中很大的理由是中共当局洗脑能力,因为那些光鲜的扶贫、小康等文件,看着总让人觉得是“好”的,这也非常具有欺骗性啦。
因为中国的皇帝是不需要贪
只有哪些心存不轨的人才会去贪
所以大多人只会反贪官,根本不会去反皇帝
除非皇帝是个昏君或是根本是个废物
中国人的梦想就是当皇帝,做人上人啊。。。。
所以说中国缺少一次真正意义的启蒙运动
中国人这个群体的认同就是来自于大家都是本质上就是“中原皇帝的奴隶”,你要是不认为自己是中原皇帝的奴隶的话你就已经丢掉很大一部分对于中国人的认同了。

这就是为什么小粉红一见到有人辱习就要上去咬一样,现在习就是中原皇帝啊。
socks 黑名单
中共用党中央  指代皇帝
>> 說明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中國人當然也反皇帝,一旦它們有能力反抗皇帝,就會開始想著自己做皇帝了 (๑...


T大说的很对
支那人反贪官也不反贪官
反贪官是因为贪 不反贪官是因为能贪的不是自己
不反皇帝是因为自己想当皇帝 那么好的制度 反了多可惜
而且呢 发现了没 支那人不但喜欢皇帝 还喜欢侠客
他们自古以来就做着自己不付出任何代价有人来“替天行道”来帮助自己吃上革命果实的巨婴支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8
  • 浏览: 2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