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很多反共人士都非要说无神论多么可耻?

多数反共认识都说无神论是多么的可耻、对神的敬仰如何的好。但是无神论国不都等于共产主义的国家。

爱沙尼亚是世界第一无神论国。难道追求科学真理,就是泯灭人性?还有人道主义就一定是宗教精神?无宗教信仰的人就不能做慈善?美元上有我们信仰上帝,美国人不是“单一种类的人”,一样有无神论者反对这行字,虽然没能成功,一个多元包容的社会才是对的。如果美国也只有一种声音,那就不是美国了。

其实连好莱坞多数科幻片里也是“无神论”,比如复仇者联盟,这些基本都没有神干预人类与外星人行为。

这里暂不探讨宗教多么好或者多么坏,起码,无神论者不等于就没有道德,我个人反而认为,无神论的可能才更重视生命,为什么?唯物主义,死了就都没了,所以才珍惜今生啊。被迫害的宗教人士总是说无神论多么可耻的时候,我觉得是不是把其他不相关的国家也骂进去了。

世界上有4200多种宗教,你很难说你的宗教就是对的。我还是觉得大家应该理性,有道德、尊重人权的人,都是好人。

而且有些人不信仰宗教,但也不是无神论,有些人信有外星人,或者认为造物主可能是存在的,但并不一定是宗教的形式。这并不是唯物主义吧?即便是唯物主义,也就像是牛顿对万有引力的发现,以眼见为实。看不见,侦测不到的东西,不等于不存在,同样也不等于一定存在。

个人见解,请多指教。

说明:我当然不是五毛、自干五,也不是无神论、或者有神论,只是对宇宙的未知论,再没确切证据之前,我不轻易相信任何一种宗教、学说。
已邀请: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現實問題是,中國大陸的抗爭是非常艱苦、犧牲非常大的。哪個派別能夠在這種高壓維穩下生存、甚至為中國人民提供就業、食宿、醫療,哪個派別就能夠在反賊圈內贏得尊重。現在中國大陸只有各類地下宗教組織才在這種有組織反共方面有所成就,受群眾感謝、受反賊尊重。無神論的團體,戰鬥力都不是太好,內鬼頻出,屢屢被端。

理論問題是,中國之所以能被中共竊國統治,歸根結蒂就是因為中國社會在明、清、民國大陸時期已經出現了嚴重的腐化。自從秦佔領六國以來,中國的民間信仰和民間小共同體一直在被破壞,到後來就沒有什麼信仰了。共產黨來了,農民和地主不是親如手足、互相保護,而是互相出賣、互相殘殺。信仰是什麼?信仰是一種文化資本,它賦予人生活的意義、有愛的共同體、並促使人以深沉的愛心建成令人愉悅的家園。世界上最美的建築都是宗教建築,而世界上最醜陋的建築則是無神論建築。

中國如果想擺脫是世世代代的苦難,引進這種能夠在文化的荒漠上澆灌出一片綠洲的外來宗教,是唯一出路。衹有這樣,民間才能重建小共同體、人的道德才能恢復、中國這篇土地上的苦難才會減輕。現代的考古學技術已經能夠將歷史上述到公元前9,000年的銅器時代了。無神論社會在那個時候就存在,結果就是像中國這樣,少數暴君殘酷迫害韭菜。中國所經歷的這種災難,在人類歷史上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同時,允許我援引品蔥志士anonymousLiu之前的發言。這位志士所談到的「生不出孩子」,就是文化資本貧瘠的結果。人如果不能理解苦難是通向未來救贖的可能途徑,而將其視為沒有意義的,自然生不出孩子:

無神論是大勢所趨?

完全,絕對,1000%錯誤。
我勸勸無神論者,理性地看待這個問題,要用證據,要客觀,不要想當然。

所有國家內部,都是信仰虔誠的人,生育率遠高於無神論者。美國的無神論者,生育率就跟東亞一個水平的。也是隔代減半。歐洲的信仰其實已經非常弱了,才有了生育率崩潰,大量引入移民的慘狀。美國因為特殊的宗教政策,鼓勵教會競爭,使得教會極有活力,才保證了國家的虔誠,生育率的健康。

宗教信仰是可繼承的,所以信仰虔誠的人,人口優勢會越來越大,而無神論者,會急速地淘汰自己。每代人口減半,那3代後,就只剩下1/8的人口了。這是大勢所趨?

我原來也是無神論者,但我回答不了一個問題,如果無神論是正確的,那為什麼無神論者生不出孩子?一個注定滅亡的群體,能說是理性的,聰明的麼?還有無神論者經常宣揚的,什麼世界這麼苦,不要讓孩子生出來受難啊,什麼自己過好就行了,沒必要生孩子啊,他們有這樣宣揚的自由,但他們死了,化成灰的時候,誰去幫他們繼續宣傳這些思想?一個自我滅絕的群體,說的話,怎麼可能是正確的?

無神論世界觀裡,人只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進化產物。但無神論者,在這個理論下,恰恰又是注定被淘汰的那個群體。這不諷刺麼?這不令人震撼麼?

什麼是趨勢?人口才是趨勢,絕對的,無可爭議的,簡單就能計算出來的趨勢。

我在中國大陸的時候地下教會裡就有一家人,是當年在體制內為民運提供保護和經費的改革派。當年天安門集會,很多車費和食宿就是他們支持和安排的。中共血腥鎮壓以後,某些民運領袖被抓以後,賣友求榮;把他們(和其他暗中的支持者)供出,以此換取保外就醫(醫療假釋)的機會,然後自己逃往台灣尋求庇護。

這家人隨後全家被從機關、高校、國企開除公職,多年來遭受了很多苦難。當年的民運領袖多是社運人士,沒有什麼宗教信仰,祇能理解物質層面的權和錢,被抓就賣友。這樣的「無神論」反共組織誰敢參加?群眾對他們的印象就是誰加入他們誰倒楣。

相比之下,宗教團體的人被抓,變節的要少的多,面臨困難也能凝聚一心抗對。敘利亞內戰的情況也是這樣。那幾個傾向無神論的世俗溫和團體戰敗最早、傷亡最大。其失敗不是因為阿薩德政權有多強,而是因為自己人抵抗不住金錢和官職的誘惑。抗爭到最後的,都是篤信宗教的有組織力量。

維權律師高智晟被抓以後,需要有人去給他送點吃的、藥品、幾本書。這種事情,無神論者從唯物主義的角度看,就是自己要上中共「失信名單」,一輩子被當作異見人士對待,無法擔任中共公職。因此無神論者沒有一個願意冒這種風險去監獄看他。

而從基督徒的角度看,我們是上帝的兒女;上帝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就會去做,以後的生計上帝會為我們解決。因此,去看望高智晟的幾乎全是基督徒,為獄中的他帶來的人吃的食物、醫藥、《聖經》。

我個人就是因為諸如此類的事情被中共調查。但是我篤信上帝,讓我去死我都不怕,還怕中共幾個國保。我當時在中國大陸的麻煩越陷越深以後,已經做好死在秦城的心理準備。然後有一天晚上,在薄霧中出現了異象。周圍的建築突然人去樓空,變成有如廢墟的樣子。兩個天使出現在我面前,告訴了我六個月後某一天我會被抓,但是按照他們告訴我的方法可以逃出去。他們還告訴了我國保負責人自己會被抓的日期、對我監視會鬆懈的日期、我應該申請簽證的日期、我應該買國際機票的日期和應該用於出逃的機場。

我一一按他們說的去做了,結果每一件事都應驗了。我奇蹟般地在國保內部整肅的時間窗口逃了出來。呼吸到自由空氣的第一個星期日早上,我去了當地的教堂感謝上帝。此後,我們在努力下,又救出了十幾個被抓的交友。

相比之下,我某個信奉無神論的反賊朋友,也見過一次天使(天使說他有公義心,願意幫他),然後他的態度就是,我不裡你們;這不過是我自己的幻聽幻視、我祇相信唯物主義。他被抓以後,現在仍然在中國。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本人无神论,也反对任何形式的宗教。

对于某一个宗教,你怎么认知世界,我不敢兴趣。

你认为地球是上帝造的也好,是面条拉出来的排泄物也好,是外星人做了一个电幕罩起来的也好,这些都不我反感宗教的地方。

任何宗教,都没有办法和科学比拼真理,但是宗教可以比科学更加有感召力。这是因为,主流的宗教,必然包含一套道德规则

比如基督教,圣经的主要内容,并不是描述世界本质是什么,而是描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应该相处。
基督徒最引以自豪的,不是圣经解决了什么自然现象,比如为什么有重力。而是基督徒之间的关系可以亲如手足。
当然,不是所有的教会,所有的教徒关系都如此融洽,但是大多数时候,基督徒之间的关系,比陌生人之间更加信任和宽容。


这就让基督徒觉得我们掌握了科学不能解决的问题:科学不能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

所以,本质上,今天的宗教,它主要体现出的作用,是如何在生人社会中,建立一个熟人关系。
现代宗教的先进性在于,它有一套实践已久的道德规则的,并且最重要的,现代宗教,加入和推出通常是自愿的。

当然,很多宗教的教派,禁止擅自退教,拥有强制姓。这样的宗教,我认为是一种原始宗教。如同共产党主义一样强制性信仰,我认为是原始的宗教。

从这一点上,现代宗教比中国式的共产主义的确要更加进步。


但是我依然,现代宗教不是一个我喜欢的社会解决方案,原因在于:
缺乏明确的规则更新系统:

人类社会,是进步的,是变化的。随着科技手段的增加,人类的社会组织形态,也在发展变化。
这就必然意味着,你的社会规则,也是一个动态的变化的。

你必须有一套规则,去淘汰不适合现代社会的规则,添加进去适合现代社会的内容。
比如,穆斯林之间做生意,是按照古兰经里面的规则来,还是按照商业法来?

尤其在政治体制的建立上,宗教都缺乏自由性。因为神性的存在,使得你最多是神的代表,而不能修改神的律法。
从这点上,新教是一种更加死板的宗教,因为去掉了教宗,它使得圣经的律法无法更新与解读。
我见过最多的新教教徒都跟我宣称,圣经一个字都不能改变。

那么翻译一下就是,圣经已经是真理,它无需再做更新。即使人类社会已经进步到它很多事情都无法解决的程度。

这种思潮,如果运用到政治上,那就非常不好了。所以,今天的任何现代国家,即使是宗教再有道德感召力,也绝不允许有任何宗教规律,变成法律。

而如果法律中,就包含有严谨宗教规则的国家,比如伊朗,大家都会觉得它是一个另类的国家。

所以,这种特点,使得宗教天生和法治是冲突的,从这一点,我就对宗教持坚决的反对态度。
比如基督徒,除非,你们可以允许我解释圣经,可以通过程序,对圣经规则进行添加和修改,否则,你们虽然有进出的自由,但是没有质疑权威的自由,依然是一个大坑。
小熊维尼倒车无敌 理性客观不偏激
我在美国西部某名校学习期间,周围的美国人有一半以上是无神论者,剩下的只是名义上信基督,其实从来不去教堂。而周围的邻居大多数是基督徒。出现这种差别,原因是教育程度。教育程度越高的人群,无神论的比例就高。受教育程度低的人不懂科学,更愿意相信神。

有人说无神论可怕,比如斯大林、毛腊肉杀了很多人,比如无神论的政权多么反人类。你们这些人大概历史没学好。

有史以来,有多少政权打着宗教的名义杀人?1000多年前,伊斯兰教扩张过程中杀了多少人?十字军东征,把耶路撒冷屠城。由于基督教新旧教派之争,英法打了百年战争,死了多少人?而中东的乱局,本质不就是伊斯兰教派之间的斗争吗?直到现代社会,依然能出现ISIS这样的政教合一邪恶政权。
我认为说共产党是无神论者的说法根本荒谬你们压根就是误会共产党了

共产党一直以来就是有神论,只是他们的教徒不崇拜神而是崇拜人,这人也就是共产党常说的民族英雄列宁、中国共产党则是毛泽东

说共产党没教义跟本就是压根的不了解共产党,共产党也有教义的他们的教义操守就是小红书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的教条党章

说共产党与宗教信仰毫无关系就是压根不了解共产党,共产党也是有与宗教上朗诵教义歌曲的,宗教有教导人们向善的圣歌,共产党也有教导人们堕入地狱的红歌、赞歌

说共产党没信念的根本就是压根不理解共产党,共产党信念就是解放全人类,世界的救赎者、世界唯一的神,奉承马克思反人类主义思想,它们是反善反人类的邪教组织
你瞧瞧那些共产党的教徒们哪个不疯狂?
哪个不坚定马克思主义信念的?
像不像着了魔的宗教狂热份子?

共产党邪教比对表
共产党信仰:马克思主义思想
共产党信念:解放全人类
共产党的神:创党领导
共产党教条:小红本党章
共产党传教歌:红歌、赞歌
共产党道德:没节操没道德
共产党管理:自我思想审查
共产党教义:斗争、斗天、斗地、斗人
共产党信徒:党员、小粉红、五毛犬
共产党奴隶:韭菜
 
未知数 为了爱与正义!Justice will be done. For Justice!
且不说哪个宗教才对这种争议性极大的话题,一般上宗教都会教导信众行善,不要做坏事,做坏事有什么后果,因此,信徒对做坏事一般都有一定程度的悚惧,所以底线看起来比较高一点,做坏事的人看起来也比较少一点。

这里暂不探讨宗教多么好或者多么坏,起码,无神论者不等于就没有道德,我个人反而认为,无神论的可能才更重视生命,为什么?唯物主义,死了就都没了,所以才珍惜今生啊。

无神论确实不等于没有道德,每个群体里面都有有道德和没有道德的人,重点在于两个群体之间的人数比例差别是不是很大。

无神论的有可能更重视自己的生命,因为唯物主义,以为自己死了就都没了,所以才珍惜今生。因此,才会有不少人更可能为了此生的蝇头小利而不择手段,不介意伤害他人,因为他们比较没有对做出坏事要承担代价的悚惧,有的只是对法律等现实生活中的惩罚的恐惧。

简单来说,一边有着宗教+道德双重底限(再加上法律等底限),一边只有道德底限(再加上法律等底限)。
---------
补充:
我这边说的无神论,是指我对中国的一些无神论者的印象,否认鬼,天人,地狱的存在,认为没有过去世,没有未来世,没有业报等等。
首先,不是所有反共者都反对无神论。
你这个标题可以套用在很多地方。为什么很多反共人士都是右派?为什么很多反共人士都支持西藏独立?为什么很多反共人士都支持川普?
但是,不是所有的反共人士都是这样。所以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小粉红只有一种思想,就是党统一的思想;反共人士反共,却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思想。
可以右派也可以左派,可以支持有神论也可以支持无神论,可以支持基督也可以支持安拉,这只不过是个人的选择而已。稍微看看品葱也会发现,确实每种人都有,比如你就是一个支持无神论的反共者。

共产党的教育都是同一种思想,小粉红都是同一种思想;反共者自然会稍微偏向对立的方向,但不是全部,而且归根到底是自己的选择。这恰恰说明反共者的思想是多样化的。
可恥的不是無神論,而是中共。
您說,『無神論可能才更重視生命。』
您說,『世界上有4200多種宗教,你很難說你的宗教就是對的。我還是覺得大家應該理性,有道德,尊重人權的人,都是好人。』
您說,『看不見,偵測不到的東西,不等於不存在,同樣也不等於一定存在。』

那您可知道中共時至今日已經強拆多少教堂、宮廟了?
您說『一個多元包容的社會才是對的』,那麼為什麼中共不能容許宗教紮根在中國呢?
如果無神論可能才更重視生命,那麼信奉無神論、唯物主義的中國為什麼在武漢肺炎疫情起初選擇瞞報?而瞞報導致什麼後果?武漢在封城前有五百萬人離開這座城市,這就是重視生命嗎?
理性、有道德且尊重人權的人?那麼中國為什麼有為數眾多的企業採行996?為什麼有許多人維權上訪卻遭到迫害、被監視、被關押、被餵藥導致精神失常?


也許真如您所說,無神論並不可恥。
也許無神論、唯物主義的初衷是向善的。

那麼為什麼標榜著無神論、唯物主義的中國會走到這般地步?
請容我再複述一遍:可恥的不是無神論,而是中共。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他坚持做自己,他不爱老大哥
我没什么知识素养,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

人类是群居动物,群体是必定有头领才有凝聚力的。一群老虎需要有虎王,一群狼也需要狼王,鹿自然也有头领。即便再怎么强调个人主义,人群还是需要领袖,需要精神上的信标。香港示威是无大台,但他们也是有精神信标的,只不过不是某个人而已。是光复香港旗、是梦中的民主香港,这些东西其实也是非人格化的领袖——旗帜向哪儿,人群就会走向哪儿,这不正是领袖吗?

对于有神论者,他们最终的精神信标是神。神存在吗?它可以不存在,也可以存在;可以存在在天上,可以存在在心中。神是不可捉摸、没有实体的,神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无论是多么伟大的存在,只要是凡间的存在,都不可能大过神。所以如果凡间的存在背叛了神的旨意,人就可以以神之名去反对他。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神无实体】,所以神【有无穷的可塑性】。只要将自己的想法用神为媒介传达出去,人民就会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任何政权、任何组织都无法磨灭,因为人不能踩在神的头上。
当然,神的无穷可塑性给了邪教害人的空间,好比撒旦也是无穷可塑的;但是也有好的一面。文艺复兴时期的文艺作品,大量集中在宗教题材上。无数艺术家、作家诠释着神话故事、天国景象,融入了他们自己的意志。他们的作品,成为了开启民智的钥匙。
只有无实体的神,才有可能作为一大群人的精神信标,带领人们向善、向美。一个伟人、一个全是伟人的组织是不够的,因为人类是不可能做到【绝对正确】的,世上可以绝对正确的只有神。人类永远不能成为神,但人类却需要神。

对于无神论者,他们不信仰神,也必定会有信仰。因为要想把人凝聚在一起,不可能没有领袖。但不信神又信什么呢?比如信共产党,信共产主义,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共产主义是人造的理论,人造的理论就不可能绝对正确,所以共产主义者一定有【得不到答案】的时刻。共产党也是有实体的,所以共产党也【不能解决一切问题】。所以一个把共产主义、共产党放在至高地位的人,在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就会陷入矛盾。他们的问题其实就是不信神,不信存在一个绝对正确、能解决一切问题的神。人如果信神,就会明白世间一切都是有缺陷的,共产主义、共产党也一样,于是自然就能从共产信仰里走出来。

信神,在于信一个绝对的存在。人永远也无法领悟神的真理,因为人永远也做不到绝对正确。但是信神,就不会误把人造的理论当作神的真理、当作绝对正确的真理,这对于解放人的思想是很重要的。当然,有被恶用的可能性,会有人编造邪恶的理念,假借神的名义向人民传播。但是不能否定其正面意义。

另外,科学和宗教没有关系。一个理论中无穷发达的科学,能解释世间一切问题的科学,本身已经达到了“神域”,不是只能活在三次元世界的人能企及的。不存在“信仰科学”,或者说,信仰科学的行为本身,也是在信仰一个绝对正确、能解决一切问题的神。
咸鱼老李 原品葱用户@咸鱼老李,请在黑暗时记住天亮时的样子
因为共产党的所谓无神论是一种侵犯宗教自由的行为,国家政权应该与宗教势力割席保持独立是保持国家民主自由法制的基本条件是没错,但不能强迫整个国家的人都跟着变成无神论者,这是对个人自由的一种剥夺与侵犯,就像某个国家政权不能代表人民一样。这就是共党所谓“无神论”的可怕之处,看看你国对地下教会的打压程度就可见一斑,更何况共产党所谓的“无神论”本身就是一种“有神论”,通过洗脑教育所要塑造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神论,而是把共产党组织当作宗教偶像崇拜的另一种“有神论”(实际上在共产党的影响和统治下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是一种宗教),看看国内的中小学历史、政治课本就知道了,通过对所谓“共产党的优越性”来塑造围绕着“共产党”的宗教崇拜,本质上的你国和任何一个极端的政教合一国家差不多,只是近年来由于经济的对外开放对共产党的宗教信仰的影响弱了一些,可以用来参考对比的对象就是沙特阿拉伯,也是类似的案例,只不过宗教是逊尼派伊斯兰教而已,你国比沙特好不到哪里去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我就是无神论者,但我是CK2那种所谓的“宗教同情者”,我和基督徒相处甚欢。
你国无神论者占去了大多数,大多数人还容不下宗教,凭啥就不许人信徒反击了?
你国根本不是什么世俗国家,你国是以无神论为国教的政教合一国家。在你国反对无神论和在IS反对伊斯兰教是一个性质。
什么你说伊斯兰教也可以反IS?拜托解释权在人家手里呢,你还能反到哪去?就算不改信起码也得是个卡非勒同情者吧。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其實我一直覺得無神論和反共不應該關聯在一起的,有神論和無神論我覺得不影響反共的呀…
另外,我好像災難來時,哪個主神都祈禱一遍,平時又無神主義者一個,然後還怕鬼,
我感覺我都不知道自己誰什麼論者了Σ( ° △ °|||)
不吃蔥 不吃有蔥的包子
時間有限,我僅從一個角度談一下我的看法。對人性的尊重,善待他人的愛心,真無神論者未必会输給有神論。

我覺得可能背後起決定性作用的是人的同理心,比如我自己,我見不得任何人承受痛苦,別人遭遇不測我也會感覺悲痛,這一切和我的宗教信仰沒有關係,因為我是一個無神論者。

無神論者未必沒有信仰,我同時也是人道主義者。

有神論者當然也會有同理心,但同樣具備同理心的情況下,神權至上可能會影響一個人的行為。

現實中神權和人權是存在衝突的,而神權無制約,當有神論者以自己的神祇為至高無上,那相較之下誰又是下?那些被處以石刑枉死的人類,信徒們不知道會不會為他們流淚呢⋯⋯我不相信那些圍觀的信眾全部都沒有同理心!

在有神論的世界,遇到信仰不同的族群,有人還因為有意無意觸犯對方宗教禁忌產生爭端。這都是很無謂的,然而現實中卻無法避免,因為當神是至高無上的時候,犧牲信眾或者對方信眾的生命,就可以變成理所應當的事情,這個和把國家奉為至高無上的法西斯國家的情況是類似的,小粉紅鼓動發動戰爭可都是假愛國之名,至於平民的傷亡,那都是理所應當的犧牲,只是一個個數字。

最後我想說,不管信仰什麼,希望所有人保住自己的同理心,不要用神像和聖經來泯滅人性,也不要用國家民族主義來當作嗜血的遮羞布。
我个人建议@时政高见之流最好别太过火,胡扯也得有点限度。能说出“無神論者,99%不存在獨立思考的能力”的人恐怕很难有什么高见。
顺便说一下,这货的逻辑和你国高中政治课本上批判的反例是完全重合的,而那也是你国课本难得靠谱的地方。
--------------------------------------------------------------------------
加点东西。
“无信仰者不一定是自私残暴愚蠢的人,但自私残暴愚蠢的人一定是没有信仰的人”
这是@时政高见对自己理论做出的最新修正。可惜的是,在这位“反贼”拿出数据来论证自己的观点之前,我只能认定他依旧在信口开河。而鉴于1572年法国天主教徒的所作所为,我更加确信这人从头到尾都在胡扯。
----------------------------------------------------------------------------
我不太清楚无神论者无耻的可能性为何更高,但鉴于各位至今未能拿出任何数据加以佐证,我只能善意地提醒各位尽可能慎重,以免像各位探讨大跃进时那样得出看上去正确的结论。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是不是真的很多我不清楚。
但中共把無神論玩的一套一套倒是真的。

比如說刀子好了:
有的人拿菜刀,就是切菜;
拿隨身小刀,就是防身;
拿瑞士刀,就是參加露營割童軍繩和開罐頭。

但在有心人手裡,
這些刀就是殺人工具。

無神論沒問題,嚴謹來說無神論不但不信神也不信天道有輪迴,也不信妖魔鬼怪和靈魂升天。
整個社會主流是無神論,那當然沒問題。
但把無神論當成禁錮人民思想的工具,當成信奉不擇手段的科學依據,以及欺壓其他有神論,泛神論,不可知論的金牌。而且很多人接受無神論分明不是真心的。

這樣玩就算是拿基督教當國教,我也會反對。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说「无神论可耻」纯属胡说八道

林郑月娥就是有宗教信仰的,结果这个女人恶毒程度超乎想象

可耻应该是一个比较产生的,说xx可耻必然有一个参照不可耻,是否可耻不是固有属性。
由于不是有神论就是无神论(不可知论我认为是无神论的一种),有神论并没有更高尚,于是不能说明无神论更可耻
我是泛神论者,神者未知的存在

我们都是从智人进化而来已经有诸多证据,智人与其他动物的最大不同就是可以创造从未有过的事物(工具,武器,语言,神话,愿景...),而这种创造的过程前提必须信神,坚信这世界存在未知的存在,并可以影响我们的命运,因此才可能把主要生活精力放在宗教上,而不是无神论的现实忙碌(退化的智人成了动物)

所以我猜有人说无神论是可耻的。


神存在,神是未知的存在,但神究竟以何种方式存在存在争议,也许是物质的,也许是精神的(空间,结果,能量,相位都是非物质的),神的存在需要我们永远去追寻和探索他,于是有了古希腊科学,有了今天的自由文明(而非唯理性主义的共产社会内卷化)主导世界,华人的堕落来自进化的堕落,他们不再关心,甚至相信我们的未来和现实真实世界关系不大,而取决于神,需要不断探索未知的存在,彰显智人的神性才能进化下去,最终把自己也进化成神(相对于当下),无神论没有未来,他们是列宁主义的,他们更关心现实和眼前,最终会进化成某种动物,彻底不关心神,未知未来的存在
Doooookie The empire will fall.
说句可能不怎么好听的话,不加思索的批判无神论以及无神论者,在我看来,也许是如品葱注册时所说,“狼奶没有吐干净”的表现。
在我的理解和见闻里,品葱是一个包容的社区。这从各类政治测试中各种倾向都有的情况之中就可以看出:怀有各类政见的讨论者不会因为与他人的政见不同而去对对方进行人身攻击,整个社区如同1024一般和谐。当然,大家之所以要来这里进行讨论,原因自然也是因为品葱不受监管,我们并不会因为我们的言论而被政府报复。
在我的理解里,包容代表着一个社区允许意见不同者存在,并且他们与其他人享受同等权利。大家可以互相讨论、辩驳,当然不上升到人身攻击。我们在墙内的平台里享受不到这些,所以品葱对于我们才有意义。
无论是无神论还是信教,这都只是世界观不同而已。我觉得世界是耶和华创造的,你觉得意面神把世界屙出来了,他觉得从宇宙大爆炸开始就从来没有神,那又怎么样?我们就要互相攻击吗?这难道不是我们一开始所要避免的环境吗?
品葱存在的意义,一定不是为了让我们把思想统一成一体。如果那样的话,品葱只不过就是另一个现在的中共罢了。
世界上不是只有耶教信仰,像佛教好了,它並不是教導你去信仰與崇拜一個神,而是要你探究自己,因為你頓悟了,你自己就是神(佛)

我個人的看法是,不一定真的要去完全信仰一個宗教,可以信其精神而不要迷。像真正佛教教導的戒殺、修心、修口,你可以不要信到真的去出家,但是可以最大限度的讓你的行為符合它的要求。有了宗教信仰,敬天畏神,相信因果業報,你的行為就會有底線。而且是一個大部分人都接受的底線,而非自我認可的底線。就像在文革時,批鬥父母這種事,對我們算有信仰的人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像抖音上一堆見人就嗆,然後反被打臉,或是一些毫無原則底線的行為,對於有算有宗教的人來看,也是覺得很誇張,怎麼會有一個地方的人可以如此毫無道德,毫無素養。

但是宗教也別亂信,像法輪功這種把創立人神格化的,大部份都是邪教,只是它還是要人真善忍,算勸人為善,沒那麼邪罷了。
馬克濕主義 喬可拉特.習
表明自己跟共匪之間差異性的話術,但是走火入魔了

有信仰並沒有比較高尚,法輪功就敗在這裡,之前路德直播前面講這麼多頭頭是道,結尾點評這病毒是上天派來專門滅共的,病毒有眼只殺這些沒有信仰的人。
節目可信度瞬間全無,變得跟封建社會的江湖術士一般

這種二分法就好比習近平是男的所以男性都是大撒弊,貪官都是有錢人所以有錢人都是貪汙,毫無邏輯
宗教里人格化的神,通常都是真理和爱的化身。
崇拜神,本质上是崇拜真理和爱,只不过经常会被歪曲成为对某一个,或某一些,作为个体的[神]或者人的崇拜,这种崇拜一旦变得绝对化狂热化,容不下一点点不同的声音,就会表现出巨大的破坏力。
即使是无神论者,只要是良知尚存,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多无耻。
中共的无耻不是因为无神论,而是因为他们习惯于把自己打造成为[神],打造成为真理和爱的化身。
oasis404 台灣人,喜愛英國搖滾
就某些人因為共產黨主張無神論就覺得無神論者就是共產黨。


但是這完全是無稽之談,艾茵蘭德,阿特拉斯聳聳肩的作者,絕對的右派,但也是無神論者。


無神論者就像不信聖誕老人一樣,只是對神的態度,而不是像宗教一樣有本經書,有中心教條。
NZRdlClr5 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無神論本身不可恥,但是很多無神論者是可恥的,而且寡廉鮮恥
至少在中文圈,很少有宗教信徒衝到無神論者討論的大本營裡大喊『你們這些無神論的人渣,褻瀆神明的叛徒,應該被業火燒死』的
但是就是有的無神論者,喜歡衝到宗教討論的話題裡喊『你們這些迷信的蠢貨,就知道拜一些牛鬼蛇神,宗教全是騙子信徒全是傻子』的
世界上存在很多有良知有道德的無神論者,但是他們不會出來叫
出來叫的,都是那些沒品的
而且有良知有道德的那些往往不會自稱無神論者,他們會在談話中默認無神論的基礎,或者自稱不可知論者
那些喜歡踐踏別人的宗教信仰的人卻是最愛自稱無神論者的
包括很多假設
各位應該也見過這樣的現象:
樓主:各位有沒有見過靈異現象?
無神論網友:我是無神論者,我才不信那些科學不能證明的鬼怪呢
樓主:各位有沒有什麼宗教信仰?
無神論網友:我才不信那些迷信,信的人都是蠢貨
……………………標題已經說了宗教信仰,你沒有你就別戳進來,你戳進來了你就別罵
有的人選擇無神論是出於自己理性的,薛定諤自稱『因為選擇了宗教信仰,思想就會被限制』才選擇了無信仰的道路,這才叫真正的科學精神。當然也有的人選擇有神論是出於自己的理性的,真正感受到那邊有真理的人
而沒有理性的到哪裡都是沒有的,不是把上帝視為有求必應的神燈精靈,就是把牛頓視為上帝
Daredeer 不管你是哪個國家,你說你的國家完美無暇,我都會用看傻子眼神看著你。
有神論跟無神論跟反共沒關係吧?

有神論攻擊中共大概是中共一直打壓宗教,才有這麼一說的。據我所知法輪功因為被中共打壓的很慘,又被大量污名化才跟中共作對。
李元芳 魯迅被分類到支黑的時刻就是進步壬實現新政治正確的時刻。
1.相較於很多反共人士覺得無神論可恥,一樣有很多反共人士覺得宗教信仰都是shit,兩者相輔相成。
2.因為無神論很大程度上幫助了共匪控制國內的韭菜。
北歐是無神論的一面,美國是有宗教信仰的一面;
中國是無神論的另一面,中東是有宗教信仰的另一面。
主要不是無神論還是有宗教信仰,而是看你落實這個思想的方式。
我支持无神论,因为我不相信神的存在

信仰,首先得信,但至今没有证据证明神的存在,因此我不信,那自然也没有仰了
宽衣新时代 紧密围绕在以维尼同志为核心的裆中央周围,共创庆丰特色通商宽衣新时代
问题不是在相信世界上有没有神,而是在与共产党的思想是否定了道德、个人选择对人类社会发展作出的巨大推动作用。
神是什么?神其实就是人精神的抽象化,本质上神就是人类的道德的超自然延伸。
马克思那个时代就是崇尚社会达尔文主义与机械论,但这套帝国主义哲学事后被证明是错误的,资本主义并没有像马克思所说的倒台,而是依靠着人们的道德不断地进行着改革。反而是共产党继承了这套哲学,强调适者生存,而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尊严地活着,在全世界传播仇恨,制造恐惧,认为强权即正义,所以斯大林也就说教皇有几个师。
共产党的无神论的关键不是在与否定了神,而是在于否定了道德,推崇强权即真理的社会达尔文主义。
DiaoGe668 Pride attracts more haters and brings fewer friends.
来源: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19/12/06/915744.html
世界上只有不信神的人,没有不信神的民族。人性是本善的,人是可贵的万物之灵,是神所看护的生命,而共产党这个东西它是反传统反神迷恋暴力的,所以它只能找那些反传统不信神的人附体,这必定会遭到正常人的反感和反对。制造仇恨崇尚暴力发动暴乱制造恐怖是它在世间立足的手段,以此来恐吓善良的人们对它们予以姑息和纵容。

中共依靠苏俄在中国立足,中山先生本着立国建国的初衷善意团结包容,但是中共不断挑拨国民党内部分裂争权制造暴乱,这引起了尤以蒋公介石为首的很多国民党人的警惕和反对,他们意识到了中共的存在对中华民族的伤害,并写过大量的文字予以论述,于是在中山先生去世后蒋公便毅然迈出了剿灭中共的步伐。蒋公经过五次围剿之后中共已经即将被毁灭之际由于西安事变的发生功亏一篑。八年抗战又姑息并做大了中共,之后的三年内战由于人们对中共的邪恶认识不清导致国内国际的形势都大大不利于国军,内战剿灭中共又一次失败,中共建政世界各国纷纷与其建交,作为联合国创始国的民国政府被退出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大陆人民的噩梦也从此开始。中共大肆毁灭中国的文物古迹对儒释道传统文化极力破坏,屠杀经济文化各领域的精英,要求人们无条件信仰和崇拜共产党和它的魁首,将人们淹没在红色海洋之中,蒋公也于对岸孤岛望着中华民族这片圣土遭受摧残而终日不得欢颜。

也许是天意注定中共这个恶魔要给中华民族带来劫难,导致历史上神传文化下的子民今天十亿民众信神者却寥寥无几。人们对中共制造的悲惨历史习惯性选择忘记,文化大革命后仅仅过了十多年的时间中共就制造天安门大屠杀震惊世界!人们纷纷对中共愤恨不已,国际上也予以制裁谴责。几年过去了人们又对中共歌功颂德,国际上与中共又恢复了魔鬼的交易。仅仅十年过去,中共又开始了它全国范围内镇压迫害信仰和修炼真善忍佛法民众的运动。虽然中共当局明知法轮功对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也要极力镇压血腥迫害,因为中共是邪灵魔鬼,它是逆天反神的。

虽然天安门大屠杀过去了三十年,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也已经持续了二十年,但是好像中共依然强大社会依然繁荣,中共作恶好像也没有报应。太多的国人世人对中共的邪恶本质认识不清,还在享受着所谓中共带来的既得利益而忘乎所以,还在给它歌功颂德,还常常说共产党给他钱,就信共产党,却不知道二十年过去了,法轮功非但没有消失反而传遍世界,反观中共却已经无路可走。

三十年过去了,当初天安门的一幕又出现在了香港这个几多烦恼几多愁的地方并持续数月不止,而且得到很多国家和民众的声援与支持。

中共与美国的贸易 谈判始终没有结果,却等来了白宫支持香港的法案,在这个法案的影响下很多国家相继表明态度公开对中共说NO,国内的民众也逐渐清醒用实际行动决裂中共,中共内部的党徒也已经善恶两分,自以为爪牙遍布世界却没想到炸弹炸在了窝里,这一切都令中共震惊不已,愤恨不已,疯狂不已,而又无可奈何!

蒋公介石剿灭中共失败退到台湾已经七十年了,七十年来中共的爹苏共已经死了,欧共也完蛋了,中共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危机中靠着欺骗与恐怖走到了今天,也走到了它的尽头。香港民众不畏强权持续抗争震惊了世界唤醒了世人,邪灵再也无处藏身,天灭中共的序幕由此拉开。当初蒋公带领国军孤身围剿共匪邪灵,壮志未酬,留下预言中共会在一九九零年苏共灭亡之后晚些时日灭亡,如今天灭中共香港举旗四面八方天地人神十方围剿,中共邪灵毁灭的时候到了!

相信他们马上就会玩完。
共匪宣传别搞迷信 

自己天天喊相信共产党 相信党的领导 遇到困难党会来救你们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把共产党搞成宗教,想让这个披着人皮的党区控制中国人的思想。

为了控制西藏去干涉班禅继承,直接把你达赖视为反动分子,无耻 黑暗 下流的手段。

你说没信仰可怕不可怕。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點解黑警日日on duty 都俾人屌,警察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傻子我需要冬眠了。
告诉你一个无神论者都不知道的秘密就是:无神论的最高神名为「无」。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骗了这么多年,
上面的回答相信你看了很多,很多都是对的,还有细节很多这里只是一部分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5573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我就是无神论者,不是因为我不愿意信神,而是因为逻辑与理性告诉我,基督教传统的上帝不存在,而其他信仰传统的上帝存不存在无所谓。
说句实话,我特别希望上帝存在,降下雷霆一把把邪恶的独裁者及其帮闲全部劈死拯救600万死在集中营的犹太人,可惜上帝没有出手,正因为如此,20世纪最伟大的自由主义政治哲学家罗尔斯才会彻底放弃宗教转向哲学。
详细论证见:https://matters.news/@linsantu/%E4%B8%8A%E5%B8%9D%E4%B8%8E%E7%BD%AA%E6%81%B6%E9%97%AE%E9%A2%98-zdpuB1uPqJv6w9nMyHeALZtTvcrYrCRAGhJnywyxTXhYAN2un
范松忠 《愿肺炎袭近平》!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我也很认真地告诉你,我极度憎恨中共,特别是习匪的中共。
但,如果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那我想加入了,因为我也想反宇宙试试。
无非是抓住机会借机传教而已,就是一群神神叨叨的神棍,和小粉红有多大差别。粉红小将天天高呼只有社会主义适合中国人,他们高呼只有主能拯救我们。粉红小将高呼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他们认为无神论者和共匪同流合污。粉红小将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认为无神论者道德败坏,不配做人。完全一丘之貉而已,都是没大脑的人。
beark 小熊维尼
其实你如果真的相信有神,就会有很多问题无法解答了。

举个例子

“为什么神会容忍罪恶的存在?是不是神根本无法消灭罪恶?”

引出的答案就是“如果神容忍罪恶,那么神就不是至善的;如果神无法消灭罪恶,那神就不是全能的。”

再来一个,“上帝有肚脐眼么?”

再来一个,如果你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你肯定应该选择做恶人。为什么?

因为:善行有三种结果:善报,不报,恶报。其中两种是亏的,一种是不赚
而恶行也有三种结果:恶报,不报,善报。两种是赚到,一种是不亏。

自然大家就选择做恶人了。
我不信神,所以我反对共匪。
我无信仰,所以我才要试图冲破枷锁,粉碎走的统治
我认为这世界上,不应有比自身还高的事情,什么党,神,政权,不皆是如此吗?
地球的事,人类的事,民族的事,国家的事,家庭的事,都是我的事,唯独没有我自己的事情。如果我为我自己做事,那立马就要被批斗,赤匪们要指着我说:集体大过个人,党大于一切!
那好吧,我只能用我们共同毁灭的结果向你们证明:
我们是平等的!!!没有什么比我自身重要!!!被统治是不可忍受的!!!!


中共的无神论不是无神,在他们眼里,领导就是神。
sora2021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无神和有神在我看来没有明显的分界,即使一个人不信上帝,也多少会相信灵魂的存在,即使一个人信仰上帝,他也未必会反对进化论。
无神论绝不可耻。近代科学的研究方法都是无神这一侧的,无神论者推动了科技的进步。思想上,对“人”的肯定是文艺复兴之后思想的基石,促成了思想的解放。
无害神像的羊头还在挂着呢,这算什么无神论?马教也是宗教。
无神论可不可耻不知道,在支那教育框架下得出的无神论一定可耻。
不要把宗教和道德挂钩。
把宗教和福气挂钩。

不包括某教。
Hakurei_Reimu 社会民主主义
推特上一堆华人基督教徒已经变成种族主义精神红脖了,借京都动画事件钦点二次元,咒自己不喜欢的球队支持者下地狱,过于魔怔
StevenMurphy 萨格尔王,蜂蜜罐的守护者,肩负百斤不换肩的筋肉王
人类永远在崇拜和自我崇拜,没有神,人类也会转而崇拜其他东西。

人类一直在试图用“神漠视人间苦难”来证明“神不存在”。但是很抱歉,神对人并没有什么负责任的必要,人不一定是神刻意创造的,有可能是神不经意间创造的——就像人类的皮屑一样,人并没有刻意制造皮屑,而皮屑不过是人体新陈代谢的一部分。

哪天神真的试图改变人类那反而值得警惕——因为我们根本不清楚他是善意还是恶意的,即使是善意的,在神如此庞大的力量的力量之下,也有可能转变为坏事。
对中国人来说,今天人不信神而信无神论的主要原因就是共产党造成的。因为共产党霸占着话语权从而营造出的严重信息缺失的现实,使得中国人无法接触到神是否真实存在的全面、多角度信息,这样生活过来的中国人自然会跟着共产党的逻辑嘲笑神。
可是生活在有神信仰的地区,没有政府部门的强力抹黑宣传,人们就会静心的思考神是否存在的问题,这样,有些人就会察觉到神存在的奥秘。
举个例子,一个信无神论的中国人出国后经商,一开始会因为喜欢和有信仰的人业务往来是因为他们不会欺骗你,接触久了会发现这些有信仰的人一点也不傻,甚至可能比那个一直自以为是的自己要聪明的多,内心就会被触动从而思考神存在的意义… 当视角能跳出眼前利益的时候,才发现神一直在那里!
说句最现实的话,在中国骂佛和菩萨的人大多连佛经都没看过都不知道里面说了什么却自认为骂的合理;嘲笑上帝的人连圣经都没读过却敢随意否定批判?连<<转法轮>>都没读过,却说法轮功学员自焚?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奇葩现象?为什么无知的人批判有识的无知?
--这是共产党有意造成的!

再补充说一点:
如今各种宗教和各教派推崇自己的神,作为信徒,忠贞信仰自己的神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制给别人则是愚痴的神棍,这些人自己狭隘还非要把神给帮派化!外部的抹黑宣传加上一些信徒从内部混乱的表现,让本就难以理解的“信仰”更难被还未看透的普通人所理解了……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现在无神论的人数比例在发达国家不是一直增加嘛,实际上我觉得将来大部分人类肯定都是无神论的。思想史上对宗教的反动和反思也是推动人文精神和科学进步的力量。
我接触过一些宗教,但我不觉得他们那些东西和GCD有什么区别,都是集体主义,一堆人一起聚会(反正就是宗教活动)分享所谓神的恩典,上帝对他们多么多么好之类,那我想说共青团其实也干这个啊,你们有什么资格批评人家共产党给中国人洗脑呢(
随机预言家 不定期预言,准确率100%
虚无主义者路过。
有神无神也并非绝对二元论。
共党教义是无神,在实际有多少共党人在暗地里烧香拜佛,求神祷告?
反共,从不是因为它是无神论,而是它不把人类当作人类,与自由世界主流意识相悖。
    我是无神论者, 同时不代表我信奉科学, 我的无神论是因为我到目前为止也从未见过或者体验过神,所以理智上我持无神论, 然而无神论其实是我认为最悲观的一种事实, 因为如果无神论是真理, 那就足以印证我们人类相较于浩瀚宇宙的渺小, 相反如果有神, 所以有灵, 那么死就不会是死, 生也不仅仅为生, 人们的善恶对自己也有了意义, 那么一切都豁然开朗, 人们信奉宗教的教条, 虔诚的活着, 不失为让世界变美好的一种方式。


    反共人士反的不是所有无神论者, 而是“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那些CCP, 自己不信也不许别人信, 不仅不许别人信仰宗教, 还要把所有宗教信仰视为异端,以“批判”的名义让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上进行“抢掠”、“屠杀”, 再美其名曰:“反封建”。
    其可怕的洗脑能力让其治下的百姓极多数失去逻辑思维能力,只知道坚定的支持“党”, 因为我党等于对, 只知道坚定的反对“党”的敌人, 因为反对我党就等于错,   在这样的是非观之下, 请问,你怎么可能轻易说服一个这样的粉红,党也会犯错呢?

党 = 对 , 反对党 = 错, 你反对党 = 你错 ,你想说服我反对党 = 你想让我犯错。
大恶若善 保守主义者,坚决反对所有的白左观点
从下面的回答来看,我是真的很无语,没有哪怕一个人回答到点上。
其实一神论者鄙视无神论者的根本理由是,无神论者毫无敬畏。这里面有一个很根本的问题就是道德是哪来的。对于一神论者,这个问题简单,上帝那来的,他老人家最大,听他老人家的律法,准没错。你要是敢瞎搞,死后送你去地狱,你小心着点。
但是对于无神论者,这事就比较麻烦了,请问你干了坏事,你怕吗,你怕什么,举头三尺有神明,您信吗,您根本不信,甚至当你看到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的时候,你还能坚持什么所谓的道德,你立即就开始想,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何必守什么道德,不如跟着一起干坏事,甚至久而久之,你可能还把这种行为合理化了。所以为什么无神论者被鄙视,因为很多无神论者那是真的毫无畏惧,没有敬畏。所以在一神论者眼里,你这种人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在我看来,对于绝大多数无神论者而言,这个论断是符合事实的。

我说明,我也是无神论者,但我是经过思辨以后,我是能弄清楚道德是怎么来的,以及为什么应该遵守道德的,我有充分的理由,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兴盛之光 一只小小光
可恥的不是無神論,而是一些無神論者沒有道德,一個人可以不信神,但是不可以沒有道德,一些中國人道德淪喪、壞事做絕,很多人喜歡歸咎於缺乏對神的敬畏,其實他們只是道德淪喪,以前北平人買車票不喜歡排隊、喜歡插隊,日本軍隊佔領北平後派兵看管車站,不排隊的統統抽鞭子,北平人很自覺就去排隊了,重塑他們的道德不需要多麼複雜的手段。
但是中共創造出了中國特色無神論,完全用共產的無神論來取代無神論,沒有信仰、沒有道德,只有你死我活的鬥爭,所以應該反的是中國特色無神論,而不是無神論,只是中國特色無神論人數佔世界第一才會被“代表”,比如華人,雖然優秀的華人不少,但是大部分人第一印象還是來自大陸的低素質華人。
1. 把无神论和共产党绑在一起,可以借助宗教势力来一起打击共产党

2. 中国人特有的喜欢站在上帝/统治者视角看问题的特点:宏观上来讲,宗教的确是法律和传统道德之外,能够对人的行为产生约束和引导人向善的力量;微观上看,对于个人来说,宗教只是一个选择,信或者不信完全应当是个人选择。

所以前面有人说对了,无神论和共产党的无神论不一样,前者不信任“神”,后者不信任由人组成的“宗教团体”。

正常的无神论者否认神的存在,但不妨碍他们加入到秩序中,一样能做温良恭俭让的文明人,而共产党的无神论者是不允许有任何能够挑战他们的团体出现,必须要加以打压和消灭。
林南遠 什葉派穆斯林,中文學生,精神病患者
我对自己思考得出无神论结论的人没什么反感,但我很讨厌人云亦云还整天对有宗教信仰的人说三道四打压举报觉得全世界自己最聪明的无神论者。
很不幸,中国无神论者大多数是这一种。
twgoat From NOWON
我覺得不是所有反共者都覺得無神論可恥。無神論增進了科學的發展,像是在文藝復興削弱宗教的影響力之後,才帶起的科學革命以及啓蒙運動,最終造成了工業革命。但是(個人認爲)中共在宗教方面的對待被批判是因爲使用「無神論」作爲藉口,打壓宗教,違反了「宗教自由」,所以纔會有反共者覺得無神論可恥。稍分一下有神論以及無神論的好處:

1.有神論
  <1>優點:在道德底線&社會輿論之上還有一條宗教底線,可以使人隨時注意自己的言行,減少傷害他人或做出一些不道德的事,維持社會安定。
  <2>缺點:以清代義和團&現今ISIS事件爲例,宗教偏激者在非平常時期會做出難以控制的行爲。在科學方面,宗教偏激者會對違反自己教義的一切研究排斥,影響社會進步。
2.無神論
  <1>優點:如果本身道德底線高,即使不信神,對社會有科學上的助益。像是文藝復興時期便是宗教影響力下降的一段時間,此時的人多以「幫助社會進步」爲宗旨,促進科學
  <2>缺點:誠如上方言論所說,無神論+沒有道德底線者對社會可能造成不良影響。

總結:一般有神論者(信神+能接受科學研究事實或者至少不是太排斥)&一般無神論者(有自己的道德底線)對社會來說其實有益無害。宗教偏激者&無神論+沒有道德底線者需要有辦法(如法律)限制過激行爲。其他的方法還有:社會輿論、民族團結心(但不能有民族歧視)、世界大同理想、保護下一代、地球村概念……皆不錯。

話說之前在[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QcSJuWefOo&t=7m54s][/url]這裏看見這則對話,想發上來(ps哥白尼曾經競選過主教):
哥白尼: ……以上,便是我所提出的日心說
教 皇: 你,真的要質疑上帝嗎?
哥白尼: 難道上帝創造人類,是爲了使人們自大嗎?
教 皇: 何出此言?
哥白尼: 人類自認爲宇宙的中心,不就是一種自大嗎?上帝創造萬務必有其規律,但人類卻把坐擁宇宙的中心,使得看出去的世界近乎無序。直到我拿下萬物之靈的桂冠,我,才又重新看見了神。

據說,許多科學家在人生晚期都重新信起了神,只因世界的規律太奇妙。他們認爲,雖然教義不一定是對的,但是神卻應該是存在的
BXN Arise! Ye who would not be slaves again.
大家都要注意,中共的无神论根本不是无神论,而是他们操纵无神论去否定旧神,把自己的领导人变成新神去让人膜拜。所以他们并不尊重唯物论的无神论,而只是单纯地否定其他的宗教,来建立自己的personal cult/个人崇拜而已。

所以你们在骂无神论来反共没有意义,应该反对的是对任何普通人和任何权威的崇拜。
神即无法证真也无法证伪,不可知论更现实吧!
宗教多如牛毛且大都说自己拥有神或神性的最终解释权,把这无解的问题和反共结合到一起是嫌难度还不够高么?
Jojomug 没有
无神论者有天生的道德缺陷,因为他们否定一切超越物质,超越个人体验的存在,也不承认有人不能认知不能控制的规律。所以他们的行为毫无底线,不敬天,不信神,一切只以自己的利益为标准。有人说无神论者无所畏惧,其实我看他们怕一切他们不能控制的东西。
只有有神論,思想才是完備的,因為大部分理論可以由另一個理論證明出,但是至少有一個理論無法被證明,在數學,物理上只能規定其為公理,就是上帝規定了第一條公理才使得其後所有的理論成立,追求真理就是尋找上帝。这也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物理学家都是有神论,很多在晚年都去研究神学,例如牛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人问具体的宗教怎么怎么样。不同的宗教只是不同的人群基于他们的方式寻找上帝的过程,但是在其中要非常警惕有撒旦利用人的欲望,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宗教爆出很多丑闻。
如果要討論到道德、內在、精神、性靈,由利己發展到愛他,最終回歸利己,從而驅使全人類昇華愛和品德,中間離不開有神論思想,無論這個神是什麼宗教的神,祂務必要是一個精神引領者,脫離凡人的劣根性的引領者。
aFakeUsername a fake username means a fake person
神也好,佛也好,都是一種信仰,有了信仰,人們才會有信念,才會善良和互助
共產黨不允許人們信佛信教信上帝,說那是封建迷信,但是他們卻叫你信共產黨,相信黨是一切的核心,是至高無上的,多麼諷刺
GBSH 命运????
我不信世界上有神,但还是怕鬼。
关于有宗教信仰的人我不了解他们的内心,现在社会不都用科学说明了很多东西吗?飞机也上了天,大家也都知道天上没有神仙只有外太空,为什么还会当有神论者?
无神论并不可耻,我本人就是不可知无神论者,可耻的是拿着无神论当遮羞布行恶的绝对利己主义者,很遗憾的是中国特色的无神论者几乎都是一些没什么道德观念的人。
赞同楼主,我也是无神论者,无神论对世界的认识其实更接近真相
思考快与慢 Now you see me
说说我自己的观点:简单的有神论能让信徒明白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比如现在目前的中国,为了赚钱什么道德法律底线都可以突破,什么人伦道德什么都可以不顾,这个和原始社会丛林社会没啥区别。就是为了一个需要—生存.繁衍。换句话说我可以用吃人的方法活下去。这在有神论的国家是很难见到的。
至于宇宙的起源,未知论,总有科学家说这是上帝在丢骰子。
kimchimjoo 耶和华的小丑
有神论和无神论绝对属于个人选择,如果政府以暴力或其他数段,强行推行有神论和无神论就是不对的。
宗教和共党没有区别
都是一个理论
精明的人拿起一个理论,划分好共同体边界组织起组织
然后就该干什么干什么了
纠结这个问题的是不是不懂什么叫组织
我是无神论者,但是我认为中国非常需要宗教。
1.大部分人都需要心灵的寄托,而宗教就是一个很好的载体。
2.中国是有宗教的,中共就是最大的邪教,
无数人依附。其教义,有党性,无人性。令人惊悚。

人类文明到今天还是经济动物,我认为只有脱离经济的约束,未来再发展出新的文明。
但目前为止,宗教是代表人类文明的标志。

当然宗教也有分类,天主教,基督教,穆斯林,各种不同,也出来了不同的文明。里面同样有一个叫共产党的,披着政党的宗教。
很典型的是毛泽东是红太阳之类的。

这些就是人类发展历史文明的代表,无论好坏。
爱的光芒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灯火!
这里说的神,我所理解的是高于人类文明的智慧生命。相对于蚂蚁来讲,人就是神。那么浩瀚的宇宙或者宇宙之外,我们人类是否只相当一个病毒、细菌呢?是否还存在比人类文明先进、发达得多的高科技智慧生命呢?他们可以超越时空界限。
Bijun 管理员处理 (加官进爵) : 习禁99【暴怒的大佬】通过雷厉风行的手段干烂垃圾用户
很简单,反共人士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信教的教徒,你看反抗最激烈最猛的力量是谁?法轮功。其它各种宗教的教徒,在被压制之下也容易产生反共心理,对于教徒而言,宗教绝对是比政府,乃至国家重要的。政府也知道这一点,因此继续打压宗教,之后就是恶性循环。

信教的人也喜欢恨屋及乌,因为共产党推崇无神论,而根据教义肯定有highpower,因此很多信教的人天天说无神论不好没道德,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因此给你造成了反共人士很多不推崇无神论的现象。
毛魔无敌 屁股洗干净方便后入
我能说一下真实的状况吗?

因为很多反共人士,他们年龄偏大,许多经历国文革,或者很多在改开之后都没有受到多少高等教育。因为98年之前高等教育率1%都不到。

所以他们就用宗教来武装自己。而不是科学。

就这么简单,不然他们很难圆自己为什么反共!
gridware 乳包小能手
真正的无神论其实没什么不好,但是问题是中国人不是真正的无神论者,中国人信仰拜物教,喜欢崇拜伪神,比如毛腊肉,这就是问题所在!
不是反对无神论,而是反对“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无名有实的我国国教地位,以及衍生的对其他宗教的迫害。宗教不得干涉世俗政务,这是一个基本原则
香港只有不足20%人有信仰,而信徒是否有普遍性較高的道德很值得懷疑
吴越旧人 不再沉默
神是一个代号。你不得不承认有一个高于人类的力量创造了我们,创造了世界,要不然我们所看到的一切从何而来?而这个力量我们称之为“神”。
很多自称的无神论者其实还是相信有”神“的,那就算不得什么无神论者。真正的无神论者是傲慢的,因为他忽略事实,逃避真相,他只相信自己的力量,他不敬畏“神”。而这样傲慢的人是可以做出任何事的。
我们信神的人,因为对神的理解和称谓上有很多分歧,引发了许多的灾难和罪恶。这是神给我们的启示,我们应该要团结在一起,互助友爱。
nonsugar 寻人启事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021 联系方式telegram@Mujyaki,先说明我是被监控的,可以来推找我,但自己保证不了安全的别
说可耻有点过了,每个人都受自己的条件所限。只能说这群人中无耻的几率有点高
我沒有宗教,但也什麼都信(比如冥冥中有主宰)也什麼都不信,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不算無神論者。
一隻鳳凰 性別不詳 同運支持者 女性主義支持者 ACG愛好者 沒人看的youtuber
我是台灣的無神論者,
老實說因為小時候與現在都被宗教傷害身體和心靈的關係讓我非常討厭宗教,來自於我的家庭,虔誠信仰者們的眼神直到現在我看來十分可怕,恐怖。
至少台灣的某些宗教團體,假借宗教斂財與性侵隱瞞等行為層出不窮,

甚至基督教為首可以說是各種在台灣做些反人權的仇恨行為、造謠行為。

什麼離教就當街追砍啊、什麼教主從信徒斂財買勞斯萊斯啊、什麼信耶穌得鑽石啊,信神就會有錢啊、什麼同志婚姻法通過台灣就要滅國啊、什麼上帝說女人就應該生子啊、信徒通姦很自然同性戀就是不自然的啊、什麼懷孕八周後就應該禁止人工流產啊。

這些言論與行為通通來自於那些宗教團體……

所以儘管我的立場無論如何都是反共的無神論在我看來完全不是大問題,

「不經思考的無神論」才是問題,

無神論不是信仰、也不應該是,而應該是一種思考後的結論,
我關掉了電視不代表轉到了另一個頻道,我是去開電腦玩了。
至少在我看來,不相信來世,不相信天堂,不相信陰曹地府與輪迴,才不會因此輕視人的生命,

老實說在我看來實在看不懂許多境外反共人士對於無神論者的仇恨是哪來的,
可能是因為共產黨假以無神論之名打擊他們的人生吧,
據我所知共產黨的做法就是把無神論變作一種宗教信仰,然而無神論的推廣不應該是灌輸而是鼓勵獨立思考讓人們得出此結論的。

無神論不是大問題,反而在我看來宗教信仰很大一部分都在宣揚仇恨,箝制自由,
至少認為世上沒有神不是問題,認為世上沒有神因此不需要有道德底線才是問題。



還有在我這無神論者看來,
中共根本不是在推廣無神論好嗎?他們的做法是把黨和領導人當成神在拜,還硬要拉進來一些不相干的東西把它給連帶汙名化(演化論無神論全因此被汙名化),典型的邪教思維,一樣是種宗教好嗎ww?
 无神论者让神棍赚不到差价,当然会被神棍骂可耻呀。

一神论者构建出的系统里,往往会有一个赚差价阶级,比如上帝赋予教会的权利,被选中的以色列民族,顺从的得到奖励,反抗的全部消灭。嘴上却讲什么仁义慈爱,这些人不叫可耻,叫恬不知耻。
个人的理解是,现代的西方哲学所谓的“神”指的是“人的神性”,人的神性不可逾越。人类的很大一部分问题归结于对语词的理解,也就是认知。彻底的无神论者否认一切神的存在,包括人的神性。问题不在于“无神论”本身,问题在于那些宣扬无神论的人,他们的动机实际上是要扮演神的角色。Without rules we are playing God.
无神论作为官方意识形态一环的中共作恶多端,杀人无数,令人恨屋及乌,再加上那部分反共人士是因为宗教原因被迫害的,自然要污名化无神论。

量子层面下,究竟是真的存在随机性,给与‘灵魂’可能存在的空间;还是一种无法认知的高层级的‘机械决定’,所谓自由意志并不存在,我们只是一种生物机器罢了,谁也没办法知道。

个人倾向于认为人只是一种生物机器,一切都由大爆炸的初始条件确定。反正只是机器,有神无神对他们毫无意义。

当然用宗教有神的手段麻痹自己,作为一种人文关怀还是有一定的社会学意义的。
矫枉必须过正 最近爱看Vtuber
看底下这么多评论我明白了,有神论可能是品葱的政治正确吧。

但是我想拿日本举例来说明这个问题。我觉得日本的态度可能会贴近传统中国。日本也不是一个人人讲有神论的社会。但也不是无神论的社会。

像现在日本硬说的绝对大部分是不信教的。(哲学概念里的无神论者又是另外一个意思)但是大家还是喜欢正月去神社参拜一下,抽一下签什么的,看看今年的运势。也会看看电视里面的星座还有血型占卜。

再比如幽灵或者说鬼这种东西,我有个日本友人也是这么概况的。
「霊が呪ったりすることを多くの日本人は信じてる」って言い方されると、それもちょっと違うんだよな
あるかもしれないし、ないかもしれない。
霊とかい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し、いるかもしれない。
霊や呪いを信じてると言うよりも、何か気持ち悪いという感覚の方が近いと思うね
曖昧な感覚をもつ日本人らしいかね。
被说“多数日本相信幽灵相信诅咒”的话,又会感觉稍微有点不同。
可能存在,有可能不存在。
幽灵可能没有,又可能有。
比起说是相信幽灵或者诅咒存在,倒不如说是有什么会让人不舒服这种感觉会更贴切一些。
拥有这种暧昧的感觉挺日本人的。

我觉得他提到的这种情况实际和中国也是很像的,我们面对神也是一样的态度,不一定真的有,也不是就说没有,但是去拜一拜,或者抽签抽到好签也会觉得很吉祥。与其说是相信神的存在,倒不如说是希望神能庇护自己给自己好处。

再说回无神论者的话题,共产党的无神论者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信仰,就是打死不相信神的存在。无论是作为人格化的神还是作为世间规则化存在的神。他们对于神的态度是坚定否决的。而中国社会绝对不是这样的一个态度(也许毛时代破四旧算是这样,但他们其实也信仰共产党信仰毛泽东),不然的话你们想象一下弄一些批量生产的佛像,让自己周围的中国人去砸,或者去让他们去践踏这些佛像。绝大部分人是不愿意这么做的。这并不是说他们都信佛,而是害怕受到报应,或者说会有暧昧的抵抗情绪。

我最后再说说哲学意义的无神论或者说强无神论,真正符合哲学上说的无神论而非共产党定义的无神论又是一回事了。首先共产党人信仰共产党,这某种程度也是有神论的,只不过这个神变成了“共产主义”而已。在哲学的严苛定义里,相信统一场理论的爱因斯坦也属于有神论。这个时候神变成了统一场的宇宙法则而已。

由于个人能力问题,不能很好的解释这个话题。但是希望大家可以把有神和无神理解为一个光谱,就如同我们熟悉的左派右派政治光谱一样,而非硬币的正反面。
平淡如水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品蔥的人應該有更高的討論質素才對....

1. 宗教人仕 和 有信仰的人仕 並不等同
2. 不同宗教不能一概而論、不同地方不能一概而論,當中差距之大可能比「有神」、「無神」還大,本身「有神論」、「無神論」就是太太太簡單的分類
3. 无神论是導致現在中國人/共產黨的自私、道德問題的其中一個原因,而不是唯一一個原因,即使說單單有宗教信仰也改變不了中國人
4. 承上人權、自由、民主可能源自有神論/基督教,但不代表引進有神論就可以發展出人權、自由、民主的觀念,(引進本身就有點太功利主義)
5. 人權、自由、民主很多人相信這些東西,但大部份人沒有去深究為什麼要相信、例如為什麼人生而自由,很多人以為自己沒有信仰,但其實某程度你也是「相信」某些東西,只是不一定是「神」
6. 重點不是有沒有宗教,而是你是否容許人民思想
7. 信仰是拿來限制政權而不是給政權使用,在極權下超越生死反對政權,相對來說有神論者更有可能做到
8. 共匪就是有神論者,把自己當神
雖遠必譴責_反支 香港人,反支派/分裂派。光譜比大部份品蔥人走得較前(你們叫"激進"),差距約十年。所以你們無法理解。沒興趣"遁遁善誘",浪費我的時間。
這個論題同意,我自己都疑惑了很久。許多海外反共者,往往都誇大了宗教(主要就是指基督教)對人格三觀的利好。
Ecrasez L'infame

我憎惡以信仰為由打壓他人的一切行為,除此之外我並不太反對宗教,就是贖罪卷或不合理的特別優待都不會讓我太在乎。

然而中共一點也不算是無神論,他們絕對是有神論,他們的神就是共產黨,創始人推廣人領導人,一個個都是神,他們的神權比多數有信仰的國家中的神格還穩固。
你可以是无神论者,但是不能像共匪那样去否定、打压和迫害其他的宗教信仰,强制有神论者必须变成无神论。彼此尊重共存这才是文明社会该有的现象。不过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会发现有信仰还是很好的。对神的信仰至少会为人保留一份谦卑和谨慎。
卵人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人类需要信仰,宗教的存在是必要的。信奉无神论可以,不排斥其他有信仰的人就行。
FD_Roosevelt If I must choose between righteousness and peace, I choose righteousness.
1. 反共與無神論沒有直接關聯,如果只是因爲共產主義推崇無神論就去反對,未免太荒謬。
2. 信仰宗教屬於一種文化/價值觀,在這個議題上對某個群體(包括有信仰的人、無神論者、不可知論者等)的差別對待跟種族歧視無異,需要互相尊重。
戈培爾同志 戈培爾同志,保守自由主義者,普魯士萊特人。學術界出身,曾經是海德堡大學古典文學歷史系哲學博士。1924年8月參加工作,1925年3月加入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為現任納粹黨和德意志第三帝國主要領導人之壹。
转载YouTube刘仲敬快问快答7:人为何有时不愿意认错?下@darkhabsburg的评论:

一神教的原罪忏悔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是和人性扭着来的。

承认自己和自己爹妈妻儿都是罪人,都带有与生俱来的不完美,都要时刻自我反省,这对从小受进步主义教育的无神论家庭成员来说,天然感情上是很难接受的。
反之,我一贯正确,犯错也只是被坏人误导或者被断章抹里这是跨越政治光谱的共性,也是短期利益最大化的最优选。
因为在缺乏前道德制约的纯功利社会环境下,认错就是认怂,承认自己的错误就等于公布自己的弱势地位,主动把自己置入了"成王败寇“的后者角色,会导致一面倒的西瓜效应。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辛灏年:我是爱中国,你是爱中共
一位自我介绍来自中国大陆的访问学者向辛先生所演讲的事实提出质疑:在孙中山辛亥革命时期她爷爷是乞丐,她父亲没有书读,共产党使他们家有饭吃,有衣服穿,她自己也能作为访问学者来到海外。认为辛先生离开中国没资格在海外评论中国。

辛先生对提问作出了回答:你说有了共产党才有饭吃,才有衣穿,那我就告诉你事实。49年以后农民有土地吗?1950年12月开始土地改革,在短短的的一年土改当中杀了260万地主,把农村中优秀的种田人杀了260万。中国从1952年就开始饿死人,我比你年长很多,我上初中一年级时是14岁,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是10岁,在这4中我是饿着肚子的,我亲眼看见农村的农民在后面轻轻一推就倒下去永远也不能爬起来。一年当中母亲给了我一张糕点票我刚刚买了二块饼拿在手里,就被一个贫下中农从后面抢去,我只好坐在石阶上哭。

1959年到1962年这3年人为造成4300万人的不正常死亡。安徽700万,山东900万,河南900万,天府之国的四川1000万,这些都是铁的数字。中国自古以来饿死的人都很难达到这个数字。1937年到1945年日本人杀死我们同胞2千万,而1949年到毛泽东的28年间,不算64,也不算对法轮功的镇压,中国共产党至少杀害,逼死处决中国人8千万,你怎么解释?我凭着自己一个中国人对民族国家的基本良心,我要讲一个真实的历史,我要讲给我的同胞听,我要讲给我的朋友听,也要讲给中国共产党听。我才是中国人,因为我承认的是中华的优秀文化,我承认的是中华民国走向共和的艰难历史,我承认的是49年以后人民为了自由所献出的生命和鲜血。

你是一个访问学者,你首先要摆脱掉自己的感情,你要摆脱掉自己的立场,要摆脱掉那种虚无的从爷爷到你感共产党恩的那样一种情绪,就像我要摆脱掉共产党一样,共产党并没有迫害我,我也不是被赶出来的,1985年我看到真正的历史后,我痛心,我为我从小受了一个胜利者的欺骗而感到痛苦,我壮着胆子要写这本历史书,因为我爱我自己的祖国。你是位访问学者,要学会讲真话,如果今天你能讲出成串的事实,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你们家,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我就服你的气,如果你讲不出80多年来共产党对民族国家人民所作出的贡献,而我能讲出共产党对民族国家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那我这个访问学者和你这个访问学者就有一个重大的区别,那就是我是爱中国,你是爱中共。
結果論來看:
宗教能令人敬畏 
令人在沒有任何後果的情況下仍不會違反道德

就像你一個人在家也不敢看兒童色情
去了旅遊沒有人認識你也不敢亂搞男女關係
當上了權力巔峰沒有制衡也不會濫權


在信仰之下,想著做壞事不讓神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乾脆永遠不做壞事

在惟物主義下,想著做壞事不讓人(伴侶,警察)是可行的,所以人們就會照做壞事但想著躲開別人耳目



在無神論下,一個人一般需要很高的素養才能維持道德倫理


在街上撿到錢要不要,我想國人不撿也是怕被抓吧

美女誘惑你出軌出不出?

全單位的風氣都貪污你貪不貪?


惟物主義者無法解釋為什麼一個人有絕對的power時 還需要遵守任何道德
苏卡不列 人均接近八千万
我以前一直是不相信官方的历史学说,但是我是相信启蒙主义者勾画的那种历史学说,现在我发现这种历史叙事当中仍然有着重大的缺陷或者说是重大的漏洞。 如果按照他们的描绘的话,应该是近代以来随着宗教势力的退场,社会逐渐趋向进步,而这个进步的中心应该是在法国,主要是启蒙者所做的事情。 但是我各方面看到的情况就是,法国所代表的欧洲大陆和英美之间,社会发展出现了明显的不同。 在英美社会上我没法注意不到,被称为是进步的人文主义知识分子,包括哪怕是像杰斐逊总统这样的自然神论者,在社会上只是一小撮,非常少的一小撮 ,社会的基层仍然是基督徒,而且大多数社会工作是由牧师和教区完成的。 即使是知识分子当中,通常原先启蒙者告诉我们,本来这些人应该是解除了基督教束缚的世俗人文主义者,但是在美国,一般人认为自由民主最先进最典范的国家,它实际上依靠的是爱德华 兹牧师诸如此类的人,他们发挥的作用比杰斐逊总统这样的人发挥的作用要大得多。
而在法国,大体上启蒙者所描绘的路径基本上是正确的,就是说,十八世纪以来,基督教的力量,至少在社会意义上是大大削弱了,国家通过官僚组织侵夺了中世纪教会所 掌握的主要权力。 同时尤其重要的是,教育原来也是教会所主办的,现在产生了国家利用纳税人的钱建立世俗大学,世俗大学大量产生了世俗知识分子,世俗知识分子通过教育改革控制了最基础的学校教育, 掌握了塑造人类,特别是人类儿童心灵的重大权力。 以前,我想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国家教育,义务教育,如果做不到才是错误的,但是我比较深入地了解西方历史以后,才觉得这是世界历史的一个重大关口 。 在这以前,这些事情都是由教会主办的。 国家把儿童从教会手里面夺到自己手里面,并不是出于开明和进步的逻辑,而是为了掌握塑造新国民的权力,他们要把这些新国民塑造成忠于具体的世俗国家,比如忠于法兰西 和德意志,让他们为国家去死,让他们把政治看得比宗教还重要,例如法兰西人可以有不同的宗教信仰,但是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法兰西国民,效忠于法兰西,按照 这种新的逻辑构建近代世界。 最后,正是由于这种新的逻辑,世界大战才会存在。
在我们的历史叙事中,前者都是进步,他们也不会提到这些事情和近代世界大战和现代专制国家之间的立体联系。 但你从许多蛛丝马迹中都可以看出这一点,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引起的精神危机中,有很多保守派,比较倾向于保守的人士,像德国的黑塞这些人都发出的意见说 是,之所以会发生这些事情,就是因为传统的基督教信仰衰微了。 基督教的共同体是普世的共同体,它要求人们通过爱基督爱全人类;而现在的教育,所谓进步,则要求人爱自己的国家,仇恨其他的人类。 正是因为这样,才在表面上极度的开明和进步之中,才会爆发世界大战这场灾难。 而且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欧洲和英美仍然是有差别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历史变化,主要是英国变得更接近于欧洲了。 但是美国仍然有自己的传统,可以说,美国直到现在仍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基督教国家,它的钞票上仍然印着「我们信仰上帝」。 而欧洲呢,通过福利制度和官僚体系进一步发展,变得益加世俗人文主义了。
我想大多数进步知识分子都会更喜欢欧洲或者欧盟那种世俗国家的模式,但是无可否认,无数蛛丝马迹都向我们显示,美国才是真正有活力的社会。 而北约之所以能够战胜苏联,扭转世界历史发展趋势,靠的还是里根总统这样的人。 而里根总统的精神力量,它并不是来自于我们开明知识分子所想象那样,自由、宪政诸如此类的东西,他靠的不是别的,就是基督教信仰,而这些东西恰好就是我们知识分子企图嘲笑和抹 去的东西。 如果我们启蒙知识分子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里根总统这些人所信仰的那些东西,恰好就是跟胡乔木和郭松民企图让中国儿童相信那些东西一样的,都是开明和进步的障碍,都 是我们这些启蒙知识分子应该加以扫除的东西。 所以他们的叙事体系一定是有很大的问题的。
这些问题需要解释,以后我一直在寻找这些解释。 我自己的思想方法其实不是很完整、很有系统的,只是把许许多多我观察到的各方面的材料凑起来,像是格林童话里面的《汉赛尔与格莱特》一样,用面包屑 标记路径。 这些路径是非常不完整的,也不见得是全部的真理,但是如果它揭示了原先我以为是天经地义的认知结构是错误的,那么这条线索的发掘大概就是没有问题的。 以后,我一直到现在都在做这些事情,逐步的把各个片段的信息和材料聚集起来,试图发现它们之间的相关性,在整个散漫的、布满整个世界的知识当中,寻找一种被称 之为格局的东西。 在这些格局的背后,我越是往这个方向走,就越是发现基督教在这个格局背后的力量。 现在我倾向于认为,缺少了背后这个基本格局,整个西方文明就失去意义了。 在整个西方文明失去意义的前提下,我们在五四以来,或者说整个近代中国以来,当作开明和进步的所有东西都变得丧失意义了。
最后,我现在越来越倾向于这种假设就是:我们现在当作开明和进步的东西,与其说是真正开明和进步的东西,不如说是基督教文明在高度发展以后,产生出来的剩余资产; 而我们拿着这些剩余资产实际上是发挥了,腐蚀和破坏原有这个产生文明资产的基本力量的作用;而这个文明资产的基本力量,过去和现在,仍然是基督教和基督教会,如果抽去 了它的价值内核和组织内核的话,我们现在所知的西方文明不一定会存在。 当然这不是确定性的结论,因为我的思想方法仍然是按蛋头学究那种讲论证的思想方法,所以按照这种思想方法,你不可能得出确定的结论,但是这肯定是一个具有高度 盖然性的学说。 这个高度盖然性的学说比我迄今为止,从出生到现在学习到的其他所有学说都肯定更接近于真理。
当然对我来说,我大概也就是在最近的这个时期,在我推出这些理论的时期,同时才接触到了具体的基督教会。 在那以前,我一直以为基督教基本上是西方的事情,在中国,我所在的社会里面,是基本不存在的。 我第一次接触到基督教会还是2010年在成都四川音乐学院的时候,那时候我才接触到具体的讲汉语的基督教徒和他们的教会组织。 然后渐渐的寻找,查看社会上的材料,考虑他们在社会上发挥的作用,一步一步的修改自己的认知图景。 这条路其实我不能说得太清楚,因为它不是一个已经形成的东西,而是一个正在走的路。 所以我现在还在走这条路,因此也不能够说出什么能够称得上是结论的东西。 我只能把我曾经走过的那条路,在走路的过程中间,经历的轨迹大致上的说一下。 将来会发现什么问题,其实我自己也还需要更好的引导。 谢谢。
问:教会在社会上发挥的作用是什么?
刘仲敬:从前我一直用比较纯粹世俗的方式来解释历史,最近几年我把有神论的因素加入到我的历史体系里。 之所以这样,也是因为不得已,因为如果没有这样的因素的话,历史体系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完整。 缺少了这个因素,有很多问题就变得不一样了。 像社会组织这种东西,你可以把十九世纪以后的社会组织,特别是列宁主义政党,看成是一个没有上帝和基督的反面教会。 它的组织形式,它的党支部书记其实就是一个相当于教区牧师的角色,他随时随地,在牧师给你讲圣经的礼拜天,支部书记也会召集他的党员什么的,学习马克思的著作, 讲阶级斗争,讲工人团结的道理,诸如此类,然后他也是能够提供养生送死的全方面服务的。
在这一点上,我发现了自由主义理论有一个重大的缺陷。 因为以前我也算是广义的自由主义者,这种理论等于说是要强调个人的独立和尊严,一个人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不牵累任何社会组织。 但实际上这样制造出来的人在社会上是非常孤立无援的,也许极其有教养或者是有钱的人能够维持,但是普遍的草根老百姓,如果处在这种状态下,那结果是非常不安全 的,他们应付不了意外事故的风险,甚至在死亡面前都没人安慰他。 如果不考虑其他的意识形态方面因素,仅仅考虑社会生存能力的话,那么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假如是信仰了我原先认为是最合理的自由主义理论的话,那他过的生活将是极其孤立的;而 相反,如果你是有团体的,无论你是计划体制的工会团体,还是基督教的教区团体,还是伊斯兰教的教会团体,那么你在社会上生存,安全和有保障的程度都要大得多。
我当时正在跟其他一些人论战,有很多自由主义者在这方面是非常坚定的,他们认为计划体制也好,基督教、伊斯兰教主义也好,都是落后的,限制人类意志自由的,只有人 的绝对意志自由才是值得追求的目标。 我不能够完全从理论上反驳他们,但我直觉地感觉到不对劲。 他们描述的这种人,如果在社会上生存的话是很脆弱的,很容易被意外事件所抹掉。 他们跟其他,比如说是有爱心的、相互帮助的团体相比起来,是极其脆弱的。
别的不说,因为我习惯于用历史实例做具体的思考,假如是一群自由意志主义者组成的移民团体在北美洲海岸登陆,像清教徒在马萨诸塞那样建立殖民地,他们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呢 ? 我们知道的历史就是,清教徒的团体在马萨诸塞建立了自己的共同体,顶住了极为艰困的局面,最终变成了现在美国的种子。 美国是一个高度结社自由的国家,谁高兴结社都可以结社,我知道有很多社会主义者都结成了类似的团体,想要搞新和谐村,搞社会主义实验。 但我看到的情况就是,他们没有一个能够维持到一、两代人以上的。 无论最终的原因是什么,但事实摆在眼前:无神论者或者世俗主义者搞的结社是极其脆弱的,无论是在自然环境还是在社会环境下,都没有什么抗压能力。 而人类团体的前途,通常不是取决于你在最繁荣时刻的最佳表现,而是你在处于最糟糕时刻抵抗困难的手段。
仅仅是由于这一个淘汰标准的话,我就可以相当有自信地说,无论从政治理论上应该怎么样解释,从历史发展的实际情况来看,没有宗教信仰的团体是短命和脆弱的。 最后的历史继承人不是像计划体制所说的那样,是属于无神论者;也不是像启蒙主义者说的那样,是属于信仰自由、开明和进步的人;最终,它仍然要属于有信仰的团体, 只有有信仰的团体才能够继承世界。 我能够根据蛋头学者都可以接受的那种能够核实的证据,可以很有把握地推出上述结论。 其他的结论呢,我有很多基于直觉的结论,但是这些结论我不敢说一定能够经得住论证和核实的程序,所以我就先不提那些。 就说这一点我能够绝对有把握、经得住验证的结论就足够了。
问:对照教会在西方历史中的角色,您怎样看待中国教会在中国社会转型中的角色?
刘仲敬:因为中西比较是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最关心的问题,我可能是从小就非常熟悉这方面的争论,在这方面的各种学说我多多少少都了解过,而且都曾经在过去的某一个 时期倾向于相信它们,但最后都觉得它们存在着很多缺陷。 照我最近这一时段的想法,我觉得这里面的问题好像是存在于组织方面。 我们所说的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东西,归根结底是要归究于,它的社会是一个高度散沙化的东西,我把它称之为「一轮红太阳,十亿蓝蚂蚁」的结构,它极度缺乏 最上层和最下层之间的中间团体。 如果用社会资本这种学说的话,那么它就是一个社会资本高度匮乏的地方。
而西方之所以能够在近代把它的秩序输出到全世界,就是因为早在近代以前,它的社会资本就极其丰富,它的社会中间层比东亚要厚得多,内部的小团体和错综复杂的 社会网络结构要完善得多。 而这些网络结构中间,毋庸置疑,教会是其中最核心、最深刻、最基础的部分。 我们过去注意了太多那些知识分子搞的东西,其实只是水面上的泡沫,水面下最坚实的基础始终是教会。 而西方背后输出的那些秩序,你只要顺着历史线索,追溯到足够远的话,最后总是跟基督教有关,即使不是直接出自于基督教的,至少也是出自于跟它有高度相关性的因素。
而中国方面呢,我不大确切知道「社会转型」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现在强烈地倾向于,现代知识分子所谈论的社会转型,恐怕是建立在一系列误解的基础上的,因此 本身不能够作为有效的讨论范式。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说近代以来,东西方开始接触的过程中,彼此之间立刻就能够发现双方社会组织的强度是相去甚远的。 西方社会组织的强度要大得多,在宗教方面尤其是这样。 在传统的十七、十八世纪以前的东亚社会,找不到可以与西方教会相提并论的社会组织,这一点可能也就是造成东亚社会格外脆弱的主要原因。 而近代以来教会的输入,我把这种事情称为秩序输入,跟它的人口之少是极其不成比例的。
有很多民国史专家,我不知道他们注意到没有,在中国近代史上发挥格外重要作用的人物中,基督徒所占的比例跟他们在当地人口所占的比例是极其不相称的。 百分之几的极少数人口在历史上发挥的作用,好像是占据了半壁江山,甚至大半壁江山的样子。 然后,在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的变局中间,情况突然被逆转过来,教会受到压迫,最终基本上被赶出中国或者是进入了地下,然后在这个时期,中国就又要经历一次高强度 的社会沙漠化。 用我自己创造的术语就是说,明清时代的东亚社会已经是高度散沙化了,除了高高在上的强大的皇权和官僚体系以外,社会上还能存在的组织,除了以血缘关系维持的宗族组织以外 ,已经没有多少了。 在49年以后,连这样的组织也被打破以后,基本上可以说是除了官方的组织以外,一切民间社会都已经彻底不复存在了。 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只有官方权力而没有民间权力这种可怕的状态。 以后发生的所有灾难,归根结底都要归咎于这种可怕状态。
所谓转型,如果它还有什么意义,就是从这种状态中走出来,重新积累一些可持续的社会资本。 那么可持续的社会资本是从哪儿来呢? 实际上归根结底就是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教会,第二部分是非教会的NGO。 在这两部分当中,你必须得比较一下它们的活力和耐力。 这一点不是我根据理论上判断的,而是根据世界各国,包括东亚和中国,实际上各种非政府的民间和社会组织的活力和耐压性来看:如果是在繁荣昌盛、一个高度民主和 法治的社会里面的话,它们的活力和耐压性不是很容易区别的;但是如果处在一个高压或者是其他因素造成的极其困难的环境下,差别马上就显示出来了,教会显得非常强大而耐 压,而没有宗教背景、纯属世俗的任何团体,尤其是知识分子团体,即使它们在繁荣的时候显得非常强大,在困厄的时候却总是不堪一击,像泡沫一样迅速地碎裂了。
我对苏联和共产国际的传播历史下过一番工夫,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在十九世纪进步知识分子曾经认为教会是过时的东西,资本主义是比较好的,世俗人文主义搞的新 教育是比较好的,但是真的到共产主义来的时候,那些被认为是先进的、有钱的人、有知识的人、有学问的人、掌握有一切为世人所羡艳的东西的人 ,真的在布尔什维克面前就像鸡蛋一样脆弱,没有几年就化为乌有了;但是原本被很多有钱人和有知识的人瞧不起、认为是很土鳖很愚昧的教会,却是始终打不倒 压不垮。 最后在苏联解体的过程中间,最强大最有效的力量仍然是像波兰天主教会这样的力量。
而在韩国这样的威权主义政体当中,最有力的、最能保护社会的力量,仍然是它的教会。 我原先想象不到,大多数人都会以为韩国本来是跟明清的中国社会结构比较接近的,是一个强大的儒家的宗族主义的社会,有一个专制国家和官僚体系,跟明清社会是差不多 的,但是韩国民主化的过程和社会基督教化的过程紧密地掺杂在一起。 而台湾民主化的过程,台湾民族运动或独立运动兴起的过程,和台湾的长老会同样是有分不清的关系。 我再追溯这条历史线索,也就可以发现,追溯到1945年以前,最初的传教士,马偕这些人在台湾登陆的时候,在大陆被斩断的这些种子在台湾发芽了。 而在现在呢,等于是最近这几十年,社会环境稍微放宽了一点,可以说是社会资本有一定增加的倾向,而这些增加的社会组织当中,教会好像又是其中最迅速、最强大的 组织。
直到2003年以前,我都没有太重视这些事情,但是只要我开始注意到这些线索,我就没法避免这样的结论,就是,比如说中国企业家搞的那些慈善活动,或者是中国知识分子企图 模仿捷克和东欧转型搞出来的那些活动,都很像是小孩子过家家。 即使是做出来了,也只有玩偶性质。 真的能够建立成有效共同体,不仅能够自我维持、而且在高压状态下能够维持的团体,在我看来好像仍然是只有教会。 这是我目前观察得到的印象。 具体能不能够形成有效的解释,或者说对于大家谈论的所谓转型能有什么样的作用,这个我还不敢贸然下结论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无神论人之所以做事无下限,就是因为他们的精神不受耶稣、上帝一类的精神寄托所控制,从而做出非常没有道德的事情
某些反贼从毛泽东的道德开始,然后是政治,书法,诗词,最后是权术,军事和组织能力全都否定

无神论也是这么遭殃的
大多战争都是宗教之战 我觉得有神论才是可耻的 
似懂非懂 也许精神疗养院比这里更适合我
并不赞同把无宗教信仰跟无神论划等号,应该有更详细的区分。自称无宗教者可能没有信奉特定宗教,也可能有信仰但不奉行宗教仪式、不加入宗教组织,因而不属于信徒。
无信仰者没有固定宗教信仰,但不一定否认有全知全能主宰世间万物的力量存在,实际上很多人会持有一些模糊的信念,比如苍天有眼、天理昭彰、因果报应等;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其实是不可知论者,认为永远无法感知“神”是否存在,“不能说有,也不能说没有,我们永远无法知道答案”。
虽然中国给人的印象是无神论国家,但我非常怀疑实际上有多少坚定的无神论者。

声望不够无法回复:个人不赞成把非有神论都称作无神论(强无神论、弱无神论)的划分方式,更倾向于有神论、不可知论、无神论
流光岁月 观察 我的岁月静好,靠你们墙外负重前行
我是来科普的。
中共的无神论,,其实指的是没有耶稣和上帝,就是西方的神仙。
但不包括自己的神仙。
作为墙内的影视行业的工作者,一直以来最大的题材都是
封建修仙。。。。。。。
动画片这些年特别强调封建文化和神仙,墙内全是什么孙大圣神仙,如来神仙,白蛇妖精,还什么封神榜哪吒。。。。
搞个什么无上尊者太乙真人之类最高权力神仙,一副代表天命和真理的大神仙,其实是最大的幕后黑手,,
大搞什么善恶之分,实行人,妖,仙种族隔离加种族内斗,然后搞得民间民不聊生,还一副这是天命所归大自然法则的样子,,
大肆宣扬奴才皇上贱民神仙妖怪等封建等级区别对待,,
在墙内的审查下墙国的修仙影视作品遍地开花。。。。。。。
号称宣扬中华文化,,
其实宣扬的全是清朝那套封建等级文化,,神仙高人一等,可以对老百姓各种碾压迫害为所欲为。。。。。
贬低无神论的大部分其实不清楚什么是无神论,就像贬低宗教的大部分压根没深入了解过宗教。
还有就是反对就要反的彻底,就连交通规则都要反着来。
XXXtinction 是人就得脱支
理解了美国的保守主义,你就理解了美国。理解了美国,你就不会对宗教啜之以鼻。中国人大多数收到左派的历史观影响,觉得宗教是糟粕,这其实是非常错误的观点。没有基督教信仰哪来的现代文明?否定宗教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去了解宗教?

可以这么说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今天的美国,现在美国依然有70%的基督徒,而无神论者主要集中在民主党控制的区域。人们往往都看到美国如何如何繁荣,如何如何文明,这其实都是美国遵从上帝话语带来的附属品。现代科学来自于宗教,科学本就是证明上帝存在的;现代医学来自于宗教,医院都有十字架的标志;现代政治体制也来自于宗教,美国独立宣言里写着:“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则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坏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政府;新政府赖以奠基的原则,得以组织权力的方式,都要最大可能地增进民众的安全和幸福。”

就简单说这么多,如果想了解更多保守主义这里有一些YouTuber:裤论徐思远XSYPOET、蘇小和《批評書》。如果想了解圣经可以去看看任不寐牧师的视频,也在YouTube。

推荐读物:《圣经》、大卫-柯克:《美国秩序的根基》,《保守主义》、丹尼尔-汉南:《自由的基因》、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立法与自由》;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刘军宁:《保守主义》、王建勋:《驯化利维坦-有限政府的一般性理论》
卢委员长 观察 活着是为了更好地死亡
没有宗教没有任何问题,西方国家也有一大堆没有宗教的人。
加拿大有23%的人没有宗教,美国18%的人没有宗教,英国也有25%的人没有宗教。
同意樓主的說法。如果把中共定義為一種宗教"馬教",試圖用法輪功和基督教來組織並反它,這樣我認為實質上沒有幫助。 同時我也不支持其它宗教。
宗教的故事很有趣,當作故事看看就好,我喜歡但是我不想實踐於生活中,不想變成信條。 只因為沒有基礎事實解釋的事物寧可不信。 表面還是保持尊重,大方向來說不希望大家在反共之餘,開口閉口都重複著玩了2000年捉迷藏的中東人的口條。
阿汤哥 帅如阿汤哥
无神论不可耻,信马克思列宁可耻
无神论不可耻,信马克思列宁可耻
无神论不可耻,信马克思列宁可耻
兩面性吧,個人認為宗教會限制人類的發展進步,但也能防止不會自我思考的人誤入歧途
無神論不可恥
可恥的是中共不容許有宗教存在
要想清楚問題所在
我不信教但會尊重別人信仰
minxin1971Zm 神最后要作成一班得胜者,这班得胜者是在任何恶劣环境下仍然能持守住对神的信心、忠心,凭神的话活着,最后在撒但面前为神站住见证。
神只住在一些人的心中,而这一些人无疑就是真信神的人,是神称许的人,是神喜悦的人,是神成全的人,这些人是神带领的对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naturalkid 屎地分粥
  宗教是个很复杂的体系,我简单谈谈自己的一点点看法。
  在精神层面,宗教是一种寄托。无论是对死后世界的憧憬,还是克服对死亡的恐惧。但这些不是我想说的重点。对于信教与否 ,更具体问的是,你是否认为有一个超越人类的存在。信教的人,毫无疑问,无论是一神教或多神教,都认为神是超越人类的存在。认为有这个存在,同时没有具体宗教的人,可能是认为有高等文明或主宰万物的自然秩序等等。所有认同有超越人类存在的人,心中必然有所敬畏,做坏事时必然有所忌惮。
  真正的无神论者,真正的唯物主义者,只会认为人类是超越一切的存在,主宰一切。他们绝不会怀有敬畏之心,只会自诩为万物之灵,其所谓所有无法解释的现象和事物只是人类的技术水平不够,一旦达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解释一切,就可以和那些愚蠢的人所谓的神平起平坐。他们,一旦有机会作恶时必然是肆无忌惮,坏事做绝。
 
宗教更多的时候是一种社会组织,所谓欧美国家是基督教文明社会。恰恰是宗教与世俗政治权力的争权夺利,让黎民百姓有了更多的自由,所谓两个魔鬼胜过一个圣人。宗教的兴起源于对贫困弱小的社会弃子的保护,无数的传教士为之殉道,但他们事业的遗产都聚集在宗教这一组织内,使得宗教越来越强大。所以海外民运,各自为战,甚至互相攻伐,再加上TG的蓝金黄,能活到现在就算不错,还想成气候,痴人说梦。
   最后谈一点,宗教有没有忽悠人的成分。当然有,那些斗大字不识的大老粗,你不忽悠ta,吓唬ta,ta信么,你讲那些大道理,ta能懂吗,这当然还主要是因为传教士面临受众人群而做出的看人下菜碟的行为。层次较高的人,更多的是认同宗教所传达的价值观。至于宗教为什么有的看起来和平友善高大上,有的暴力恐怖,有的不问世事,其实宗教起源之初都是大同小异的,至于为什么后来看起来差别那么大,只因环境不同,发展道路不同,以及最关键的是受众不同。没错,同样是基督教,为什么到了中国就这么费拉。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愿肺炎袭近平》!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28
  • 浏览: 24544
  • 关注: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