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歪曲天朝史觀,從中攫取執政和霸權的合法性(加拿大學者Charles Burton文章節選翻譯)

譯者按:習近平所謂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什麽意思?他爲什麽要時時刻刻提到這件事?這和他所謂的新時代外交有何關係?今天和葱友們分享的這篇最近的文章,我認爲給出了比較深刻而全面的認識。原文很長,出於時間、篇幅和話題考量,節選相關部分翻譯如下。文中的網頁鏈接是我爲了科普注解而添加,不是作者原文。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原標題:China's History as Destiny
原作者:Charles Burton
原出處:The Dorchester Review, Vol. 10, No. 1 (Spring-Summer 2020), pp. 3-10.
時間:November 16, 2021


即便是在今天,中國共產黨也自稱是一個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但如今的中共在任何方面都不再忠於馬克思的革命學說意義上的「共產主義」。而以其政治和社會結構,以及依靠恐怖和謊言來掌權等方面來看,它仍然是嚴格的列寧主義。

因此,一些人建議該黨應該改名。但如果將焦點從「共產主義」移開以重新強調其中國性,如改稱「中國儒家黨」,這種改名將會挑戰該黨以革命爲名掌權的合法性。畢竟,中國共產黨最初承諾的政治綱領是一場強有力的社會主義改造,和為工農兵實現極端正義。而今天,在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有超過100名億萬富翁(以美元為單位),這個數字在2013 年為 87 名。當下現實的吊詭之處在於,一個窮奢極欲的共產黨人精英集團宣稱它繼承了無產階級專政的衣缽。這種政治上的不和諧導致人們要付出相當大的努力,重新確定中國共產黨政權合法性的基礎,擺脫在政治上令人尷尬且可能破壞穩定的對革命正義的自誇承諾。另外,毛澤東建黨的初衷,可以説不過是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教條為工具,建立一個屬於共產黨的現代「王朝」來實現中國歷史和傳統文化中的天命。我們非常清楚,毛在閱讀和討論中國古代著作上的所花的時間,比用在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德語和俄語譯著上的時間要多得多。

毛澤東的繼任者鄧小平在 1977到 1989 年間執政。鄧聲稱他的後馬克思主義市場經濟是實用主義、去意識形態化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即「不論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現任的強人領袖習近平於2012年成為中共總書記,在他的領導下,宣傳口徑又轉向發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中共十九大致力於倡導將習近平思想融入中國日常生活和外交政策的各個方面。隨後,中國數十所高校相繼成立了習近平思想研究機構。這些研究工作的大部分內容都是在中國歷史和文化先例中尋找支持習近平的政治統治的依據。然而在未來幾年中,這些研究對於加强習近平政權的集權和合法性,其可信度和可持續性如何,仍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歷史與中共統治

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係基於列寧主義革命原則,和以馬克思的進步歷史觀為基礎的科學社會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思想。這套理論基礎與中國傳統的歷史觀背道而馳。中國的傳統歷史觀所追求的是恢復理想社會,和神話中的堯舜等聖君的美德統治。中國歷史的總體框架是對政治惡化(禮崩樂坏)的悲嘆,而不是對經濟發展的預期。此外,中國的漫長歷史所提供的數據難以符合馬克思對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和資產階級社會的基本定義。此外,馬克思在他的早期著作中,根據對印度在歷史上的主導作用的分析,假設了一種獨特的亞細亞生產方式,從而使亞洲的前資本主義生產形式成爲其整體學說模式之外的特例。托洛茨基後來也指出,亞細亞生產方式同樣適用於中國四千年王朝史中「中國封建主義」的不變本質。除此之外,中國在 1930 年代至 40 年代的工業化程度還不足以產生任何可以讓工人階級暴力推翻的資產階級。

中國共產黨的勝利主要是一場農民起義,它重複了中國從傳説中的夏到清朝的十六個王朝興亡的歷史模式。當中共廢黜失效的一九一一中華民國(原文:the ineffectual 1911 Republic of China (ROC))首都南京,將中國首都遷回滿人帝國的首都北京時,這一模式就已經明確。

因此,通過重新佔領皇宮並將毛描繪為皇帝般的人物,中共領導層得以提高民眾對其儀式化的政治權威合法性的接受度。通過書寫錯綜複雜的著作,毛的詭辯説明了中國革命并非工人反抗資本主義壓迫這一現實,目的是試圖論證他的黨雖非正統,但黨綱仍然符合馬克思主義純潔性的標準。毛斷言,中共掌權仍然可以理解為歷史向著「中國社會主義」這一被重新定義的共產主義進步的先鋒。建政早年,中共以「耕者有其田」和為工農兵實現正義富強的綱領來爭取民眾的認同,支撐它的是共產主義烏托邦的「光輝前景」。

但是在中國的馬克思列寧主義中,中國特色比馬克思主義特色更大,並藉由斯大林主義國家機器施行黨對社會的全面控制。正如習近平在2017年所說:「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毫無疑問,黨的絕對統治超越了對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遵從。馬克思主義之於中國,就像它之於俄羅斯一樣,屬於外國的、舶來的西方意識形態,且始終服從於該國原生態的歷史和文化需求以及國家利益。

1949年,毛宣布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他宣布「我們的民族將再也不是一個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站起來了!」由此可見,即使在建政的早期階段,中共在推動中國向烏托邦的過渡之外,還為自己劃出了一個中國民族主義的使命。中共採取措施,洗刷清帝國屈服於西方和中國被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歷史恥辱,以使中國恢復其作為天朝上國、領先文明和全球強國的地位。

【此處若干段落敘述中共建政后的歷史,略】


歷史的用途

習近平於 2013 年出任總書記,標誌著在中國歷史敘事背景下重新定義黨的「後社會主義」政權的地位,並運用中國歷史的天命敘事,使中國作為一個全球大國的戰略意圖合法化的一個信號。

通過實施強有力的計劃來重新集權、恢復嚴格的列寧主義教條以重新掌控公民社會和打擊政治腐敗,習近平尋求重振黨在中國內政中的作用,避免社會衰退。

為此,習近平撕掉了面紗,明確否定了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和相關公約中確定的「普世民主價值觀」的概念。為此,習近平上台後不久,黨中央發布了「九號文件」。該文件要求教育機構和媒體禁止討論七種「危險」的想法: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多黨制、大选和我們在加拿大和西方所熟悉的司法獨立)、普世價值、公民社會、新自由主義市場、媒體獨立、「歷史虛無主義」(批評黨過去的錯誤)和質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

習近平嚴厲打擊了違反列寧主義紀律和道德的官員腐敗。但與他的前任江澤民和胡錦濤不同,他並沒有正式承認毛領導下的文化大革命是「十年浩劫」。習近平既沒有延續鄧小平在實際層面采取務實的態度否認馬克思列寧主義,也沒有通過宣稱他的意識形態是當代毛澤東思想來作為黨的意識形態合法性的基礎。相反,習近平通過將他的威權強人統治與中國傳統儒家政治規範相結合來尋求合法性。他强硬主張黨的統治在是現時代是合法的,是中國深厚的傳統歷史政治文化的體現。

習近平通過訴諸中國的「社會主義」價值觀來使他的領導合法化,中國人被告知這種價值觀在道德上優於西方的民主價值觀和制度。因此,他敦促中國人對自己的傳統要有「文化自信」,因爲它遠比虛偽頹廢的西方政治遺產更古老、更真實。

在國外,習近平似乎認為中國不受威斯特伐利亞主權體系的約束。相反,他設想了一種他稱之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 2050 年後新世界秩序,《人民日報》再次宣稱這種秩序「優於西方主流國際關係理論」。它符合毛澤東將世界所有國家統一為中國領導的國際蘇維埃的更大的長期計劃,也符合中國傳統的「大同」願景。

習近平的國際關係觀與「天命」所規定的傳統政治秩序產生共鳴。中華帝國時代的王朝學說中,中國皇帝是唯一一個政治權威受到天認可的地球人物。在以紫禁城為中心的同心圓輻射的世界秩序之下,天命所歸的帝王從中由禮和德進行統治。第一圈(最内圈)是那些在科舉中表現出很高的文化和道德修養的官員統治的土地,因此被皇帝任命為行政職位。第二圈是附近的地方,那裡的人民由地方領導人統治,儘管不是皇帝任命的,但仍遵守儒家禮儀,使用文言文。這些第二圈地區包括今天的日本、韓國和越南。這些土地每三年向皇帝上貢,以承認天子的卓越權威。第三圈是野蠻人,沒有文化,不值得皇帝和貴族的恩惠。如歐洲人,被描述為毛茸茸的、臭烘烘的、粗鄙的、紅頭髮的野蠻人,有著駭人聽聞的習俗,比如吃奶酪,食用一頭牛的被細菌和微生物腐蝕霉變的贅生物(還有什麼比這更噁心的?)

中國最近要求像捷克這樣的國家應該派他們的高級政治領袖站在他們首都的機場停機坪上,接收從中國寄來的 COVID-19 口罩和呼吸機,並在卸下這些珍貴的貨物時讚許地聆聽中國大使的講話,這在中國人看來是完全有道理的。而中國領導人自然不會在中國機場舉行任何停機坪儀式,以慶祝從加拿大運往中國的超過16噸物資,作為回報。同樣,儘管中國的駐外大使和代理人強烈要求世界各國領導人在上屆北京奧運會上向中國表達敬意(大多數都這樣做了),但沒有中國政府高級官員參加 2012 年倫敦奧運會。中國政權極其渴望得到外界的欽佩。

習近平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國際關係理論是基於這樣一種假設,即美國作為全球超級大國,其内政迅速衰落的同時,失去了作為全球事務的領導者和塑造者的權力和魅力聲望。戰後的聯合國、世衛組織和北約等全球治理多邊機構被習近平視為美國利益和價值觀的跨國延伸,其存在與中國的國內和國際目標劇烈衝突。未來幾年,隨著美國的國家活力和國際影響力有望消散,隨著中國重新成為其本應該成爲的世界政治和經濟焦點,聯合國和世貿組織等的角色將變得無關緊要。在習政權的官方心目中,中國的歷史和命運正在走向這個勝利的大結局。

為此,中國在習近平的領導下,走上了極具野心的一帶一路(BRI)。它原本是作為發展戰略和框架提出的,在初級階段主要是中國與歐亞大陸其他國家之間的互聯互通,而其焦點是世界各國之間的互聯互通與合作。該倡議的覆蓋範圍已經涵蓋近 60 個國家。該倡議呼籲通過建設基礎設施、增加文化交流和擴大貿易,將全球融入一個有凝聚力的經濟領域。

除了這個類似於歷史悠久的絲綢之路的區域外,另一個囊括南亞和東南亞的「帶」正在建設中。大洋洲、東非和北極也包括在內。於是,一帶一路涵蓋了北部、中部和南部諸帶。北部帶穿過中亞和俄羅斯到達歐洲。中央帶穿過中亞和西亞到達波斯灣和地中海。南帶從中國到東南亞、南亞和印度洋。

與之相輔相成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旨在投資,並通過連接中國南海、南太平洋、印度洋直到到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數個水體,培養在東南亞、大洋洲、北非的合作。所有「一帶一路」的起點和終點都在中國。許多組成「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也是中國牽頭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成員。無限期實現「一帶一路」倡議的預期累計投資在 4 萬億美元到 8 萬億美元之間。

雖然這個龐大計劃的經濟可行性取決於許多尚不為人知的因素,但此提議確實可以說是提高了習近平作為中國歷史天命的代理人的顔面。

然而,當中國媒體宣傳「一帶一路」倡議,描繪中國在非洲和中東的重大基礎設施項目之時,中國的許多人卻提出了一個更實際的問題:中國共產黨是否會在中國國內做同樣的事情來解決持續的貧困問題和基礎設施的不足之處?

今天,中國共產黨通過標榜自己為實現中國傳統和文化目標(天命)來尋求執政合法性。在這種威權政治的背後,歪曲史觀、篡改歷史、排除關鍵數據、用高度可疑的歷史解讀(用作者本人的話説,「歷史轉身」),來為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目的服務。
譯者注:所以應該特別警惕某些主張家國情懷的言論。



將當今中國的專制、家長制和專制制度作爲孔子及其繼承者著作所真實表達的觀點,這種解讀是高度可疑的。二十世紀早期,中國思想家如胡適和馮友蘭認為自由民主更適合真正儒家的精神和意圖,這種觀點雖然被棄置一旁,但不可能永遠被壓制。此外,中共對歷史文化的利用和濫用,歸根結底是為了維護和擴大後社會主義時代共產黨機關的權力和精英特權。正如普林斯頓大學的Aaron Friedberg 所觀察到的:「如果不考察其專制、反自由的特徵和獨特的列寧主義根源,就不可能理解中國現政權的野心、恐懼、戰略和戰術。

【下略】

完整原文鏈接:https://www.dorchesterreview.ca/blogs/news/chinas-history-as-destiny

作者簡介:

Charles Burton,加拿大海外利益促進中心 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 高級研究員和歐洲安全政策價值觀中心客座高級研究員。布魯克大學政治學系,專攻比較政治學、中國政府與政治、加中關係和人權(1989-2020)。1991-1993和1998-2000 年閒兩次出任加拿大駐華大使館參贊。曾在加拿大國防部通信安全機構工作。

在劍橋大學(東方研究)和復旦大學(中國古代思想史項目,哲學系,77級)學習後,1987年在多倫多大學獲得博士學位。阿爾伯塔大學政治學"Izaak Walton Killam 紀念"博士後學者,1986-88 年。

他發表了大量關於中國和朝鮮事務以及加中關係的文章,並受委託為加拿大政府機構撰寫有關加拿大與中國關係的報告。常在報紙、廣播和電視上評論中國事務。
17
分享 2021-11-23

13 个评论

🐷的历史决议就是画饼

想让人相信中共本来就没有的合法性

本来皇帝穿新衣只敢在墙内作威作福

结果弄得全世界都来看光光 ((눈_눈))

总加速师威武!

【在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有超過100名億萬富翁(以美元為單位),這個數字在2013 年為 87 名。當下現實的吊詭之處在於,一個窮奢極欲的共產黨人精英集團宣稱它繼承了無產階級專政的衣缽。】

这位教授用数据用的好犀利

还有这里,【第三圈是野蠻人,沒有文化,不值得皇帝和貴族的恩惠。如歐洲人,被描述為毛茸茸的、臭烘烘的、粗鄙的、紅頭髮的野蠻人,有著駭人聽聞的習俗,比如吃奶酪,食用一頭牛的被細菌和微生物腐蝕霉變的贅生物(還有什麼比這更噁心的?)】

墙国人种族歧视从此臭名远扬

好文章!谢谢楼主分享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记忆力测试表

https://telegra.ph/file/0d3e2a2e7e4a1136472a4.jpg
已隐藏
在你没翻译的段落里,作者有提到80年代的中共开明派原来是受青年马克思的启发,涨见识了。因为1844年的马克思仍然可以算作保有人道主义精神的理论家,1848年以后的马克思才绝望地抛弃了人道主义,在他“自认为”理性的道路上走向极端。青年马克思的理论是可以兼容现代民主政治的,可惜这个流派总是被老古董们打成“修正主义”。

这片土地上的政权合法性其实没作者想得这么复杂,无非是商鞅、韩非、李斯玩剩下的东西,再揉合了现代洗脑工程和全方位监控,与时俱进了。
今日最有價值精選文章獎就頒給你了

小adt子,你跪安吧
>> 在你没翻译的段落里,作者有提到80年代的中共开明派原来是受青年马克思的启发,涨见识了。因为18...


是的,很高興您能讀到。我譯文中略去的段落并非不重要。作爲一名政治學學者,作者觀察的廣度和深度其實很多都體現在中間的歷史敘述段落。略去中間實際是因爲我本人水平和時間有限,加之論壇閲讀的熱度主要集中在習近平相關。見笑了。

關於中國或中共政權合法性,重點不在於理論根源有多複雜,而是在於實際操作中,中共對内對外的宣傳采取哪種話術。把握中共當下的洗腦和狡辯套路,對正確處理很多事情都有實際意義。
>> 把握中共當下的洗腦和狡辯套路,對正確處理很多事情都有實際意義。

嗯,可惜中共的宣传部门人才凋零,洗脑套路破绽百出,简直是一代不如一代。僵化的体制和禁锢的思想使得任何试图诠释中共合法性的努力都像是笑话,“习近平思想研究机构”可能会在将来成为葱友们乐趣的一大来源。
>> 嗯,可惜中共的宣传部门人才凋零,洗脑套路破绽百出,简直是一代不如一代。僵化的体制和禁锢的思想使得任何试图诠释中共合法性的努力都像是笑话,“习近平思想研究机构”可能会在将来成为葱友们乐趣的一大来源。


已經是了吧?其實這篇文章的作者簡歷也有一個亮點:

作者是復旦大學(中國古代思想史項目,哲學系,77級)。1987年在多倫多大學獲得博士學位。

再看王滬寧簡歷:

1972-1977年 上海师范大学干校外语培训班学习
1977-1978年 上海市出版局干部
1978-1981年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国际政治专业硕士研究生
1981-1989年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师、副教授、教授
1989-1994年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


作者1991-1993和1998-2000 年閒兩次出任加拿大駐華大使館參贊。曾在加拿大國防部通信安全機構工作。之後安心在一所大學任教、研究、兼任智庫。

而王滬寧

1989-1994年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
1994-1995年 复旦大学法学院院长
1995-1998年 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组长
1998-2002年 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從此成爲中共三代領導核心文膽。

中共最高層的三代理論核心的學養不過如此。我相信他師兄足以把他看得透透的。
>> 我相信他師兄足以把他看得透透的。

妙啊,妙啊~
整篇读下来这个文章感觉和那个什么历史决议的结构很像,只不过说的都是人话,实话,啪啪打脸的话。。。难道是共匪人质外交太疼太辱让加拿大人开始清醒了?
>> 在你没翻译的段落里,作者有提到80年代的中共开明派原来是受青年马克思的启发,涨见识了。因为18...


确实。我也注意到了原文里的这一段:
In the mid-1980s, there was a movement based on exegesis of Marx’s Economic and Philosophical Manuscripts of 1844. Its hopeful thrust was that a Marxist humanism based on “what human nature consists of and what sort of society would be most conductive to human thriving” would suggest moving toward democratic politics based on the rights of autonomous citizenship. But this proto-democratic tendency was stillborn. The subsequent “Spiritual Pollution Campaign” purges against “bourgeois liberalization” scotched any development in that direction.


这段短暂的政治改良结果是被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给打压下去了,紧接着就是1989天安门。

后面紧跟的一段讲到江胡时期的和世界接轨,结果进一步退两步,直至开倒车:
As part of its campaign to present a modern and progressive tendency to the world, China signed the 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n 1998. But over time, as oppression, censorship, and the persecution of minorities increased, and with advent of the weird “social capital” surveillance state, Chinese citizens became more and more cynical about the efficacy and validity of their governing institutions.


但这之后的作者的论断就很有意思了,他说到中国此时的状态显现了王朝衰败的周期律,而且这种周期律绝大多数中国人和象他这样的汉学家都能认识到:
This reality suggested a process of political decay again recognized by most Chinese and by sinologists like myself, as characteristic of the cyclical process of decline and fall of imperial dynasties throughout Chinese history.


我觉得这一段的脉络怪怪的。原因有两点:
1,作者似乎完全绕开了中共韬光养晦的假象,西方对中共的绥靖,从贸易最惠国到WTO那一大段,北京奥运会的开放期更是提都没有提(唯一一次提到北京奥运会就是结尾说到中国喜欢万国来朝、渴望致敬那里)。
2,作者在从江胡跳到习的转折那块,似乎并没有用足够的笔墨解释清楚习庆丰大开倒车前,在上任伊始在国内外大量骗得民望的短暂蜜月期。感觉好像缺了一大段似的。

虽然文章的大结论和后面关于庆丰的段落我都很赞同,但作者展现的过程,讲出来的故事更像是江胡期间中国已经两次错失政治改革机会,一直使社会矛盾不断加剧,而习庆丰上台就加大马力,以重振社会为名倒行逆施。这种处理似乎有简单化,且过分淡化拥抱熊猫派掉进中国韬光养晦圈套的感觉。我不是很确定这种处理方式到底算是突出重点,避免旁生枝节,还是造成了摘樱桃的瑕疵。
>> 我不是很确定这种处理方式到底算是突出重点,避免旁生枝节,还是造成了摘樱桃的瑕疵。

可能是因为他的文章主要是给西方人作个简单的科普,而不是给品葱反贼看的。

我也觉得他应该多花些笔墨描绘一下里根-撒切尔主义对邓小平的影响,以及海湾战争和911是怎样帮助中共抵挡住了西方的和平演变计划。作者也可能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批判华盛顿共识,因为担心对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的批判反而会赋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法性,和文章的主旨背道而驰了。
>> 整篇读下来这个文章感觉和那个什么历史决议的结构很像,只不过说的都是人话,实话,啪啪打脸的话。。...


好厉害!大结构真的很像,都是从支共当下的困境(六中决议四个需要)追溯到建党,再从建党、毛、邓、江、胡按时间线缕下来,直到后半部分重点讲庆丰执政和中国霸权的宏图愿景。这个 outline structure 的内在逻辑确实太像了。

被您这么一说,我回@井底支蛙 贴的决议全文那里又看了一下我当初统计的词频

六中决议:
毛泽东 18 次
邓小平 6 次
江泽民 1 次
胡锦涛 1 次
习近平 22 次

在Burton的英语原文中查:
Mao 16 times
Deng 3 times
Jiang 2 times
Hu Jintao 2 times (全名查避开 Hu Yaobang 和 Hu Shih 各一次)
Xi 20 times

所以连五个支共匪首的篇幅比例都如此类似,不注意还以为这是Burton 给六中历史决议写的学术“同行评议”!LOL 再认真一看,原来Burton 的文章最初发表于Spring-Summer 2020 的期刊。那这……这不会是写六中决议的枪手们偷懒吧?如@JackBauer 前面说的,“中共的宣传部门人才凋零,洗脑套路破绽百出”,再加上支仁善炒(抄),说不定能从支共八股里挖出“借鉴”境外敌对专家文章脉络的大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